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66 早早曰:粑粑,不许拿我来装逼

366 早早曰:粑粑,不许拿我来装逼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573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3
    一旁的姚若雪听了沈辰皓这话先是一愣,后来想想也没什么觉得奇怪。  沈辰皓早就从心里接受了早早,以后早早叫他爸爸也是理所当然的。  “爸爸?”早早默念着这两个字,小家伙狭长的眼一瞬不瞬的盯着沈辰皓。  父子俩的神情如出一辙,而沈辰皓眼里更多的是疼惜。  他的儿子在身边这么些日子,他竟然糊涂的不知道,每次听这家伙喊爸爸他还吃醋,原来他一直都在跟自己较劲儿呢。  唔,想到这些,沈辰皓真是哭笑不得。  他将儿子放下来,郑重而又庄严的开口道,“嗯,我是你爸爸,亲生爸爸。”  “阿皓,你说什么?!”姚若雪的心仿佛漏跳了一拍,痴痴的望着眼前绝美的男人。  他面前站着早早,小小的一团,一大一小的站着倒是很和谐,彼此的脸似是只有大小之分,眉眼间的神韵如出一辙。  沈辰皓安抚好儿子,他缓缓走到姚若雪面前,郑重的告诉她,“若雪,三年前那天晚上的男人是我。”  姚若雪闻言脸色猛的一变,眼里闪过无数的情绪,满脸的不可置信,但更多的是欣喜。  只是她还是不敢相信,她不是在做梦吧。  三年前的那个男人,她一直担心受怕的男人竟然是沈辰皓。  “我知道你可能有点懵,让我慢慢告诉你,现在我们先带早早出院。”  “好,好。”姚若雪颤抖着说出两个字,她将儿子拉到身边,两人牵着早早一起离开了医院。  上了车,姚若雪抱着早早坐在副驾驶上,一路上她似是还没有从沈辰皓的那句话中缓过神来,她刚才听得糊里糊涂的,那么也就是说,早早是沈辰皓的儿子,他的亲生儿子么?  “妈咪,你和沈叔叔是不是有悄悄话要说啊。”  看到妈妈和沈辰皓欲言又止的样子,早早开口问。  沈辰皓腾出一只手覆在儿子头顶,“等一会儿把你送到奶奶那里要乖知道么,爸爸和妈妈有事情要办?”  “怎么你刚刚找回了我就不要我了么,你不应该很高兴么,因为有这个么聪明可爱的儿子。”  沈辰皓,“……”  这小子倒是听明白了他们刚才的对话,也认同了他就是他的爸爸。  沈辰皓嘴角勾着笑,他同样没从这份喜悦中回过神来,“爸爸喜欢你都来不及呢,早早刚刚被爸爸找回,所以爸爸要给你去安排住的地方和学校啊,你和妈妈以后都不走了。”  “真的吗?”小家伙漂亮的眼顿时就亮了。  姚若雪跟着叮嘱,“嗯,一会儿到了奶奶那里要和奶奶好好相处。”  “那行吧,你们晚上记得回来陪我吃晚饭哦。”  闻言,沈辰皓和姚若雪相视一笑,默契的都不再开口。  既然早早是他们的儿子,那么他们中间存在的很多问题都不再是问题,沈辰皓已经迫不及的想要公布早早的身份了。  到了医院,沈立轩正在陪沈夫人吃早餐,看到他们带着早早过来,沈立轩起身让开。  他本就是个沉默的人,看到他们领着孩子来也只是笑笑,即便沈立轩喜欢这孩子。  “爷爷奶奶早!”早早甜甜的叫了一声。  这一声让沈家夫妇一怔,似是没料到孩子这么快就接受了他们。  之前早早虽然来过这儿几次,可从来没有开口叫他们爷爷奶奶,今天倒是的这个称呼让他们震惊之余很是欣慰。  这孩子接受了他们也就说明和沈辰皓的关系不错,以后儿子和姚若雪在一起也不至于因为孩子而闹矛盾。  毕竟后爸难做啊。  他们的儿子那么优秀,到头来竟然改变不了娶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这让沈夫人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惋惜的。  不过不管怎样,孩子是无辜的,而且早早这孩子也挺乖,挺讨人喜欢,沈夫人和他接触两次倒是没有生厌,反而他来了能增添病房里的气氛。  