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67 早早出名了,幸福的一家三口

367 早早出名了,幸福的一家三口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599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3
    沈辰旭从沈家出来,开着跑车在京都繁华地段转悠了一圈,到了晚饭时间,他没地方可去,又开车去了医院。  也是到这一刻他才想起来已经有好几天没见若芳了,也不知道她的伤势怎么样了,能不能下床走动。  把车停好,他从车上下来刚要踏进医院正门,便看到姚若雪带着早早进去了,男人眯了下眼,又回到车里,生怕被人瞧见了似的。  如今他就像是被人遗弃的可怜虫,唯有躲着。  沈辰旭烦躁的掏出一根烟点上,猛吸了两口呛得要命,他把车窗打开,将车里沉闷的气息疏散出去,外面已经没了姚若雪和早早的身影。  如今沈辰皓找到了孩子,他们一家三口可以幸福的在一起了,而他却成了唾骂之人。  沈辰旭不想被任何人看到自己这幅样子,去了好让姚若雪嘲笑,怒骂他当年的所作所为么?  若芳是若雪的妹妹,如果知道真相后也一定会痛恨他吧。  沈辰旭看向后视镜里面的男人,脸上的两个巴掌印还未消除,他却不觉得痛。  末了,他将烟头掷出窗外,开车离开。  既然那个女人对他没有了利用价值,他不会再来医院看她了。  在沈辰旭眼里,他和姚若芳本就只是寻欢作乐的关系,现在事情真相大白了,他也没必要再和她扯上关系。  *  听了两个佣人的对话,姚若芳失魂落魄的回到病床上,她现在能下床走动一会儿,也方便活气,但时间长了就不行,伤口刺得比较深,她也缺血,久了就会头晕。  女孩儿将手机捏在手里,她通讯录上也就四个号码,两个姐姐的,然后是沈辰旭和沈辰皓的。  默默望着这四个电话号码,姚若芳来回点着手机屏幕,不知道要拨哪一个。  若是找姐姐,被沈辰旭知道了会更加折磨她的。  那个男人太大男子主义,她就怕自己稍微不慎惹他生气。  病房的门蓦然被人推开,一阵浓郁的花香袭来,紧接着是早早软软的声音,“小姨,小姨小姨,早早来看你了哦。”  鲜花后是一张漂亮而又可爱的脸,小小的一团抱着一束鲜花朝她这边扑来。  “早早?”姚若芳放下手机惊喜的道,“你怎么来了啊,你妈妈呢?”  刚问完这句话,姚若雪便走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训斥道,“早早,你跑得太快了,妈咪都追不上你了呢,不是让你别乱跑的么?”  “妈咪,是你自己长肥了,跑不动了哦。”  姚若雪,“……”  她很肥么,明明还挺苗条的好不好?  不过听儿子这么说,她真的有点怀疑自己的身材了,最近陪着早早在医院,沈辰皓不是送来这个就是送来那个,她都没有注意饮食。  姚若芳听着笑了下,她摸着早早的头,“你妈咪很苗条了。”  随后又对姚若雪道,“姐,你们怎么来了,不是说过有事别过来么?”  之前姚若芳特意嘱咐过,让姚若雪没什么别过来,尤其是不要带着早早过来,以免和沈辰旭碰到尴尬,在发生那样的状况。  今天没想到母女俩一起来了,她多少还是有点害怕的。  姚若雪笑着道,“现在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刚才她过来询问护士一些事情,才知道姚若芳欠了医药费,姚若雪立马将剩余的医药费缴清。  如果她不来,姚若芳要面临着被赶出医院的危险。  沈辰旭那个禽兽,竟然都不给若芳交医药费,若不是他,若芳怎么可能做这种傻事。  不过他不来也好,免得欠上他的情,将来若芳和那个男人也能断的一干二净的。  姚若雪心疼的是若芳,“你个傻丫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不说呢?如果我不来,你预备怎么办,被那些护士给赶出去么?”  “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没想到你就来了。”  姚若芳讪讪道,她知道姚若雪大概是得知了她欠了医药费,有点不好意思。  其实她也没想好该打电话给谁。  “妈咪,我想和刚才的那些护士姐姐玩儿。”  刚才的那些小护士,直夸早早漂亮,逗了他几句,早早也乖巧,和她们聊得很开。  早早不喜欢医院,所以想让他待在病房是有点为难他的。  “去吧,但是别跑远了哦,一会儿妈咪找不到你会着急的。”  “我知道的,没你笨啦!”  早早一溜烟的跑开了。  病房里只剩下姐妹二人,姚若雪怕妹妹站久了累,先把她扶到床上休息。  京都一连几天都是阴天,她想出去走走都不成,每天待在这儿,人都快发霉了。  生病的人最希望有个人来探望自己,陪自己聊天打发时间,可偏偏她为了两个姐姐的安全着想,即便是难受的想哭也不能说。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姚若雪神秘的凑近妹妹,将事情的原委全数告诉了姚若芳。  姚若芳听后震惊不已,她欣喜的问,“姐姐,这是真的吗?”  早早不是沈辰旭的孩子,是沈二少的!  姐姐三年前就和沈辰皓有了这段缘分,只是两人一直没有说穿那晚的事,兜兜转转错过了这么多年。  这是一个多么不可思议的故事,当中如果没有两人的坚守,他们之间肯定走不到一起的。  错过的三年还能心心念念的想着彼此,即便传出姚若雪死去的消息,沈辰皓也没有放弃,这该是怎样的一种情感。  姚若芳眼眶湿润,被他们的这段感情彻底打动了。  “姐,那你可以名正言顺和沈二少在一起了吧?”  “嗯。”姚若雪重重的点头,脸上洋溢着绚丽的笑容,那是一种名为幸福的东西,她这一辈子都无可企及的。  “跟你说实话,我自己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呢,我和阿皓三年前的缘分能维持到现在,也是不容易。”  当然不容易,三年前沈辰皓出了车祸躺在医院里,那个时候姚若雪其实有过犹豫的,因为放不下沈辰皓的伤势,所以想让沈夫人延迟这个计划。  沈夫人却告诉她,如果过了年她的肚子就显现出来了,被老爷子知晓,事情会更不好办。加上那天沈辰皓又对她那么恶劣,姚若雪才下定决心那么做的。  现在想起来其实是有点后怕的,万一实行那个计划出了意外,或者沈夫人想要让她真死,她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好在沈夫人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要不然,她也会为今天的行为后悔。  姚若芳欣慰的勾了勾唇,“太好了姐,我真为你高兴,这下沈家人一定高兴疯了吧。”  “嗯,因为有个早早,沈老爷子年纪大了,据说盼了重孙盼了好久,他又是男孩,老爷子喜欢得不得了,我和阿皓的事情他自然也就不反对了,还送了不少东西给我。”  要不是今晚去大院吃晚餐,她也不会到现在才来看姚若芳。  男孩女孩对于姚若雪无所谓,即便是女儿她也会好好抚养长大,女儿还贴心呢。  不过在豪门圈里,特别是他们老一辈的人,思想还是过于迂腐,想要一举得男。  姚若芳光是听着都为她高兴,她紧紧握住姚若雪的手,感动得热泪盈眶,仿佛比她本人都要激动,“姐,你终于熬到头了!”  她的情绪看上去有些不对劲,姚若雪还以为她是身体不舒服,“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疼,我瞧着你瘦了。”  “没有,我是为你高兴呢,你说我们三姐妹日子多苦啊,尤其是你,每个月都要给家里寄一大笔生活费,年年岁岁如此,也真是难为你了。”  “其实也没你们想的那么辛苦。”  最起码现在,姚若雪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今天这个时候来,姚若雪是想到了一件事情,必须尽快给妹妹办了,“若芳,沈辰旭这会儿已经自顾不暇,他大概也已经忘了你,要不然你跟着姐姐走吧?”  “姐姐会给你安排好以后的生活。”  姚若芳一听犹豫了。  明明是很好的安排,终于可以远离那个恶魔,可是为什么她一点也开心不起来,还在担忧呢?  “若芳,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都是姐姐的错连累了你,你放心,等你把身体养好之后让你姐夫给你找私人教师,你也可以报考自己想去的学校。”  这些都太长远,姚若雪唯一能保证的是,“至少不会再让你担心受怕了,远离沈辰旭那个恶魔。”  姚若芳沉默了下道,“还是等我出院再说吧。”  姚若雪的意思是让妹妹转院,以后她来照顾她,没想到姚若芳会这么说,也算变相性的婉拒了她的好意。  没有人能给别人做任何决定,即便她是姚若芳的姐姐也不行,再怎么记挂着她的安危也得尊重妹妹的意思。  姚若芳心里还是没底,谁知道沈辰旭会不会放过她,即便他受到沈老爷子的打压,也是名副其实的沈大少啊,身份摆在那里。  姚若芳不想因为自己姐姐一家再和沈辰旭发生矛盾,她的幸福才刚刚到来,就该狠狠的幸福下去。  “也好,这两天我会找人照顾你的,我也会每天来看你。”  “那你回去吧姐,肯定还有很多事等着你忙,你和沈二少的好事将近了吧。”  “暂时还没有考虑到这一层,他妈妈病了,看她妈妈的病情吧。”  “嗯,那行,你们自己商量着。”  多好啊,她的姐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她也跟着高兴啊。  姚若雪叮嘱了几句便走了,毕竟时间太晚她还带着孩子呢,明天早上再过来问问医生情况。  病房的门被关上的那一瞬间,滚烫的热泪从姚若芳眼里落下来,湿了她的心。  她的幸福呢,又在哪里。  也难怪沈辰旭没来,这几天肯定为这件事情忙坏了吧,他现在哪有这个闲工夫管自己呵,要不是姐姐来帮忙缴清医药费,姚若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姚若雪在走廊里就听到护士台那边传来一阵嬉笑声。  “真可爱,那你都会些什么啊?”  “我什么都会啊,不信你们可以来考考我,我还会变魔术哦。”小男孩软萌软萌的声音传来,不是早早又是谁?  姚若雪看过去,一群年轻漂亮的小护士围着儿子,他则悠哉的坐在护士台上,像个宝物一样的被人围着,紧接着,是女孩儿们的哄堂大笑。  这家伙,长大了肯定是个祸害,这么小就知道骗小姑凉。  呃,不是,是小姐姐们。  回去的路上是沈辰皓来接他们母子的,母女俩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姚若雪想到刚才的一幕,叮嘱儿子,“早早,以后别轻易和陌生人接触,小心坏人。”  早早转过脸来,严肃的指正姚若雪,“她们不是坏人,是小天使。”  “小天使?”沈辰皓懵逼了。  “护士姐姐们可不就是小天使么,妈咪,你不是这么说的么?”早早说到这儿还刻意停顿了下,“不过妈咪,早早觉得这家医院的小天使比较漂亮哦,早早比较喜欢。”  姚若雪内心是崩溃的,这要怪她喽?儿子从小体弱多病,进医院的次数数不胜数,小时候看到护士就哭,她就说小护士都是来拯救早早的,是来医治早早的病的。  “早早喜欢小天使,所以就和她们多聊了两句。”  呃,好吧,儿子有理。  沈辰皓也大概明白了母子俩的谈话,他这个儿子,竟然这么大点就泡妞!他小时候都没这么混呢!  他不由好奇,在儿子心里什么样的女人最美呢?  “早早,粑粑问你哦,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儿啊?”  话说完姚若雪瞪了他一眼,怪他不正经的问儿子这样的问题,他才三岁啊,怎么能考虑这些事。  早早想都没想,“当然是漂亮又善良的女孩子!”  唔,这个答案好大众化啊。  “不过现在早早觉得妈咪最漂亮啦。”早早说着抱着姚若雪亲了一口。  果然是个宝贝,沈辰皓看着亲密的母子二人得意得只差美上天了!  