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92 权贱人嫉妒的疯了

392 权贱人嫉妒的疯了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8577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9
    到了下班时间,姚若芳以最快的速度换下工作服出了商场。  她不能让任何人看见自己哭过!  既然这家商场是沈家的,她是不是该考虑换一份工作?以免将来的有一天,他带着新婚妻子来这家商场,她看到后……  姚若芳无法想象那一幕,她也承受不了那一幕,她是做伺候人的工作没错,可不想伺候他的新婚妻子。  她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推开门的那一瞬间一道熟悉的男声砸过来,“去哪儿了?”  是沈辰旭。  姚若芳甚至忘了换鞋,略红的眸子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男人在餐厅摆放着餐具。  她没有看错吧,沈辰旭竟然会做这种事情?还是今天他准备下厨房?  三点下班,到现在已经四点,稍微收拾下就是晚饭时间了,那么他……  姚若芳瞪大眼,难以置信。  沈辰旭西装革履的走过来,高大的身形罩住她,越发衬托出她的娇小。  “去哪儿了,我在这儿等了你老半天。”  姚若芳吸了吸鼻子,愣愣的望着男人,“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男人反问。  “这是我家!”姚若芳烦躁的强调。  她的家,这个男人也可以随便闯入么!  沈辰旭也不生气,继续和她耍嘴皮子,“可我的女人在这儿。”  姚若芳上班站了大半天,累的要死,她这会儿反映过来才觉得身体疲软,背过身,她喃喃道,“你的女人不是我。”  她的声音很轻,带着一股令人心酸的忧伤,听得沈辰旭皱起了眉。  好几天不见,原本沈辰旭是想和她来一顿烛光晚餐,当然了,他不会做饭,只能先把餐具摆好,而菜品他已经预定好了,只要一个电话就能搞定。  她这幅样子也令沈辰旭感到难受,男人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上,吸了口之后他凑过去问姚若芳,“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姚若芳已经换了鞋,她捂着鼻子一脸嫌弃,“你能不能少抽点烟,呛人。”  瞧她一脸嫌弃,沈辰旭噎了一口气,但他也没说什么,好脾气的灭了烟,“你若是不喜欢,我以后不当着你的面抽。”  这是沈辰旭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么好脾气呢。  可是姚若芳根本不领情,她只知道这个男人快结婚了,而他们不该再这样偷偷的在一起!他可以不顾及,她呢,难道连自身的名誉也不要了么?将来她还想找个老老实实的人嫁了,有个安稳的家啊。  “我问你怎么在这儿的,这是我家,钥匙哪里来的?”  男人邪肆的笑了声,“偷的。”  姚若芳气不打一处来,“……”  这男人,她该说什么好,头一次看到有人能把偷东西说的如此理直气壮。  “我见你抽屉里有好几把钥匙,就随便拿了一把,以后进来也方便,用得这么大惊小怪么?”  还真是偷的呢。  姚若芳气红了脸,她不会骂人,只能一再强调,“我说了这是我家。”  “也是我家。”沈辰旭不要脸的对过去。  他今个儿兴致极好,和一个小丫头玩这种无聊的把戏,倒是别有一番风趣呢。  “沈辰旭。”姚若芳疲惫的坐在沙发里喊他的名字,淡淡的语气。  沈辰旭就喜欢她这样,多日不见,现在看到她体内好像燃烧了一把火,男人凑上前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唇瓣贴着她的,轻轻呢喃,“好了,我都好几天没来了,就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了。”  姚若芳不为所动,她的身体被男人抱在怀里,却感觉不到丁点温暖,她冷着脸看向他,“那你想怎么样?”  “你说我想怎样?”沈辰旭手掌揉着她小巧的脸蛋儿,字里行间都是撩拨。  “沈辰旭,你为什么会来我这儿,经过我的允许了么,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问过我么,是不是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玩物,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姚若芳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沈辰旭眯起了眼,“你是怎么了,吃炸药了?”  “我只是觉得,你该给我一点起码的尊重。”  沈辰旭冷了脸,他从沙发上起身,“尊重?”  男人轻轻吐出这两个字,不禁冷笑了声。  狗屁!他只知道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很舒服,就做了从没有做过的事,偷了她房间里的钥匙,其实说出去是有损他名誉的,堂堂的沈大少竟然偷人家的房门钥匙。  沈辰旭掐住她的脸,“怎么了,几天不见脾气变大了,敢跟爷叫板了?”  姚若芳艰难的抿了抿唇,她知道,这个男人怒了,她是害怕的,浑身都在颤抖,只能忍气吞声。  若是和他对着干,吃亏的只会是她!姚若芳没那么傻。  “你到底怎么了?”沈辰旭耐着性子问她,“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你可以告诉我,我帮你教训她。”  这大概就是沈辰旭对人对事的手段。  “没有人欺负我,只是我不想再这样了,想过上正常的生活。”索性事情到了这一步,姚若芳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她是个藏得住事的女人,可对于沈辰旭真的忍到仁至义尽了。  “正常的生活?”沈辰旭重复她的话,不太懂。  什么叫做正常的生活,他是堂堂的沈家大少,想要和他上床的女人从这里可以排到东街,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跟着他不好么?  他已经把话说得那么明显了,只要有人欺负她,他就会帮她出气。  对女人,他还从来没有这么宠爱过!  “是,我想要正常的生活,每天和别人一样上下班,虽然拿着微薄的薪水,可是很觉得很充足很快乐。”  “微薄的薪水?”沈辰旭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女人追求的是贫穷的生活,或许他身在豪门,并不懂所谓的平淡生活,而他见过的那些女人,哪个不是见钱眼开,每次看到他掏钱,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瞪出来。  除了这个蠢女人,给她买戒指,她说太贵,给她买衣服,她说不实惠!  他就从来没见过这么傻的。  偏偏他喜欢她的傻!  “蠢女人。”沈辰旭怒骂了声。  姚若芳不知他是什么意思,她心里委屈得很,有什么便说什么了,“是,我是蠢,沈辰旭,你嫌我蠢来我这儿做什么,你滚,滚啊,以后不要来了!”  这是沈辰旭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么赶着出去,他顿时觉得脸上无光,脸色也阴沉了不少。  “你再说一遍?”他气呼呼的指着她。  姚若芳故意不看他发怒的容颜,颤抖着唇说出一句话,“你滚,滚了以后再也不要来了。”  沈辰旭危险的眯了下眼,他退后了几步,就那么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背影发呆。  曾几何时,他被女人这般不待见过?他是不是犯贱,那么多女人等着他宠幸他不去,非要到这里来受气!  是他平时太惯着她了么?  “姚若芳,你不要后悔,被我抛弃的女人,我看谁敢要!”沈辰旭甩下一句狠话离开了。  姚若芳眼角挂着泪水,浑身都在抽搐。  他这是不打算放过她了么,是不是跟他在一起的女人,都得不得好死?  那么她这辈子算是毁了?  沈辰旭,你怎么能这么恶毒!  从姚若芳的公寓出来,沈辰旭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转悠,经过酒吧一条街,他停好车进去。  他前脚刚他进去,立马就有人过来接他,“沈大少,您来了,今儿是在大厅还是包房?”  沈辰旭挥了下手,让他别管。  