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78 又怀孕了

378 又怀孕了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575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5
    叶子晴顿住,她缓缓转过身,表情木讷的望着依然跪在地上的男人。  回答?她刚才不是已经说明了自己的心意么,还要她说什么?!  “叶子!”慕昀峰还维持着求婚的动作,那枚璀璨的钻戒在灯光的折射下晃得她睁不开眼。  当初她做梦都想要这个男人送给她戒指,如今真的等到了,她心里确实也很欣慰,只是他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她不是那个只会追着他赶的小丫头,也有了自己的生活。  良久她深吸口气道,“我说了你弄这些都是浪费,我已经和佟嘉伟去确定婚期了。”  “只要没到最后一刻,我是不会放弃的。”慕昀峰固执得很,他起身朝叶子晴走过去,“你答不答应是一回事,我只是想表达自己对你的心意。”  “随你。”  叶子晴还是走了,没有接受他的戒指。  慕昀峰将戒指收好放进红色的盒子里,即便到了这一刻,他也相信自己还有机会。  爱情和事业是一样的,没到最后一刻绝不能轻言放弃。  她只要一天没有和佟嘉伟结婚,他就有机会。  慕夫人的电话这个时候接过来,慕昀峰要给叶子晴求婚的事,也是她一手帮儿子安排的,她和慕董事长都在等着结果呢。  “儿子,怎么样,她……”  “妈,你一早就知道结果不是么。”  叶子晴不会答应,无论他们做什么,她都不可能和佟家退婚。  “儿子,算了吧,叶子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虽然妈妈也很希望你们能复合,但我们也不能破坏她的幸福啊。”  每个人都有私心,慕夫人是很喜欢叶子晴,但叶子已经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即便儿子把她追回来,难不成以后她要抱别人家的孙子么?  况且,叶子已经决定了啊。  当然了,如果叶子晴真的愿意和儿子在一起,他们家也是不会嫌弃叶子的。  她和慕董事长都不想看到儿子为一个女人太伤神,所以如果慕昀峰一定要追回叶子晴,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有支持。  毕竟之前的事都是他们儿子的错,也算是给他一点教训吧。  “妈,只要她一天没结婚我就不会放弃,谢谢你能配合帮我。”  “妈妈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接下来的都要靠你自己,其实我瞧着叶子心里也并不是没有你,一个人的感情不可能说变就变,你和她从小一起长大,情分还是在的,她现在不过是在气头上,心里有疙瘩,你自己好好想想该怎么办吧。”  他们之间的疙瘩就是避孕药和程卿,他已经在努力的补偿了,而程卿,自从那晚见过她之后,他再也没见过,她的联系方式他也全部删除了,包括封存在脑海里的记忆。  现在他想见叶子晴一面都难,约她出来也需要撒个谎,该怎么办?  *  叶子晴在回去的路上一直心绪难平,她手掌落在小腹处,那里已经有一个小生命,在不久的将来她就能清晰的感觉到胎动了。  想着,叶子晴嘴角稍扬,脑海里都是宝宝的样子。  孩子会像她多一点,还是像慕昀峰多一点,或者他们两个都像。  如果像慕昀峰多一点,他将来怀疑了,知道了真相会不会来和她抢孩子?  “小姐,到家了。”前排的司机提醒她。  叶子晴这才缓过神来,她想了一路也没个结果,此时再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暗了。  