这天上午,沈老爷子带着小重孙来到权家大院找权老爷唠嗑,权老爷子看到沈老爷子怀里的小重孙,漂亮得仿佛画上的人儿,简直是羡慕嫉妒恨啊。  特别是那双眼睛,像是会说话,活生生一个小妖精!和沈辰皓小时候一个样儿,是个讨人喜的孩子。  这一看就知道是沈辰皓的孩子。  权老爷子一早就听说了沈家那档子事,所以也就明白今天沈老爷子带来的就是沈家的小重孙。  他赶紧吩咐老管家,“把好吃的都拿过来,给小少爷。”  “谢谢权爷爷。”早早听后礼貌的道谢。  权老爷子笑了出来,“乖,不用谢,爷爷呀,喜欢你呢。”  哎,他们权家竟然都没有这么个孩子!  沈老爷子手掌落在小重孙的头顶,他一把年纪了其实抱着早早是有点吃亏的,不过他坚持自己抱,且一点也不觉得手软。  他欣喜的感叹道,“哎呀,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福分呢,权老头,你也得赶紧催催后辈们生啊,你看我小重孙,多可爱啊,这几天带出去几乎人人都夸赞呢。”  早早:为什么所有人都拿他装逼呢?  他是不是该挂个牌子,写上,别摸我?!  唔,不过这种待遇还挺好的,每个人都把他当宝一样宠着,他从小到大孤独寂寞惯了,一时还真是难以习惯哈。  一番话说的权老爷子心里极为不快,这本就是他的痛处,现在被沈老爷子这么捅了出来,他故意装作没听见,而是依然夸赞着早早,“这小家伙确实长得不错,就是瘦了点。”  “哎,也怪我,怎么就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个他呢。”沈老爷子惭愧啊,“没事,小孩子长得快,以后慢慢补,好在他现在被我们找回来了。”  “也是,那你们家阿皓是要办喜事了?”  “我媳妇生病了,得看看再说,这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我这个做了老头的就不管了。”  早早默默听着两个老人的谈话,唔,粑粑和妈咪一时半会还不会结婚么?  不管了?  权老爷子皱了下眉,这个沈老头怎么回事,以前孩子们的事都要掺和,现在有了重孙就不管了?看来小重孙的力量还真大啊。  想到此,权老爷子更愁了。  权玉蓉伤势好了以后一直在静养,权绍峰给她多找了几个佣人伺候,这天天气好,她在院子里晒了一会儿太阳就准备去找老爷子唠嗑,没想到竟让她看到这么一幕。  不就是一个孩子么,还是别人家的孩子,有什么了不起!  她看着沈老爷子怀里的早早问身边的佣人,“那个是谁家的孩子啊,爷爷好像喜欢得不得了。”  刚才她看到权老爷子还抱了那个小家伙一下,他都那么老了还抱孩子,当自己年轻呢,也不怕把人家的孩子摔着。  “那是沈老爷子的小重孙,听说啊最近才找回来,沈老爷子喜欢得不得了,无论做什么都把这小重孙带在身边。”  权玉蓉不屑的挑了下眉,“再怎么宝贝也是别人家的孩子,爷爷也真是的,什么事都拧不清。”  如今她不能生育,只要看到孩子就觉得心口堵得慌,特别是漂亮又招人爱的孩子。  她和权绍峰大婚在即,爷爷到现在都没通知她试婚纱,也不知道做好了没有,而她又不好问。  只能晚上等权绍峰回来问问老爷子,似乎老爷子对他们的这场婚礼已经没有之前的热情了,她不是傻子,能明显的感觉出来。  权家突然多出了个叶子晴,老爷子的请外孙女,她自然要受到冷落,这也是人之常情,她理解,并不代表接受这样的冷落。  “走吧,我们回房去,外面的风大了,不要打扰了老爷子的兴致。”  说着,权玉蓉领着五六个佣人走了。  她在权家的排场从来都是这么大,老爷子一向惯着她,加上她现在受伤权绍峰不放心又给她多加了几个佣人,那排场甚至超过了姜淑艳权昊然二人。  而她也喜欢这样的排场,说明她被人重视,被老爷子捧在手心里。  沈老爷子今天也不客气,带着早早到权家用了中饭才走。  等他走后,老管家给老爷子泡了一杯茶,老爷子喝了口冷哼道,“你看那老头,故意气我来着呢。”  “老爷子,您何必和沈老爷子怄气呢,他也是高兴得忘形了。”  “我看他是得意忘形,他是不是忘了,三年前跑来和我说他孙子沈辰皓不能人道的事儿了,如今抱上了小重孙就来我面前嘚瑟,真是见不得这种人。”  