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71 别样的新婚夜

371 别样的新婚夜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579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4
    收到短信的佟嘉伟正在家里和父母商量着事情,看到叶子晴发来的短信,他从匆匆忙忙就要走。  佟母见儿子起身要走,开口道,“都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你外甥刚回来,多陪陪他!”  佟嘉伟一贯温润的脸上染上一丝怒气,“妈,当初我们可是说好的,你们现在这样算什么,故意来破坏我的幸福么?”  “嘉伟,你怎么能这么和你妈说话!”佟父斥责。  佟嘉伟阴冷的笑了声,“你们要我怎么说话呢,当初都是你们……”  佟母生怕儿子和丈夫起冲突吵到小外孙休息,赶紧道,“好好好,都是我们,我们的错,可孩子是无辜的,嘉伟,你以后别那么对橙橙行么,孩子怪可怜的。”  “舅舅,外婆外公你们别吵了,都是橙橙不好,橙橙惹你们不高兴了。”一道萌萌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过来,带着一丝委屈,让客厅里的几个大人停止了争吵。  橙橙穿着一套家居服站在楼梯口,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看样子真是他们的争吵惊醒了小家伙。  佟母心疼孩子,看到外孙小身板孤零零的站在那儿,心都要碎了,她走过去将孩子抱了过来,手掌摸着他的头,“橙橙,你怎么出来了啊,没事,外公外婆就是和你舅舅说话呢。”  橙橙却是看向了佟嘉伟,舅舅那副样子可真是令他害怕呢,他从小就怕舅舅,也在舅舅面前表现得很乖巧,奈何舅舅好像一直不怎么喜欢他。  小家伙有点自卑了。  “舅舅!”他怯怯的喊了声,怕怕的。  看到这孩子,听着他刚才的这番话,佟嘉伟的心莫名的软了下,他把外甥抱起来,“橙橙,这里不适合你,明天舅舅把你送到你妈那里去。”  “嘉伟!”佟母一听顿时急了。  他们才刚见着小外孙,这孩子也听话,怎么能这么快送到女儿那里去?  小家伙听了不由悲伤起来,委屈的问,“舅舅,橙橙真的很讨人厌么?”  “不是,而是外公外婆他们都老了,带你很吃力的,他们身体又不好,橙橙是乖孩子,应该舍不得外公外婆受苦吧。”  “可是橙橙很听话啊,外公外婆说了,很喜欢橙橙待在这里的。”  佟母听着孩子这话简直要命,“嘉伟,你干嘛要对孩子这样?”  “这事就这么定了,在我和叶子结婚之前,他必须离开这里。”  看到舅舅生气,橙橙缩了缩脖子,“舅舅别生气,橙橙听你话就是了。”  佟嘉伟把他放了下来,小家伙只是看了眼外公外婆,然后乖乖的上楼睡觉,谁也不知道那抹小身影背后隐藏着多大的痛苦和心酸。  孩子走后,佟母忍不住伤心的哭了起来,“嘉伟,你……”  “爸妈我已经仁至义尽了,希望你们不要逼我。”  佟父拉住了意欲说话的佟母,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原本这事也是他们的错,不该把孩子从佟嘉伟姐姐那里带来的。  现在女儿也想孩子了,几乎每天都打电话过来问,送回去也好。  佟嘉伟迅速离开了佟家,直接去了叶子晴所在的酒店。  佟母哭的越发伤心了,她舍不得小外孙,奈何儿子又不肯留下孩子,这真是要她的命啊。  这种心痛,她只能和佟父说,希望他可以想想办法,“不,我不能把橙橙送回去,老佟,橙橙是我们的命啊。”  “你舍不得又能怎么办,孩子跟着妈妈总归是好些的。”  佟母似乎什么都听不进去,小外孙那么乖,她不明白,到底是碍着谁了,“老佟……你说我们怎么就这么命苦。”  