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75 糟心的婚礼,注意胎教

375 糟心的婚礼,注意胎教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31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5
    明天是权绍峰和权玉蓉的婚礼,权家所有人几乎都在为这场盛大的婚礼做准备。  权家在京都就是一个神的存在,邀请的人也都是圈内颇有声望的人,光是权家的亲戚就有五十几口人,更别说在一起的客人了。  夜晚忙完,权玉蓉和权绍峰去了新房,他们还没想好明天晚上在哪里度过良宵,便想出来找地方,看看哪里最合权玉蓉的心意。  “结婚就这么一次,包酒店没有心意,在新房就更别提了,一点乐趣都没有。”  “要不在游轮上吧,我们一边看夜晚江边的美景,一边共度良宵啊。”  这也是权绍峰所期待的,能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欣赏美景,品着美酒该是怎样一种乐事。  权玉蓉半点兴趣也没,“一点心意也没有,上次叶子晴结婚也是在游轮上,她和慕昀峰都离婚了,我才不要像她呢。”  “说什么呢。”权绍峰搂着她,深情款款的道,“玉蓉,你听好了,这辈子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她的这番话权玉蓉听着没有丝毫的感觉,她从男人怀里挣脱出来,跑到了另一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玉蓉,你怎么了?”权绍峰追过来问。  大街上人来人往,和她说两句话也实在不方便,他们刚才从新房那边出来,权玉蓉一点也不满意,说是布置太过于简单了。  “我就是在想,结婚是人生中的大事,明天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一天,可我却连明晚的安身之所都没找到。”  说出去大概都没人会相信,他们竟然连明天新婚之夜在哪里度过都没想好。  以前,权玉蓉总是会幻想她嫁给权奕珩的那一天,爷爷肯定会让他们出国旅行的,然后他们会在国外的花园式的酒店里度过愉快而缠绵的新婚之夜,谁知道,她结婚还是逃不开这个牢笼,在京都举办婚礼也便罢了,竟然要免除她的出国旅行。  不过她也不想和权绍峰出国,大概是站在身边的人不对,她觉得无论在哪儿度过都不是美好的。  “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礼?”  权玉蓉朝他看了眼,“当然是与众不同的。”  “放心,我们的婚礼不俗,中西结合。”  “少来,中式婚礼累死人了,晚上还要来西式的,根本就是折磨人嘛。”  中午的中式婚礼是在大院给各位长辈敬茶,然后在司仪的搀扶下完成所有程序,礼节繁琐。  这都是权家多年来的规矩,进门的儿媳妇必须要给长辈敬茶。  “你若是累了,我晚上给你按摩,保管你舒服。”  权玉蓉翻了个白眼,事实上她是在想,明晚就是新婚之夜了,难不成她真的要和这个自己不爱的男人睡在一起?  不,她做不到!  折腾了大半晚,权玉蓉终于松口,他们的新婚之夜选择在婚礼所在的酒店,明天上午总统套房会布置出来。  回到权家,权绍峰走进去看到姜淑艳坐在自己屋里喝茶,那样子似乎是在刻意等他。  “妈,您一直在这儿等我?”  姜淑艳听到儿子的声音站起身,她眼角笑意融融,对儿子的疼惜都写在脸上,“嗯,妈在想你应该还没睡,没想到你和玉蓉出去了,怎么样,商量好了在哪里度过明晚么?”  “已经和酒店沟通过了,没问题。”  “总算是办成了,阿峰,妈也为你高兴。”  她如今也不计较了,只要她儿子喜欢,儿子高兴就不能奢求别的。  “妈,您这么晚找我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姜淑艳帮他理了理散落在额前的几缕发丝,“没有,妈只不过是在想,你和玉蓉搬出去住没人伺候总归是不方便的,我给你找了几个佣人,要不然就让他们明天跟着你们过去新房那边吧,也好……”  “妈,我和玉蓉出去住就是为了过两人的小日子,您派人伺候我们多不方便啊。”  