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76 保管你想不了别的男人

376 保管你想不了别的男人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872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5
    虽然已经入夏,晚上的风吹来还是有些凉意。  风吹乱了男人额前的发丝,权奕珩接连点了一支烟,“其实不为什么,大概是打心眼里不喜欢。”  “哥!”  这理由……算是理由么?  “你有了嫂子,当然不喜欢她。”  “这不是主要原因,小时候无知,无所谓人好不好,就是觉得我和她不是同一类型的人,而她也不值得我喜欢。”  不值得喜欢?  权奕珩鲜少和弟弟挖心掏肺的说这么多,今天索性想一吐为快,“同样的,阿峰,我也觉得她不适合你,她要的东西,你永远给不了,即便给了,她也不会满足的,所以,你无论做什么她都不会满意。”  “而你自认为对她的掏心掏肺,她不但回报,还会觉得是理所应当。”  权玉蓉就是这样的人,而他怎么可能喜欢这种女人?  这些道理权绍峰怎么会不明,无论他怎么样对她,她都像个瞎子一样的看不到。  只是他的这段感情好多年前就产生了,要他放手怎么可能做得到,现在他好不容易和权玉蓉能修成正果,他有多珍惜这样的缘分,又有谁能知。  权奕珩觉得,虽然说爱情是不求回报的,可我们要时时刻刻都有一颗感恩的心,爷爷抚养权玉蓉长大,从小就把她捧在手心里,为的就是让权家其他人都知道权玉蓉对于权家的重要性,以免被人欺凌。  可权玉蓉呢,总觉得她爷爷有恩于权家,权老爷子抚养她,给她最好的生活是应该的,她自己也很快融入了这个身份,权家唯一的小姐,成了老爷子心尖儿上的人,让她恃宠而骄了。  “阿峰,你自己想想清楚,想要什么。”  “我想要她。”  这个回答权奕珩并不意外,“阿峰,不管怎么样先回去吧,家里的人都在担心你呢。”  当年这个弟弟曾经问过他可不可以追权玉蓉,那时候的权奕珩只当是他喜欢,年轻气盛,没想到会这么刻骨铭心。  眼下可能谁劝都没有用,关键是他自己要看明白看清楚,而且他今天新婚,总不能劝他离婚吧。  “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没事的,你告诉爷爷和爸爸还有我妈,我很安全,让他们别担心。”  “那好吧。”  权奕珩能理解,一个人最失意的时候是谁劝都没有用的,所以他只能点到为止,也相信权绍峰只是想要安静而已。  回到酒店,老爷子还没睡,一看就知道在为阿峰的事情担心。  “爷爷。”权奕珩关上房门,走过去喊了声。  老爷子坐在单人沙发里,茶几上放着一杯茶,看到权奕珩他站起身来问,“怎么样,阿峰呢,你没把他带回来么?”  “给他一个晚上的时间吧,这种事情我们任何人都没办法帮他,只能靠他自己。”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儿呢!一个晚上的时间起什么作用,说白了无法就是在逃避。  玉蓉不爱他,即便他跑到天涯海角玉蓉也不会怎么样的,这样赌气,伤害的是自己的身体啊。  老爷子是一万个不放心,他就阿珩和阿峰两个孙子,其他的又是以前的小房所生的子女,老爷子是没那么看重的,尽管他平时最疼阿珩,但阿峰也是他的孙子,一样的担心啊。  他只希望他们兄弟能好好地,“阿珩,阿峰再怎么说也是你亲弟弟,爷爷知道因为他妈妈的关系,你们兄弟感情一直……”  “爷爷,我知道。”权奕珩打断,也清楚老爷子要说什么。  他和阿峰之间的关系也还不错,即便没有那么好,也不太差,他们中间隔了个姜淑艳,让他怎么办呢。  他能做的都会做,就像老爷子说的,阿峰到底是他的弟弟,他也就这么一个亲弟弟,能不关心么。  “阿峰这孩子实际上也是淑艳自己惯的,权家的那些人还以为我不喜欢他,一味的偏袒你。”老爷子接着道,“他是我孙子,我怎么可能不喜欢,而是他有姜淑艳这个做妈的惯着,如果我也惯着,他的性子只怕会更软弱。”  “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难免会撑不住,你说的没错,得靠他自己缓过来,人啊,总是要成长的。”  权绍峰的心性就和孩子一个样,因为背后有姜淑艳替他善后,这孩子根本不懂得渗透人心。  “爷爷,时间不早了,您也别担心,我相信您明早一定能喝上孙媳妇的茶。”  “行了你也回去吧,别让小七等久了。”  权奕珩还真的走了,这两天忙于权绍峰的婚礼,医院就陆七一个人,而今天全部都是护工在照顾,也不知道丈母娘怎么样了,陆七肯定直接去了医院,还没睡吧。  “那爷爷,您早点睡,我明天早上过来。”  “嗯。”  权奕珩出去后,老管家便跟着进来了,“老爷子,我服侍您休息吧。”  “情况怎么样了,阿峰他去了哪里?”老爷子心系着权绍峰,哪里睡得着。  “二少去了酒吧,估计想用最笨的办法,把自己灌醉。”  “随他去吧。”  如今他什么都不求,只希望阿峰是安全的就好了,老爷子一向都是什么人他抱什么期望。  对权奕珩,以后权家的继承人他是寄予厚望的,可是阿峰,他只希望那孩子这辈子能找个文静乖巧的女孩子,平淡的度过这一生。  “老爷子,刚才玉蓉小姐也来问我了。”  “她问你什么?”老爷子不由冷下脸。  他以前宠着权玉蓉是因为他们家确实受过权玉蓉家的恩惠,他对那孩子好也是想让自己的良心好受些,可现在权玉蓉的身份不同了,是权家的孙媳妇,就该有孙媳妇的样子,和是权家女儿的身份是完全不同的。  “她问二少,问我们有没有找到二少。”  “别理她,惯会装模作样的。”  她在新婚之夜把他孙子气跑了还来问,老爷子都要被她给气死了。  有些话,他确实应该和玉蓉好好谈谈了,阿峰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孙子啊,权家的二少爷,多少也得顾着点面子吧。  新婚之夜不许丈夫和她同房,这话要是传出去,大家伙岂不是认为阿峰太窝囊了,简直不像话。  权玉蓉心里盘算着什么,老爷子很清楚,他们祖孙情这么多年,他给的也够多了,那丫头啊,真是被他给惯的。  *  姚若兰参加完婚礼回来,男朋友房间的门依然关得死死的,本想问候一声,她又怕打扰他学习。  她和小董虽然是男女朋友,两人也住在一个房子里,可两人并没有肌肤之亲,好几次男朋友都提出想要和她真正在一起的要求,都被姚若兰给拒绝了。  她想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在新婚之夜呈现给丈夫,即便她和男友小董已经确定了关系,没结婚以前也是不可能跨越那一层的。  怕男朋友饿着,姚若兰去了厨房,冰箱里只有面条和鸡蛋,她就做了简单的鸡蛋面。  “小董,你睡了吗,我给你做了宵夜,出来吃点吧。”  良久,房间里想起男孩儿不耐烦的声音,“知道了,放在那儿吧。”  “面冷了就不好吃了,你先开门。”  她今天下班回来连男朋友的面都没见着,出去参加婚礼也就隔着门和男友说了两句话,她想看看他怎么样了。  没一会儿,门便开了,一个皱着眉的小男生露出一个头,“我说你怎么就那么烦呢,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在学习,学习,让你别打扰我,你听不懂是不是!”  姚若兰小心翼翼的道,“那个,我,我就是怕你饿着。”  “行了,把面给我端来吧,我一边看书一边吃。”  听他要吃,姚若兰笑了起来,“好。”  把热腾腾的面条递到男孩儿手上,姚若兰还没来得及叮嘱,砰咚,房门再次被关上。  姚若兰愣愣的站在外面,而后转身去收拾厨房。  小董在准备考研,她该理解他才对,男人啊,为了前程压力大是必然的,这个时候她该以他为重。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在房门关上的那一瞬间,男孩儿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面条,一边和别的女孩子发着微信。  ‘宝贝儿,我刚刚去买东西了,我们什么时候见面啊,你想好时间了么?’  很快,那边的女孩儿也给他回了信。  ‘等过几天吧,这两天我的课程多,也快月考了。’  ‘好,宝贝儿,别忙太晚,学习重要,身体更重要,爱你。’  女孩儿发来的是一张亲密的图片,算是结束了今晚两人的聊天。  和女孩聊完,小董端着一碗面坐在电脑前开始打游戏。  这一切,姚若兰全然不知。  刚收拾完,姚若兰准备洗洗睡了,便接到了权绍峰打来的电话,说是已经在她家楼下,有空的话就让她下去。  姚若兰披了一件外套,出去之前看了眼男友的房间,最终一句话没说走了。  权绍峰坐在小区的石凳上趴着在睡觉,姚若兰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他。  “天哪权二少,你今天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如果不是看到真正的权绍峰,姚若兰还以为他是在说胡话。  今天可是他的新婚之夜啊!  权绍峰抬起脸,他身上的酒气浓郁,眼神迷离,一看就知道是喝醉了。  男人就着昏暗的光线望着姚若兰,“我没有地方可去,你方便吗……陪我说说话吧。”  “我……”  这么晚了姚若兰其实是不方便的,要不是小董忙于考验,她这个时候哪里有时间出来,肯定早早的就睡了。  既然这样,她就陪陪他吧。  “好,我们先去那边。”  坐在这里孤男寡女的被人看见总归是不好的,到时候传出去,邻居还以为她在外面有人了,免不了会被说闲话。  姚若兰扶着权绍峰去了另一边,那里光线比较黑,还有几棵树挡着,不容易被人发觉看清。  这地方权绍峰觉得挺好,他虽然身子摇摇晃晃的,心里却明白得很。  两人坐在大树下的水泥砖上,权绍峰突然开口,“若兰,我挺羡慕你的。”  “羡慕我?”  姚若兰想不明白,堂堂的权二少怎么会羡慕自己。  她紧了紧身上的外套,风吹来让她冷得瑟瑟发抖。  “嗯,我很羡慕你,羡慕你对男朋友的感情,羡慕你的平淡。”  有时候我们本想归于平淡,可惜老爷天并不给这个机会。  姚若兰搓了搓手,问他,“权二少,到底怎么回事啊,今天不是你结婚吗?”  “你有见过如此狼狈的新郎么?”权绍峰反问。  “怎么了,你和权太太吵架了么?”姚若兰猜测,她也担心他,“可你也不能这样跑出来啊,把新娘子一个人丢在房间里多不好,她会伤心的。”  “她如果真的伤心,我会高兴得发疯的。”  姚若兰不懂了,一脸懵逼的望着眼前的男人,虽然很黑,他身上却散发着浓郁的悲伤气息,带着一声声轻叹,是个人都能感受到他的无奈和心伤。  “若兰,你说为什么她不爱我?”  权绍峰双手捧着脸,颤抖着声音问,此时的他就像一个被人抛弃的孩子,那般无助。  他说的她,定然是今天的新娘子!  那个女人不爱权二少么?  姚若兰去参加婚礼的时候听姐姐姚若雪说过,权家二少爷娶的妻子是权家的养女,权老爷子心尖上的孙女,两人结合也是众望所归,今天去参加婚礼的人个个都赞赏他们是金童玉女。  外界大概就是这么传的。  那个女人和权二少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相信感情很深厚吧。  怎么会不爱呢。  姚若兰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看权绍峰这幅样子肯定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她大概不是不爱,是不知道怎么表达吧。”  她昨天参加了婚礼,也看到了权绍峰的爱人,那个女人美得跟天仙似的,气质高贵,根本就是她这种女人无法比拟的,他们两个是天作之合,怎么会没有爱呢。  还有婚礼的排场,是她见过的最盛大的,她做梦都没有梦到过那么美好的场景。  “不知道表达么?”  权绍峰苦笑一声,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丫头还在安慰他呢。  