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86 她失身了

386 她失身了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858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8
    佟嘉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医院的,橙橙的病情得到控制,连续两天不再发热,医生说如果今天能正常,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这些日子,佟家人一直在不眠不休的照顾小家伙,这两天不再发烧,小家伙体力和精神恢复得也快。  看到佟嘉伟推门进来,橙橙朝他扑过去,亲切的喊了声,“舅舅。”  以往这小家伙都是有点怕他的,但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橙橙已经能真正的把他当成亲人。  佟嘉伟蹲下身,他双手掐着孩子的肩,“橙橙想妈妈了么?”  橙橙眼睛眨了下,点头。  “那舅舅送你去妈妈那里好不好?”  “嘉伟!”听到的佟夫人立马变得激动起来。  这话佟嘉伟已经说过不止一次,因为孩子发烧而耽搁了下来,本以为看在孩子身体不好的份上,佟嘉伟能打消这个念头,没想到等孩子稍微好点,他又提起这件事,怎能不让她心慌。  橙橙不解的望着外婆和舅舅,眼珠子转得飞快。  佟嘉伟摸着孩子的头,在他耳旁说了几句,小家伙听话的跑到床上躺下,乖乖闭上眼睛睡了。  男人走过去看着激动的佟夫人,他嘴角苦涩的勾了下,“妈,你们是真的逼我打一辈子光棍啊。”  言语那般忧伤,听得人心酸。  佟夫人愣愣的望着心神不宁的儿子,“……”  “叶子什么都知道了,我们大概真的没可能了。”  叶子晴知道真相了?  佟夫人看向睡在病床上的孙子,这一刻的她松了口气。  儿子和那个女人不可能了,她的宝贝孙子才有好日子过,要不然将来真相曝光,谁知道叶子晴会是个什么心态,会不会好好待她宝贝孙子。  但佟夫人心里也明白,儿子和叶子晴的婚事告吹,佟嘉伟肯定一时半会难以走出来,她开口安慰道,“嘉伟,世界上的好女人那么多,你能找到的,你还年轻不要着急,以我们佟家的身价,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大啊。”  “可是你们心目中的儿媳妇只有一个,无论我找谁,你们都不会把她当做儿媳妇的。”佟嘉伟看得透彻。  “不不不,嘉伟,你错了,我们要找的是一个没有孩子的女人,将来也能照顾橙橙,叶子,叶子她不一样啊,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如果嫁进来,肯定会有很多家庭矛盾的,你是没有经历过这些不懂,妈是过来人啊,那些事情见的多了。”  看吧,人都是自私的,永远都只会为自己考虑,有谁想过他么?  他不爱的女人,父母非要塞给他,他还能怎么办,这辈子唯一喜欢过的女人也得不到,怕是没什么期待了。  佟嘉伟憋着一口气,他瘫软的坐在沙发里点了一根烟抽上,似是再也不愿意开口。  他和父母的思想不一样,无论说什么都说不到一块儿去。  看到儿子这样,佟夫人心里也难受,“嘉伟,你听妈说,这都谁暂时的,你和叶子接触的时间不长,忍忍也就过去了,妈妈相信你会找到更合适的,我现在说这些你可能不明白,以后你就知道了,我和你爸知道你喜欢叶子,可是儿子……”  佟嘉伟听得心烦,一团烟雾从嘴里喷薄而出,“妈,你什么都别说了,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儿吧。”  男人说完拿起外套起身,他不知道去那里,就想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好好的静下醒来想一想,以后没了叶子晴,他要怎么办?  病房的门被关上,也吵醒了浅眠的橙橙。  小家伙掀了被子问一脸担忧的佟夫人,“外婆,舅舅他没事吧?”  “别担心,舅舅没事,你自己在这里睡会,我出去有话要和舅舅说。”  