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74 跟我在一起,我会对你好

374 跟我在一起,我会对你好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13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5
    沈夫人交代完医生,正好沈辰皓带着早早进来了。  小家伙拧着两袋吃食扑倒沈夫人跟前,萌萌的道,“奶奶,我给你带了好吃的哦,医生说你可以多吃水果,我帮你剥个橘子吧。”  说着,早早便从袋子里拿出一个橘子开始剥,小小的手剥得有些费劲。  沈夫人看着心疼极了,“哎呦,小心弄脏了手,奶奶要吃会自己剥的,小乖乖,快点放下吧。”  “妈,您别管着他,让他从小懂得孝敬老人也好。”沈辰皓摸着儿子的头,“是吧,早早。”  小家伙高举手里的橘子,“奶奶,我剥的橘子最甜了,一会儿您可要多吃点哦。”  沈夫人瞧着乖孙子疼到了心坎儿里,笑道,“好好好,奶奶一定多吃。”  她是真的没有遗憾了,儿子有姚若雪照顾着,沈家也有血脉了,而她最爱的男人也会有人照顾,她也可以走得安心。  和宝贝孙子相处了会沈夫人便让姚若雪把早早带出去玩,病房里只留下沈辰皓一人。  有些话,她也该和儿子说明白了。  “阿皓,我今天去见了黄娅茹,和她聊了会。”  沈辰皓给她倒水的手一顿,“她回来了?”  “她有心脏病,现在情况危急,正等着换心脏呢。”  闻言,沈辰皓美丽的脸上闪过一抹愧色,“真的那么严重啊,这事是我考虑不周。”  “阿皓,有时间你去看看她吧,毕竟是你做错了。”  “嗯,我会的妈,您也别操心别人了。”  “我和你爸这么多年,他这么对我并不是他的错,当年是我和你爷爷一起算计了他,一夜有了你,我这才顺利嫁到沈家来的,原本该是我自私,把你把拴在身边这么多年,以为有了你,他便会多看我一眼,只可惜,在他眼里我只不过是个工于心计的女人,他不恨我,已经是天大的仁慈了。”  沈辰皓听后一时之间竟不知说什么好,没想到他的父母竟然是这种情况在一起的,难怪他不得沈立轩的喜爱,怕是一看到他,父亲便会想起沈夫人利用儿子逼他和母亲在一起吧。  他这些年只知道沈立轩不疼爱他,甚至是排斥的,所以他恨。  其实不然,沈立轩表面上对他淡淡的,私底下做的并不少,他只是不爱说出心里的那份父爱。  “阿皓,都怪我,这件事情都怪我,你不要再恨你爸爸了,他即便从小没怎么照顾你,可到底也是你父亲,而且这件事错在我。”  “妈,我没有恨他。”  以前恨,现在真的没有,他们父子也能心平气和的说话。  大概因为沈夫人的病,彼此心里都难过吧。  有些人,你明明那么想恨,却偏偏恨不起来。  “阿皓,你以后要好好孝敬你爸爸,他这一生也不容易,被我栓在身边这么多年,是时候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你一定要好好的……”  “妈,您别操心了行么!”  沈辰皓自然明白母亲的意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虽然沈夫人没有做过多么十恶不赦的事,但当年的那些事始终搁在她心里,她觉得自己对不起沈立轩。  妈妈的意思怕是想要在她死后,让他同意父亲和黄娅茹在一起。  沈辰皓现在没有心思想这些,他就希望母亲能多活些日子。  “阿皓,你一定要答应妈妈。”  “好好好,我什么都答应你,现在您可以吃饭了么?”  都到午餐时间了,沈夫人就吃了一个早早剥的橘子,这么下去即便身体没毛病都要饿死了,每天输的那些营养,终究没有食物来的真实,他还是希望母亲能多吃点东西。  “嗯,阿皓,妈就希望你和若雪好好的,再给早早生个伴。”  自然要的,早早一个人太孤单了,有了儿子,沈辰皓还想努力的要个女儿。  “妈,您放心,我已经在和若雪准备了。”  