她下车说了声谢谢,然后放慢脚步从院子里穿过去来到前厅。  老爷子坐在太师椅上睡着了,叶子晴怕他着凉,叫醒了她,“爷爷,您怎么睡在这儿啊,也不怕冻着。”  “你回来了,吃晚饭没有?”老爷子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喝茶保持清醒。  是他不让人来打扰的,想一个人静一静,等了很久没等到叶子晴,有点累就睡了过去。  老管家这时候进来,听到祖孙二人的对话道,“小姐,老爷子一直在等你吃饭呢。”  叶子晴听着心疼,也很自责,“爷爷,以后别等我了,饿着您,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当时她出去老爷子一直在问自己什么时候过来,叶子晴当时也没想太多,而且也就想出去看看佟嘉伟的外甥,想着应该不要多久,就说两个多小时就会回来,没想到老爷子竟然一直在等她。  此时天都黑了,爷爷在这里等了她一下午啊!  “一个人吃饭没意思,你也不想陪着爷爷吗?”  “哪能啊,我是担心您。”  “下午去干嘛了,不是说只出去一会儿吗,天都快黑了才回来。”  老爷子是担心,哪里是责怪她回来晚了。  “去看了嘉伟的小外甥。”叶子晴直言不讳。  老爷子闻言眯起了眼,“你说什么?”  “我说去看了嘉伟的小外甥啊,那孩子真可怜,父母都不在身边,就外公外婆守着,高烧了好几天也不见好。”叶子晴感叹。  如果不是她怀孕了,应该每天都该去看看那孩子的。  “佟什么时候有外孙了?”  老爷子和佟家的关系算不上特别好,但也是熟识的,怎么就没听说佟嘉伟的父母还有一个女儿?  叶子晴还以为老爷子知道这件事,听爷爷这么说,她也就理解了佟嘉伟的难处。  “爷爷,这事是他们家的私事,嘉伟也就和我说了几句,他父母之前领养了一个女儿,没有对外公开,小外孙是女儿的。”  “哦?”老爷子看了一眼身边的老管家,觉得这种关系有点复杂。  叶子晴怕老爷子多问,她又解释不出什么,于是道,“爷爷,我陪您去吃饭吧。”  老爷子顿时就不高兴了,“怎么,你这孩子去看人家,人家竟然一顿饭也没给你安排啊。”  他的宝贝孙女,可不能受这种委屈,自己怀孕了还去看那孩子,佟家人也真是的,竟然让他孙女饿着肚子。  “爷爷,他外甥在医院住院,高烧不退,哪里有时间啊,嘉伟要给我买晚餐的,被我拒绝了,医院那种地方我还是不用餐的好。”叶子晴生怕老爷子误会佟嘉伟,字字句句都在为他辩驳。  “你这丫头,还没嫁过去就这么为他,小心以后吃亏。”  “以后的事情谁都说不好,不过爷爷,嘉伟那么好,我现在觉得很幸福。”  是么?  老爷子没点穿,佟嘉伟那小子是体贴,人品呢,也还不错,老爷子平常接触的不多,但好几次他都有注意那个小伙子,也难怪佟家老爷子喜欢他。  不过,这感情的事,也不是谁对谁好就行的,还是得自己喜欢。  陪老爷子吃完饭,叶子晴有点累了,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餐厅里只有老爷子和老管家两人,老爷子问,“这事你怎么看?”  “老爷子,您说的是佟少爷的外甥?”  “嗯,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不明白佟家为何要对外瞒着这件事。”  老管家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大概有难言之隐吧。”  “你也看出来了?”老爷子生性多疑,便道,“那就去查一下吧,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老爷子,如果佟家有意隐瞒,大概也只能查到表面上的东西。”  “查到一点算一点,叶子嫁过去,必须摸清那个家的底细,可不能让她受委屈。”  “我知道了老爷子,一定会让人小心翼翼的去查。”  “嗯。”  