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95 记住,你只能伺候我

395 记住,你只能伺候我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872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0
    权绍峰没有第一时间给权家人打电话,上一次的事情爷爷就有点火,他不想让他老人家操心了,而权玉蓉的失踪的这种把戏也玩了很多次。  算了,他再等等。  坐立难安的等到十一点,权玉蓉还是没有出现,权绍峰真的想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想彻夜不归。  他还是做不到那么淡定,担心她的安全。  再次打电话过去,得到的结果是关机,权绍峰开始着急起来,他思来想去只能求助权奕珩。  此时的权奕珩正为该怎么去沈家而纠结,权少峰的电话打过来时他还在权家。  “哥,你要帮帮我,这件事不能让爷爷知道。”  “怎么了?”  “玉蓉不见了,七点多的时候我们通过电话,她说玩一会儿就回来的,到现在都没回来。”权绍峰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事实上他一整天都没有见过权玉蓉。  权奕珩平静的很,“别慌,我派人去找。”  “哥,别让爷爷知道。”权绍峰不想让老爷子生气,也不想让老爷子对权玉蓉失望,因为他自己已经足够失望了。  “放心,我有分寸。”  这个时间老爷子已经休息了,权玉蓉和阿峰搬去了外面,相信也没人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  权奕珩到底心疼弟弟,怕他病急乱投医,开车去找权绍峰。  晚上十一点半,兄弟二人在权绍峰公寓附近的一家夜宵店里喝酒,也一起等待消息。  夏天喝酒吃宵夜的人多,两人要了一个包房,环境虽然没有他们经常吃饭的地方好,倒也热闹,一看就知道是家红火的点,加上店里的老板待人诚恳,很接地气,让他们这些豪门圈子里的贵族公子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哥,你习惯么?”权绍峰知道自己哥哥是个很挑剔的人,带他来这种地方,就怕他会嫌弃。  虽然他贵为权家的二少爷,可在平时,尤其是上学的那段时间他都很低调的和同学出入各种路边摊场所。  他喜欢画画,喜欢种种花草,更喜欢接地气的生活。  或许他和姚若兰聊得来也是这个原因,他从她身上能看到不一样的生活,他向往的生活。  “没什么不习惯,没有人天生的高贵,想我在国外的三年,这种场合去得多了。”权奕珩倒了一杯酒,想起和陆七在国外打拼的三年,他鼻尖发酸。  他倒是没什么,就是让陆七跟着受苦了。  刚开始他们什么都没有,能依靠的就只有人脉关系,好在权奕珩之前有基础,在这里认识了不少朋友,帮助他的人也多,而他自己也争气,一年的时间公司就有了很好的发展。  权绍峰头一次觉得兄弟二人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某些话也想和权奕珩说说。  是啊,没有人天生的高贵,他的性格之所以讨喜就是因为他接地气。  兄弟二人喝下几杯酒,权奕珩接了好几个电话,但都没有结果,听得权绍峰心上心下,“哥,怎么样,有消息了么?”  “别急,我的人已经去找了,相信很快就有消息,她是权家的小姐,相信没有人敢对她怎么样。”  权绍峰闻言心里的不安渐渐淡了些,他端着酒感叹,“其实哥你相信吗,我早没有那么着急了,她的这种把戏不是第一次,每次都是故意躲起来,哥,我很累。”  权奕珩的手掌落在弟弟肩头,宽慰道,“我明白,不过阿峰,你和权玉蓉结婚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一点,你们从小一起长大,她什么性子,你不是最清楚么?”  “她从小就攻于心计,表面上看楚楚可怜,其实……”有些话权奕珩觉得没必要说得太透,毕竟他不是一个喜欢说长道短的人,再者,权玉蓉已经是阿峰的妻子了,他总得顾及点阿峰的感受。  “哥,你说的这些我都清楚,我和玉蓉是从小一起长大,但没有一起生活过,没有靠近过,哪里知道彼此合不合适。”  “你这是想放弃?”  权绍峰抿了下唇,“我就是感叹一下。”  权奕珩朝他看了眼,“阿峰,无论你放不放弃家里人都没意见,爷爷是疼你的,他经常在我面前念叨着你,说愧对于你。”  这话是真的,权奕珩听老爷子多次提起过权绍峰,就因为让他娶了权玉蓉,老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只因权玉蓉不爱他,老爷子觉得让孙子娶权玉蓉是委屈了。  而当时的老爷子把权玉蓉许配给权奕珩的想法不同,权玉蓉对权奕珩的那颗心是真的,所以就以为他们是一对,而权玉蓉也在老爷子身边长大,性格是了解的,除了刁钻任性,其他的都还好,而且以权奕珩的能力,也不会让她乱来。  可权绍峰完全相反,现在的他是被权玉蓉牵着鼻子走。  权绍峰一口气喝下杯里的酒,“没有谁愧对我,哥,我谁也不怪,娶玉蓉是我自己的意思,我想对她好,尽我能力给她所有,可她从未满足过。”  就像权玉蓉说的,还想给彼此最后一次机会,等她一个月,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无论如何他也要坚持这一个月,毕竟这段感情是他一直所坚持的,连后面的一个月都等不到,权绍峰会觉得他这二十几年都是白活了。  “人的满足感是无止境的,今天你给了她这个,明天她就会想要那个,阿峰,其实一个真正爱你的女人,她可以什么都不要,唯一只要的只是你。”  这道理谁都懂,可做起来难啊,只可惜他还是没办法就这么放弃权玉蓉,一个月的期限很快就到了,再等等吧。  “来吧,我们什么也不说了,喝酒。”权奕珩该说的都说了,接下来要怎么样得看权绍峰自己。  这是他唯一的弟弟,权奕珩自然希望他有个幸福的归宿。  “是啊,算起来我们兄弟也很久没聚在一起了。”权绍峰放下手里的空杯子,“哥,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爷爷会让你担当大任,不说我对这方面没兴趣,你也是这块料,嫂子人不错,你眼光好,能找到那么个好老婆。”  权奕珩瞧着弟弟略带醉意的脸,明白他这是在吐露心声了,他羡慕自己的婚姻生活,安慰道,“阿峰,你也会有这么一天的,会有这么一个女人疼你爱你。”  “希望有这么一天吧。”权绍峰嘴角漾开一抹笑,脑海里闪现的却是姚若兰的脸。  她是个很温柔很贤惠的女人,每次见到她都是在拼命的做事,即便生活那么苦,她也没有一点怨言。  “若兰!”他趴在桌上呢喃一声。  权奕珩拧了下眉,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也就在这个时候权奕珩的电话响了,那头的人传来消息,“大少,权小姐找到了,已经安全回家。”  权奕珩是何等的聪明,属下的人没说是怎么找到的肯定是多有不便,只是轻轻应了声,“嗯,我知道了。”  “嗯,哥,是不是玉蓉有消息了?”趴在桌上的权绍峰眯着眼问。  “她已经回家了。”权奕珩收了线把他从桌上扶起来,“阿峰回去吧,你好好问问她去了哪里,别让她老是养成失踪的坏毛病。”  权绍峰抬手抹了把略红的脸,他鲜少喝这么多酒,虽然心里明,可行为举止却有些醉了。  站起身来,他笑着对权奕珩道,“谢谢你哥。”  “不客气。”  回到家,权绍峰开了灯,果然看到权玉蓉抱着抱枕窝在沙发里,即便他走进来那么大的动静她都没有反映,仿佛一蹲雕塑。  权绍峰关上门走过去,看了她良久才启声,“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不是说……”  “我遇到了歹徒,差点连命都没有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权玉蓉还是没看他,依然盯着某处发呆。  权绍峰一听吓得脸都白了,立马凑过去问,“玉蓉,你有没有受伤?”  权玉蓉用手扒开头发,左半边脸上有一条被刀划过的痕迹,上面的血迹已经干涸,但依然触目惊心。  她受伤了,而且伤的不轻。  这条疤痕虽然不是很深,可确确实实存在到她脸上,那么明显清晰,就像有把刀在割着他的心。  “玉蓉,这是……”  “我和朋友被人劫持,幸好她老公来得快,要不然我们都得没命。”