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98 她消失了

398 她消失了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8562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0
    空荡荡的客厅里没有人答应他,权绍峰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玉蓉,玉蓉!”他踩着碎片走过去,整间房子里都回荡着男人的声音,那么清晰明亮,无论权玉蓉在哪个地方都能听得见。  “玉蓉!”  在楼下的每个地方找了以后权绍峰上了楼去卧室,打开主卧室的门,一阵浓郁的酒味扑面而来,连作为男人的他都忍不住被这种味道熏醉了。  他阴郁着脸扫了眼卧室,没有看到权玉蓉,男人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前走,拉开玻璃门,宽敞的阳台,摇椅上权玉蓉正拿着一瓶酒自顾自的喝着。  权绍峰又心疼又气,实在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  男人夺过她手里的酒瓶,厉声道,“你干什么啊玉蓉,喝这么多酒做什么?”  权玉蓉眼神迷离的望着他,良久蓦然一笑,掐着他的肩胡言乱语起来,“阿珩哥哥,是你吗,你还是舍不得我对不对?”  “阿珩哥哥,我就知道你舍不得丢下我的,小时候你最心疼我了,呜呜……”说到这儿,权玉蓉忍不住哭了起来,行为举止如同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权绍峰听着她的这些话,心如同被刀割一般。  她的眼里心里还是想的大哥么,即便过了这么久也不曾忘记过。  呵。  望着她因为痛苦而扭曲成一团的脸,权绍峰的身子僵硬了,肩被她抓着久久没有动弹。  夏天的夜里,微风佛过,明明很凉爽的风却吹得权绍峰全身发冷。  “玉蓉,外面冷,我扶你进去休息吧。”良久,他说了这么一句,瞧着她摇晃的身子,权绍峰担心的害死她的身体。  权玉蓉也似乎在这一刻看清了眼前人,她全然忘了刚才自己说了什么,抱着权绍峰就是一顿大哭,“阿峰,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权绍峰被她突如其来的拥抱给弄傻了,而她嘴里叫的也是自己的名字。  “阿峰,阿峰……你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了对不对?”  “不,不会的玉蓉,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刚才有点事情耽搁了,忙到了现在。”权绍峰昧着良心说话。  头一次为了别的女人,权绍峰在权玉蓉的面前撒了谎。  他和姚若兰一起在权家吃了晚餐,所以就回来的有点晚了,其实在看到这样的权玉蓉以后,权少峰心里还是很难过的。  扶着她进了卧室,权绍峰帮她脱了鞋,让她睡在床上休息。  权玉蓉却一点睡意也没有,她从来没喝过这么多酒,按理说应该是一喝酒就该倒了,然而,她只是一味的在哭泣。  她抱着头坐在床上,痛苦而又羞愧的拉着男人的手哭,“呜呜,阿峰,你不要怪我,我真的是……是没有信心了,只要看到自己脸上的疤痕就会忍不住发脾气。”  “我,我不是有意的,真的不是有意的,如果你……你要惩罚我也行,我接受,我什么都接受。”  她糊里糊涂的说着,权绍峰虽然不知道她具体是什么意思,但也明白了一件事,客厅里的那些东西怕是她自己砸的。  “那些东西是你砸的?”  权玉蓉点点头,事实上也确实是她自己控制不住脾气,权奕珩临走时的那句话宛如在她身上割肉啊,她想找一个宣泄口!  “没事,东西坏了可以买,只要你没事就好了。”  权玉蓉又像是清醒了些,一张盈满泪痕的小脸映在男人眼里显得异常的可怜,“阿峰,你会不会有一天嫌弃我?”  男人抬手在她头上揉了把,似是一种宠溺,“说什么傻话啊,不说我们已经是夫妻,就是看在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上我也不会嫌弃你啊。”  权玉蓉闻言破涕为笑,“阿峰,我就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无论我变成什么样你都不会嫌弃我。”  “渴了吗,我先给你去倒一杯水。”  权玉蓉吸了吸鼻子,乖乖的点头,待男人把水杯送到她手里时,她又忍不住感慨,“这事全怪我自己,你好半天不回来,我心里会不安,总以为你在外面有女人了。”  “阿峰,你是知道的,从小我就没有父母,所幸被爷爷收养在权家,在那个家只有爷爷最疼我,如今多了一个叶子晴,我连爷爷的宠爱都没有了,难免会患得患失的,阿峰,你不要怪我多疑,我只有爷爷和你了。”  权绍峰大概没想到她会和自己说这些,大手触摸着她的脸温柔的道,“我明白,我也懂,你也别多想。”  “我也想自己不要多想,可有时候就是控制不住,如果今天不是我喝点酒,估计会疯的,阿峰,我也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对,就连他有时候都很反感这样的她,总觉得什么事情她都在往偏执的方向想。  好像从出车祸开始,权玉蓉就变得不自信了!  难道是她心里出了什么问题?  权绍峰觉得是不是该给她找一个心理医生,权玉蓉整天的胡思乱想,他怕她得抑郁症。  等她睡下,权绍峰回到自己的卧室给权奕珩打电话。  “哥,睡了吗?”  权奕珩和陆七正在准备宵夜,两口子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怎么说也得吃顿饭。  “还没呢,有事么?”  “我想问你,你认不认识靠谱的心理医生。”  “怎么会突然要心理医生的?”权奕珩朝陆七做了个手势,让她一个人先忙着,他来全力和权绍峰讲电话。  “玉蓉最近很抑郁,我真的怕她这样下去会更严重,所以想找心理医生和她聊聊。”权绍峰叹气,这个家里的凌乱得赶快收拾了,要不然老爷子和他妈突然袭击看到这些,还不得对权玉蓉更有意见啊。  “唔,我会帮你联系的。”  “谢谢你哥,这事千万别让玉蓉知道,最近她也会出去逛街,我会安排心理医生和她偶遇,然后顺便闲聊。”  “嗯。”权奕珩答应下来。  心理医生他倒是认识几个,听说现在可以用催眠术,如果找个心理医生给权玉蓉催眠,会不会把那天晚上的事从权玉蓉嘴里得知呢。权奕珩手指点着下颌,有点为难。  以他的身份如果这样做的话就有点卑鄙了,毕竟权玉蓉是阿峰的妻子,他是没有权利这么做的,哪怕他是为了自家弟弟好。  阿峰对权玉蓉真是没的说,事实上他们也确实该对她好,毕竟他们三个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只是权玉蓉太让他失望了,没有做好一个妹妹,满肚子的坏水,他不远离又能怎样?  已经做好瘦肉面的陆七见老公深思熟虑的样,走过去问,“怎么了,心事重重的?”  权奕珩搂着她站在厨房,面条散发出来的香味,代表着他们此时幸福又简单的生活。  即使两人在厨房,透过玻璃窗,他们的这个位置能看到京都一小片地方的夜景,非常美。  “阿峰和玉蓉……”权奕珩不知道该不该和陆七说这些烦心事,她担心的事本就够多了,事情多了会伤身。  “他们怎么了?权玉蓉又在作什么?”  这门婚事陆七也是不看好的,她断定了有一天权绍峰会后悔!两人出了点什么事她并不惊讶。  “你也知道她作,那就不要关心了,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男人从身后拥住她,感受这一刻的安逸。  “我才懒得关心权玉蓉,我是觉得你弟弟那么好的一个人不值得。”  “有时候无论值不值得都是自己选择的,阿峰爱了权玉蓉多年,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死心的,他们之间有的不仅仅是爱情,还有一份难以让人超越的亲情。”  “我知道,你弟弟是个心思单纯的人,权玉蓉的那些小心思如果他能知道,或许就不会那么执着了,换句话说,阿峰就是被你们保护得太好了,有些事情你们应该试着让他知道,让他明白这个世界的不美好。”  “你说的没错,其实阿峰养成这样的性子也和姜淑艳有关,她太溺爱阿峰,什么事情都瞒着,背地里帮他擦屁股,导致阿峰什么都不知道,以为一切都是美好的。”  两人的谈话到这里,陆七转过身来问男人,“阿珩,有句话我一直想问你,你恨姜淑艳么?”  权奕珩漆黑的眸子闪了下,“小时候挺恨的,大概因为阿峰的关系,长大后和她的交集也少,也就没那么恨了。”  “其实要说她那个人呢,歹毒的心思还是没有,就是太偏袒儿子,稍微有那么一点自私,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嗯,我明白。”  