说到这儿,沈夫人想起了一件事,“阿皓,若雪为你吃了那么多苦,又给我们家这么一个乖巧的小孙子,你可不能亏待了人家,什么时候和老爷子商量商量,挑个日子把婚礼给办了,可不能领了证就完事了呀。”  “这事会办的,到时候您可准备好大红包。”  “呵呵,自然少不了你们的。”  只怕她是等不到这一天了,不过如果能听到若雪再怀孕的消息,她就更惊喜了。  京都二院的心脏科病房。  黄娅茹自沈夫人走后心一直没有平静下来。  陆七怕母亲心生郁结,走过去问,“妈,你和沈夫人聊了什么?”  “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啊。”黄娅茹感叹。  她没想到沈夫人对沈立轩的感情那样的深,甚至想要在死后给丈夫一个舒心的晚年。  “沈夫人人品不错,到底是出生书香门第,大方得体。”  这也是外界的人给沈夫人的评价,说她沉得住气,面对冷冰冰的丈夫依然能安静的度日。  “她想要她死后撮合我和你爸在一起。”  陆七闻言也很震惊,没想到沈夫人这么大度,这么宽宏,即便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也要为爱人做好打算。  “妈,那您怎么想呢?”  “我还能怎么想,和你爸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老都老了,还想那些干嘛,我就指望着这几十年能好好的过去。”  这是黄娅茹的真心话,都过去几十年了还谈什么感情,也不害臊。  “过去的事情怎么了,您这么多年都没接受陆自成,可不就是爱着爸爸么。”  “你这丫头,就爱胡说。”  “我说的是事实,也难为沈夫人的一番心意了。”  这个黄娅茹还真没想过,她当时保住了性命和孩子,就想着能把孩子抚养长大就知足了,现在做到了,她也就没什么愿望了,若真是想求一个,她就希望女儿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  姚若芳没过几天安静日子沈辰旭就回来了,昨晚还过分的留宿在了这里。  一夜的折腾让姚若芳身体严重透支,一直到早上十点才迷迷糊糊的睁眼,而她醒来习惯性的朝旁边翻身,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再不醒我就要吻你了。”低沉的男音从头顶传来,带着戏谑的口吻,听在姚若芳耳里却让她害怕。  她瑟瑟的想要从男人怀里起身,沈辰旭却将她抱得更紧,切翻身压了上来,一团人影将她完全罩住。  不说他身上的重量,就连他的气息都是庞大的,姚若芳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更不敢和男人对视,将头瞥向一边。  沈辰旭一手撑在她身侧,目光惬意的瞧着仿佛还没完全清醒的她,手指划过女人的脸,言语间是难得的温柔,“你今天倒是睡得很沉。”  “几点了?”姚若芳哑着声线问,她浑身酸痛,这个时候根本不是沈辰旭的对手。  “还早。”  姚若芳沉重的抬了抬眼皮,明明还是困得很,却不敢闭眼。  有这个恶魔在这儿,她如果不是非常疲倦,是睡不着的。  姚若雪忙于照顾沈夫人,多半只会晚饭的时候过来,她倒是不担心被撞见,就是不习惯和沈辰旭这种相处。  他曾经说过,她不过是姐姐的一个替身。  也说过,她是他的床伴。  更是说过,这辈子只要他说没有结束,她就没办法逃离。  好像怎么走她都是无法从他的掌心中逃脱出去的。  “要不我们再睡会。”  姚若芳一听小脸都白了,“你,你不是还要去上班么,应该要迟到了吧。”  外面的天色已经透亮,即便姚若芳没有看时间也该知道,这个时候沈辰旭是要起床了的。  “我随时去都行,我饿了,要吃饭,如果你不想睡就去做饭。”  姚若芳抬手拿过手机,这一看屏幕上的时间,她差点直接从床上竖起来。  天哪,都十点多了,这个男人竟然还说早。  十点?为什么他还在这里,难道不应该去公司么。  可这样的话姚若芳不敢问,生怕惹沈辰旭生气,到时候找不痛快的是她自己。  