儿子的意思,姜淑艳懂了,是想小两口过二人世界呢。  “说的也是,不过阿峰,玉蓉从小到大就没吃什么苦,是千金小姐的身份,家务活她一样都不会,你们搬出去住不说别的,连吃饭都要成问题啊。”  “这个好办,我们可以出去吃或者请钟点工。”  倒也可以,但既然是搬出去住想体验二人生活,还请钟点工或者每餐饭都出去吃那岂不是太矫情了,倒不如在权家住实在,她也就不用操心儿子的生活了。  “妈,我知道您担心我,您放心吧,您儿子不会那么差劲的。”  她当然知道儿子不会那么差劲,这不是选了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人做妻子么,还嚷嚷着出去住,不许找佣人,相信用不了多久两人的矛盾就来了。  “妈,您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的忙呢。”  “好,那妈就祝你新婚愉快。”说完,姜淑艳将准备好的资料交给权绍峰,“阿峰,这是妈妈所有的东西了,你如今已经长大成人,以后都交给你。”  “妈,这是您的命啊,我怎么能要。”  这是权昊然分给姜淑艳在权家公司的股份,份额还不小。  姜淑艳执意塞到儿子手里,“妈留着这些也没什么用,我一个妇道人家不懂经营公司,但是你记住,别让玉蓉知道了这事懂么?”  “好的妈,我替你先好好保管。”  她曾经就说过,待儿子成家的那一天就把这个东西交到儿媳妇手里,只可惜这个儿媳妇她无法放心,就交给儿子吧。  回到自己的宅院,姜淑艳坐在卧室闷闷的哭了起来,好不伤心,权昊然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烦不胜烦,“儿子明天结婚,好好的你哭什么?”  “你懂什么,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说着姜淑艳哭的越发伤心了。  她就是担心儿子,这些年,阿峰从小到大都未曾离开过她身边!  权昊然不懂女儿家的心思,他是铁血男儿,脑子也是一根筋,“又不是嫁女儿,我真搞不懂你。”  “这和嫁女儿有什么区别,他明天之后就要出去单过了,权玉蓉根本不是照顾人的料,我真的担心阿峰吃不好睡不好。”  “孩子都那么大了,又不是笨蛋,若是连基本的生活都料理不了,将来能成什么大器啊。”  姜淑艳懒得和他说,在他心里,这个男人一直都是偏袒权奕珩的,所以她的儿子他才这般不看重。  翌日,权家所有人欢聚一堂,因为新娘是权玉蓉,所以凌晨的时候权玉蓉被安排在了附近的酒店,等着权绍峰去迎娶。  能参加中式婚礼的不是自家亲戚就是世交,沈老爷子带着早早一早就过来给权老爷子道贺,这时候新娘子还没来。  “权爷爷,恭喜恭喜。”早早甜甜的喊。  权老爷子瞧着眉眼漂亮的小家伙,眼角的皱纹加深了些许,抬起手掌在他小脸上轻拍了下,“乖。”  “权爷爷,新娘子漂亮吗?”  “当然。”  “那新娘子会生弟弟给早早吗?”  说到这个,权老爷子沉默了。  他何尝不想尽快的抱小曾孙,奈何两个孙媳妇都不能生,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只要想到这一层,老爷子连参加婚礼的心思都没了。  他招呼了下身边的宾客,和老管家转身去了后院。  眼见四下没人,老爷子问老管家,“怎么样,你都安排好了吗?”  “老爷子放心,我查清楚那个女人的底细了,相信事后也是个听话的。”  老爷子满意的点点头,“阿峰和玉蓉选的地方是酒店,也方便我们办事。”  “老爷子这些您就不用操心了,我一定会尽量去办的,前厅来了不少客人,我们还是出去吧,这些人啊,都是冲您老的面子。”  老爷子闻言便由老管家搀扶着出去了,外面的宾客越来越多,权奕珩和权昊然负责在门口接应客人,而酒店这边,老爷子派的是陆七和叶子晴陪着权绍峰去接权玉蓉。  