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90 慕少会甜言蜜语

390 慕少会甜言蜜语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8604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9
    慕昀峰见慕夫人突然不说话了,好像在想什么事情,开口喊了一声,“妈,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呃,没,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叶子她的情绪怎么样,还好么?”  有了刚才的想法,慕夫人对叶子晴更加关心起来。  那丫头才刚和儿子离婚不久,好不容易找了一个自以为靠得住的男人,没想到还是分手了,她心里一定很难过吧。如果孕妇情绪不好,对胎儿是有很大的影响的。  慕昀峰以为她是在担心叶子晴,“我看她心情还不错,食欲也好,妈,你不用担心,这几天我会时常约她出来,尽量不要让她想那些伤心事。”  “嗯,你该多陪陪她,公司的事情有你爸爸,放心吧,没什么问题的。”  “谢谢妈这么理解我。”  慕夫人扬了扬唇,保养得当的脸上在灯光的衬托下添了些许光亮,“叶子也是我从小看到长大的,她差不多是我半个女儿,我当然疼她。”  这也是自从慕昀峰和叶子晴离婚后,慕夫人因为这件事,头一次心里有了期待。  母子俩聊了会,慕昀峰便上楼准备休息了。  最近两天他和叶子晴相处得不错,连带着心情也好了,所以这几天晚上他都能按时回来。  慕夫人站在楼下望着儿子远去的背影,嘴角勾了勾。  进了卧室,慕昀峰便掏出手机给叶子晴发信息。  ‘叶子,睡了吗,睡前别忘了喝点果汁,要不然晚上会饿的。’  叶子晴已经洗澡躺在床上,她今天一整天都和慕昀峰待在一起,此时回来,倒是很怀恋这一天,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和慕昀峰这么相处了,两人打开心结,似乎三年的婚姻是一场梦,再次和他一起出去玩儿,叶子晴也能全身放松下来。  躺在床上看着他发来的关切短信,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有种刚刚恋爱的感觉。  她活了二十五岁,缺少的可不就是爱人的那份关心么?  叶子晴好看的嘴角微微溢出一丝弧度,给他回了一条短信。  ‘刚刚洗澡,已经躺在床上了,今天和你吃饱了,不想喝任何东西。’  本来叶子晴的习惯是睡前喝一杯牛奶,但经历过那件事之后,她便再也不喝牛奶了,怀孕以后她就睡前喝一杯鲜榨果汁,还可以补充维生素。  ‘吃得太饱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还好。’  短信发到这里,慕昀峰抿了下唇,良久他迅速的编辑出一条短信,而后心跳加速的发出去,‘刚回来就好想你。’  他鲜少说这么肉麻的话,即便当年和程卿在一起,也没有用短信谈恋爱,一般就是打打电话,约约会,因为他是一个嫌麻烦的人,总觉得打字不如说的快,殊不知短信比电话更有情调。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慕昀峰发完这条短信忐忑不安,他闭上眼深吸口气,静静等待叶子晴的回应。  叶子晴盯着手机屏幕看了良久,她手指敲在屏幕上,编辑一条短信后又觉得不妥,按了删除键。  最终,她什么也没回,将手机丢到一边睡了。  孕妇容易困,叶子晴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寂静的夜里留下慕昀峰坐在床头等短信。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慕昀峰才将手机放下,他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这是他的心里话,明明两人才刚刚分开,他一回来就开始想她了,只是叶子晴对他的情话并不感冒。  他终而明白,原来被一个人忽略爱意是如此的折磨。  她爱了他那么多年,现在也该是时候他来爱她了。  