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93 用八抬大轿来抬才行!

393 用八抬大轿来抬才行!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8567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9
    到了第二天早上,权玉蓉还是没有等到老爷子的电话。  她不信老爷子会如此忽略她,等权绍峰去了公司,又打电话问了小丫头。  “你确定爷爷今天和沈老爷子约好带孙女出去?”  “小姐,原本是这样决定的,但叶小姐因为怀有身孕,所以老爷子就独自出去了。”  老爷子独自出去了,也就是说他宁愿一个人也不愿带着她在身边照顾。  看来,爷爷心里真的没有她了!  权玉蓉哪里还坐的住,甚至连早餐都没吃就回了权家大院。  老爷子出去得早,权玉蓉过去的时候只有叶子晴在前厅里吃早餐,她一个人,竟然有四个佣人在跟前伺候,看得权玉蓉一阵眼红。  好家伙,这比她在权家时候的排场还大呢,她以前在家,特别是在老爷子面前,从没有这么多佣人伺候,叶子晴那个贱人不过是怀了个孕,也不是权家的孩子,需要那么多人照顾么?  权玉蓉懒得进去和叶子晴耍嘴皮子,去了东侧院落的姜淑艳那里。  “妈。”  姜淑艳吃了早饭,正窝在贵妃椅上小休,听到声音,她睁开眼,表情淡淡。  “玉蓉,你今天怎么突然过来了,中午不用给阿峰准备午餐么?”  这个女人无论是嘴上还是心里惦记着的都是她儿子,她这个儿媳妇又不是佣人,凭什么准备他的一日三餐。  权玉蓉脸上堆着笑,“阿峰说了,今天中午不回来,我闲着没事,正好来陪陪您。”  姜淑艳连身都没起,“年轻人来陪我做什么,既然闲得很,就约几个人去逛街,我一个老太婆和你说话怕是更让你无聊。。”  “妈这是嫌弃我了?”  姜淑艳单手撑着头,她冷笑声,“我哪里敢啊,我们家阿峰可是把你当做宝贝一样的疼着,我怕一会儿控制不住脾气,对你吼了几声,你在阿峰面前哭起来,他难做人。”  “妈,看您说的,我是那样的人么?”  这女人装模作样的功夫又见长了,姜淑艳和她说话特别费力,打算懒得理。  权玉蓉开口道,“妈,今天没事,要不我带你去美容院?”  “不了,若兰调制的水果面膜效果不错,天然的,比美容院的那些东西好多了。”姜淑艳说到这儿,手指划过脸上白皙的皮肤,还别说,似乎真的细滑了很多,“你看看,我最近皮肤是不是好了很多?”  权玉蓉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算是应承了。  又是若兰!  权玉蓉狠狠的咬牙,为什么每个人都和她作对,分掉原本属于她的宠爱?!  陆七和叶子晴也就算了,他们都是和权家有关系的人,可姚若兰算个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个下作的佣人,她连看都懒得看一眼的人,怎么会让姜淑艳这么满意?  姜淑艳和权玉蓉闲聊了几句又闭上眼睡了,至于真的睡着还是假的,权玉蓉也不清楚。  正好,她也想和那个什么若兰说几句话。  打听到姚若兰在后院给花草浇水,权玉蓉换了鞋过去后院,一片空地里种植着姜淑艳喜欢的海棠花和仙客来,姚若兰拿着洒水壶认真的在浇灌,动作娴熟,一看就知道是做惯了这些粗活的丫头。  哼!  权玉蓉挑了下眉不动声色的靠近她。  “听说你和阿峰认识?”  突然插入的声音让姚若兰微愣,她直起身子看向来人,惶恐的称呼,“二太太。”  权玉蓉轻蔑的视线从她身上扫过,目光停留在她那双沾满泥巴的鞋上,“我刚才问你的话,回答。”  她的语气很不讨喜,仿佛在审问一个犯人。  但姚若兰明白,在这种人家做事哪有不受气的,好在姜淑艳是个好伺候的,从没对她甩过脸子。  “是,是认识,不过不熟。”  “不熟阿峰在我面前经常提起你?”权玉蓉开始无中生有,“他还说,你是个好女人,将来若是谁娶了你肯定很有福气。”  这些话权绍峰根本没有对权玉蓉说过,但是权绍峰却当着姚若兰的提过,这一刻的姚若兰误会了,还以为真是权绍峰说的。  “那是二少他开玩笑说的。”  “我不管是不是玩笑,你要明白一点,在权家做佣人就该有佣人的样子,别指望有一天飞上枝头!”权玉蓉不客气的警告,全然没了平时温柔的样子。  姚若兰的脸刷的一红,她战战兢兢的解释,“权二太太您误会了,我,我真是被夫人从家政公司挑选过来的,和权二少没有关系。”  “你怎么来的我不关心,但是如果被我发现了你有另外的想法,别怪我对你不客气,相信你也知道,我在这个家不光是权二太太,也是老爷子一手带大的孙女,说一句话比我婆婆还有用。”  权玉蓉心情不好,无所谓这个女人和权绍峰有没有关系,大概就是想找个人发泄而已。  “我知道了,您放心权二太太,您担心的事肯定不会担心。”  姚若兰这般本分,权玉蓉也拿她没辙,教训几句便离开了。  偌大的权家,如今她想找个人发泄都找不到了,真是活见鬼!  权玉蓉不知她前脚刚离开,姜淑艳后脚就踏进了后院。  “若兰,洗手进来。”姜淑艳朝弯腰忙碌的姚若兰招手,她知道,这丫头性子温柔,不喜欢于人计较,可她看不过去。  姚若兰看向她,“夫人我还有一点就弄完了。”  “放下吧,我安排别人去做,你进来,我有话要和你说。”  姚若兰洗了手进去客厅,凑到姜淑艳面前问,“夫人,您有什么别的吩咐么?”  “刚才权玉蓉和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你千万别往心里去,也别怕她。”姜淑艳恨得要死,那个权玉蓉她一早就看出来不是个好东西,没想到越来越嚣张了,连她的人都敢教训。  “她被老爷子宠坏了,脾气不怎么好,估计和阿峰两人有了矛盾,故意找你撒气呢。”姜淑艳就是怕姚若兰承受不住辞职不干了。  姚若兰无所谓的笑了笑,“我知道的夫人,她再怎么说也是权二太太,说我两句没什么的。”  姜淑艳听她这么说也就放心了,只不过对权玉蓉越发憎恨起来。  抢走了她唯一的儿子还不算,也不知道好好照顾,现在还要来教训她的人,权玉蓉,你真是太把自己当个东西了。  这事,姜淑艳觉得该和老爷子说说,不管老爷子抱着什么样的态度,至少让他看清楚,他曾经捧在手心里的孙女是个什么东西。  *  权老爷子和沈老爷子说好在京都最有名的戏院见面,一般出来,两人要么找个地方下棋,然后喝点酒聊天,要么就出来看戏,人老了,也就这么些爱好。  权老爷子身边只有一个老管家跟着,一早就到了,然而戏快开始了沈老爷子都还没到。  两人预定的地方是楼上的包间,也是戏院里位置最好的。  等了老半天,戏开始了沈老爷子还没来,权老爷子不禁出声抱怨,“这个老头子,又迟到。”  “老爷子您先喝口茶,沈老爷子如今带着小重孙,许是有事耽搁了。”  权老爷子一听更生气了,“那个老家伙,一天到晚带着重孙炫耀,好像人家都没有似的,等叶子晴的孩子生了,我也天天抱去他们家串门。”  老管家捏了把冷汗。  这两人都一把年纪了,还跟孩子似的喜欢抬杠呢。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我这孙女呀也忙活了半天。”  话说着,沈老爷子便风尘仆仆的赶来了。  权老爷子旁边给他留了位置,他白了沈老爷子一眼,“你再不来我可就走了。”  “老权,你这急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不就是迟了一会儿么?”沈老爷子喝了口茶,不觉得有什么。  他也是真有事。  也就是这个时候,权老爷子才发现沈老头后面没有跟着沈家的佣人,而是他的孙媳妇。  “小七,你怎么在这儿?”权老爷子似乎没反映过来,不等陆七开口说话,又问沈老爷子,“你孙女呢,不是说认了个孙女,现在骗子这么多,可别弄错了哦。”  沈老爷子端着茶杯朝他看了眼,手指一抬,指向身后的陆七。  今天的两人都无心看戏,无非就是想找个热闹的地方聊聊天,打发打发时间。  权老爷子脸色怪异的睨向陆七,像是明白了什么,“……”  沈老爷子拉起陆七的手放在掌心,笑呵呵的解释,“这是我的孙女,陆七,不不,以后她叫沈小七。”  唔。  还是不行!这个名字好俗气啊,他得给孙女换个名字。  