橙橙懂事的点头,盖着被子继续睡了。  佟嘉伟无处可去,坐在走廊的沙发内抽烟,这里一般没人来,他们是VIP病房,平时来探望的人也少,是个说话的好地方。  找到儿子,佟夫人跟着坐过去,她叹了口气道,“嘉伟,你姐姐来过电话了。”  佟嘉伟听到这个人皱了下眉,没说什么。  “她问你什么时候结婚。”  佟嘉伟挑了下眉,“难不成她还想回来?”  “嘉伟,怎么说她也是你姐姐,当初生橙橙也是我们同意的,如果你真的要恨,可以恨我和你爸。”  “恨有什么用,我这辈子算是完了,你们高兴了么?”  “嘉伟,你怎么能这么说,不就是一个女人么,你有了儿子啊,也是佟家的小少爷,老爷子何等的疼爱,怎么会完呢。”  佟嘉伟深吸口气,他心里的伤,心里的痛从来就没有人理解,良久,他戳了戳自己的心口,“这不过是你们想要的,而我想要的,你们问过么,顾虑过么?”  一句话道出了佟嘉伟的酸涩和苦楚,此刻的他真是痛不欲生。  当初决定和叶子晴在一起,他是喜欢,也确实觉得还不错,有那么一点小私心,毕竟他是一个以事业为重的男人,叶子晴的背景能帮他很多,可后来和叶子晴接触,他是实实在在对那个女人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  他以为,他们真的会白头到老!  佟夫人听得心酸,她知道,这一次儿子怕是对那个叶子晴动了感情,这事要放在以前她高兴都来不及,可现在,他有了儿子啊,不能只顾自己。  橙橙才是最重要的,儿子即便不能娶养女,也该找一个温柔贤惠且没有孩子的女人!  “嘉伟,我知道这事是我和你爸不对,可是嘉伟,你也要考虑到我们的心情啊,你都三十了,还不愿意结婚,难不成想让我们家绝后么,嘉伟……”  佟嘉伟听得烦不胜烦,“我没有那么想过,要不然我不可能去医院做那样的打算。”  佟夫人知道自己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只是叹气道,“嘉伟,等你到了妈这个年龄就明白了。”  是么?至少他现在不明白,毕竟人和人在不同的年代和不同的思想下,做出的决断也是不一样的,现在的年轻人,不婚族很多,可是父母一辈的根本接受不了。  所以还有什么明不明白的呢,只是想要不想要吧。  “你姐姐很担心你,对于这件事她很愧疚,生下橙橙以后就没有回国,嘉伟,她也可怜啊。”  佟嘉伟冷哼一声,“那也是她自找的,以为我的儿子那么好生么,她要不是我姐姐,我肯定不会让她这么舒坦的在国外。”  这话倒也是真的,所以当年佟嘉伟的姐姐来找佟家夫妇说这件事,佟家夫妇一口就答应了,找别的女人他们不放心,只有养女知根知底,也好控制,她的性子,他们夫妇是最清楚的。  “你也别纠结了,嘉伟,你知道橙橙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么?”  佟嘉伟灭了手里的烟,“你们不是想他么?”  “是因为你姐姐要结婚了,对方是个有钱的华侨,我和你爸怕橙橙受委屈,就接过来了。”  “她要结婚了?”佟嘉伟惊讶的问。  这事他倒是没听父母说起!  “嗯。”  佟夫人点头,“她还问你,什么时候结婚。嘉伟,你姐姐可能真的死心了,想让你安安心心的结婚,她对你真是没话说啊,那个华侨我们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样,你说她一个女孩子人生地不熟的在国外这么多年,容易么?”  “前几天她来电话,我听得出来,你姐姐想回来,可又怕你心结还没有解开,她不是不敢,而是顾及到你的感受啊。”  佟夫人说到这儿伤心的落下泪来,虽然是养女,可这么多年的陪伴不是假的,加上那个女孩也贴心乖巧,佟家夫妇是很喜欢她的,想把她一直留在身边,哪里晓得是这么个情况。  当然了,如果养女能变成儿媳妇,他们就更满意了。  只是造化弄人,看来儿子是真的不喜欢她的女儿。  佟嘉伟明白姐姐是用的什么心思,她出国这么多年也没听说结婚的消息,突然结婚,肯定是为了他。  这样的话只会让佟嘉伟心里更难受,“她完全不用这么做,我结不结婚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你姐姐她是我一手带大的,从小就听话懂事,其实她和你在一起……”  “妈,这种话以后千万别说了。”  