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97 权玉蓉,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397 权玉蓉,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8523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0
    门铃声一直没有停过,且越来越急促,姚若雪是断定妹妹在家。  姚若芳没时间耽搁,穿好衣服后就去开门。  她装出一副还未睡醒的样,打开门的瞬间便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在看到姚若雪后似乎有点惊讶,“姐,这么晚你怎么来了,快,快进来。”  姚若雪和她一起进去,累得直接倒在了沙发里,这一天天的可真够折腾的,婚礼上不见新郎,沈家人到现在都没停下来寻找。  虽然沈辰皓和沈辰旭的关系不和,可为了老爷子也得帮这个忙去找!  姚若雪在进来的时候就打量了下这间房子,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不过妹妹的脸蛋通红,身上也染着一股貌似暧昧的味道,她这幅样子……  她好看的眉拧了下,随即问,“沈辰旭在婚礼上失踪了,老爷子大发雷霆送进了医院,现在还没有醒过来,他有没有找过你?”  姚若雪故意把事态说得很严重,她太了解妹妹的性子,和自己一样是个心善的人。  “什么,老爷子……”姚若芳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脸色当即一变。  “他有没有找过你,或者你有他的消息么?”  姚若芳被问懵了,她本就不善于撒谎,如今听到沈老爷子被气病了,心里涌起一丝难言的愧疚。  这下她的罪行可大了!  她的沉默让姚若雪怀疑,“若芳我问你呢,沈辰旭有没有来找过你?”  姚若芳不自在的咳嗽两声,“没,没有,他没有来找我,我还以为他今天顺利结婚了呢。”  “真的?”姚若雪眯了眯眼,明显不信。  姚若芳心慌得要命,她抓了抓头发,“真的姐,这么晚了,你赶快回去休息吧,还怀着孕呢,怎么大晚上的还出来乱跑,姐夫也不帮忙劝着点儿。”  “确实太晚了。”姚若雪说了这么一句,而后看向自家妹妹,“算了,我就在这儿睡了,免得跑。”  姚若芳吓得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什么?姐,你要睡在这里?”  姚若雪越发怀疑,“怎么了,不方便?”  姚若芳也觉得是自己太激动了,赶紧解释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那个,这里环境一般,什么也没有,你现在怀孕了被沈家人当做宝贝一样的宠着,睡在我这里怕你会不习惯,姐夫他也不放心啊。”  “有什么不习惯的,若芳,我们从小过的是什么日子,你忘了么?你姐夫啊忙着呢,暂时没空管我,再说我在你这儿他也放心。”  姚若雪说着脱了外套,“我们姐妹也好久没有说知心话了,今晚就好好聊聊。”  “你要和我一起睡?”姚若芳听得胆战心惊,一紧张手都跟着抖了起来,额头也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水。  姚若雪朝她看了眼,“若芳,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还是你……”  姚若芳连连否认,“不是的姐,你想多了,我离家那么久,我们姐妹分开了那么多年,你突然说要和我一起睡,我,我受宠若惊啊,嘿嘿。”  “嗯。”姚若雪应了声,“那就这样决定了,我洗澡后穿你的衣服,你现在去帮我拿一套过来,时间不早了,我去洗个澡我们一起睡。”  “好,好的姐,我去卧室给你找衣服。”  眼见姚若雪锁上了浴室的门,姚若芳这才敢战战兢兢的回卧室,她第一时间关上卧室的门,沈辰旭已经穿戴整齐,不过男人坐在床上玩手机,不见一丝一毫的惊慌。  姚若芳跑过去拉他,“快走,快走。”  “做什么啊,你姐走了么?”害得他像是做贼一样的藏在这儿,真是够憋屈的。  姚若芳小声道,“我姐去洗澡了,她今天要留在这儿和我一起睡,你赶紧走,一会儿她就出来了。”  “她要在这儿睡,那我睡哪儿?”