他心里的苦,确实想一吐为快。  “若兰,你不知道。”权绍峰停顿了下继续道,“我和她从小一起长大,我一直喜欢她,而且是偷偷的喜欢,因为我知道她心里的人是大哥,但是我大哥并不喜欢她,尽管如此,我也只能把这份感情藏在心里,直到有一天,她问我,愿不愿意娶她,你不知道若兰……那时候的我真的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我在想,自己活了这么多年大概就是在等她的这句话,连我的生命都亮了。”  姚若兰默默的听着他的诉说,不禁羡慕起那个女人来。  能有一个人这么爱着自己,那是怎样的幸运。  “可是若兰,她不过是在利用我,利用我留在权家,其实我也一直都知道,可就是不死心,认为她总有一天会看到我的好,会爱上我。”  “到底是我自作多情了!”  “二少,你别这么说,感情的事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或许你们时间长了她就会看到的。”  “时间长?”权绍峰深吸口气,一点也不信,“我和她这么多年,你觉得时间还不够长么?”  “就今天,若兰你知道吗,我们结婚了,可是她却把我从新房里赶了出来,不愿和我洞房,说出去,我都觉得自己窝囊。”  姚若兰被彻底的震惊到了,难怪权绍峰会这么晚出现在这里,原来是被新娘子赶出来了。  那个女人,会不会有点过分了?  “二少,你人这么好,一定会很幸福的,或许……”  “若兰。”他突然喊她,很温柔,一时间竟让姚若兰有些不适应,“你男朋友能找到你,是他的福气。”  “呵呵。”姚若兰浅浅勾唇。  也不能这么说吧,她总觉得爱情是互惠的,小董对她也挺好,不嫌弃她的身份,还让她住在他家里,省了一笔房租,对于刚到这座城市的姚若兰来说,这是天大的好事,所以,她会加倍的对小董好。  她想过了,等将来她和小董结婚,那时候小董应该也读研出来参加工作了,她就把这几天工作的钱拼凑一点,开个水果店,总比做清洁工要好,或者她学点什么东西,总之要配得上小董的身份,以免和别人说出去,她只是个清洁工,会丢了小董的脸。  “二少,你这样跑出来家里人会担心的,回去吧。”姚若兰劝他。  权绍峰也在外面待够了,问题始终要面对的,确实该回去了,不过他却是道,“你送我好么?”  姚若兰,“……”  其实男人有时候也很没安全感,也会撒娇的。  就像现在的权绍峰,就想找个人说说心里话,特别在回去的路上,能有伴儿。  姚若兰顿了下,答应下来,“好,我送你走。”  *  婚礼酒店的总统套房内,权玉蓉一直没睡,负责此后她的小丫头也跟着来了,从权绍峰走后,权玉蓉便把这丫头找来给她按摩。  一场婚礼简直累死她了,最痛的是脚,差点都磨起泡了。  和小丫头聊了会天,权玉蓉便准备睡了,身子刚碰到那张大床,门外响起了门铃声。  权玉蓉还以为是权绍峰回来了,她起身准备去开门,看到的是伺候她的小丫头。  “怎么了?”权玉蓉问。  “小姐,我们进去说吧。”小丫头钻了进去,然后把门关上,鬼鬼祟祟的,“小姐,我刚才听酒店的保安说,二少是被一个女人送回来的。”  权玉蓉大惊,“你说什么?确定吗?”  “小姐,我们要不要去调查监控,看看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现在不能,爷爷这时候已经睡了,不要惊动了他,今天我和阿峰这事本来就让爷爷不快了,我不能再出面闹,而且我和阿峰还在新婚,这事得明天办,还要不被任何人知道。”  “明白了小姐,那您也好好休息吧,时间不早了。”  “嗯。”  权玉蓉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打了几个电话出去。  “去查一下,有没有什么女人和权二少走得近!”  他们才刚刚结婚,怎么着,权绍峰一刻也把持不住,她没给他,他就出去找女人了么?  说什么爱她,等她,护她,都是鬼扯淡的话!  权绍峰,如果你敢对不起我,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你。  