佟父何尝不觉得心痛,可男人的忍耐心到底要比女人好些,他宽慰妻子,“我瞧着叶子晴那丫头还不错,和嘉伟感情也好,我们不要再操心了。”  她何尝不知道,把孩子带来是件危险的事,毕竟儿子大婚在即,又找到了一个心仪的女人,应该是皆大欢喜才是。  但事情就是凑巧啊,他们也是这个时间才找到女儿的孩子,所以就想把孩子留着多住些日子。  大约半个小时的功夫,佟嘉伟就到了叶子晴所在的酒店,叶子晴刚刚洗完澡出来便听到了门铃声。  她穿着浴袍跑过去开门,看到站在门外的男人,倒是在意料之外,“来得怎么快?”  佟家到这里有四十分钟的路程,这男人是飞过来的么?  “如果不是今天家里有事,我送你回去后本该陪着你的。”佟嘉伟两手就没空着,买了不少东西,“怎么回事,你不是在大院么,怎么跑来酒店睡了?”  “你走后苏画约我出来谈点事情,觉得太晚了就没回去。”  “我给你带了最喜欢的水果和热粥,一会儿我给你去弄个小拼盘,你先把粥喝了。”  叶子晴只是笑了笑,他的体贴她像是已经习惯,若是以前她还会对这个男人客气,可转念一想,他们已经要结婚了,某些好她也应该受着。  和慕昀峰闹腾了大半晚,叶子晴倒真是有点饿了,这碗热粥正好填补她空虚的胃,她打开用勺子搅拌了一下,然后尝了几口很不错,喝下去胃里暖暖的。  佟嘉伟已经将买来的水果放在桌上切了,叶子晴瞧着在忙碌给自己切水果的男人,嘴角浅浅的扬了扬,这种生活曾经也是她和慕昀峰结婚后幻想的,那时候和慕昀峰突然结婚,她那颗心有多兴奋,有多期待,又有多珍惜,恐怕无人能知。  这三年她一直在努力做一个好妻子,没想到无论她做多少都是枉然的,丈夫不爱她,从来就不爱,并不是她将妻子的角色演绎的多好就能得到丈夫的心的。  所以和慕昀峰复合,这事她真的想都没想过,离婚一身轻,这才是叶子晴此刻的心境。  “今天的粥合胃口吗?”佟嘉伟转过身来看她,叶子晴盯着他的目光未来得及收回,两人撞了个正着。  女人仓皇的低下头,装作在喝粥的样子,“挺好的,味道不错。”  佟嘉伟心情似乎不错,他刚才看得清清楚楚,这丫头好像在偷看自己。  看来他是慢慢的开始渗入她的心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她应该会喜欢自己的。  叶子晴喝了大半碗粥,差不多也抱了,而这个时候佟嘉伟的水果拼盘也准备好,并且体贴的送到叶子晴面前。  “吃点水果,助消化。”  叶子晴随便挑起一块吃了口,而后将身体往佟嘉伟身边那边倒去,她深吸口气,下决心抱住男人,闭着眼在他耳旁开口道,,“要不,今晚你就别走了吧。”  她真的很害怕,一旦佟嘉伟没在身边自己就会心软。  其实她是可以把手机关机,也可以把慕昀峰这个人从手机里除名的,可是叶子晴并没有这么做,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已经下定决心和佟嘉伟在一起,她却还每天心安理得的接受慕昀峰的短信问候,偶尔还有电话。  她觉得有点对不住这个男人!  这个时候的叶子晴想起了她和慕昀峰小时候的美好,那时候她天天追着他跑,觉得他们三个人中就慕昀峰比较好说话,所以两人也就走的近一些。  只可惜,这种东西永远都只能成为回忆了。  佟嘉伟受宠若惊,他内心是激动的,不过还是有点意外她的突然,“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今天对我这么好?”  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叶子晴的性子佟嘉伟还是知道些的,除非是受了什么刺激,要不然这个女人对他的情感都会很被动。  他自然是高兴她这么做,但更在意她心里真正的想法。  他喜欢她,自然也尊重她。  叶子晴窝在男人怀里,这种陌生的气息让她微微有些不适,她故意忽略这种不适应,拼命压抑着自己内心真正的情感,低低道,“没什么,我就觉得反正我们都快结婚了,倒不如尽快适应夫妻生活。”  “叶子,你真的想好了?”  “嗯,下个月我们就结婚了,与其到时候紧张,倒不如现在就开始适应。”  “太好了,我等你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男人手指挑起她的下颌,作势就要去吻她。  可面对近在咫尺的这张脸,叶子晴还是没办法将这种情侣之间的亲热继续下去,在男人碰到她的唇时,她突然开口,“等等。”  佟嘉伟拧眉,愣愣的望着她。  叶子晴尴尬的咳了两声,“我,我刚刚喝那晚粥好像有点饱,肚子不太舒服,你能陪我出去走走么?”  “好,你想去哪儿?”他总是能这么理解她,包容她。  “江边。”  “大晚上的去江边做什么,冷,你怀孕了,最好别去那里。”  “我就想去哪里,现在都夏天了,晚上一点也不冷。”  她耍起了小性子,男人也没办法,只能任由着叶子晴,况且有他在,也不会出什么事。  两人穿了外套一起出去酒店,上了车,叶子晴的手覆在小腹处,在心里想着小宝贝的样子,蓦然的她也想到白天见的那个孩子,不由觉得羡慕。  佟嘉伟的外甥生的十分帅气,嘴也甜,最重要的是很乖巧,像他那么大的小男孩一般都是很调皮的,就比如说早早,比他要活泼多了。  叶子晴情不自禁的问,“嘉伟,你家外甥挺听话的,我想着我将来的孩子有那么听话就好了。”  听他提到外甥,佟嘉伟脸色一变,不过他脸上的情绪掩饰的极好,他腾出一只手握住叶子晴的,“放心,我们的孩子肯定很乖。”  “其实我很矛盾,希望孩子能活泼点,但又怕太太调皮让自己头痛,太安静了,怕他……嘉伟,我瞧着你家外甥挺怕你的,是不是平时对他太严厉了?”  其实叶子晴也是有私心的,她虽然没做过妈妈,但不希望作为一个父亲对那么小的孩子太过于严厉了,她就想拐着弯给他提个醒,让这个男人知道,将来怎么做一个父亲。  当然了,她也没资格教育他,毕竟她自己也是在实习阶段,就是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而已。  谁知男人听了却冷冷道,“孩子就不能惯着。”  叶子晴,“……”  为什么她觉得今晚的佟嘉伟好像不太一样,少了平日里的温润,多了一丝陌生的冷厉?  是她的错觉么?  或许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过于冷凝,良久,佟嘉伟开口道,“叶子,你是不知道我父母有多惯着那孩子,所以我就得严厉一点啊,要不然,他岂不是在家里无法无天了啊。”  “呵呵。”  这倒是,佟嘉伟这么说,叶子晴便释然了。  同一时间医院。  沈辰皓和姚若雪伺候完沈夫人睡下便去了隔壁房间,两人也准备休息了。  姚若雪洗完澡出来,只要闲下来她就会操心妹妹的事,对在整理被子的男人道,“阿皓,给若芳找个合适的工作吧,我怕她那样下去会得抑郁症。”  她昨天中午去看妹妹,原本是想找她聊些事的,因为得知她和沈辰旭继续往来,所以耽搁了。  “她怎么了,说的那么严重,抑郁症?”  “这你就别问了,她是女孩子,有些事情你不方便知道。”  沈辰皓想想也是,他将洗的香喷喷的妻子搂过来,“她身体不是还没好么,急什么。”  “有时候养病的方式不是休息,恰好相反,找些轻松的工作反而能忘却烦恼。”  “你说的也不错,你想让她做什么工作?”  “她学历不高,还是让她从最底层做起吧,她也不是那种眼高手低的人。”  “这个我自然明白,你的两个妹妹都和你是一样的性子,做什么事都只关心别人。”  话说到这儿,沈辰皓瞧着她瘦弱的小脸不禁觉得心疼,“若雪,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姚若雪还没客气的回他,男人目光灼灼的盯着她,手掌从她宽大的衣摆内探进去,“不如我们再生个孩子,给早早作伴,也让我妈高兴高兴?”  “没个正经。”  