权老爷子闻言差点没吐出一口黑血来,这特么是个什么关系,陆七怎么成了沈老头的孙女?  “少糊弄我了!”他说,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说不定就是沈老爷子眼红他认了叶子晴,也想学自己呢。  陆七安安分分的站在一边不说话,这是长辈们的事,她也不好开口,再者,她也想听听沈老爷子怎么在别人面前介绍自己。  “你不信啊?”沈老爷子白了权老爷子一眼,“她是我嫡亲的孙女,黄娅茹,你知道么?”  权老爷子皱了下眉,有印象,但具体想不起来是谁!  “就是黄家的女儿,当年和我们家阿轩有婚约的,后来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走的时候怀了孕,这不,给了我这么大个孙女。”  权老爷子听得糊里糊涂,但有一点他算是明白了,陆七真是沈家的骨血。  “你这老头,怎么现在才说?”  “我怎么知道老天爷偷偷给我留了这么好的礼物,别怪罪,我也是刚知道不久,我们家阿轩啊,性子寡淡,平时也不爱说话,就是个藏得住事的家伙。”  权老爷子听后一脸抱怨的看向陆七,“小七,你既然有这层身份,为什么不告诉爷爷我?”  这不明摆着让他在沈老爷头面前出洋相么!他刚才还让沈老爷子注意点,小心找到冒牌货来着。  陆七刚想开口,沈老爷子却抢了先,“哎,权老头,你可不能责怪我宝贝孙女,这件事情她也是不知情的,即便知情她不愿说也是她的权利,你有什么资格怪罪她?”  这话听在陆七耳里异常的舒心,除了权奕珩,她还从来没有感受过被人维护的滋味呢。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护短吧!  那么她就干脆不说话。  权老爷子也不是真的责怪陆七,而是这个真相太过于震惊了,让他不太敢相信。  沈家的事呢,权老爷子也是知道些的,当年的沈立轩确实和一个女人有过婚约,后来那个女人的娘家人撞死了沈老头的妻子,两家就成了仇人,自然的,这门婚事也就泡汤了。  时隔多年,没想到那个女人给沈立轩生下了女儿,而这个女儿竟然是他的孙媳妇,陆七!  权老爷子摇头感叹,“小七,原来是你。”  难怪他第一次和陆七见面就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什么事都能拿捏得住,原来是沈家的血脉,到底他是没看错人的。  “嗯。”陆七点了下头,扯开话题问权老爷子,“爷爷,您怎么一个人来了,叶子呢?”  “叶子肚子大了,我让她在家好好休息。”  “那您最近还好么,我和阿珩有些日子没回去看您了。”陆七说来是有点惭愧的,权老爷子再怎么固执也没有伤害过她,所以她并不恨权老爷子。  这段时间妈妈生病她占用了权奕珩不少私人空间,害得他连家都没回。  “你们啊,再忙也该回来看看的。”权老爷子顺着她的话说,一点也不客气。  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谁不希望儿孙在身边孝顺呢。  沈老爷子看自家孙女和权老爷子聊得起劲,不高兴的拧了下眉,“小七,饿了吗,要不然爷爷带你去吃好吃的,这戏啊,年年看,经常看,也没什么看头。”  “我还好爷爷。”陆七扶着沈老爷子起身,“如果您饿了,我就陪您去吧。”  “嗯,是有点饿了,咱们走吧。”  权老爷子见他们要走,他一个人留在这儿也没什么意思,跟着起身,却不想沈老爷子很不给面子的回头说了句,“我可没请你。”  “你个死老头,这么小气。”权老爷子怒骂。  “我就是这么小气,你怎么着吧!”沈老爷子吹胡子瞪眼,“我刚得了个孙女,怎么,你还想和我抢?不是早说了让你带自个儿的孙女么?”  权老爷子懒得和这老头计较,估计他刚认了个孙女,难免嘚瑟。  他不计较,可有的人偏偏要计较。  “我和我们家小七出去吃饭,你就别瞎凑热闹了。”沈老爷子见权老爷子厚脸皮的跟上来,怂去一句。  这话听着有点过分了,就连一旁的小七也听不下去,大概也是她从没有见过这两个老头的相处,基本上都是这种方式。  