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80 和佟嘉伟断绝解除婚约!

380 和佟嘉伟断绝解除婚约!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41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6
    可姚若芳也没办法拒绝他的殷勤,良久,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这个时候会回去?”  “心有灵犀,懂么?”男人给了她这么一句。  心有灵犀,那不是惺惺相惜的两个人才会用的词么,她和沈辰旭这种偷偷摸摸的关系不适合吧。  虽然这个男人的态度比刚认识的时候好了很多,她也不像之前那么怕他,可到底他们的关系是不能见光的,姚若芳也时时刻刻的记着,自己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个供消遣的玩物。  到了公寓,沈辰旭也跟着姚若芳进去。  “咖啡还是茶?”姚若芳问他。  沈辰旭一头栽进沙发里平躺着,他这几天忙前忙后,累得要命。  似乎只有她这里才能给他一个安心舒适的休息环境。  “咖啡。”他说,简洁明了。  姚若芳去了厨房给他弄咖啡,回来的时候,男人已经躺在沙发里睡着了。  女孩儿将咖啡放下,她动作很轻,像是怕吵醒了他。  却不知她心里想的是,睡着了也好,免得没完没了的折腾她,这样的话她晚上也能睡一个好觉了。  姚若芳轻手轻脚的关了灯,她走到卧室,又无声的把房门关上,准备睡了。  她这一天天的也累啊,晚上还被沈辰旭狠狠的折腾了一番,腿到现在都是酸的。  脱下外套躺在床上,姚若芳舒服的叹了一口气,准备盖被子睡觉,房间的门却在这时候开了,男人沉重的脚步声响起,黑暗中,姚若芳心下一紧,赶紧盖上被子装作已经睡着的样子。  除了沈辰旭,这个房间里还有其他人么?  真是奇怪,明明刚刚还睡得那么沉,怎么就醒了呢?  不多时,身旁的位置陷下去,女人的腰身被男人结实有力的双臂圈着,他磅礴的气息吐在姚若芳耳旁,嘴里发出呢喃声,似是一种责怪,“没良心的小东西,真的让我睡在沙发里了,来睡觉也不叫我。”  姚若芳装睡,不理。  “嗯哼,别给我来这一套,我知道你没睡着。”  她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跟着来了,这个女人怎么可能就睡着呢。  而沈辰旭确实在沙发里有了睡意,要不是姚若芳给他送咖啡,他定然就在沙发上睡过去了,他不睁眼,无非就是想看看这个女人看到他睡着会怎么做。  毕竟,她是那么的恨他,趁他睡着会不会打他呢?  好在她并没有那么做,只是一个人回房来睡觉了,倒是让沈辰旭很欣慰。  “若芳……”见她还在装聋作哑,沈辰旭在她颈间细细的吻着,还轻轻呢喃她的名字,弄得姚若芳痒得不行,实在憋不住了。  姚若芳笑了出来,她翻了个身求饶,“唔,别闹了,我,我错了还不行吗?”  “我错了,真的错了,哈哈……”  黑暗中男人看不清她的脸,但能想象到她求饶的那个样子,该是多么的惹人爱,想着,他浑身便像是点了火一般的难受,明明几个小时前他们在车里恩爱缠绵了一番,怎么和她在一起,他总像是有使不完的精力一样,旺盛的很。  “怎么把我一个人扔在沙发里,嗯?”男人不依不饶。  “那个,我,我不是怕吵到你么,看你睡得挺香的,就没敢打扰。”姚若芳战战兢兢的解释,生怕这个男人乱来。  “你的意思是不忍心叫醒我,心疼我了?”  这男人,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嗯,你这几天肯定很忙,今天见你黑眼圈都出来了,定然是累的。”  话落下,男人嘴角染了笑意,他两手圈着她的身子,哑着声线在她耳旁说了句,“那我们一起补眠吧。”  