她半躺着抬了抬手,招早早过来,“还没吃早饭呢吧,奶奶这里还有很多,都是你爷爷一大早买的新鲜的,有豆浆,有稀饭牛奶,还有小笼包,你喜欢吃什么奶奶拿给你。”  怕孩子嫌弃,毕竟她已经是老年人了,解释道,“放心哦,我和你爷爷还没开始吃,不嫌弃的话和奶奶一起吃吧。”  “谢谢奶奶。”早早拿了一个小笼包放进嘴里吃了起来,赞叹道,“嗯,味道不错哦,爷爷真会买东西。”  沈立轩看着小小的一团,萌萌的嗓音夸赞着他,他心里莫名的一柔,抬手揉了揉小家伙的头。  随后他转而看向儿子,“阿皓,早早改口叫你爸爸了?”  “唔,爷爷,他本来就是我粑粑啊。”早早一个小笼包已经吃完,沈夫人又给他拿了牛奶,“喝点饮料,小心噎着。”  大家伙并没有在意早早这话,以为大不了就是他和沈辰皓的关系更深了一层。  早早喝了口饮料,他看了眼妈咪,得到她应允的眼神继续道,“爷爷奶奶,我就是泥萌的孙子啊。”  “这事还是让爸爸和你们说吧,比较清楚。”  沈辰皓牵着姚若雪的手走到二位双亲面前,“爸妈,早早是我和若雪的孩子,是我们的亲生儿子,也就是你们嫡亲的孙子。”  沈立轩,“……”  最震惊的还是沈夫人,她手里的包子都掉到了被子上。  这个消息一出,病房里仿佛连呼吸一口气都能听见,安静得不像话。  沈立轩听得糊里糊涂,“阿皓,你在说什么啊!”  “是啊阿皓,你刚才说……”沈夫人也急的要死,生怕自己是听错了。  儿子刚才说早早是他们嫡亲的孙子,他亲生的儿子!  那么……  这怎么可能呢,与其说他们怕自己听错,还不如说他们是不敢相信。  沈辰皓解释道,“妈,三年前的那件事您记得最清楚吧,那晚我被人……事后您还让我去找那个女人,我没有听您的话,现在想来真是悔不当初啊。”  说到这儿,沈辰皓看了眼身旁的姚若雪,满脸的愧色。  “你说那个女人是若雪?”沈夫人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但她的手臂却把早早抱得更紧了,“不是说,她和沈辰旭……”  这可爱的小娃娃是她的宝贝孙子……  沈夫人只要想到早早和他们家是这种关系,她的心仿佛被灌了蜜糖一样,甜的发腻,可这种感觉实在太好,即使腻死了她也甘愿。  “您也知道,伯父一家一直在算计着我,当年,他为什么能和若雪接近,答案不言而喻了。”沈辰皓一路上过来也想了很多,也算能解释清楚所有的事情,“他们一早就知道是哪个女人,而得知若雪怀孕以后更是想算计我的儿子,好在将来某个时候告诉我真相,杀我个措手不及。”  他的儿子便是沈辰旭的王牌!  沈辰皓说到此将亲子鉴定结果给了沈立轩。  看了结果的沈立轩重重的深吸口气,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沈夫人的怀里的小孙子,满脸的怜惜,“难怪我当初第一眼见到这孩子就喜欢,总觉得有点眼熟呢。”  这孩子能长到现在,也不知道受了多少苦,想起来他都心疼啊。  而沈立轩这话却让沈夫人埋怨了,“你眼熟,那你为什么一开始不说?”  沈立轩,“……”  这能怪他,当时他能说什么?  不管怎么样,这是天大的好事,幸福来得太快,以至于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对早早了。  两老开始争先恐后的问孙子,“想吃什么,看你这阵子都饿瘦了,要不然奶奶带你去吃蛋糕吧。”  “蛋糕不好,还是家里现做的干净。”  早早摇了摇头,他最讨厌吃蛋糕了。  “那就先吃点早餐,一会儿奶奶带你出去吃,买玩具好不好?”  “……”  沈辰皓和姚若雪悄声的退了出去,想让他们和早早多相处一会儿。  刚刚认回孙子,老两口乐的要命,他们也插不上话,倒不如出来聊聊。  姚若雪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老天爷对她太好,竟然让她捡了这么大一个便宜,儿子是她的,爱的男人也是她的。  “阿皓,到底怎么回事啊?”她觉得还是有必要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将来有人问起,她也不至于没有说辞辩驳。  