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69 宝贝儿,是你下来,还是我上去?

369 宝贝儿,是你下来,还是我上去?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7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4
    吃完这顿饭已经是晚上九点,叶子晴是孕妇,两个哥哥便嘱咐她回去。  叶子晴这次回来还没有和老爷子在一起好好聊聊,只是把自个儿怀孕三个月的事告诉了他老人家,这会儿子权家怕是高兴得翻天了。  她记得佟嘉伟对老爷子说的时候,老爷子脸上的表情,呆泄了好半天,然后又大笑了好几声,他一把年纪了,那高兴样简直和孩子一样,看得叶子晴也忍俊不禁。  “爷爷大概已经给我们挑好日子了,叶子,你有什么想法吗?”  “都行,我现在就想孩子能平平安安的就好。”  她都已经结过一次婚了,对于婚礼这种事情并不看重,如若不是为了佟嘉伟,叶子晴是连婚礼也懒得办的。  可她刚被权家人认回,不说佟嘉伟,即便那个男人愿意权家的人也不会愿意的。  佟嘉伟握住她的手,“放心吧,孩子会好的,你就安心的在家养胎,后期宣传的事让其他人去做,等到这部戏热度差不多过去了,你这孩子也就生下来了,再出一点新的作品,保管人气不会下降。”  叶子晴震惊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个男人的心思如此缜密,就连后面的事都给她打点好了。  其实她也确实觉得今天的名气来之不易,想要在娱乐圈混,想要一直都有好的作品演,就必须具备这个资格。所以人气才是最重要的,她以后也能和导演商量着演什么。  “到时候如果真的休息的时间够久,你以前不也有作品么,我们可以让电视台抽个时间播放一下,让观众不忘却你。”  “谢谢你能替我想到这么周到。”  有钱有势可真好啊,无论什么事都不难,更别说捧红她了。  佟嘉伟视线落在她小腹上,笑着道,“为了咱们的小宝贝,我当然得想得周到啊,要不然你这个孕期都得担心了。”  他这么说,好像叶子晴肚子里的孩子真是他的一样。  叶子晴不禁在想,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好的男人么,他会不计较你的一切,包容你的一切,就连你的孩子都一并宠着,大概就是爱屋及乌吧。  只是到底是不是她眼拙呢?  佟嘉伟越是好的无可挑剔,叶子晴就越发觉得不真实。  而这边餐厅里,几个男人还在喝酒,姚若雪则是带着早早和陆七去了里面的包房聊天。  早早有早睡的习惯,现在已经有些困了,好在这里的环境够好,他们选的地方也周到,里面的包房有一张床,就是为了防止黄金会员的客人喝醉,可以在这里睡下。  和两个大人聊了两句,早早便在床上睡了,陆七和姚若雪分别坐在单人沙发里聊天。  “好几年不见叶子了,我感觉她成熟了不少呢。”姚若雪和叶子晴没见过几面,但印象还是蛮深刻的,那丫头性格雷厉风行,心直口快,暴脾气,这是她当年的标签,至少三年前姚若雪是这样认为的。  “是啊,你和她三年没见,这三年确实让她成熟了不少。”陆七也跟着感叹。  何止是姚若雪,就连她刚从国外回来也有这种感觉,差点都认不出叶子晴了。  “她到底经历了三年的婚姻生活,再火爆的性子也磨平了。”  姚若雪想起刚才在饭桌上,佟嘉伟给叶子晴不停的夹菜,还叮嘱她应该多吃什么,少吃什么,全然一副好丈夫的样子,看得她们这两个女人都感动了呢。  “那倒是便宜了刚才的那个男人,我瞧着慕少是真心悔过了,叶子就没想过给他一次机会?”  这事陆七也说不好,她曾经试探过叶子晴,她口气很坚决,意思是不可能和慕昀峰有复合的可能了,“伤害已经酿成,更何况叶子那丫头的性子刚硬,说出去的话就没有收回的余地,我看慕少这次倒是悬了。”  “不过那位佟少爷也挺好的,叶子跟着他,以后的日子也不错。”  说是这样说,陆七以前也生慕昀峰的气,不过,她瞧着叶子晴离婚的这段日子并没有真正的开心过,她那么了解叶子晴,怎么会看不出来。  