权玉蓉艰难的说着当时的情况,到最后掩面哭了起来,“阿峰,我这么晚没回来,你可曾找过我?”  “玉蓉!”权绍峰心里愧疚得不行。  他真该死,权玉蓉那时候没回来,他竟然没有去担心她的安危,害得她遇上了危险。  他没回答权玉蓉心里也有数,等哭够了,她盯着男人的眼睛问,“你没有是不是?没有去找过我,也不担心我是不是?”  “我当然有,不过没找到你。”  权玉蓉却一个字都不信,他脸上的表情她都看在眼里。  “阿峰,你不觉得你对我已经没了之前的热情了么,还是你们男人都喜新厌旧。”权玉蓉不容权绍峰解释继续道,“阿峰,你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把自己的清白给你吗,我就是怕有一天你会靠不住,果不其然,时间长了你……”  权绍峰听她这么说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不是的,玉蓉我真的有找过你。”  “如果不是找过你,我怎么知道你回来了?”  听他这么说,权玉蓉的心一紧。  他找过自己,难不成知道了今晚的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么?  权玉蓉强行自己镇定下来,“什么都别再说了,如今我的脸成了这样,你怕是也会嫌弃。”  “玉蓉,你觉得我是以貌取人的人么?”  “即便不是,我自己看到了这张脸也会嫌弃,何况是男人。”  “玉蓉,你不能这么想。”权绍峰双手掐着她的臂膀,急急解释。  “阿峰,我很累,也害怕,想休息了。”权玉蓉说着从沙发里起身回了卧室。  权绍峰意欲跟上去,权玉蓉转而看向他,“阿峰,让我静一静吧。”  “玉蓉,你……”  “我没事,给我点时间。”  权绍峰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望着她,心疼得不能自已。  卧房的门被关上,权玉蓉后背贴着门板,颤抖着身子随着门板缩下去。  事实上她的脸上是被那四个男人割的,那几个变态喜欢折磨女人,更喜欢鲜血的味道,他们喜欢一点一点的在女人身体上得到痛快,特别是醉酒后,压根不顾及这个女人还要不要给他们赚钱。  当时的权玉蓉在接到权绍峰的电话后准备回去,没想到那四个男人去而复返,不仅死命的折腾她,还在她身上留下了印记。  她身上的那些伤,哪里敢给权绍峰看啊!  权玉蓉也是没办法,只能用这种方式博取阿峰的愧疚和同情,相信过了这件事,权绍峰只会更疼爱怜惜她。  这一刻的权玉蓉什么都不想了,身体被摧残得不成样子,她只想尽快脱离那四个男人。  与此同时,权奕珩和权绍峰分开后就和下属见了面。  “到底怎么回事?”权奕珩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大少,我们查到最近权小姐和几个男人走得很近,他们经常去这家旅馆开房。”  下属说着把查到的资料交给权奕珩。  权奕珩随便翻看了下,“那今晚怎么回事,你们是在哪里找到她的?”  “我们的人找到小姐的时候,她已经从旅馆里出来,不过……”有些话下属也不好明说,“小姐看上去很狼狈,应该是受到了欺负。”  权奕珩冷笑了声,“堂堂的权家大小姐,谁敢欺负她?”  “这个我们不清楚,不过小姐的样子真的很狼狈。”  “嗯,我知道了,你们继续盯着她,也查查这几个男人的底细。”  “大少,我这就去办,有消息马上通知您。”  权奕珩心里有数,权玉蓉怕是被人给……  这件事他得先查清楚!  *  夜晚的慕家,一家人吃过饭后都陪着慕夫人。  尤其是叶子晴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着她,慕夫人怕她累着,拉起她的手道,“叶子,你去休息吧,累了一个下午了。”  “妈,您别担心我,我没事的。”  慕昀峰也记挂着她的身体,“叶子,要不你先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和爸守着。”  “现在时间还早,我陪一会儿妈。”叶子晴坚持,事实上她也确实不累。  尽管她这么说,慕夫人还是不放心,“叶子我没事,你去休息吧,还怀着孕呢,如果累着了你我们也没法向权老爷子交代。”  “我在家也很晚才睡,而且又没做什么事,哪里累着了。”  “好好好,你喜欢陪着便陪着吧,咱们也是好久没在一块了。”慕夫人笑着道,而慕昀峰和慕董事长相互看了眼,默默的出去了。  他们太了解慕夫人,应该是想单独和叶子晴相处说会话,他们两个男人不便打扰。  果然他们出去后慕夫人便开了口,“叶子,你不知道,我虽然生病了身体不舒服,可现在我觉得很幸福,我在想,为什么人要在生病的时候家人才肯陪着,因为突然昏倒我才感觉到你爸是爱我的,他很紧张我呢。”  “妈,你又在说傻话了,爸对你一直都很好啊,他堂堂一个公司的董事长每天都有操不完的心,但平常都能按时回家,一个成功的男人能做到这一点是很不容易的。”  慕夫人裂开嘴角,“哎,说是这样说,可生活总无法十全十美,你爸对我虽好,但不懂我的心思,和他们两个男人说话啊,我真是累的慌,还是你比较贴心。”  “妈,您放心,以后只要我有时间就过来看您,只要您不嫌烦就好。”  “哎呦,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巴不得你天天来呢。”慕夫人眼眸转了下,“哎,就是你现在怀孕了,每天的来回跑,叶子,妈也不忍心让你累着啊。”  “唔。”叶子晴哪能不明白慕夫人的心思,怕是恨不得她住在这里吧。  房间的门被推开,慕昀峰端着热茶进来,他还没出声,慕夫人便道,“阿峰,你出去,和你说话胃疼。”  被嫌弃的慕昀峰端着热茶,“……”  但他也没说什么,乖乖关上门出去了。  这样的慕昀峰看得叶子晴忍俊不禁。  “叶子,阿峰是个直肠子,特别是对异性,想来不知道怎么去讨好,即便他喜欢上你了,也不知道怎么去追求,真是傻得我着急,你说这样的性子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儿媳妇啊。”  叶子晴安抚她,“妈,你别担心,医生都说过了,您不能再操心了。”  “我怎么能不操心,你说,他们三个,你哥还有阿皓,他们几个一起长大,你哥和你嫂子的感情不用说,阿皓现在不仅找到了媳妇,连儿子都那么大了,叶子,你是没到我这个年纪,我这心里啊难受。”  这话听着确实很让人着急,他们三个一起长大,似乎只有慕昀峰孤家寡人。  “妈,您别这样,我知道的,我都知道,放心吧,慕哥哥那么优秀,肯定会找到一个合适的女人,您就等着抱孙子吧。”  “那得等到何年何月哦,外面的那些女人我是一个都信不过,之前给你慕哥哥找了两个,都是没相处两天就掰了。”慕夫人紧紧握住叶子晴的手,“还是知根知底的好。”  叶子晴垂着头沉默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不是傻子,明白慕夫人是什么意思。  “叶子,你和佟家的那位……”  叶子晴急急解释,“我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了,佟家那边爷爷也退了婚。”  “所以啊,这人不能光看外表,得处着之后才知道合不合适,佟家的那位少爷看上去是不错,对你也好,但你们不合适,这事吧我一开始就知道。”  “您怎么知道,哪里看出来的?”  “你不喜欢他呀,这就是硬道理。”  叶子晴,“……”  “叶子,你别不信我,即便你真的和佟嘉伟结婚,你们也不会白头到老的,因为不喜欢一个人,无法包容他的一切。”  呵呵。叶子晴嘴角漾开一抹淡淡的弧度。  没想到慕夫人看得这么透彻,两个人在一起,不说有多爱对方,至少不能生出厌烦之意。  她一开始和佟嘉伟确实相处的不错,叶子既没有喜欢也没有厌烦,可后来的几次相处,让叶子晴很不满意,慢慢的就让她觉得和佟嘉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的思想完全不一样,特别是他的偏执令叶子晴害怕。  佟嘉伟是真的不适合她。  “叶子,可能我说这些话你不爱听,不过我还是要说,夫妻还是原配的好,以后你就知道了。”  叶子晴扯开话题,“妈,您累了吗,我照顾你休息吧。”  “嗯,你也陪我好半天了,一会儿也去睡。”慕夫人见该说的也都说了,便意欲躺下休息。  叶子晴起身帮慕夫人盖好被子,照顾好慕夫人睡下她便出去了。  房间外慕昀峰单手插兜的站在走廊里,似乎在刻意等她,“妈睡了吗?”  “嗯,已经睡下了。”  “今天辛苦你了叶子,怀着孕还麻烦你,饿了吗,要不然下去吃点宵夜?”  