姜淑艳的性子如此,而且她也陪了父亲那么多年,在权家相夫教子多年安分守己,算得上是一个好妻子吧。  权奕珩吻了下她的额头,“老婆,我们吃面条吧,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陆七看了眼时间,她吃完这碗面条就得走了。  两人面对面坐在餐桌前,这房子是权奕珩刚和陆七结婚的那会儿住进来的,他们在京都也不想住别的地方,这里的空间相较于别墅可能太小,不过满满的都是他们曾经恩爱的回忆,他们在生孩子之前都不打算换房子。  一碗面吃完,权奕珩主动给她倒了一杯果汁,“喝点这个。”  陆七小口抿了一下,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半,她真的得走了,这里离沈家大院还有一段距离,她怕回去晚了惹爷爷生气,现在可是特殊时期。  “阿珩,我得先走了,一会儿爷爷知道我偷跑出来就不好了。”  权奕珩满脸不舍,这件事情权老爷子没应,沈老爷子又不松口,以至于小两口一个东一个西吃的分开,这种滋味,他们都不想再受了。  “我能不能陪你一起去看沈老爷子?”权奕珩想把这件事情解决了。  其实他一早就想去看沈老爷子,和他谈谈娶陆七的事情,奈何陆七一直都是拒绝的,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  “现在还不能,爷爷脾气倔强得很,说一不二,他对我有亏欠,所以很在意这件事情。”  “说起来也确实是我们家理亏,当初结婚太紧迫,加上家里的压力一直没能给你一个像样的婚礼。”  陆七可不赞成他这话,“谁说没有,我们刚到国外的时候你不是给了一场么,邀请了你所有的好友呢。”  出国的三年虽然苦,可陆七觉得幸福,刚到那个地方,这个男人就对所有的朋友宣布了她的身份,无论他以后是贫穷还是富裕,眼里都只有一个她。  他们举行了一场简单的婚礼,没有亲朋,只有好友。  “那算什么婚礼,连亲人的祝福都没有,委屈你了。”  陆七我握住他的手,“阿珩,有时候夫妻分开几天也好,能进一步的增进感情。”  他们夫妻三年,陆七虽然想每天都和他在一起,不过分开的这几天,偶尔两人偷偷出来见面,倒是给了她一种别样的刺激感。  她在想,有时候这样,会不会也算是给平凡的生活增添一抹乐趣呢。  “屁话。”权奕珩不赞成,“乖乖在沈家等着,我大概后天就能解决这事。”  “那行,我等你。”  回到沈家,老爷子还在大厅和早早玩,小家伙可能有点困了,看到她来,只说了几句话就嚷嚷着要睡觉。  陆七吩咐人把早早带去睡,然后又把从外面带来的点心给老爷子,“爷爷,您困了怎么不睡呢,早早也陪您到这个时候。”  沈老爷子没好气的哼了声,“你没回来,我能安心么,说吧,是不是又偷偷的去见权家那小子了?”  “我说了会晚一点回来。”陆七头痛的解释,“爷爷,我和阿珩是夫妻,要见面也是理所当然的,什么叫做偷偷啊。”  “就是偷偷,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不算夫妻,权家真是欺人太甚,以为我们家的孙女这么好骗么!”老爷子有点气愤的道。  陆七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沈老爷子这人吧有点固执,特别是发火的时候不能忤逆他,陆七虽然不怕,可也不想和他顶撞。  眼见自家孙女不说话,老爷子又怕宝贝孙女生气,开口道,“小七,爷爷都是为了你好,别偷偷跑出去见权家那小子了,他没把你当回事,我们也不必把他当回事。”  权奕珩没把她当回事么?不就是一场婚礼,那时候也是她的意思,不想办婚礼的。因为她那时候刚和颜子默的婚事闹掰,突然又和一个男人办婚礼,京都的人还不知道怎么说她呢。  “爷爷,他对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被他给骗到手的,这事我可不干,还有权家的老头,一个赖皮鬼,这事儿如果不按要求给我办好,我就不让你回去。”  陆七扶额,虽然知道爷爷说的也是事实,权奕珩确实骗了她,但也是有苦衷的,她早就选择原谅了。也不知道老人家这么向着她是好是坏。  和权奕珩分开几天是没问题的,可如果时间长了那就不好了。  “小七啊,你现在被我们沈家认回了,眼光就该高点,权家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家啊和他们家差不多,别低看了自己。”  “爷爷,我和阿珩在一起,都是因为我们合适,他对我也好。”  “你呀就是要求低!”  陆七不愿听这些闲话,“好了好了爷爷,我最近几天要陪我妈,这几天就不回来了,您自己注意点身体。”  提到黄娅茹,沈老爷子叹了口气,“哎!当年是我对不起你妈,如果可以的话,让她搬过来住吧。”  陆七哪里会答应,沈家大院虽然空,住好几十个人进来都没有问题,但并不合适,她也知道老爷子是认真的。  “不用了,我妈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去哪儿都不自在。”  “你说的也对,这个大院就住着我一个老头子,他们平常也不愿回来陪我。”老爷子又开始说气话了,“还好有个重孙,现在又找了你,我就说嘛,女儿家最贴心,我那两个儿媳妇啊,我嘴皮子都磨破了希望他们给我生两个孙女,只可惜……”  “不过也是老天爷眷顾我,让老头子我找到了你。”  老爷子像是有感而发,“小七,你想你爸和你妈在一起吗?”  “当然了,这还用问嘛。”  “那你就多劝劝你妈,别让她有思想包袱,阿皓的母亲也是个善良的孩子,是我给你爸挑选的儿媳妇,到头来还是我害了她啊。”老爷子说到这儿眼眶发酸,“若不是我的促成,她就不会在沈家受到这么大的委屈,操心操了大半辈子也没能得到阿轩的爱。”  “爷爷,过去的事情就别想了。”  “小七,希望你不要怪爷爷,当年要不是我的阻止,你和你妈也不会受那么多苦,这事和你爸没有关系,他也是个受害者,当年为了你妈,他和我抗拒过,甚至要和我断绝父子关系。”  说不怪是假的,陆七心里多少有点膈应,只是每次看到父亲孤独的背影,陆七就不忍心去责怪老爷子了。  父亲说过,老爷子这辈子也不容易,年轻的时候脾气不好,老了性子收敛了,记挂的也只有儿女们的幸福。  她想,自己总有一天会原谅沈老爷子的,既然如此何不就此化解了。  “最近爷爷的事情也多,有小重孙要照顾,你哥沈辰旭又不听话,昨个儿我教训了他一顿,看他那样子也没觉得自己错了。”  这事陆七不好发表意见,毕竟是大伯一家的事,要是她在老爷子面前多说了什么,还以为是她故意煽风点火。  “小七,你说你大哥会不会有喜欢的女人了?”  “这个我哪知道啊,我来沈家才多久,每个人都不熟悉的。”  “你倒是好,不得罪人。”  陆七笑了笑,“我说真的呢,沈家的事我不清楚,特别是沈辰旭,我就知道他是个变态,对女人也狠辣。”  她无法尊称沈辰旭为哥哥,那么就直呼其名吧。  “外界确实是这么说的,不过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本质不坏。”老爷子陷入回忆,“是因为六年前的一件事,让他彻底变了性子,这事是他心里的痛,也是他心里迈步过去的坎。”  又是因为一件事?莫不是豪门狗血剧?  “难道沈辰旭以前有爱人,因为你们不同意,后来被逼死了?”陆七胡乱猜测,毕竟这种事情太多了。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在六年前他爱上了一个女人,两人的感情还不错,他还曾经带过来给我看了,当时我是同意的,那姑娘虽然家境一般,人啊,长得确实水灵,也勤快,一看就知道是个好姑娘,阿旭那时候是把她作为结婚对象的,两人谈了大半年准备结婚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两人开始争吵不断,那个女人跟着别的男人跑了,什么都没留下。”  “那只能说明他自己无能,连个女人也征服不了。”陆七不喜欢沈辰旭,那个男人张扬跋扈,害得姚若雪和沈辰皓错过了三年,陆是讨厌他的。  所以这个时候也避免不了说风凉话。  没想到啊,有一天沈辰旭的女人也会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沈辰旭那么骄傲的男人自然是受不了的,当时没杀人就已经算万幸了。  “所以啊,从那以后他就变了性情,说他变态,无非就是想把女人控制在手里,他想要那种控制女人的感觉。”  陆七很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连沈辰旭这种富家公子都看不上,还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那时候的阿旭啊还是很听话的,也没有这般跋扈嚣张,对我也孝顺,后来也不知怎的,就变成了一个心狠手辣的男人。”老爷子叹气,“我平时事情多,也就由着他,暗地里也说过他多次,可他不听啊。”  “小七,爷爷也只是个普通人,有些事情无法控制。”  