为了婚礼能节约时间,选的酒店就在权家大院附近,权绍峰来的时候,权玉蓉已经换好新娘礼服,手里抱着一手捧花安静的坐在床上等待新郎。  他们的中式婚礼礼服是大红色的旗袍,权玉蓉皮肤本就白皙,加上纤细的身段越发衬托出她的娇柔之美,远远看去就像是画中走出来的美人,十分惹眼。  陆七不禁想到了她和颜子默结婚的那一天,她也是穿着这一身红在外焦急的等新郎。  而权玉蓉的这身红同样也是权老爷子要求的,说是结婚穿这个喜庆,或许老一辈的人都有种思想。  可陆七却不觉得,谁说红色一定就是喜庆,她当初还没进行婚礼就被人抛弃了,幸不幸福和衣服无关!  权绍峰走在前面,在推开门的瞬间,看到大床上的人后不由闪过一抹惊艳。  权玉蓉的美他是知道的,但权绍峰从未见过这么美的她,简直美得心惊动魄,她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笑盈盈的望着前去的他,目光仿佛带了一股电流,直击男人的心里。  他顿了下才走过去,将新娘子的手放在掌心中,声音温柔中带着些许隐忍的沙哑。  “玉蓉,你今天真美!”  “你也不错,挺精神的。”权玉蓉红唇勾了勾,只是一个浅浅的勾唇就让男人的心动容了,有种现在就吻她的冲动。  “那我们走吧。”  “嗯。”  权绍峰是抱着新娘子出酒店的,权家二少爷大婚,这一条街今天都鲜少有人通过,为的就是能给他们的婚车腾出地方,不守交通的影响。  汽车以均衡的速度顺畅的往权家大院方向而去,叶子晴和陆七坐在主婚车的后面一辆车内,他们从过去到现在就没有和权玉蓉说一句话,她们本就是陪同,来增添人气的,也用不着太过于卖力了,更何况她们都和权玉蓉的关系不怎么好,那些违心的祝福也懒得多费唇舌。  终于有机会开口,叶子晴是个什么都藏不住的,“嫂子,我瞧着我二表哥真的挺喜欢权玉蓉的,你刚才没瞧见,他看到权玉蓉眼睛都直了,其实我觉得权玉蓉长得也就那么一回事,这世间比她漂亮的女人比比皆是。”  这个陆七也认同,权玉蓉是美,不过她并没有美出新高度,无非就是比平时的妆容精致了一点,发丝盘了起来,露出她小巧的脸蛋,只能说这种打扮很适合权玉蓉,造型师眼光不错。  “情人眼里出西施,你要明白这句话,即便是权玉蓉丑,如果你二表哥真心的喜欢她,那么在你二表哥心里她也是最美的。”  叶子晴贼兮兮的笑了一声,好奇的问,“哎,嫂子,你说今天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会有多疯狂啊,二表哥那么斯文,不知道床上功夫怎么样。”  陆七嘴角一抽,目光盯着她的肚子,“小心胎教。”  叶子晴手掌覆在小腹,无所谓的开口,“没事,让她跟我学着点,每个人都是要经历的。”  陆七扶额,“……”  难道非得让孩子在肚子里就学这种事情么?这丫头就不能矜持点,连没出生的儿子都想带坏啊。  “权玉蓉那柔柔弱弱的身子,我猜肯定也折腾不了多久就歇菜了。”  陆七尴尬的将头扭向窗外,她实在不想讨论这个问题,前排还有司机开车呢,这丫头就毫无避讳。  “嫂子,我和你说话呢,你觉得会是哪种情况啊。”  “你这么感兴趣,晚上去偷窥不就知道了。”  她还真是想,因为她从来没看过现场版的表演,想想都觉得刺激啊。  陆七瞧着叶子晴兴奋的样就知道她在龌龊的想什么,真是个色女,也不知道以前慕昀峰能不能满足她。  “嫂子,如果权玉蓉不能满足我二表哥,我决定了,给他找几个功夫更好的。”  陆七嗤笑出声,亏叶子晴想得出来,人家的新婚之夜好么,即便没有给对方很好的感觉,那都是因为紧张,毕竟是第一次嘛。  她也是听权家的人说,权二少这辈子除了权玉蓉从没有碰过别的女人,而权玉蓉这些年一直心心念念着权奕珩,自然也是清白的身子。  不多时,一排整齐的黑色越野车齐齐的到达权家大门口,鞭炮响起,权绍峰抱着权玉蓉进了权家大门,叶子晴和陆七随着人群进去,里面,欢呼声雀跃声夹杂着鞭炮声响成一片。  权家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不少人都出来找权绍峰讨喜前,男人一手抱着娇美的新娘子,他将几个随从手里准备好的红包统统扔到地上,顿时,地上乱成了一团,也方便了他们进去。  