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77 重新给我一次机会,嫁给我

377 重新给我一次机会,嫁给我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825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5
    权玉蓉从老爷子书房出来,第一时间回到了自己的宅院。  负责伺候她的小丫头也在这个时候进来,“小姐,找到昨晚送二少的女人了。”  “是谁?”权玉蓉眯起了眼,面目狞狰。  “是二少公司里的一个清洁工,听说这人还是权大太太介绍过去的。”  “清洁工?”权玉蓉捕捉到佣人话里的重点。  一个清洁工而已,她这是在置什么气!  权绍峰爱了她那么多年,如果真能一下子爱上别人的话,她也不必靠着他留在权家了。  说不定是他昨晚喝醉了,正好被那个女人给看见了送权绍峰回来。  不过权玉蓉又反映过来,“你刚才说什么,那人是权太太介绍过去的?”  “是的小姐,我都打听清楚了。”  那么也就是陆七介绍给阿峰的人喽。  这个陆七真是动机不纯啊,竟然在他们家阿峰身边安插眼线,也只有他们家阿峰老实,没有想到这一层。  “你去把权二少找回来,就说我身体不舒服,可能是旧伤发作。”  说到此,权玉蓉便脱了外衣回到卧室躺下休息了,她昨晚没睡好,脸色略带白色,看上去确实很憔悴。  “好的小姐,我马上让人去找。”  权绍峰早上没有回权家,姜淑艳一早就派人去找了,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  为了这事权昊然也一直在家,连公司都没有去。  “我就知道权玉蓉不是个好东西,新婚第一天就不把我儿子做个数,刚才她给我敬茶,我恨不得直接将茶泼在你脸上。”姜淑艳生气的数落。  若不是顾着权家的脸面,顾着儿子的将来,她刚才真的想这么做啊,看到那个女人,她就恨不得打她几个耳光。  勾引了她的儿子,又不负责了!  权昊然烦躁的在大厅里徘徊,“幸好你没这么做,那么多人看着呢,她不懂事是她的错,你要是这么做了可就是你的错。”  “儿子都不见了,我还能顾及是谁的错,权家的脸面再大也大不过儿子。”  “你也别嚷嚷了,老爷子自有定夺。”  “呵,自有定夺?老爷子一向偏袒那个狐狸精,他能为咱们阿峰说话么?”  姜淑艳是一刻也不能忍,本来她都打算接受那个女人了,没想到她竟然是这种货色,新婚之夜把丈夫赶出了新房。  不把她儿子当回事,当初别嫁啊。  权昊然被妻子吵得头疼,“这事是阿峰咎由自取,我们谁也没逼着他娶玉蓉……”  姜淑艳一听这话激动的站起身,指着丈夫的鼻子道,“权昊然,你说话能不能有点良心,他是你儿子啊。”  “正因为他是我儿子,难道还不让说实话么。”  姜淑艳简直要被丈夫给气死了,儿子不见了他不出去找,反而帮着权玉蓉那个狐狸精说话,她当真是谁也指望不上。  “淑艳,你知道阿峰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么,那都是你惯得。”  “我惯的?”姜淑艳冷笑,眼圈逐渐泛红,“他是我儿子,我不惯他惯谁,他一生下来就是个二少爷,权家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你和老爷子都只念叨着阿珩,你说,我不心疼他,还有谁心疼他?”  权昊然深吸口气,“你这些话最好不要当着爸的面说,他也是心疼阿峰的,只是一直没有说出来而已。”  “他心疼,他心疼就不会把整个公司都交给阿珩。”  “权家的当家人本来就只有一个。”  “你的意思是,一山不容二虎,是不是老爷子将来……”  “住口,越说越不像话了。”权昊然厉喝,“我们权家这么多人,你见过哪个当家人为难其他人了吗?淑艳,你未免想得太多了。”  姜淑艳的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那可说不定,阿珩那么恨我,一直以为是我害死他妈妈,将来谁知道他会对我做什么。”  