佟夫人见儿子冷了脸,只好将肚子里的话咽回去。  佟嘉伟起身,“既然橙橙已经好了,我也不必守在这里,你们要把他怎么办是你们的事,以后别扯上我。”  “好,好好。”  有佟嘉伟这句话佟夫人就放心了,虽然语气不怎么样,但有一点佟夫人是弄清楚了,他们可以把橙橙留下来,由他们负责,对于佟家夫妇来说,这辈子也算是没有什么遗憾了。  *  叶子晴和佟嘉伟分开后也没了出去的欲望,她今天心血来潮,帮助厨房里的人准备午餐。  她怀着孕,厨房里的人哪里敢让叶子晴亲自动手,都是她说什么,厨房里的人就帮着做,午餐呢,也算是叶子晴完成的。  到了中午老爷子准时回来,叶子晴走上前挽起老爷子的手,心情看上去不错,“爷爷,您回来了?”  “哟,今天挺乖的,没出去啊。”  “这不是等您么。”  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宠溺,“有事?”  “嗯,有点小事情想和您说一下。”  “这么客气做什么,你直接说。”  “那您先跟我来。”  “还弄得挺神秘。”  叶子晴扶着老爷子去了餐厅,两名负责伺候的佣人道,“老爷子,今天午餐都是小姐特地为您准备的。”  老爷子一听顿时冷了脸,呵斥道,“小姐怀孕了,你们竟然还让她下厨房?”  “爷爷,我其实没做什么,就在旁边指点了下,您坐下来尝尝吧。”叶子晴扶着老爷子坐下,一句话便暖了老爷子心窝,哪里还忍心说什么。  安顿好老爷子,叶子晴在他对面坐下,开口道,“爷爷,我和佟嘉伟是彻底分手了,佟家那边希望爷爷您能去说一下。”  “这个自然,不过叶子,你……”  知道真相的叶子晴心情反而释怀了很多,整个上午她都在笑,大概真的是她不爱,所以在知道真相后也没有多大的情绪,反而觉得轻松了。  “爷爷,我真的没什么,佟嘉伟已经把什么都告诉我了,其实我们都身不由己。”  什么都告诉她了?  老爷子心里不由嘀咕了句,佟嘉伟那孩子还真是冲动,也不管叶子受不受得了就说了。  不过看孙女这个样子他是不用担心了,只是现在老爷子想确定一件事,“叶子,你真的决定了?”  “嗯,他有自己的孩子,爷爷,你觉得我嫁过去能幸福么?”  “当然不会。”  “这不就对了么,感情的事应该快刀斩乱麻。”  即便她对那个男人没有爱情,但这些天的相伴在那儿,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难受的。  有时候叶子晴觉得,她这二十几年活得糟糕透了,好不容易遇上一个能靠得住的男人,竟然是那种情况,她根本无法融入他的家庭。  既然她决定了,老爷子自然是支持的,本来在他知道真相后就在心里淘汰了佟嘉伟,之所以在今天还没有处理,不就是顾及宝贝孙女的心情么。  “那你就安心的在这里住着,一切有爷爷在呢。”  老爷子不再提给叶子晴找男朋友的事,大概也是被佟嘉伟的这件事情弄怕了。  他的宝贝孙女,受苦了!  本来老爷子想问叶子晴,将来有什么打算,特别是肚子里的孩子,其实跟着亲生父亲是最好的,可这个节骨眼上,他能说么?  还是等她休息好以后再说吧,免得加重她的心理负担。  “爷爷,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嗯,你说。”  “我在这儿住当然没问题,可我到底是在叶家长大的,那个家虽然条件和环境一般,但也是我的根,我还是想搬回哪里去住。”  “不行。”老爷子甚至都没考虑直接给拒绝了,“叶子,你搬去那里谁来照顾你,你妈妈在还好,可她不在了啊,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是想让爷爷担心死么?”  叶子晴是想过这件事情的,当初刚刚找回家人,而且自己沉浸在权妈妈死去的伤痛里,加上又和慕昀峰离婚,她真的是没地方可去,现在她已经调整好心态,不想再过养尊处优的日子,事实上她也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她想做回自己。  佟嘉伟的事情告诉她,想要找一个普通的人在一起,就必须脱离权家。  是的,她想找一个普通的人过日子,能把她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抚养长大,这就足够了。  “叶子,这样吧,等你生下孩子,再搬回去好不好,到时候爷爷一定不反对。”  叶子晴想想也是,她即便不为孩子考虑,也该想想老爷子,再看看老爷子的脸都白了,大概算是被她给吓的。  “好吧爷爷,我听您的。”  这个家就爷爷对她最好,而权奕珩和陆七也回来得少,叶子晴待在这里是很无聊的,她的性子大大咧咧,也过不惯这种安静的生活。  吃完午饭,叶子晴陪老爷子聊天,中间她收到好几个慕昀峰发来的短信,都是问候她身体情况的。  ‘叶子,在午休么,这几天有没有头晕?’  叶子晴趁老爷子喝茶的功夫回了句,‘好多了,慕哥哥不用担心。’  ‘那就好,我今天很闲,有没有空出来坐坐,你哥哥也在。’  慕昀峰怕叶子晴不出来,故意把权奕珩拉了出来。  叶子晴盯着这条短信看了很久也没有回,老爷子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从叶子晴的表情里都看得出来是在和谁发信息。  看样子这丫头还是忘不了慕昀峰,要不然和佟嘉伟分手她哪能这么轻松呵。  也不知道这事是好还是坏!老爷子担心的很呐。  ‘我和你哥新开的一家会所,下个星期开业,要不要来感受一下?’  见她良久都不回话,慕昀峰又发了一条。  新开的会所?这件事叶子晴倒没有听权奕珩提起过,他们什么时候合作的啊。  不过她倒是真有点期待了,不管什么事只要有她哥哥在,都是不错的,想必那家会所很舒适吧。  就在叶子晴犹豫的瞬间,权玉蓉提着大包小包进来了前厅。  一连三天,权绍峰没有再去新婚公寓,而权玉蓉也没给他打过一个电话。  权玉蓉也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来权家找老爷子理论,她一向心高气傲,说什么都不肯先给权绍峰打个电话。  把礼物的包装盒打开,权玉蓉笑着问,“爷爷,您喜欢么,我都是托朋友从国外带来的,就是惦记着您。”  这还是权玉蓉结婚后第一次回来,老爷子自然是高兴的,而且权玉蓉送的东西也是他平时喜欢的,他想要老管家收起来,叶子晴却是道,“只要玉蓉姐姐你不让我二表哥生气,爷爷就开心了,东西什么的都无所谓。”  权玉蓉放在身侧的手紧了紧,即使恨得牙痒痒当着老爷子的面也得带着笑意,“叶子,瞧你说的,我和你二表哥结婚后天天腻在一起,哪里还有时间惹对方生气啊,而且你二表哥最近很忙的,爷爷也知道。”  叶子晴瞥了她一眼,“呵,那就好。”  她就是见不得权玉蓉这个样子,明明是有事来求老爷子,还装出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爷爷,既然有玉蓉姐姐陪您我就先去休息了。”叶子晴实在不愿和权玉蓉待在一起,交代完后起身离开。  她还是乖乖的躺在床上和慕昀峰发短信吧,至于会所,天色已经晚了,她也懒得去。  等叶子晴走后,老爷子脸上的笑容收敛,变得严肃起来,“玉蓉,这里就爷爷和你了,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爷爷!”权玉蓉没想到,叶子晴一走老爷子就变了脸。  老爷子脸色没有半点改变,“说吧,你知道爷爷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  权玉蓉一脸为难,良久才弱弱的开口,“爷爷,阿峰最近回来过么?”  “你是他的妻子,他回没回来过你不知道?”老爷子反问她,明显是不满意她的作为。  权玉蓉抿了抿唇一脸委屈,“爷爷,玉蓉实话和您说吧,阿峰已经三天没有回去了。”  说到这儿,权玉蓉忍不住红了眼,她从来不是一个坚强的女人,从小在老爷子身边长大,养尊处优惯了,哪里忍得住自己的情绪。  老爷子看她这样头痛得要死,当年他就不该一味的惯着她。  “玉蓉,你长大了,也离三十岁不远了,哪里那么脆弱,动不动就哭的,丈夫没回去,你应该想办法让他回去,阿峰那么喜欢你,他怎么可能不管你?”  “可是爷爷……”  “你和阿峰的这段感情,权家人都清楚的很,是他追着你,只要你有那么一点点上心,他也不至于对你这般。”  