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96 悔婚!

396 悔婚!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4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0
    这个吻持续的时间较长,等沈辰旭松开她,姚若芳好久都没回过神来,小脸蛋通红,全身都在发热。  一个吻而已,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大的反映。  黑暗里,姚若芳单手捂着起伏不定的胸口,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今天不是结婚吗?”  沈辰旭手掌摩挲着她灼热的脸,眼底闪过一抹流光,“结婚怎么了,谁规定结婚一定要新郎在?”  姚若芳,“……”  也在这个时候姚若芳的电话响了,她突然跑出去,店里找不到人,所以店长打来电话时不等姚若芳开口就是一顿谩骂,“姚若芳,你到底想不想上班,不想上就给我滚蛋!”  姚若芳听得心惊胆战,特别是店长的嗓门,洪亮的很,即便是沈辰旭都觉得耳膜快震破了,姚若芳战战兢兢的道,“店长,您别生气,我,我今天肚子有点不舒服。”  她随便撒了一个慌,本就灼热的脸烧成了一片。  嘟嘟嘟,等她落下最后一个字符,那头便气冲冲的挂了电话,看得出来店长真的很生气。  沈辰旭危险的眯了眯眼,“电话是店长打的?”  他的语气很平静,却听得人一阵胆寒。  姚若芳艰难的吞了口唾沫,店长的声音那么大,相信她撒谎也无济于事,良久才道,“是,不,不是,我跑出来这么久,她生气也是应该的。”  她就想息事宁人,生怕这个男人做出冲动的事来,“沈大少,你应该为有这种负责的员工而高兴啊。”  “呵。”沈辰旭阴冷的笑了声,姚若芳完全摸不准他的脾性。  而后,她只觉得身子稍稍倾斜了下,整个人便落入男人的怀里,随之而来的是他沉稳而有力的声音,“跟我走。”  男人只说了这三个字,姚若芳的大脑便懵了。  她几乎忘了刚才店长大发雷霆,浑浑噩噩跟着沈辰旭出了仓库,两人从商场的后门离开。  直到坐上沈辰旭的车,姚若芳才惊觉,“不行,我不能跟你走,我还要回去上班的。”  “上什么鬼班,就那么点钱,得饿死你。”沈辰旭冷着脸训斥她,手臂却亲热的搂上了她纤细的腰肢,“放心,跟着我保管让你过上好日子。”  姚若芳麻木的坐在副驾驶,她视线盯着挡风玻璃外,汽车已经开出商场的地下停车库。  她就这样跟他走了,明天也不知道店长还会不会要她,而且刚才沈辰旭也说了,不愿意她在这里做。  这家商场本就是沈辰旭的,老板在身边,她还要去找店长么?  “我,我想上班。”末了,她看向开车的男人,喃喃道,仿佛有点怕。  沈辰旭降低车速朝她看了眼,她虽然低着头,但从她揪着的手指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很紧张,甚至有点害怕。  他心里生出一抹不快,但又不忍心斥责她。  “若芳,你和我在一起什么感觉?”他突然问,弄得姚若芳措手不及。  这种话她该怎么回答,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正当,也不是恋人的关系,充其量他今天结婚后,她不过是个第三者的存在,万一有一天被他老婆发现了,说不定她还会挨打,甚至手万人唾弃。  她的未来真是堪忧啊,而即将所遭受的一切都是这个男人带来的。  “我能有什么感觉,我们之间不是那种关系么?”姚若芳的语气带着怒气,甚至还有些发酸。  他马上就要结婚了,和另外一个女人牵手接受众人的祝福,现在来找她又算什么?  沈辰旭被她的话噎了下,似乎也觉得自己问这种话不妥,便不再开口。  是啊,他没有给她任何名分,还问她什么感觉。  