这口气权老爷子真是咽不下去呵。  不过呢,他们是多年的战友,最多也就是打打口舌之战,没有真正的较量,两人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因为都是早年就失了老伴的人,这些年也偶尔会彼此陪伴打发时间,下下棋,聊聊天什么的。  “老爷子,您也不必着急,明年啊差不多就能抱上小重孙了。”  “明年?”老爷子冷笑了声,“我怕是这辈子都没这个福分,你没看到阿峰对权玉蓉那小心翼翼的样,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真是要气死我,你说一个大男人这么痴情做什么!”  “二少就是那样的性子,这也是他的优点啊。”  老爷子只要想到这事就噎得慌,“他的优点?这么喜欢玉蓉,你说我们要怎么给他安排别的女人啊!”  “嘘,老爷子您小声点,小心隔墙有耳。”  老爷子是真气糊涂了,忘了在前厅。  “放心吧老爷子,我会努力给二少找优秀的女人,人家不是说的好么,忘却一段感情就需要一段新的感情,优秀的女人那么多,那是二少还没有看到。”  “我们按照玉蓉小姐的标准找,总能找到合适的。”  想到这一层老爷子一刻也坐不住,叫人备车去了公司。  权奕珩正在忙碌,看到老爷子来他停下手里签文件的动作,客气的道,“爷爷,您来了啊,快坐。”  而后他又让秘书给老爷子泡了一杯茶。  权奕珩就连秘书都是男的,老爷子看了不又叹气。  他这孙子还真是大公无私啊,为了不让老婆误会,身边清一色的男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孙在那方面有问题呢。  老爷子心里憋着一口气难受,直话直说,“阿珩,你和小七结婚都三年了也没个孩子,爷爷这心里实在难受。”  “这样吧阿珩,你和小七领养个孩子,爷爷就当认了这档子事。”  权奕珩没想到老爷子动了这样的心思,算起来他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回去大院了,老爷子定然是为他的事情操心了的。  “爷爷,您也别往坏处想,小七已经在调理身体了,医生也没说她一定不能生。”  “当真?”  “当然是真的,她小时候受了伤,身体要比常人的弱,体制也不好,所以还需要一段时间。”  老爷子闻言紧绷的神经松了松,这样的话还有一线生机,也不至于什么都没有。  “那就好,不过爷爷还是很担心你们,如果实在不行,阿珩你就考虑爷爷的建议吧。”  “好,爷爷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您自便吧。”权奕珩是真忙,他也没多少时间和老爷子唠家常。  而老爷子确实改变了很多,就冲他刚才的那番话就证明了他已经接受自己和陆七。  相信过了不久,陆七也能释怀的和他一起回到权家大院。  孙子忙,老爷子也不便打扰,他今天是特意来看权绍峰的,来权奕珩这里只是顺道。  听权昊然说,最近阿峰进步很大,很多事情都能独自完成。  其实阿峰那孩子不是傻,而是他的心思都在那些艺术上面,对公司的事没兴趣。  这样也好,多少学点本事,将来也不至于阿珩太辛苦。  刚才看权奕珩办公桌上堆积的文件,老爷子还真是有点心疼呢。  现在已经接近了下班时间,老爷子过来大办公室里空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人在埋头打扫。  老爷子看过去,女孩儿眉眼间凝聚了汗水,她弯着腰,拿着吸尘吸熟练的操作着,没一会儿,那边的区域就被她清理干净了,她像是不知疲倦一般,站起来将吸尘吸拿到另一边开始打扫,地上到处都是碎末的纸片,她又弯下身去将那些纸片捡起来扔在垃圾桶里。  动作里利索而娴熟,最难得的是,她脸上没有出现丝毫的不耐烦,只是认真的工作着。  老爷子观察了很久问身后的管家,“现在人事部眼睛倒是亮了,公司里的清洁工不但勤快,小丫头挺不错的。”  “听说这个女人是大少奶奶介绍进来的,没想到还真挺勤快。”  “哦?”这事儿老爷子还不知道。  陆七介绍进来的?那就更难得了,很多人靠着熟人介绍,在公司里耀武扬威,挂着个空有的名号不做事,这小丫头不但没有那份自大,做事还那么尽心。  “她叫什么名字,模样生的倒也不错,就是太过于朴素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得问大少奶奶。”  “行了,我们去找阿峰吧,阿峰身边也缺这么个伺候的人。”老爷子别有深意的说了这么一句。  这个时候是下班时间,权绍峰收拾好文件也准备走了,看到老管家和爷爷进来,他显得很意外,“爷爷,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老爷子黑着脸没说话,像是很生气的样子。  权绍峰也不知道该问什么,只好将眼神投给了老管家,希望他能告知一二。  “老爷子今个儿受了好大的气,二少爷,您快劝劝他吧。”  “怎么了爷爷,谁能给您气受啊。”权绍峰陪着笑脸。  老管家解释道,“是沈老爷子,他如今得了个小重孙,哎呦,二少您是没看到那孩子,长得那叫一个漂亮,又可爱,嘴还甜,把老爷子逗得啊,哈哈大笑呢。”  “这不是好事么,爷爷,您怎么又生气了?”权绍峰在心里犯了嘀咕了,“沈家不是都没有娶孙媳妇么,怎么有个小重孙,难道是领养的?”  “不是不是,是真正亲生的,沈家,沈二少的儿子,这个说来话长,等我以后再跟你解释,现在二少你还是帮我劝劝老爷子吧,他老人家啊是受刺激了。”  权绍峰耐心的问,“爷爷,您到底怎么了?”  老管家在一旁继续煽风点火,“二少,你是没看到那沈老头那嘚瑟的样,不就是个重孙子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就好像我们权家生不出来一样,沈老头一直把那小乖乖抱在手里,都不让老爷子碰的,你说气人不气人。”  权绍峰算是明白了,老爷子这是在和自己怄气。  权家的下一代老爷子一直盼着,也是老爷子心里的痛,如今权玉蓉也没有生育了,这事怕是难了。  不过为了安抚老爷子,权绍峰陪着笑脸道,“爷爷您放心,等我和玉蓉结婚了,我们就努力生个孩子。”  “阿峰你是不是傻,医生那天说的话你没听见么?她伤了子宫,怎么为我们权家为你生孩子?”老爷子一句话戳中重点。  “爷爷,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总会有办法的,玉蓉,玉蓉她还在调理,生孩子的事我们不能急。”  “不能急?”老爷子瞧着自家孙子护着权玉蓉的样儿就来气,他都一把年纪了还能活多久,等玉蓉调养过来,他早就入土为安了,哪里还有这等福气见小重孙一面。  所以,老爷子一刻也等不了,恨不得立马就能得知哪个孙媳妇怀孕的消息。  只是这两个孙媳妇偏偏都不能生,可是急坏了他啊。  “是不是要你爷爷我入土了你们才能听话?”  权绍峰头痛不已,他现在总算能明白一句话,老人小孩都是要哄的。  “爷爷,您这是说哪里话啊,您身子好着呢,不用等太久。”  “阿峰,爷爷不怕和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权玉蓉不能生,爷爷想啊,你要不还找个女人吧,让她给你生个孩子。”  权邵峰一听差点没栽倒,他爷爷是不是太前卫了,竟然这也想得出。  他有点哭笑不得,“爷爷,您太着急了吧。”  “我可没和你开玩笑。”老爷子的话说到这儿故意咳嗽了两声,“我瞧着公司里有不少的小姑娘,怎么,你就没有一个动心的么?我们不需要别的姑娘家世好,人品有保障就行了。”  权绍峰扶额,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心思单纯,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想到老爷子已经给他盘算好了,以为就是说说玩笑而已,毕竟他和权玉蓉已经结婚了,两人大婚在即,是件大喜事啊。  “爷爷,要不然我们一起回去吧,我们路上聊。”眼见时间差不多了,权绍峰权老爷子回大院。  “也好,那我们就去车上聊。”  权绍峰扶着老爷子往外走,拉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姚若兰拿着吸尘吸站在办公室外,等着他出来就可以打扫了。  姚若兰并不认识老爷子,她只是轻点了下头,对权绍峰打招呼,“总经理,您下班了啊,那我去里面打扫了,您慢走。”  老爷子这才看清楚了小丫头的样貌,刚才隔那么远他只觉得小丫头样貌朴素,没想到近距离看还有点姿色,就是身上的衣服太过于寒酸了,一看就知道是穷人家的孩子。  “嗯,辛苦你了。”权绍峰朝她轻点了下头,扶着老爷子走了。  老爷子故意开口道,“你和这个姑娘关系不一般啊。”  “爷爷,您胡说什么呢,她是大嫂介绍过来的人,我总不能亏待了人家不是。”  “呵,你就解释吧,我看你对她就是不一样。”  权绍峰真是百口莫辩,“爷爷,您对我说说这话也就算了,可千万别在家里说,要是让玉蓉知道了,该误会我了,您也不想我们夫妻生出嫌隙吧。”  老爷子挑了下眉,他看向身后的老管家,心想,我现在巴不得你和权玉蓉闹出点嫌隙呢,那样他就好安排了。  嘴上他却道,“那么怕老婆,瞧你那点出息。”  晚上,沈老爷子叫了沈立明一家过来大院吃晚饭,早早这才得以抽身,让沈辰皓接回去了。  自从沈老爷子得知自己有个小重孙,天天给沈辰皓打电话,让他一大早就把孩子送来,为这事他和姚若雪也头痛不已,刚刚认回儿子,他也想多和儿子亲近呢,还有在医院的沈夫人,也是天天盼着孙子过去看她,谁知道被沈老爷子一个人霸占了。  小家伙一下子和明星差不多了,见他都要预约的!  沈老爷子叮嘱人做了一大桌子菜,把藏了好几十年的酒也拿了出来。  沈立明笑着开口道,“爸,瞧您这几天乐得,脸上皱纹都少了。”  他说的乐,无疑就是那个孩子,自从早早被找到之后,老爷子每天把孩子当宝贝一样的护着,看的他们一家都嫉妒死了。  尤其是沈立明,恨得要死,却又偏偏没有办法。  “嗯哼。”老爷子瞪了他一眼,明显是不太待见这个儿子,他吩咐人把酒给儿子和孙子倒上,接着开口,“以前的事就一笔勾销,现在小重孙找回来了,我不希望孩子再出什么差错,如果你们再敢对那个孩子下手,别怪我不认儿子和孙子!”  这话老爷子说得异常的重,也足以说明小曾孙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沈辰旭和沈立明纷纷低下了头,他们也没有话辩驳,老爷子是多精明的人,这个时候如果强行为自己辩解,只怕会更加惹得老爷子不高兴,倒不如沉默。  “爸,您放心,那孩子也是我小孙子,我疼爱他还来不及呢。”沈立明发了话,拍着马屁,“来,爸,我敬您一杯,看在我和阿旭为公司尽心的份上您也就别生气了。”  老爷子闷哼一声,他喝了杯里的酒,目光看向了沈辰旭,“今天找你们来是有件事情商量。”  “你们也知道,三年前阿皓和林家小姐订了婚,外界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我们沈家若是这个时候退婚只怕会名誉受损,但现在阿皓确实没办法娶林小姐了,小曾孙不能没有妈妈。”老爷子接着道,“阿皓,既然你弟弟没办法娶,你就娶了林家那丫头吧,反正外界也只知道他们林家和沈家有婚约,具体是哪一位并不知情,你就当将功折罪好了。”  “爷爷!”沈辰旭万万没想到老爷子有这样的安排,他正意欲说什么,却被沈立明一眼瞪了回去。  “爸,这……”  沈老爷子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命令道,“这事就这么定了!”  明显老爷子是生气了,他们做错了事本就该受到处罚,这么点事都不为沈家办,还算什么沈家人!  沈辰旭脑子里闪过无数个草泥马!  竟然要他捡沈辰皓不要的女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