这个时候姚若芳怕沈辰旭饿着,先做了简单的早餐,热了冰箱里的牛奶,和煮鸡蛋,还有面包,然后她给沈辰旭冲了一杯咖啡。  在别墅的时候,她看到佣人给这个男人准备的都是咖啡,还好,她这里也有。  二十分钟后,早餐被一一端上桌,沈辰旭也穿戴整齐的从卧室里出来,如同一个男主人一样的拉了椅子坐下。  望着桌上简单的早餐,他夸赞道,“不错嘛,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弄出来,以后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好女人。”  姚若芳也跟着在他对面坐下,她给自己冲的是牛奶,面对男人的夸赞,她耳根略微有些烧热感,不知道是因为羞涩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沈辰旭对食物要求向来挑剔,按理说这种早餐是入不了他的眼的,或许真的饿了,又或许早餐是她辛辛苦苦做的,他吃得倒也蛮香,水煮蛋和面包都吃得差不多了。  末了,他端起咖啡喝了口,差点没吐出来,不过也就在这一瞬间,他瞄到了对面在安静用餐的姚若芳,又将难喝的咖啡咽了回去。  他发誓,从来没有喝过这么难喝的咖啡,还特么的没脾气的咽了下去。  姚若芳饭量不大,两个小面包一杯牛奶就搞定了。  吃完两小片面包她端起右手边的牛奶喝了起来,沈辰旭见她喝掉了大半,明知故问道,“你喝的什么?”  “牛奶。”  沈辰旭二话不说,把她面前喝过的牛奶端过来尝了口,然后嫌弃的道,“难喝。”  这人真是,都把她喝的牛奶喝了,她喝什么啊,她昨晚体力透支,都靠这个补身体。  “不过女孩子早上喝牛奶好,尤其是你,体力那么差,更要补身体。”  姚若芳不满的噘嘴,知道了还喝她的?  她确实太瘦了,尤其是受伤了之后的那段日子,在医院担心受怕的,加上这段时间日日被沈辰旭折腾,不瘦才怪。  吃完早餐姚若芳开始收拾,沈辰旭依然没有要走的意思,拿了笔记本盘腿坐在沙发里查起资料来,宛如他就是这个房子的主人,而她就是一个伺候他的佣人。  等清洗完,姚若芳开始赶人,“那个,你,你今天不用去公司么?”  男人挑了下眉,“想赶我走?”  她没有那个胆儿,但意思确实是这样。  “我就是怕你耽搁正事。”  沈辰旭听完不动声色的勾了下唇,他长臂一勾将系着围裙的女人搂了过来,姚若芳躲避不及,顺利的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男人紧紧圈住她纤细的腰身,微凉的指尖在她脸上细细描绘着,她的脸蛋很秀气,也鲜少涂抹脂粉,那种自然的神韵让他百看不厌,甚至有点贪念上了。  他之前也和几个学生妹玩过,但基本上都只有一次就没联系了,那些学生妹,说起来是学生,其实骨子里和那些小姐差不多,他没任何感觉。  无非就是男人的欲望在作祟,想要找个人发泄罢了。  人人都说他变态,事实上他是没有遇到一个值得自己心疼的人。  沈辰旭凑过去,吻着她的耳垂,“这么关心我,嗯?”  姚若芳生怕他乱来,在他怀里挣扎了两下,“那个,我要去准备午饭了,你如果累了就在沙发上睡一会儿吧。”  这一次沈辰旭倒是没有强求她,他也是为她的身体着想,生怕次数多了她的小身板会承受不住。  眼见她慌忙逃窜的身影,沈辰旭突然启声,“若芳。”  “嗯?”她回过头来,小脸上满是狐疑。  因为沈辰旭鲜少有这么正经叫她的时候,且语气还很温柔。  男人凝视着她,“搬到我那里去住吧,我保证以后会对你好的。”  他这么说,也是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么客气的说话,更是第一次对一个女人保证。  是的,他想要对她好,那种感觉情不自禁,也发自内心。  或许他真是喜欢她的,他想要长久的保持这种关系,最起码这个女人的美好年华要给他。  而这番话听在姚若芳耳里却是一种噩梦。  和沈辰旭住在一起,她每天被他换着方式折磨么,还是在他结婚后扮演情妇的角色,然后哪天气冲冲的找上门,扇她的耳光?!  