大厅里过于混乱,劲爆的音乐声扰得他头痛欲裂,他还是不太习惯这种太喧哗的场合,平时来这儿,沈辰旭都是找几个年轻的小妹妹喝酒,如果有看上的就直接带回去过夜了。  当然了,前提条件必须是,他带走的女人必须是干干净净的。  沈辰旭突然想起,自从和姚若芳在一起后,他就很少来这种地方消遣了。  领班听到沈辰旭来了,亲自过来招呼,“哎呦,沈大少,您怎么好久都不来了,我们这里的姑娘个个都想你呢。”  沈辰旭点了根烟夹在指间,开口便问,“有没有正点的姑娘?”  “有有有,都给你留着呢,知道沈少你好这一口。”  “呵。”沈辰旭皮笑肉不笑。  “沈大少您等着,我这就给您去叫姑娘。”  沈辰旭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叮嘱道,“记住,要干净的。”  “放心,我懂的。”  这是他的规矩,陪他过夜的女人必须是初次,要不然被他发现,他会拆了这里!  沈辰旭独自一人坐在包房里,想到刚才和姚若芳的争吵,他在心里冷哼声,端起酒就直接灌进肚里。  世界上的女人千千万,就他这种身价,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还是干净的呢!  不多时,领班带着两个妖媚的女人过来,她们穿着吊带裙,披着头发,看上去给人感觉就是卖的。  以前沈辰旭倒不觉得有什么,可今天,他看着觉得异常的烦躁。  不过话都说出口了,沈辰旭也不好推辞。  领班将两个女人推给沈辰旭,赔着笑脸道,“大少,您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我就先去忙了。”  “嗯。”沈辰旭应了声,只顾着喝酒。  两个女人倒也机灵,把沈辰旭喝过的空酒杯接过来,给他满上。  “沈大少,我们陪你喝好不好?”  沈辰旭漆黑的眸眯了下,他一句话不说,再次饮下了杯里的酒。  明明是风情万种的两个女人,他瞧着却提不起一点兴趣,只顾闷头喝酒。  几杯酒下肚,两个女人都有点懵逼,不是说这个沈大少最变态么,最喜欢玩儿女人,她们可是做了十足的准备呢,可喝了四五杯酒都没有动静,男人就连抱她们一下都不肯,更别提一起出去过夜了。  两个女人相互给对方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个柔声软语的开口,“大少,您喝了这么多酒,要不然我们找个地方休息吧,让我们好好的伺候你?”  女人边说,手掌大胆的覆上了男人的心口。  “滚!”  沈辰旭烦躁的从钱包里甩出一叠钱,“拿着,滚出去。”  两个女人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种结局,但也不敢多说一个字,战战兢兢的拿了钱,猫着身子走了出去。  沈辰旭在他们走后,也跟着摇摇晃晃的起身离开了酒吧。  真是见鬼了!  沈辰旭开着车又转悠到了姚若芳的公寓,也不知道是实在找不到去处,还是哪里都不想去,总之就是到了这里。  男人坐在车里点了一根烟,猛的吸了几口,怒骂,“妈的,还没有一个女人敢这么和我说话,姚若芳,你吃了豹子胆了么?”  抽完烟,沈辰旭径直去找姚若芳,他熟练的开了锁,客厅里空无一人,这个时间点,那个女人应该睡了吧。  沈辰旭脱了外套扔在沙发里,抬步去了卧室。  打开门,橘色的光线渗透过来,男人的不自觉的柔和下来,他关了门,听到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嗯,她在洗澡。  男人的唇扬了下,脱了衣服扔在地上,直接进去浴室。  姚若芳站在花洒下,全身都是泡沫的她听到动静转过身来,当她看到进来的男人,如防狼一般的抱紧自己的身体,“啊,你干什么?”  沈辰旭火大得要死,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防备,他走过去一把将女人按在墙壁上,隔着一层水雾,两人看不清彼此的脸,男人恶狠狠的道,“干什么,你是老子的女人,老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而后,男人将她已经冲干净的身子揪出来,把姚若芳直接扔到卧房的大床上。  姚若芳吃了个闷头亏,她来不及顾身上的疼痛,赶紧用被子将湿漉漉的身体包裹起来。  “包个屁!”沈辰旭怒骂,看得出来他的隐忍已经到了极限。  男人满脸阴鸷,他凑过去将姚若芳从被子里扯出来,“装什么装,你浑身上下哪里没被我看过,嗯?”  