这一夜他们相拥而眠,沈辰旭并没有在折腾她,倒是让姚若芳很意外。  第二天一早,姚若芳是在男人的纠缠中惊醒的,沈辰旭眼神灼热,恨不得将她直接吞进肚里,可见昨晚他忍得有多辛苦。  “醒了,嗯?”他含糊不清的说着,牙齿咬着她的手指头,痒痒的,让姚若芳彻底清醒过来。  她躺着揉了揉眼睛,想把放在他嘴里的手拿出来,男人却坚持着不让。  “乖,昨晚饿死了我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补偿我。”  饿死他了么?明明昨晚他们来之前还狠狠的纠缠了一番,这个男人简直是睁眼说瞎话。  不过姚若芳今天也乖乖配合,直到男人看到床上的一点红,他眯起眼,“这是……”  姚若芳也看到了,随即脸色一白,“我那个,我,我肯定是来大姨妈了。”  说完,她就起身跑去了洗手间。  大姨妈?  沈辰旭被噎住了,脸色难看至极,恨不得骂天骂地。  来大姨妈了,他这一身的火气要往哪里消?  不多时,姚若芳处理完从洗手间出来,卧室里满是烟草味,男人靠在床头抽烟,见她出来,他略微火大的道,“你怎么不告诉你昨晚会来大姨妈?”  这事,她能知道么?  好吧,她大概是能算着日子的,只是没有那么精准。  “我也不知道今天会来啊,我没算日子,都是来了就来了的。”姚若芳一脸无辜。  沈辰旭灭了手里的烟,他走过去将女人扯了过来,而后垂下头在她脸上狂啃两口,似是在发泄。  姚若芳疼得闷哼一声,“你干嘛啊。”  “惩罚你!”  沈辰旭大手攥着她的小手,厉声道,“知不知道,这样会憋死我的,你舍得让我死么?”  “我也不想啊,每次来还肚子疼。”  听她说肚子痛,男人便松了手,也不忍心再惩罚她了。  他只是可惜了昨晚自己的卖力,她今天来大姨妈,那么昨晚在车里的卖力都白费了,他要重新算日子和她好好的来。  不多时,他收拾完自身,穿戴整齐之后叮嘱姚若芳,“这几天你就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嗯。”姚若芳躺在床上,她这会儿小肚子真的有点疼,好想还睡一下。  见她一副神色怏怏的样子,沈辰旭去而复返,走到床边在她额前吻了下,“睡吧,这几天就当是给你放假了。”  他们之间这还是从未有过的亲密,沈辰旭走了许久,姚若芳都没有反映过来。  一连几天,沈辰旭都没有过来。  姚若芳望着餐桌上的两菜一汤,以往他来吃午饭,她也就是这个待遇,想故意赶他走,却没想到那个男人吃得不亦乐乎。  他是什么时候换了口味,竟然不嫌弃她做的寒酸午餐了。  明明一个人吃午餐很安静,不知为何,姚若芳一点胃口都没有,今天是她来大姨妈的第三天,想要彻底干净最少还需要两三天。  她想得没错,和沈辰旭之间无非就是床伴的关系,她身子不方便,那个男人肯定要留宿在别处的。  *  这天陆七安顿好黄娅茹便买了东西去看怀孕的姚若雪。  听说姚若雪现在被沈家人捧在手心里,想要她出来是不可能了,要不是陆七忙着照顾黄娅茹,也不会等到今天才去看她。  上午的阳光还不算太烈,沈家别墅的院子里,这里以前是沈夫人住的地方,姚若雪坐在树荫下看书,生活悠闲自在。  “若雪。”  “小七,你来了啊。”姚若雪起身,让佣人搬来座椅。  “我先把东西送进去,都是适合孕妇吃的,你要多吃点,那么瘦。”陆七叮嘱,而后把东西交给了佣人。  最近两家的事情比较多,两人也好久没有好好的谈心了。  佣人给陆七端来一杯果汁,夏日里喝这个最好,姚若雪一脸喝了两杯,她赞叹道,“嗯,真舒服,我就爱喝酸的。”  陆七浅浅的尝了口,味道还不错,不过她不太爱喝酸的,也就放下了,如今她很羡慕姚若雪,又怀了第二胎,这是怎样的福分。  “真好,你又怀孕了,我看你脸色都知道,沈家人把你照顾得很好。”  姚若雪知道她心里的那点事,无非想自己也要个孩子。  “小七,你也会有这么一天的,生孩子也是缘分,三年前我生早早的时候医生还叮嘱我,让我好好调养,以后想要一胎怕是难了。”  