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83 慕哥哥,我们还能回到曾经吗?

383 慕哥哥,我们还能回到曾经吗?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810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7
    面对这样的权玉蓉,然而今天,权绍峰并不像之前一样那么安慰她。  男人坐在单人沙发里,从兜里抽了根烟点上,似乎想看看,她到底能哭成什么样。  “阿峰,你到底什么意思,是不是不想要我了?”权玉蓉见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缓缓走过去问。  权绍峰猛吸了口烟,他透过稀薄的烟雾看向她,动了动唇,“我没什么意思。”  “那你刚才的话……”权玉蓉咬唇,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好像连说完这句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权绍峰扔了手里的烟,他依然沉默着。  是的,他最初开始就喜欢权玉蓉这种性子,觉得她是那种需要保护的女人,而他作为一个男人,就想一生一世保护她,宠爱她,给她最好的一切。  而现在好像不是这么回事了。  良久,他站起身,一双眼直直盯着泪流满面的女人,“玉蓉,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是一个男人,正常的男人,可这段婚姻,你扪心自问,觉得我没有迁就你么?”  权玉蓉坐着没说话,她垂着头,仿佛还是很委屈。  住惯了大院的权绍峰和她搬来新婚公寓本就不太适应,再大的公寓也没有院子宽敞,每天憋在一个空间里,他和权玉蓉的关系又一般,和她住在这里,并没有二人世界的温馨和恩爱,只有无尽的愁绪。  “玉蓉,你这个样子,我会误以为你不想看到我。”  权绍峰不给权玉蓉解释的机会,他穿了外套,“你好好休息吧,我出去一趟。”  权玉蓉慌乱的抹了把泪,试图追上去,“阿峰,都这么晚了,你去哪儿?”  男人苦涩的笑了声,“反正你也不在乎我,又何必问我去哪儿。”  权玉蓉愣在原地,“……”  权绍峰拿了车钥匙就往外面走,他想,若是权玉蓉留他,他肯定会留下来的,只可惜,他打开门的那一瞬间还是没有听到女人的只字片语。  心在这一刻彻底冷了。  他坚守了这么久的感情,好不容易等到的婚姻,竟然就是这么一副惨状。  权绍峰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外面转悠,到了晚上十一点,他进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咖啡厅。  进去包房,权绍峰点了一杯咖啡和点心,一个人坐在沙发里抽烟。  也不知坐了多久,一杯咖啡见底,权绍峰打开包房的门想出去走走,走廊里有一个女人正在卖力的拖地,这个区域的包房似乎只有他一个客人。  女人的背影越来越近,权绍峰的瞳孔渐渐缩紧,终而认出她来,“若兰,你怎么会在这儿?”  姚若兰听到声音直起身子,在看到权绍峰后微微愣了下,也不怎么惊讶,虽然她戴着着口罩,但那双眼和身影权绍峰不会看错。  她在公司里搞卫生也是这个姿势,他都已经看了千万遍,又怎么会错。  “我在这里上晚班。”  “那你……”  姚若兰打断他,“二少,我们上班是不能和客人聊天的,我先不陪你了。”  “那我等你下班。”  闻言,姚若兰并没有给出答复,拿着拖把去了另一片区域。  她不想和权绍峰这么接触下去,这个男人在她眼里是优秀的,也是遥不可及的。  他说他们是朋友,姚若兰并不觉得,因为她的身份摆在那里,堂堂的权家二少怎么可能有她这么寒碜的朋友!  等到十二点下班,姚若兰换好衣服准备从咖啡厅的后门走,权绍峰却找了过来。  “若兰!”  她尴尬的笑了下,“二少,您还在这儿呢。”  “住哪里,我送你。”  “不,不用了二少,我,我要去我姐姐家。”  “那我送你过去,沈家离这里很远的。”  姚若兰本想撒一个谎,没想到权绍峰还是这么坚持。  “别,二少,我自己打车过去就可以了,已经这么晚了,您赶紧回去吧。”  “我没事,你一个女孩子这个时间也不安全,我送你。”  “二少,我和你不一样,从小到大我都是这么过的,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你完全没有必要担心。”姚若兰望着这个高出自己半个头的男人,“而且你这么晚了和我去姐姐家,我姐姐肯定会误会什么,会给我造成困扰的。”  从今天见到她,权绍峰就觉得不对劲,“若兰,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姚若兰摇头,“没有,我只是觉得二少你,不应该有我这样的朋友。”  权绍峰,“……”  什么叫做不应该有我这样的朋友?!  权绍峰不懂了。  姚若兰走出去老远他也没有回过神来,就那么愣愣的望着空空荡荡的走廊。  “若兰,若兰!”也不知过了多久,权绍峰追出去,外面已经没了姚若兰的身影。  夜里起了风,他眯着眼望着城市的繁华和璀璨却找不到去处。  就连把他当成朋友的姚若兰都嫌弃了他,这个夜晚注定是孤独的。  掏出手机,他给姚若兰发了一条短信:如果你回来打不到车,我可以去接你。  姚若兰已经坐在了出租车里,她是舍不得打车的,本来她住的也不是太远,走路半个小时就到了,什么事都是习惯了就好,对于她来说,半个小时的时间正好当做夜里的运动。  跑出一段距离,她给钱下车,正好收到权绍峰的短信,姚若兰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一会儿,然后按了删除键。  她不该再和那个男人来往,以免迷失了自我。  回到不足是平米的小房子里,姚若兰身心疲惫,这样的生活,这样的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最近姐姐几乎隔天就给她打电话,让她有时间就过去玩儿,可她一直忙着没有时间,若是还不抽个时间过去姐姐那里,姚若兰真怕姚若雪会找过来,知道她的现状。  她已经长大了,不可以再依靠别人,即便是自己的亲姐姐也不可以。  人本就有生存的能力,都是一双手,为何要事事都依靠别人?  明明累得要死,姚若兰躺在小床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半夜两点,她被手机铃声吵醒,是一条短信。  ‘若兰,你在姐姐家睡了,还是准备回来?’  姚若兰做梦都没想到,堂堂的权家二少爷竟然在半夜三更关心她的去处。  她是个心软的人,也不愿权绍峰傻等着,回了一条:我在姐姐家睡下了,谢谢你二少。  ‘这么晚了还没睡,睡不着么?’  那头很快回了一句话,姚若兰从床上起身,抬手开了台灯,她半眯着眼打出一行字:和姐姐聊天聊得晚了,就准备睡,二少,你也早点睡吧。  ‘好,那明天早上公司见。’  权绍峰发完这条短信去了对面的酒店,明明是权家的二少爷,大晚上的却连一个安心睡觉的地方都找不到。  他出来了这么久,权玉蓉不光一个电话都没有,就连一条问候短信都没有,仿佛自己在她心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可不是么,他本来就知道这个事实,只不过一直在奢望而已,奢望她有一天能爱上他,奢望有一天能正眼看他一眼,他的坚持不是无私的,也想要回报!  *  叶子晴这边,下午和佟嘉伟分开,叶子晴被慕昀峰扶到车里休息,到了半路,叶子晴昏睡过去,慕昀峰没办法,找了就近的酒店抱着她进去休息。  这一睡就到了傍晚,叶子晴醒来时,看到的是男人熟悉而放大的脸。  “叶子,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慕昀峰看她醒来,不由松了口气。  刚才他找了附近的医护人员,说她是低血糖,好好休息就没事了。  叶子晴从床上起身,她脑袋昏昏沉沉,扫了眼周身的环境,低声问,“这是在哪儿?”  “酒店。”  “你把我带到这里做什么,我说了要回去的。”  “叶子,你刚刚在车里昏过去了!”慕昀峰的语气很激烈,也有点生气。  他气她没有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气她总是什么事都往肚子里咽。  他们明明说好的,即使离婚了,他们也是不一般的关系,他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啊,情分自然和别人不一样,为何还要怎么客气。  叶子晴浑身都软,睡了一觉她觉得口渴想喝水,话也说不利索了。  她的难受慕昀峰像是能感同身受一般,早已准备好了温开水,就等她醒来后喝。  “喝点水吧,会好受些。”  “谢谢。”叶子晴喝了两口,人果然清醒了很多。  等她喝完水,慕昀峰实在忍受不住,轻声问,“叶子,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和佟嘉伟发生了什么?”  叶子晴抿了下唇,摇头,“什么也没有,就是累了。”  慕昀峰还想问,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他拿过来看了一眼,而后起身去开门。  “进来吧。”  慕昀峰怕附近的医生不专业,刻意找了家庭医生过来给叶子晴做检查,毕竟她现在是关键时期,如果真的有什么事,他担当不起。  “我给你叫了医生,既然来了,就让他们给你看一下比较放心。”慕昀峰领着两名医生过来,叶子晴深吸口气,朝他点头。  她突然晕倒,自己也不放心,难得慕昀峰能这么细心,她就找医生看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以后一定注意。  没一会儿医生便检查完了,这里医疗设备有限,也只能有限的检查。  “低血糖,孕妇要特别注意,最好是去医院开点药。”医生叮嘱,“饮食方面,要少吃多餐,不要暴饮暴食,叶小姐,你身体虚弱得很,要慢慢补起来,平时也不宜太过操劳。”  低血糖?  叶子晴皱眉,她刚刚在医院检查过来的,医生怎么没告诉她低血糖?难道是和佟嘉伟吃饭……  “叶小姐,您好好休息,我就先走了。”医生的话打断叶子晴的思绪。  她朝医生点头,“谢谢医生,我以后会注意的。”  慕昀峰送医生出去,他怕有别的不好的情况,所以让医生即便有什么特殊的问题也不当着叶子晴的面说,出来的时候,他沉着脸问医生,“到底怎么回事?”  “你要好好照顾她,低血糖不容小视,最好去医院开点药,平时不要让她一个人单着。”  “嗯,那先这样吧,一会儿我去医院给她开点药。”  “嗯。”  慕昀峰和医生交流完进去病房,听到叶子晴在打电话。  “爷爷,我真的没事,就是在外面逛逛,晚上回去陪您吃晚饭。”  “……”  “嗯,您自己也注意身体,我先挂了。”  慕昀峰见她挂了电话开口道,“叶子,你就留在这儿好好休息,晚上我送你回去,现在这个样子权爷爷看到肯定也不放心。”  “谢谢你慕哥哥。”  今天要不是慕昀峰,叶子晴可能晕倒在大街上,到时候情况严重还不知道会不会殃及胎儿呢。  低血糖的话,她就要去医院里开药了,免得对肚子里的孩子造成影响。  外面天色渐渐暗了,如果要陪爷爷回去吃饭,她现在就该动身走了,而叶子晴又不想要慕昀峰陪着。  慕昀峰怕自己在这儿叶子晴不自在,开口道,“睡吧叶子,我出去给你买点水果和点心,一会儿你醒来可以吃。”  “好。”  这一次叶子晴倒是答应得很干脆,她不想和慕昀峰较劲,而且她也没有这个力气,为了孩子,她不该和任何人赌气。  也就在慕昀峰关上门的那一瞬间,叶子晴收到了佟嘉伟的短信。  ‘外甥发烧,中午的事是我不好,下次我们再约,一定不会迟到了。’  叶子晴望着屏幕上的字迹,男人清清楚楚的解释了中午的行为,当时佟嘉伟的情绪是有点过激的,和平日里温润如玉的他有很大的差别,也就是那个时候叶子晴认为,她和佟嘉伟可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对她的好,并不是无私的吧?  佟嘉伟等了好半天也没等到叶子晴回信息,他干脆给她拨去了电话,以免两男人直接的裂缝越来越深。  “叶子,在干嘛呢,到家了么?”  “嗯,回来睡了一觉,准备陪爷爷吃晚餐。”  叶子晴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善意的谎言,她现在和慕昀峰在外面的酒店里,本来没什么,可说出去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如果说到佟嘉伟的耳朵里,就会更不堪。  “那你身体好些了么,需不需要我来看你?”  听他这么说,叶子晴吓坏了,她现在不在家,如果佟嘉伟过去应该比她先到大院,谎言穿帮,她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你不用担心,孕妇的口味本来就很挑剔,估计那里的菜不适合我。”  “下次我们约会你决定。”  “嗯。”叶子晴有气无力的应了声,睡了这么久她还是觉得累。  “晚上我再给你打电话,你先去吃饭吧。”  “好。”叶子晴求之不得,仿佛和他说一句话都是吃力的。  挂了电话,叶子晴傻傻的握着手机坐在床头,慕昀峰已经出去十分钟了。  良久,她下床穿了外套,走到窗前将厚重的窗帘打开,华灯初上,她是时候回去大院了,免得爷爷等久了担心。  等慕昀峰提着大包小包回到酒店,房间里却没了叶子晴的身影,他吓坏了,扔了东西就给叶子晴打电话。  没一会儿那头响起了叶子晴虚弱的声音,“喂。”  “叶子!”  “慕哥哥,我打车回去了,今天真的谢谢你。”  叶子晴的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  说好了分手就不会再留恋,她真的很害怕和慕昀峰待下去会展现出自己脆弱的一面,让他知道,她过得并不好。  是的,她过得不好。  一开始离婚她觉得轻松,也觉得庆幸自己从那段感情中走出来了,还能接受其他的男人,比如说佟嘉伟,叶子晴是真的想过要和那个男人好好的过下去。  只可惜,他们走到了这一刻,叶子晴觉得佟嘉伟好像并不适合他。  她一味的迁就那个男人,也在忍耐自己的情绪,这些其实都没有关系,因为佟嘉伟为这段感情付出的也不少,而感情本就应该相互付出,只不过,他们的思想不一样,追求也不一样。  她是结过婚的人,自然知道两人在一起不是每天只顾着谈恋爱,就像老爷子说的,她嫁过去不是嫁给佟嘉伟,而是嫁给佟家,得适应那里的生活。  显然,这么久了,叶子晴和他好像融入不到一起。  那天去医院看他的外甥橙橙,虽然佟夫人很客气,可那种客气叶子晴并不喜欢,就好像是在故意的疏离她。  她和佟嘉伟,可能走不下去了。  叶子晴一手捧着脸,一手拿着手机,她眼眶湿润,不知道该和慕昀峰说什么,唯一想说的太残忍,她只想问一句话,慕哥哥,我们怕是再也回不到曾经了吧?  这边,慕昀峰听说她已经上车走了,心里一慌,“叶子,你到哪里了,我送你走。”  她有低血糖的,万一再到路上晕倒怎么办?  “慕哥哥,我已经快到权家了,你别跟过来,天快黑了,爷爷也会担心我,我得回去了。”  “叶子。”慕昀峰的声音轻颤,不知为何,他们明明在一座城市,却有一种很难相见的感觉。  “就这样吧,慕哥哥。”  叶子晴挂了电话,慕昀峰也没有再打来。  没一会儿,慕昀峰给她发了一条微信。  ‘叶子,你有低血糖,明天我带你医院开药,别拒绝,我没有别的意思,只希望你和孩子都健健康康的。’  一句话叶子晴看了不下几十遍,直到出租车停在权家门口她才回过神来。  她下了车,天色已经完全暗下去,权家的院落里到处都是景观灯。  她进了院子,编辑了一行字。  ‘我已经到了慕哥哥,你别担心,我很好,明天我会让爷爷陪我去。’  叶子晴这么说就是拒绝了,慕昀峰害怕老爷子,因为曾经的三年他对不起她,权老爷子只要看到了他就会提这件事。叶子晴就是想让他知难而退,也顺便让他放心。  慕昀峰一个人站在酒店的窗前,连续抽了好几根烟,他本想打电话问她,可一直没有勇气。  因为他不想自己太招她厌烦,没想到等了二十分钟,叶子晴给他回了短信。  哪怕只是一句话都能让他高兴好久。  今天的叶子晴很不对劲,慕昀峰可以肯定,她和佟嘉伟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城市的夜,一辆华贵的迈巴赫穿过大街,直接抵达京都二院。  