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70 谁都看得出来她放不下慕少

370 谁都看得出来她放不下慕少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561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4
    姚若芳干脆装傻,她想好了,等下沈辰旭过来她就装作不在,无论他怎么叫门都不开。  她真的这么干了,不多时也如姚若芳所料,外面真的响起了如魔咒般的门铃声。  她知道,是沈辰旭来了。  姚若芳回了卧室,故意装作听不见,可那门铃声却一阵高过一阵,也不知道是这个房子的隔音效果不好,还是她的心理作用,门铃声一直都在响。  紧接着,她收到了一条短信。  ‘跟我玩儿是吧,再不开门我就把左右邻居都叫来,告诉他们,我们小两口吵架了,我请警察过来。’  沈辰旭的意思是如果她再不开门就会把他们的事闹得人尽皆知。  到时候他的未婚妻知道了,姚若芳肯定是没好日子过的。  看到这条短信的姚若芳哪里还敢故意装蒜,赶紧起身去开了门。  沈辰旭在她开门的瞬间挤进来,又将门猛的关上。  这间公寓比较宽敞,家里被姚若芳收拾得一尘不染,虽然装修算不上特别奢华,看上去倒也挺舒服。  看来找一个会打理家的妻子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少每天回来看到这么整洁干净的家会心情好。  想到此,沈辰旭不由愣了下,以为自己刚才是脑抽了,竟然想让她做自己的妻子。  “你现在胆子大了,竟然连我的话都敢不听?”沈辰旭一进来就阴沉着个脸,姚若芳吓得缩了缩脖子,他的一句话让她无从辩解。  男人一把扣住她的腰身,高大的身形渐渐贴近她,她身上的沐浴露香味清香醉人,闻惯了香水味的沈辰旭倒是觉得别有一番风味。  “怎么,就这么不想见到我,还是怕见到我,嗯?”男人尾音上扬,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姚若芳脸色蓦然煞白。  她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让这个男人动气了,以他的身份,应该是没有女人敢这般对他的吧。  姚若芳被男人逼退到墙角,无奈和他对视,“大少,我……这里姐姐随时回来,我怕……”  “呵。”男人只是阴冷的笑了声,全然是对她这番解释的讽刺。  “怕什么,难道还怕我吃了你不成?”说到这儿,沈辰旭邪肆的挑了下眉,他一根手指抚着下巴,“唔,不过你这么美味,我倒真是有点把持不住了。”  男人近距离的瞧着她,越发让姚若芳紧张不已,连说话都在打颤,“不不不,大少,我,我那个有点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  “身体……不舒服。”  她也确实不太舒服,中午的时候本就被这个男人狠狠的折腾了一番,她的伤势还未完全恢复,根本不能做过激的运动,否则伤口也是要裂开发炎的。  这些姚若芳也和沈辰旭说过,可这个男人说,他会注意。  每一次的前面还好,到了后面他就将她受伤的事忘到九霄云外了,使劲的折腾她,她这样的小身板哪里够他折腾的。  “那这样,我们就来一次,一会儿就休息,嗯?”  姚若芳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从来都只有这个男人把她捏圆搓扁的份儿,她却毫无办法。  事后,两人在沙发里喘着粗气看着彼此,姚若芳脸色潮红,她双眸瞪得老圆,那是对沈辰旭的憎恨,男人看得清清楚楚。  但是他不在乎,左右不过是个女人,恨也罢,喜欢也好,反正他就是对她的身体感兴趣,做着舒服便留着而已。  男人手指抚平她皱起的眉心,“你还是这样比较好看。”  姚若芳别过脸,不愿自己的目光和他对视。  她心里的恨并非两句言语可以说明的,这样的关系,这样的生活她真是厌烦透了。  