佟嘉伟是不错,可叶子晴并不爱他。  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以后那么漫长的路难免不发生摩擦。  “你呢,身体调养的怎么样了,有没有好消息啊?”姚若雪把话题转移到陆七身上,她可时时刻刻盼着好友能有好消息呢,将来也好和早早做个伴儿。  陆七听后脸色一暗,叹气道,“哪有那么快啊,这个月已经来了例假,没希望了。”  “不要灰心嘛,医生说有希望肯定就有希望。”  “对了,权奕珩的爷爷说,如果我们将来实在没有孩子,可以领养,你说,我该走这条路么?”  “你还年轻,就这点出息啊,再等等呗,不是在调养么。”  “看别人生孩子好容易,到了我这儿就不行了,我也是膝下寂寞。”  陆七倒是觉得老爷子的这个办法不错,权奕珩平时工作忙,她现在为了调理身体也闲在家,实在是寂寞难耐,领养一个孩子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即使以后有自己的孩子,她和权奕珩多养一个也是没问题的。  这事儿她得回去和权奕珩商量了再说,领养了孩子,陆七身上的压力也不至于那么大。  外面三个男人一边闲聊一边喝酒,沈辰皓今天是主角,难免喝得有些高了,已经趴在桌子上浅眯了。  慕昀峰也喝了不少,大概是心情不好,想醉却没法醉。  等他再想开第三瓶酒的时候,权奕珩抬手制止,“喝多了伤身,明天醒来只会更痛苦,何必呢。”  慕昀峰苦涩的笑了声,他脑海里全是叶子晴的一颦一笑。  他现在终于相信了什么叫做应果报应,当初他不把叶子晴的感情放在眼里,如今人家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时候,他竟这般堕落了。  猛然间,他想起三年前,叶子晴追他时做过的一些事,不禁莞尔。  那么他是不是可以用同样的方式追回她?  叶子晴追他全靠一个死皮赖脸呢!  不过他觉得这事还得靠一个人,慕昀峰凑过权奕珩,“阿珩,叶子这事你得帮帮我。”  “感情的事,我怎么帮,当初是你自己不珍惜,能怪谁?”  这话慕昀峰已经听得起茧子了,可也确实是这样,无论是慕家夫妇还是他的两个兄弟,都说他是自作自受。  慕昀峰切了声,“你觉得佟嘉伟那小子真的靠得住么?”  “我之前也觉得你靠得住,你靠住了么?”  慕昀峰,“……”  “所以感觉靠不靠得住不是最主要的,关键是看叶子自己。”  “我也知道,其实看那男人对她那么好,我也挺无地自容的,心里有很多话无法和她开口说。”  慕昀峰从没想过有一天,他明明只当做妹妹的男人,会这么深刻的住进他心里,简直快要了他的半条命。  不过有件事权奕珩很好奇,他转而在慕昀峰耳旁强调,“阿峰,叶子她怀了别人的孩子。”  “我不在乎,如果她愿意转身,我一样可以接受。”  “我看你是疯了,当初她想要为你生孩子你不肯,现在她怀了别人的孩子,你又愿意接受,你父母呢,能接受么?”  连他这个做兄弟的都觉得他是有病,简直是无药可医。  其实叶子晴现在挺好,若不是他和慕昀峰的这层关系,他早就撮合妹妹和佟家那位在一起了,又何必这个时候了还陪着他借酒消愁,听他诉苦说胡话。  慕昀峰把杯里剩余的酒喝光,“他们肯定是没问题的。”  这个慕昀峰确实可以保证,慕夫人和慕董事长他们一向开明,而且也喜欢叶子,造成这样结局的人是他,如果说非要一个惩罚来弥补他以前的过错,慕昀峰想,大概就是叶子晴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和他重新在一起。  可是这也只是他想想而已,人家叶子晴压根就不愿意,她和那个男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也就是到了这一刻,慕昀峰似乎才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刻骨铭心。  