其实姜淑艳也是一个比较直爽的人,心里有什么说什么,权昊然也是喜欢她的这点,除了偶尔做事让他头疼,其他方面还是无可挑剔的。  她对阿珩虽然谈不上有多关心,但也不存在害他的心思,在这样的家庭里,一个女人没有害人的心思就够了!  而妻子这些年也确实不容易,他叹了口气安抚,“老爷子已经教训过玉蓉了,你别太担心,阿峰从小到大都没有经历过什么挫折,遇到事情难免想得不周全。”  听到丈夫的安慰,姜淑艳的心里稍稍好受了些许,哭声也小了些许。  权昊然松了口,不禁在心里感叹,果然女人都是需要哄的,有时候几句安抚的话就够了。  同一时间京都二院。  黄娅茹再一次被送进了抢救室,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必须尽快手术。  心脏权奕珩倒是找到了几个来源,可配对不成功,现下还在努力寻找。  陆七早已失去了理智,她站在手术门外不停的徘徊,一滴眼泪没流,也不说一句话,整个人仿佛疯癫了一样。  “小七。”权奕珩打完电话过来抱住六神无主的她,“你别这样,妈会没事的。”  陆七浑身发抖,她靠在男人怀里,一张惨白的脸看不出情绪,毫无血色的唇张了张,良久才挤出一句完整的话,“阿珩……你,你给我爸打电话,把,把情况告诉他吧。”  陆七看得出来,黄娅茹嘴上说不会和父亲有来往,可心里应该是想着他的,要不然她也不会每天都张望着门口,似乎在盼着谁。  陆七这么做也是怕黄娅茹真的出意外,到时候连父亲的最后一面也见不着了。  而以父亲的性子,肯定也会在以后的日子里都活在愧疚里。  “好好好。”权奕珩拍着她的背宽慰,那语气就跟哄小孩似的,“我马上给他打电话,你别着急,先坐一会儿,相信我一切都会好的。”  说着,权奕珩把陆七扶到了走廊的沙发上坐下,他则去了另一边打电话。  接到权奕珩电话的沈立轩因为受不了这个打击,突然倒下了,他此刻和儿子一家在医院陪着沈夫人,沈夫人病危,医生说就这两个时辰的事。  沈辰皓赶紧叫来了医生,医生把沈立轩送进了急救室,让家属在外面等。  而病房这边只有姚若雪和早早两人,沈老爷子的得到消息还在往这边赶,包括沈立明一家,听说也在路上了。  不管他们兄弟之间有什么过节,面子上的事还是要过去,免得被人说闲话。  沈夫人病房内,姚若雪和早早沉默的站在病床前,沈夫人已经陷入昏迷,生命迹象很弱。  主治医生在这个时候进来,他把一份资料交到姚若雪手里,“沈夫人前几天交给我的,她说,她死后把心脏捐给京都二院的黄娅茹。”  刚才沈立轩打电话姚若雪和沈辰皓是听见了的,黄娅茹病重,需要合适的心脏配对,这算不算是一种天意。  难道是老天爷故意安排的么?  姚若雪拿着遗嘱,红了眼眶。  她得赶快告诉陆七这个消息,要不然两个女人都失去生命,公公醒来肯定撑不住。  若是要捐献沈夫人的心脏,必须把沈夫人送到二院去,方便做这个手术,这事她得和沈辰皓说一声,商量下怎么办。  这是妈的遗愿,相信沈辰皓也不会反对的。  沈立轩身体一向健康,除了心灵上的病,其他地方的指标都还好,没多久便醒来了。  他得知妻子要捐心脏给黄娅茹,一时间也感动得流下泪来,他何其有幸,这辈子认识了这么两个女人!妻子这一去,怕就是和这个世界告别了。  在走之前,他对儿子道,“你们都出去吧,我和你妈说两句话。”  这辈子他最对不起的就是宁惠,虽然年轻的时候那件事确实很让他生气,可现在想起来,其实这辈子最混蛋的是他自己,辜负了两个好女人。  沈辰皓和姚若雪带着早早出去,沈老爷子和沈立明一家都来了,都在问情况。  无论是真心还是假意,沈辰皓现在没心思纠结,被人问,也就说明他妈妈还是被人尊重的,他没必要将这些仇恨拿出来现在说。  “医生说了,就这几个小时,让我们准备后事。”  沈老爷子深吸口气,一句话没说,由佣人扶着离开了。  他这把年纪,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想而知是什么心情,对于宁惠这个媳妇,他一直都抱有愧疚,当初要不是他撮合,宁惠也不会一辈子都守着这个冰冷的家过日子。  