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79 几天不锻炼,肾虚么?

379 几天不锻炼,肾虚么?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03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6
    沈辰皓得知姚若雪怀孕第一时间过来休息室,此时医生已经离开了,只有姚若芳一人照顾着姚若雪。  看到男人过来,姚若芳主动让开身。  “若雪,太好了,我妈的遗愿算是完成了,这下她能安心的走了。”沈辰皓激动得声音都在颤抖,他不敢大力抱着姚若雪,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  生早早的时候他没能在她身边照料,这事搁在沈辰皓心里很不是滋味,如今,老天爷终于给了他一个补偿的机会,无论如何,这一胎他要好好的陪着她,伺候着她。  姚若雪也高兴,她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怀了第二胎,三年前生早早的时候,医生还告诉过她,这一胎让她损伤了不少精力,如果想要下一胎必须好好调养身体,她当时也没想那么多,看到儿子也就心满意足了,至于身体,她压根没怎么调养过。  姚若雪反握住男人的手,她惨白的嘴角勾了一丝浅笑,“只可惜妈没有亲自听到这个消息。”  “没关系,我相信她能感应得到。”沈辰皓叮嘱,“你千万别出去逞强了,好好留在这里休息。”  姚若雪乖乖的点头,她自然不会拿孩子的生命开玩笑,得好好养胎,而且她这几天在医院里没日没夜的照顾沈夫人,耗费了不少体力,也是时候休息了。  “我刚刚问过医生了,还需要你去医院做个产检,你身体比较虚弱,得好好调养,我一会儿让小厨房给你弄点汤。”  “阿皓,没事的,你不用太紧张了,我好得很,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她不想因为怀孕让人认为她恃宠而骄,说三道四,加上今天是沈夫人的追悼会,原本气氛应该要恨悲伤的。  沈辰皓坚持,“这次说什么都要听我的,好好调养身体。”  姚若芳站在一旁默默听着两人的对话羡慕不已,她什么时候也能找个如意郎君,这么关心自己,也能为那个男人生个孩子,一家人和和睦睦的。  去上班吧,等她社会经验足了,再找一个可靠又不嫌弃她的男人嫁了。  为了不打扰姐姐和姐夫,姚若芳待了一会儿便出去了,灵堂内暂时没有其他客人,都是沈家的自家亲戚,姚若芳不认识,想出去缓一口气。  却在门口好巧不巧的遇到了意欲进来的沈辰旭。  男人一身纯黑色西装,胸前别着小百花,眉峰冷厉,紧绷的脸部线条因看到她后柔和了些许。  看到她,沈辰旭将姚若芳拉到了另一边。  “什么时候来的?”沈辰旭开口问她。  “来一会儿了,你呢?”  “我早上就在这儿忙了,怎么都没看见你。”  她和二姐来已经快中午了,估计沈辰旭去用餐了。  “我来后就一直陪着我姐姐,你没看到我也正常。”  因为沈夫人过世,沈辰旭已经两天没有去过姚若芳那里了,今天意外看到她,他心里泛起一丝从未有过的涟漪。  “有没有想我?”他问,似乎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姚若芳紧张的要死,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没想?”男人的语气重了几分。  感觉到他好像生气了,姚若芳喃喃道,“想。”  沈辰旭抬手摸着她的脸,好看的唇扬了扬,他高大的身子凑过去,将娇小的她完全遮住,“你这么想我,今晚我无论怎么忙都去找你,一定好好满足你的空虚。”  她空虚?  姚若芳只要听到他说这种话心就提了起来,这个男人简直不要脸!  明明是他逼着自己说这些的。  姚若芳清了清嗓子,“我今天晚上要留在这儿陪姐姐。”  “无论你在哪儿,我都有办法满足你。”  姚若芳的脸一红,“……”  “阿旭,阿旭……”不远处,有个女人在叫唤沈辰旭。  男人烦躁的爆了句粗口,而后匆匆忙忙的在姚若芳脸上亲了一口,“有人叫我,我先过去了,别忘了晚上的约定。”  不等姚若芳说句话,沈辰旭便随着声音的方向而去,不多时,她站在阳光下,看到一个穿着时尚的女子在和沈辰旭说着什么,随后两人一起进去了灵堂。  姚若芳站在强烈的光线下,这一幕被刺得睁不开眼。  那个女人应该是沈辰旭的未婚妻吧,要不然怎么可能用那么亲密的称呼。  阿旭,分明是自己人才能叫的称呼,她和沈辰旭在一起这么久,都不敢这么称呼他。  姚若芳自嘲的笑了一声,难道她真的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一辈子活该给沈辰旭当玩物么?  刚才的人确实是林允熏,她是穿着黑色西装来的,因为中午有点热,所以将外套脱了,姣好身段用一件低领紧身裙包裹,模样十分性感。  沈辰旭不悦的朝她看了眼,“你怎么来了?”  “是沈爷爷,觉得我该来一趟。”  来了之后她没看到沈辰旭的人,又怕人引起误会,毕竟以前她是准备嫁给沈二少的,所以就想在第一时间找到沈辰旭。  男人闻言冷笑声,嘲讽的道,“该来一趟?原本是你婆婆的人变成你大伯母,你不觉得尴尬么?”  林允熏的脸白了一下,赶紧解释,“阿旭,我,我和沈二少没有什么的。”  “没有什么?”  “我和他根本就……”  沈辰旭懒得听她解释,“你和他怎样我没有兴趣知道,但我希望你明白一点,我娶你,不过是爷爷的意思,我会给你沈太太的头衔,其他的如果你敢多事,小心我不客气。”  说完,沈辰旭便去了另一边。  他之前还顾及爷爷的面子和这个女人做做戏,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连做戏都不愿意了,尤其是刚才他和若芳相处的好好的,这个女人突然出现打断了他的好事,沈辰旭见到她,从头到尾都是黑着脸的。  林允熏愣愣的站在原地,被沈辰旭的一番话给弄懵了。  明明前两天还对她客客气气的男人,怎么说变脸就变脸。  她长得这么美,难道他都不动心么?  林允熏不懂,为什么她在别的男人面前都能得到青睐,却在沈家兄弟面前受尽冷脸。  也就在这个时候,沈立明找到了沈辰旭,他把儿子扯到无人的一边,叹气道,“我刚刚得到消息,姚若雪那个女人又怀孕了!”  “什么?”沈辰旭听着一阵头痛。  那个女人确实能生,这才和沈辰皓在一起多久,竟然又怀上了,是属猪的么!  “那个女人怎么这么能生,这下好了,她又怀孕,估计老爷子要把沈家的一切都给她了。”沈立明急的不行,本来老爷子就对他们一家不满了,现在又钻出来一个,他们家是彻底没希望了。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子嗣的事,而这种事情只有他的儿子能翻身。  “阿旭,你说你玩过的女人那么多,怎么就没有一个怀你的孩子?”  “你都说是玩儿了,我还能留下她肚子里的孽种么。”  “你!”沈立明不想和他吵,劝道,“无论是什么,总归有一个,老爷子也不至于给我们压力,你和林家的那位反正快结婚了,这样吧,你们提前在一起,好在一个月后我们家也来一个,到时候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爸,您开什么玩笑,生孩子是想要救有的么。”  “只要我想当然可以,重要的是你要给力。”  “您是在怀疑我的能力?”  沈立明挑了下眉,直话直说,“你都三十过了,十几岁就开始玩女人,连个孩子都没有,我怎么不怀疑!”  十几岁就开始玩女人?谁造的谣?他明明二十几岁才有第一次,那时候他也是动了感情的,谁让那个女人背叛了他,要不然他能变成今天这样么。  况且他玩女人也是有讲究的,和他真正上过床的数都数得清,其他的也就过过场面,说得热火朝天而已。  “无论您说什么,我都不会和她生孩子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想晾着她么?”  