但以前跟着他的那些女人,个个都说跟他在一起感觉好,他也没给他们名分。  她到底要什么?  “我结婚,你有没有不高兴?”过了良久,沉寂的车厢里再次响起男人的声音,隐约带着一股悲伤。  姚若芳抬起脸看向他棱角分明的侧颜,“那是你结婚,你高兴就好。”  “我不高兴。”  “为什么?”  “这段婚姻不是我自己想要的,若芳,其实有很多事情你不懂,你太小,不应该背负这么多。”沈辰旭头一次想把心里的话对一个人一吐而快,“有时候我很羡慕你,最起码你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羡慕她,主宰自己的命运。  姚若芳听着觉得可笑,她有什么好羡慕的,一个平民百姓,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人!而且她的人身自由还被这个恶魔控制着,怎么就被他羡慕了?  “不懂吧?”见她一脸茫然的望着自己,沈辰旭笑了笑。  “我身上没有你羡慕的东西。”姚若芳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大少,已经五点多了,您该去酒店了。”  “你这是在关心我,还是故意赶我走?”  “我只是觉得,如果您一开始就没打算结这个婚就该一开始就和女方说明白,既然到了今天,你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沈辰旭懒得理她,这个女人还真是为他着想啊,这么说她是希望他结婚了?  他就偏不听,倒要看看,沈家的声誉会不会受到影响。  半个小时后,沈辰旭的汽车停在了姚若芳公寓楼下。  “你来我家做什么?”这话姚若芳在路上就问过沈辰旭,男人一言不发,专心的开车,仿佛她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我怎么不能来?我们不是每天都在这儿恩爱么?”他就喜欢来这儿,刚才在仓库里的那个吻已经激起了他作为男人的兽欲。  若不是顾忌着场合,他恨不得把她撕裂了。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对他有这种魔力,能让他把持不住,想要狠狠的爱!  姚若芳听得脸红,也懒得和他费嘴皮子功夫。  这个男人无论做什么说什么,她都是没有能力和他对抗的!  不过她还是想啰嗦一句,“沈大少,现在已经快六点了,难不成你真的想逃婚?”  沈辰旭只是朝她看了眼没说话,两人一起下了车,他搂着她进了小区,远看两人的背影就像是一对恩爱的小夫妻。  *  晚上五点半婚礼所在的酒店,因为找不到新郎而乱成了一团,包括沈老爷子。  酒店的某个房间里,老爷子急躁的来回跺脚,恨不得把整个世界都翻过来。  陆七和早早陪着他在这里等消息,沈家已经出动全部的人去找沈辰旭了。  等到六点的时候,沈辰旭还是没有一点消息。  接到电话的老爷子生气的拍着茶几,“这个逆子是想干什么……赶紧的,给我找到他,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老爷子,我们到处都找了,沈大少经常去的几个地方也找了,就是不见人影啊。”前来的人汇报。  “你们平时是干什么吃的,连个人都找不到,再找不到马上给我滚蛋。”  大家伙都不敢说话,只能默默的去找人。  站在一旁的陆七这才开口,“爷爷,您别生气,身子要紧。”  “我怎么能不生气,沈家的脸都让他给丢光了!”老爷子单手捂着胸口,脸色都变了,“小七,你是不知道这个逆子,他心里不平衡,不想娶阿熏,我是知道的。”  沈老爷子恨铁不成钢,情绪十分激动。  这样的老爷子让陆七担心,她给早早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去叫人。  没一会儿沈辰皓和姚若雪便来了。  “爷爷,您别着急,我已经让人去找了。”沈辰皓劝道。  