陆七挽着沈老爷子的手,低声在他耳旁劝道,“爷爷,您干嘛要这么小气,权爷爷难得和我们一聚,叫上他一块儿吧。”  她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沈老爷子更生气了,明明是他的孙女,怎么帮着权老头去说话了。  沈老爷子像是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我还得跟你算笔账呢。”  “你们家阿珩拐卖了我们家小七,这笔账,怎么算!”  “你这老头,真是无赖!”权老爷子气得要死,“怎么,你欺负我没有孙女帮忙么,小七是我们权家的媳妇,就是我孙女,她和我家阿珩情投意合,恩恩爱爱,对我这个老头也尊重,你怎么还跟我算起账来了,你应该感谢我,接受了你的宝贝孙女,她和阿珩在一起的这几年也没吃到什么苦!”  “屁话,小七明明是我孙女,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即便她和你们家阿珩结了婚,那也是我们沈家的孙女,你这老头少在这里卖乖。”  “你说这话就不好听了,沈家的孙女怎么了,她还不是嫁给了我们家阿珩。”  陆七被两位老人吵得头都大了,好像她无论帮谁都不对,干脆不说话。  “小七,你说是不是,到底谁不对?  陆七还是逃不掉!  呃,老人小孩,真的都需要哄呢。  “两位爷爷,你们别争了,其实,你们都是我爷爷,都好。”  沈老爷子立刻把陆七拉了过来,“小七,你别上了这老头的当,你和阿珩结婚连婚礼都没有,这婚事,我不同意。”  “权老头,你简直是欺人太甚!我们家小七嫁给你们阿珩都三年多了,一个婚礼都没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平时是怎么欺负她的。”  老管家同样的头大,他和权老爷子一样,怎么都没想到沈老头的孙女竟然是他们权家未来的女主人陆七。  其实吧,老爷子对陆七也还好,是打算把权家交给她和阿珩的,前几年不是历练她么?可这话压根不能和护短的沈老爷子说,免得那老头听到陆七在国外受苦,又怪罪他们家老爷子。  “小七,我们走,等着权家八抬大轿来抬你,你爷爷我啊,才肯放人!”  权老爷子,“……”  陆七是沈家千金,对于他们权家到底是福是祸?这个沈老头子,真是爱计较!  “老爷子,我送您回去吧。”待他们走后,老管家开口。  “这么早回去也没什么事,你陪我看会戏再走。”  “好。”老管家坐在了沈老爷子的位置。  权老爷子盯着戏台上的演员,开口道,“这下我是彻底放心了,把权家交给阿珩和小七,怕是再也没有人敢说什么了。”  “是啊,大少奶奶有如此显赫的身份,估计下面的人也闹不起来。”  这是好事,权老爷子当然知道,陆七的身份能帮助阿珩成就大事,不过那个沈老头实在让他头疼!  晚上权奕珩从公司回来没看到陆七,他以为她在岳母家,也没打电话问,直接开车过去了。  谁知道陆七今天根本没来过,他只能给妻子打电话。  “阿珩,我在沈家大院,爷爷不让我回来。”  沈家大院?  陆七昨晚倒是和他说过,她和沈老爷子已经相认了,估计是老人家想念孙女,想留着过一个晚上。  “那行,你就在哪儿住一晚,我回去权家。”  权家大院和沈家大院隔得不远,都是一个方向,如果有什么事,权奕珩也能及时赶到。  “好。”陆七本想说什么,但又觉得从她嘴里说出来不合适,还是算了。  等权奕珩回到权家才知道,沈家老爷子发了火,说权奕珩拐骗了他的孙女,如果他不用八抬大轿把人给抬回来,这辈子也别想见陆七了!  这事不难,对权奕珩来说也是在情在理,他当即就想挑个日子准备着,顺便也把自己和陆七的婚事办了。  权老爷子却不干了。  “不行,都结婚三年了还这么大阵仗,说出去笑话。”权老爷子对儿孙怎么办婚礼是没有意见的,他就是看不惯沈老头的那个样子。  孩子们都结婚了,有自己的生活,他横插一杠子算什么啊!  这个老头,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还八抬大轿,亏他想得出来!