这种事姚若芳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下午一点,姚若芳做好了午餐,沈辰旭不客气的过来在她对面坐下。  午餐看起来有点奇怪,鱼烧焦了,汤炖黑了,肉片的颜色更是辣眼睛。  这丫头,是故意在折腾他呢。  沈辰旭没说话,他双手合十的拖着脸,一瞬不瞬的盯着幸灾乐祸的女孩儿。  姚若芳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她故意给沈辰皓盛了一大碗饭,“沈大少如果不嫌弃就多吃两碗。”  “好。”  他倒是答得不亦乐乎,夹了菜就往嘴里送。  虽然答得欢乐,但是咽下去真的是需要勇气的。  这些菜味道真是太特别了,简直无法下咽!但是他还是勉为其难的咽下去了,并且夸赞道,“还不错,我还没吃过这么味道特别的鱼。”  说着他便挑了一块鱼肉,并且剃了刺放进姚若芳碗里,“你也尝尝。”  让他一个人受罪哪里成啊,必须也让这丫头尝尝。  呵。  姚若芳是吃过苦的人,什么奇怪的东西没吃过,当初饿肚子的时候,这种菜是她做梦都想的呢,所以这种难以下咽的饭菜对她来说是没有问题的。  沈辰皓瞧着女孩儿眉飞色舞的样儿,嘴角不自觉漾开。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喜欢和她待在一起,没有别的女人的谄媚,也没有工作上那些人对自己的谄媚,他看到的就是一个真实的她。  不过他今天总算知道,这丫头也是有脾气的,一旦得罪了会想着法报复呢。  也对,兔子急了都会咬人,何况是一个人呢。  下午沈辰旭有正事必须离开了,走之前他叮嘱姚若芳,“如果你不同意搬到我那里去住,我就天天过来缠你。”  姚若芳什么都没说,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若芳,我晚上过来!”隔着门板,沈辰旭说了这么一句话。  姚若芳身体贴着门板听得清清楚楚,她手指揪在胸口,眉梢却是染了一丝自己都不知道的笑意。  沈辰旭也就在转身的一瞬间接到了沈立明的电话,里面的咆哮声如期而至。  “你到底要胡闹到什么时候?”沈立明不容儿子说话,“你又不是不知道林小姐是你爷爷钦点的人,即便你不喜欢也得做做样子啊,现在好了,把人折腾到医院去了,我看你怎么和老爷子解释!”  “我怎么胡闹了,我当时是真的有事,难不成她能吃还能赖在我的头上,就没见过这么蠢的人。”沈辰旭想到昨晚的事就觉得痛快。  “你!”  “我不管这件事和你有没有关系,总之你回来了就去看她,还有好好跟她道歉,老爷子可都看着呢。”  沈辰旭的冷笑声从电话这头传过去,“你们有本事让我和她结婚,有本事逼着我和她同房么?”  沈立明闻言阴阳怪气的道,“怎么,听你这语气是有喜欢的人了?”  “没有,就是不喜欢林家的那位,她不过是沈辰皓用过的女人,爷爷凭什么塞给我?”  “我早就说过了,左右不过是一个女人,将来等老爷子去世,你想离婚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说的轻巧,你以为女人是这么容易打发的么,爸,别小看了女人。”  “总之,我们现在先把这个坎过过去,让老爷子安心。”  啪,沈立明挂了电话,头痛得要命。  最近真是家门不幸,令他不痛快的事一波接一波,再这么下去,非逼得他抹脖子不可。  沈辰旭虽然那么说,出了姚若芳的小区,他到底还是听了沈立明话,买了一束花去医院看望林允熏。  此时林允熏正在打点滴,她的胃经过昨天的处理已经舒服了不少,只是这会儿还不想吃东西,只要看到米饭就想到昨天的事情,那种饱腹感足足的。  “妈,我不想吃。”  林夫人劝道,“医生说你的胃是被撑坏了,但也不能饿着,一定要吃点东西,喝点粥吧,助消化。”  “不吃不吃!”  