权绍峰没回去新婚公寓的事老爷子一清二楚,他就是要看看,权玉蓉到底能忍到什么时候,她是不是对阿峰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样的话,他真的就该给孙子安排另外的女人了。  照这样看来,也差不多,权玉蓉不是去找阿峰,而是来找他了。  这个女人拧不清啊。  然而这些话听在权玉蓉的耳里成了另外一种意思,“爷爷,您这是在怪玉蓉么?”  “日子是你自己过的,爷爷怪你没用,阿峰怪你也没用,我把你当做亲生孙女,也想告诉你一句话,好男人错过了,将来后悔都来不及。”  “爷爷!”权玉蓉眼角的泪水大滴大滴滚落。  老爷子还从未用这种口气和她说话,看样子是真的在责怪她啊。  明明是阿峰三天不归,怎么还怪起她来了?  “阿峰我会让人帮你去找,至于找到了怎样,爷爷相信你能做好。”  只是这样么?权绍峰一连几天都不着家,老爷子都不说说他,怎么还把责任推到她身上。  她一天到晚乖乖的待在新婚公寓,对于现代的女人,哪个能做到她这么安分?  老爷子的话说到这个份上,权玉蓉也不好再说什么,“谢谢爷爷,那我留在这儿陪您用晚餐吧。”  “不用了,玉蓉,你如今成家了事情也多,爷爷就希望你能好好照顾阿峰。”  “爷爷!”  “我马上让人去找阿峰,你回去准备吧,这也是一个机会。”  权玉蓉没办法,只能妥协,“那行爷爷,我就先走了,有时间和阿峰一起回来看您。”  “嗯。”  在转身的瞬间,权玉蓉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死老头,把她嫁出去了就不管了么,也不看看她嫁的是什么人,可是你孙媳妇啊,怎么能那么偏袒自己的孙子!  好你个权绍峰,当真好几天不回来,是不是当她死了?  这是权玉蓉万万没有想到的,本以为嫁给权绍峰她可以为所欲为,没想到带给她的只有心伤。  说好了不是她在乎的男人,无论他做什么她都不干涉,可当她每天面对冷清的公寓,权玉蓉还是厌烦了。  无论是不是自己喜欢的,只要陪在身边,两人说会话都行啊。  *  这天晚上,权绍峰果然回来了。  他打开门的时候,权玉蓉抱着靠枕窝在沙发里,软绵绵的样子,令人心疼。  以前她这幅样子是最能勾起他的保护欲的。  只是现在看到她依然这样,权绍峰只有满心的疲惫。  “玉蓉。”他走过去坐在了她身边。  “你回来了,还知道回来?”  权绍峰冷笑了声,“回来有什么用,我有老婆和没老婆一个样,你说,我回来做什么?”  “你如果真的把我当做老婆,就不会这么对我?”  “我们都没有洞房,算什么夫妻,你算我的老婆么,你以为一个结婚证就是……”  啪。  一个耳光甩在权少峰的脸上,权玉蓉扔了手里的抱枕,恶狠狠的瞪着男人,“权绍峰你个混蛋,你说过会给我时间的啊,怎么,现在才几个月你就等不了了么,就想急迫的和我上床,还是你脑子里只想和我上床?”  “结婚证怎么了,有结婚证都不算夫妻,我都不算是你老婆,那你想要谁做你的老婆?”  权玉蓉是真生气了,一连串的谩骂让权绍峰无法插嘴。  她的话一字一句不堪入耳,权绍峰的脸传来火辣辣的疼,他怎么都没想到,一向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人会这般凶悍。  他可以忍受她的一巴掌,但那些话,权绍峰实在听得生气。  “玉蓉,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么,女人那么多,我是堂堂的权家二少爷,如果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我喜欢你,你一早就知道,我们那么多年的情分,你还是不了解我呵。”  “那你为什么一直逼我,甚至用离家出走这一招,你知不知道,爷爷和你妈随时都会过来查岗,我有多担心?”  权绍峰冷笑连连,“你担心了么?你自己都说了,是怕他们过来查岗,我这么多日子没回来,你有担心过我的安危么,这么几天你有没有问过我,哪怕是一条信息也好啊。”  权玉蓉突然就不说话了,她也无话可说。  “玉蓉,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你今天就给我一句实话,这辈子是不是都准备这么晾着我?”  “我,我……”权玉蓉结巴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事实上她嫁给权绍峰只是权宜之计,没想过要和他过一辈子的,她想着,总有天权奕珩会回心转意,抛弃陆七来找她。  他们多年的情分放在那里,权奕珩只是没有看清楚。  可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啊。  权绍峰点了一根烟,客厅的灯光不是很亮,权玉蓉没办法看清楚他脸上的鲜红,良久,男人道,“玉蓉,你今天就给我个话吧,无论什么结果我都接受。”  “我,我还没想好。”  果然啊,这个女人没有想和他安静的过一辈子。  他的心伤透了,也痛麻木了,再次听她说这些,权绍峰好像雕像一般,没有任何情绪。  “不过阿峰,你那么好,我总有一天会爱上你的。”  是么?他怕是到死都等不到那一天吧。不管爱不爱,他们兄妹的情分总在,他出去这么多天,问候他一下很困难么?  “阿峰。”  “玉蓉,你不会爱上我的。”  权绍峰说完这话想要拿起外套出去,这下,权玉蓉是真正的感到了心慌。  她急急开口,“阿峰,你去哪儿,你才刚回来啊。”  “免得招你厌烦,我还是不在这儿的好。”权绍峰停顿了下,“你放心,在爷爷和我妈面前,我一定配合好你演戏。”  权玉蓉瘫软在沙发里,就那么愣愣的望着被权绍峰关闭的门发呆。  明明是她想要的,为什么真的到了这一刻,得到了他的理解,她却不满意了。  是啊,她要的只是想和权绍峰演一场戏,把自己留在权家,等待权奕珩回心转意。  不该是这样的,不该啊,权绍峰那么爱她,两人三天没见了,这个时候他应该好好陪在她身边才是,怎么会走呢。  偌大的房子里又留下她一个人,冷冷清清,毫无生气,仿佛一个空洞的冰窖。  她受够了每天等在这里,为什么男人就可以潇洒,而女人不能。  想到这里,权玉蓉去了卧室,将衣帽间里的衣服全数翻出来比对,一个小时后,她找了一条短裙和一件吊带衫,穿在她身上极其性感,惹人注目。  而后她又用心的化了一个妆,拿着钱包去了附近的酒吧。  她再也不要傻傻的等他回来,求得他的怜爱了。  权绍峰,既然你变了心,那么我也不必每天都守着你!  这个时间点酒吧的气氛达到最高点,权玉蓉鲜少来这样的地方,以前即使过来也是由权家的人待着,规规矩矩。  五颜六色的视野里,她穿过人群坐到了吧台,点了几杯酒水灌进肚里立马就醉了。  权玉蓉单手撑着头,她今天涂着鲜艳的口红十分两眼,从进来到现在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  “小姐,小姐,你还好么?”  迷迷糊糊中,权玉蓉听到有男人在叫她。  她艰难的撑起头,透过斑驳的灯光看向男人,却怎么也看不清。  “小姐,你喝醉了,要不我们另外找个地方玩玩?”  权玉蓉迷糊的哼了一声,“唔,不要。”  “唉,怎么能不要呢,做女人可不能说不要。”  权玉蓉傻笑了两声,“呵呵,那就是要。”  “对对对,要,要要,女人就该要。”  “女人就该要要要?”权玉蓉重复着这句话,突然就笑了。  男人搂着她的腰身,在她灼热的脸部亲了一口,“怎么样,和哥哥去别的地方玩儿,保管让你舒服。”  “舒服?”权玉蓉眯起眼,她想看清眼前的男人,却怎么也看清了,耳旁只有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弄得她头痛欲裂。  她有点想回家睡觉的感觉了。  “走吧,跟哥哥走肯定没错。”  权玉蓉摆手,“不,我要回家,回家睡觉。”  听他这么说,男人露出一个猥琐的笑意,“好好,那哥哥我就做好事,送你回家睡觉!”  男人说着还趁机在她腰上掐了吧,唔,这腰可真戏,手感更是不用说,今个儿捡到了一个尤物!  ……  第二天一早,权玉蓉从疼痛中醒来,宽敞豪华的房间只有她一个人,陌生的环境令她害怕。  权玉蓉揉着昏昏沉沉的头掀开被子,这一看她傻眼了。  白色床单上的一抹红刺痛了她的双眼,她失身了!  她抱着头,努力的回想着昨晚的事,可除了她去酒吧的那一幕,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到底是什么男人把她带到这里来的,她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