姚若雪拉起她的手道,“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么,我和阿皓刚在一起一个月就有了,所以医生的话也不能全信。”  她这么说,完全是给陆七信心,说的也是事实,生孩子这事大多是科学依据,但有时候也说不准的。  陆七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拜拜佛?”  “可以的,你好好调养身体,最重要的是不要有心理负担,顺其自然。”  她明白了,什么东西都不可强求,也不能有心理压力。  只是,她和权奕珩结婚都这么久了,虽说权家的人已经接受这个事实,现在也没人催着她生,她自己也过意不去啊,都是快三十岁的人了,看到别人有孩子难免会想。  临近中午,太阳光越来越强烈,即便她们在树荫下也能感受到一丝热气,很不舒服。  “你累不累,要不然我送你进去休息吧,外面有点热。”  “就一个怀孕,你们啊都弄得紧张兮兮的。”姚若雪不喜欢待在房子里面,她人瘦也不怕热,每次只要天气好,都是中午吃饭时才进去。  医生说了,她多晒太阳好。  “我没事,如果你觉得热就进去休息一下吧,爸爸在里面呢。”  陆七盯着她平坦的小腹,“你肚子里面可是我小侄女,我当然紧张了。”  “我也希望是个小侄女呢,凑成一个‘好’字,人生就圆满了。”  两人说着,沈立轩也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看到树荫下的女人,他眼角溢出一丝笑意,“小七,你什么时候来的?”  陆七转过身,笑着看向父亲,“刚刚来一会儿,正准备进去看您呢。”  “就在这儿吃午饭吧,我去吩咐厨房多炒两个菜。”  “哦,不用了,我还要回去……”  姚若雪适时的扯了扯她的衣袖,示意陆七答应下来。  “那行吧,我留下吃午饭。”  黄娅茹需要照顾,让护工守着陆七不太放心。既然父亲这么挽留,她也不好拒绝了。  沈立轩听到女儿要留下来吃饭,布满阴霾的脸终而散开,“那我去厨房了,你们先聊着。”  “好。”  两个女人又在树荫下聊了起来。  沈夫人才走没几天,这里找了几个佣人过来,以前都是沈夫人自己打理的,如果忙,沈夫人就会找钟点工,不会长期把佣人留在家里。  她是一个很有知书达理的女人,也是一个很贤惠的妻子,沈夫人这么做,什么事都亲力亲为,无非就是想让丈夫和孩子都能感受到家的温暖,只可惜,她所爱的丈夫一直不怎么待见她。  好在沈夫人在走之前也没有留下遗憾,沈立轩能一直陪在她身边,也算完成了她多年的遗愿。  “自从妈走后,爸这些日子一直郁郁寡欢,倒不是因为妈妈走了,而是因为担心你妈。”姚若雪对陆七道,想着这些事情,她心里也不好受。  沈夫人还那么年轻,得了那样的病,没多少日子就走了,沈辰皓这些日子心情同样的沉重,有时候梦里姚若雪都能听见沈辰皓的哭泣声,可见那个男人和他妈妈的感情有多好。  他心里愧疚啊,这些年,陪伴沈夫人的日子并不多,常年被养在国外的他,回国才几年母亲就病逝了。  陆七心口难受不已,喃喃开口,“我知道。”  她刚才看到沈立轩,确实比之前消瘦很多。  “小七,爸爸盼望着你能回到沈家,可你不愿意,成了他的心病。”  陆七也为这事劳心劳力,“我也给我妈做过思想工作,不过每次说到这件事她情绪就很激动,我真的没办法,至于回到沈家,我还没有考虑好,若雪,你明白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受拘束,沈家的规矩多,家庭情况也复杂,我怕是过不惯,而且我的身份,不一定沈老爷子能接受,当年他对我妈妈做过的那些事……”  陆七说到这儿便不想开口了。  她心里是有埋怨的,如果不是沈老爷子,她妈妈也不会受这么多的苦,一把年纪了要经历心脏手术,难道这个病不是因为她长期的担忧和操心而造成的么。  姚若雪能理解她的心情和顾虑,她现在就希望公公能好好的,他还年轻,晚年的生活完全可以幸福下去,而这个幸福只有陆七的妈妈能给。  