儿孙们的幸福,才是他的幸福,他不能让叶子再有任何差池。  “我从叶子的语气里听得出来,佟家的那两位应该是很疼爱小外孙的,也不知道叶子和嘉伟结婚后是不是要和公婆住在一起,到时候加个孩子,家庭矛盾多呀。”  “老爷子真会为小姐打算,一个家庭有了孩子,争辩多,矛盾自然就多了。’  老爷子点点头,眉头皱了起来,“所以,我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将来叶子会有自己的孩子,我怕佟家的那两位不待见,现在他们又多了一个小外孙,这日子……”  老爷子想想都觉得复杂。  婆媳之间为了孩子的事情闹矛盾是最常见的,自己的孙子都如此,更何况叶子肚子里的孩子还不是佟家的,就怕两个孩子到时候不和,佟家的两位给叶子气受。  “老爷子,您也别太忧心了,我听小姐说过,佟家的两位对她挺好的。”  老爷子还是不放心,“她年轻不懂,这结婚和谈恋爱不同,以前慕家的两位是从小看她长大的,对她也一直都好,嫁过去自然没什么矛盾,可这一次不同,佟家对她是陌生的,你说,我怎么能不担心。”  “老爷子,您是想让小姐……”  “不,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佟嘉伟对叶子好,我高兴,也应允了这门婚事,我就怕佟家的水太深,这丫头性子直,说话做事都容易得罪人,不了解她的人很容易记仇的。”  “孩子大了总归要自己单过的,老爷子,你也别太操心。”  老爷子点点头,他操心也没有用,不可能事事都为孩子们打算,以后他不在了,还得靠他们自己。  不行,他必须现在就去和叶子谈一谈。  老爷子过来的时候叶子晴刚刚洗完澡,她穿着宽松的家居服,倒是有那么一丝孕妇的味道。  “爷爷,这么晚了有事么?”  老爷子走进去在单人沙发里坐了下来,叶子晴搬进来,他还鲜少踏进她的闺房。  他四处打量了下,里面还算齐全,“叶子,爷爷都忘了问你,来这里住还习惯么,缺什么少什么就告诉爷爷,爷爷让人亲自给你置办,或者什么东西用不习惯的……”  “爷爷,我很好,您别老记挂着我,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老爷子拉着孙女的手,“叶子,爷爷睡不着,能陪爷爷说说话么?”  “好啊,爷爷您先坐着,我给您泡茶去。”  “好。”  叶子晴很快泡了一杯热茶,老爷子轻抿了一口,称赞道,“挺不错的你这手艺。”  叶子晴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也不谦虚,“您喜欢就好。”  在慕家,她得知慕董事长喜欢喝茶,只要叶子晴在家都会弄上一小壶,慕董事长一直夸她的茶泡得好呢。  叶子晴一直不知道,是他们宽慰她,还是她的茶艺真的不错。  “叶子,你以前在慕家,婆媳关系怎么样?”  “挺好的啊,走出去人家都说我是慕夫人的女儿呢,我在慕家的三年,从来没和慕夫人红过一次脸。”叶子晴一边说,回忆起在慕家的三年,她和慕夫人如何的相处,“每次慕夫人去买东西都会带上我,逢人就介绍这是我媳妇,连她的那些牌友都说,慕夫人把我当女儿一样疼,很是羡慕。”  老爷子听着很欣慰,瞧着孙女眉飞色舞的样子,他就知道,她应该是很怀念在慕家的那三年的,毕竟她的婚姻只是出在慕昀峰身上,其实也不是什么费非原谅不可的事。  当时他调查了原因也很气愤,想要好好教训一顿慕家的那小子,可后来,看到叶子晴,他突然觉得,很多事情他们都没办法处理,感情啊,他们做长辈的只能起到辅助作用。  “慕夫人喜欢你,她自然就会真心的对你好。”  叶子晴突然觉得是自己说多了,也察觉到了老爷子的不对劲,“爷爷,您是不是有别的意思啊,怎么今天问起这个了?”  “也没什么,爷爷就是觉得好不容易找到了,错过了你的以前,想知道有没有人欺负你,爷爷好替你出气啊。”  这话叶子晴当然不信,老爷子不会无缘无故这么晚来找她的。  “爷爷,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脑子想不了那么多,想累死我啊。”  “呵。”老爷子宠溺的笑了声,他这个孙女也是个急性子。  “爷爷就是想问你,你和嘉伟结婚后是想和佟家的人住在一起,还是出去单过?”  这事叶子晴还真没想过,结婚就意味着融入一个新的家庭,每天要算计这样,算计着那样的过日子,她和佟家二老也就接触过几次,一点都不了解。  “爷爷,这事我还没和嘉伟商量。”  老爷子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你这孩子就是性子直,自己的事情都不会打算的啊。”  “爷爷,您是不是担心得太多了,很晚了,我送您回去休息吧。”  孩子到了这个年纪是不喜欢大人们管他们的事情的,老爷子也不便多说,这事他想找佟嘉伟私下里谈谈。  “好好,爷爷就回去休息了,不过你别送了,有人伺候着。”  叶子晴把老爷子送到门口,老管家便开口道,“小姐您放心吧,我会好好伺候老爷子的。”  过了很久叶子晴才进去,躺在床上,她又没了睡意,给佟嘉伟发了一条短信。  ‘嘉伟,你睡了吗?’  佟嘉伟鲜少收到叶子晴主动发来的微信,很是意外高兴。  ‘没有,在医院呢,你还没睡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不是的,你放心,我好得很,就是想和你说说话。’  这语气可真让佟嘉伟受宠若惊。  他此时在医院里陪着橙橙,孩子晚上又发烧了,现在已经退下了一点热度,佟家二老都在,他也不好给叶子晴打电话问候。  ‘想和我说什么?’  ‘我们结婚后住哪里?’  佟嘉伟不是傻子,顿时明白了叶子晴的意思,这丫头性子直,有什么说什么,今天突然说这个是突然想起来么?又或者她之前根本就没把这门婚姻当回事,所以也就没想那么多。  过了许久,佟嘉伟打出一行字。  ‘你想住在哪里?’  ‘住权家大院你愿意么?’  佟嘉伟闻到了浓烈的火药味,那丫头生气了,是认真的!  她真心的再问,他却和她打太极,也难为了她的暴脾气,之前竟然还知道试探他!  佟嘉伟拿了车钥匙准备走,“爸妈,我出去一下。”  “站住!”佟父听他要出去,冷下脸来,“孩子都烧成这样了,你要去哪儿,孩子都不管了么?”  佟嘉伟火大的很,“爸妈,孩子是你们自己要带来的,如今病成这样都不见好转,你们可有曾想过他适不适合这里?”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橙橙他是你的……”  “够了!”佟嘉伟脸色阴郁,“如果不是你们执意如此,哪里会有这么多事,我们之前可是说好的,现在这样,你们到底想要我怎么样,是想逼死我是不是?”  抱着小外孙的佟夫人听了儿子的话吓得不轻,“你们别吵了,孩子刚睡着,嘉伟,你有事就去办吧。”  佟嘉伟也懒得和父母争辩,他不是这种性格的人,只是每次说到孩子的事,他就觉得自己的头像是被念了紧箍咒一样,难受的要命,也就失去了理智。  儿子走后,佟夫人忍不住说丈夫,“你说你和儿子置什么气,他一天到晚憋在这儿已经很难得了,晚上出去又能怎么样。”  佟父气哼哼的道,“他也不想想我们是为了谁,这是他的儿子,他怎么就这么狠心,孩子烧成这样了还往外跑,八成是去找叶子晴了。”  “你小声点,别让孩子听见了。”佟夫人抱紧怀里熟睡的小外孙。  “这里又没有外人,孩子也睡着了,有什么说不得的。”佟父是心疼孙子,明明是孙子,偏偏要在叶子晴面前说是外孙,他们这心里就跟刀割似的。  “这孩子也是可怜,明明有爸爸却不能认,还要叫舅舅。”说着,佟夫人又哭了起来。  这话说得佟父心里也难受,可这事能怪谁,他们也是有责任的啊。  *  黄娅茹的手术心脏是在凌晨两点完成的,而沈夫人在先天夜里就走了,沈家在准备后事,沈立轩也不能在医院久留,必须马上回到沈家。  