沈辰皓温柔的握着她的手,“三年前我被沈辰旭算计了,给我硬塞了个女人,还在我的酒里下药,其实那次宴会我是不想去的,奈何借着的是爷爷的名义,我没办法,在宴会上我已经很小心了,避免和更多的人接触,我甚至想好了中途脱身的理由,没想到还是遭到了算计。”  “还好,那个女人是你。”  这么说来,他应该感谢沈辰旭。  而为什么沈辰旭会找到她=姚若雪,且说她肚子里的儿子是他的,都是为了将这张王牌拿到手里,将来的某一天拿出来打击他。  他们兜兜转转三年,姚若雪万万没想到她的良人才是她一直要寻求的人。  姚若雪眼光迷离的落在男人绝美的脸上,她喃喃道,“你能再说一次吗?”  幸福来得太快,真相太令她震惊,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沈辰皓把她抱进怀里,“若雪,那晚的男人是我,我们做了夫妻之间的事才有早早,所以,我们的婚礼也该尽快办才好。”  说到婚礼,姚若雪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她推开男人,忧心的问,“可是你和林允熏还有婚约啊,要怎么办呢?你们的关系在三年前就公布于众了,要是现在退婚,大概人家也只会说你。”  “她?”  沈辰皓不屑的扬了扬好看的唇,“我自然有办法对付。”  “若雪你放心,如果被爷爷知道真相,肯定会高兴疯的,因为三年前的一场车祸,外面的人都传我不能人道,爷爷早就对我不抱希望了,没想到我竟然能赶在沈辰旭的前面有了一个儿子。”  姚若雪本能在他身上扫视了一眼,略微脸红的问,“那你,你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男人坏笑的在她耳旁开口,“你晚上试试不就知道了?”  姚若雪,“……”  两人聊了会,沈立轩便出来了,他脸色凝重,姚若雪知道他应该是有事找沈辰皓,便借口带着早早去了附近的超市买东西。  “你去找过黄娅茹?”  “是的。”沈辰皓大方的承认。  前两天他就听到沈立轩打电话,这事迟早包不住。  沈立轩眼神锋利的看向儿子,语气严厉,“为什么这么做,你知不知道她曾经患过心脏病,离开了这个地方你让她怎么活?”  说起这件事,沈辰皓心里确实有点愧疚,但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可是沈立轩,如果你能有一点心疼我妈,我也不会对你的老相好说出那番话,不过,我也没料到她是个识大体的女人,拧得清。”  “她去了别的地方也没什么不好,都走了那么多年了,突然钻出来,这谁接受得了啊。”  沈立轩忍着想劈他一个耳光的冲动,烦躁的点了一个烟,“那么陆七的身份你也知道了?”  沈辰皓内心同样的纠结,他感叹道,“没想到我在这个世上还有个姐姐。”  “阿皓,你帮爸爸把黄娅茹找回来,我便什么都不计较了。”  “你和若雪不容易,我和娅茹也不容易,我和她相认以后,她曾多次嘱咐我不要抛弃家庭,还赶我走,她真的没有那个意思,也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女人。”  沈立轩句句话都向着黄娅茹多少让沈辰皓心里不快,但这事就像陆七说的,错也不在黄娅茹。  只是让他去找,他还做不到。把她找回来,可不就是逼死自己的妈妈吗?  “只要你把她找回来,我能答应你以后不会和她有过多的接触。”  其实沈立轩自己也是可以找的,只不过陆七的性子比较倔,他若是去说这件事怕是无法得知娅茹的下落,解铃还须系铃人人,只有儿子释怀了去找陆七,答应把黄娅茹找回来,陆七才肯说出黄娅茹的下落吧。  孰轻孰重他分得清楚,现在他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不配在和黄娅茹在一起,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证她生命安全。  “想我想想吧。”  “你还想什么,我都答应你了。”  