权奕珩拍了下他的肩,安抚道,“行了,你这个样子叶子她也不会放心嫁的,毕竟你是她哥哥,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还在,找个女人好好过日子吧。”  他也算是变相性的告诉慕昀峰,这事他是没办法帮忙。  也不是权奕珩不帮,而是感情的事他最多也就能起个辅助的作用,他已经在叶子晴面前三番五次的试探了,那丫头是铁了心不和慕昀峰复合,他能有什么办法。  而且老爷子也不同意他们在一起,这样看来,慕昀峰真是一点希望都没了,加上叶子晴怀孕,老爷子估计已经在给她和佟嘉伟挑良辰吉日准备结婚了。  找个女人好好过日子?  呵。  慕昀峰暗沉的眸紧了紧,似是一种感叹,“说的轻巧。”  他何尝不想找个女人结婚算了,好好的过日子,他也试过,可就是没办法去融入。  慕昀峰今晚喝得有点多,叶子晴刚进大院便接到了他的电话。  佟嘉伟送她回来就和老爷子去书房了,估摸着是和他谈话,商量他们的婚事吧,叶子晴走到后院,这才按了接听键。  “慕哥哥,有事吗?”她的声音清冷中夹着疏离,在和他小心翼翼的相处。  估计从离婚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远离了自己,只是他一向太自信,还以为她只不过是随便说着玩儿的,想通了便能自己回来。  有些东西必须抓紧了,否则一松手就真成了别人的了,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就比如现在的他。  “叶子,我在这里等你。”他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  叶子晴一时半会没明白,京都的夜晚风大,从电话那头吹来,男人的声音夹杂着酒意顺着风吹来显得没那么清晰。  “叶子,你过来,哥哥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太晚了,我不来了。”  “你不来我就一直在这儿等你。”  嘟嘟嘟。  慕昀峰说完倔强的把电话给挂了,他坐在江边的护栏上,感受着冷风的侵略,酒意慢慢涌上来,刚才在餐厅里不觉得,这会儿倒是真有点醉了。  这是他和叶子晴小时候最喜欢来的地方,其实他是不喜欢这里的,奈何叶子晴喜欢,每次那丫头都想着法子骗他过来,他也知道她的阴谋诡计,可每一次都心甘情愿的上当。  他不知道那时候是什么感情,就觉得这丫头俏皮可爱,很讨人喜欢。  慕昀峰想到此笑了声,他不禁在想,莫不是他那个时候就喜欢她了?  权家这边,叶子晴只当慕昀峰在说胡话,他挂了电话,她也去了老爷子的书房,果不其然,老爷子和佟嘉伟在商量他们的婚事。  看到她进来,佟嘉伟体贴的过去扶她,“爷爷说了,下个月初五是个好日子,适合大婚。”  “下个月初五?”叶子晴觉得不妥,“爷爷,这个月不是权玉蓉和二哥的婚礼么,难不成我们权家下个月又要办喜事?”  老爷子心里高兴,哪里顾及得了这么多,“那有什么关系,只要我愿意,你们明天都是可以办婚礼的,你肚子已经三个月了,到了下个月可能会显怀,礼服上都有一定的挑剔呢,你还想拖到何时?”  叶子晴意欲还说点什么,佟嘉伟拉住了她,开口道,“谢谢爷爷为我们想得这么周到,您早点休息,我和叶子就先出去了。”  从老爷子书房里出来,叶子晴是有点生气的,“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开口说话啊,这是我的婚礼,难道我一点自主权都没有么?”  “叶子,爷爷老了,他想看到你幸福。”佟嘉伟只说了这么一句。  “可也不至于急在这一时啊。”  “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叶子晴听出他话里的不对劲,“你什么意思?”  “走吧,我送你进去休息,明天天气不错,早上我来接你,我们去郊外透透气。”  “都要结婚了,我不该见见你父母么?”  反正这婚都要结的,也不在于早晚,既然都决定下来了,她还是不要多想了,也是时候见见佟嘉伟的父母了。  “不急,他们很好说话,而且我们这事也是我父母和老爷子一力促成的,他们不会反对什么。”  