说什么他也不能同意,免得输给那个老头。  “爷爷,我本来就欠陆七一个婚礼,本来早就想办了,还不是顾忌着您吗?”权奕珩不禁头痛,他也知道是两个老头在较劲,可为何要拉上他。  他和陆七夫妻三年,好不容易走到今天,为什么还要为这些事情把他们分开?  “你个没出息的,我又不是让你和小七离婚,不过是让你忍一忍。”权老爷子生着闷气,连带着权奕珩也骂,“你放心,那个老头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的,他再宝贝孙女也不能改变一个事实,陆七已经嫁到我们权家来了,总有一天要回来的。”  意思是,他就是不愿意给沈老爷子低这个头!  “爷爷!”  “阿珩,这样,你先等个三天,三天没消息再说。”  权奕珩也觉得是自己太冲动了,其实两个长辈都是为了自己的儿孙着想,都不希望双方丢了面子,这事吧,他得和陆七商量,问问她自己的意思。  如果是陆七要求的,他必须这么办!  同一时间。  姚若芳下班后睡了一会儿,醒来时已经天黑了,她还没有吃晚餐。  起身打开冰箱的门,里面有面条和鸡蛋,她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就想用面条解决晚餐。  刚把面条和鸡蛋从冰箱里拿出来,门铃就响了,姚若芳狐疑的皱了下眉,放下东西去开门。  姚若雪提着两大包东西站在门外,姚若芳讶异道,“姐姐,你怎么来了?”  关键她一个孕妇还拿了这么两大袋东西,真叫姚若芳过意不去。  她接过姚若雪手里的东西,请她进来。  “好久不见你,也不去看看我,不知道我怀孕无聊啊。”  姚若芳尴尬的解释,“我,我这不是忙么。”  “忙,你能忙什么,小丫头真是没良心啊。”姚若雪故作不高兴的嘀咕了句。  “我已经上班了。”  姚若雪闻言朝妹妹看了眼,她缓和了面色,笑着道,“在哪里上班呢,工资待遇怎么样,辛苦么?”  “不辛苦,工资嘛,够养活我自己了。”姚若芳把姐姐买来的东西分配好,“姐,你现在怀孕了就不要乱跑,还有啊,你来就算了,还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饿不死的。”  “说实话,我还真是抽时间过来的,你姐夫还在楼下等我呢,现在啊,我就跟国宝似的待在沈家,一点也不好。”  “那是姐夫对你好,你别不知足。”姚若芳不知有多羡慕,她的姐姐总算有个好归宿了。  “好是好。”姚若雪坐在沙发里,拿着两大袋东西还真是把她给累着了,估计也是这阵子在沈家懒散惯了,“但每天都被人看着,这种日子也不好过啊。”  姚若芳给她倒了一杯热水,安抚姐姐,“你就安安心心养胎,等生下孩子够你忙的了。”  “你呢,最近怎么样,我瞧着好像瘦了不少呢,是不是上班累着了?”  “也不是,可能一开始有点惶恐吧。”  姚若雪瞧着自家妹妹,总觉得她在隐藏什么,“那你觉得这种生活怎么样?”  “挺好的,很充实。”  “若芳,你上班当然好,不过姐姐还是希望你能上学,你还年轻,将来的路会很长,也会有个好前程。”姚若雪今天过来就是想把这个打算告诉妹妹。  这件事她和沈辰皓商量了许久,为了妹妹不被沈辰旭纠缠,唯一的办法只能送她去上学。  现在沈辰旭要结婚了,如果还找她妹妹,她妹妹岂不是成了第三者。  姚若雪希望若芳能告诉自己实话,只可惜,她还是不愿透露。  “我不想上学。”姚若芳手捧着玻璃杯,几乎想也没想的给出答案。  不是她不想,而是沈辰旭那个魔鬼根本不肯放过她,姐姐现在又怀着孕,她又怎么能让姐姐操心。再者,她也长大了,很多事情想自己解决,不想依靠任何人了。  她从小生活在农村,也没有多大的理想,现在就想安安静静的过日子,有个安稳的家就行。  “为什么?”姚若雪可不想妹妹这样下去,她的两个妹妹,她可是寄予厚望的,姚若兰已经到了成家的年龄,思想也成熟,如今在权家做事她也放心,姚若雪没办法要求她去上学,但若芳不同,她才十八岁,完全可以追求自己的梦想。  “你曾经不是说要做设计师么,想设计出自己想要的衣服。”