姚若芳没想到这个男人会去而复返,毕竟他走的时候把话说得那么绝,好像真的以后不在和她有瓜葛了,为何又要回来折磨她?  女人也不知道是被沈辰旭的这副摸样吓哭了,还是伤心的哭了,卧室内,只听见她的哭泣声。  “别哭了!”沈辰旭心烦的要命,姚若芳的哭声如同一盆冷水,浇灭了他身上点燃的火气。  姚若芳捂着嘴,果真不敢哭了,只是抱着双膝微微低泣着。  “说,到底怎么回事?”  姚若芳性子温柔,也从未在他面前发过火,突然这幅态度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  她不是说了么,不想再继续这样下去了,为什么他就是不肯放过自己。  原本以为他之前出去,他们就半点关系都没有了,可现在又算什么,他还是回来折磨她了。  姚若芳抹了把泪,将小脸别向了一边,不肯说一个字。  事实上她说了也没用,这个男人同样不会放过她。  见她抿着唇,还故意躲他,沈辰旭除了生气还是生气,他缓和了下情绪,开口道,“我问你话,你什么时候被我惯成这种脾气了?”  “沈辰旭,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姚若芳这才敢抬脸看他。  沈辰旭双手撑在她身侧,近距离的注视着她,那眼神恨不得直接将她吃进肚里,“我没说要发放你,我说了,你是我女人,听不懂是不是?”  “可你马上要结婚了,还来找我,是想逼我疯掉么?”  一句话令沈辰旭皱了眉,他看着她的眼神多了一丝怜惜。  “有人欺负你了?”沈辰旭从来没有爱过,他更不懂女人的心思,姚若芳的这句话只会让他理解为,是不是林允熏那个就贱人来找过她!  “不是,我就是不想做第三者。”  “谁说你是第三者。”  “这还用人家说吗,你一旦结婚就是有家庭的男人,我插在中间算什么?”  沈辰旭闻言嘴角邪肆一勾,“若芳,你是不是吃醋了?”  姚若芳被他这话吓了一跳,吃醋?  天哪,这是她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怎么可能呢,她只不过不想做第三者,不想和沈辰旭继续纠缠下去,求得一个安宁的生活罢了。  “嗯?”男人因为这个理由而嘴角上扬,看上去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  姚若芳摸不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敢和他顶嘴,只能沉默着。  “看在你是吃醋的份上,我今天就原谅你。”  瞧着她一副委屈的样儿,眼角还挂着泪痕,沈辰旭身上的怒气也消了大半。  看来他是喜欢上她了,要不然两个美人儿待在他身边,他怎么可能都没有兴趣,一心想来她这里,尽管这个女人不知好歹的赶他出去,他还是死皮赖脸的来了。  经过这么一闹时间也不早了,沈辰旭怕她太累,更怕自己吓着了她,“如果累了就一起睡吧。”  两人一起躺到床上,姚若芳以为这个男人会变着法折腾她,可等了半天也没有动静,他说的睡,真的只是睡而已,倒是奇了。但即便如此,姚若芳躺在他身边还是忍不住在颤抖。  她是怕他的,毋庸置疑。  女人的颤抖沈辰旭感受得清清楚楚,他闭着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心里却一阵阵难受。  他翻了个身背对着她躺着,不禁在心里问自己,难道他真的很可怕?  早上醒来身旁已经没了姚若芳的身影,沈辰旭穿戴整齐的走出去,她已经做好了简单的早餐。  沈辰旭嘴角勾起一抹笑,他走过去从身后抱住女人,“昨晚,是我不好,你别往心里去。”  姚若芳忙碌的手顿住,不敢相信这话是从沈辰旭嘴里说出来的。  “怎么,还生气呢?”沈辰旭见她不吭声,似乎不悦的哼了声,“爷都不生气了,你还生气,当真是女人,爱计较。”  是她爱计较么?她根本不计较,只求快点摆脱这个男人!  “今天晚上多做点菜,我回来陪你吃饭。”  姚若芳,“……”  怎么,昨天说的话又不算数了么,明明是他说不要自己的,不会再过来找她的,这才过了多久就反悔了!  “爷问你话。”  “知,知道了。”姚若芳诚惶诚恐的答。  看到她缩手缩脚的样,沈辰旭气不打一处来,可偏偏他又没办法对她真的发火。  他就想问她,他昨天的样子真的很可怕么?  昨晚两人虽然闹了不愉快,可后来还是在一张床上睡了,这是第一次沈辰旭在发怒后没有折磨一个女人,以往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只要受到了什么刺激,肯定会找女人来抚慰自己的变态心理。  