这个她,就是沈家已经认定的媳妇林允熏。  “爸,就你和爷爷做得出这种事,当初那个女人可是婚配给沈辰皓的,我姑且不说她和沈辰皓之间有没有亲密的关系,以后一起回到大院,你有没有觉得很尴尬。”  “你脸皮一向厚得很,哪里还知道尴尬。”  “爸!”  沈立明不容他解释,“我不管你说什么,总之下个月必须给我弄个孩子出来。”  沈辰旭眸光闪了闪,不远处,一道娇小的身影撞入他的瞳孔,他眯了下眼,唇角扬起,“嗯,我尽量努力吧。”  只要他想要孩子,还能没有么?  只是这些年,他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女人给他生孩子罢了。  姚若雪怀孕的事很快传到了沈老爷子耳里,他亲自来看姚若雪。  休息室里围满了人,大多是沈家的亲戚。  而此刻沈辰皓已经回到了灵堂前,接待宾客。  沈老爷子喜笑颜开的叮嘱了姚若雪的一些生活习惯,而后道,“小雪,你一定要好好休息,早早就放在我那里亲自带,你就什么都不用操心了。”  姚若雪一听吓坏了,差点从床上下来,“不行的爷爷,您身体不好,早早闹腾得很。”  “沈家的佣人多得是,他再怎么闹腾也闹不着我。”  其他人也跟着帮腔,“哎呦,小雪你就别推辞了,老爷子那么疼爱小曾孙,难道你还怕老爷子亏待了他不成。”  “是啊若雪,你现在怀孕了可得好好注意着,这可是我们沈家的命脉啊。”  “老爷子是心疼你。”  姚若雪当然知道老爷子是为了她着想,只不过早早长这么大还从未和她分开过,怕是在大院里住不习惯吧,而且她也不想和儿子分开。  老爷子见她一脸为难,也怕她乱想,造成心理负担,“你也别想太多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医生刚刚和我说了,你的身体不是很好,为了能再给我生个健康的小曾孙,你得好好养胎,早早正是调皮的时候,我怕……”  “爷爷,我知道,不过,我也是……”  “行了,这事就先这么着吧,如果你的身体渐渐好转,我就把孩子给你送来,你平时没事也可以天天来大院啊。”  沈老爷子的心思姚若雪算是懂了,老人家这些年太孤单,就是想有人陪着。  这些日子早早和老爷子也相处得不错,每次去了大院还舍不得回来,大概是老爷子真心疼爱他吧,带着他到处串门,孩子觉得稀奇,也有了同伴,他也就喜欢上大院了。  终而姚若雪答应下来,“好,您怎么安排怎么好吧。”  “这就对了,若雪你放心,无论这一胎是男是女爷爷都不会亏待你了去。”  “谢谢爷爷。”  这一幕这番话看得其他人都嫉妒得红了眼,他们还从未见老爷子如此偏爱过一个人呢,身在豪门,果然是母凭子贵啊。  林允熏回到林家,一肚子气无处发泄,佣人给她泡了一杯咖啡,她全数摔在了地上,吓得几个佣人都不敢吱声。  林夫人听到动静从楼上下来,“哎呦喂,你这是干什么,发那么大的火做什么,谁又惹你生气了?”  “我说了不去,您偏偏要我去一趟!”林允熏火大的朝母亲吼。  “怎么了,难道有人给你气受了!”  “妈,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之前是要婚配给沈二少的,现在又和沈大少在一起,沈家人的心里是清楚的,我去了,几乎个个都在私下里说我的闲话。”  林夫人劝,“你干嘛要听那些三姑六婆的话啊,他们那是嫉妒你。”  “呵,嫉妒!”林允熏才不相信,“你觉得沈辰旭也嫉妒我么?”  “怎么,阿旭他说了你什么么?”  “被你猜对了,他很介意我和沈二少的那档子事,很嫌弃我。”林允熏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毕竟她和沈辰皓有三年的婚约是事实。  “你告诉妈,他怎么说你的。”  林允熏把刚才在追悼会上的事清楚的说了一遍,林夫人倒也不生气,“阿熏,你也别往心里去,大少的性子直,他爱玩儿,大概是不希望你插手他在外面的那些事。”  “那我呢,我就必须受着,任凭那些女人骑到我头上么?”  “大少不是说了么,会给你沈太太的头衔,男人嘛,都喜欢在外面玩儿,你就大度些,何必和那些小妖精过不去。”  林允熏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妈,这还没结婚呢,他就拿这些事来威胁我,将来我嫁过去日子可怎么过!”  她就是不明白了,明明自己这么优秀,怎么沈家的两位兄弟都视她为粪土,恨不得立马扔掉。  “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女人想拴住一个男人,光是用外貌是不够的,必须拿出实际行动来。”  “什么意思?”林允熏来了兴致。  她这个妈一向鬼主意多,她的父亲在外面也是有女人的,她母亲能稳坐林夫人的位子,可不就是靠得手段。  “哎呦,我的傻丫头,你又不是第一次了,还不开窍啊。”  “你是让我主动奉献自己?”  “男人都喜欢新鲜的女人,沈辰旭在外面玩了那么久,你也该让他尝尝鲜。”  林允熏觉得不妥,“我主动献身,万一他觉得我轻薄怎么办?”  “怎么会,你们本就是名正言顺,只要用点手段,到时候你半推半就,把责任推到他身上不就得了。”  “你说的有道理,他都还没尝过我的滋味,又怎么知道不喜欢我。”  林允熏对自己的外貌信心满满,她相信,只要和自己上过床的男人,都舍不得离开她,她今年过了也快三十了,还没嫁出去可不就是没找到合适的男人,早年本以为会嫁给沈二少,没想到那个男人不能人道了,所以他们的婚事才会一拖再拖。  这一次和沈辰旭搭上关系,说什么她都不能放手了。  *  陆七和权奕珩赶到医院时沈立轩还没走。  “爸,我妈怎么了,没事吧。”  沈立轩神色悲伤,满脸的无奈,喃喃道,“她醒来了,就是不要我照顾,小七,你好好照顾她吧。”  “爸!”陆七不知道说什么。  其实他们都预料到了是这种结果,想要黄娅茹接受沈立轩,恐怕不是一时半会的事。  沈立轩深吸口气,他不愿在女儿面前把自己的情绪表现得太明显,以免让他们担心,“小七,我先回趟家,过两天再来,这两天你就好好安抚你妈妈,也帮我好好劝劝她。”  “你自己也要注意身体,别老是熬夜,医院有护工照顾着,知道么?”  “我知道的爸。”  “那我就走了。”  陆七望着沈立轩落寞的身影,眼眶一酸,差点哭出来。  父亲也是个可怜人,就像沈夫人说的,这些年为了妈妈的死,他一直活在自责里,甚至抛弃妻子远走他乡,这些年一直孤孤单单的,甚至连个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  陆七进去看到黄娅茹眼睛睁着在叹气,她走过去轻声问,“妈,您总算是醒了,感觉怎么样?”  听到女儿的声音,黄娅茹斥责,“小七,为什么你不听妈妈的话,不是让你别把我的事告诉你爸吗?”  她心里难受啊,只要看到沈立轩就想到他重病的妻子,听到沈立轩说是沈夫人让他来的,黄娅茹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妈,我什么都没说,是爸爸自己打听到的消息。”陆七不想让妈妈失望,只能撒谎。  当时情况紧急,陆七也是妈妈出现意外,想让父亲过来见她一面。  而黄娅茹听女儿这么一说,想想也是,以沈家的势力,想查她的消息不是难事。  “妈,我去叫医生来看看,给你检查一下。”  黄娅茹朝她摆手,“不用了小七,医生刚刚来过,说我恢复得不错,你别担心了。”  “真的吗,那就好,妈,这次你一定不能再操心了。”  “只要你听我的话,我便什么事都没有了。”  陆七知道,黄娅茹指的是沈立轩,从她的口气里可以听出,她不想再和父亲有任何往来。  黄娅茹刚刚做完手术,陆七也不便说什么,只能等她身体彻底恢复后再说,加上沈家在办丧事,父亲也得过一段时间才能做安排。  “小七,我和你说话呢,你听到了没有,以后不要把我的一切告诉你爸。”  “我听着呢妈。”  “那你要答应我啊。”黄娅茹说这话的时候显得有些激动,可见她心里就担心这个事情,生怕破坏了父亲的家庭。  “我答应,答应还不行么。”