走之前他叮嘱陆七,“小七,你妈换宁惠阿姨心脏的事千万别让她知道,她这个人呐,最怕欠别人的情了。”  “我知道的爸,你就放心吧。”  “嗯,我现在放心了。”  当医生告诉他们手术成功,他的心是最为激动的,那颗心脏是宁惠的,他可不可以这样认为,两个女人都还活着!  “您回去休息吧,这几天一直没怎么睡,别累垮了自己,这里有我守着,她醒来我就给你电话。”  医生说了,黄娅茹醒来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正好那时候他也忙完了,可以来安心的照顾她。  这辈子他欠她的太多,想要剩下的日子一并补偿。  “那行,我就先走了。”沈立轩拍了下女儿的肩,心绪复杂的离开了。  他很感激沈夫人,但更多的是对她的愧疚,她就这样走了,连个补偿的机会都不给他!不过,沈立轩知道,沈夫人要的是什么,他这辈子都无法给,倒不如把这笔债拖到下辈子再还。  黄娅茹被送到了特护病房休息,医院的走廊里只剩下权奕珩和陆七。  两人在走廊的沙发上坐了下来,都长长的松了口气,权奕珩吻着她的额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安抚彼此的情绪。  “阿珩,我真没想到沈阿姨会救我妈。”陆七靠在权奕珩的肩头,她心里很不是滋味,总觉得之前把沈夫人想得太坏了。  男人手掌落在她头顶,“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她大概是太爱我爸爸,我听若雪说,沈阿姨在医院的时候经常念叨,她走了,我爸就更孤单了,她很不放心。”  “沈夫人确实很不错,小时候我在他们家玩儿,她把我也照顾得很周到,那时候我很羡慕阿皓,能有一个那么疼他的妈妈。”  权奕珩很小的时候就没了妈妈,他那时候特别羡慕有妈妈疼的孩子,特别是沈辰皓的妈妈,给人一种很亲切的感觉,他去沈家,沈夫人总是慈爱的对她笑。  “阿珩,明天我们也去祭奠一下沈阿姨吧。”  “你真的要去吗?”  不管怎样,权奕珩是一定要去的,他是怕陆七身份尴尬不想去,所以也没有和她说这事,没想到她自己提出来了。  她的性子他是知道的,嘴硬心软,而且沈夫人还救了黄娅茹的命。  “当然,无论阿皓怎么看我,我都觉得要去一趟。”陆七这么说,无疑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小七你想多了,阿皓他并没有恶意,人都是有私心的,当时如果是我,我肯定也会为自己的母亲着想。”  不能说沈辰皓的做法是对的,但证明他这个人不坏,无非就是被当时的情况给逼急了。  权奕珩接着道,“你爸刚才和我聊了有些事情,他说,想让你回沈家,让我问你怎么想的。”  “这件事我之前就拒绝他了。”  “小七,你真的没想过认回沈家人么,沈老爷子虽然性子暴躁,人也固执,其实和我爷爷一样,人不坏。”  陆七摇头,“还是不要了,我和他们大概不是同一类型的人,阿珩,你知道的,我守不了那些规矩。”  “嗯,你不愿意就算了吧,反正也有我陪着你。”  她不是不愿,而是心里太忐忑了,回去,万一大家都不喜欢她怎么办?沈老爷子知道外面还有个她,要她的命又怎么办呢!  这件事情不仅是黄娅茹担心的,也是陆七心里的疙瘩。  当年沈老爷子一心想做掉她的妈妈,那么应该也是连同她一起做掉吧。  既然他那么狠心,她干嘛还要认回爷爷!  “怎么样,你这几天还好么,有没有觉得累着。”权奕珩不能时时刻刻在医院照料,但他已经尽量抽出时间来陪她了,“要不我今天在这儿守着,你回去睡会吧,妈这一时半会不会醒,我们还有很多天要熬的。”  陆七想想也是,她确实好久没怎么休息了,不过她也不舍得把权奕珩一个人扔在这里,“我们一起守着妈,等她彻底脱离危险明天就找护工。”  “你呀,总是这么不听话。”  他也是拿她没办法,也习惯了陆七说什么,他就听什么。  长夜漫漫也确实难熬,有她在身边也好,累了在沙发上躺一下也能小休。  