男人抬起手掌落在她的脸上,“乖,今晚我可能要晚些过来,你要等我,不许一个人先睡。”  姚若芳机械的点头,原本清纯透亮的眸子呆泄的望着他。  沈辰想也知道是自己昨天晚上过分了,这时候他也没办法解释,公司早上有重要的会议,他一定不能迟到。  “那我先走了,你如果困就多睡会。”男人在她脸上落下一吻,拿起外套走了。  姚若芳清闲下来,好在她今天上晚班,要下午三年点才去商场,要不然这幅样子她还真没脸出去见人呢。  想要逃离沈辰旭,不做人人唾骂的第三者,她是不是该远走他乡?  可是她该去哪儿呢,又能去哪儿呢,本来就背井离乡的她再也不想受那种流浪的苦了!  *  果然没两天,沈老爷子便约了陆七见面。  陆七觉得是该去见一面沈老爷子,无论她心里怎么想的,应该说清楚。  到了约定的会所,陆七推门走进去,一位老人正品着茶,远远看去显得有些孤独。  沈老爷子听到动静抬起头,看到门口的女人,他眼眶酸涩了下,迟迟没有开口。  “沈老爷。”陆七关上门走过去叫了声。  这个称呼令沈老爷子心酸,可又不好说什么。  毕竟当年是他自己作的孽,这孩子心里有怨气也是理所当然的,只不过他还是希望有一天这丫头能叫他一声‘爷爷。’  真是没想到啊,之前权老头认回叶子晴的时候他就羡慕得要死,感叹着为何他没有流落在外的孙女。  “坐,小七。”沈老爷子激动的道,“爷爷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随便叫了一点,你看还有没有需要补充的。”  陆七摆手,“我刚吃过午饭,不饿,您不用顾忌着我。”  她说话的口气还算温和,倒是让沈老爷子没那么紧张了,接下来相处应该也不会很尴尬的。  这便是他的亲生孙女,他真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也能和权老头一样,有个流落在外的孙女。  以后带出去,看权老头还敢在他面前嘚瑟!  “你妈还好么,我听说她动了心脏手术。”  陆七点了下头,“嗯,刚刚恢复,暂时是没什么问题了。”  “有心脏病的人就得休养,让她别太操心了。”  “只要没有人打扰她,找她的麻烦,我想妈妈肯定能长命百岁。”陆七的话里带着怨言,目光也变冷了。  是的,她恨这个老人,害得她和妈妈的命运如此坎坷,好几次她妈妈都差点保不住了,谁也无法理解她的那种心情。  沈老爷子自然听得出她话里的言外之意,他心里多少是有点愧疚的,哪怕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他没有忘掉老伴的死,对黄家人也恨之入骨,可面对嫡亲的孙女,他却怎么也恨不起来了。  是他的错,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不该把老伴的死怪罪到黄娅茹身上,毕竟人不是她撞的。  “小七,爷爷知道这些年……”  “沈老爷子。”陆七实在不习惯他的称呼,“我这些年过的还好,您不用听别人说闲话,没什么的。”  她这么说,无非是不想和沈家扯上关系。  事实上有黄娅茹在,她这些年过得也还好,而真正受苦的是她妈妈!她只是为妈妈而抱不平!  沈老爷子噎住了,也不知该说点什么合适,气氛就这么僵硬着。  末了,陆七起身,“沈老爷子,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小七。”听到孙女说要走,沈老爷子想出言挽留。  可等陆七回过头看他时,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当年他自个儿种下的恶果今天算是领教了。  打开包房的门,小腿一软,一团软绵绵的东西撞过来,随即想起一道萌萌的声音,“姑姑,姑姑,你什么时候来的啊,都不告诉早早?”  陆七弯下身在把小家伙抱起来,好久不见,她真的有点想了呢。  “姑姑有正事啊,正准备去找你呢。”  “我是来和太爷爷一起吃饭的,姑姑你也陪我吧。”早早张开手抱着陆七的脖子,十分黏人,让人不忍拒绝,“姑姑,早早都好久没见您了,你就留下来陪我吃嘛。”  被小家伙缠着,陆七想走也走不了,而且这孩子她确实有很久没见了。  “姑姑,姑姑,您不会狠心拒绝早早吧,妈咪要生小弟弟,粑粑要照顾妈咪,把我这个小可怜扔在太爷爷这里,早早真的好可怜啊。”