林允熏气得要死,想她堂堂的林家千金,从小被人捧在手心里呵护,在哪里吃饭不是服务员对她低头哈腰的献殷勤,除了昨晚,她竟然被几个服务员为难,简直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她吃那些食物的时候,还明显听到了周围几个人的窃笑声,说她能吃,据说还给她拍了照片发到了网上,一时间网上的流言四起,说林家大小姐是个饿死鬼投胎,吃相就跟街上的乞丐似的。  林允熏现在就连出去都不敢了,生怕被人认了出来。  更可笑的是,竟然还有电视台邀她去做节目,故意用大海碗给她炒一大碗米饭,直播吃给观众看。  他们把她当什么了,网红么,她的身份岂是那些网红可以比拟的,真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记者。  “阿熏,你要体谅沈大少,他平时工作忙是肯定的,听说,沈老爷子把很多重要的项目都交给他管理,比沈辰皓还有权利呢,你以后跟着他肯定是风光的。”  “妈,他昨天分明是在愚弄我。”  林允熏不傻,一旦撇开那抹自信便能看清事实。  沈辰旭故意让她点好食物,结果自己推脱有事不来,还逼着她吃掉所有的晚餐,分明是在故意给她使绊子。  那个男人,真的是个恶魔啊。  不过没关系,她不会这么轻易认输的,从前是她不知道这个男人的性子,现在知道了他喜欢玩儿,喜欢整人,她以后就和他一起来。  “阿熏,你可千万别泄气,我们好不容易说动老爷子,让你嫁给沈辰旭的,这是个机会。”  “妈,你放心吧,我想明白了,既然外界已经宣布了我和沈辰旭的婚事,退婚是不可能了,倒不如继续前行。”  她心里清楚的很,一旦退婚,所有人都会将矛头指向她,在京都她就成了弃妇啊,到时候谁还敢要她。  况且除了沈家,也没有什么家族能入得了她林大小姐的眼。  林夫人听女儿这么说放宽了心,“你能这么想就对了。”  母女二人的对话被站在外面的沈辰旭听得清清楚楚,男人眼里的光线隐晦不明,眉峰轻轻挑了下,似是嘲讽。  看来他轩这花还真是选对了,黄菊花。  呵,这是送给死人的,他倒要看看这两母女要装到什么时候。  抱着黄色的菊花推门而入,沈辰旭打断了母女二人的谈话,他笑着道,“林小姐,昨天实在不好意思,我是来赔罪的。”  沈辰旭突然抱着一束花进来,那香味刺得林允熏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就连林夫人都未能幸免。  这是什么花香啊,真是难闻死了。  可由于送花的人是沈辰旭,林家母女又不好说什么。  等林母看清那是什么花的时候,在心里惊呼,竟然是菊花!这不是咒人死的么?  “我是听你朋友说你喜欢菊花,特意买来送给你的。”沈辰旭说谎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仿佛真的问过林允熏身边的某个朋友。  林允熏气的脸色惨白,她能说什么,人家都说了是打听到她喜欢菊花,是跟着她的喜好来的。  她又没病,好好的喜欢什么菊花,咒自己死么?偏偏那花香还让她觉得恶心。  “林小姐一向喜欢浓郁的香水味,所以买花的时候我特意让老板喷了不少在话里,怎么样,香吗?”  听沈辰旭这么说,林夫人赶紧让开身,“大少来了,快进来坐,我们阿熏啊就连生病的时候都念叨着你呢。”  她即便再不满意也是不敢得罪这位金龟婿的。  沈辰旭朝林夫人点了下头,然后把花送去林允熏跟前,特意压低声音问,“怎么样,这花喜欢么?”  他那模样仿佛真的很关心林允熏。  而林允熏也分不清沈辰旭对自己的情愫是真是假,面前的男人容貌是绝对的帅气,看上去十分养眼,她喜欢美男,所以被他这么一说,心里的气便消了大半。  她接过沈辰旭手里的花,强颜欢笑道,“谢谢沈大少,我很喜欢。”  “很喜欢的话我就让人多送几束来,陪着你好好养病,也算是我对昨晚事情的歉意。”  什么,她明明闻到花香很不舒服,他竟然还要人多送几束菊花,是故意的吧!  “沈大少我……”  沈辰旭帮她掖了下被子,不容林允熏有说话的机会便道,“我们之间不用这么客气,我知道,我们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没过多久就算是夫妻了,客气总归是不好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她还能推辞么?  