叶子晴想想也是,如果不是佟嘉伟的父母同意,想来那天他也不会出现在权家和她相遇了。  没想到离婚后的第一次相亲她就找对了人,老天爷是不是看她之前太苦,所以想要尽快给她幸福?  佟嘉伟把她送到后院就回去了,权家的家规严,他一个陌生男人在大晚上的实在不宜逗留。  等他走后,老爷子又让老管家将叶子晴叫了去,说老爷子有事叫她。  前厅里,老爷子睡意全无,还在悠闲的品着茶水。  叶子晴将他的茶端到一边劝道,“爷爷,都这么晚了您还喝茶,您今晚还打不打算睡觉了啊。”  “爷爷高兴得睡不着。”  “再高兴也得休息啊,你放心,等过几个月您就抱上重外孙了。”  老爷子欣慰的笑笑,盯着她的肚子良久,他突然严肃的问,“叶子,你跟爷爷说实话,这孩子到底是谁的?”  叶子晴脸上的笑容僵在嘴角,老爷子的眼睛真毒,没想到能看得这么透彻。  她也深知无法再瞒下去了,“您都知道了?”  “我虽然没有养育你,但你的性子我还是清楚的,你怀孕三个月,时间算起来你那会儿刚和佟家的那小子认识,你们不可能有这么快的发展。”  “是,这个孩子是慕昀峰的,不过我不打算让他知道,爷爷,您也知道,好马不吃回头草。”  关键他宝贝孙女不是马,即便吃了回头才又有什么关系。  老爷子之前确实不赞成她和慕昀峰在一起,那小子竟然敢伤害他的宝贝孙女,这笔账他都还没找慕家的那小子算呢。  不过呢,叶子晴现在怀了慕昀峰的孩子啊,再怎么样也该为孩子考虑吧。  所以他就想掏心掏肺和叶子晴谈谈,问问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爷爷,我希望您能帮我保密这件事情,如果被慕昀峰知道了,他一定会纠缠不休的,我和他的情分已尽,不想再做过多的挣扎。”  三年的婚姻生活仿若噩梦,只要想到避孕药的事件和程卿,叶子晴就格外的寒心,还有她日日夜夜想着法讨好那个男人,她实在是好累啊。  她都这么说了,老爷子哪里还有不同意的道理,好在佟家的那位小子明事理,也心疼他们家叶子,他们也就不挑剔了。  孩子在肚子里就和佟嘉伟在一起,相信以后也能和佟嘉伟处理好父子关系,只要那小子没有二心,叶子晴跟着他还是能幸福的。  叶子晴怀孕的事很快在权家传开,今天来道喜的人都快把门槛给踩破了,原本约定和佟嘉伟去郊外的事情也就耽搁了。  权玉蓉和权绍峰用完早餐就出来在后院里散心,她身体好了不少,也是时候出来透透新鲜空气了,以免结婚的时候气色不好,连妆都不好上。  路过叶子晴的院子,权玉蓉看到曾经不少巴结她七大姑八大姨都往叶子晴那里凑,不禁一阵窝火。  “怀孕都三个月了,竟然还瞒着,贱人就是矫情。”  伺候权玉蓉的小丫头也跟着开口道,“她大概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吧,刚和佟少爷在一起就有了孩子,可见有多按耐不住寂寞,那会儿她刚和慕少离婚呢。”  “口口声声说的好,这辈子只爱慕少一个人,到头来呢,还不是甩了慕大少,被别的男人给拐跑了。”权玉蓉冷笑了声,“这感情啊,最是靠不住的。”  她倒要看看,权奕珩和陆七没有孩子,这辈子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烦了呢,还有叶子晴那个贱丫头,本来现在就压了她一头,竟然又被传上怀孕,老爷子岂不是更宠她了?  小丫头低声在权玉蓉耳旁道,“小姐,要不我们也去道贺?”  权玉蓉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我给她道什么贺,你以为我也得巴结她么?左右不过是女儿身,以后可是要嫁出去的。”  “可是她如今很得老爷子的宠啊。”  “那又怎样!”权玉蓉压根没把叶子晴放在眼里,“爷爷也是很宠我的,二十几年的陪伴可不是说说而已,你看看这个家,除了我,还有谁能耐心的伺候老爷子。”  “小姐说的也是,不过现在……”还是叶子晴比较受宠爱些啊。  权玉蓉也太有自信,总觉得她在老爷子心里还是那个宝贝孙女,舍不得让她受委屈的。  