沈辰旭也不逗她,满足后的男人通常都是最好说话的,就像现在,男人体贴的帮她把地上散落的衣服拿过来,语气带着一丝柔和,“穿好衣服,今天就先放过你。”  他虽然满足,但并未尽兴,谁让她味道太美,怎么尝都尝不够呢。  姚若芳将衣服一一穿好,她从沙发里起来的时候差点从上面滚下来,还好沈辰旭及时扶住了她,“怎么搞的,莫不是我功夫太好,把你都折腾晕了?”  姚若芳白了他一眼,懒得理她。  而她这幅娇媚又带着生气的样子实在是可爱极了,也让沈辰旭觉得养眼。  女孩子嘛,还是要稍稍有点脾气的,但是在他这里脾气不能太过分,就像姚若芳这样的最好,娇嗔的时候简直让他爱不释手。  姚若芳本以为沈辰旭满足完就该走了,毕竟每次都是这样,他们相处的这些日子,这个男人很少在她这里留一个晚上的,若是留了一个晚上也是变着法子折腾她。  洗完澡出来,姚若芳见男人端正的坐在客厅里看杂志,她走过去没好气的道,“你赶快走吧,一会儿我姐姐要回来了。”  男人连头也没抬,轻描淡写的道,“她回来就回来呗,怕什么,反正我们又不是没做过。”  “沈辰旭,你一定要这么逼我么?”  这话听得沈辰旭不高兴了,他突然抬眼,目光犀利中带着一丝玩味,“那你这两天有没有想我?”  姚若芳惊愕的看着他,没想到沈辰旭会问她这么句话。  她一时吓傻了,竟不知如何是好。  “嗯,没想?”他虽然语气平平,却不怒自威了。  姚若芳哪里还敢说不,赶紧道,“有,有的。”  “呵。”沈辰旭笑了一声,他站起身走过去,微凉的手指挑起女孩儿的下颌,觉得她害羞的样子美极了,“这可是你说的,想我了,那么我们就来好好的享受几次,免得我这一走,你又得想我,让别的男人解决可怎么好?”  姚若芳算是明白了,这个男人说话就跟放屁一样,她才刚刚满足了他,他又要来。  她可真是傻,以为只要顺从了他,他便会放过自己,没想到,他依然变着法折磨着她。  男人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去了卧室,“这一次我们去床上,你会比较舒服。”  姚若芳无力反抗,只能任由他抱着自己轻飘飘的身子往卧室走。  她能怎么办,只能继续忍气吞声,否则惹怒了他,痛苦的是她自己。  男人把她轻放到床上,正要去吻她,这个时候手机却响了。  他本不想接,可就是他这么一下子走神让床上的女人机灵的溜到了另一边,人已经在开始穿鞋了。  男人看到她这般倒是笑了。  “我去给你泡茶,你接电话吧,说不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找你。”姚若芳闪得飞快,没两秒钟卧室里就不见了人影。  沈辰旭按下通话键,里面传来沈立明的咆哮声,“你去哪里了,说好了今天和林家父母见面的,赶紧的给我回来!”  “我在外面见客户,要晚上才有空。”  “我不管你见什么狗屁客户,赶紧回来,你爷爷……”  沈立明的话还没说完,沈辰旭烦躁的把手机挂断了,也顺便关了机。  他还是第一次挂了父亲的电话,自从出了沈辰皓这档子事儿,许多事情他已经没有再和父亲狼狈为奸。  他也是人,也有自己的思想,更有自己的追求,此刻他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安静一会儿也不行么?  不多时姚若芳给他端来一杯热气腾腾的茶,虽然小妮子脸上的表情满是不情愿,但这个举动还是触动了沈辰旭的心弦。  爽完后来杯上好的热茶,那是多好的惬意呵。  “谢谢。”男人接过茶水喝了口,捏了把她的小脸。  好事被打断,看在姚若芳这么乖的份上,沈辰旭也准备暂时饶过她。  “你公司有事吧?”姚若芳问。  这丫头是想着法赶他走呢。  她越是这样,他越是不想走。  明天他要去国外出差一段时间,可能好些日子都见不着她了,今天可得好好和她磨蹭磨蹭。  男人将她搂了过来,低声在她耳旁道,“我肚子有点饿了。”  姚若芳不知道他的这个‘饿’到底是指的那方面,一时间也不敢乱回答,天知道这个男人有多邪恶,她和这个男人的第一次,他就说肚子饿,结果他想吃的却是她。  