林允熏只要咬着牙受了!菊花有什么关系,谁说一定是送个死人的,她瞧着花鲜艳的很,也挺好的。  这是沈辰旭对她的宠爱,他在外面可从来没有对别的女人这般过。  “林夫人。”沈辰旭叮嘱完林允熏,转而对林夫人道,“麻烦你好好照顾我未婚妻,这段日子我可能比较忙,就不天天来看她了,花我会找人时时刻刻送来的。”  一定要熏死你们才好,咒死你们才罢休!  “多谢沈大少关怀,您放心好了,我肯定会照顾好她的,到时候给您一个漂漂亮亮的新娘子。”  “那就谢谢了。”  沈辰旭说完转身离开了病房,在关上门的那一瞬间,脸色变得阴沉无比。  不是想要嫁给我么,本少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命。  可能还没有出嫁,就被本少给折腾疯了吧,呵。  *  夜晚姚若芳做好了晚餐,都是些清淡的食物,是配合着沈夫人的口味,每天晚上的这个时候姚若雪都会过来带晚餐。  姚若芳手艺不错,沈夫人胃口原本就不好,这几天已经开始全靠营养液了,就每天晚上姚若芳做的饭菜还能勉强的吃点下去。  所以姚若雪才会每天不辞辛苦的来这里带晚饭。  但她也不想累着自己的妹妹,过来之后便把忙碌的姚若芳拉到一边,问她,“若芳,怎么样,你身体还好么?”  “挺好的啊。”  虽然沈辰旭还是像之前那么欺负她,但是她却感觉没了之前的那股子惧意。  或许这些日子他有点惯着她了,也能在乎她的感受。  姚若雪瞧着妹妹嘴角间的笑意不禁拧了下眉,这丫头不会是谈恋爱了吧,她最近两天倒是没有觉得她郁郁寡欢,倒是有种小雀跃。  小女孩的心思从来都藏不住,但姚若雪也不好戳穿。  住在这里姚若芳也接触不到什么人,难道是沈辰旭?她喜欢上了沈辰旭么,这个姚若雪觉得不大可能,毕竟姚若芳也是死里逃生的,她有多恨那个男人,姚若雪很清楚。  她倒了杯水喝下,“我来是为了告诉你,明天晚上不用做我们的晚餐了,你也该好好休息,本来身体就没怎么好。”  “我挺好的,年轻恢复得快,就连伤疤都很小呢。”  “明天晚上我要和沈辰皓参加一场婚礼,医院那边会有沈家的人伺候,你不用费心了。”  “哦,这样啊。”  “若芳!”姚若雪突然正经的叫她。  “啊,姐,有事吗?”  “你如今也十八了,正是情犊初开的时候,姐姐就想说一句,看人一定要看清楚了。”  “姐,你胡说什么呀。”姚若芳脸色烧火的背过身去。  姚若雪本来只有几分怀疑,现在看她这模样已经猜到八九不离十了,这丫头谈恋爱了,有了心上人。  她拉起妹妹的手道,“我和你姐夫商量过了,以后这房子就给你,也算你在京都的一个家。”  妹妹已经十八岁了,姚若雪可不希望她流离失所,她和沈辰皓能帮的也就是经济上的,至于心灵上的伤,她只能起到抚慰作用,关键还在于她自己。  姚若芳每天把自己憋在家里,姚若雪看着都觉得心疼,也找了心理医生问过,说妹妹这种情况属于自抑,必须要自己好好调节。  她是被沈辰旭给吓惨了吧。  房子给她,姚若雪只不过是想让妹妹找个好点的男人,不要和若兰一样,为了能在京都立足找个吃软饭的渣男。  只是若兰现在已经走火入魔了,她无论说什么,估计那丫头都是听不进去的。  她得好好想个办法才是。  “姐,这不行,我不能白拿你的东西。”姚若芳拒绝。  “什么叫白拿,不说你我姐妹的情分,就你这几天带病给沈夫人做晚饭,你姐夫也得好好谢谢你,都是你应得的。”  “可这谢意也太……”  “就这么说好了,明天我会让律师把过户手续给你带过来,到时候你签字就好了。”  “姐!”姚若芳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姚若雪已经起身,“我婆婆还等着我送饭,我就不陪你说话了,你自己要好好的,等这阵子过去了,我就和你姐夫安排你的事,你一个人在这里可以出去走走,这里还是很安全的。”  “好。”  这一晚沈辰旭没有来,姚若芳将没吃完的饭菜收拾到冰箱里,她节约惯了,就算只有剩下一点汤汤水水姚若芳都舍不得扔,更何况还有很多剩菜。  