姚若雪也跟着道,“是啊爷爷,您生气也没用,眼下我们得想好应对的办法,如果大哥迟迟不出现,我们沈家怕是会遭受到舆论。”  看在怀孕的孙媳妇份上,老爷子的脸色稍稍缓和下来,而且他也认为姚若雪的话有道理。  眼下不是生气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了,如果再找不到阿旭他们应该要想到应对的办法。  特别是林家那边,得让人去好好安抚。  安抚好老爷子,姚若雪和沈辰皓要出去忙,沈辰旭不在,他们要多和客人交流。  陆七给老爷子泡了一杯茶,“爷爷,您喝点茶安神。”  老爷子叹气,“小七啊,你不知道,阿旭这孩子我有多担心他,外界对他的传言不是很好,我这个老头子也管不了他的私生活,只能随他去了,对他我是亏欠的。”  “不过他做的事也实在令我生气,要不是他,我这宝贝重孙也不会受那么多苦,让他娶林允熏也是给他一种惩罚。”  陆七明白老爷子的意思,他无非就是让沈辰旭做出牺牲,娶了林允熏,然后堵住众人的嘴,免得沈家的名誉受损,正好那时候老爷子在气头上,就想了这个法子安抚林家人,事实上老爷还是不忍心的。  沈家的子嗣不多,就沈辰旭和沈辰皓两个孙子,老爷子不疼爱是假的。  按理说,这样子对沈辰旭确实不公平,不过谁让他平时做的坏事那么多,给他点惩罚挫挫锐气也好。  只是这沈大少,京都人人传言的变态,在婚礼上竟然失踪了!  怕老爷子太过于伤神,看动画片的早早突然跑过拉着老爷子的衣角喊道,“太爷爷,太爷爷,你带我出去玩儿好不好?”  老爷子无论多生气,看到小重孙情绪便缓解了不少,他摸着小重孙的头,温柔的道,“乖,太爷爷有事呢,你自个儿先去玩儿。”  “不嘛不嘛,这里不好玩,太爷爷,你陪我去吧。”  “好好好,等我和人说几句话就陪你。”  沈辰旭没有消息,老爷子的电话多,几乎过一分钟就有个电话接进来给他汇报消息。  陆七和姚若雪想着,大概让早早把老爷子带出这里比较好,免得他因为沈辰旭的失踪而气出病来。  老人家的身体看着没事,谁也不知道会突然发生什么。  而婚礼的大厅,宾客云集,沈立明和妻子站在酒店外接应来往的客人。  忙完这一阵,沈辰旭还没有出现,去找的人也没有找到蛛丝马迹。  沈立明气的要死,心里的火气没地儿发,只能冲着妻子吼,“都是你教的好儿子,看看,都做了什么好事,连电话都不接,他是不是想等着回来给我收尸?”  沈大夫人心下一紧,这话说得太重了,她受不起,“老沈,你这么急躁做什么,儿子也是你的,平时你没少管,现在他失踪了,你该担心他的安全。”  “哼,我还担心他的安全,没看到客人都来了么,都等着呢,眼看只有一个消失了,一会儿谁替他上台和阿熏结婚啊!我就怕一会找到他,他还在别的女人床上,我的脸真的要丢尽了。”  沈大夫人倒是显得很平静,“你也别怪儿子了,我们沈家,人人都想高攀,不就是个阿皓不要的女人么……”  “你给我闭嘴,妇人之见。”  沈夫人嘀咕,“本来就是,这事我都替阿旭感到委屈,老爷子偏心,凭什么让我们家阿旭娶沈辰皓不要的破鞋。”  “你再敢胡说八道一句我就让人把你的嘴封起来!”  沈大夫人从来没有和丈夫顶过嘴,今天要不是为了儿子,她也不会和丈夫说这么多。  看到丈夫如此生气,她想说的话也只好作罢。  不过这事沈大夫人是支持儿子的,再怎么说也是沈家大少,怎么娶一个别人不要的二手货呢!  在她心里,林家根本高攀不起!  眼见婚礼大厅宾朋满座,沈立明急得不行,他实在站不住脚,交代了妻子几句便去找老爷子了。  此时的老爷子被早早拉出了酒店,陆七随行,沈立明过来的时候没找到老爷子,心里的怒火更甚。  都什么时候了,老爷子竟然没帮忙找人,反而走了!丢下这么一堆烂摊子他要怎么办,一会儿若是记者问起来,他又该怎么交代?林家人会不会乱说话,他们又不能软禁林家的人,说不定新郎临时逃脱的消息已经走漏了风声!  酒店东侧,是沈家特别为新娘子准备的豪华套间里,林家人着急的在房间里来回徘徊。  特别是林允熏和林母,那叫一个着急。  