从那以后姚若芳便知道了,所谓的‘饿’在男人嘴里不光是指吃饭。  “那个,茶还合口味么,要不然我重新给你去换茶叶?”  她故意装作没听见,转移话题。  沈辰旭捏着她的脸,“我想吃你做的饭。”  “那,那我去做。”  听他这么说,姚若芳赶紧道,很不得立马从男人怀里挣脱出来。  她就希望这顿饭吃完后,他能尽快的走,一会儿她还要给姐姐准备晚饭呢,两人碰到就尴尬了。  姚若芳平时在家是干惯了这些活的,她出了卧室就找了围裙系在身上,然后从冰箱里拿出食材,好在这里应有尽有,做几个菜是不难的。  也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姚若芳就挑了一些家常的菜,而她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  把洗好的菜一一切好装入盘中,姚若芳刚开了火,身子就被人从身后抱住。  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她敏感的耳旁散开,“你这么能干,我倒是有些舍不得你了,结婚后,我们还能维持这种关系吗?”  结婚后?  姚若芳沾着肉沫的手一顿,不知该如何回答男人这个问题。  这个男人真是太恶劣了,竟然在结婚后还想和她维持这种关系,那到时候她算什么,岂不是人人都唾弃的第三者?  “大少,我得炒菜了,您出去吧,这里油烟味重。”  “我说的是真的。”男人说着,牙齿在她耳垂边缘细细碎碎的咬着,似是很贪恋她身上的味道,他深呼吸闻了两下,将头埋在她温热的颈间。  姚若芳被他的这番举动弄得颤抖不已,她只好先把火关了。  沈辰旭这两天也确实够烦的,但每次见到她都能平复心里的那口气。  见她许久没说话,沈辰旭不悦的道,“怎么,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这是她愿不愿意的么,还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只是,她真的不想被人知道这事。  而且,她确实不愿意!  也不知道处于什么心里,或许被他欺负的太久,兔子急了都会咬人呢!  “大少,有时候您该换位思考一下,我才十八岁,你不该考虑一下我的感受么,以后我还要嫁人,让人知道了我曾经做过你的情妇,还有哪个男人敢要我?”  “你说什么?”这话一出,男人咬牙切齿的问。  她竟然还想着嫁人?  他倒要看看,他沈辰旭的女人谁敢动!  “我说的都是事实,如果继续这样的话,我这辈子就毁了!”  呵!  她这么说让沈辰旭更加恼火了,将她一把拽了过来,再一次在厨房里要了她。  姚若芳真是被他折腾的惨了,她累趴在地,甚至连说句话的力气都没有。  男人却依然精神焕发,他掐住她的下颌,恶狠狠的警告,“给我记清楚了,只要我沈辰旭不想放手,别的男人休想要你。”  姚若芳这才发觉是自己异想天开了,在这个男人眼里根本就没有怜悯,更没有道理可讲,他说的话就是圣旨。  跪在地上的女人惊恐的看着如同魔鬼般的他,双腿打颤。  “怕了么?”男人细细描绘着她小巧而红润的脸蛋儿,“怕了就好好的给我记记清楚,下次再惹怒了我,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会做什么。”  这话说完沈辰旭便穿好衣服走了,直到他离开了很久姚若芳都没有从这场疼痛的感觉中回过神来。  她才十八岁啊,人生才刚刚开始,难不成以后的日子都要在这种担心受怕中度过?  *  这天晚上,权玉蓉趁大伙都不在她独自去了老爷子的书房。  老爷子喜欢喝她泡的茶,过去的时候,权玉蓉特意亲自泡好了茶水送去。  书房里,老爷子拿着一幅字画在鉴赏,看到她,朝女孩儿招手,“玉蓉啊,过来看爷爷新得的这幅字画怎么样?”  权玉蓉哪里懂这些,她一向就喜欢胭脂水粉和金银珠宝,字画她从来都没有兴趣,即便跟在老爷子身边这么多年,她看得也多,可从未深一步的接触这些东西。  “爷爷,都这么晚了您怎么还在这里,喝点茶吧。”  老爷子小心翼翼的收好字画,接过她手里的茶水喝了一口,赞叹道,“嗯,不错,还是你泡的茶最香。”  “爷爷只要不嫌弃就好。”  “说的什么话,爷爷我心疼你还来不及呢。”老爷子示意她在对面坐下,开口道,“还有一个星期就是你和阿峰的婚礼了,怎么样,一切都准备好了么?”  “都差不多了,就是,到时候我不知道礼服合不合身。”权玉蓉这样说,明显是在试探老爷子那件婚纱的事。  老爷子闻言抬手拍了一下前额,“你瞧我这记性,你不提啊我差点忘了这事了,你的婚纱,我得让老管家问问他们的婚纱做的怎么样了。”  “没事的爷爷,只要不耽误结婚,都成。”  “那行,你回去休息吧,爷爷啊明天一早告诉你消息。”  “好,爷爷您也早点休息。”  权玉蓉转过身的瞬间立马冷了脸,抿着唇走了出去。  该死的,是在故意玩弄她么,别以为她是傻子,老爷子刚才的那举动傻子都看得出来是在糊弄她。  那么婚纱的定制是有问题,还是出了什么别的差错?亦或者,老爷子反悔了?  权玉蓉想应该不至于吧,一件婚纱而已,能要多少钱,权家不可能连这个钱都拿不出来,况且她穿得漂亮大气,权家人的脸上也有光啊。  刚走出书房,权玉蓉猛然看到叶子晴朝这边走来,她狐疑的拧了下眉,莫不是这么晚了爷爷还找她?  权玉蓉躲在另一个转角处,眼看叶子晴进了老爷子书房她才出来,然后见四周没人,她走过去贴着门板听。  两人的说话声虽然不是特别清楚,但隐约也能听个大概。  “叶子。”看到她来,老爷子热情的拉过孙女的手,示意她坐过来。  叶子晴走过去问,“爷爷,您找我。”  “你和嘉伟的婚事将近,爷爷也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你,房子车子这些都是身外之物,爷爷也给你留了些,不过,我倒是觉得我宝贝孙女貌美如花,这场婚礼怎么着也该好好办办。”  叶子晴三年前和慕昀峰的那场婚礼办得比较匆忙,这一直是老爷子最内疚,最亏欠她的地方,所以这次婚礼怎么都不能简单的办了。  “爷爷,不就是结婚么,你也知道,我不想弄得人尽皆知。”  她现在身份不同了,如果让媒体拍到举行婚礼,免不了又要上热搜,到时候她怀孕的消息传出又牵连到之前和慕昀峰离婚的事,肯定会遭到某些辱骂,说她离婚不久就结婚了,恨嫁。  “你放心,担心的事情爷爷都替你安排好了,能参加婚礼的人你放一百个心,也不会有媒体的。”老爷子说到这儿顿了下道,“爷爷找人给你定制了婚纱,倒是我的小叶子穿上一定好看,本来是想给权玉蓉定做的,她没这个福气,便你结婚的时候穿着吧。”  站在门外的权玉蓉怎么都不敢相信,并不是老爷子故意糊弄她,而是压根没想过给她一件好的婚纱。  她气得想踹门而进问问清楚,却在抬脚的瞬间又清醒了过来,她不能冲动,毕竟她是老爷子领养的孩子,比不上真正的孙女。  好啊,利用完她就像一脚踹了,完全不拿她当一回事了么,她这么多年的辛苦,这么多年的陪伴算是白费了。  老不死的,你敢玩我,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权玉蓉气冲冲的走了,里面的谈话还在继续。  老爷子叹了口气,“玉蓉那孩子到底不是亲生的,爷爷啊,对她也够好了,所以,这些算是爷爷对你的补偿。”  “爷爷,我不能要。”  那件婚纱当初是给权玉蓉定制的,老爷子已经让人改了风格,依照叶子晴的身形设计,而上面准备镶的钻石也换成了粉色,他是无意中听说叶子晴喜欢粉色钻石。  所以,这件婚纱和权玉蓉是无关的,叶子晴和佟嘉伟的婚礼在下个月,按照时间上来算,制作出来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爷爷也不知道送什么给你,我们权家就你一个丫头,无论如何也不能亏待了去。”老爷子握着她的手,眼里满是疼惜,“孩子,爷爷让你受苦了。”  叶子晴听说过,纯手工婚纱制作的工作繁琐,如果是大师设计,价钱更是不菲,不就是结婚么,叶子晴觉得没必要那么铺张浪费。  “爷爷,我没有受苦,其实……”  “听爷爷的没错,这样我们也不会让佟家人看轻了去,你以后嫁过去日子也能好过些。”  老爷子都这么说了,叶子晴也不好继续拒绝下去,权玉蓉那个心机婊就喜欢装模作样,何不用这件事情打击打击她,让她看看清楚,自己在权家有没有那么重要。  “谢谢爷爷。”  一直听说权家老爷子性格固执不讨喜,叶子晴倒是觉得,着老爷子除了偶尔和孩子一样有些任性以外,很会为后辈们着想。  和叶子晴聊完,老管家进来对老爷子道,“老爷子,刚才您和小姐谈话,玉蓉小姐站在外面听了许久,估计已经……”  “随她去,也该是时候让她拎拎清楚,以前是我太惯着她了,竟然不把我孙子放在眼里。”  老管家跟着帮腔,他早就看不惯权玉蓉了,从来不认清自己的身份,还指使他做这个做那个,“是啊,这玉蓉小姐或许是没弄明白,虽然您宠着她惯着她,可好歹权二少也是您疼在手心里的孙子,她这般不看重,也确实过分了。”  这举止完全就是在利用权绍峰,他们权家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就权绍峰那傻小子心甘情愿被她骗。  如果她是真心爱阿峰,亦或者爱不爱都没有关系,能对阿峰好一点都行,老爷子便也不计较她能不能生育这回事,大不了再等个几十年,老四家的儿子也就长大了,到时候就不相信娶了媳妇也生不出来。  当然,这都是老爷子安抚自己的一个理由,他想抱重孙都快想疯了,特别是看到沈家的那位老头,偶尔带着重孙过来串门,可不是羡慕死他了么。  这天佟嘉伟带着叶子晴去见了父母,婚期将近,其实早该见见他的双亲的。  一路上叶子晴比较紧张,而这种紧张来源于她从未见过佟嘉伟的父母,不知道他们的心性,好不好相处。  以前和慕昀峰在一起,慕夫人和慕董事长是看着她长大的,叶子晴很是随意,而此时,好像什么都不一样了。  到了相约的会所,佟嘉伟的父母一早就在那儿等了,还有个小不点,看到佟嘉伟就扑过来,甜甜的喊,“舅舅!”  这个孩子大约五六岁的样子,是个男孩,长得很是帅气。  佟嘉伟显然没料到父母会带着孩子来,他有些生气的看着父母。  佟母解释,“带橙橙的保姆请假了,我,我就帮你姐姐带一下。”  为了避免尴尬,佟夫人看向叶子晴,“这位就是叶子吧,快过来坐吧。”  佟夫人倒是很客气,面目慈善,不像是那种恶婆婆,而佟先生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气质和佟嘉伟差不多,斯斯文文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很好说话。  叶子晴对他们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她礼貌的称呼,“叔叔阿姨好。”  小不点在佟嘉伟那里贴了冷屁股,只好回到外婆这里来,佟夫人摸了下孩子的头,“叫人啊橙橙。”  “阿姨好。”  “她是你未来的舅妈,以后就叫舅妈。”佟嘉伟冷冷的开口,看得出来他对这个孩子并不是很喜欢。  叶子晴也不清楚他们家的关系,她不知道有孩子来,所以一时也没有准备,临时包了一个红包给孩子,“橙橙乖,算是见面礼。”  小家伙不知道该不该收,还是佟夫人在他耳旁说了几句,橙橙这才畏畏缩缩的收下,且低低的说了句,“谢谢舅妈。”  “不客气。”  佟夫人招呼叶子晴坐下,夫妻二人也给叶子晴包了一个大红包,算是给未来媳妇的见面礼。  这个红包叶子晴必须收,算是答应了她和佟嘉伟的婚事。  “谢谢叔叔阿姨。”  “客气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只要你和嘉伟能好好的,我们也开心。”  叶子晴没想到见家长会这么顺利,原本以为她离过婚,未来的婆婆多少会对她有些看法,却是她多心了。  佟嘉伟一早就说过,他父母是很开明的人,不会介意她的过去,其实这样的态度应该是在情理之中的。  