终而沈辰皓没了办法,因为沈立轩的条件是诱人的,也正是沈夫人想要的,他只能妥协,“行,我会去找陆七说这事的,我也希望您能遵守自己的承诺。”  中午沈辰皓带着早早去外面用餐,姚若雪在医院陪着沈夫人,也正好,沈夫人有话想和她说。  到现在她都没能从惊喜中抽回神,盼了这么久,没想到老天爷赐了她那么一个乖巧的宝贝孙子。  如今看到姚若雪帮她忙前忙后,沈夫人心里多少有点过意不去。  “真是对不住,当初我那么自私的给你安排了那么一件事,如果稍有不慎你这个孩子是不保的。”  沈夫人真的相信应果报应,如果当初她那么狠毒的赶尽杀绝,今天得知真相用死谢罪都难以悔过啊。  那是她的孙子,好在她只是让这个女人假死,而这个女人也争气,在那样的环境下把孩子生了下来,该是多大的母爱才能做到呵。  她很欣慰儿子能找到这么一个女人,还是沈辰皓慧眼识珠。  这件事他们任何一个人想起来都觉得唏嘘不已,要知道姚若雪独自带着孩子的这三年多么不容易。因为她身体的原因,加上条件不允许,孩子当初在她肚子里是不怎么健康的,生出来的时候还在保温箱里待过,那段时间是姚若雪最难的时候,她找了保姆带孩子,自己在做月子期间就开始找工作。  为了孩子能健康成长,也为了能节约奶粉钱,她每天上班之前都会把母乳冻在冰箱里,中午回来喂新鲜的母乳给儿子,这么多年了,她上班已经养成了不睡午睡的习惯,就是为了能多照顾点儿子。  虽然累,但也快乐。  现在想想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我自己也不知道,如果不是我把那件事情告诉阿皓,我俩到现在还不知道,说来也怪我,是我一直太在意了,不敢和阿皓吐露心声,要不然我们的误会肯定在三年前就解开了。”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真相大白了,以后和阿皓好好的。”沈夫人说着拉起了姚若雪的手,顺便把手上的玉镯子脱给了姚若雪,“小雪,我儿子和孙子以后就拜托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他们,妈相信你。”  她这么做,完全是把她当做了沈家的媳妇。  还有她的称呼,是称呼的妈,明显把姚若雪当成了自己人。  姚若雪受宠若惊,本想把手镯还给她,却被沈夫人硬塞给了她,让她没有拒绝的余地。  “收着吧,这是我当年的陪嫁,说不上有多名贵,但也是上好的玉。”  “这也太贵重了,您还是自己留着吧,这是您的念想啊。”  沈夫人脸色很差,她轻摇了下头,“我的病怕是好不了了,你们不用骗我,我自己清楚的很,立轩对我从来没有这么好过,我从他眼神里看到不是爱意而是愧疚。”  “沈夫人……”姚若雪不知道说什么。  她是何等的聪明,又怎么会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普通的贫血会住这么久的院么?  她怕是得了不治之症吧。  而沈夫人对这些却看得很淡,“这没什么,我能在死去之前知道自己还有个可爱的小孙子是莫大的福气,立轩也能天天守在我身边,说真的若雪,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幸福过,你也是女人,应该能明白我的感受吧。”  她明白,也能懂,只是命运是不是对沈夫人太残忍了。  “你既然为沈家生了小孙子,老爷子那边就不用担心了,我这身体怕是不能操办你和阿皓的婚礼了,挑个日子把婚事办了吧,也让早早尽快回到沈家。”  姚若雪现在还考虑不到这些,她总不能恨嫁吧。  看到沈夫人现在这个样子,姚若雪就怕沈辰皓还没这个心思,她安抚道,“您放心,都会办的。”  沈夫人欣慰的笑了笑,“这样的话,我也死而无憾了。”  “沈夫人您别这么说,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无论是什么病都能治好的。”  “你别安慰我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明白,我现在每天睡觉的时间已经超过十五个小时了,如果再这么睡下去了,我肯定是废了的。”  