同一时间,夜深人静。  姚若芳看了几分就业报纸准备睡了,她这两天都有在网上找工作,但她年纪小,文凭又低,且没有工作经验,都不知道自己合适什么样的工作,她想着,现在报纸上看看,明天也准备出去转转了,无论是什么工作,她都得先做起来,再荒废下去,她人都要废了。  合上报纸,姚若芳关了灯,也在这时门铃声响了。  这个时候除了沈辰旭还有谁,她即便装作睡着那个男人也不会罢休的,倒不如起身去开门,免得惹他生气,受折磨的是自己。  果然不出她所料,是沈辰旭来了。  姚若芳让开身,不情愿的关上门,“你怎么又来了?”  “我知道今天大家都去权家参加婚礼了,我正好陪陪寂寞空虚的你。”  “婚礼?”  “嗯,是权二少和权家小姐的婚礼。”  他说的人,姚若芳不认识,不过听沈辰旭的口气应该是一场盛大的婚礼吧。  那么她呢,以后会不会也遇到一个爱她的男人,然后给她一场婚礼,即便是简单的婚礼也好,只要他们相亲相爱,彼此尊重她就满足了。  千万别像这个样子,和沈辰旭偷偷摸摸的,她还每天担心受怕。  “在想什么?”男人突然凑过来,问她。  小女人出神想事情的样子着实令人着迷,特别是那双眼睛,溢出的悲伤总会情不自禁的勾起他作为男人的保护欲。  “想家了?”  沈辰旭是知道的,姚若芳的家是个什么样,父母又是什么素质,倒是为难了她们姐妹,在那种环境下长大竟然能有这么温婉的个性。  “我在想,你都要结婚了,怎么还能在外面找女人。”  “你倒是挺为我着想。”沈辰旭冷了脸,听了这话很不高兴,“不过,我不领情。”  姚若芳想要和他沟通,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她这辈子真的就该完了,她才十八岁,多好的青春年华,怎么能浪费在一个男人身上?  “大少!”她这样叫他,有点事生疏。  男人听后拧了下眉,从兜里掏了一根烟点上,“怎么了,有事?”  “结婚之前我们保持这种关系没事,不过我希望你结婚后别再来找我了,对你对我,还有对你的妻子都不好。”  她想要新的生活,新的朋友圈,新的奋斗目标,更需要注入新的灵魂。  “怎么,又想和我分手,和我玩儿花样?”沈辰旭才不听她的这些鬼话,不悦的眯起了眼,且把口中的云雾喷在了姚若芳的脸上,害得她不适的呛了两声。  分手?  这两个字彻底刺激到了姚若芳,他们之间什么都不是,只是肉体上的关系,算的上是分手吗,而且她由自主权决定这一切吗,她只不过是想,让这个男人看在他们相处多日的情分下,能高抬贵手的放她一马。  沈辰旭扔了手里的烟,他眼神冷冽,手指掐着女人的下颌不断用力,“姚若芳,你给我听好了,我特么的就要找你!”  姚若芳被憋着和男人对视,她的脸因为情绪有点激动变红了,“我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得出去工作,以后不会再住在这里。”  “出去上什么班啊,你是我女人,当然我养你。”  沈辰旭这才想起来,他和姚若芳在一起,似乎从来没有给过她钱,或者买过别的什么东西,她自己也不要。  难道这个女人是没钱了所以才想出去工作的。  想到这儿沈辰旭松了手,突然又变得温柔起来,“你怎么那么傻?”  “什么?”姚若芳懵逼了。  男人却是牵起了她略凉的小手,“走,我们出去。”  出去?  姚若芳实实在在被吓着了,她和沈辰旭这样出去,万一被人看见,还以她是狐狸精呢,到时候正室找上门,她想不出名都难。  “都这么晚了还出去干什么,你饿了吗,要不然我给你去弄点宵夜?”  沈辰旭不想她太辛苦,虽然他很想吃她做的饭,其实她如果真心的给他做饭,味道还是不错的,比家里的那些佣人的手艺还好。  “我们出去吃。”  “出去吃多浪费啊,一碗面几十块,在家里其实几块钱就解决了,我马上就好。”姚若芳说着已经灵活的钻进了厨房。  她就是不想和他出去,在做这些事情打发时间。  姚若芳从冰箱里拿了鸡蛋青菜,再将面条从橱柜里拿出来,就等水沸腾下锅了。  呼。  终于没有被沈辰旭缠着,她心里也跟着大大的松了口气。  