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91 孩子是他的!慕少高兴疯了

391 孩子是他的!慕少高兴疯了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565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9
    慕夫人回到家已经是晚上,慕昀峰和慕董事长都在,父子二人在客厅里谈论工作。  看到慕夫人回来,慕昀峰问,“妈,听说您今晚约了叶子?”  慕夫人脱了身上的外套,虽然已经入夏,晚上的天气还是有点凉,尤其是步入年纪的女人,得时时刻刻照顾自己的身体。  “你个傻小子。”慕夫人抬手点在儿子额前,“叶子怀孕五个月了,你就没一点心思。”  慕昀峰没反映过来,“……”  慕夫人喝了口水,瞧着儿子一脸傻愣的样不由好笑,“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傻儿子,我就问你,你什么时候和叶子离婚的,离现在多长时间了?”  慕董事长听了慕夫人的话不由眯起眼,他是多精明的人,立马明白了妻子的意思。  他摘掉眼镜从沙发里起身,越过傻愣的儿子径直问妻子,“叶子今天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她什么也没说,曾经我就问过她,那丫头啊死也不承认。”  慕昀峰也在这个时候反映过来某件事,他激动的抓起慕夫人的手,“妈,你的意思是,叶子晴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吗?”  “你说呢?”慕夫人反问,恨不得把儿子那不开窍的脑子给砸开看看。  “妈,您怎么不早说啊。”慕昀峰懊恼,但更多的是高兴。  孩子是他的?叶子晴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慕昀峰想起之前,他刚知道叶子晴怀孕的消息,那时候他一致以为孩子就是自己的,毕竟那时候他和叶子晴离婚不久,她身边除了佟嘉伟就没有别的男人。  那时候的叶子晴才刚刚和佟嘉伟认识,两人怎么可能有孩子呢?  他真是猪脑子,最后被叶子晴一忽悠就真的不开窍了。  “不过阿峰,这件事情你先不要问叶子,她现在还没有完全敞开心扉,我们得小心着点。”这是慕夫人想了许久之后的结果。  为了叶子晴和孩子,他们轻举妄动不得,慕夫人看得出来,叶子晴是很在乎孩子的,既然这样,她们又何必在这个时候把真相捅开,给叶子晴压力。  “可是妈,那是我的孩子,我该做到一个父亲该有的责任啊,她受苦了这么久,我想照顾她。”到底是年轻,慕昀峰最先考虑到的是叶子晴。  他真是傻到家了,她肚子里明明就是自己的孩子,竟然还因为她怀了那个孩子失落了好长一段时间。  “我知道,我知道。”慕夫人当然明白儿子的心思,他现在对叶子晴那么上心,比之前对程卿还重视,这也是他们二老的冤枉,但凡事都不能操之过急啊。  “儿子,你要记住一句话,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话是慕董事长说的,他也赞成慕夫人的主意。  他们依然装作不知道,让叶子晴好好养胎。  毕竟现在叶子晴身份不一样了,吃的用的他们不用担心,而且,权家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如果把事情说开惹得叶子晴不痛快,受苦的是他们的小孙子。  惊喜过后,慕昀峰剩下的只有对叶子晴浓浓的愧疚,若是这样的话,岂不是要等到孩子出生才能说出真相,他就该窝囊着躲在一边看到她受苦么?  十月怀胎多么辛苦,他虽然没经历过,可这些日子看的杂志也多,特别是生孩子的时候,女人就如同在鬼门关里走一遭啊。  