他们结婚后其实还没有在一起过,因为沈夫人这几天是特殊时期,早早也刚刚回沈家,很多事情都不能松懈,更何况现在在医院里,也是不方便的。  但今天晚上,沈辰皓是无法忍下去了。  曾经他幻想着自己的新婚之夜有多浪漫,不是在豪华的游轮上,就是在哪个岛屿的海景房里和新婚妻子恩爱缠绵,就是没想过在医院,如此简陋的病房里。  他们的新婚夜真是别样啊。  沈辰皓觉得有点对不住姚若雪,三年了,他让她受了那么多苦,到了今日却连个婚礼都没有给她。  “若雪,你后悔么?”男人双手撑在她身侧,突然问。  姚若雪两手勾着他的脖子,还以为是沈辰皓紧张了,毕竟之前都有传言,说这个男人不举!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看他这个样子应该是假的吧。  “说什么呢,我们历经了那么多才在一起,怎么会后悔。”  沈辰皓咬着她的手指,回想着三年前的那一晚,他怎么草草的几十分钟就结束了呢,不知道当时的姚若雪怎么想,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黑历史啊。  这一夜无疑是缠绵悱恻的,也是漫长的。  清晨,姚若雪头一次醒的比沈辰浩晚,就连早餐都是早早带着来送给她的。  “妈咪,妈咪,太阳都晒到屁股咯!”早早学着以前姚若雪叫她起床的语气,将手里的早餐在姚若雪面前晃了晃。  姚若雪浑身都疼,她沉重的抬起眼皮,看到早早坏笑的小脸,“几点了。”  “九点,粑粑说如果不是担心不吃早餐对身体不好,是不让早早打扰你的。”  九点?  天哪,她懂事以来就没有睡到过九点,除非是特殊情况。  姚若雪想用手撑着起来,奈何一动浑身的骨头都在抗议,早早见妈咪艰难的样子,笑着道,“妈咪不用着急,早餐还是热的,粑粑说了,妈咪给我造小妹妹辛苦了,所以早早不会怪妈咪的。”  姚若雪扶额,“……”  这男人又在儿子面前胡说八道了。  姚若雪扶着酸痛的腰起身,是谁说这个男人不举的,她一定要把那个人给剁了!  昨晚真是折腾死她了,这里是医院呢,也不知道注意点儿。  *  今天是周末,医院里有儿子照顾,沈立轩一大早就过来找陆七了,权奕珩识相的借口去楼下超市买东西,给他们父子谈话的空间。  “爸,吃早餐了没,要不然就在我这里吃点。”  “不了小七,我来是有事找你。”  沈立轩可舍不得女儿太辛苦,让她再给自己做一份早餐,他来的时候看到餐桌上已经收拾干净,显然她和权奕珩是吃过早餐的。  “因为我妈的事么?”陆七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沈立轩是为了什么,不过她不打算告诉他,“我真的不知道妈在哪儿,您别问了。”  “小七,你还要和我生疏么,我知道这件事是我处理的不周,太过于心急了。”  不怪沈立轩,其实要怪只能怪陆七自己,若不是她没有听劝,黄娅茹也不会逼着离开了。  太过于心急的是她,自私的也是她,从来都没有考虑到黄娅茹的处境有多尴尬,若是这件事曝光出去,黄娅茹是免不了被人骂的。  陆七庆幸的是,沈夫人并不是一个不通情达理的人,事情发生后没有找她和黄娅茹来闹就已经是万幸了。  “阿皓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小七,你让你妈回来吧,我保证这段时间不会再见她,只希望她能平平安安的就好了。”  沈立轩被这件事磨得日夜无法安睡,妻子被诊断出那样的病,医生说了,没有多少日子,做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他和沈辰皓商量了,决定不动手术,免得妻子饱受折磨,倒不如让她好好的过完剩下的日子。  要不然他早就自己去找了,何必等到问陆七。  “爸,妈的性子你应该是了解的,只怕是我知道她在哪儿,她这个时候也不愿意回来,她明白自己的处境,也再三告诫我不要破坏你的家庭,她这个人……”  陆七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了,想起黄娅茹一个人孤立无援的在外地,她的身体又不好,一个人肯定过的很辛苦。  