小家伙打起了感情牌,差点说得哭了出来。  听了这番话,陆七哪里还忍心拒绝,只得道,“好好好,姑姑留下来。”  “嗷嗷,就造姑姑最美了!”  陆七,“……”  这孩子是个马屁精!  包房的门再次被关上,祖孙三人坐在餐桌前开始用午餐。  沈老爷子瞧着抱在一起的姑侄二人,老脸溢出一抹笑来。  还是他的重孙最有办法,有了这层血脉,加上陆七和姚若雪的关系不错,几个人帮着劝,小七应该会很快融入这个家庭吧。  小家伙不停的给老爷子使眼色,可惜老爷子不明白,早早故意放大嗓音,“太爷爷,你还愣着做什么啊,这是我姑姑,你给她盛饭啊。”  老爷子反映过来,这孩子眼睛真毒,知道他想什么呢。  沈老爷子一生被人伺候惯了,除了亲自给早早盛过饭夹过菜,陆七还是第一人。  陆七哪里敢,“我自己来。”  “没事,我来吧。”沈老爷子的身体还算硬朗,加上陆七怀里抱着早早,小家伙黏着她,她根本无法动。  这样正好也给了沈老爷子殷勤的机会!  沈老爷子给陆七盛了一碗饭,陆七抱着早早望着面前的米饭迟迟不肯下筷。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性格问题,老爷子只是给她盛了一碗饭,她怎么就心软了?  沈老爷子一天到晚四五个人伺候着,竟然还反过来给她盛饭,刚才陆七以为不过是早早的一句玩笑话,没想到老爷子真的这么做了!  这顿饭有早早在,祖孙三人倒也吃得畅快,尤其是沈老爷子,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怀过了。  他一早就希望有个孙女,偶尔能陪陪他,现在也算是心想事成了。  同一天的晚上,权绍峰打电话来说要加班,让权玉蓉先睡。  而也在这一刻权玉蓉从小丫头那里得到一个重要的消息。  “你说什么?那个贱人竟然是沈家的千金?”  权玉蓉听到这个消息后只觉得天都塌了。  为什么人人都有一个尊贵的身份,昨天叶子晴是权家千金,今天陆七又变成了沈家千金!  那个贱女人怎么能这么好命,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做权家的长媳应该也就没有人反对了,沈家,何等的强势,更何况就凭着沈老爷子和权老爷子的那层关系,爷爷也不会对陆七那个贱人怎么样了!  小丫头点头,“是的小姐,沈老爷子约了权老爷子,明天一起出去玩呢。”  “带着各自的孙女?”  “是。”  权玉蓉烦躁不已,“可我现在根本没接到爷爷的电话啊。”  小丫头小声的提醒她,“小姐,您忘了,现在的权家除了您,还有另外一个小姐呢。”  另一个小姐便是叶子晴。  权玉蓉不屑的冷笑了声,“哼,她算个什么东西,明明姓叶,怎么可能是权家的孙女,爷爷不会连这点都拧不清吧。”  而她,虽然不是权家人的生的,可从踏进权家的那一刻开始就跟着改姓了,当时她年龄不大,却知道如何生存,改姓这件事还是权玉蓉自己要求的。  一个姓氏而已,对她来说没什么要紧,果然她的姓氏一改,得到的是老爷子无限的宠溺和疼爱,简直比亲孙女还亲呢,这等殊荣,在权家就是荣耀。  “小姐,要不您在这儿等消息,我回去看看?”  “不用了,你这样回去,老爷子会起疑心的,还是待在这儿吧。”  权玉蓉身边是没有丫头伺候的,但谁也不知道,她在附近给这丫头租了一套两居室,方便平时照顾她的饮食起居,偶尔也能陪她说说话,是她的心腹。  “但是小姐,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如果老爷子真的带您出去,肯定会提前通知的。”  她从权家过来就费了一点时间,老爷子带孙女出去游玩,必定是下午就决定好了,权玉蓉这时候都没得到消息,老爷子大概已经淘汰她了。  权玉蓉心里也没底,自从叶子晴被认回权家,老爷子对她再也不如从前了,有时候甚至还会责难她。  越说权玉蓉心里就越气,“你瞎操什么心,叶子晴大着个肚子,老爷子怎么会带着她去!”  “说得也是,那小姐,您早点休息,指不定老爷子明天才通知您了。”  “嗯。”  权玉蓉怎么都不相信老爷子只带着叶子晴,说起来她也是他的孙女,还是从小抚养长大的,感情要比叶子晴那个贱人深很多,加上叶子晴怀孕,出行怎么都是不方便的。  陆七是沈家千金又怎样,她同样有拿得出手的身份!想要抢她的风头,下辈子吧!  只是这口气,权玉蓉怎么也咽不下啊,切确的说是她嫉妒的快要疯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