他不想待在这里感受那种气氛,只想远离,那样的话还能骗骗自己,儿媳妇还在。  病房里,沈立轩握着沈夫人逐渐冷却的手,他声音沙哑,“宁惠,千言万语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对不起,这三个字太容易说了,可我知道,对你没用。”“谢谢你的包容,谢谢你替我着想,可是宁惠,你要我怎么办呢?带走你的心脏,阿皓他会怪我的啊。”  “娅茹的病是这些年日积月累造成的,也是我的错,要心脏,也该是挖我的心脏。”  没说两句话,医生便过来催促,让家属立即带着沈夫人去二院,那边的黄娅茹情况很危险,必须要提前做好准备。  他放开妻子的手,眼泪哗哗的往下涌,“既然是你的意思,那么我就领了,下辈子一定会还这一世对我的情。”  男儿有泪不轻弹,可他真的被这个女人给打动了。  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好妻子,也是一个好母亲,更是一个好儿媳,他不在的这些年,老爷子念叨过很多次,说宁惠那孩子经常来大院陪我,让沈立轩好好珍惜。  他是想珍惜了来着,可这些年一直放不下黄娅茹,实在没办法对除黄娅茹的女人那么掏心掏肺。  算他这辈子欠她的吧!  *  昨晚权绍峰和姚若兰说了不少话,今天过来公司她心里一直不安,很担心权绍峰的情绪。  姚若兰本想给权绍峰打电话问候一声,又怕他和新婚妻子在一起不方便,思来想去她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二少,你还好么?’  权绍峰的电话被设置了,一个电话都接不进来,所以大家伙才找不到他,唯有姚若兰一个人给他发短信。  此时的他在和权玉蓉的装修好的新房里发呆,粉红色的主色调卧室内到处悬挂着心形气球,原本他和权玉蓉是该今天早上给长辈们敬完茶之后搬过来的,没想到昨晚闹了那么一出。  这个时候的这里,原本该是他们新婚夫妻的爱巢,却只剩他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权绍峰看到短信回了一句,‘我挺好的,别担心。’  权家那么多人,他突然发现没有一个人是懂她的,而和他相处多年的权玉蓉,他用心爱着的女人,昨晚他离开后,她是否有给他打过一次电话呢?  没有人知道他在这里,更没有人猜到他的心思。  ‘好好的,别想多了。’  原本以为回了话过去姚若兰便不会来信息了,没想到她依然在关心他,显然是不放心他吧。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权绍峰拨通了姚若兰的电话。  “二少,你没事吧,酒醒了吗?”  一开口,女人满是关心,让权绍峰感觉很温暖。  在权家似乎除了姜淑艳就没有一个人这么关心他过,他也是人,也是需要温暖的,特别是爱人的那份,他还从未感受过。  权绍峰紧绷的唇动了动,声线沙哑,“好多了,你放心。”  这话一出两人沉默了许久,突然又没话说了,姚若兰本想说‘没事的话我先挂了’,男人却在这个时候开口,“有时间吗,我们见一面吧。”  “我在上班呢,你知道的二少,上班时间不能偷懒。”  呵。  “我准许你偷懒。”  这一刻的权绍峰自己也没发觉,和这个女人聊天无比的轻松,“你在公司等着,我过去那边的咖啡厅,到了给你电话。”  电话被挂断,姚若兰只好去找组长请假。  半个小时以后,姚若兰到了权绍峰所说的咖啡厅,男人穿的还是昨天做新郎官的白色衬衣,下颌青色的胡渣明显,一看就知道是没睡好。  不过见了他,她还是问,“二少,怎么样啊昨晚,还睡得好么?”  权绍峰这个时候还有空来见自己,这就说明他和新婚妻子处得并不怎么样。  姚若兰怕触到他心里的脆弱点,问候的都是他的生活起居。  “挺好的,昨晚谢谢你。”权绍峰喝了口咖啡,他双眸里充斥着血丝,人看上去病怏怏的,像是经历了一场劫难,让人心疼过,“若兰,你家务活做得怎么样?