到了前厅,就是一对新人向老爷子和双亲奉茶了。  抢完红包的大家伙围了过来,老爷子喝完孙媳妇的茶,将准备好的红包放在托盘里,他欣慰的叮嘱,“玉蓉,我就把阿峰交给你了,你以后要好好学会怎么做一个好妻子。”  老爷子接着又看向自家孙子,“阿峰,你也是,要帮爷爷好好照顾玉蓉,可不许欺负她。”  “爷爷放心,我疼她都来不及,怎么会欺负她呢。”  话一出,全场哄堂大笑。  这权二少也太疼媳妇了吧。  权玉蓉却依然无动于衷的跪在地上,她垂着头,在努力搜寻着权奕珩的身影,只可惜从她进来到现在,都没有正眼看到权奕珩。  也不知道,阿珩哥哥你,今天是什么心情。  他们小时候经常玩过家家的游戏,她做妈妈,权奕珩做爸爸,为何,今天她却要嫁给别人为人妻,而他也娶了别的女人?  他们之间真的就这么结束了么?不,只要她不放弃,不离开这个家就有机会!  给老爷子敬完查接着是给权昊然和姜淑艳,这道程序过了,便是带一对新人去后院休息,今天中午权家有流水席,晚上在酒店是商场上的一些朋友,所以新郎新娘是忙碌的。  终于,房间里只剩下权绍峰和权玉蓉二人了,男人迫不及待的朝权玉蓉靠过去,闻着她身上独特的芳香,唇瓣贴着她的脸。  权玉蓉感受到那抹温热,她作势稍稍移了一下身体,然后站起身拿起了佣人们准备好的衣服,“阿峰,我们赶紧换衣服出去招呼客人吧,爷爷说了,今天能来权家的人来头都不小。”  权绍峰同样的起身,他从身后抱住她,“急什么,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只需要中午过去就可以了,到时候和宾客们稍微敬点酒就好了。”  中午能参加婚礼的都是自家人,一旦敬茶之后就没什么忌讳了,也就完成了中式婚礼的礼仪。  “但我们也不能失了分寸啊,爷爷有多注重权家的脸面,我们总不能被人说闲话吧。”  “那坐会吧,等我们喝了这杯茶再走。”  权绍峰知道她是在有意避开什么,这个时候也不好和她说什么,反正今晚她是怎么都逃不掉的。  想着他便不舍得松开了她,“你先去换衣服吧。”  权玉蓉的身体得到松懈,心里也跟着一松,她抱着衣服去了洗手间,全然没有注意到新郎脸上的失望。  中午的流水席结束已经是下午两点,送走宾客,权玉蓉和权绍峰要准备晚上的西式婚礼,新娘子同样被送去酒店化妆,也方便一会儿直接出席。  婚礼在晚上七点准时进行,六点的时候酒店的大厅就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都是和权家在生意上往来的朋友。  权绍峰的造型在一早就弄好了,他身穿白色的手工定制西装,远远看去就像是童话里走出的白马王子。  权玉蓉已经换好了婚纱礼服,她一早就知道老爷子并没有给自己特制的婚纱礼服,所以从进来到现在满脸的不高兴,而化妆师这个时候还在她脸上卖力的涂抹着,偶尔给她修补,偶尔又看看镜子,恨不得把眼前的女人变成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能进来这里的都是自家亲戚,陆七带着姚若雪和姚若兰过来的时候,权玉蓉就被按在化妆镜前,任凭化妆师在她那张原本就美丽的脸上涂抹。  姚若雪是代表沈家参加这场婚礼,而姚若兰,则因为是权家公司的员工得到的请柬,这张请柬还是权绍峰亲自给她的,加上姐姐也在,她便来了。  而她身上的礼服,也是姚若雪的功劳,说不上有多华贵,但能很好的衬托出若兰的那份清纯。  权绍峰看到她们出来打招呼。  “嫂子,姚小姐,若兰,你们怎么跑这里来了?”  陆七笑着道,“当然想看看我们今晚的新娘有多么美丽,一会儿啊宴会厅的人太多,我怕看不清。”  “呵呵。”权绍峰也只是笑。  “阿峰,你今天挺帅的,玉蓉啊肯定也会为你着迷。”  “真的么嫂子?”  到底是个单纯性子的人,问出的话如同孩童一般。  “恭喜了权二少。”开口的是若兰。  “谢谢。”  姚若兰是准备礼物了的,因为之前她生日收了权绍峰那么贵重的礼物,她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便用自己的私房钱买了一个玉手镯,价钱自然是不怎么贵重的,可也是她的一份心意。  