沈辰旭窝在床上不动。  这张床上有他们欢爱的气息,那种味道令他着迷,大半夜的他才不愿意挪窝呢。  “沈大少,我求你了好不好,就这一次,你如果喜欢,明天再来也行啊。”姚若芳只差没给他磕头跪下了。  沈辰旭抬手摸着她的小脸,笑得邪肆,“你说我喜欢什么?”  姚若芳,“……”  男人的唇凑到她耳畔,磁性性感的声音撩人心魂,“是,我喜欢和你做。”  姚若芳艰难的吞了口唾沫,被她撩得浑身发热,每次和他做,其实她也感觉不错,比刚开始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好多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习惯吧。  看她这么乖,沈辰旭也不为难她,在女孩儿唇上印上一吻,“那我今天就放你一次,记住你说的话,明天在家等我。”  男人终而答应下来,让姚若芳重重的喘了口气。  她这幅样子被沈辰旭见了忍不住调侃,“多大点事就吓成这样。”  “快点啊,我姐姐还要我帮她找衣服呢。”姚若芳可受不了他这么磨蹭,这个男人再不走她就要急出心脏病了。  沈辰旭穿好鞋走出去,姚若芳猫着身子走在前面,浴室里没有丁点响动,难道姐姐已经洗完澡了。  思绪刚刚停到这里,浴室的门开了,姚若雪穿着衣服走出来,几个人的视线撞在一起,姚若芳的大脑空白了!  “姐!”姚若芳惊慌的喊了声,生怕姐姐动气伤了胎儿,想要过去解释两句。  姚若雪压根没有洗澡,她怕是早就知道了妹妹这里藏了沈辰旭,看到男人后,她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像是在预料之中。  而姚若雪表现得异常平静,她看了眼妹妹,“若芳,你进去,我有话要和这位沈大少说。”  “姐,你别生气,其实我……”  “没事的,我和他好好说,不用担心。”  沈辰旭无所谓的耸耸肩,他早就做好了被人知道的准备,更何况这个女人是姚若芳的姐姐,曾经他也动过心,当然也只是动过那么一点心而已。  他想,她应该什么都会为妹妹着想的。  姚若芳只能先进去卧室,客厅里只留下沈辰旭和姚若雪两人,说话也就方便了。  沈辰旭一点也不顾及姚若雪的感受,点了一根烟吸了口,“沈太太要和我说什么?”  他语气里带着嘲讽之意,姚若雪听得很清楚。  “你和林允熏准备怎么办,婚礼还要继续吗?”  “我想结婚的话,今天就不会在这儿了。”  “那么你的意思是想和若芳在一起,想娶她么?”  沈辰旭,“……”  他没想到这个女人说话这么犀利,一语击中他的要害,他想和姚若芳在一起没错,可结婚,他从来没有想过。  也不知是为了报复她还是什么,男人的嘴角邪恶的勾了下,“你妹妹味道不错,我喜欢。”  “沈辰旭,不许你欺负我妹妹,她才十八岁,你有什么不满的可以冲我来?”  “冲你来?”沈辰旭像是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他掐灭了手里的眼,阴森的道,“我怎么冲你来,你又怀了沈辰皓的孩子,难不成你真的以为我口味那么重,会连孕妇都不放过?”  “那你想怎么样?”  “我告诉你姚若雪,这都是你欠我的,只好要你妹妹来还。”沈辰旭眼神阴鸷,可见他的这份恨意有多深。  姚若雪没想到他会这么卑鄙,她好不容易逃离这个男人的魔掌,自己的妹妹又陷进去了!  这可怎么是好,连沈家人都拿他没办法,她能做什么。  “沈辰旭,你会遭报应的!”  “报应?你们觉得我没有遭到么?”  沈辰旭懒得和她吵,免得一会儿她情绪不稳孩子有事,他又脱不了关系!  话说到这里,男人便摔门而出,留下一室的冷清。  过了良久,姚若芳从卧室里出来,她晃了眼四周没看到沈辰旭,小心翼翼的问,“姐,他,他走了啊?”  姚若雪瞧着妹妹不由一阵心疼,这丫头就是太老实了,性格也内向,什么话都不愿和她说。  “若芳,明天我送你出国。”  “姐!”姚若芳没想到这是姐姐和沈辰旭谈的结果。  “这件事不用再说了,明天你必须准备好一切,后天出发,在这期间不许再和沈辰旭来往。”姚若雪几乎用命令的口吻道。  姚若芳摇头,“姐,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  姚若雪叹了口气,“若芳,你糊涂啊,沈辰旭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和他混在一起?他会毁了你的!”  “姐,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是不想出国,我保证以后不和他来往好不好,你别送走我。”  她来这座城市不久,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虽然工资不怎么样,可她很满足,她喜欢这种生活。原谅她的不上进,总之,她就是不想远走他乡,也原谅她的不思进取,她已经远离了家乡,为何还要去那么遥远的国度?  “如果你不出国,无论你在什么地方他都能找到你,他就是这么变态,一旦他不放手,你就只能被他玩弄。”  她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妹妹的幸福被毁,即便是拼了这条命也得保护好她。  “不会的姐,我肯定不会和他来往了,我不想出国。”  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会害怕,更会惶恐!姚若芳无法想象,在陌生的国度,特别是晚上她要怎么度过。刚来京都的那一年,她和二姐分开,谁也不知道她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要她出国,简直是要她的命啊。  “若芳,姐姐是为你好啊。”姚若雪并不想逼妹妹,可除了这个办法她也想不到其他了。  姚若芳当然知道姐姐是为自己好,只是这种好并不是她想要的。  “姐,你让我想想好么,最起码别这么着急送我走。”  妹妹都这样说了,姚若雪哪里又不答应的道理,如果不是到了这一步,她也不会让妹妹远离他乡。  “若芳,不说沈辰旭对你怎么样,如果让沈立明知道你和这场婚礼有关,他也不会放过你的,一旦让他找到你,连姐姐我都没有办法救你。”不是姚若雪吓唬她,沈立明那个人阴险狡诈,她也听沈辰皓说过一点,绝不是一个好惹的人物。  如果被沈立明知道儿子悔婚和自己的妹妹在一起,肯定以为是她故意找妹妹蛊惑沈辰旭,到时候怕又是一场豪门争执,而她的妹妹也会遭殃的。  姚若芳瘫软在地,她没想到事情已经这么严重了!  其实姐姐还有一件事没说,那就是如果被新娘子家的人知道了,她也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她还能继续在这座城市待下去么?  *  沈辰旭是凌晨四点回到家的,他喝多了酒,吵醒了佣人,沈立明和妻子得知后从楼上下来。  男人一回家就脱了外套倒在沙发里,想要直接在这儿睡了。  小腿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沈辰旭呲了声从沙发里起来,模糊的视野里撞入的是父亲怒气腾腾的脸。  呵。  来找他算账的来了!  也好,该来的总是会来!  “爸!”他叫了声,满嘴的酒味。  沈夫人到底是心疼儿子的,赶紧吩咐佣人端热水过来,想要给儿子擦把脸。  沈立明抿着唇,一句话不说扬手就给儿子一巴掌,这一巴掌过去,打得沈夫人心都跟着疼,想要开口询问,但在接触到丈夫的厉眼之后又吓得她一个字都不敢说了。  沈辰旭的脸被打得偏向了一边,他一个字没说,默默忍着疼。  “说,昨晚上你去了哪里,和哪个女人在一起,为什么悔婚?”  沈辰旭单手扶着额头,不说话。  “说话啊,哑巴了?”  “好了好了,老沈你消消气,没看到儿子喝醉了么,你现在和他吵也吵不出什么名堂,他不也是没办法吗,那么个女人谁娶了谁倒霉。”  沈立明一听越发生气了,“都是你惯的,没看到老爷子怎么骂我的么,我看你们是要我做了乞丐才甘心。”  “老沈,是你想得太多了,即便这沈家将来落到了沈立轩手里,我们也不会……”  “你会不会说话,沈家怎么会落到那个男人手里,没有一点经商头脑,整天就知道儿女情长,老爷子除非是糊涂了才把沈家交给他。”  沈立明虚空的朝儿子点了点,“我告诉你沈辰旭,再敢给我胡来,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这一次,沈辰旭不再保持沉默,他抬起头看向所谓的父亲,酒意也清醒了大半,“认不认全在你,我不是你的傀儡,我也有自己的思想,想要沈家的一切那是你的意思,不是我的。”  说完,他转身上了楼,要不是喝了酒头重,才不会继续留在这个冰冷的家。  沈立明气得脸部扭曲,只能把火发在妻子身上,“你听听,你听听,你的好儿子刚才说什么?”  沈夫人瞧着儿子落寞的背影,只有无尽的心疼,“老沈,你不觉得阿旭变了么?”  “哪里变了?”  “我总觉得他身上有种苍凉感,都三十几了还没有娶妻,真是拿他没办法。”  沈立明不屑的哼了声,“你急什么,我们家阿旭那么多女人喜欢,我就指望着谁能先生下我们沈家的孩子,谁就有资格做我们家的儿媳。”  “沈立轩有个孙子又怎么样,我们家阿旭一样可以传宗接代,只要有了孙子,我的胜算就比沈立轩的大。”  又是和家产有关的一切,连儿子的婚姻他也要牵扯这些,沈夫人实在懒得和丈夫浪费唇舌。  他每天想的只有沈家的家产,也不在乎他们母子过得好不好,真正的想要什么,只要她多说一句话,他便不高兴了!  这样的丈夫,她还能怎么办呢。  *  这两天权绍峰下班后都是直接往权家大院去了。  在权玉蓉经历那件事以后,他就害怕看到她,只要看到她,他的心就仿佛被千万只虫蚁啃咬,那种悔婚会让他忍不住想杀了自己。  停好车进去,大厅里飘来饭菜的香味,他不用猜都知道是谁在里面忙碌。  客厅里没人,权绍峰直接去了厨房,姚若兰系着围裙正在炒菜,她身子窈窕,动作娴熟,炒菜的时候扎起来的头发偶尔飘动两下,十分有活力。  权绍峰双手环胸的站在厨房外欣赏,他单手捏着下颌,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姚若兰把做好的菜盛到餐盘里,转过身就撞入了一双温柔如水的眸子内,她脸色僵了僵,视线相撞的瞬间,权绍峰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  除了权玉蓉,他还从未偷偷看过别的女孩子,还是一个在做饭的女孩子,此时如果有工具,他一定会把她刚才的样子画下来,实在是太有活力了。  权绍峰捂唇咳嗽了声,“今天又是你做饭啊?”  “夫人喜欢吃我做的菜,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顺手做了。”姚若兰把另一道菜放进锅里,她背对着权绍峰道,“二少,你坐一会儿吧,夫人说出去办事了,等下就会回来,我把这道菜炒了差不多就忙完了。”  权绍峰单手插兜的走进去,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他妈妈一般这个时候不出门的,出了门也就不会回来吃晚饭,权绍峰心里有数。  他站在姚若兰旁边近距离的看她炒菜,“嗯,你做的菜确实很香,今天做什么好吃的呢?”  姚若兰很不习惯他这么靠近自己,“就是一些家常菜,你,你不嫌弃就好。”  “若兰,你是不是在故意躲我?”  姚若兰翻炒的动作越来越大,也不知道是火候太旺还是怎么回事,她的脸红得如同天边的红霞。  “没,没有啊,你想多了吧二少。”  “那你每次看见我都恨不得藏起来是怎么回事?”  “我,我那不是忙么?”姚若兰炒的是青菜,在锅里随便炒两下就好,晚饭就算是完成了。  权绍峰望着料理台上的五个菜,没有特别精致,但看上去很有食欲。  他和姜淑艳两个人完全够了!  这个女人什么都会做,还真是贤惠啊。  “现在不忙了,坐下来陪我聊聊吧。”权绍峰说完这句话就去了厨房外的餐厅,他也好久没和姚若兰说心里话了,今天莫名的想和她聊聊。  每次过来姜淑艳在,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姚若兰哪里敢坐,“不行啊二少,一会儿让其他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没上没下,偷懒呢。”  “怕什么,我在这个家还是有点说话的权利的。”权绍峰说着给她拉开了座椅,“坐吧。”  “那我先去给你泡一杯茶。”  “好。”  姚若兰泡茶的功夫也不错,等她回到餐厅,姜淑艳依然不见人影,眼见天色完全暗下去,她不禁有些担心,“夫人怎么还没回来,一会儿菜就该凉了。”  “天气热不碍事。”权绍峰喝了一口茶,叮嘱她,“坐吧。”  姚若兰惶恐的在权绍峰对面坐下,她故意系着围裙就是想时刻警惕自己的身份。  她和权绍峰完全是两条平行线,永远都不会有交集的,她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人,也该时时刻刻记住自己的身份,就像上次权玉蓉说的,她这种身份的人就不该肖想别的。  “若兰,你准备什么时候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权绍峰突然问她。  