以往这个男人从来不许她说个不字,今天倒是很意外。  沈辰旭站在客厅里,他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瞥见厨房的一角,偶尔他会看到若芳弯着腰在忙碌,男人嘴角浅勾,情不自禁的朝她那边走去。  恰好面条差不多熟了,姚若芳不知道他的口味,到底是喜欢硬一点的,还是松软一点的,所以她挑了两根想尝一下口感,刚从锅里用筷子捞出来,她嘟起嘴轻轻在筷子上吹了几下准备送进嘴里,突然的一道力量,让她的手不受控制的弯了下,而她筷子上的面条,全被男人一股脑吸走了。  “唔,还不错。”  男人嚼着面条,夸赞道。  其实锅里的面条还没有味道,也不知道他所说的味道不错在哪里。  姚若芳本想逗弄下他,就给他这没味道的面条,可佐料一早就放在碗里了,而且上次也用过这招,对沈辰旭一点也没有用,人家无论什么味道都吃得不亦乐乎呢。  姚若芳不禁奇怪了,这个男人在家明明很挑剔,经常变换做饭的佣人,为的就是能经常吃到不同的菜色,和她在一起倒是口味变了,不挑剔了。  “若芳。”男人从身后抱住她,哑着声线喊。  “我给你挑面条,你马上就吃,不然糊住了就口感不好了。”她生怕他又在厨房里乱来,想挣脱男人,却没有他那么大的力气,只能用这个理由。  “好。”这才他倒是很乖呢。  两人在餐桌前面对面坐着,沈辰旭吃了一口面条,那双冷冽的眸子眯了下,“好吃。”  而后,他挑起几根面条递过去,“你也吃,辛苦了。”  姚若芳觉得这男人一定是抽风了,自从她受伤后,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这种事情不是亲密的情侣才做么!  “吃啊,真的很不错。”  姚若芳身子往前倾,怔愣的看了他一眼,将面条吸了进去,她嘟嘴的样子实在太诱人,沈辰旭喉间轻滚,又没把持住,拉开座椅,人就往她这边来了。  之前在厨房,今天在餐桌上,面条只吃了几口,姚若芳今天被他折腾的快断气了,好像从两人在一起后,沈辰旭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凶猛过。  事后,姚若芳先去洗澡,沈辰旭则坐下来慢慢吃刚才的面条,即便是糊了,他也觉得味道鲜美。  等面吃完,他自己去厨房把碗给洗了,这还是沈辰旭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总觉得洗完碗之后手不舒服,油腻腻的。  男人用湿巾擦了把手,然后去了卧室,姚若芳已经洗好澡躺在了床上,看样子是真的有点累了。  不过沈辰旭还是不想放弃,这么美好的夜,他们刚刚浓情蜜意了一次,该出去走走才是啊。  “若芳,出去转会吧,你整天闷在家里也不是个事。”  他和若芳在一起这么久,从来没有带她出去过,以往的每次见面,都是两人去酒店开房最多,完事之后他会让她自己回去,并且叮嘱让她服用事后药。  “我累,想睡了,如果你想出去就出去吧。”  “我们一起出去走走,我带你去个地方,保管你喜欢。”  姚若芳实在不想和他一起出现在人前,她喃喃道,“你刚才太猛了,我有点累,不去。”  女人说着就躺了下去,那样子疲惫的很,闭着眼就睡了。  男人跟着她躺下去,两手抱着她柔软的身子,薄唇在她耳旁轻轻的问,“那你喜欢我的猛吗?”  姚若芳,“……”  “说啊,喜不喜欢?”  她不说,他便不饶。  “喜,喜欢。”  “我可要更猛一点,保管你再也想不了别的男人。”  沈辰旭的手从她的睡衣里钻进去,手掌抚着她纤细的腰肢,“躺着别动,这一次做完保证让你不累。”  姚若芳,“……”  有这种好事么,哪一次他们做完,她不是累的腰酸背痛的!  *  第二天一早权家一伙人回到大院,按规矩新媳妇要给公婆和祖宗敬茶。  老爷子一回来就去了书房,权玉蓉敬茶的时候他没出去,可见昨晚的事,老爷子对她的成见很深。  权玉蓉给公婆敬完茶,她赶紧亲自泡了一杯茶给老爷子送去。  “爷爷,昨晚的事我……”权玉蓉端着托盘站在门口,一脸怯弱,仿佛因为昨晚的事她在权家已经站不住脚,希望老爷子可以可怜她。  