沈辰旭说过晚上会过来,她怕他来的时候饿,所以今天晚上准备了不少饭菜。  十点钟,她窝在沙发里看书看得有些累了,眼皮在打架,沈辰旭还是没有音讯。  她烦躁的丢了手里的书,心里暗骂道,不过来干嘛不说一声,害得她准备了那么多饭菜,还熬到这个时候。  突然间,她又想到沈辰旭即将和林大小姐结婚的事实,不禁在心里暗自嘲讽,姚若芳,你脑子被驴踢了是不是,他是堂堂的沈大少,对女人说过的话就跟放屁一样,你干嘛当真。  而且他已经有了未婚妻,此刻说不定正和未婚妻翻云覆雨呢,怎么可能还记得她?  呵。  姚若芳自嘲的笑了声,觉得自己是有点自不量力了,沈辰旭稍稍对她温柔一点她就忘了自己的身份。  想着她气愤的捶了捶自己的脑勺,然后起身去了卧室。  昨晚被那个男人折腾得惨了,她必须好好补回来。  洗完澡躺在床上,姚若芳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身旁的位置似乎还存留着男人的气息,她情不自禁的用手掌触上去,冰冰凉凉,没有丝毫的温度。  她闭眼深吸口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以前只要沈辰旭不找她,她就会安安静静的睡觉,可现在,他不来,她却睡不着了。  姚若芳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迷迷糊糊中她听到手机在响,伸手从枕头底下摸到手机,按了接听键。  “我说了会过来,怎么不等我?”男人浑厚的声音透过电话传来,“赶紧的,开门,你男人累死了。”  听到这声音,姚若芳立马从床上竖了起来,甚至连鞋都来不及穿就要跑去给沈辰旭开门,只是当她走到卧室门口,像是想到什么,又折了回来。  谁说一定要给他开门的,她装睡着了不就好了么!  她不开门,沈辰旭就不厌其烦的按门铃,还拨打她的手机。  姚若芳听得烦了,也怕惊扰邻居,只好穿了鞋去开门。  男人一进来就将她抵到墙角,关上门,他手指挑起她的下巴,昏暗的光线里,她看不清男人的脸。  “小东西,本事越发大了,敢和我作对!”  姚若芳睁眼说瞎话,“睡着了,刚刚才听到。”  沈辰旭冷笑了声,懒得戳穿她。  明明第一遍电话的时候,这个女人接了,怎么可能睡过去!  “不是说了晚上会过来的么,怎么也不等我?”他重复着这句话,似乎有些怨她一个人先睡了。  姚若芳气呼呼的道,“谁规定我一定要等你呢。”  沈辰旭精准的掐住她的下颌,而后朝她的唇咬去,姚若芳吃痛的闷哼一声,恼怒的看着他。  “我说过了,别和我较劲,否则痛苦的是你自己。”  姚若芳推开他走近卧室,也懒得和他说话,其实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在生什么气,总之就是不能和以前一样,平静的对待这个男人了。  沈辰旭跟进去一把从背后抱住她,“宝贝儿,想死我了。”  “才一下午不见,你……”  是啊,他也明白才一下午加一个晚上没见,也不知道怎的,就是想见她。  今天晚上去京郊陪了一个重要的客户,所以才来晚了,要不然他们这时候定然是大战好几个回合的。  男人手掌绕到她的背部,用指尖轻轻滑过,“你说,我这么喜欢你的身体可怎么好?”  这话听得,很别扭。  他喜欢的是她的身体,这个男人从来就没有感情,而姚若芳也从来不奢求什么,只希望他能放过她。  是啊,他喜欢她的身体,所以她就必须承受这种待遇么?  ------题外话------  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喜欢若芳和沈大少的故事,所以今天写了,如果亲们不喜欢的话,我就少写点。陆七和权少也差不多就这么多了,他们之间只是少了一个孩子,沈二少和若雪也圆满了,就剩下叶子和慕少了,清清会给他们个好结局的,亲们放心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