陆七也忍得难受,恨不得把真相一吐而快,可现在,不能。  妈妈的性子她比谁都清楚,如果知道了真相,怕是这辈子都会活在愧疚之中。  黄娅茹毕竟是刚刚动了手术没多久的,和陆七说了会话便睡过去了。  陆七给她盖上被子出去,恰好碰到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的权奕珩,他还没来得及去看岳母。  “小七,妈怎么样了,还好吗?”  “嗯,恢复得挺不错的,刚刚已经睡了。”陆七看起来有点累,“阿珩,医生怎么说?”  “医生也这么说,观察一段时间如果没有反常现象,应该就差不多了,接下来我们要帮她好好调养身体。”  “我妈的病在心里,她这么多年为了我爸一直没找另一半,当年要不是掩盖我的身份,相信也不会选择和陆自成扮作假夫妻,她有多爱我爸,我们都清楚,可她也怕……”说到这里,陆七的声音忍不住颤抖起来。  就是因为黄娅茹太在乎沈立轩,不想他以后被世人唾骂,所以才要为难自己,憋着自己的那份情。  都是两个爱父亲的女人,谁错谁对早已分不清。  权奕珩听得心疼,“好了好了,你别担心这么多,我们先把她的身体养好,以后的事情慢慢想办法。”  “阿珩,你说我父母都这把年纪了,他们重新在一起合适吗?”  “怎么不合适,你爸一直爱你妈,你妈也如此,沈夫人过世,我觉得可能是上天的安排,让她有个好的去处。”  “我们这么说会不会太残忍了。”  “怎么会,事实上沈夫人自己选择了退出,要不然怎么会捐心脏给你妈。”  大概如此吧,权奕珩说的很对,她父母都为了彼此坚守了这么多年,心里都牵挂着彼此,为什么又不能在一起呢。  她也希望能有个温暖的家,虽然已经嫁给了权奕珩,可她也会经常记挂着黄娅茹,如果能有合适的人陪伴,她倒也放心不少,当初她不知道自己身世,还想着要给黄娅茹找个伴呢。  *  这一天姚若芳一直留在这里陪着姚若雪,怕她太寂寞,两姐妹聊天到晚上八点。  直到沈辰皓给姐姐送来晚餐。  “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舒服一点。”  沈辰皓六点的时候来过一次,姚若雪完全没有食欲,一点也吃不下,他又让厨房重新做了开胃的农家菜。  姚若雪出生在乡下,或许喜欢这种口味偏重的乡下菜,所以他找人做了一些,就希望她能多少吃一点。  果然,姚若雪看到这些菜后有了食欲,姚若芳也跟着高兴,姐姐终于能吃下东西了。  她不便打扰两人,偷偷的走了出去。  这个时间点,沈家的亲戚基本上都回去了,灵堂里没有其他人,只有几个佣人在打扫,今天一过,明天一早便要下葬了。  没了人的灵堂显得有些冷清,姚若芳胆子小不敢多待,她走出了这个阴森森的地方。  外面的月光很好,她找了一块石头坐下赏月,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好好的坐着赏月了。  “喜欢月亮,还是在等我?”身旁的位置突然多了一个人影,熟悉的气息令姚若芳的心一阵紧抽。  她想起白天这个男人的话,晚上,等我。  “我,我在里面待久了,想出来吐口气。”  姚若芳还以为这个时间点沈辰旭该走了,没想到他还在这里,神出鬼没的。  男人却笑了,“都一样,反正我们都是要做的。”  说着,他便将她从石块上拉起身,“走,去满足你。”  “不不不,沈大少,我还得回去照顾姐姐,她一会儿该叫我了。”  沈辰旭不管不顾的把她打横抱起,吓得姚若芳赶紧搂紧了他的脖子,也怕有人听到自己的尖叫声,她也不敢叫了。  男人将她塞进不远处的车里,这里离灵堂有一定的距离,也隐蔽,是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  姚若芳算是明白了,这个男人安分了几天又开始寻找激情了,他喜欢在车里和她亲热,好久不这么做,大概早就算计了吧。  她明知道自己逃不掉,还是想挣扎,希望他能放过自己,“你干什么啊,这里会有人过来的。”  “我办事你放心,保证不会有人过来,即使有人过来了也没事,我们在车里,他们看不到。”  “可是姐姐一会儿看不到我会找我的,明天,明天好不好。”姚若芳恳求,她今晚实在没力气和他折腾,况且这样的地方,她吓都吓死了。  “宝贝,两天没见你我都想死你了,哪里还等得了明天。”  “别,别这样。”  沈辰旭起了都逗弄的心思,黑暗夜色下,只有零零碎碎的月光渗透进来,她看到男人的脸隐约溢出一丝笑意,“那样?”  姚若芳看得呆了,似乎不敢相信,沈辰旭这样的人还可能笑。  她也趁着这个机会道,“那个沈大少,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嗯,你说,我听着。”男人两手撑在她身侧倒也不着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学会顾家姚若芳的感受了。  “今天中午来找你的那个女人是你的未婚妻吧。”  沈辰旭没想到她问的是自己的私事,男人眉峰拧了下,良久都没有给出答案,好像是生气了。  姚若芳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这个男人生气折腾自己,想说声对不起,却听见他淡淡的说出三个字,“算是吧。”  算是吧?这是什么回答!  “沈大少,我不懂你的意思。”  沈辰旭手掌落在她白皙的劲脖,一寸一寸抚着她的柔滑的肌肤,触感十分好,“名义上是未婚妻,在我心里不是。”  “你和她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么?”  “那当然,她那种女人我才懒得看一眼。”  听她这么说,不知为何姚若芳心里一下子就舒坦了。  “怎么,你吃醋了?”  “不,不,我只是随便问问。”  “随便问问?”她这个回答令沈辰旭很不满意,“真的只是随便问问?”  姚若芳摸不准他的脾性,也不知道怎样说才对,试探的道,“那就是认真的问问?”  咳。  沈辰旭差点被她的回答呛到,这个女人,太可爱了有木有,他又不是毒蛇猛兽,真的有那么可怕么,需要说句话都忐忑不安?  男人单手掐住她的下颌,唇瓣精准的找到她的,吻了下去,而后模糊不清的开口,“我不管你是随便问问,还是认真问问,我就想告诉你,我要你!”  姚若芳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利和力气,她早已被男人吻得几近断气,她脑海里回想着两人刚才的对话,似乎有些问题真的不该是她问的,好在沈辰旭没有朝她发火,她该是多么幸运。  她是不是很坏,竟然和一个快结婚的男人做这种事情,可她还有选择的余地么。  即便她有心想离开沈辰旭,这个男人也不会罢休的,至少在他还没有厌倦自己以前,她就得受着一切。  激情过后,男人搂着她大喘着粗气,今天的他仿佛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卖力很多,好半天都没有缓过气来。  难道是几天没锻炼,他,他不适应么?  呃,姚若芳觉得自己有点污了。  男人用手指在她额前轻弹了下,“想什么呢?”  此时的姚若芳还躺在他怀里,她想起身,“那个,我得走了。”  只是手刚刚撑起来,人又倒了下去,再次落入男人宽大的怀抱。  他们做完后都是各自去清洗,即便以前在车里,也是做完她穿上衣服就走的,可今天,他们却抱在一起。  “你腿利索么,现在就走。”沈辰旭笑她。  姚若芳囧了,她的腿确实很酸很软,恨不得立马就在这儿睡过去,真的是太累了。  男人一手搂着她,一手撑着头,“要不我抱你出去?”  “别闹,我姐姐真会找我的。”  “她一个大活人,又不是不能动,不就是怀个孕么,还需要你照顾?”  姚若芳听了很不高兴,噘着嘴制止,“不许你那么说我姐姐,三年前她一个人生下早早吃尽了苦头,身体很虚弱,这一胎肯定要好好的养着。”  其实姚若芳心里更气沈辰旭,要不是这个恶魔搞鬼,她姐姐也不会和姐夫遭受到那种罪责,错过了三年。  “哟,现在玩姐妹情深了,别忘了当初是你告的密。”  “沈辰旭,不要再说这件事了。”  只要说到这件事,姚若芳心里就很惭愧,要不是她,那一次早早也不会发烧,是她害了姐姐。  沈辰旭也大概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好好,不说,不说。”  他的态度就那天出奇的好,姚若芳和他急了,他也不生气,反而顺着她,带着一丝诱哄的意味。  沈辰旭这态度,姚若芳是很意外的。  而姚若芳的性子沈辰旭是知道的,相信做出出卖自己亲姐姐的事也是被他给逼得,因为当初他说过,只要她姐姐活过来,他就会放了她。  这个女人是想方设法的想要离开他啊。  他们之间有十几岁的年龄差,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而他已经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都可以做她叔叔了。  那又怎样,他堂堂的沈大少难道还比不上那些二十几岁的小鲜肉么?年轻有什么用,他们能给姚若芳什么?  男人转移话题问她,“若芳,你姐姐怀孕了,你有什么想法?”  “什么?”姚若芳不懂,只是睁着一双水灵灵的眸子看着黑暗中的他。  他们之间鲜少这么躺着聊天,更别说心平气和的聊天,每一次,她都会顺着他的话说,从未让他包容过自己。  而今天,姚若芳感觉到了不同,在他这里,像是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尊重。  “我想问你,看到你姐姐怀孕,你有没有自己也想生一个,我瞧着你挺喜欢你侄子的。”  姚若芳当即就否定了,“我才十八岁,才不要,没有能力养活一个孩子。”  沈辰旭没说话,只是笑,黑暗中,她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他的这番话,意思很明显,在问她孩子的事情。  但这一刻的姚若芳怎么都想不到,沈辰旭有一种想要和她生孩子的打算。  “你的意思是不想要?”  “当然不想。”  这是姚若芳的心里话,虽然她很羡慕姐姐,可生孩子必须具备一个心疼她的丈夫,要不然,日子怎么过,对孩子也是一种伤害。  她才十八岁,美好的年华才刚刚开始,如果不是因为沈辰旭缠着她,说不定她已经在那里上班,和某个小男生没压力的谈着恋爱,感受着青春期的酸涩与甜美。  聊完这番话姚若芳的手机响了,是姚若雪打来的,她一刻也不敢耽误,穿上外套就下了车,腿到这时候还是酸的。  姚若雪见了她道,“若芳,你今天也累了,回去休息吧,我没事。”  “姐,我再陪你一会儿吧,等姐夫来了我再走。”她马不停蹄的赶来,竟然没事,多少心里有点郁闷。  不知为何,她今天很想和沈辰旭就这么聊下去,这还是第一次,他能和她聊这么多的话。  姚若雪笑,“你们啊,真是把我当病人一样,我心里会有压力的。”  “你现在不是病人,而是宝贝,大家都捧你在手心呢。”  “都是你们大惊小怪。”姚若雪可舍不得累着妹妹,她刚刚大病初愈,伤口还没有完全好,若是熬夜累着了怕是会伤口发炎,“你在这儿反而让我难以休息,回去吧,明天早上再来。”  姚若芳也不勉强,毕竟刚刚的一场运动实在让她累着了,“那行,我就先走了,让姐夫给你找个人来伺候。”  “行了行了,别管这些了,快走吧,都这么晚了。”  姚若芳拿了包从灵堂后面出去,她不想再和沈辰旭遇到,所以想偷偷的走,然而,走了一段距离之后,一辆香槟色的汽车停在她身旁,车窗打开,月光下,男人侧颜线条立体,“我送你回去,上车。”  是沈辰旭。  姚若芳郁闷了,他怎么会知道她从后面走,还是这个时候走?  “傻愣着做什么,上车啊。”男人点了一根烟夹在指间,见她站在原地没动,催促道。  姚若芳艰难的吞了口唾沫,她是不想和他一起走的,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说的就是沈辰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