黄娅茹能活过来,就是老天爷给他们的缘分啊。  这几件事姚若雪也问过沈辰皓,他也不反对,大概是觉得父亲一个人真的很孤单吧,沈辰皓也于心不忍。  到时候生完孩子,她和沈辰皓会搬去市中心的公寓,那里比较方便,留下沈立轩一人在这儿,他们做子女的也不放心。  “小七,你妈也是好人,她不过就是担心破坏你爸的家庭,要不然你就把事实告诉她吧,说沈夫人已经过世了。”姚若雪也想撮合这件事,免得让公公担着,她和沈辰皓看着心里难受。  之前沈辰皓确实有点恨沈立轩的,后来也不知道婆婆和他说了什么,他似乎转变了很多,这种事也就不反对了,甚至还想一味的撮合。  陆七何尝不想父母再续前缘,她现在担心的是,“我怕说了之后她心里更有负担,一直不敢。”  “换心脏的事只有我们知道,你不要说心脏的事,就告诉你妈沈夫人过世了,这样她也就不怕破坏你爸的家庭了。”  陆七还是不敢冒险,“等过两天吧,医生说她还恢复得不错,现在主要要照顾她的情绪。”  “也行,陆七,你有时间就过来陪陪爸吧,他一个人真的很孤独。”姚若雪笑了笑,“也顺便来陪我说说话,你不知道,我每天被关在这里,这个也不许做,那个也不许做,就连走个路弄得都很紧张,真的快要逼疯了。”  陆七故作生气的斥责,“胡说什么呢,你怎么会疯,你现在可是沈家的宝贝啊。”  “连你也笑话啊。”  “呵,我说的是事实。”  “……”  沈立轩从里面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美好的画面,儿媳妇和小姑子相处融洽,他心里也蛮欣慰。  只是他担心黄娅茹,想要好好补偿她,她却不给自己这个机会!  他本想问问女儿黄娅茹怎么样了,又怕问不到真话,索性也就没说,看女儿那个样子,沈立轩都能猜测到,黄娅茹应该是恢复得不错的。  娅茹,你真的不想和我在一起了么,还是你心里在担心什么?  *  傍晚权家,姜淑艳好几天没见到儿子很不放心,想去一趟看看又怕被儿子嫌弃,和儿媳妇闹矛盾,一直忍着。  她今天陪了老爷子一个下午,到了晚饭时间,老爷子留她一起吃晚餐。  姜淑艳拒绝了,“不用了爸,我来的时候吩咐了佣人,他们已经在准备晚餐了。”  “这些年在权家辛苦你了,你把昊然照顾得不错。”老爷子夸赞她。  “爸您说这话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淑艳,你也别老操心孩子的事,操心没用。”老爷子一语道出她的心事。  “老爷子,我就阿峰这么一个儿子,他从来就没离开过我,也没离开过这个家,你说,我能不担心么?”  姜淑艳说着哭了起来。  “你说你这是做什么,儿子成家立业是好事,你哭什么。”  “爸,有些话我一直没说,也怕您生气。”  老爷子自然清楚她想说什么,但也没阻止,默默的听着。  “您从小就把权玉蓉那丫头当宝一样宠着,在我们权家,她和两位少爷一样的尊贵,可是爸,我想说一句,无论您以前怎么宠她,我没有意见,她现在的身份是权家的儿媳妇,是不是该有一个做儿媳妇的样子?”  “你就直接说,是不是玉蓉那丫头对你不好?”  姜淑艳摇头,“我无所谓,这辈子我和昊然过就行了,我是担心阿峰,老爷子您也知道,结婚的那天晚上……”  “别说了,这件事情都过去了,当初也是你儿子执意要娶她的,那么我想也该是他们两人商量好的。”  老爷子到现在还袒护权玉蓉,姜淑艳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只能咽了回去。  这些年,她早就看不惯权玉蓉了,就因为有老爷子的宠爱,她迟迟找不到机会教训那个女人。  “淑艳,我知道这事是阿峰受委屈了,今天我也说一句话,阿峰是我的孙子,我疼他,跟疼阿珩是一样的,这件事是他自己同意的,我们做长辈的有时候也无可奈何,你呢,也得多劝劝阿峰,有时候别太往心里去了。”  