不回就不回吧,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总算能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口了。  第二天一早,老爷子因为要出门,所以在吃完早餐后特意来看叶子晴。  这几天因为权玉蓉连着过来,他都差点忽略了宝贝孙女,想起来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的。  叶子晴已经起床,看到老爷子进来,她从梳妆台前起身甜甜的喊了声,“爷爷,您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你也挺早的,怎么,今儿个不睡早床了?”  平常叶子晴都要睡到九十点,今天才七点半,对于叶子晴来说确实早。  “昨晚睡得早,醒得早也正常。”叶子晴扶老爷子坐下。  “我一会儿要出去一趟,晚上不回来吃饭了,你呢,我会让佣人照顾的,今天就在家休息吧,别到处乱跑,怀着孩子不方便。”老爷子是特地来叮嘱她的。  她昨天和慕昀峰混了一天,想必是累了,老爷子可舍不得宝贝孙女累着,特别是她肚子里的重外孙,那才是大事呢。  “爷爷,我都这么大个人了,您还担心我啊。”叶子晴劝道,“您就安心的去办事吧,晚上我回来给您泡茶。”  “好好好,我安心的去办事,一会儿啊给你带礼物。”  她出不出去老爷子不是特别在意,而是怕这几天自个儿冷落了她,叶子晴心里不好受。  事实上也不是冷落,只是每次权玉蓉过来,叶子晴都会有意避开,他作为长辈也不好说什么,但人都有私心,老爷子自然是疼叶子晴多一些。  等叶子晴吃完早饭,慕昀峰的电话便来了。  他没提昨晚的事,只是问,“叶子,有没有打扰到你?”  “没有。”  “今天出来吗?”  叶子晴放下手里的餐具,她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和电话那头的男人开起了玩笑,“慕总最近很闲么?”  “闲不闲你说了算。”  “那慕总您还是去忙吧,我今天有约了。”  慕昀峰闻言脸色变了变,语气却极为耐心的道,“叶小姐,我能预约晚上么?”  “还是明天吧,今天我真的有事。”叶子晴说完便挂了电话,慕昀峰盯着手机看了良久,想了下最终决定去公司。  他也不能追得太紧,万一把她吓跑了怎么办。  叶子晴才刚刚和佟嘉伟分手,那就给她一点时间吧,他可有等的。  下午的时候权奕珩和陆七来了,叶子晴正在前厅看书,“嫂子!”  两人好久不见,叶子晴看到她很是兴奋,而权奕珩则是去找权昊然了,说是有事情需要商量。  陆七笑了笑,“叶子,好久不见了,你还好么?”  “你看,我都胖了一圈呢,能不好么。”叶子晴朝她身后看了眼,“今儿怎么突然过来了?”  陆七如果没有什么事是不会过来大院的,那么她是有事?  叶子晴拉着陆七在沙发里坐下,“嫂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听说你和佟嘉伟分手了,怕你心里不舒坦,就是来看看你。”  “你觉得我有那么脆弱么。”叶子晴单手抚摸着略微凸起的小腹,快五个月了,最近她都能感觉到胎动了呢,特别是晚上睡觉之前特别强烈,也不知道是不是叶子晴的心理作用。  陆七看了眼叶子晴,她从女人眼里看到了一种名为满足的东西,并没有一点点悲伤,哪里像是和男朋友分手的样子。  她得出一个结论,“那就说明你不爱他。”  叶子晴也不否认,“你们心里就跟明镜似的,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和哥哥。”  “叶子,你和慕昀峰还有可能吗?”  “是他让嫂子你来问的?”  “不不不,你别误会,是我自己想问问你。”  “我不知道,很多事情讲究的大概是个缘分吧。”叶子晴没有再把话说得那么死,最近她和慕昀峰走得很近,两人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就和过去一样的相处,她是把他当成了大哥哥,他想要关心自己,她也不会拒绝。  叶子晴这么说就证明慕昀峰还是有希望的,而慕昀峰这段时间的改变她和权奕珩也看到了,那个男人应该是真的爱了,要不然不会这么坚持。  现在把叶子晴交给慕昀峰,陆七和权奕珩是一万个放心。  真好,慕昀峰和叶子晴也快要熬到头了,虽然中间有一段不愉快的小插曲,结果总算是好的。  她呢,唯一只有她,和权奕珩结婚这么多年,什么都没留下。  “嫂子,你妈怎么样了?”叶子晴突然问。  “恢复得挺不错的,明天就可以出院了,要不然我也没时间来看你啊。”  “那就好,你也可以少操点心了。”  “我现在最期待的就是能和你哥有个孩子,也不知道我这肚子什么时候才能争气。”  看着身边的人都怀孕了,姚若雪怀了二胎,陆七心里的压力更甚,也着急,她最近几乎每天都去妇产科,想尽早的怀一个孩子。  “嫂子,你还年轻,别着急。”  努力了这么久没有一点成效,是个人也会灰心,更何况她是权家的长媳,背负的压力是旁人的千倍万倍,如果她没有孩子,将来权奕珩继承权家的一切,怕是会遭到其他人的反对,到那时候她会拖那个男人的后腿的。  当然了,他们要孩子也不全是这个原因,而是想要一个属于他们的爱情结晶。  “叶子,有些话我也不知道该对谁说,有时候我想,假如我这辈子都没有生育,你哥岂不是后继无人了,也会是我心里的遗憾,现在不是可以做试管婴儿么,我想找个女人……”  叶子晴明白她想要说什么,激动的打断,“嫂子,你说什么傻话啊,我哥肯定不会同意的。”  试管婴儿有好几种,而陆七说的这一种是借肚生子。  “你哥想明白了就会同意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他不用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就能生孩子,我觉得没什么。”陆七释然的笑了笑,“叶子,如果我真的无法给你哥生个孩子,还希望你能劝劝他,考虑一下我的想法。”  “嫂子,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先好好养身体,别想那么多。”  陆七摇头,在生孩子这件事情上她看不到任何希望,“叶子,我是认真的,你哥哥这个人也有点固执,想必这件事是不会听我的,你也不想看到他后继无人吧。”  叶子晴哪里不理解陆七的这份心情,哥哥和嫂子结婚三年,膝下无子她也操心啊,只是她更心疼嫂子!  “嫂子,再等两年,等两年再说,我一定帮你。”  话落,陆七这才罢休,“谢谢你叶子,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这些日子,陆七想了很多,该怎么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她也去医院咨询过,这个方法是医生告诉她的,如果她不介意,而丈夫的身体没问题,他们就可以用试管婴儿这个办法。  好像真的只剩这个办法了。  “嫂子,你想过没有,即便是借腹生子也有不少麻烦,万一你们找来的那个女人不肯罢休怎么办,她利用孩子纠缠哥哥又怎么办,嫂子,这件事情真的很担风险,我不同意你这么做。”  这些也是陆七想过的,可她不能那么自私,为了自己安定的生活就拖累权奕珩,以至于整个权家。  “没关系的,我们好好找,最重要的是人品。”  “嫂子!”  “我知道的叶子,你担心我,你哥也担心我,为了孩子的事,他每天都在安慰我,可是你知道么叶子,他越是这样,我心里越难受,总觉得对不起他。”  她的痛苦叶子晴能感同身受,虽然她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但好歹也是经历过了一次离婚,我们平常羡慕别人的美满生活都是需要付出代价和经受考验的。  她相信哥哥和嫂子,应该能好好的解决这件事。  同一时间,京都的某家旅馆。  权玉蓉吃了午饭就接到神秘短信,约她在这家环境封闭的旅馆见面。  她找了好半天才找到,毕竟像她这种身份的人从不会来这种小地方,而且还要避开其他人,过来见一面着实困难。  问过前台,权玉蓉戴了口罩上楼,水泥墙上劣质的油漆也不知涂了多少年,一块一块的在往下掉,地面上到处可见零零散散的墙面灰尘。  权玉蓉皱着眉往前,来到相约的房间,手才刚刚抬起准备敲门,门突然开了,权玉蓉还没看清来人,自身就被一道力量拉了进去。  房间里很黑,厚重的窗帘遮住了外面的光线,她被按在门板上,因为光线暗看不清男人的脸,房间里只有男人粗重的喘气声。  “你,你到底是谁?”权玉蓉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这样的环境下,她还是有点害怕的。  男人粗俗的挑起她的下巴,上面的茧子刺得权玉蓉的皮肤生疼,权玉蓉虽然看不清男人的脸,但可以判断出,这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少说也有四十岁,加上他吐出的气息,令她有种作呕的味道。  