姚若兰自从和小董分手后就没想过这个问题,布满厚茧的手纠缠在一起,似乎有些为难。  她的思想肯定和这些有钱人不一样,追求更是不同,怎么好说呢。  “没想过么?”  姚若兰点头,算是默认了权少峰的想法。  “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我朋友也多,不过都是搞艺术的,现在还没有多大的出息,人品呢,还是可以保证的。”  姚若兰摇头,“这种事情应该靠缘分吧,我不急,等在这里先做个几年再说。”  她想先给自己存一笔嫁妆,到时候出嫁时也不至于太寒颤,女人一辈子,等的就是那一天,姚若兰在这方面可不愿意委屈了自己。  在权家有吃有住,每个月工资2500,一年也是三万啊,对她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呢。  她在这儿做得十分有劲。  “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  姚若兰听后双颊一热,她生怕被权绍峰看出什么,连忙否认,“没有,我,我才和小董分手多久啊,怎么,怎么可能这么快爱上别人。”  “那你脸红什么?”  姚若兰抬手触摸自己的脸,“……”  她脸红了么?  天哪,还真是很热呢。  怎么办,真是尴尬死了!她怎么现在和这个男人多说几句话就会脸红呢,分明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呵呵。”权绍峰却笑了,因为她的那份傻气足够可爱。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对人对事如此认真的女生!那份纯净当真令人着迷。  也就在这个时候,权绍峰的电话响了,也打断了二人之间的气氛。  电话是权玉蓉打来的,权绍峰不方便当着姚若兰的面接听,在接电话之前吩咐道,“你先把餐具摆好,我们先吃饭,一会我还回去有事。”  “好的二少。”  他起身走到外面接起电话,声音温柔,“玉蓉,怎么了?”  “权绍峰,你是不是打算躲我一辈子,我的脸变丑了,你就那么不待见我么?”  “玉蓉,你想多了,我没有躲着你啊,最近比较忙,我一会儿就回来。”权绍峰生怕她生气,更怕她一个人在家胡思乱想,“这样吧玉蓉,等我回来后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好不好?”  带着她出去会不会是最好的证明,证明他没有嫌弃她。  是的,权绍峰从来没想过去嫌弃她,甚至想给她多一点爱,只不过每次想到那晚的事情他就忍不住后怕,也无颜再面对权玉蓉。  既然她都亲自打电话来了,他还要躲着她么?  眼看一个月的期限快到了,他的幸福是不是马上就要到来了呢。  听他这么说,权玉蓉的脸色缓和下来,“好,我在家等你。”  既然这样,权绍峰也就不方便留在这里吃饭了,他得马上回去,中途还得订好餐厅。  “二少,餐具都摆好了,进去吃饭吧。”姚若兰跑出来喊他。  权绍峰转过身,看到的是女人温柔的脸,无论在何时,她都是这个表情,仿佛永远没有烦心事。  “不了若兰,我有点急事需要马上就走,我妈这个时候不回来怕是不会回来吃饭了,你自己吃吧。”  “你没吃饭就去办事?”姚若兰微微拧了下眉,“这样对身体不好的二少,现在是晚饭时间。再忙也不能让自己饿着啊。”  或许是她以前对小董也是这样叮嘱,习惯了听到人不按时吃饭就有点小激动。  说完,她就后悔了。  她怎么就记不住自己的身份呢,这种闲事都要管。  “你说得没错,那我就多少吃点吧。”权绍峰不忍心拒绝她,而且他刚才见证她做饭有多辛苦。  如果不吃,是不是太狠心了。  “那我去给您榨果汁,晚上喝点鲜榨果汁好。”姚若兰没想到他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兴冲冲的跑进去忙碌了。  权绍峰望着那抹欢快的小身影,嘴角情不自禁的扬了扬,这一刻的他似乎忘了还有一个权玉蓉在家等着自己。  这边,挂断电话后,权玉蓉第一时间卸了妆,她拨开长发,左半边脸有一条明显的血痕,哪怕已经好几天了依然看得人心惊。  权玉蓉狠狠的望着脸上的那条疤,手掌紧握成拳。  既然权绍峰要回来,她就更应该让他看看脸上的这道疤,时时刻刻让他谨记,她权玉蓉被人欺负了,而作为丈夫的他没有出点力。  