儿科病房,慕昀峰问了护士,找到VIP病房里的佟嘉伟,他和佟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连门口来人了也不知道。  慕昀峰没心思偷听他们母子的谈话,抬手在门上轻轻敲了一下。  佟嘉伟转过身,看到前来的男人,他对佟夫人道,“妈,有人找我,我先出去一下。”  佟夫人也自然看到了门口的慕昀峰,她只觉得有点眼熟,具体是谁想不起来。  “嗯,别跑远了,橙橙醒来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现在只要佟嘉伟和叶子晴出去,佟夫人过一会儿就会打电话让儿子回来,她也没撒谎,橙橙的病确实很严重。  佟嘉伟出去病房,将门关上,他目光扫过慕昀峰,挑眉道,“慕少找我有事?”  “你和叶子怎么回事?”  “哟,还质问起我来了?伤害她的不是你么?”  慕昀峰好看的唇抿了下,脸色骤然冷冽,他冷笑声,“我告诉你,如果你敢对她不好,我肯定会扒了你的皮!”  “用不着你教训我,无论你是谁家的少爷也没权利来干涉我,慕家又怎么样,你还不是因为身份尊贵,我不会怕你。”佟嘉伟拢了拢身上的外套,同样的目光对视过去。  他们的身份地位差不多,佟嘉伟也有底气。  他和叶子晴之间的事本就有个权老爷子在插手,现在又来了一个慕昀峰,谁都不知道他心里有多乱,有多慌,肯定是没有什么好态度的。  况且这个男人还是叶子晴的前夫!  “呵,你当然不会怕我,也用不着你怕我,不过今天的话你最好给我记清楚,如果你做了什么伤害她的事,我扒了你的皮还不算,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何必说这种狠话,有种你可以来试试,谁怕谁。”  慕昀峰的手朝他虚空的点了点,走了。  问不出什么,他也懒得问。  只是他心里憋着一口气,总觉得叶子晴今天受了什么委屈,想要帮她讨回来。  佟嘉伟对着慕昀峰的背影切了一声,转身进去了病房。  他不是傻子,慕昀峰这么气腾腾的招来,肯定是讲过叶子晴的。  佟嘉伟不禁在想,难道刚刚和慕昀峰和叶子晴在一起?他一个小时以前和叶子晴聊过,她说在大院陪爷爷吃晚餐的?  那么就是叶子晴在骗他了?  想着,佟嘉伟的眉头皱了起来,也不敢轻举妄动的去找叶子晴,以免两人的误会越来越深。  进去病房,橙橙吃了药已经睡着了,佟夫人问儿子,“刚才那个人是谁啊,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慕家的少爷。”  “你说的是慕冬阳的儿子,叶子晴的前夫?”  “嗯。”  佟夫人狐疑道,“他来找你做什么,他都和叶子晴离婚了。”  “大概是不甘心吧。”  不甘心?怎么现在后悔和叶子晴离婚了么,有本事就把叶子晴再抢回去啊,免得那个女人祸害她儿子。  佟夫人越想越生气,口无遮拦起来,“这个叶子晴真是不检点……”  “妈,你说什么呢,这和叶子有什么关系。”  佟嘉伟根本不敢把权老爷子要退婚的事告诉父母,如果一曝光,父母肯定举双手赞成,到时候他就真的孤立无援了。  “怎么没有关系,明明和前夫还纠缠不休,现在又来缠着你。”  “妈,你再这么说我可生气了。”  佟夫人不满道,“切,做了还不让人说啊,反正她也不在这儿,妈不是为了你好么。”  佟嘉伟是一句都听不下去,自从橙橙来了这个家,父母对叶子晴的态度就大大的改变了。  “妈,当初你和爸可都是答应了的,和叶子晴见了面,你和爸也满意,还让我们好好的过日子,现在您又这么说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佟夫人:“我们那是看着你爷爷的面子,可没有真的从心里接受她。”  “行行行,你们不接受她没有关系,我和结婚以后为了避免家庭矛盾,搬出去住行了吧,你们喜欢橙橙,也行,你们爱留下都可以,但是以后橙橙有什么事,我绝对不会管。”  佟嘉伟狠下心说出这番话,拿起外套就准备出去了。  