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天,没想到会出了这样的状况。  “你说这个沈辰旭到底什么意思,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他竟然不见人影。”  林允熏坐在化妆镜前,一张极美的脸扭曲。  她穿着鱼尾裙摆的婚纱,上身香肩外露,皮肤白皙,十分动人。  只是因为新郎的小事,她整个人整张脸都气紫了。  怎么,难不成沈辰旭还想悔婚么?  她得去找沈老爷子问问清楚,不然这脸她就丢大了。  “行了,你别走来走去在我面前晃了,我看得头晕心烦!”林父呵斥妻子。  林母瞧着坐在化妆镜前一言不发的女儿,心疼的要命,“你烦我更烦!你也不去问问沈家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能是什么意思,沈辰旭压根就不想娶咱们的女儿,那天晚上吃饭我就看出来了。”  “他不想娶就行了么,我们家阿熏多老实啊,跟在沈辰皓那个畜生身边三年,说不要就不要了,要不是沈老爷子帮着说句话,我们家阿熏这三年就是白熬了。”  “白熬了又怎么样,当初沈辰皓也不想娶她,是我们想要和沈家攀上关系。”  林母就不爱听这话,明明是自己女儿受了委屈,怎么还帮着沈家人说话,这个男人是不是脑子抽了?  “什么攀上关系,沈家又怎样,我们林家也不差,就这么一个女儿,当然希望她嫁得好。”  “你们别吵了行不行。”沉默的林允熏突然吼道,“本来我就已经够烦了,你们还在这儿吵,还让不让人活了?”  夫妻二人相互看了眼都不再说话,良久,久到林父抽了一根烟,依然没有沈辰旭的消息。  “阿熏,我们得做好心理准备,沈辰旭大概是不会来了。”  林允熏眼眸通红,她没流泪,也不知道眼睛怎么就红了。  “爸,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你不明白么,如果沈辰旭不来,你就要做好他不来的打算!”  林允熏冷笑了声,她从小被父母捧在手心,从来没有什么东西得不到,长大后身后跟着的男人排着长队,只要是见过她的男人都会对她示好,除了沈家兄弟,怎么都一个德行?  做好打算,她能做什么打算!她在京都的朋友那么多,几乎个个都眼红她能嫁到沈家,现在沈辰旭没来,不是让那些人看她的笑话么?以后她还怎么在这京都混下去!  眼看快七点了,沈辰旭依然没有出现,而婚礼大厅,大家伙都等着给一对新人送祝福。  老爷子也在这个时候回来,一家人聚在二楼房间商量着该怎么办。  等到七点半,沈家人一起出现在婚礼现场,说话的是沈立明,他在众人窃窃私语声中宣布。  “各位来宾,实在不好意思,小儿突然抱病,已经送进医院治疗,今天的婚礼取消,给大家带来的不便请谅解!”  此话一出,台下炸成了一锅粥。  昨天还好端端的沈大少,突然抱病送进医院了,这话谁信?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明白,不过是沈家人的一套说辞。  不过碍于沈家的身份地位,大家伙也不好说什么,既然婚礼取消,他们也没必要待在这里继续守着。  众人说了一些宽慰的话,纷纷从酒店离去,没一会儿婚礼布置现场就只剩下沈家人了,而林家人已经被沈家人的保镖控制在酒店房间,以免他们跑出来乱说,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一场荒唐的婚礼告一段落,接下来他们就该去和林家协商赔偿的事。  林家在京都的地位虽然不及他们沈家,可今天的事也多多少少让他们丢了颜面,沈家作为理亏的这一方,多少是该给林家一点赔偿的。  至于林允熏和沈辰旭的婚事,只好先放一放再说。  事情发展到现在,老爷子心里的火气没处发,他都一把年纪了,难不成还要他端着一张老脸给林家人赔礼道歉?!  这出怒火,老爷子发到了沈立明身上,把儿子骂了个狗血淋头。  