沈夫人愧对于她,总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奈何她这身体实在是不争气,“你好好和阿皓在一起,将来无论你们能不能拿到沈家公司的继承权都不要太在意,我算是想明白了,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才是最重要的,钱财都是身外之物,也是做给别人看的,而日子却是自己过的。”  她这些年在豪门圈子里,顶着沈夫人的头衔,几乎个个对她毕恭毕敬,可在私底下大家伙都是瞧不上她的,说她不得丈夫的宠爱,在沈家守活寡。  别人说的这些她不在意是假的,只是她还是坚守了自己的原则,终于也让她等到了这一天,沈立轩能日日夜夜的陪着她了,她是真的觉得很满足。  “一会儿你和阿皓把早早带去大院给老爷子瞧瞧,他老人家也盼了好多年了,相信知道真相一定会很开心的。”  “嗯。”  这些话沈辰皓一早就和她说了,晚上他们是要去大院告诉老爷子真相,免得早早再受到伤害。  大中午的沈辰皓约了慕昀峰一起吃午餐,权奕珩忙着权家的事,说是没空。  慕昀峰反正也闲着无聊,便赴约了。  到了餐厅他才知道沈辰皓把姚若雪的儿子也带来了,他一脸嫌弃,“带小家伙来,你能喝酒么你?”  早早嫌弃的朝他看了眼,然后拉了拉沈辰皓的袖子,“粑粑,你不要和这位叔叔一样嗜酒成性哦,一会儿还要接妈妈,晚上我们要去爷爷家的,我和妈咪的生命安全都在你手上哇。”  哟呵!慕昀峰的眼神亮了,这个小家伙倒像是个管家婆。  沈辰皓把儿子抱在大腿上,“嗯,听你的不喝酒。”  “阿皓,不能这么宠孩子哈,他会养成习惯的。”  沈辰皓朝慕昀峰看了眼,“等你有了儿子,你也会这么宠着。”  “切,说的好像真是你儿子一样。”  慕昀峰这话一出顿时觉得自己说错了话,他想要纠正,却不料沈辰皓喂了他一把狗粮,“他本来就是我儿子,货真价实的儿子,记得三年前的那个女人么,是姚若雪,她的儿子也就是我嫡亲的儿子,我刚拿到了亲子鉴定报告,懂了么?”  沈辰皓一连说了一大串,都在围绕着亲生儿子这个话题,他大概没有弄清楚,但有一句他听得真切,早早是他儿子,货真价实的儿子!  我去!  慕昀峰这下真是膈应了,刚才他竟然还笑话这货!  沈辰皓见他噎得不轻,对儿子道,“早早,这是你慕叔叔,人有点傻,咱们不要太把他的话当真了。”  “唔,这么大了还傻,他娶媳妇了么?”  “没有。”  “怪不得,那就是真傻。”  慕昀峰,“……”  这父子两人……  有这么欺负他的么?追他的女人千千万,他哪里是没娶媳妇了?只要他随便一挥手,大把的女人凑上来好么。  沈辰皓也是真想说说他,可不就是傻么,叶子那么好的女人都错过了,他就等着哭吧,他就是想为叶子打抱不平来着。  “嘚瑟的你。”慕昀峰独自喝了口闷酒,他仔细的看了眼沈辰皓怀里的小人儿,确实和他很像。  为什么好事都落到他们头上了,他呢,还是孤家寡人一个,不仅连老婆没了,老婆还怀了别人的孩子!  真他妈的惨啊!  沈辰皓把剥好的虾送进儿子嘴里,“怎么样,羡慕吧。”  慕昀峰看着一大一小的人儿还真是羡慕,可他打死也不能说的,否则这货只会更嘚瑟。  “如果你不作,儿子和我的差不多大了,和早早一起都能有个伴。”  “爸爸,不许拿我跟别人装逼哦,会遭雷劈的。”  沈辰皓,“……”  慕昀峰‘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这还是亲儿子么?  “来来来,早早,沈叔叔送你的见面礼。”慕昀峰包了一个大红包给孩子。  沈辰皓很不客气的塞在儿子怀里,“谢谢慕叔叔。”  “谢谢慕叔叔,等你们家有了小弟弟,早早会给弟弟买玩具的。”  嘿,这小子嘴真甜!  *  沈家大院,吃过晚饭后沈老爷子送小重孙一家到门口,进去后立即让人给沈辰旭打了电话。  他万万没想到,沈辰旭竟然差点害的他重孙子命都没了,也让阿皓和姚若雪错过了这么多年。  