倒是佟嘉伟,一向在她身边口才不错的他今天反而沉默了,像是个局外人。  聊了会,佟夫人大概也察觉到儿子的不开心,便对叶子晴开口道,“好了,你现在有孕在身,也不方便在人多的地方待着,让嘉伟陪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好,那我们就告辞了,叔叔阿姨再见。”  一起下电梯上了车,叶子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佟嘉伟的情绪比之前在包房里开朗多了,看到她松口气的样子,打趣道,“就这点出息,还吓着了啊!”  “我一直以为父母都是严肃的,和他们说话也小心翼翼。”  最主要的是她离过婚,现在又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嫁进他们家,对方有点膈应也是正常的。  “对了,我怎么瞧着你好像不是很喜欢你外甥啊。”  “没有啊,我就觉得我妈太惯着孩子呢。”  叶子晴倒是没觉得有什么,那孩子乖着呢。  “你是太严肃了吧,他才多大啊,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还有个姐姐呢。”  他是佟家的小孙子,佟老爷子捧在手心里的人,佟父佟母兄弟姐妹倒是不少,佟老爷子的孙子也多,不过佟父佟母就他们就佟嘉伟一个儿子,这个叶子晴是知道的。  “你没问,我也就没说,我姐姐一直在国外,常年不见人影,没什么好说的。”  “哦,这样啊。”  见他没有想说的欲望,叶子晴也不再问,而且他这幅样子,应该是和姐姐的关系不怎么好吧。  豪门恩怨,其实也不奇怪。  把她送到大院佟嘉伟便回去了,并没有多留。  也就在这时叶子晴收到了慕昀峰的信息,没有只字片语,只有一张照片,是他坐在江边护栏上的照片。  这几个晚上,慕昀峰几乎天天都会去那里,也会发照片给叶子晴,而叶子晴从来都是选的忽略,甚至连信息也懒得和他回。  今天同样的叶子晴也懒得理,不多时苏画却打电话过来告诉他,慕昀峰因为喝醉了酒,坐在护栏上不小心掉到江里去了。  叶子晴一接到这个电话立马就慌了,她顾不得自己怀孕三个月,独自开车下山去了江边。  好在慕昀峰会游泳,也不至于醉得太厉害,这个时候江边也有不少人散步,见义勇为的人还是不少,没一会儿的功夫慕昀峰便被人从江水里捞了起来。  叶子晴赶到的时候,慕昀峰已经被人送去了酒店,她和苏画也跟着过去。  推开门,慕昀峰酒意已经醒了大半,全身上下只用一条白色的浴巾包裹,秀出健硕的身材。  苏画不方便留在这儿,“叶子姐,我在外面等你,放心,没有记者跟过来,我都处理好了。”  “嗯。”  房门被关上,偌大的房间里只剩慕昀峰和叶子晴两人,男人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笑意融融的望着怒气冲冲的叶子晴。  他就喜欢她这个样子,真性情,该生气便生气,开心的时候开心,以前不觉得,现在倒是觉得这种气质难能可贵,放眼整个豪门圈,哪个千金小姐不是装模作样,即便不高兴也装的开心。  只有叶子晴最接地气,即便回到权家做了千金小姐,依然改不了她实在的个性。  “你这是做什么,好玩儿么?”叶子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为什么她觉得慕昀峰变得这么幼稚了呢!  慕昀峰扔下手里的毛巾,此时他能看到她,特别是看到她生气他心里是无比的兴奋,因为那就说明,“叶子,我就知道你还是关心我的。”  “关心你?”叶子晴瞪了他一眼,“我只不过关心你死在我们以前经常去的地方污染了环境。”  咳!  慕昀峰无谓的耸耸肩,知道她是说的气话,她一向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若不是真的被逼急了,也不会骂他来着。  “慕哥哥,我不明白你到底什么意思,故意让我不好过么?”  “我就是想能多见见你。”  