上次我听说你想多挣点钱对不对?”  “不说特别好,但我会努力做的,二少,你满意办公室的卫生吗?”  “相当的满意。”  反映过来姚若兰的意思,权绍峰从西装裤里掏出一串钥匙递过去,“这是我新房的钥匙,可能最近不会住进去了,你这些日子下班了就去打扫一下,也不用每天去,隔一天或者两天都行。”  权绍峰说着又从皮夹里掏出几千块钱来递给她,“这是报酬,暂时先做吧,如果长期需要打扫我会通知你,报酬也会加的。”  “二少,我……”姚若兰望着他手里的红色钞票,不知为何,她明明很需要钱,却没有要接的勇气。  “这是你应得的。”权绍峰把钱塞到她手里。  “我知道,不过不需要这么多的。”  “拿着吧,我相信你比其他钟点工要做得好。”  “二少,我想问,你现在住在新房吗?”  “没有。”权绍峰面色平淡,像是已经完全释怀了,“房子装修好了,我不想浪费,所以想找人每天打扫。”  “哦,我会每天都去的。”  “都可以,看你时间,反正我也不住在那里。”  “二少,其实你可以试着和你妻子谈一谈,你们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看到他这样,姚若兰心里也难受。  多好的一个人呐,那个女人怎么就不爱他呢。  权绍峰搅动着杯里的咖啡,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子对权玉蓉,让她一个人面对权家所有的人。  他其实是不忍心的,可是又不知道回去了怎么去面对。  他害怕权玉蓉哭,更心疼,亦怕自己心软,会一直和她那样下去,表面维持着夫妻关系,实际上他们什么都都不是!他想要的不是这些,不是这些啊。  “谈什么呢,我和她谈过不下三四次,无论是结婚前还是结婚后,她给我的都是一个答案,给她一点时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并不陌生,需要什么时间?难道这么久,她还不了解我这个人么?”  权绍峰吸了吸鼻子,“其实她就是在为我大哥守身,想着有一天我大哥和我嫂子散了,她好插进去,要不然她怎么肯嫁给我,我算是明白了,这才是她拼死拼活留在权家的目的。”  “二少,你别这样,其实我觉得,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既然她不爱你……”  姚若兰说不下去了,他才刚刚结婚,总不能劝他和新婚妻子分开吧。  具体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她也不太清楚,还是不要乱说话的好。  “既然她不爱我,我就该放手吧,其实很多人都这么劝过我,包括我妈,她知道我妻子不是真心爱我,一直很担心。”  “可是若兰,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今天想了许久,在分手和继续包容她之间选择,我肯定还是选择后者,她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从小就没有家人,我不可能辜负她。”  “既然她要时间,我给她就是了。”  姚若兰再次被权绍峰的痴情给打动了,这个男人不是傻,而是真的很爱那个女人。  既然他自己都做了决定,她也什么都不必说了。  “那你回去吧,别让她等着,相信她对你即便没有爱,也还有小时候的感情。”  “嗯,我晚上就回去。”  姚若兰起身,“我得去上班了,再见,二少。”  权绍峰朝她点点头,还想一个人在这里喝几杯咖啡,清醒清醒。  他不知道怎样做才是对,但是不想就这样放弃了几十年的坚守,她不爱他没关系,其实他一直都知道的啊,又何必计较,既然已经决定要照顾她,为何还要松手呢。  *  这天下午,叶子晴给孩子买了不少零食和玩具,然后给佟嘉伟打电话,问孩子在哪家医院住院。  “叶子,你别来了,身子不方便,医院环境也不好,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  “东西我都买好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孩子父母没在身边怪可怜的,说吧,在哪儿。”  她这么坚持佟嘉伟深知拦不住,他看了眼躺在病床上软绵绵的橙橙,对电话那头的女人道,“你在哪儿,我来接你。”  “新嘉百货商城。”  挂断电话,佟嘉伟和坐在一旁的佟母道,“妈,我得出去接叶子,你看会橙橙。”  佟母点点头算是认可了。  “一会儿叶子来了,别乱说话。”佟嘉伟走之前特意叮嘱。  佟母这几天一直在医院陪着小外孙,整个人憔悴不堪,甚至连话都懒得说一句,朝儿子摆了摆手,目光又落到了孩子身上。  这孩子实在是太可怜了,生下来本就身体不好,还爹不疼娘不爱的,若是他们不多加关心,这孩子还有命在么?  她隐忍了这么多年,想和孩子在一起都不行么,他们不管,她和老伴管行不行,哪怕是拼掉这条老命也要把孩子抚养成人。  等佟嘉伟走后,佟夫人凑到小外孙身边,低声问,“橙橙,想不想吃什么啊,我让舅舅回来给你带?”  小男孩脸色通红,连着烧了好几天,嗓子都哑了,他抱着一只大狗熊,闷闷的道,“外婆,我要妈妈,我想妈妈了。”  “橙橙乖,妈妈在外面给你赚钱呢,将来买了大房子好接橙橙过去住啊。”  “外婆,妈妈是不是给橙橙找新粑粑了?新粑粑不喜欢橙橙,所以妈妈也不要橙橙了?”小男孩眼里闪着泪花,模样可怜极了。  佟夫人闻言,眼眶一酸,良久才艰难的吐出一句话,“不是,不会的。”  “可是,外公昨天是这么告诉我的。”  佟夫人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听孩子这么说,她心都碎了啊。  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明明是大人的过错,为什么要加注在一个孩子的身上!  “外婆,是不是橙橙不乖,橙橙生病,妈妈不喜欢橙橙了?”  佟夫人眼里的泪水肆意流下,她抱着小外孙,“不是,妈妈怎么会不喜欢橙橙呢,橙橙这么乖,妈妈就是太忙了,怎么,橙橙不喜欢外婆吗,有外婆和外公陪着你还不好啊。”  “外婆,我粑粑是谁,橙橙很想粑粑,为什么别的孩子都有粑粑,而橙橙没有。”  佟夫人抖着身子抱着小外孙,哭得一塌糊涂。  她能说什么,即便说了又能怎么样呢,孩子还真小,即便说出来对他也不过是一种伤害。  “外婆,等橙橙的病好了,可不可以把橙橙送去妈妈那里,橙橙想当面问妈妈,是不是不要橙橙了。”  佟夫人摸着孩子的脸,实在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回答。  一旦孩子生病是最脆弱的时候,平时不敢说的人,不敢提的人,他也全都不顾及了。  这么大点的孩子,又能顾及什么呢,难不成心里还藏着心事?  佟嘉伟接到叶子晴的时候,她戴着口罩和鸭舌帽站在百货商场门口,男人赶紧下车帮她把东西拿来了过来,突然觉得自己开车过来接她是错的,要不然她打车这个时候已经来医院了,根本不用站在这里等这么久受累。  上了车,叶子晴狠狠喘了口气,看样子刚才是真的累着了她。  这些日子没拍戏,她倒是犯懒了,稍微做点事就觉得累。  佟嘉伟看得心疼,“你自己本来就累,还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赶紧的上车歇一会儿。”  “还好,不累,我也好久没出来逛了,孩子嘛,应该比较喜欢这些。”  她现在也是快做妈妈的人了,张扬的性子收敛了许多,倒是沉稳了不少。  那天叶子晴见到那个孩子,总觉得孩子身上有种令人心疼的忧郁。  到了医院,橙橙看到叶子晴,扯着沙哑的嗓子喊,“阿姨好。”  “橙橙,好些了吗?”叶子晴走过去问,看孩子脸色烧得通红,她都觉得心疼。  “谢谢阿姨关心,橙橙好多了。”  佟夫人招呼叶子晴,“辛苦你了,坐会吧。”  “谢谢伯母,还好,反正我也没什么事。”  “这几天嘉伟也没时间去看你,叶子,希望你别往心里去,橙橙这孩子……”佟夫人说到这里,又伤心的哭了起来。  