第三天是沈夫人的追悼会,上午陆七和权奕珩穿着黑色西装去祭奠了一下,沈立轩则是在上午过来医院守着黄娅茹。  这事也是得到了沈辰皓的肯定。  妈妈已经死了,他再怨也没有用,也知道父亲心里想的什么,也就不再阻拦了。  连母亲的心脏都捐了,她是那么的爱父亲,他这个做儿子的还能说什么?  黄娅茹也是在这天上午醒的。  “娅茹,你醒了啊,感觉怎么样?”沈立轩见她醒来,赶紧凑过去问。  黄娅茹眯着眼,在看清男人的面容时,她惊了下,似乎不太相信,“你,你怎么在这儿?”  “对不起,我前不久才知道你病得很严重,现在才来看你。”  “你来这儿了,你夫人怎么办?”  即使到了这个时候,黄娅茹记挂的还是沈立轩的家庭。  “你自己都病着就别操心别人了。”沈立轩心口堵得慌,他已经对不起一个女人了,再也不要对不起第二个,“要喝水吗,肚子饿不饿。”  黄娅茹呛了一声,毕竟刚刚苏醒过来,人还不是特别的清醒,说话也没那么利索,心脏手术是大手术,尤其是她这种,即便是醒了也得慢慢调养,还要在医院里住好些日子才行。  “你,你,你回去吧,我这里……我这里有小七照顾……”  “娅茹,你别激动,先喝口水,听我慢慢和你说。”  黄娅茹嘴唇干裂,也是真渴了,但现在还不能喝大量的水,她抿了一小口含在嘴里慢慢润着喉,吃力得不想有过多的言语。  这一次她真的以为自己是撑不过来了,没想到醒来还能看到他。  “我来这里,是我夫人允许的。”沈立轩喃喃道。  他没有告诉黄娅茹沈夫人过世的事,怕她受不了为他操心。  “那,那也不行啊,我们,我们不能这样的,你赶紧走吧。”  “娅茹,你一定要这样吗?为什么一定要在乎别人的眼光呢。”  她不是一定在乎别人的眼光,而是不想做可耻的第三者,沈夫人都病重了,无论沈立轩爱不爱她,于情于理人家是正妻,沈立轩都该守着她。  “娅茹,给我一个照顾你的机会好不好?”  黄娅茹脸色发白,她此刻听不得这种话,会觉得罪过。  “立轩,我求你,你走好不好?”她情绪有点激动了,沈立轩生怕自己刺激到她,只得站起身,“娅茹,你别激动,我,我这就走。”  沈立轩眼眶发红,他不舍得看了眼黄娅茹,走出病房后给女儿打电话,让他们赶紧回来。  中午时分,追悼会告一段落,沈辰旭和姚若雪去旁边的小厨房用餐,灵堂交给了沈家其他亲戚。  姚若雪站了一上午脸色有点白,精神也不太好。  沈辰皓还以为是她累了,吃饭的时候给她碗里夹了不少菜,“若雪,你脸色不好,多吃点鸡肉,一会儿我再给你盛碗汤。”  “嗯,谢谢。”  “还和我客气什么,如果你实在不舒服,下午去休息吧。”  “那怎么行,别人问起了怎么办。”  “你和我只是领了证,很多人不知道你的身份,浑水摸鱼也没关系。”  沈辰皓到底是疼媳妇儿的,只希望她能好好休息,这些日子为了沈夫人的病,若雪也跟着在医院待了不少天,肯定是累坏了的,她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会儿怕是有点撑不住了。  “没事的,我吃点东西可能就好了,早上吃得少,大概是血糖低。”姚若雪为了让沈辰皓放心,大口大口吃饭,她也确实饿了。  吃了几口胃里突然一阵翻滚,她防不胜防,还没跑到洗手间就忍不住把刚才吃的东西吐了出来。  沈辰皓吓坏了,赶紧给她倒了一杯温水,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  姚若雪缓了一口气,她摇头,“不知道,可能是这几天在医院没有按时吃饭,胃有点不舒服,人也软。”  这下,她像是真的被拖垮了。  “这些日子辛苦你了,又要照顾孩子,又要照顾妈,你去里面睡会吧,这里有我呢。”  “没事,左右不过是这两天的事,忙完就过去了。”  “别累到了自己,一会儿早早还需要你,你若是不去,我就当着别人的面抱你去。”  姚若雪拗不过他只得答应,“那好吧,我就先去休息了。”  “嗯,一会儿我给你弄点清淡的菜。”  