姚若雪劝她,“若芳,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因为小时候家里穷,姐妹三人的衣服都是破破烂烂的,姚若芳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堕落成这样,不得已做了别人的情妇,而这件事她只能忍气吞声,以免让姐姐动气。  即便姐姐知道了也不一定有办法,她又何苦麻烦姐姐。  “哪有啊,就是这几天刚上班很多事需要学习。”姚若芳喝了口水,她握着姚若雪的手嘴角扯开一抹笑意,“姐姐,等我休息的时候去看你。”  “沈辰旭是不是还在找你?”  “没,没有,他马上要结婚了,怎么还可能来找我。”  事实上,沈辰旭真的有好几天没出现了,而后天就是他结婚的日子。  结婚本来就是一件很忙碌的事情,他这些日子应该和新婚妻子在一起忙碌吧,怎么还可能有时间过来她这里。  “若芳,你不了解那个男人,即便他要结婚了一样的可以胡来。”  她当然知道,只是不想告诉姐姐而已。  “若芳,要不我送你出国吧。”  出国?  这个决定让姚若芳更加反感。  不不不,她从来没有考虑到过这一层,且不说她的能力和社会经验不足,事情也没有到那一步,她姐姐能送她出国,那么以沈辰旭的手段,只要他不愿意放手,大概也会找到她的。  “你放心,那边我会让你姐夫打点好的,你去了之后只负责学习,什么都不用管。”  姚若芳拒绝,“姐姐,我刚刚稳定下来,再说吧。”  “什么叫稳定?”姚若雪急得要死,这丫头是不是傻,这么好的机会都不知道珍惜,沈辰皓拜托了很多人,之前他就是在那个国度留学的,如果送姚若芳过去,一点问题都没有。  “若芳,你就听姐姐一次,肯定没错的。”  “姐!”姚若芳一脸为难,不知道说什么好。  姚若雪也知道是自己太心急了,毕竟是出国的大事,一去回来一趟也不容易,路途遥远,谁也不愿意费那个力,“你考虑一下,毕竟你还年轻知道么。”  “嗯。”姚若芳点了下头,她手掌贴上姚若雪的肚皮,“怎么样啊你,怀孕很辛苦吧。”  “还好,这个孩子听话,孕吐也还好。”  能不好么,每天被沈家人当宝贝一样的宠着,不是补这个就是补那个,她即便身体再脆弱也补起来了。  送走姚若雪,没一会儿沈辰旭便来了,男人有钥匙,是直接开门进来的,他在厨房里找到了洗碗的姚若芳。  “你这几天都在忙些什么?”男人站在门口问她,语气似乎不悦。  姚若芳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她讽刺的笑了声,“我忙什么和你有关系吗?你还不是一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姚若芳!”沈辰旭怒了。  这个女人怎么回事,这几次就跟吃了炸药似的,从没给过他好脸色。  姚若芳淡定的把洗好的碗放进橱柜,对男人的怒气浑然不觉,仿佛已经习惯了一般。  沈辰旭恨不得掐死她,竟然能这么淡定,是不是他对她太仁慈了?  “你什么意思?”最终,男人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没什么意思。”姚若芳看向他,笑得了然,“祝你新婚愉快。”  妈的!  沈辰旭危险的眯了眯眼,不太满意她的态度。  他要结婚了,她就这样?  还送什么狗屁祝福,是在笑话他么?他娶林家小姐的内情已经有不少人知道,根本就是被逼的,现在,他成了人人嘲笑的对象,娶一个自己弟弟不要的贱女人!  怎么,连她也嘲笑他么?  砰。  餐厅里的椅子被沈辰旭一脚踢翻在地,姚若芳吓得不敢动,站在原地就那么看着狞狰的他。  这个男人又发什么火!  “姚若芳,你故意的是不是,现在连你也来笑话我?”  笑话?  姚若芳听不懂,她只是茫然的望着男人。  发完火的沈辰旭对上姚若芳不解的眼神,他知道是自己误会了她,她那么单纯,应该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他这心里实在不舒服,恨不得跳进江里洗个澡,免得人人都误会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