她眼眶一热,差点当着沈立轩的面哭出来。  “我明白,她一直都很善良,这么多年了从未变过。”沈立轩叹了口气,“小七,你妈这些年不容易,我知道她带着你嫁给别的男人,就是为了掩藏你的身份,我这心里……”  他这心里比谁都痛苦,让心爱的女人受这种苦,简直枉为男人。  这辈子他不是一个好丈夫,不是一个好父亲,亦不是一个好恋人,此刻,他只希望黄娅茹能安静的安度晚年生活,即便让他这辈子不见她,他也认了。  有时候爱不一定要在一起,这种痛苦他确实无法承受,只是为了黄娅茹他必须受着。  陆七沉默着没说话,她何尝不担心母亲,看到沈立轩这个样子,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她不能说,否则黄娅茹会责怪她的,她该遵循母亲的意思。  沈立轩不忍女儿跟着痛苦,开口道,“我先回医院去了,你如果有她的消息一定要告诉我。”  “嗯。”  陆七看得出来,父亲才几天没见,看上去像是老了很多,估计是在为两个女人担心吧。  那么她到底要不要黄娅茹回来呢,就像她自己说的,即便她让母亲回来,黄娅茹也未必肯。  这事成了她的心病。  中午的时候她和权奕珩一起回去权家,过几天就是权绍峰和权玉蓉的婚礼,今天权家不少人都回来吃午饭了,估计是老爷子的意思。  权玉蓉被众人围在中间,个个都在恭喜她,只有权奕珩和陆七,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陆七心里惦记着黄娅茹,午饭还没结束便借口身体不舒服回房间休息了。  权奕珩担心她,也跟着起身过去,老爷子倒没有拦着,还叮嘱权奕珩,“好好照顾小七,我瞧着她最近都瘦了。”  老爷子的转变大家伙都看在眼里,不禁好奇起来。  这老爷子不是一直都很忌讳陆七的么,三年前她拐走了权家大少爷,又抢了权玉蓉的心上人,老爷子恨不得直接了断了她。  这下倒好,老爷子完全把她当做了自己人,真正的孙媳妇。  想来权玉蓉已经嫁给了权二少,老爷子也没辙了吧,想到这一层,大家伙倒也明白了。  只是这陆七,要身份没身份,三年了都没为权家添个一儿半女,哪里有资格做权家的当家主母啊。  以后这权家迟早都会交到权奕珩手里,那么陆七就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了。  他们不服气。  想到此便有人开口道,“老爷子,陆七弱不禁风的,总是这里痛那里痒的,将来这个家交到她手上,我看她是没那个能力打理。”  “是啊,老爷子,一顿饭吃那么点,也难怪生不出孩子。”  “而且她的出生也一般,三年前和颜家的那点事儿闹得满城风雨,我们都听说了,很多人都在背后议论,说权大少是瞎了眼,找了那么个没身份的破烂货。”  “我们权家的媳妇不说有多尊贵,至少也是干净的女人吧。”  “就是啊,老爷子,这事儿您可要拿主意。’  “……”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谈论着陆七,话说的很是难听,权玉蓉和权绍峰坐在老爷子身边,权玉蓉这个时候当然不好插话,不过她相信,老爷子一声不吭,应该也是忌讳陆七的过去。  毕竟之前他都很反对这门婚事呢,而且以陆七的身份,怎么配做权家的儿媳妇,现在她幸运嫁给了阿珩哥哥,总部能整个权家都让她管着吧。  “我倒是觉得嫂子不错,夫妻之间最重要的不是身份,也不是钱财,而是多年的感情和信任。”权绍峰实在听不下去这些人的闲言碎语,替陆七说了句话。  权玉蓉不悦的朝他看了眼,顺便还踢了他一脚。  “二少,你这话错了,门当户对,你听说过么,你哥哥和她根本就是……”  老爷子咳嗽了声,终于开口道,“好了,吃饭都堵不住你们的嘴。”  老爷子都发了话,看上去像是有点不高兴,众人也就不敢说了。  