沈辰旭接到电话没半个小时就赶来了,他由佣人领着进了老爷子的书房,看到老爷子在练字小声的喊了声,“爷爷,您找我?”  老爷子放下笔,目光犀利的落在他俊朗的脸上,同样都是沈家的子孙,怎么沈辰旭能这么心狠手辣呢。  啪。  老爷子一句话没说,走过去扬手就给了沈辰旭一个响亮的耳光。  沈辰旭的脸被打得偏向了一边,嘴角还染了一丝猩红,可见老爷子这一巴掌打得并不轻。  “爷爷我什么都可以容忍你,唯独我们沈家的骨肉不行。”  “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心狠手辣呢,连个孩子都不肯放过。”  沈辰旭站着没说话,仿佛那一个耳光打的不是他。  这些天他挨了无数个耳光,他宛如一个傀儡般的活着,他所谓的父亲沈立明关心的从来只有沈家的家产,他也不过是父亲的一粒棋子。  他的婚姻,为了能更好的稳固在京都的地位,沈立明已经打算让他和吴家的小女儿联姻。  从老爷子的这句话中可以听出,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不过沈辰旭很好奇,沈辰皓在知道早早不是自己的儿子后,又是从哪里看出来早早是他儿子的?  才四五天的功夫,所有的真相都暴露出来了,而在这之前他没有做一点点防备,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  “我问你话!”老爷子看到他气的浑身发抖。  刚才他听小重孙说这三年的经历,心都要碎了,恨不得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给他作为补偿,事实上老爷子也这么做了,他早在三年前就准备好了一些不动产,谁能为沈家先生下小重孙,这些东西就给谁,算是给小重孙的见面礼!  沈辰旭身形站的笔直,他抿着麻木的唇倔强的一言不发。  他解释什么,已经真相大白了,爷爷还想知道什么呢?反正他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倒不如闭嘴,免得再惹爷爷生气。  “这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你先滚,明天我再找你算账!”  沈辰旭至始至终都没有一个解释,他算是默认了,事到如今,他大势已去,还能做什么?  “等等。”老爷子又叫住他。  沈辰旭转过身来,低低的喊了声,“爷爷。”  “这件事情你爸爸知情么?”  闻言,沈辰旭的眉峰微微皱了下,而后干脆的道,“他不知道!”  “好,总算你父亲不算太糊涂,否则我连他也不会放过,滚吧!”老爷子烦躁的朝他挥手。  沈辰旭擦干了嘴角的血,本想去医院看看若芳怎么样,刚上车便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说是沈立明发了好大的火。  沈辰旭在电话里安抚了几句,又调转方向回去沈家。  沈立明砸了客厅里不少珍贵的花瓶,嘴里骂的都是,“我怎么生了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都是你教的,看看儿子都被你惯成什么样了!”  连同着沈辰旭的母亲沈夫人也没能幸免。  沈立明独大惯了,在母亲面前永远都是这幅态度,仿佛古代的皇帝,在这个家,任何人都得听他的安排。  看到儿子回来,沈立明二话不说一个巴掌甩在沈辰旭脸上。  沈辰旭深吸口气站着,沈夫人心疼的要去给他拿药,男人却云淡风轻的道,“妈,您不用担心,还是上去休息吧,我有话要和爸说。”  沈夫人也是个怕死的,嫁到沈家这么多年,她最怕的就是丈夫,他说一,她从来不敢说而,见丈夫真生气,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先上楼去。  啪。  等沈夫人走后又是一个耳光落到沈辰旭脸上。  “没用的东西,连个女人都控制不了,你还敢说你是沈辰皓的对手?”  “现在好了,老爷子得了小曾孙,我们就等着被赶出沈家吧。”