如果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等到生产的那一天,是不是也要让权家人去操心这一切,他这个父亲留着有什么用呢,将来有什么脸面面对孩子?  这事慕昀峰有自己的想法,他得好好想想该怎么和叶子晴说开。  给她一点时间可以,但也不能剥夺了自己作为一个父亲的责任吧。  叶子,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晚上慕昀峰躺在床上依然给叶子晴发信息。  ‘睡了吗?’  那头很久才回,‘没有,还在陪爷爷在前厅说话。’  ‘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我来接你。’  ‘明天不行,我有约了。’  ‘你忘了?明天要去医院复查的,低血糖不容小视。’  叶子晴凝着手机屏幕狐疑的皱眉,她上次约了医生明天复查么?  很快,慕昀峰又给出解释,‘医生交代我的,你当时去检查了,没听到。’  叶子晴不疑有他,很快回复了一句,‘那好吧。’  总算,她没有再拒绝他了。  慕昀峰丢了手机在床头,他又掀开被子起身,给自己调了一杯酒。  这样的夜,得到这样的消息,他怎么可能睡得着。  老天爷对他不薄,还是赐给了他一个孩子!  第二天一早,慕昀峰连早餐都没吃直接开车去了权家,时间还早,他不想打扰叶子晴休息,便将车停在一边等着。  等到七点半天色早已大亮,叶子晴背着挎包从院子里出来,因为要去做复查,她特意起了个早床,以免过去耽误时间。  “来了?还没吃早餐吧。”慕昀峰看到她出来,推开车门走过去,将她身上的挎包接了过来,顺便帮她打开车门。  “吃了,我们家的佣人每天准备早餐都要准备好几次,爷爷的早餐都是八点吃,我昨晚交代过了,所以他们很早就给我准备了。”叶子晴系上安全带,笑着解释。  慕昀峰不免有些失落,她已经吃了早餐,那么他就得饿肚子了?  本以为叶子晴也会顺着话问问他有没有吃,可等了好半天也没等到她的一句话,慕昀峰只好认了,载着她离开了权家大院。  一路上,慕昀峰一句话没说,只是时刻盯着身旁女人的肚子看,看了之后他又像个神经病似的笑。  叶子晴总觉得他今天怪怪的,“慕哥哥,你怎么了?”  “没,昨晚没睡好。”  这倒也是实话,昨晚自从知道了那个真相,慕昀峰就没怎么睡,此时再见到叶子晴,他时时刻刻盯着她的肚子看,却又不敢拿明目张胆,畏畏缩缩的,让人不怀疑都难。  叶子晴没往下问,随着月份的增大,她也习惯把手放在凸起的小腹,好像只要放上去,小家伙就会踢她,她能清楚的感受到小宝贝的存在。  叶子晴被这股神奇的力量给逗笑了。  慕昀峰看向她,“你笑什么?”  “孩子踢我。”  “是么?”慕昀峰眼睛一亮,他把车停在一边后,也伸出手放在叶子晴的肚皮上。  夏天热,穿的衣服本就单薄,隔着衣衫,他手掌贴在女人凸起的肚皮,默默感受那种奇特的感觉。  现在的月份胎动还不是特别强烈,但也能感觉清楚,也不知是孩子真的有心灵感应还是别的什么,慕昀峰的手覆上去,小家伙动得越发卖力了。  “真的在动呢。”慕昀峰感叹,俊颜不自觉柔和下来,好看的双眸也染上了笑意,仿佛那个孩子就在眼前,已经能叫爸爸妈妈了。  若是真的到了这一天,那该是怎样一种幸福!  叶子晴也感觉强烈,她全然没注意到这一刻自己和慕昀峰有多亲密,“呵呵,是啊,动得越来越厉害了,以后肯定是个不安分的家伙。”  光是用手感受还不过瘾,慕昀峰垂下头,将脸贴在叶子晴的肚皮上,“这么皮,肯定是个男孩子。”  “男孩女孩都行,只要健康。”  这也是慕昀峰想说的,孩子健康才是做父母最大的福气。  男人抓紧了叶子晴的手,“放心吧叶子,孩子一定会很健康的。”  这可是他的儿子能不健康么,瞧瞧他老爹,可是有劲的很咧。  叶子晴听了慕昀峰的话得到些许安慰,毕竟怀这个孩子的时候,她吃了三年的避孕药,怕有副作用,现在小毛病也一大堆,她真的很怕影响孩子的健康,现在的饮食也是由营养师配的,她不敢乱吃一点点。  “叶子,我认识一个妇产科医生,是我同学,要不然你孕期的后几个月就让她负责吧,她在这方面有经验,是出国过的。”  叶子晴本想拒绝,可为了孩子,她又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有个熟人医生做什么都方便,即便她每次去医院走VIP通道也得排队,如果是熟人,还可以有什么事随时让她过来。  见她不吱声,慕昀峰继续道,“她在生产方面很有研究,只要按照她的做,你一定可以平安顺产的。”  “是么?”  “要不然一会儿我带你和她见个面,具体怎样,行不行你自己做决定。”  “好。”  她答应下来,慕昀峰也松了一口,他现在什么都不奢求,只希望叶子晴母子平安。  特别是后期的几个月是关键时期,慕昀峰也该找个靠得住的人照顾叶子晴。  *  这天下午,权绍峰很早就下班了,刚回来就听见门把转动的声音,权玉蓉疲惫的走进来,男人看到她问,“玉蓉,你去哪儿了?”  权玉蓉这才发现权绍峰已经回来了,她顿了顿,脸色发白,解释道,“随便上街逛了下,回来得晚了。”  “买了什么?”  权玉蓉尴尬的咳了两声,“哎,平常在权家的东西都是从国外带来的,商场里的那些,我还是不会选。”  “逛来逛去,白白浪费了我时间,什么都没看上。”  权绍峰上前搂着她,“你一个人在家也无聊,平时没事就去逛逛,买不买都无所谓。”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一个人实在太无聊了,你每天又上班。”  听到她说无聊,权绍峰想了下,“要不然我们这个周末去郊游?”  “还,还是不要了,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宅惯了,今天出去一趟,估计这一个星期都不想再到处跑了,再说吧。”  “嗯,只要你高兴就好,不过每天出去走一圈呼吸下新鲜空气,对身体好。”  权玉蓉不喜欢听他说这些,转而问,“那我们今晚还要回权家么?”  “你想不想回去?”  “你说了算,我都可以。”  权绍峰做梦都没想到权玉蓉能转变得这么快,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她都能乖巧的应承。  看来她是真的想和他在一起好好的过日子了。  “今晚就不去了,你逛得也累了,好好休息吧,我还有点工作要忙。”  权绍峰说完垂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转身去了书房。  这是他们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模式,就好像是一对恩爱多年的老夫妻,能依靠理解着彼此。  权玉蓉窝在沙发里,紧绷的一颗心终而舒缓下来。  还好,权绍峰心思单纯,能无条件的相信她,她必须尽快做处女膜手术,免得让这个男人等急了。  关键是那四个男人,她明明都给了他们一百万,可那些人就跟狗皮膏药似的没完没了,依然缠着她。  他们钱是不要了,就想要她的身体!  权玉蓉想不明白了,她既然这么讨男人喜欢,为何唯独权奕珩不喜欢她?难道她对他真的没有一点吸引力么?权玉蓉还偏不信这个邪,即便到了这一刻,她还想豁出去的试一次,若是她脱光衣服站在权奕珩面前,那个男人会不会动心!  这一忙就忙到了晚上七点半,权绍峰在这个时候接到了姜淑艳的电话。  因为连续几天他都和权玉蓉回去用晚饭,今个儿他也没打电话过去,姜淑艳也就让人准备了他们那一份,等到七点半还不见儿子过去,姜淑艳就想打个电话问问。  问了之后才知道,儿子今天是不打算回来了。  “妈,您就放心吧,玉蓉对我很好。”  “我们母子俩还需要这些话吗,妈还不是担心你。”姜淑艳多少有点不满,不回来也不说一声,害得她让人准备了一下午,“今晚我让若兰做了不少菜,你回来吃吧。”  “妈,真的不用,我已经在外面吃过了。”  说实话,听到家里有热菜热饭,权绍峰还真有点饿了。  他压根没吃什么晚饭,权玉蓉逛街,肯定是在外面吃过了,为了不让她担心,他才故意没提晚饭的事。  他们俩人好不容易有个二人世界,若是找钟点工来做饭,权绍峰怕打扰了他们相处的气氛,所以只能忍着饥饿卖力的工作。  权玉蓉天生的小姐命,从来不知道给他准备饭菜,即便他是权家二少,也是普通人,要吃饭的。  自从权玉蓉那天告诉权绍峰,给她一个月时间后,权绍峰在公司的表现也不错,得到权昊然的多次夸奖,老爷子听说了也很高兴,还说要是他做得不错,年底可以加薪升职。  这是权家的规矩,无论是什么身份,在公司里都会一视同仁,而年底的分红又是另外一笔财产,和升职挂不上边。  “每天都在外面吃怎么行,对身体不好,回来吧,要不然白白浪费了若兰的一番心意,人家辛辛苦苦准备了一个下午呢。”姜淑艳说不动儿子,只好把姚若兰牵扯出来。  她打听过了,姚若兰和儿子的关系不错,听说两人还私下里一起吃过饭,如果不是权玉蓉,姜淑艳相信,阿峰一定会喜欢上若兰。  若兰准备了一个下午?  权绍峰于心不忍,加上他也饿了。  “那行,一会儿我就过来,你们先吃。”  “好好好,妈等你。”姜淑艳这才罢休。  挂了电话,权绍峰合上笔记本起身,打开书房的门走出去,客厅里黑漆漆的,他猜想权玉蓉应该已经睡了。  这个时候了还是别吵醒她了吧。  权绍峰又怕她醒来乱想,给她留了一张字条在茶几上。  ‘我去权家有点事,晚点回来。’  而后他抓起车钥匙出去了。  睡在主卧室的权玉蓉浑然不觉,因为身体被四个男人玷污这件事,她这几天鲜少和权绍峰碰面,生怕被人发现什么似的,倒是真应了那句话,做贼心虚。  那四个男人提出的条件是,让权玉蓉每个星期陪他们玩两次,事后还能给她好处。  妈的!权玉蓉在心里暴了一句粗口,她可是千金小姐,又不是出去卖的,什么样的好东西没见过,需要那群粗鲁的男人给她好处?真是好笑!  再者,每个月陪他们两次,她和权绍峰怎么办,权家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清清白白的身子啊。  这件事几乎要逼疯了权玉蓉,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毁在四个男人手里,而那几个男人还是下三滥的混混,她最看不起的人!  如果她不答应他们,他们就会把那天晚上的事曝光,到时候别说是权奕珩不要她,就连权绍峰肯定都不会再多看她一眼了!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权家这边,权绍峰八点就到了,姜淑艳坐在餐厅等他,姚若兰则是陪在母亲身边。  满满的一桌子菜,差不多都凉了。  姚若兰见他进来,便道,“夫人,我把肉类都去热一下,您和二少先慢慢吃。”  权绍峰拉开座椅在姜淑艳对面坐下,“妈,我不是让您先吃的吗?”  “你爸出差了,我一个人吃饭也没意思,反正也不饿。”  “您可以让若兰陪您啊。”  “若兰这孩子太懂规矩,说什么都不肯。”  姜淑艳起身给儿子盛饭,“今天的菜都是若兰做的,你尝尝看怎么样。”  “看上去倒是不错,没想到小丫头还会这一手呢。”说着权绍峰拿起筷子尝了面前的一道菜,随后夸赞道,“嗯,好吃。”  姜淑艳笑了出来,“那是,你妈的眼光还用说,挑的佣人也能干。”  “呵呵。”  母子俩吃得正欢,姚若兰将热好的菜从厨房里端出来一一放到餐桌上。  “若兰,辛苦你照顾我妈妈了,坐下一起吃吧。”权绍峰招呼她,压根没把她当佣人。  “对啊,你今天也累了,坐下来和我们一起吃吧。”  “不不不,夫人,二少你们千万别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你们先吃吧,我帮你们去榨两杯果汁。”  她虽然没有在这种家庭做过事,但规矩还是知道的,不能上桌和东家一起吃饭。  