毕竟他们家当年有恩于权家,老爷子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好了,我们走吧,去看看我那婆婆都给我们准备了什么新婚礼物。”  姜淑艳昨天晚上就让人告诉权玉蓉,让她今天中午去一趟她那里,说是有礼物送给她和阿峰,算是作为结婚礼物。  叶子晴好不容易将七大姑八大姨给打发了,她还没来得及缓上一口气,便收到了一条短信。  ‘叶子,你果然没有来!’  是慕昀峰发的。  叶子晴这才想起来慕昀峰昨晚的那通电话,他说在这里等她,到底是哪里呢,不会是他在那个地方等了自己一夜吧。  思绪停留在这里,慕昀峰的配图便发来了。  男人坐在江边的护栏上,晌午的阳光还不是特别刺眼,他发型凌乱,侧颜轮廓陷得很深,明显就是一个晚上没睡。  那个傻子,竟然真的就在那里等着。  叶子晴认得出来,那是她和慕昀峰小时候经常去的那条江  不知怎的,叶子晴看到这条短信后很生气,她立马给慕昀峰打了电话过去。  “喂,叶子!”男人的声音低沉沙哑,带着一丝愁绪。  听到这种声音,她心口的气仿佛又消了些许,平复了一下才道,“慕昀峰,你到底想干什么,想博取我的同情么,这种小儿科的游戏你也玩的出来,你几岁了?”  “叶子,你别怪我,我昨晚喝多了酒,就想起我们以前,那个时候多好啊,无忧无虑的,每天就知道怎么玩儿,怎么开心!”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提它干嘛。”  他可不是就要提么,人都说女人的心是最软的,叶子晴虽然不是柔软的性子,但也不是狠心的人,他不能来硬的,那么就只能来软的。  无论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他今天也努力过,将来也不至于后悔!  “慕昀峰,我告诉你,如果你再不回去,这辈子都都不见你了。”  慕昀峰一听果真怕了,他从护栏上下来赶紧道,“叶子你别生气,我马上下来回家。”  叶子晴也懒得和他说下去,把电话给挂了。  但她心里还是不放心,立马又给苏画打电话,让她去江边看看,慕昀峰是不是还傻愣愣的待在哪里。  明明是个风流倜傥的豪门富家公子,潇洒又风流,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幼稚了,竟然为了博取她的同情做出这种事情,自己的身体都不顾及了么,还是昨晚真的喝醉了,发疯了?  *  中午,权绍峰直接去了姜淑艳那里,昨天说好了和权玉蓉来母亲这里用午饭。  菜准备得很丰盛,权绍峰来了之后权玉蓉故作热络的给他拉了椅子,“阿峰,你回来了,坐这儿吧。”  她俨然一个女主人一般,完全没把作为婆婆的姜淑艳放在眼里,也当着姜淑艳的面和权绍峰故意说悄悄话,两口子亲密无间羡煞旁人,可这种举动在长辈面前是不雅观的,特别是在权家,家规很严,一般是没有人敢这么在长辈面前这么做的。  姜淑艳气得脸都青了,却也只能陪着笑脸对儿子道,“累坏了吧,赶紧的,吃饭。”  她能怎么办,只能看在儿子的面子上睁只眼闭只眼,谁让她的儿子不争气,就是喜欢这么个做作猖狂的女人呢。  “来,吃这个阿峰。”权玉蓉主动给权绍峰布菜,还顺便朝对面脸色青紫的姜淑艳看了眼,似乎是一种挑衅。  看啊,你儿子就是这么喜欢我,你能怎么办?  权玉蓉是真讨厌姜淑艳,从前她没和权绍峰在一起的时候,这个女人三天两头找她的麻烦,说她是勾引人的狐狸精,那时候她就在心里发誓,有一天等她成为权家的女主人,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姜淑艳。  她现在没有成为权家的女主人却也照样能让那个女人气得脸红脖子粗,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权绍峰只顾埋头吃饭,他这人简单,根本没发现两个女人之间的火气。  下午他还得开会,所以这会儿脑子里都是工作的事,偶尔也会给叶子晴夹点菜,并且关心的叮嘱她,“你也多吃点,上次受伤瘦了不少,得补回来。”  姜淑艳在对面看着,她气得是一口没吃。  