佟夫人一听儿子这话吓坏了,他这是连橙橙都不管了么,橙橙可是他的亲生儿子啊。  一着急,有些话就暴露了出来,“佟嘉伟你给我站住!”  佟嘉伟果真站住了,但是没转身。  他倒是想听听,自己的妈到底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你个混账东西,你心里就光想着那个不相干的女人,也不想想她肚子里是谁的种,怎么,你是犯贱还是怎么着,自己的儿子不管,要去给别人养儿子,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佟嘉伟气得脸都紫了!  是啊,他犯贱,他犯贱才会在医院里守了这么多天还不讨好,害得他和叶子晴生了嫌隙。  他一句话都懒得再和佟夫人啰嗦,摔门而出。  *  慕昀峰从院里出来实在不想回家,在手机的电话薄里翻来翻去,最终手指拨通了权奕珩的电话。  “阿珩,有时间吗,出来喝一杯。”  “嗯,你发地址过来。”  二十分钟后两个男人相聚在某家会所的专属包房,慕昀峰要了不少酒水。  权奕珩脱了外套,在慕昀峰身旁坐下,“这么晚了,睡不着?”  “今天陪你妹妹去产检……”慕昀峰的话说到这里端起一杯酒喝了下去,似乎不想往下说了。  权奕珩听在了心里,很是担心,“怎么了,她情况不好?”  “不是,你别紧张。”慕昀峰放下空杯子道,“是我觉得她和佟嘉伟有了问题,那小子根本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说清楚。”  慕昀峰把叶子晴到医院,然后在和佟嘉伟吃饭的事一起说了一通。  “她从餐厅出来以后就脸色我不对,惨白惨白的,阿珩,我怀疑她和佟嘉伟那小子闹了别扭。”  “这事我还真不知道,这阵子丈母娘手术,我一直帮着在医院里照顾,叶子的事都是爷爷在处理,我也没听爷爷说什么。”  连阿珩都没有管叶子晴了,那么她一个人在权家,平常除了老爷子还能和谁相处?  老人家的思想总归是赶不上年轻人的,叶子晴在权家应该很寂寞吧。  “阿珩,你要管管叶子啊,她不愿意看到我,要不然……”  要不然他肯定会天天都陪着她,佟嘉伟那小子到底怎么回事,要和叶子晴结婚了,难道就不珍惜了么?  权奕珩劝他,“行了,她都要结婚了你还这么记挂着她做什么。”  “她结不结婚我都会这么牵挂她。”  “怎么,想做情圣?”  慕昀峰又喝了一口酒,似乎想喝个烂醉,“阿珩,你不懂。”  权奕珩点了根烟夹在指间,一句话说的很是老成,“我不是不懂,而是比你幸福,比你看得透。”  当初他嘴皮子都快磨破了,也警告过慕昀峰,要好好的对叶子晴,可这个男人听了么?  人总是这样,不珍惜眼前的幸福,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后悔,可那时候为时已晚啊。  即便叶子晴和佟嘉伟有一点小别扭,以权奕珩对叶子晴那丫头的了解,也不会这么快和慕昀峰和好。  “阿珩,你真不够意思,当初叶子晴要和我离婚的时候,你不仅不帮我劝着点她,竟然还帮着她和我离婚,这个仇,我迟早会让你还回来。”  权奕珩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下,“行啊,我等着。”  等他和叶子晴复合的那一天,然后好好的来报仇。  权奕珩心里比谁都清楚,叶子晴忘不了慕昀峰,选择和别的男人结婚,只不过以为自己以后会过的好一点,想尽快的拜托和慕昀峰的这段感情而已。  权家,老爷子和叶子晴用完晚餐,心里一直纠结着。  老管家劝道,“老爷子,您别着急,我想佟少爷也不是傻子,孰轻孰重他分得清。”  叶子晴今天晚上回来一直闷闷不乐,老爷子还以为是佟嘉伟那小子和她说了真相,套了叶子晴的话才知道,佟嘉伟还没有说。  看叶子晴那样子,老爷子很是心痛,也拿捏不准,到底该不该把真相告诉宝贝孙子,她怀着孕,受不得刺激。  “你说佟嘉伟那小子对叶子是真感情么?”  老管家想了下,“这个我不知道,他和小姐才认识三四个月吧?”  “大概是。”  “三四个月的感情一般是经历不起什么的,年轻人嘛,三四个月正好在热恋期,让他这个时候和小姐分开肯定很难。”  