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真是可笑极了。  叶子晴干脆找个地方坐下来,她目光极淡的朝男人看了眼,“那你现在见到了,有什么话就快说吧。”  他天天晚上都去江边,可不就是为了吸引她过去么,可当年的事情再怎么美好他们也回不到过去了!  慕昀峰走过去坐在她身边,他低低在叶子晴耳旁道,“让哥哥我抱你一会好不好?”  “抱一会儿了怎样呢,接下来是不是上床?”  “叶子!”慕昀峰有些恼了,“我没有那么想,也没有那么龌龊。”  叶子晴眯了眯眼,动了气,“你没有,你都做了,怎么啊,还不想承认是不是,你明知道我和佟嘉伟马上就要结婚了,你每天晚上还给我发信息,你是嫌我太清闲是不是,万一你的短信被佟嘉伟看到了,他会怎么想。”  “你就那么在乎他吗,都不顾我们之前的情分了?”  “慕昀峰,你搞搞清楚,是你不待见我,不稀罕我的,现在有个男人稀罕我了,怎么着,你心里不舒坦了,是不是以为我叶子晴这辈子就该被你踩在脚底下,心甘情愿的为你付出?”  “不是!”慕昀峰气得脸都白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每一次见面,叶子晴都会说些话来气他。  而他,也每一次都弄得手足无措,想好好的和她谈一次都成了奢望。  “不管是不是,我希望慕哥哥你能振作起来,以后不要玩这些小儿科的游戏了,到时候新闻上写,慕家的大少爷殉情自杀就不好玩儿了。”叶子晴说完准备走了,她又想是想到什么,转过身来道,“慕哥哥,没有人会悼念过去的一切的,特别是我,因为过去对我来说是噩梦,你说,噩梦会有人愿意想起么?”  她把他们三年的婚姻当成了噩梦,这句话是对慕昀峰最大的伤害。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他偷偷在她牛奶里放了三年的避孕药,可不就是禽兽不如么。  “叶子,我当初真的是……”  三年前一开始结婚的时候他确实没想过要孩子,可听叶子晴念叨又不忍心拒绝,只能用这种办法,后来,也就成了一种习惯了。  “我结婚的那天你来吧,今天算是我来邀请你的。”叶子晴并不想和他多聊下去,关上门走了。  慕昀峰浑身冰凉,房间里瞬间恢复冷清,他瘫软在大床上。  死缠烂打为什么对叶子晴没有用,当年她可不就是用这招追到的自己么?  然而,他不明白的是,叶子晴这一次确实有点心软了。  她心心念念追逐了那么多年,慕昀峰好像是真的爱上她了。  从酒店出来,她戴好口罩去了地下车库,苏画在那里等她。  大晚上的出门,她人身安全和孩子最重要,也只能用这种办法遮掩自己。  上了车叶子晴心不在焉,外面璀璨的灯光落在她白净的脸上炫彩极了。  “叶子姐,你和慕少聊得不愉快么?”  叶子晴却是问,“你怎么知道他跳江的?”  “我这几天都有派人跟着慕少,叶子姐,我也是怕闹出人命啊,慕少每天都喝醉了去哪里,很不安全的。”  叶子晴哪里不知道这丫头的小心思,她苦涩的笑了声,“怎么,连你也看得出来我还在乎他是不是?”  “叶子姐……”  “你倒是看得透彻。”叶子晴大方的承认。  怎么说都是几十年的情感,哪里可能这么快忘怀,可不能忘却不代表就该和他在一起,她始终相信时间是最好的创伤药,只要佟嘉伟一直对她好,一直体贴她,叶子晴想,这样的男人她也会爱上的。  只是现在,她还有点喘不过气来,若不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不会这么快和佟嘉伟结婚。  想到佟嘉伟,叶子晴拿出手机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我在西街的东华酒店,睡不着,你能过来陪我么?’  长夜漫漫,她也是时候接受别的男人了。  ------题外话------  今天这章,亲爱的们谁看出了什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