叶子晴摇头,刚吃下晚饭没多久,她胃口还没有好到爆,“不用了,我饱得很。”  “累了吧,那我带你去休息?”  “我自己知道地方,自己去就好了,你进去看看妈。”  她在睡之前还得给爷爷打个电话,免得他老人家等急了。  “那个,卧室里有很多东西我换了地方,怕你不知道,我送你过去。”  叶子晴没再拒绝,毕竟在别人家里,她也不好太随便,房间里放了什么东西,慕昀峰跟着一起过去也好有个数。  他们曾经的卧室也在二楼,慕昀峰领着叶子晴进去,灯打开的瞬间,叶子晴似乎回到了三年前,她目光落在那张大床上,整洁的床单折叠起来,房间里一如她离开时的模样。  当时离婚她带走的东西很少,想着反正都走了,也决定忘记,所以很多东西都没要。  慕昀峰在她身后解释,“你走后很多东西都没动过,不过之前的衣服我都让人弄到了衣帽间,你如果需要可以去挑。”  她都五个月身孕了,以前的衣服哪里还穿得下。  男人像是看穿她的心思,不自在的开口,“我,我之前看你怀孕,也买了一些孕装,你可以去试试。”  慕昀峰之前以为她怀的是佟嘉伟的孩子,买的东西都随便堆放在杂物间,直到那天慕夫人告诉他真相,他又把那些东西清理出来,想着什么时候能派上用场,没想到老天爷给了她一个机会。  左侧手边是衣帽间,隔了一个拉门,进去就是整理好的衣物。  “你看叶子。”慕昀峰拉开门开了灯,抬起手指点着对面,“你的衣服都在那儿,早就清洗过了,放心穿。”  叶子晴没想到他能想得这么周到,那些衣服有她曾经穿过的,也有她从未接触过的,新旧都有。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回到了家,什么都有!  “谢谢你阿峰。”她说,是发自内心的感谢。  天气炎热,她必须洗澡换衣服,要不然身上会不舒服,尤其是在怀孕之后,她的生活习惯也变得严谨了。  “叶子,跟我不用客气。”  慕昀峰叮嘱她,“那你早点休息,有什么事随时叫我。”  “嗯。”  安排好叶子晴,慕昀峰又去看慕夫人。  打开灯,慕夫人朝他看过来,没好气的道,“你来这儿做什么啊,你媳妇都去睡了,快去伺候她啊。”  慕昀峰纠结不已,“妈,您这么心急是做什么,我这么进去,她还不得把我当做狼啊。”  “你这孩子,我该说你什么好,她把你当做狼你就装成羊啊。”  慕昀峰,“……”  反正他是做不到,之前已经死皮赖脸过了,这招对叶子晴压根没有一点效果,他可不能败在这上面。  日子还长,他要以叶子晴的情绪为重,得顾及孩子。  叶子晴洗了个澡给老爷子打电话,她并没有告诉老爷子在慕家,而是撒谎的说在叶家,想陪陪权妈妈。  她这么说是不想引起什么麻烦,免得明天回家后被质问,她今天能留在慕家,完全是因为慕夫人病了需要人陪着。  慕夫人一直对她很好,叶子晴自己的妈妈又去世了,她很珍惜和慕夫人的感情,所以在离婚后她也没有改口,一直都是‘妈妈妈妈’的叫。  若是她真的改口,怕是慕夫人也不会答应。  “爷爷,您就放心吧,我在这里很好,时间太晚我也想陪陪妈妈。”  “我让司机去接你过来吧,你一个人在哪儿我怎么放心。”老爷子不同意她一个人在那里过夜,万一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好。  “爷爷!”叶子晴不高兴了。  “好好好,你喜欢就住着吧,仅此一次,要不然你会把我这个老头熬死的。”他会操心,也会担心宝贝孙女的安全。  “我知道了爷爷,明天早上我就回去陪您。”  老爷子听后笑了出来,“你呀管好自己就行了,别惦记着我。”  打完电话,叶子晴安心的躺在床上,这一天过得很充实。  唔,终于可以安心的睡个好觉了,她在这张床上躺了三年,离开后本以为永远不会踏进这间房,更没想过有一天还会睡到这张床上,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在,包括他们结婚时急拍的婚纱照。  那时候的叶子晴是带着怨气离开这个家的,当然了,这种怨气她只对慕昀峰。  *  这天晚上是沈辰旭和林允熏的婚礼,依沈辰旭的要求,婚礼一切从简,所以白天并没有进行繁琐的中式婚礼,所有的礼节都在晚上进行。  林允熏下午就来到酒店选礼服,沈家准备的东西不少,这些礼服她之前也试过,件件都喜欢,到现在都还没决定该穿哪件出席婚礼。  时间尚早,她完全有时间挑选。  “妈,这件怎么样?”