姚若雪确实有点不舒服,双腿软绵绵的,连走路都有点晃了。  沈夫人病重的那几天,她有两个晚上不曾合眼,一直陪在沈辰皓身边,帮忙照顾沈夫人,这会儿有点病痛或者不舒服也是人之常情。  姚若芳得知姐姐不舒服,也去了里面的休息室,姚若雪半躺在床上,却又睡不着。  “姐,你怎么了,我听姐夫说你病了,没事吧。”  “你姐夫就会大惊小怪。”虽说是斥责的话,却从里面听出了甜蜜的味道。  姚若芳羡慕不已,姐姐终于和姐夫修成正果了,这些年的苦总算没有白受,她也喜欢将来有一个人这么宠着自己。  她给姚若雪盖好被子,“他这是紧张你,有个人疼着多好啊。”  “你也跟他一样,我们是什么体质,又不是千金小姐,小时候什么样的粗活重活都做过,不就是照顾了几天病人么,哪里有那么娇气。”  “姐,你老是拿以前的日子相比,现在和以前不同了,你是沈家的女主人,身份尊贵,身子自然就养得娇贵了。”  “你这丫头,故意笑话你姐是不!”  “我哪有,是说的事实。”姚若芳仔细看了眼姚若雪,“姐,我看你脸色不好,要不找医生来看看吧。”  “千万别,这人来人往的像什么话,别人还以为我做作。”姚若雪说什么都不肯。  本来婆婆过世她再累都该陪在沈辰皓身边的,也该陪着婆婆,明天婆婆就要下葬了,她这个做儿媳妇的真是不孝顺啊。  姚若芳担心的道,“可你这样也不是办法。”  听说三年前,姐姐生下早早伤了元气,很长一段时间身体都没恢复过来,三年了又是上班又是带孩子,也没吃好睡好,身体还能和以前相比么。  光是想想,姚若芳都觉得心酸。  “姐,你就是太在乎别人的眼光了,你身体不行啊,干嘛要想那么多。”  “我真的没事。”姚若雪想扯开话题,“对了,若兰呢,听说你们一起来的?”  “嗯,她来了之后就走了,是中午请了一会儿假。”  “她也够辛苦的,我听说她晚上有时候还要兼职做家政。”  “是啊,我觉得二姐的男朋友一点儿也不靠谱,一个大男人用女人的钱算怎么回事啊。”  他们三姐妹里面也就姚若芳的性子比较直,只有碰到了沈辰旭,她才会变成小女人,如同老鼠见了猫一样的乖巧。  “别乱说话,你二姐听到了该不高兴了。”这事也是姚若雪想说的,可一直没等到机会和妹妹谈,即便是谈了,姚若兰也有自己的理由。  “二姐又不在这儿,而且我们说的是实话啊,我就是怕二姐将来后悔,她那么漂亮,又勤快,是可以找到一个好男人的。”  姚若雪何尝不这么想,等婆婆的葬礼办完,她就该处理两个妹妹的事了。  “对了,你这几天怎么样,一个人住在那里还习惯吗?”  姚若芳垂下头,眼神闪躲,“挺好的啊。”  她这个举动姚若雪看的很清楚,知道她有心隐瞒,也不问,而是道,“若芳,以后有什么打算没,想做什么都可以告诉姐姐。”  “我已经在找工作了,先不计较工资,慢慢做着吧,等以后有了经验了再说。”  “嗯,挺好的。”  不多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姚若芳跑去开门,是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  “您好,我们找沈太太,沈二少让我们来给她检查一下身体。”两位医生礼貌的道。  姚若芳退开身,“还是姐夫想得周到,快请。”  没等姚若雪说话,姚若芳便告诉医生,“医生,我姐姐全身都乏力,食欲也不好,闻到油腻的东西就恶心。”  两个医生听后相互看了眼,心里好像已经有了答案,还好他们都学过中医,会把脉。  “沈太太,你这种情况多久了?”医生一边给姚若雪把脉一边问。  “也就几天的事吧,这几天肯定是累到了。”  医生没说话,须臾起身道,“沈太太,恭喜,您是怀孕了。”  怀孕了?  姚若芳站在原地,惊喜的忘了反映,同样意外的还有姚若雪自己,她怀孕了,又怀孕了么?  若是这样的话,按照时间来算,应该是她和沈辰皓在医院有的孩子,那几天他们天天都在一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