沈立明脸色阴沉如雨,那架势恨不得把儿子给撕了,“以后沈家的一切还不都是那个小子的。”  “三年了,你玩过那么多的女人,怎么就没有一个女人怀上你的种啊。”  “你不仅在事业上比不上沈辰皓,就连在女人方面也一样不是他的对手,我沈立明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  沈辰旭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他被人打了好几个耳光了,此时感觉不到痛,只有无尽的心凉。  “那还不是因为您不过如此,没听说过有其父必有其子吗?”  终于,沈辰旭开口说了一句话,淡淡的,带着嘲讽之意。  沈立明一听气的要命,再次朝他扬起手掌。  沈辰旭眼疾手快的制止了他,同样的目光和沈立明对视,“你又要打我是不是,打够了么?”  “刚才在爷爷那里,他打了我一巴掌,回来,您又打我,我真的不知道我是沈家的大少爷,还是你们用来对付沈辰皓的工具。”  沈立明闻言扬起的手掌微僵,逐渐放下。  “混账东西,你怎么能这么想,这都是一无是处的人才有的情绪,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  是啊,为了他好,可是有谁问过他愿不愿意?  沈辰旭苦涩的勾了下唇,说的好听,还不是因为他自己斗不过小叔一家么?  人家根本不用斗,好运也会自然的到他们那一边!  沈辰旭真是恨透了这种日子,他在外多么光鲜亮丽,在家呢?  有谁知道他堂堂沈家大少背后的心酸!  “我是无所谓,事情已经这样了,还是请父亲你多多想想以后吧,老爷子肯定会因为那个孩子的事迁怒于你,说不定你这董事长的位子会不保。”  沈立明眼前一黑,差点没因为儿子的这句话而晕倒。  事情有那么严重么,怎么和他董事长的位置扯上关系了。  事实上这么多年他在沈家公司都是代理董事长,老爷子并没有把沈家的江山交出去,要不然他怎么会和沈立轩一家争斗,时时刻刻的算计着他们呢。  “你在胡说什么!”  沈辰旭凑过去,他脸上的巴掌印鲜明,“这一波我给你档过去了,以后的事我不敢保证,老爷子也不是好骗的。”  说完,沈辰旭转身走了出去,这个家他是一刻也不想待。  “你说什么,给我回来说清楚!”  任由沈立明怎么喊,沈辰旭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这么多年,他还是头一次和父亲闹成这样!  医院这边,姚若芳的伤好了不少,不过医生说还需要住一个星期,以免发炎,毕竟她当时也流了那么多血,要补足才能出院。  到了交班的时候,护士过来提醒她,“姚小姐您的医药费已经欠费了,如果今天不缴清,我们只好按照医院的规定对您停药了。”  “您还是请家属过来将医药费缴清吧。”  姚若芳听后一阵尴尬,她看了眼负责照顾自己的保姆,喃喃道,“好,我知道了。”  两个保姆听了这话借口出去了,两人商量着该怎么办。  “真奇怪,大少平时不是最疼爱她的么,怎么一连四五天没来了?”  “谁知道啊,这男人啊最靠不住,姚小姐玩自杀,腹部有疤痕,这有钱的男人定然是嫌弃了。”  “那我们怎么办,是留在这儿继续照顾还是走人呢。”  “暂且先留在这儿吧,万一明天大少来没看到我们,我们就死定了。”  “也是,不过我们也不必太尽心了,说不定大少已经甩了她呢。”  “……”  她们的闲言碎语被起床的姚若芳听得很是清楚,算起来沈辰旭确实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来了,自从她受伤,姚若芳就见过那个男人一次。  而她身上身无分文,如果沈辰旭不帮她交医药费,她身上的伤怕是不会康复了。  也就是在这一刻姚若芳这才看清楚自己的处境,虽然她恨透了沈辰旭,但一旦离开了那个男人,她就和街上那些要饭的乞丐差不多,甚至连下顿都不知道在哪里。  怎么办,难道还要她主动给沈辰旭打电话,好让他交医药费,让自己欠上那个恶魔的一份情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