林允熏站在落地镜前比划,她个子高挑,穿什么都很显身材。  “你穿什么都好看,让我选啊,真是为难呢。”林母笑呵呵的夸着女儿。  一句话说得林允熏心花怒放。  她是林家唯一的千金,若不是口味太挑,也不会到了三十才结婚,说起来也算是大龄剩女了。  不过为了沈辰皓,她硬是坚持了三年,等待了三年,白白浪费三年的青春,说起来也是沈家的失误,要不然沈老爷子也不会把她许配给沈辰旭了。  “妈,你说阿旭喜欢我穿什么?”  既然都好看,她就得顺着男人的喜好穿。  “这我哪儿知道啊,要不你去问问沈家人?”  “这种事怎么好意思问啊,我都要嫁过去了,别人还以为我迫不及待爬上阿旭的床呢。”  林母点点头,“说的也是,我们还是稍安勿躁,沈家准备了这么多礼服,说明他们家对你重视,随便穿什么应该都是阿旭喜欢的。”  “您说的是,我也这样想呢。”  “不过这个阿旭也太不像话了,都快四点了还不见人,马上要化妆了啊,他也要来试衣服的。”  “急什么,男人不用怎么准备的,婚礼要在七点才开始呢。”  “那我们就先来选。”  “嗯。”  林允熏又拿了另一件放在身前比划,满脸都是幸福的笑。  过了今天,她就是名正言顺的沈家太太,今后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尊称她,即便出门买东西,只需要刷脸就够了!这便是沈家的强大。  同一时间,沈辰旭开着车满大街的转悠,这已经是沈立明打来的第五个电话了,他直接按掉不接。  他刚刚去了一趟姚若芳的公寓,没找到人,打电话那个女人直接不接,气得他差点摔了手机。  沈辰旭想起最近一段时间,姚若芳好像很少在家,每次他过去,都是他在等她。  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他查到姚若芳在自家商场上班,一路飙车过去,直接将人从店里逮了出来。  而此刻的姚若芳正在伺候一个四五十岁的暴发富,帮他选衣服和鞋子,突然被人提出去,她的整个心也被提了起来。  仓库里,到处堆积着货物,男人没开灯,但他的气息很是十分强烈,姚若芳不用问都知道是谁。  “本事不小啊,背着我来这儿上班,怎么也没听你说?”  姚若芳艰难的吞了口唾沫,黑暗中她看不清男人的脸,“我,我没上多久,本来,是要和你说的,这不是没机会么?”  沈辰旭也懒得纠结这件事,而是问,“怎么不接电话?”  “刚才有点忙。”  “很喜欢伺候那些大肚皮?”  沈辰旭过去的时候看到她帮人整理衣服,甚至弯腰穿鞋,他恨不得揍那个男人一顿。  但他还算镇定,因为闹起来会让沈立明锁定目标,给若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他只能暂时忍下这口气。  该死的女人,安安静静待在家不好么,跑到这儿捣什么乱,还是太缺钱?  即便缺钱,来这里伺候那群大肚皮的男人就有钱了么?  姚若芳咬着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话。  良久,她听到男人道,“明天不要来这儿上班了。”  “为什么,我哪里做得不够好么?”姚若芳不想辞职,更不想莫名其妙的被辞退。  尽管这家商场是沈辰旭的,开除人也得有理由吧。  她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好不容易充实的生活啊,好不容易努力想要新生!  男人闻言靠近她,没有光线的仓库内,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存在,他手掌撑在墙壁上禁锢着她,薄唇落在女人的耳垂上,轻轻吐气,“记住,你只能伺候我。”  姚若芳,“……”  随后,男人的粗俗的吻便落了下来,姚若芳连喘一口气都成了困难。  ------题外话------  呜呜,清清这几天太忙了,自己脸上不知道怎么了过敏,红红的又痒,一直不见好…奶奶刚走,爷爷今天又住院了,心脏有问题,还挺严重,现在真的怕爷爷有什么事啊…所以,最近都没有万更,不过字数也不少了,希望亲们能见谅,这本文已经到了收尾阶段,快完结了,亲们还坚持一段时间就能看到大结局了哈…爱你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