从房间出来,沈立明阴沉着脸咆哮,“这个逆子,平时也不知道在哪里鬼混,这么多人都找不到!”  “老沈,明天他自己会回来的,你也别担心。”沈夫人开口劝。  沈立明阴嗖嗖的笑道,“我会担心他?我是担心他死在女人的床上。”  “老沈,你说话积点德吧,再怎么说阿旭也是你儿子,唯一的儿子。”  沈立明不耐烦的摆摆手,示意她不要再说了,越说他会忍不住想掐死那个逆子。  上次本就因为姚若雪的事老爷子对他们一家有很大的意见,现在又弄了这么一出,老爷子怕是已经放弃他们了!沈立轩的儿子不光给沈家添了一个孩子,又多了陆七一个女儿,老爷子是不是想把沈家的所有都留给沈立轩他们一家?那他沈立明还有存在的意义么?  越想,沈立明就越生气!  可光生气又有什么办法,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得想办法解决。  酒店的东侧某个房间,穿着婚纱的林允熏哭得死去活来,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受到这么大的屈辱。  沈家人来的时候,她连头纱都撕裂了,头发乱蓬蓬的,脸上的妆也花了,没有一点千金大小姐的样。连对她印象还不错的沈老爷子看了都觉得不成体统。  他可以理解林允熏的心情,但也没必要闹成这样,和那些小门小户的女儿有什么区别,出了事只知道哭哭啼啼。  特别是她嘴里说的话,真是没出息啊!  “妈,我不想活了,你们都不要拦我!”  “哎呦,阿熏,你怎么能这么傻。”林夫人抱住女儿,也哭的厉害,“孩子,是妈不好,妈没有给你找个好人家,本以为沈家可以托付,没想到害你白白浪费了三年青春不说,还在婚礼上这么羞辱你,要死,妈陪着你一块死啊孩子!”  这幅画面光看着确实感人,而沈家人自知理亏自然也不好说什么。  林父则站在窗前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也不知在想什么。  沈老爷子带着儿子沈立明和儿媳进去,他开口便是,“别哭了,我来和你们谈谈的。”  林夫人一听这话停止了哭泣,她抬手擦了把泪,把柔弱的女儿扶到椅子上坐下,“沈老爷子,您觉得这事还可以谈什么,我好好的一个女儿,被你们沈家糟蹋成这样,经过了这件事,还有谁会娶我的女儿啊。”  “我知道这件事是我们家阿旭不对,能给你们的也只有金钱的补偿。”  “我们不要钱,林家虽然不及沈家富裕,但也没到这种地步。”林母心高气傲的拒绝。  老爷子叹了口气,“怎么办呢亲家母,发生了这样的事,我老头子也感到很抱歉,我把我儿子媳妇都带来,就是想给你赔礼的,希望你们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把这件事化小。”  “化小,怎么化小,你们沈家人财大气粗的想化小,我们这些人就该受着么,我女儿清清白白的一个姑娘家,说出去以后还要不要在京都混了?”林母数落道,不赞成老爷子的这番说辞。  林父扔了手里的烟也开口道,“老爷子,我就想问一句,这事您打算怎么处理,我们林家就这么一个女儿,平时也当做宝贝一般的捧在手心,今天受了这等委屈,我们都是为人父母,应该理解彼此的心情吧。”  老爷子点头,“是是是,我都明白,但你们也得听我说一句,别太意气用事了,相信刚才在婚礼上我儿子说的话你们也看到了,等明天有人问起来,你们就这样说,阿旭突然得了急诊,在医院。”  林允熏一听要这么处理,哭得越发卖力了,“爸妈,你们让我死吧,我真的不想活了……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三年啊,我浪费了三年青春,就该得到这样的结果么?”  “女儿,别哭,别哭,这事妈会给你做主的。”  