她把礼物递过去的时候,姚若雪和陆七悄然走向了另一边,化妆室外瞬间只剩下权绍峰和姚若兰两个人,而化妆间里的大门却敞开着,里面的人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外面的情形。  “二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对你的祝福,你是个很好的人,希望你能幸福。”姚若兰将锦盒递过去,“收下吧,算是我的一片心意,给权太太的。”  今天任何人送礼权绍峰都是不能拒绝的,他也喜欢这样的祝福,收下了她的礼物,“好,谢谢。”  而这一幕也落到了正在化妆的权玉蓉眼里,化妆间外,女人侧身对着她站着,权玉蓉判断不出那个女人的脸,却能看到自己的新婚丈夫脸上温润的笑意。  此时他们不知道在说着什么,两人贴的很近,这让权玉蓉格外的不舒服。  那个女人是谁啊,权绍峰和她说话好像还挺多,对她也不一样。  平时权绍峰人缘虽然好,可和女性来往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倒是从未看见他除了自己,对另外的女人这么温柔。  权玉蓉不悦的眯起眼,她扔了桌上的眼睫毛,“什么都用假的,我这张脸是不是都给换了你们才满意,难道我这样的容貌还用这些东西么?”  她一生气,几个化妆师弄得心惊胆战,为首的宽慰道,“权小姐别生气,您自然是美貌过人,只不过她们都是这样子给新娘化妆的,所以习惯了,如果您执意不用,我们就自然一点好。”  “就会为自己找借口!”权玉蓉冷嗤声,将桌上的东西全然扔到地上。  权绍峰听到权玉蓉的吼声,他抱歉的对姚若兰道,“不好意思啊若兰,我得先进去了,你今晚玩得开心。”  “好,权二少您去忙吧,我去找姐姐他们。”  权绍峰一进去就看到被权玉蓉掀在地上的东西,他朝她的背影看了眼,确实很耀眼迷人,只是他觉得有点累,一句话都不想说,更不想当着人说了之后让权玉蓉更生气,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玉蓉,我待会过来。”权绍峰对着她的后背说了句,转身就离开了化妆间。  权玉蓉一听这话更生气了,以往只要她哪里不舒服,他肯定是第一个过来安慰的,生怕她气坏了身子,怎么着,因为那个狐狸精他对自己的态度就变了么?  权玉蓉本就为婚纱礼服的事不痛快,眼下撞到这样的事,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好啊,一个个都不在乎她的死活是不是?女人是不是只要娶到了就不值钱了?!  这边婚礼宴会厅,宾客已经差不多到齐了,还差二十分钟就是一对新人的结婚典礼。  慕昀峰已经来了好久,他在人群中找到了穿着一身紫色礼服的叶子晴,腰身的设计虽然是宽松的,却依然难掩她俏丽的模样。  他端着酒走过去,凑到她身边,“他最近挺忙的啊,怎么连你们家的婚礼都不参加?”  这个‘他’自然是佟嘉伟。  叶子晴手里端着饮料,她看也没看慕昀峰一眼,淡淡的道,“他来过了,有事先去忙了。”  “你是孕妇,若是他真在乎你……”  叶子晴闻言冷了脸,“慕昀峰,你有什么资格教训别人,你以为以前很在乎我么,你不知道我为了你受了多少委屈,又压抑着自己多少脾气!”  慕昀峰哑言了,只要他说佟嘉伟,叶子晴便会拿以前的他来比较。  是的,以前是他瞎了眼没有认清楚自己的心,他认了,只是他这不是悔改了么?  叶子晴也确实没有撒谎,佟嘉伟中午的时候在权家,晚上也来过婚宴现场,因为他的小外甥反复发烧所以才过去的,而且佟嘉伟的父亲一直都在。  晚上七点,婚礼准时进行,一对新人在众人的祝福声和掌声中一起走进了宴会厅的红毯,这一幕是最令人感动和羡慕的,也许只是仅仅的几分钟,不过却是一个女孩子下定决心要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一个男人。  