佟嘉伟道,“妈,你这是干嘛啊,小孩子生病不是很正常么?”  叶子晴用手臂撞了一下佟嘉伟,示意他别说话,老人家的心思不同于年轻人,他们这一辈特别疼爱孙子辈,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孩子烧成这样,能不着急么。  “我懂,我懂伯母,你别伤心,也别不顾自己的身体,孩子还需要您照顾呢。”  “我就知道你懂事,叶子,谢谢你的体谅。”  这都是小事,叶子晴不知道为何佟母对自己好像一副感恩戴德的样。  她留在这儿反而让佟夫人更伤心了,聊了会,她便借口离开,佟嘉伟送她出去。  走到电梯口,叶子晴将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嘉伟,你外甥的妈妈到底怎么回事啊,病得这么严重,他妈妈都不过来看他么?”  这种母亲,实在是太狠心了。  “我姐姐是我们家领养的孩子,几年前因为一个男人和我父母闹翻了,一气之下去了国外,生下了橙橙……”  说到这儿佟嘉伟便说不下去了,叶子晴也懂,这种事情是不好对外界说的,她也能理解他的难言之隐。  那么严格上来说,那孩子和他们佟家并没有血缘关系,真是难得,佟夫人还这么疼爱这个孩子。  养育之恩大于天,佟嘉伟的姐姐,佟家夫妇肯定也是当自己亲生女儿一样疼吧,虽然心里生气女儿的做法,到底还是不忍心的。  “这几天你就好好照顾他吧,孩子也需要人陪,别看他年纪小不懂事,其实他心里清楚的很。”  “嗯,我知道,先送你回去吧,这里全是药味儿,我怕你闻多了会不舒服。”  叶子晴无谓的笑笑,“我已经过了孕吐期,现在食欲也好了,爷爷每天都安排厨房给我送东西吃,我真怕这样下去会吃成一个大胖子,到时候连婚纱都穿不下去。”  “能吃是福,这说明咱们的孩子长得好,胖一点有什么关系,你都那么瘦了。”佟嘉伟这样说,好像叶子晴肚子里的那个孩子真的是他的。  他这么说,叶子晴心里也舒坦,每个做母亲的都希望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佟嘉伟这么好,他的家人也不排斥她,她理应珍惜啊。  叶子晴倒也不是在乎身材,而是有时候她胃被撑得受不来,老爷子还要给她送东西吃,生怕小曾孙饿着。  “你别送我了,回去陪孩子吧,你妈妈一个人也不容易,我自己回去就好。”  “那怎么行,不说你怀孕了,就算这样子回去我也不放心啊。”  毕竟她是公众人物,免不了时时刻刻要注意,万一遇到什么事可怎么好。  “我已经让权家的司机来接我了。”  “那行,我送你到楼下。”  刚上车叶子晴就收到了一条微信,是一幅图片。  她皱了下眉,吩咐司机,“你先回去吧,一会儿再来接我。”  “不行啊叶小姐,老爷子会责怪我的。”  叶子晴想想也是,她这么出来爷爷本来就很不放心,如今再让司机一个人回去,爷爷岂不是更操心了。  现在的权家为了权绍峰的婚事已经是焦头烂额了,她不能再让爷爷为其他事情心烦。  “这样吧,你送我去一个地方,在那附近等着我,然后我们一起回去。”  “好,谢谢小姐体谅。”  “不过你回去以后不许告诉爷爷我去了哪里。”  “小姐您放心吧,我不是多嘴的人。”  叶子晴嘴角勾了勾,也对,如果他是喜欢多嘴的人,她怎么样也不会让司机跟着的。  到了墓地,叶子晴顺着阶梯往上走,权妈妈的墓碑前站了一个人。  叶子晴喘了几口气,在男人身后开口,“你在这儿等我做什么?”  “三年前,咱妈一直不放心把你交给我,千叮咛万嘱咐,生怕你嫁给我受委屈,事实上,你这三年真的受尽了委屈。”慕昀峰听到声音转过身来。  女人因为运动脸色有点红,很是迷人。  又或许是他爱上了她,慕昀峰觉得无论何时她都是美的。  叶子晴盯着墓碑上的照片,想着这三年的婚姻生活。  受尽了委屈说不上,只能说那种婚姻生活不适合她吧。  叶子晴也好久没来看权妈妈的,今天来,也好。  她站在慕昀峰身旁一句话没说,只是默默盯着墓碑上的照片发呆。  “叶子,你还好么?”  “你当着我妈想和我说什么?”  