权玉蓉是越来越猜不透老爷子的心思了,从前他十分忌讳陆七这个人,今天倒是关心起她来了,她也不能生,老爷子怎么就没有怪罪呢,而且她和权绍峰才刚在一起,都没夫妻之实,哪里来的孩子。  虽然医生那么说,她生育的几率渺茫,但也不是没有啊。  午饭结束,等众人散去,权玉蓉本想亲自给老爷子泡茶,老管家却道,“玉蓉小姐别忙了,这些事情我来就好,老爷子心疼你,怕你累着,如今你又是快做新娘子的人了,更该养足了精神啊。”  权玉蓉心高气傲的睨了他一眼,她在权家最讨厌的人就是老管家,平时问爷爷的事总是闭口不提,无论她花多少心思都无处可寻,她早就想换了这个人了。  只是碍于爷爷,她是没办法,只能忍着这口气。  “管家爷爷客气了,我是看您只比我爷爷小几岁,还做这些事情有点辛苦,所以啊想帮帮您。”  “能伺候老爷子是我的福气,说不上辛苦,玉蓉小姐还是去看看婚礼还缺什么,我也好向老爷子提。”  他都这么说了,权玉蓉自然不好再坚持。  老管家把泡好的茶给老爷子送到书房,老爷子看到他问,“都走了?”  “嗯,都走了。”  “玉蓉她没闹吧。”  “没有,您就放心吧。”  老爷子喝了口茶,“我倒是不相信她能这么安分,我突然对陆七好,他们个个都意外。”  “那是他们从来没了解过老爷子您的心思,虽然您以前确实不待见陆七,可也没有多排斥,只是在面子上责难,其实您心里是觉得,陆小姐和权大少很配的。”  “你倒是知道。”老爷子算是认可了管家的话。  “权大少远离京都的三年,老爷子您是故意由着他,也培养权大少吧?”这件事在老管家心里一直是个疑问,也是最近才明白的。  以老爷子的狠戾,如果真的不赞成陆七和权奕珩在一起,那个女人早就一命呜呼了,之所以这般纵容,还不是他心里也认为陆七是个合适的人选,这么做也只不过是历练她和权奕珩。  如果他们在国外发展得不好,或者陆七弃了权奕珩而去,那么他们也就不会有未来了,换句话说,陆七能得到老爷子的认可,都是她自己辛辛苦苦努力换来的。  那个女人识大体,也有谋略,能帮助权奕珩在陌生的国度发展事业,她的功劳不小,试问这样的女人,怎么不配做女人主人了?  老爷子也跟着感叹,“想要做权家的女主人,需要历练的太多了,不让她吃点苦头怎么行。”  “老爷子您英明。”  所有人都知道老爷子不喜欢陆七,当初想着法拆散她和权奕珩,却不然这是一个机会,陆七也争气,没辜负老爷子的期望。  还是权大少有眼光,选的女人都这么强悍。  晚上陆七和权奕珩回到公寓,两人还没来得及坐下,权奕珩便接到从D市打来的电话,说黄娅茹心脏病发作,被送进当地的医院抢救了。  这种事情权奕珩没办法瞒住妻子,他说明了情况,当天晚上,权奕珩亲自开车带着陆七去了D市黄娅茹所在的医院,由于路途遥远,第二天凌晨两点才到。  黄娅茹所在的D市环境不是很好,医院条件就更不用说了,医术也比不上京都。  他们过来的时候,黄娅茹从抢救室里出来没多久,此刻一直在昏睡。  当陆七看到黄娅茹脸色苍白的躺在监护室里,浑身上下都插着管子,她的心如同刀绞一般。  如果当初不是她太任性,她能跟着妈妈一起过来这边,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她真是悔不当初!  权奕珩安抚了下妻子,带着她第一时间和这里的主治医生交流。  医生告诉他们,“我们医院的条件有限,你妈妈的情况还是带到大医院去吧,只是暂时保住了她的性命。”  “那她会有生命危险么?”陆七急急问。  “当然会,她刚才的情况很危险,你们是怎么做子女的,她心脏衰弱的这么严重,你们不知道么,你们还让她操心。”  医生的话虽然有些犀利,也难听,可陆七并不觉得医生是故意针对她,她心里已经悔了千遍万遍。  三年前她和权奕珩远赴国外发展,丢下母亲一个人在这边,明知道她身体不好,她作为她唯一的女儿还是狠心的走了,也不知道这三年,妈妈为她操了多少心。  最近又因为父亲的事担心受怕,她的病不发作才怪。  