而这里的佣人也都规规矩矩,她哪里敢不懂规矩?  “不用了,晚上吃点饭就好了,你坐下吧。”权绍峰坚持。  “二少让你坐下你就坐下一起吃吧,不从,岂不是不给他面子。”姜淑艳开口道。  这话一出,姚若兰也不敢不从了,权绍峰拉开身旁的椅子,客气的道,“若兰,坐这儿。”  姜淑艳瞧着他们,嘴角不自觉漾开一丝笑意。  这才是她理想中的儿媳,不需要有多大的能耐,因为不是人人都能找到像陆七那样的,无论家里还是外面都能撑得起,姜淑艳只求儿媳妇是个温柔懂事的,能好好的照顾儿子的饮食起居,她也就不操心了。  无疑,姚若兰是最好的人选,这么多天的陪伴,姜淑艳是越来越喜欢她。  “若兰,你做得菜不错,手艺都可以开一家饭馆了。”权绍峰毫不吝啬的夸赞她。  姚若兰小口的吃着饭,“二少您见笑了,我是从小在家里做惯了这些事情,只要您不嫌弃就好。”  “呵呵,若兰啊就是谦虚。”姜淑艳也跟着开口,“我们家的大厨虽然做得菜色精致,吃多了也就那么回事,一个家就该温馨,有家的味道,而你做的菜,恰好就是这种味道,也难怪我们家阿峰喜欢。”  可不是喜欢么?权绍峰一直期待能和权玉蓉有个温暖的家,如果有一天他下班回来能看到权玉蓉做几个菜等他,哪怕味道不怎么样,他也会高兴得疯掉的。  还是姜淑艳最了解他啊,这辈子最想要的是什么!  权玉蓉喝了两杯酒微微有些醉意,她打开卧室的门走向静悄悄的客厅,抬手开了灯,偌大的客厅里空荡荡的,给人一种无尽的惆怅。  她和阿峰结婚后,每天守着冷冰冰的房子过日子,真的够了。  这件事也怪权绍峰,要不是他每天不着家,她哪能闲着无聊一个人跑去酒吧找乐子?  权绍峰,你个混蛋!我权玉蓉变成今天这样都是因为你。  权玉蓉突然想起那个男人,她不敢一个人睡,事实上是她不敢睡,怕噩梦缠身。  “阿峰,阿峰!”她转而去了客房,想要把权绍峰叫起来。  可敲了半天的门也不见动静。  这么大的声音,权玉蓉不相信里面的人听不见。  难道是不在?  权玉蓉拿出手机给权绍峰打电话,没人接。  她几乎疯了似的把整个房子里的灯都照亮,颤抖着身子窝在沙发里,低低哭泣着。  但她也没放弃给权绍峰打电话。  他又出去了,又出去了,都没有和她说一声就出去了,难道真的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  权玉蓉贝齿狠狠咬着唇瓣,心凉透顶。  此时的权绍峰已经陪姜淑艳吃完晚餐,姚若兰在收拾,因为他经常不在,父亲又出差去了国外,他想和姚若兰聊聊母亲的事,所以两人在餐厅闲聊,他并没有听见手机铃声。  姜淑艳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儿子的手机放在茶几上,她看了来电显示,是权玉蓉,见儿子和姚若兰在厨房相处得不错,怕这通电话打扰到两人,姜淑艳故意把儿子的手机调成了静音,无论那头打多少遍都听不到。  姜淑艳在心里暗骂,小贱人,这个时候知道找丈夫了,让你照顾好阿峰,你怎么不照顾啊!哪天要是阿峰和你离婚,也是你咎由自取!  不,她就盼着儿子和她离婚呢!  姚若兰做事迅速,三下五除二就把餐桌收拾干净了,她又去厨房准备洗完,权绍峰觉得她太累了,权家的佣人都是分工好的,照顾人的不做饭,扫地的也不照顾人,怎么姚若兰什么都做?  “若兰,你可以跟我妈说,让她多找个人来的,你这样太累了。”  姚若兰不觉得有什么,她收来的餐盘放进水槽里,挽起袖子打开水龙头就开始刷碗,“不累啊,夫人每天睡得早,她睡了我就没什么事了,不过是一日三餐的事,而且夫人也不常叫我做,平常陪着她只是端茶倒水,很轻松。”  对于姚若兰来说,在权家工作确实很轻松,她再也不用在公司上班后又得赶去下家,还要担心自己的一日三顿,晚上还得睡在不足十平米的房子里,那才是噩梦呢。  现在的生活,姚若兰很满足。  权绍峰对她的见解感到很惊讶,通常这里的佣人大多都是抱怨,说小姐太太脾气大不好伺候,只有姚若兰,她脸上的满足绝不是装出来的。  