算起来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权玉蓉和权绍峰已经三天没有见面了,每次她睡了他回来,早上醒来他又不在了。  权玉蓉当时想的就是,权少峰是不是嫌弃自己了,或者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这件事一直压在她心里,今天刻意打个电话询问,权玉蓉终于可以确信,那件事权绍峰并不知情,他只是一味的在忙。  就冲着他对自己的爱,权玉蓉相信,将来的他肯定会因为这件事愧疚得更怜惜自己。  她和权绍峰一起长大,那个男人的性子她太了解了!  不多时,门外响起了门铃声,权玉蓉看了眼时间,还以为是权绍峰回来了,然而,门外站着的竟然是她一直朝思暮想的男人。  她微愣,有些不可置信的喊了声,“阿珩哥哥?”  权玉蓉不敢相信,权奕珩竟然会来主动找她。  “阿珩哥哥真的是你吗?”  权奕珩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阿峰在家么?”  “他,他不在。”  “正好,我是来找你的。”  一听他是来找自己的,权玉蓉几乎要高兴得疯了,她退开身给权奕珩让道,“快进来阿珩哥哥。”  权奕珩走进去,等权玉蓉把门关上,男人直切主题,“权玉蓉,三天前的那天晚上,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权玉蓉一听这话,脸色猛的一变,嘴角的笑意也跟着僵硬了。  “三天前的那天晚上,你失踪了,阿峰托我去找你。”权奕珩干脆和她来直白的,“玉蓉,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的为人处事你应该也清楚的吧,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  那么也就是说,阿珩哥哥什么都知道了?  权玉蓉咬着唇,她不确定权奕珩到底知道了多少,而且说不定这个男人是来套她的话呢。  她才不要那么傻都招认了。  “阿珩哥哥,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权玉蓉端着笑脸,“自从和阿峰结婚后我很少出门,你也知道,我平时在权家也不喜欢在外面瞎逛,朋友不多,那天晚上我,我和一个从国外回来的女朋友和多了,在路上遇到了歹徒……”  权奕珩点了一根烟,他不愿意听这么多废话,“我查到了一些消息,你最近和四个流氓地痞走得很近?”  “没有啊,阿珩哥哥会不会是你的消息有误啊,或者是有人和我长得像,你,你看错了吧。”  “是么?”权奕珩冷笑了声,心里跟明镜似的。  这个女人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他会查清楚的!才不会让弟弟蒙受不白之冤。  他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也不会和阿峰说这些事情,他今天就是想看看权玉蓉的态度,如果她是被人胁迫的,那么他们权家肯定不会让她白白受到侮辱。  很明显,她在隐瞒,那么也就是她自愿和那些男人发生关系的!  权奕珩心寒啊,他是为老爷子感到心寒,养了这么多年的孙女竟然是个贱货,简直把权家的脸丢光了!  那么他也没有必要再和她谈下去了,免得浪费口舌。  权奕珩不再说话,而是拉开门就准备走了。  “阿珩哥哥。”权玉蓉叫住他,不希望他就这么走了。  权奕珩回首睨了她一眼,“以后别这么叫我,我觉得丢脸!”  权玉蓉闻言猛的退后两步,“……”  不,不会的,她不相信这是真的!  她的阿珩哥哥,怎么可以对她说这么恶毒的话,而且她从小到大就是叫的阿珩哥哥啊,他只是她一个人的阿珩哥哥。  为了他,她牺牲了青春,不惜嫁给自己不爱的人,为的就是有一天他能正眼看自己一眼。  即便他不爱,也不该这么冷情冷心吧。  那么是陆七么,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长得明明就没有她好看,也没有她会照顾人,阿珩哥哥为什么那么喜欢她?  权玉蓉彻底疯了,砸碎了家里所有的瓷器。  权绍峰回到家的时候完全被吓傻了,家里仿佛进了强盗一般,值钱的东西都被权砸了个粉碎。  “玉蓉,玉蓉!”他最担心的是权玉蓉,有没有受伤!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