林母抱住女儿的头,对老爷子道,“沈老爷子,我们也不要别的,等找到阿旭以后让他在媒体面前给我们阿熏道歉,并且还要一场盛大的婚礼,我们家阿熏在沈家是长媳,必须要有长媳该有……”  这条件不过分,毕竟是沈家失礼在先,只是这口气听起来就让老爷子不痛快了,他不悦的打断,“林夫人,我说了会补偿你们就一定会补偿,你们家缺什么我们就补偿什么,比如说林董事长看重西城的那块地,价值三个亿,我可以给你们,或者你们还有其他的要求都可以提,我们可以再商量。”  对沈老爷子来说,只要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事,这件事他希望尽快息事宁人。  只不过站在后面的沈立明一听要把西城的那块地给林家就有点不乐意了,他瞪了眼还在哭的林允熏,在心里怒骂:真是个扫把星,这还没进门呢,就要扣他们沈家三个亿的地皮,以为自己是个什么都东西,值得了这么多钱么?  老爷子提出的条件让林父相当满意,那块地是他的心病,只是被沈家视作无价之宝怎么也不肯拍,他是想尽了办法啊。  沈家还是非常有诚意的!  但林母和林允熏并不满意,她们想着,沈老爷子一开口就是三个亿,那么就是很在意这件事被传言出去,她们想要更多。  所以这么一来,林允熏的哭声就越发凄惨了。  “妈,我在你心里还没有钱和一块地皮重要么?”  “傻孩子,你说什么呢,你是爸爸妈妈的宝贝,当然比任何东西都贵重啊。”  “可是沈爷爷不这么想,以为用三个亿的地皮就可以换我今天的羞辱,妈,你别拉我,我真的不想活了!”  这话一出,原本以为老爷子会出言安抚几句,或者再给点好处宽慰他们,却不知,老爷子冷着脸从沙发里站了起来,模样十分生气,“你要死就马上死,免得祸害你的父母,我会对人交代,林家千金忍受不了沈大少突然病重,不愿照顾夫婿羞愧而死。”  “沈老爷子!”林父和林母顿时就慌了,包括林允熏也被吓傻了,完全没有料到是这么一个情况。  毕竟在平时沈老爷子还是对她不错的,她那时是沈家内定的孙媳妇,所以有什么好的东西,沈老爷子都会事先想着她!今天怎么会这么对她的,完全没顾忌她的感受啊。  老爷子眯起眼,板着一张脸谁都害怕,“不信,你们就试试,我相信林董事长也是聪明人,不希望林家的声誉受到损害吧。”  林家人被这一幕弄晕了,没人敢再多废话一个字,“……”  “我告诉你林允熏,如果不是看在你等了阿皓三年的份上,我不会承认你这个孙媳妇,既然你如此不知天高地厚,那么我们沈家也没必要为你们这样的人心存愧疚。”  “哎呦,真是没天理啊……这是什么世道啊。”林母不顾脸面的闹起来。  老爷子越看越生气,他怎么都没想到林家母女会是这样的素质,算他眼瞎了!  沈老爷子懒得理,带着儿子和媳妇出去了。  沈立明也没想到父亲会突然发飙,毕竟之前他认定了林允熏这个孙媳妇,还扬言要给林家三亿的地皮,真是吓死他了。  “爸,这事?”沈立明小心翼翼的开口。  “这事先这样吧,找到阿旭再说,给林家一点补偿。”  无论沈家人什么态度,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免得说出去不像话。  “给三个亿的地皮?”沈立明说话都不利索了。  老爷子多精明,一早就看出林家母女是在演戏,想在他这里多讹点钱,既然这样,他也没必要仁慈。  “地皮就算了,给他们公司几个单子做,赚个生活费便够了。”  “好嘞!”沈立明高兴的应承,终而松了一口气。  林家人那般不知好歹,还想要三亿的地,那么他就连这几个单子都不让他们赚钱!他沈立明可没老爷子那么好的心肠,是出了名的黑心,栽在他手里还有活路么?  处理完这件事,老爷子累得头昏眼花,要不是陆七眼疾手快的扶着他,沈老爷子估计就得摔在地上了。  沈家所有人都吓死了,坚持要把老爷子送去医院,可老爷子坚决不同意,他对儿媳们摆手,吃力的道,“你们别担心,我,我死不了,这个病一早就有,让我休息下就好了。”  “爸,这怎么行呢,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沈立明生怕老爷子出什么问题,沈家好多事都还没说清楚呢。  “我说了没事,就是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让我好好休息下,你们都出去,小七陪着我就行了。”  老爷子既然这么说了,大家伙也只好先出去,酒店宽敞的房间内只留下陆七一人照顾老爷子。  沈辰旭再怎么说也是沈家的血脉,他这个老头子可以惩罚他,也可以威胁,但外人不行。  不就是一个林家么,要不是他顾忌着沈家人的声誉,也看林允熏等了阿皓那么多年,才不会答应这门婚事。  而这边林家人彻底被吓着了,沈老爷子这话的意思已经说得很清楚,即便她们一哭二闹三上吊也是没有用的!  林允熏瘫软在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事情的发展已经超乎她的想象,她梦寐以求的沈太太就这么结束了么?  “阿熏,阿熏,你不要放弃,一定要振作起来,我敢肯定,老爷子只是吓唬吓唬你,他不敢不对你做出补偿的。”林母见女儿一蹶不振,出言安慰。  现在只有女儿能挽救他们家的损失了,绝不能让沈家人占了便宜。  林允熏脸上挂着泪痕,“妈,您没听清楚么,老爷子让我去死,让我去死啊。”  “乖女儿,他那是吓唬你,你千万别上当啊。”  林父被她们母女二人吵得头痛,干脆这时候懒得发表意见。  其实老爷子在说出给他们补偿那块地的时候,他就预备答应的,没想到这两个女人如此愚昧,竟然在老爷子面前耍手段!  现在好了,什么都没有了,女儿的名誉也没有了,将来他在这个城市还怎么混!  林允熏胡乱的抹了把泪,她坐在冰凉的地上,想起身站起来,却怎么也没力气。  她用自己的命威胁已经是最后一条路了,要的就是沈家给一个说法,现在不仅没得到补偿,还被沈家人威胁了一番,简直了!  不行,她绝不能就这么白白的便宜了沈家人,如果无法顺利嫁给沈辰旭,她怎么也要从沈家捞到点什么吧。  此时城市的另一边,已经晚上十二点了,姚若芳翻来覆去却怎么都睡不着。  她和沈辰旭在这张床上缠绵了三次,累得她浑身都快散架了,然而,她虽然累,却没有睡意。  “怎么了,有心事?”男人从身后抱住她,感觉到她心烦意乱,轻轻在她耳旁低语。  姚若芳打开手机晃在他眼前,“看新闻了么,你得了重病。”  “我倒真想得病!”  “瞎说。”不知怎的,听到他半开玩笑的说想要自己得病,姚若芳生气了。  沈辰旭原本还想逗逗她,这个时候却响起了急促的门铃声。  “若芳,若芳!”  姚若雪的声音传过来,吓得姚若芳脸都白了,她开了灯从床上竖起来,“我姐姐来了,你快起来。”  沈辰旭白了她一眼,镇定的很,“慌什么,她来就来呗。”  “你赶紧起来躲着,我去开门。”  沈辰旭不痛不痒的回了句,“来了正好,让她看看,我们如今什么关系。”  姚若芳急得脸都红了,如果让姐姐看到沈辰旭在这儿,她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出现在姐姐面前?  不行,绝对不行!  “什么什么关系,你赶紧的起来吧,要不然我永远都让你见不着。”  听她这么说,沈辰旭的心蓦然一紧,他是有点害怕的,无法想象有一天她真的不再这座城市了怎么办,“行了行了,我起来还不行么?”  这个女人有时候威胁他倒还真管用呢。  姚若芳惊慌的扣好睡衣扣子,而后点了点对面的衣柜,“你起来之后藏在衣柜里,别让我姐找到了。”  衣柜?  沈辰旭一听立马就黑了脸。  我去,开什么玩笑,他是什么身份,竟然还用藏,并且还藏在密不透风的衣柜里,想憋死他么?  这种事沈大少怎么会做,他不吭声,姚若芳急得用拳头去捶他,“我跟你说话呢,你倒是应一声啊。”  沈辰旭捏着她粉嫩的脸,似乎能掐出水来,他就是喜欢她的脸,满足过后的男人说话都带着宠溺,“你要我应什么,你脑子坏了吧,让我藏在衣柜里面,我又不是隔壁的老王!”  姚若芳扶额,“……”  ------题外话------  呜嗷,再难还是万更鸟…谢谢亲们的关心,今天脸上的过敏好些了…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