这丫头到底吃过什么样的苦,竟然这样的生活就让她满足了。  看到她这幅样子,权绍峰也跟着舒心不少,把妈妈交给她,他真的很放心。  不过,他也怕姚若兰偶尔受气,任性不做了怎么办?“我妈这个人就是嘴皮子功夫厉害,其实心肠不坏。”  “夫人人很好的。”  “我妈年轻的时候脾气可暴躁了,如今爸爸又不在,她难免烦躁,如果她对你发脾气,你忍着点。”  姚若兰愣了愣,她可以理解为是他在关心自己么,“我知道的二少,您就放心吧。”  “留个电话给我,到时候我也好时刻知道我妈的情况。”  “呃,你有事可以打家里的座机。”  “座机是我妈接的,我问不出什么。”权绍峰看着她,“怎么了若兰,现在留个电话给我都不肯么?”  “我是怕……”姚若兰犹豫。  自从她和小董分手后就换了电话号码,以免藕断丝连,即便那个小董不稀罕她,她也不要留着关于他的一丝一毫了。  权绍峰眼尖的看到料理台上的手机,还是一个多年前的一个旧款,那个手机他认识,是姚若兰的。  他走过去拿起手机拨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得到她的号码后权绍峰才把手机还给若兰,“这是我的号码,没变,有什么事随时打电话给我,在这里有什么不习惯的,也一样可以告诉我。”  姚若兰两手泡在水槽里,餐盘已经洗了一半,她没办法拿回手机,只能让权绍峰帮她放进口袋里。  权绍峰凑过去,他从身后靠近女人,她身上有种淡淡油烟味,闻着不觉得讨厌,反而有那么一种令他舒心的感觉,他将手机放进她口袋里的那一刻,就好像是一对恋人在拥抱。  姚若兰深吸口气,感觉到他的气息靠近,她闭着眼,仿佛心都要停止跳动了。  “唔,一定要存好我的电话,有事打给我。”他低声在她耳旁交代,惹得姚若兰一阵脸红。  他还是那么体贴,把她当成朋友一样的关心。  只是权绍峰,你已经有了一个幸福的家,何必再来招惹我?  他那么优秀,明明是权家的二少爷,对人对事都那么的友好,标准的暖男型男人,是个女人都喜欢吧。  “我得先走了,这里就交给你了若兰,我会经常回来的。”他的口气像是在叮嘱自己的妻子,一字一句都带着难言的温柔。  姚若兰抵抗不住,只能低着头继续洗碗,闷头回了一个字,“嗯。”  权绍峰从餐厅出来对姜淑艳道,“妈,时间不早了,您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你呀,娶了媳妇忘了娘,什么都听权玉蓉的,搬回来住不好么,省的一天到晚来回跑。”  “现在交通方便,跑跑腿的事情,没什么。”  姜淑艳也懒得和他费嘴皮子功夫,“行了,回去休息吧,明天还得上班呢。”  “妈,您自己注意点身体。”  等姚若兰收拾完已经晚上九点,到了姜淑艳休息的时间。  “夫人,我陪您去休息吧?”  姜淑艳摇头,她一点睡意都没有,丈夫不在,儿子也不在,这栋房子里就她一个人,实在是冷清啊。  “看到了吗若兰,这就是我的好儿子,有了媳妇,我这个娘早就被他忘到九霄云外了。”  姚若兰开口劝,“夫人,二少爷很孝顺,他刚才还特意要了我的电话号码,随时随地想知道您过得好不好呢。”  “你以为这样就是孝顺了么,他不要我操心才是天大的孝顺。”姜淑艳冷哼声,“你是不知道,他的那个媳妇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心眼儿多,也不会照顾人,我们家阿峰和她在一起,真是到了八辈子霉。”  这种事姚若兰不好说什么,不过那个权玉蓉,她也不怎么喜欢,一看就知道是个狗眼看人低的人,谁都不放在眼里,必定是从小没受过什么苦的千金大小姐,也难怪姜淑艳会操心。  两个生活都不会自理的人在外面生活,做父母的哪里会放心呵。  “若兰,我听说你和阿峰早就认识?”  “我之前在权家公司做清洁工。”姚若兰生怕姜淑艳误会,急急解释,“不过夫人,我和二少只是工作上的关系,因为每次他都是最后一个走的,我负责清理他的办公室,所以见面的次数也不少。”  “哦,原来如此。”姜淑艳觉得这丫头有点傻,不少女人都利用这种机会往上爬,她倒好,故意撇清自己。  嗯,老爷子的眼光也毒,这丫头的人品不用说了,她和老爷子都看得上,阿峰要是能和她在一起,姜淑艳是一万个放心。  难得他们家儿子能和这种身份的人聊得来,而她对儿媳妇也没什么要求,大概这是老天爷安排的缘分也说不定呢,刚才她清楚的看到儿子和姚若兰聊得不错。  *  今天是姚若芳在商场里上班的第五天,她上早班,下午三点就能回家休息。  眼看已经下午两点,姚若芳开始整理衣服,做完这些她就可以下班了。  和她同一班的同事们每天在这个时候都开始窃窃私语。  “你们听说了吗,沈家和林家婚礼的日子已经定下来了,就在下个星期五。”  闻言,姚若芳清理衣服的手一顿,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下个星期五,这么快就要结婚了么?她和沈辰旭也该结束了吧,毕竟林家的势力也不容小视,于情于理,沈辰旭在新婚期间都该安分守己。  “今天已经周四了,只有七八天了。”  “是啊,听说沈老爷子很看重这次婚礼,办得那叫一个隆重。”  “林家的那位我们也见过,长得嘛倒是真美。”  “是啊,不过我听说她之前是许给沈二少的,不知怎的,又成了大少的未婚妻。”  “豪门圈子里的那点事啊,我们心里清楚就行了。”  这话说完几个女人笑了起来,好像他们真的心里有数,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  “呵呵,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在想,这位林小姐嫁给沈大少得要多大的勇气,谁不知道沈大少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还喜欢虐待女人,她也不怕。”  “你知道什么,说不定人家沈大少是真心喜欢她呢,人家在外面喜欢玩,可沈太太永远只有一位啊。”  “这倒是。”  “快点快点,整理完我们好下班了。”  几个人又开始手忙脚乱的整理,只有姚若芳从头到尾都没说一个字,默默清理着衣服。  旁边的同事用胳膊肘戳了戳她,“若芳,你怎么都不发表意见啊。”  姚若芳回过神,她脸色很白,说话也不怎么利索,“我,我不知道你们说的谁。”  “沈大少啊,你这都不知道,这家商场的老板。”  这个消息令姚若芳彻底怔住了,这家商场的老板是沈辰旭?她上了五天班才知道!  她尴尬的陪着笑脸,“呃,我,我才来几天嘛。”  “这些花边新闻啊你就该多听听,知道老板的喜好,对你有好处。”  “是啊,沈大少经常带着他的小蜜来这家商场逛,不过我们店卖的是男装很少见,我前几天听女装店的老板说,沈大少又带了小蜜去她哪儿买东西了。”  同事们没有发现姚若芳的怪异,继续道,“沈大少还真大方。”  而同事嘴里前几天那个所谓的小蜜,就是姚若芳自己!她在这里做事,好像很不妥啊!如果哪天她碰上沈辰旭带着另外一个小蜜过来,她要怎么办呢?  姚若芳的心彻底乱了,她怕被同事看出端倪,开口道,“那个,我去清理仓库了。”  “哦,好的!”  姚若芳几乎是逃过去的,关上仓库的门,姚若的耳根子终于清净了,她脚软的蹲下身,胸口剧烈起伏着。  沈辰旭还真是个混蛋,竟然三天两头的带女人来这儿大购物,那么她和那些女人也是一样吧,都被那个男人用钱打发,怪不得他会那么大方!  算起来他已经好几天没来找她了,原来是要结婚了,应该很忙吧,哪里还想得起她这个小人物!  也好,他们就这样分手也好,从此以后她也就清静了,等过个几年也能存下一笔钱,给自己当嫁妆,找个人嫁了。  想法是好的,只是当姚若芳抬起手覆上脸,发现手心湿润了,那是她流下的泪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