西式婚礼的仪式没有中式婚礼的繁琐,也就几十分钟的功夫,一对新人宣誓完便结束了,接下来就是自由活动,与其说大家伙是来参加婚礼的,不如说是权家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在这里能认识不少新的朋友,也能拉到不少生意。  夜晚十点婚礼接近尾声,宾客们道贺之后也纷纷离开,而这对新人早就被送回了酒店的总统套房。  总统套房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心形气球,床头柜上摆放着权玉蓉和权绍峰的婚纱照,墙壁上则是贴着他们的海报,甜蜜的拥抱在花海间,好不浪漫。  权绍峰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他抱住不知所措的权玉蓉,“玉蓉,我们早点睡吧,今天都累了。”  权玉蓉能感受到他身上的那股子火热,不自在的动了动,“你去洗澡吧,我想看看书。”  “都什么时候了,还看书?”  平时也没见她这么用功。  “是美容养颜的杂志,我喜欢看这些东西。”  说着她便跑去了一旁的贵妃椅上躺着,拿起一本杂志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  权绍峰咂咂嘴,有些无可奈何,他走过去拉起权玉蓉的手,“玉蓉,我们都是夫妻了,要不一起洗澡吧,一会儿我帮你按摩解解乏。”  权玉蓉本就不想和他同床共枕,今天晚上她是有点无措的,这会儿她听了男人的话更是来了脾气,“我说了要看书,别打扰我!要去你自己先去洗。”  权绍峰不是傻子,权玉蓉这幅态度,这个样子,压根没想过和他在一起吧,她躺在这里算什么?!  末了,他坐到那张铺满玫瑰花的红色大床上,喃喃出声,“玉蓉,我能给你的都给了,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权玉蓉闻言也不想再和他耗下去,干脆把话挑明了,“阿峰,我只是想让你给我一点时间,我现在还不能接受……”  “这个一点时间是多久呢。”权绍峰苦涩的笑了声,他手指插入发丝中,头痛得快要炸裂,“玉蓉,我给的时间已经够久了,别忘了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们结婚这么久了,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想过和我真正的在一起?”  说完,他双眸通红的看着他,那种强忍的苦涩被男人硬逼了回去。  如果不是房间里的光线太暗,权玉蓉是能看清男人脸上的悲哀的,是个人都不忍心,更何况是容易心软的女人。  新婚之夜,这个女人再次剥夺了他作为丈夫的权利,权绍峰真的忍无可忍。  他爱了那么多年,等了那么多年,虽然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可到底那颗心也是肉做的,也会疼!  而权玉蓉却理直气壮的指责他,“我现在不是和你在一起么,我说了给我一点时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  不可理喻么,他真的有那么不可理喻么?  呵呵!  “玉蓉,你应该知道我有多爱你,这么多年从未变过,即使我知道你只不过是在利用我想要留在权家,可我还是选择娶了你,我不相信自己那么差,会得不到你的心,我本以为只要我对你好,事事让着你,迁就着你,心疼着你,你便会知道我的一点好。我不奢求你能爱上我,但我也是个男人,偶尔也需要人来抚慰的。”  权绍峰的一番话说的感人至深,即便是不爱他的权玉蓉听了也不由软了心,做不到对他疾言厉色了。  有时候权绍峰不禁在想,是不是他对她还不够好,做的还不够多,否则,为什么他总是得不到她回头的一眼呢。  “我知道阿峰,我都知道。”权玉蓉委屈的哭了起来,“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还不是因为没有去处了,你们都不喜欢我,我才这样的吗,阿峰,我知道权家就你对我最好,你放心,我肯定会爱上你的,一定会。”  