果然是有了媳妇忘了娘,权绍峰从进来到现在就叫了她一声,后面是一句话都没和她说,仿佛她这个亲妈的存在是多余的。  好不容易挨过了这顿饭,姜淑艳眼见权玉蓉已经没了耐心,便将吩咐人去她卧室里将东西拿来。  说好了会送他们结婚礼物,即便心里再不是滋味儿她也得忍着,也得说话算数,不然儿子怎么做人啊。  不多时,佣人将一个檀木小箱子拿来递到姜淑艳手里,她抱着箱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色泽陈旧的翡翠镯子。  然后她笑着上前,将翡翠镯子戴到了权玉蓉手上,“玉蓉,我把我们家阿峰就交给你了,你们俩结婚后好好的,妈也就放心了。”  “多谢妈。”权玉蓉表情淡淡,如果细看还能发现她脸上的那抹嫌弃。  这么破烂的东西戴在她手上,简直辣眼睛。  而且她这个年龄也不适合戴翡翠,姜淑艳是故意找茬么,送她这么个破烂货。  不过有权绍峰在场,她也不好说什么。  而权绍峰却惊讶了,他认得这个翡翠镯子,“妈,这是您当年的陪嫁啊,您一直都很珍惜的。”  “所以啊,妈希望你们俩能好好的。”  这倒是姜淑艳的真心话,事到如今,她再怎么不愿意也不是她能决定的了,儿子愿意,她就希望权玉蓉能对儿子好点。  做父母的也是掏心掏肺,这个翡翠镯子可能不值什么钱,却是她的心意,也是变相性的告诉权玉蓉,她已经接纳了她,把她当做了自己的儿媳妇。  在回去的路上,权绍峰情不自禁的牵起了权玉蓉的手,他看着她手上的翡翠镯子,虽然颜色有些旧了,但妈妈的心意却是不一般的,这就证明他的妈妈真的接受了权玉蓉。  这才是权绍峰一直想要的,那么他以后也就不用担心婆媳关系了。  “玉蓉,这翡翠镯子是妈的陪嫁,看来她还是挺看重你的。”  权玉蓉的手从他掌心抽离,她漂亮的嘴角微微一挑,带着些许嘲讽之意,“说起来我也挺佩服你妈的,小门小户出生的女人,竟然能成为权家的夫人,真是有本事的很呢。”  要不然,这种破烂货怎么也会受着呢,如果被权家其他人看到她戴这么一个镯子,岂不是要笑掉大牙。  闻言,权绍峰拧了下眉,目光里露出不悦,“玉蓉,不管怎么样她也是我妈,我希望你以后不要这么说她。”  “我说的事实,又没有在其他人面前这么说,难道你还让在你面前说假话不成?”  权绍峰,“……”  为什么他总有种眼前的女孩没了当年的美好,那种纯净和善良在她身上他再也体会不到了。  权绍峰也知道她心里不痛快,特别是发生那场车祸之后,权玉蓉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每天都会找各种理由为难他,似乎他就是她的出气筒,只要她心里有一点不痛快,她便将所有的气撒在他身上。  这些他都可以忍,毕竟女孩子是需要疼的,只是她这么说他母亲,权绍峰还是有点生气的。  他抬腕看了眼时间,“你自己回去午休吧,我先回公司了。”  “回公司?”权玉蓉觉得时间还早,根本没料到是他生气了,因为她从来不在意这个男人的情绪,“这么早,你去公司干嘛?”  “最近事情有点多,我们马上要结婚了,所以我的工作要提前完成。”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  权绍峰身心疲惫的回到车里,到了公司还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他觉得有点对不住姜淑艳,今天若不是为了她,母亲不会这么讨好权玉蓉的,说到底父母还不是希望家和万事兴么。  *  姚若芳接连的好几天都在中午的时候下楼和沈辰旭在车里私会,那个男人好像上瘾了一般,天天都想着办法折腾她。  他威胁她,如果她敢不去,或者搬走不告知他一声,他就让沈辰皓和姚若雪的日子不好过。  姚若芳是见识过那个男人手段的,只要他说的,就没有做不到的。  她的不寻常很快被姚若雪发觉了,这天中午,姚若雪到超市买了不少食材来看她。  姚若芳看她这个时候过来不禁有些慌了,“姐,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平常的时候姚若雪是要晚饭之前来的,那时候若芳把晚饭做好,她就拿着去医院给沈夫人,沈夫人的病有很多东西不能吃,所以都是在家里做的。  