权奕珩搂着她出了医生的办公室,具体情况他们已经知道了,必须马上想办法把黄娅茹转移到京都的大医院里去治疗,而这个工程不小,毕竟他们要顾及病人的身体状况,不能受劳累。  京都离这里有一千公里,他们就怕黄娅茹撑不住。  尽管着急,权奕珩也不忍心看到妻子这样,“小七,别着急,我已经和京都那边的医生沟通过了,给咱妈之前做手术的医生,我会尽快去联系的,妈的情况,他最了解。”  “这换了心脏才三年,阿珩你说,怎么会这样的……”  “没事的,咱妈身体其他地方都没有什么问题,就是心脏不好,这方面我倒是知道一点,还是可以换的。”  又要换心脏?  这才三年时间,她妈妈能受得了这么大的手术么?而且心脏是多珍贵的东西,哪里那么容易就能匹配得到啊!  “说的容易,想要换合适的心脏哪里有那么容易。”  “我马上让人去找,你别担心。”  “阿珩,妈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不会。”  这个权奕珩也不敢做过多的保证,但看到妻子这样,他还能怎么办,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救岳母。  她这个病不是绝症,只要有钱就不难办,唯一需要的是合适的心脏,就怕病人等不起。  陆七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她叮嘱权奕珩,“对了阿珩,我妈的事情还是尽量不要让人知道,尤其是我爸,还有沈辰皓,我不想再出什么状况了。”  “我们即便把妈弄回京都去也不要声张,好不好?”她声音带着哭腔,听起来是忍了许久的。  权奕珩自然明白她的心思,双手紧紧圈着她,试图给她所有的温暖,“我明白的,只不过这样也对咱妈不公平,阿皓其实……”  那天沈辰皓和他说了一句悄悄话,说很后悔自己的决定,让一个无辜的女人受到牵连,如果可以,他就当做睁只眼闭只眼,无论黄娅茹在哪里,他都不管了。  只是以黄娅茹的性子,他和陆七一致以为,岳母应该是不肯回京都去的,因为她太看重沈立轩,希望他幸福。  “我没有怪沈辰皓的意思,我就觉得妈需要静养,人多了反而不好。”  “嗯,你说的对。”  漫漫长夜,他们唯有彼此可以依靠。  能做的事也只有聊天,有件事权奕珩搁在心里许久了。  “小七,如果可以的话,你想回沈家去,冠沈家姓么?”  陆七从男人怀里钻出来,仰头看向男人,“你是不是也很在乎我的身份?”  陆七知道,在权家很多人都不待见她,甚至说可以是嫌弃的,不过她的性子一向冷漠,也不在乎这些小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才是她的行事作风。  那些人只是喜欢嚼舌根,并没有做伤害她的事,也就过去了。  “也不是,你的事让我想起了叶子晴,她回到权家后每天倒是开心了,如果不是每天有爷爷陪着她,她恐怕很难从权妈妈的死中解脱出来。”权奕珩抚摸着她的头,“骨肉血亲,这种感情是本能的,改变不了,小七你说是么?”  他的意思很明显,还是希望她能回到沈家,毕竟多个亲人,她也不像这么伤感,患得患失的,并不是介意她的身份。  这些陆七都懂,权奕珩也是为了她着想,不过,她现在没有心思想那些,只希望母亲能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劫。  “再说吧,沈老爷子和我外公一家有天大的仇恨,我都不知道,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个我后,会不会想要解决了我。“  “胡说!他当年那是在气头上,估计知道有个你会高兴得疯掉的。”  无论是什么,沈老爷子当年也做过伤害她妈妈的事,这个,陆七一时半会还没有办法去释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