肯定会,一定会么?那为什么还不肯把自己交给他?  不是他心急,只是他们都结婚了,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呢!她留着清白的身子到底要给谁守身如玉?  “玉蓉,我对你没什么要求,只想今晚成为你真正的丈夫。”他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别看权绍峰平时好说话,在关键时刻还是会拿出自己该有的原则。  他已经给过她时间,不说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早就熟悉了,他们领证也有段日子了吧,怎么就还要给点时间呢?  “阿峰,我,我……”权玉蓉为难的站在他面前,一脸委屈的样子。  若是在平时,权绍峰肯定心疼她,舍不得她掉眼泪,更会自责是自己太过于着急了,可今天不同,今天原本就是他们的新婚之夜。  是他太傻,一切都不过是痴心妄想么?  “玉蓉,你就告诉我,今晚行不行?”他是不打算放过她了,一定要一个确切的答案。  什么给点时间,现在我没做好准备,这些话他已经听了无数次,今晚再也不想听。  然而权玉蓉给他的依然是,“对不起阿峰,我没做好准备,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  后面的话权绍峰不想再听,只是面无表情的道,“我知道了,今天你也累了,好好休息吧。”  而后权绍峰摇晃着身子起身,他目光里的火热被权玉蓉的一番话一点一点的浇灭,终而,他错开身,转身离开了布置浪漫的新婚套房。  婚礼已经结束了,该走的人也都走了,她现在是权家的儿媳妇,也懒得管权绍峰去了哪里,反正只要不和她睡在一起就好。  权玉蓉一直以为权绍峰是爱她的,所以他今晚走了,明天早上也会来给自己赔不是,以往无论她做了什么,权绍峰总会第一个站出来关怀她。  同一层楼的某个房间,老爷子的计划还没开始安排,便有人来告诉老爷子,权二少和小姐闹了不愉快,权二少冲出了总统套房。  老爷子气得不轻,却又毫无办法,“哎,我就知道是这样,肯定是玉蓉,玉蓉她伤了阿峰的心。”  “老爷子,这下我们该怎么办?”老管家一时也没了主意,如果再不行事,那个女人就要离开了,他们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是拖不住的。  老爷子朝他摆手,此时他担心的是阿峰,“先看着办吧,这个时候先找到阿峰,别看那孩子平时好说话,其实也是个喜欢认死理的人,可别弄出什么事。”  “老爷子您别着急,我马上派人去找。”  “等等,这事让阿珩去办吧,他做事迅速有分寸,阿峰这个时候恐怕只会听他的话。”  “好。”  *  权绍峰是从酒店的后门出来的,他也不想自己在新婚之夜被嫌弃的事闹得人尽皆知,一路向前,他来到了不远的江边,任凭冷风刮着自己的身体。  他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衣,却不觉得冷。  不多时,他身边站了一个人,打火机的磕碰声令木讷的他侧目,在看到男人后,他惊愕的问,“哥,你怎么在这儿。”  权奕珩递给他一根烟,“新婚之夜,你来这儿是想明天上头条吗?”  “哥,你说我是不是很可悲,都这么多年了,无论我做什么,她的心里都没有我。”  “可不可悲你说了不算,要别人评论的。”  “我这种人还需要别人来评论么,她死活都不愿意跟我在一起,怕是要为你守身如玉。”  权奕珩丢了手里的烟,开口道,“阿峰,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玉蓉么,她从小都在我们家长大,其实按理来说我们几个的感情都应该是很好的。”  一句话激起了权绍峰的好奇心,“为什么?”  ------题外话------  新的一个月,新的开始,也意味着《蜜婚》离结局又近了一天…亲爱的们,么么哒。感谢一路支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