而那些佣人弄的又不放心,原本姚若雪是想自己动手,若芳却帮她包揽了。  “怎么了,我这个时候不能过来啊。”姚若雪抬眼的瞬间看到妹妹脖子上的吻痕,她急忙放下手里的东西,抓住姚若芳的手问,“若芳,你脖子上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沈辰旭又来找你了?”  沈辰旭确实来过,他们刚刚云雨了一番,她压根没调整好状态姚若雪便来了,就连脖子上有吻痕姚若芳都不知道。  话落,姚若芳低下了头,她躲着姚若雪连连否定,“没,没有,不是他。”  “若芳!”  姚若芳随便抓起沙发里的一条丝巾,然后将脖子裹住,怕姚若雪继续说这件事,她故意盛气凌人的开口,“姐,我有我自己的生活,你和沈二少好好的,别管我了。”  她这个样子,姚若雪哪里能放心!  “我怎么能不管你呢,你是我妹妹啊。”  姚若芳别过脸去,那种屈辱她这辈子都不想再感受,“姐,你别问了。”  看她这个样子姚若雪更着急为了,可她也不好再继续往下问,若芳明显是很排斥的。  姚若雪这才知道是自己太心急了,姚若芳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在经历过那种事情之后多少有点难为情的,她大了妹妹那么多,也只能起到关心的作用,她的心结也只能同龄人解。  就像她,心里话也只想对陆七说,因为她们是多年的闺蜜,在不少事情上观点也一样,所以谈话一点儿也不费力,姚若芳同样需要一个这样的朋友。  这个时候姚若芳手机响了,她生怕被姚若雪看了去,将手机从沙发里抢在手上,然后眼神闪躲的道,“姐,我先去把东西放进冰箱了,你一路过来累了,先喝口水休息会。”  姚若雪沉沉叹了口气,她一定要想个办法先打开若芳的心结,不然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的。  小丫头自尊心太强,她能理解,当年她十八岁的时候可不是和若芳一样么!  姚若芳将姐姐买来的东西拿去厨房,看到姚若雪在喝茶她这才敢将手机拿出来,弹出一条短信。  ‘小东西,今天你的味道不错,在家等着,下午我再来看你。’  这条短信看得姚若芳心颤,下午?  他们刚刚才做过,不过分开才几十分钟,那个男人就把持不住了么,为什么他会有这么好的精神?她仅仅做了一次就已经腿软了啊,完全没有力气再伺候他了。  ‘今天不行,我姐姐来了。’  姚若芳快速回了一条。  很久之后她都没有收到回信,还以为沈辰旭是罢休了,毕竟姚若雪在这儿,他也不方便对自己胡作非为。  姚若雪坐了一会儿接了个电话,她叮嘱妹妹几句便离开了,好像是早早在哪里玩儿,需要她现在过去接孩子。  姚若芳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沈辰旭的短信如幽魂一般再次发到了她的手机上。  ‘宝贝儿,我在楼下,是你下来,还是我上去?’  他改了称呼,是宝贝儿!  这个称呼看得姚若芳一阵肉麻,她能想象出沈辰旭那样的男人这么称呼自己是怎样一种情形,除了肉麻,应该还是肉麻吧。  没想到一向冷冽的他,竟然也有这般举动。  ------题外话------  醉三果《宠婚:狼夫调妻有道》  【霸道强势男vs双重性格女,双处双洁,绝宠】  桐城所有人都知道,封家和林家斗了二十年。  在封家再也斗不过时,封家女儿躺在了薄家太子爷的床上。  一朝醒来,封沁沁发现自己被卖了。  呵,既然父亲这么过分,她为什么要让他得逞。  “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封沁沁扬起小小的脸,看着男人毫不畏惧。  男人掀眸,勾唇一下,祸国殃民。  “理由。”  “我身娇体软易扑倒!”  本是一段毫无感情的交易,封沁沁没有想到却得到了盛世豪宠。  她直呼:嗯哼,命太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