天哪,她昨晚竟然和这么个男人纠缠了一夜,光是想想就够权玉蓉把今天的午饭吐出来了。  男人阴森森的笑了声,声音粗鲁,“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昨晚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很舒服,嗯?”  说完,男人作势就要去吻她,权玉蓉将头扭向一边,厉声警告,“别碰我!”  权玉蓉忍着恶心,只要男人说话,那种从口腔里散发的恶臭味就更浓了,还带着一股酒味,熏得头目眩晕。  “别碰?”男人笑了,手掌不安分的划过她纤细的腰肢,“小美人儿,昨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昨晚是昨晚,我喝多了,不算数。”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威胁她,权玉蓉压根不会过来,“你昨晚拍了照?”  这才是权玉蓉最关心的,昨晚的事原本以为就那么过去了,她找个时间去修补处女膜,一个月后再和权绍峰以清白的身子在一起,神不知鬼不觉,她还是权家的二少奶奶,权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女。  只是现在,好像没那么简单了。  “你那么美味,哥哥我哪有时间拍照啊。”  权玉蓉眸色紧了紧,“你他妈的敢骗我!”  “哎,我哪里敢骗你啊,昨晚有四个男人伺候你,照片是别人拍下的,我啊,虽然是最后一个和你……嘿嘿,那滋味……啧啧。”男人像是在回想一件美妙的事,嘴里发出猥琐的笑声。  他这番话差点让权玉蓉吓得晕过去,四个男人?  昨晚她和四个男人发生了关系?难怪浑身都疼,仿佛被汽车碾压了一般。  “小东西,没想到你胃口那么大,四个男人才够你舒服!”  权玉蓉深吸口气,她身体在瑟瑟发抖,实在不敢想象那是怎样一副场面!她可是堂堂的权家千金啊,怎么能被四个男人给玷污了?  这口气,权玉蓉还能怎么样,能不成还能说出去让爷爷给自己报仇么?  不,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第五个人知道。  那么这件事只能用钱解决。  权玉蓉用手推着男人,她直话直说,“你们想要多少钱才能给我照片?”  话落,男人愣了下,似乎没料到权玉蓉是用钱来拿照片的,毕竟跟过他们的好多女人都想来第二次,而这些人就是靠拍她们的照片来威胁她们继续为自己服务,等他们玩腻之后,就会把这些威胁来的女人送去夜总会坐台,她们上班的钱都归他们几个男人所有。  简单点说就是,专门拐卖女人赚钱。  显然,这个女人很有钱,他们钓了一条大鱼。  “我们不要钱。”男人故意卖关子,“我们要你,谁让你这么美味呢,放心,今儿个哥哥们会把你拍得更美的。”  权玉蓉懒得和他废话,“我给你们一百万,把照片给我。”  一百万!  这个女人果然很有钱,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钱的老板。  既然这样,他们当然要改变目标,不让她去卖了,这比让她去卖更赚钱。  “一百万?”男人眼眸转了转,故意装作很镇定的样子,“你以为爷很缺钱?”  权玉蓉眯了眯眼,在心里冷笑了声。  这男人还真会装,如果真的不缺钱又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和她约会!  昨晚怕是因为人多才会去那么好的酒店吧。  权玉蓉才不会上当,“一百万不要是吧,那就免谈了。”  男人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料定了这是条大鱼,一百万怎么够!  他装作拿出手机打电话的样子,“既然小美人儿你不在乎那些照片,我们就把昨晚的再来一遍。”  “我告诉你,最好别碰我,知道我是谁么,你们招惹不起!”  “哈哈……”男人笑得夸张极了,“那你倒是说啊,是谁,吓吓我看。”  权玉蓉欲言又止,她真是傻,怎么能把身份告诉这个男人,好在她想明白了,没有把自己的身份说出口。  “一句话,一百万给照片,行不行?”  男人手指点着下巴,“你这么美,我们哥几个想爽爽,除非一百万加你陪我们几个玩玩,一个星期两次怎么样?”  “你想得美,得了我的钱还想要我的身体,世界上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权玉蓉继续道,“一百万,我们两清,以后谁也不认识谁,不然的话,你们一分钱也拿不到。”  男人添了下舌尖,想了下道,“行,一百万就一百万。”  毕竟一百万对他们四个人来说是一笔巨款,他们找无数女人也难得赚到这笔钱,有钱不赚是傻子,哪怕这个女人实在诱人的很,他们舍不得就这么放掉,也得朝钱看。  权玉蓉拿到照片的那一刻大大的松了口气,她以为这便是最后的结果,这件事就此埋没,她以后就是人人尊敬的权二太太,殊不知,这才是她灾难的开始!  *  陆七傍晚从权家回到医院,刚从电梯出来就看到了走廊上的沈立轩。  男人也在这一刻看到了他,眼角添了一丝皱纹,“小七。”  “爸,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一会儿了,就是不敢进去,刚刚问了医生,说你妈恢复得挺好的。”  陆七点头,“嗯,如果今天下午的检查一切正常的话,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小七,你还要把你妈妈安顿在那种小区么,那里离市区不方便,要不我来给她安排个地方吧,这样的话……”  “爸,这件事我和阿珩有安排,给妈安顿的环境要比之前好很多,如果你安排,被妈妈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沈立轩赞同的点头,“这我知道,小七,我真的很想看看你妈妈。”  “爸,你的心思我都懂,瞧你,这些日子瘦了好多,得照顾着点自个儿,这样才有精力去追求我妈妈啊。”  闻言,沈立轩笑了出来,他抬手摸了下女儿的头,满脸的宠溺,“还是女儿好,女儿贴心。”  “小七,今天来其实还有件事爸爸想和你说一下。”  “嗯,什么?”  “你的身份沈老爷子已经知道了,估计这两天就会来找你。”  闻言,陆七眼眸一紧,浑身的神经都跟着紧绷起来,“沈老爷子知道了?”  “这件事瞒不住,毕竟我和你妈迟早是要走到一起的,而且我亏欠了你们母女这么多年,小七,给爸爸一个机会。”  陆七还能说什么呢,她的父亲从找到她以后恨不得把这辈子的欠下的都弥补给她,她能责怪他么?  “那,那沈老爷子怎么说?”陆七问这句话是忐忑的。  “当然很高兴,他一直都想要个孙女。”  “是么?”陆七不确定的问。  当年沈老爷子是容不下妈妈的,现在想通了么?  “小七,我知道你和你妈受了不少苦,而造成这种苦果的是沈老爷子,你恨他也很正常,他自己也愧疚,迟迟不敢来见你。”沈立轩停顿了下,生怕伤害到女儿,尽量说的委婉一点,“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老爷子会对你们怎么样,这些年,沈老爷子的脾气改了很多。”  “到时候看吧。”  陆七始终没办法释怀沈老爷子对黄娅茹所做的事,要不是他,她的父母也就不会错过这么多年,黄娅茹更不会受尽折磨。  “小七!”病房内,黄娅茹醒来在找女儿。  沈立轩生怕被黄娅茹知道自己来过,匆匆交代女儿,“小七,我先走了,你妈有什么情况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的爸,你回去后好好休息,别想太多了,妈这边有我照顾呢。”  “嗯。”  黄娅茹交给女儿他当然是放心的,只不过他们错过了太多年,都已经不再年轻了,何必又再浪费时间。  娅茹,你为什么就不能接受我?  陆七推开病房的门进去,黄娅茹已经从床上起来,每天的这个时候她都会在医院附近转悠。  “小七,你刚刚和谁说话呢?”  陆七耸耸肩,“隔壁病房的人。”  “带我出去走走吧。”  “妈,明天就要出院了,今天还是别去了吧,这么高的楼层,即便坐电梯也很累。”陆七是怕妈妈下去和父亲撞到,这个时候黄娅茹心结未解,是不宜见面的。  “对啊,明天出院。”黄娅茹像是突然想起来,“你看我什么记性,差点都忘了,只怪这医院的条件太好,住着舒服。”  陆七听母亲这么说也算放心了,“妈,今天怎么样,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恢复得不错,你看,我精神是不是好了很多。”  “嗯,有件事我想和你说一下。”陆七斟酌了下才开口,“爸爸的妻子去世了,就在你动手术的后一天。”  黄娅茹脸色一变,“你说什么,她去世了?”  “是的妈,沈夫人去世了,我和阿珩还去祭奠过。”  “小七,你做的没错,是该过去拜拜,沈夫人也是个可怜的女人。”  是啊,可怜的女人,只是妈,你又何曾为自己着想过呢。  都是可怜的女人,为何不给自己一个机会。  如果不是因为黄娅茹恢复得不错,这件事陆七一直瞒在心里不敢说,现在说出来只想让妈妈有个底,以后爸爸来探望,她希望看到两人心平气和的相处。  爸爸这辈子也不容易,而她也希望有一个温馨的家。  “小七,等我身体好些了,也带我去看看沈夫人吧,我没想到上次一别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这是黄娅茹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的。  “妈,爸这些天也不太好,他很担心您,每次来了也不敢过来,你能不能……”  黄娅茹知道女儿的意思,可她真的没心思想这些,都一把年纪了还想那些做什么,各过各的不好么?  “小七,沈夫人刚刚去世,你爸更不应该来我这儿。”  陆七头痛的扶额,“……”  她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看来他的爸爸追妻路漫漫啊。  *  这天下午,慕夫人约了叶子晴一块出来吃饭。  叶子晴第一时间就答应了,毕竟她已经很久没见过慕夫人,也想看看她。  见了面,叶子晴亲自给慕夫人倒茶,“妈,您最近身体还好吗,我现在住在权家大院,要出来一趟也不容易,没有去看您和爸,别见怪。”  “瞧你说的,我理解的,叶子,我和你爸都好,就是你,胃口怎么样,还恶心么?”慕夫人关切的问,没有半点责怪之意。  叶子晴近些日子比孕吐的那段时间的气色要好很多,慕夫人瞧着也就没那么担心了。  “都还好,您放心。”  “阿峰这孩子,平常我问他,他总嫌我啰嗦,我啊,到底是不放心,想来看看你。”  “谢谢妈。”  “我们还客气什么。”慕夫人把买好的东西递过去,“这是给你和孩子的,我昨天听阿峰说,你都快五个月了的身孕了,妈妈也没送什么东西给你,就买了些孩子的东西和营养品,你得多补补身体,孩子越大母亲越吃亏,叶子,你可不能忽略了自己知道么?”  五个月?叶子晴听了慕夫人的话皱了下眉,神色警惕的朝她看了眼。  是的,她确实快五个月的身孕了,只不过当时她胡乱对慕家人说的是四个月,就是怕他们怀疑。  也不知道慕夫人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不过看她此时的样子,应该不知道真相吧。  叶子晴没有拒绝,怕引起慕夫人的怀疑,她笑呵呵的把东西接过来,客气的道,“谢谢妈,您总是什么事都为我着想。”  “叶子,你总是跟我这么客气,即便我们不是婆媳了,可情分还在啊。”  “您说的是。”叶子晴不想继续聊孩子和怀孕的事,问道,“怎么样,这里的菜您都吃得惯么,要不我们再看看别的?”  “不用了,这些都够了,你妈我平时也吃得不多,我们这个年纪的女人想保持身材,那真得管住嘴啊。”  “妈,其实您已经很美了,干嘛要那么苛刻自己。”  慕夫人叹气,“叶子,你应该明白,在我们这个圈子里随时随地面临着离婚,你爸虽然对我不错,可我也不能放松了自己,每次有什么事带我出去,我穿得美美的,那也是给他挣面子不是?”  这倒是,大概也就是相互付出吧,要不然慕董事长也不会对慕夫人这么尊敬。  “叶子。”慕夫人装作漫不经心的喝汤,“你五个月的身孕了,佟嘉伟怎么会同意分手的,佟家的人应该也没这么容易同意吧?”  叶子晴完全没有料到慕夫人会这么问,她一时间也没个准备,顿了良久才道,“孩子是我自己的,他们不同意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压着我和佟嘉伟结婚吧。”  “那倒是!”这下慕夫人已经断定叶子晴肚子里的孩子是他们慕家的了。  以佟家的势力,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让佟家的血脉流落在外,即便分手了,佟家夫妇也该想办法把媳妇劝回去吧。  慕夫人这几天都注意了,佟家那边根本没什么动静,好像还同意了权家的退婚。  佟家能这么容易松手,结果只有一个,叶子晴肚子里根本不是佟嘉伟的孩子!  哎,他们真是傻啊,怎么当时就相信了叶子晴的话,说孩子不是她儿子的,那时候叶子晴刚和慕昀峰结婚在气头上当然不会承认,他们也跟着迷糊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