姜淑艳吸了吸鼻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权玉蓉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怎么就这么命好,即便到了这个时候,老爷子还惯着她,都不顾自家孙子的感受。  结婚的那天晚上她不愿意和阿峰同房,权家的很多人都知道了,弄得他们家阿峰是一点面子都没有。  老爷子这么说无非就是想家和万事兴,权玉蓉他也教训过了,他总不能逼着那丫头和自己的孙子洞房吧,唯一的办法只能让阿峰找到一个更好的女人,将来给他们生个白白胖胖的继承人。  当然了,他的这份心思肯定是不能让姜淑艳知道的,权玉蓉再怎么有错,她也是他抚养长大的,她爷爷有恩于他们权家,这份恩情,老爷子一辈子都不会忘,所以对于权玉蓉,老爷子还是想给她下半辈子的幸福。  “爸,我其实是不同意阿峰搬出去住的,别的不说,他们也不找佣人,你说,阿峰下班回去了会有热饭吃么?”  “你呀,就是太惯着阿峰了,孩子们总要长大,出去历练历练也好。”  老爷子的语气和权昊然的一样,果然是父子。  “这样吧,有空的时候你就去看看他们夫妻俩,也送点东西过去。”  姜淑艳却是问,“爸,您身体还好么?”  “最近还行。”  “如果您身体还好,有时间的话能不能陪我去看看阿峰?”  老爷子哪里不明白她的心思,这个儿媳妇到底是小门小户出生,碰到大事还是缺少那份魄力。  权玉蓉这丫头一直被他惯着,表面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到了关键时刻很有自己的主意,姜淑艳压根不是那丫头的对手。  他也担心自己的孙子,便答应道,“明天吧,明我陪你去看他,现在太晚了。”  “好好,谢谢爸。”  姜淑艳得到老爷子答复兴冲冲的走了,老爷子也松了一口气,总算打发了这个儿媳妇。  阿峰和权玉蓉到底过得怎么样,老爷子确实一无所知,他老了,孙子的事很多都不想再插手,特别是权玉蓉那档子事,总顾着她爷爷的情分不忍心。  不多时老管家端了茶进来,老爷子已经戴着眼镜开始看报纸了。  “老爷子,佣人问你想什么时候用晚餐,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老爷子看了眼时间,才五点。  “六点半开饭,叶子出去有一会儿了,我怕她吃不惯外面的菜。”  自从叶子晴回到权家,老爷子现在心心念念的就是这丫头,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  “好,我一会儿就和厨师说。”  一会儿说,难道不应该现在就该去和厨师说么?  老爷子朝老管家看了眼,“有事?”  “嗯,老爷子,有件事我要和您报备一下。”  “说。”  “老爷子,您猜的没错,这个佟家确实有问题。”  老爷子摘下眼镜,目光顿时变得锋利起来。  “要说佟家人养个女儿也正常,他们家的条件养多少个都没问题,关键是那个孩子,老爷子,我前不久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就在他们病房安装了窃听器,佟家二老的对话,老爷子,您绝对想不到。”  “继续说,到底怎么回事!”老爷子都快急死了。  “那个孩子,其实是佟少爷的孩子。”  “你说什么?!”老爷子震惊的从座椅上起身。  “我不确定我们的人有没有听清楚,不过佟家二老在病房是那么说的,孩子高烧不退好几天,他们都急死了,也就把孩子身份的事抖了出来。”  也不算抖了出来吧,毕竟只是二老聊天,他们也就没有忌讳,却不知病房被人装了窃听器。  老爷子将手里的报纸狠狠的扔在地上,气得脸红脖子粗,“这个佟嘉伟!”  “他竟然敢骗我的宝贝孙女,儿子都那么大了,怎么着,还想让我们家叶子嫁过去给人当后妈啊。”  “老爷子,您先别激动。”老管家想要扶着他坐下,毕竟老爷子的身体也不好,受不得刺激。  其实这则消息他已经得到好几个小时了,现在才说,一是因为姜淑艳在这里一下午,他没有找到机会,二是,他不知道怎么和老爷子开口,毕竟老爷子太在乎叶子晴了,知道后肯定会很生气,这对老爷子的身体是不利的。  “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想我一世英名,竟然被一个晚辈给愚弄了。”  更可恶的是,佟嘉伟还是老爷子自个儿介绍给宝贝孙女的,他真是无地自容啊。  “老爷子,这也不怪您,谁让佟家的水这么深,外人都不知道啊,我估摸着连佟老爷子都不知道吧。”  “对了,叶子呢?”  “老爷子您忘了,佟少爷今天约了她一起用晚餐,估摸着刚刚已经到了。”  老爷子坐在太师椅上喝了口茶平复下心情,末了,老管家问他,“老爷子,我们要不要继续查下去?”  “好好查一查,别弄错了,再者,他们婚礼的请柬别弄了。”  “我知道了。”  同一时间,京都的某家高级餐厅。  叶子晴比佟嘉伟先一步到达目的地,这家餐厅需要会员提前预约才能进入,听说为了让她吃到这里新鲜的食材,佟嘉伟付了双倍的价钱不说,还规定今晚除了他们,只能让两桌人来吃饭,所以走进来的时候,叶子晴感觉无比的冷清。  她现在怀孕了确实不怎么喜欢人多的地方,吵吵闹闹容易使她心烦意乱。  这个佟嘉伟,总能很体贴的给她规划着一切。  十分钟后,叶子晴喝了一杯鲜榨果汁,佟嘉伟便到了。  “抱歉,路上有点塞车。”  叶子晴无谓的笑笑,“没关系,我理解的。”  他这么风尘仆仆的赶来,可见他是挤出时间在和她吃这顿饭。  其实有一点叶子晴不明白,佟家的佣人那么多,完全不用佟嘉伟亲自二十四小时在医院里盯着。  不过这些都是佟家的私事,她也不好和佟嘉伟直接说。  而且,人家可怜孩子,对那个孩子好,说明他这个人是个很有爱心的人,是个好人。  “橙橙的病怎么样了?”叶子晴问。  “嗯,好点了,医生说还住一个星期应该就差不多了,他是病毒性感染发烧,必须要好好注意。”  意思就是孩子到现在都还在发烧,这样算起来,橙橙已经烧了六七天了,做大人的肯定得急疯,叶子晴也理解。  “那你今天怎么有空出来的?”  “想你呗,我们都有好两天没见面了,在一起吃顿饭更不用说了。”  叶子晴听着这些话,心里并没多大的波动,自从上次她问这个男人结婚后住在哪里,他们之间好像就有点嫌隙了。  为了这事,大半夜的佟嘉伟来找她,叶子晴借口睡了没理,但第二天也没怎么生气,日子还是一样的过着,该打电话打电话,该和他发信息,她依然会和他发信息。  “多吃点,这里的菜真的很不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吃得到的。’  叶子晴早已过了孕吐期,她现在口味很好,吃得不亦乐乎,“那么我今天就托你的福,来换换口味,权家的菜虽然好,可天天吃也会腻的。”  “权家的菜怎么会腻呢,我听说啊,老爷子每三个月换一次厨师,为的就是吃上不同的菜。”佟嘉伟倒是对权家很了解,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能知道。  可叶子晴去权家刚好四个月,也没见爷爷换厨师啊。  外面的传言果然不可信,三个月就换厨师,那多麻烦啊,一年一次也罢。  “叶子,你上次和我说的事情,我考虑过了。”  “嗯。”叶子晴觉得自己的脾气也是有点急躁了,这么大的事,也确实该给佟嘉伟好好的想一想,“那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是觉得我们家反正人口也不多,房子也大,将来呢我在外做事,你也能有人照顾……”  话说到这里,叶子晴的手机便响了,她按下通话键,也打断了佟嘉伟接下来的话。  “爷爷,我在外面和嘉伟吃饭呢,一会儿就回去陪您。”  “爷爷身体有点不舒服,你赶紧回来吧。”  叶子晴一听爷爷身体不舒服,立马紧张的站了起来,“爷爷,您哪里不舒服,有没有打救护车啊。”  “你回来,爷爷等着你回来。”  这还是第一次,她和佟嘉伟约会的时候老爷子让叶子晴中途回去,莫不是爷爷身体真的出现了问题?  “嘉伟,我得先回去了,爷爷身体不舒服。”  “你先别着急,刚才是谁给你打的电话?”  “爷爷。”  佟嘉伟安抚她,“老爷子自己都能打电话就表示没什么事,你怀孕了,千万不能心急知道么。”  “你说的也在理,可能是这几天我都陪着爷爷用晚餐,他不习惯一个人了。”  叶子晴还是想立刻回去。  “嘉伟,实在不好意思,我真的得回去了。”  家里有事,佟嘉伟也不可能强留她,拿起外套和叶子晴一块儿走了,“好好好,你别急,我送你。”  叶子晴记挂着他的小外甥,“不用了,你还得去医院照顾小外甥,我自己打车回去。”  “那怎么行啊,不耽误这一会儿的。”  叶子晴也没推辞,佟嘉伟送她,她心里也能安心些。  半个小时后黑色汽车抵达权家大院,佟嘉伟陪着叶子晴进去,也是怕老爷子真有什么事。  叶子晴要回去就直奔前厅,“爷爷,爷爷!”  老爷子坐在太师椅里,听到孙女的叫唤声,他缓缓睁开眼,仿佛刚刚真的很不舒服。  “爷爷,您怎么了,还好么?”  “你回来了?”老爷子拉起孙女的手。  跟进来的佟嘉伟也问,“权爷爷,您哪里不舒服?”  老爷子这才注意到叶子晴身后的佟嘉伟,他眯了下眼,语气酸酸的道,“嘉伟也来了啊,今天怎么没去陪你的小外甥?”  老爷子故意加重了‘小外甥’三个字,一瞬不瞬的盯着男人看。  佟嘉伟被老爷子的犀利的眼神看得有些心虚,他眼神闪躲,而是问,“我刚抽时间陪叶子回来的,您到底哪里不舒服,需要去医院看看么?”  老爷子朝他摆手,“你去忙你的吧,我有叶子陪着就好。”  “权爷爷,如果您哪里不舒服可别硬撑着,要不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我说了不用,你去忙你的。”老爷子口气有些重,如果注意听甚至还有点不耐烦。  这还是老爷子第一次对佟嘉伟这个样子,连叶子晴都吃了一惊。  “爷爷,我把嘉伟送出门再来陪您吧,您躺会。”  “嗯。”老爷子应了一声,闭着眼继续睡。  不光是佟嘉伟自己,就连叶子晴也感觉到了老爷子的不对劲,两人走出权家前厅,叶子晴叮嘱他,“开车小心。”  “嗯,你好好照顾爷爷,也要照顾好自己,晚点我给你电话。”  “好。”  刚才的事佟嘉伟并没有和叶子晴说,他觉得权老爷子今天像是变了一个人,不知道叶子晴有没有感觉到,难道是自己这段时间冷落了叶子,老爷子生气了?  不至于吧!佟嘉伟想来想去也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想要明天来看看老爷子再说。  叶子晴回到前厅,她低声问老爷子,“爷爷,您到底哪里不舒服啊,要紧吗,要不然我去叫舅舅来?”  “不用了,爷爷只要看到你啊,什么病都好了。”  这话就说明老爷子真的没什么事,无非是在耍小孩子脾气,叶子晴也就放心了。  “爷爷,您是不是对嘉伟有什么不满啊?”这里也没有外人,叶子晴便直接将心里的话问了出来。  老爷子也不隐瞒,“被你看出来了?”  叶子晴倒也不奇怪,那天晚上老爷子和她谈了有些事,过后老爷子就一直在问她,结婚后住在哪里,叶子晴也没个答复,估计老爷子就对佟嘉伟不满了。  “您那点心思我怎么会不知道,无非就是怕我去了佟家受委屈,刚才我们吃饭可不就是要说这件事么,结果被您一个电话给叫了回来,什么事都还没开始商量呢。”  “不用商量了,这门婚事我不同意,你和那个小子立刻断绝关系!”老爷子厉声道,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题外话------  照顾奶奶的这几天,让我感觉到了生命的脆弱和强大。本来奶奶突然生病,失去了语言能力,但是这几天回来,一家人全部都围着她,她似乎比在医院里清醒了,和她说话,她能睁眼,有时候我女儿叫她,她也能应声,还能笑,我们都很高兴,无论结果怎样,至少和她说话,她能懂,能明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