老爷子冷哼声,“他那是单相思,我们家叶子根本就不喜欢他。”  “那是,小姐她心里……”老管家打住。  老爷子朝他看了眼也没责怪,“你倒是心里明白,知道叶子那丫头心里想的谁。”  “老爷子,我听佣人说,今天是慕少爷带着小姐去产检的。”  老爷子摘了眼镜,“真的?”  “嗯,千真万确。”  “叶子晴那丫头倒也沉得住气,到了这一步都没有把真相告诉慕家那小子。”  “谁让他欺负小姐那么多年,给他吃点苦头也好。”  老爷子笑了出来,“呵呵,你说的没错,是该让他多吃苦头,也得让那些人都知道,不是什么人都能配得上我们家叶子的。”  他的宝贝孙女就该配世间最好的男人,慕家的那位,曾经那么对叶子,想追回她,得经历九九八十一难,要不然他怎么能放心再次把她交到慕昀峰手里。  第二天一早,叶子晴起来的很早,这是她养胎以来醒来的最早的一天。  也是在这个早晨,她收到了佟嘉伟发来的短信,那个男人说,一晚上没睡,想在早上看到她,和她说点事情。  叶子晴反正也没什么事,顺便和佟嘉伟吃完早餐后去医院开点药,拿起包出门,权家大院外停了一辆熟悉的保时捷。  那是慕昀峰经常开的一辆车。  男人看到她从车里下来,叶子晴问,“你怎么一大早就在这儿了?”  “我不放心你,想来看看,你们家的人欺负人,不让我进去。”  慕昀峰压根没有敲门,他天还没亮就到这儿了,就想碰碰运气叶子晴能不能出来,即使看不到叶子晴,好像只要离她近一点,他都能安心些。  “是么?”叶子晴一脸怀疑,“那你跟我进来吧。”  慕昀峰哪里敢进去,顿时就尴尬了,他捂唇咳嗽两声,“那个既然你出来了我就不进去了,和你说几句话就走。”  叶子晴双手环胸,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这个男人明明就是在故意等她,还不承认!  “其实,其实是你哥让我来的,他说,以后你的生活起居让我来照顾。”  越说越离谱了!  叶子晴也不着急,倒是想听听这个男人到底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叶子,医生昨天说你低血糖,这段时间还是不要出门了,免得发生意外,不过今天你需要去医院,我陪你去开药吧!”他自告奋勇,终于也说到了点子上。  一大早在这儿等着,可不就是想送叶子晴去医院开药么?  昨天他回去查了很多关于低血糖的资料,都是贫血引起的,而医生也说了叶子晴贫血,只是没有说得那么严重。  从现在开始,她必须好好的重视起来,这才第四个月,如果营养供给不足,到了后面情况只会更危险。  “我不去医院!”叶子晴直接拒绝他。  “那你一大早的要哪儿?”  “和佟嘉伟约会!”  叶子晴一脸玩味的瞧着男人,“怎么,慕哥哥还要送我么?”  这一刻的慕昀峰心里确实不是滋味,可只要想到昨天她晕倒的事件,他就什么都顾不得了,“只要你愿意,何时有要求,我都可以……”  “叶子,你可以和佟嘉伟去约会,我还和昨天一样,会在外面等你的。”  他是堂堂的慕少爷,说出这一句话,做出这样大度的决定是何等的艰难,为了叶子晴,他真的是连男人的自尊都抛开了啊。  叶子晴也没想到他能这么大度,这么包容她,说不感动是假的。  “慕哥哥,谢谢你还愿意关心我,不过你别担心,我很好,人总是要长大的,我和佟嘉伟什么事都没有,孕妇嘛,你也知道,总是会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  “那我送你过去。”  “好。”  话说明白了,叶子晴也不在别扭的拒绝。  以前都是佟嘉伟过来权家找她,特别是叶子晴怀孕以后,基本上就不怎么让她出门了,也不知这两天怎么回事,他约她都是去外面。  这里面肯定有猫腻,问老爷子问不出什么,叶子晴只能从佟嘉伟身上下手。  ------题外话------  今天家里停电了,清清是昨晚写了一部分,上午用手机开始写的,刚刚用手机写很不习惯,速度慢,眼睛都快瞎了。呜呜…  不过好歹还是保持了万更,写完了今天的,清清能这么努力都是因为亲爱的们给清清的支持,谢谢你们一直的陪伴,群么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