慕昀峰目光从她身上再次落到墓碑上,“妈,叶子不要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能挽回她,本来我答应了她以后会好好过日子,可还是没能做到。”  叶子晴不甘示弱,“妈,你别听慕哥哥胡说,是他先不要我的。”  “叶子,你别污蔑我,我从来没说不要你。”  “你就有,我是你老婆,可你心里一直装着别人。”  “我心里没有别人,只有你,妈,你别听叶子胡说,她故意冤枉我。”  我去,这男人竟然玩起了赖皮不认账了。  叶子晴懒得理他,转身就准备走了。  她才不要在这里和不值得的人浪费时间。  “叶子,我妈她住院了,想见见你。”  叶子晴顿住,转过身来紧张的问,“你说什么,妈住院了,严重吗?”  慕夫人对她一直都很好,从小到大都是,即便她和慕昀峰离婚了,她也对自己没有偏见,还让她安心的养胎,这种气度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叶子晴本以为自己和慕昀峰离婚以后,以后见到慕夫人都会尴尬,事情并没有她想得这么严重,她和慕昀峰做不成夫妻,当年的情分还在啊。  “估计这几天为我的事情急的,叶子,你去看看她吧,她一直念叨着你。”  “好,我们一起过去。”  叶子晴坐上了慕昀峰的车,权家的司机跟在他们身后,慕昀峰被人跟着浑身不舒服。  “你现在真是大小姐了,连出个门都这么气派,还有司机全程服务呢。”  “你也不看看我几个月身孕了,一个人出来爷爷怎么可能放心。”  “叶子,孩子生出来让我做他干爹吧。”  听了这话,叶子晴蓦然朝男人看过去,不知为何她有点心痛。  明明是亲生父亲,却偏偏说是干爹,她会不会太残忍了,这样对孩子好么,将来孩子知道了会不会怨她?  一路上她都在想这个问题,慕昀峰没等到她的答复,还以为她间接性的拒绝了,他也没在纠结。  等到了医院附近,慕昀峰停好车,却把她带到了医院附近的酒店。  叶子晴觉得不对劲,“慕哥哥,你不是说妈在住院吗?”  “我们慕家的条件,住院也会住酒店。”  叶子晴切了声,直到砰的一声,某个房间的门被大力推开,紧接着,满天的彩花散落下来,从她身边飘过,晃得她睁不开眼。  “你这是做什么?”良久,叶子晴问。  “想给你一个惊喜。”  “惊吓还差不多。”叶子晴眯起眼,“你不会像现在的大学生一样,想这样对我表白吧。”  果然,慕昀峰单膝跪地,像变魔法似的从兜里掏出一枚钻戒,“叶子,重新嫁给我吧,给我一次机会。”  叶子晴垂着头看他,“你知道我不会答应的。”  “那个男人应该没有给你求婚吧,叶子,我还有机会是么?”  “没有,你今天弄的这些都是浪费。”  是的,浪费!她已经答应了佟嘉伟婚事,怎么可能还朝三暮四。  只是这种场景,这样的男人跪在她身前,不得不说,叶子晴的少女心爆棚了。  毕竟当初她和慕昀峰在一起,从来没有感受过谈恋爱的那种感觉,两人匆匆忙忙的就结婚了,步入了一个家庭,每天商量的都是怎么过好日子。  和佟嘉伟在一起,那个男人虽然对她很好,可叶子晴一直没有找到那种心动的感觉,今天,她却深刻的体验到了。  不行,她不能和慕昀峰待下去,否则自己会疯的。  “我,我得回去了,我们家司机还在等我。”  慕昀峰坚持跪在地上不起来,朝她大喊,“叶子,你还没有回答我。”  ------题外话------  清清谢谢大家的关心,清清这些日子都会很忙,奶奶昨天从医院里回来了,我在电话里听到我爸哭,就知道奶奶很严重,医生说在医院也没什么用,关键是她疼,必须给她止疼,不过止痛针已经对她没有效,必须要用安眠药,医生说,安眠药很有可能让病人从此睡过去,让我们做好准备,签字。  清清不知道说什么。昨晚奶奶送回来的时候,爷爷又倒下了,他一直在哭,二老这些年从来没有分开过,奶奶突然倒下,他肯定是受不了的,爷爷突然晕倒,差点就走在奶奶前面,清清也确实吓得不轻,现在家里乱的很,先就说这么多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