而这一次,老爷子再也没有那份包容和宠溺,厉声道,“昨晚的事你确实做得太过分了,阿峰到现在也没回来,如果传出去,玉蓉,阿峰的脸往哪里搁,我们权家的脸往哪里搁。”  “爷爷,我给阿峰打过电话了,他没接。”  昨晚权绍峰有回到过酒店,可一直没有进权玉蓉的房间,今天早上权玉蓉的丫头去叫他,却发现隔壁房间没人了。  今天在前厅敬茶的时候,权玉蓉听到了不少佣人都在议论她,以为她是新婚之夜被丈夫给抛弃了,连敬茶这样的大事都没有看到权绍峰。  当时的权玉蓉恨不得撕烂那些八婆的嘴,可她还是忍了下去。  这事本就是她不对,如果她和佣人闹起来,爷爷对她的印象会更差的,现在有个叶子晴,爷爷早就不像之前那么对她了。  果然,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  以前是阿珩哥哥,现在竟然连权绍峰都敢欺负她了。  而今天,爷爷也为这件事责怪她,难道他们都不想想这件事到底是谁的错么?  当初,若不是爷爷把她许配给阿珩哥哥,她今天又怎么会为了让自己留在权家,答应嫁给自己不爱的人?  “玉蓉,阿峰真的很喜欢你,爷爷早就说过了,希望你们能好好的,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接受他呢。”  权玉蓉从未被老爷子这般说过,她一时情急哭了起来,并且还跪下了,“爷爷,都是玉蓉的错,是玉蓉不好,不该和阿峰赌气的,昨晚,昨晚我……我不过是让他给我一点时间,让我们出去单过了再一起好好的生活,没想到他听了受不了,回来酒店的时候,我听人说还带了一个女人。”  “你说什么?带了一个女人?”  “这事是酒店保安说的,阿峰昨晚回来了酒店,可是没有进我的房间。”权玉蓉的眼泪大滴大滴的从脸颊滚落,“爷爷,我被您养了这么多年,我的性子您应该知道啊,怎么可能那么狠心,真的不接受阿峰。”  “其实他昨天走了之后我已经后悔了,我还让我的丫头出去找他,谁知道他跑得太快,没追上。”  “爷爷,有些话说出来难免会难为情,但我怕您误会也只好说了,新婚之夜,作为女人难免有点紧张,我……我昨天晚上只是有点紧张,阿峰,难道他作为一个丈夫就不该体谅一下我,宽慰一下我,就那么冲出去了,你说,我一个人独守空房,难道脸上还有光么?”权玉蓉说得头头是道,三言两语就把这件事情的责任推到了权绍峰身上。  若不是老爷子了解她,恐怕真的相信她是无辜的。  老爷子深深的朝她看了眼,末了,他走过去把权玉蓉从地上扶了起来,“好了,是爷爷不好,不该把全部责怪你,这事也确实阿峰不对,我会好好说他的,你也累了,先去休息吧。”  “爷爷不要生玉蓉的气,等阿峰回来,我会向他道歉的。”  “去吧,去休息,你昨天折腾一天,眼圈都黑了。”  眼见老爷子又对她露出心疼的表情,权玉蓉这才放心下来,走了出去。  等她走了,老爷子迫不及待的让老管家进来,“阿峰昨晚真的和一个女人一起回来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说明阿峰对玉蓉的感情并没有那么深,倒是让老爷子有几许欣慰了。  “老爷子,这个我不知道啊。”  老管家昨晚一直伺候老爷子,外面的事他并不知情。  他们的人盯着权二少到了酒吧就回来了,是老爷子自己说的,不用看着了,给权二少一点私人空间。  “还不赶快去查是不是真的,也要给我查清楚,是什么样的女人,若是那些不正经的,千万要处理干净了,别让阿峰再有来往。”  “明白,老爷子。”  ------题外话------  亲们,清清的奶奶病重了,医生说随时有生病危险,脑瘤,血管随时爆裂死去,医生不让住院了,让我们家属带回家。可能没有多少日子了,她突然血压两百多,当时就不能说话了,清清很难过,这几天也都在医院码字,评论区你们的评论清清也看了,但是没时间回,医院没网,文也是用手机传的。希望亲们谅解。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