老爷子这是对沈辰旭愧疚?  “爷爷,您是想给沈辰旭介绍一个可靠的女人么?”  “有这个打算,小七你这次也看到了,如果不是阿旭逃婚,我还被蒙在鼓里,林家人竟然是这样的嘴脸,那个林允熏,陪在我身边三年,我眼瞎啊。”  林允熏是什么样的货色陆七一清二楚,前几年她和颜子默在一起的时候经常遭到那个女人的奚落和嘲讽,陆七也不怕她,暗地里和她较劲。  那时候的陆七以为,林允熏喜欢的是颜子默,要不然也不会和她过不去,原来人家眼光高着呢,一心想攀附权势。  “这桩婚事算是告吹了,林家还在闹,我要想个办法把事情解决了。”老爷子继续道,“这事怪我,我本来是好心,怎么办的事全是错的呢。”  “这也不能怪您,毕竟您没有和她在一起生活,人的性格一天两天是看不出来的。”  “当时把林家的女儿许配给阿皓,也是想阿皓尽快把自己的终身大事定下来,他在国外多年,我这个老头子是想留住他啊。”  陆七怕她想多了伤身,劝道,“爷爷,我陪您去休息吧。”  “好,也该去睡了。”  同一时间,姚若芳的公寓。  沈辰旭在这儿待了好半天都没有等到姚若芳的人,他狂打电话,那头却显示的无法接听。  他也去商场找过人,从那天以后姚若芳再也没有过去上班了。  呵,故意在躲她?还是姚若雪的意思?  大概晚上十一点,沈辰旭开车去了姚若雪的住处。  这个时候姚若雪和沈辰皓已经睡了,听到楼下的吵闹声,沈辰皓披着睡袍出来,在看到自家大哥如同疯子般的和保镖咆哮,绝美的脸露出一丝讶异。  这么晚了,沈辰旭这是发什么疯?  “沈大少这么大阵仗是做什么?”沈辰皓没好气的开口,很不欢迎他。  “少给我装蒜,你们把若芳藏到哪里去了?”沈辰旭咆哮。  “若芳?”沈辰皓眯起狭长的凤眸,“你想她就去找她啊,来这儿发什么疯!”  “沈辰皓,少他妈给我来这一套,我知道,除了你们不会有别人。”  “有没有别人也和你没关系,这是若芳自己的选择,你以后休息再见到她。”沈辰皓冷了脸。  “妈的。”沈辰旭爆了一句粗口,想要揍他,却被两个保镖控制住。  “沈大少,您别冲动,这事惊动了老爷子就不好了。”保镖劝道。  “你们懂个屁!给老子松开,否则我不客气。”  “沈大少,少奶奶怀有身孕,您大半夜的在这儿吵,莫不是也想让老爷子这个时候也过来?”  沈辰旭沉默了,他没办法忤逆爷爷,也没办法对一个孕妇怎么样,但沈辰皓如果不说实话,他绝壁会让他好看。  “沈辰皓,你最好给我想清楚,要不然,我绝对会不客气。”  “随便!”沈辰皓才不怕他。  也不和他啰嗦,转身上了楼!  他和姚若雪分开三年,都是拜这个人所赐,这笔账还没有好好和他算呢。  回到卧室,姚若雪已经被惊醒了,她问进来的男人,“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睡吧。”  “是沈辰旭吧?”  “嗯。”  “他来做什么?”  沈辰皓怕妻子睡不安稳,打电话让佣人冲牛奶上来。  “他来找若芳。”  “呵,这个男人还是不死心,若芳都快被他给欺负死了,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沈辰皓喝了口水,“大概他是喜欢上若芳了,自从那件事以后,以我的了解,他还是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么执着。”  “喜欢有什么用,他又不肯娶若芳,即便是娶若芳我也是不赞成的,他人品那么坏,若芳跟着他肯定要受苦。”  “你说的没错,不过我们也要顾及若芳自己的意思。”  姚若雪不赞同,“若芳还小,很多事情都不懂,我这个做姐姐的当然要开导她,否则这辈子就是毁了啊。”  “好了,你也别多想,这一次沈辰旭肯定找不到她的。”  “嗯。”  离开沈辰皓的家,沈辰旭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转悠。  没想到那天晚上之后,她就消失了。  姚若芳,你这个骗子,明明说过第二天要补偿我的!  他们说好的,第二天好好的做几次,她会好好的伺候他!怎么一转眼人都不见了?  沈辰旭一拳愤怒的砸在方向盘上,恨不得把整个京都都翻过来。  姚若芳不会被姚若雪那个混账送走了吧?!  她胆子那么小,又没有什么社会经验,很容易被人骗的,姚若雪你怎么忍心让妹妹去一个陌生的地方?  “姚若芳,你到底在哪里?!”男人开了车窗嘶吼出声,咆哮声很快淹没在躁乱的城市中,宛如消失的姚若芳一般。  *  权玉蓉这几天没有再见那几个男人,她也乖乖的待在家里,偶尔看看杂志和电视。  几天不见她,几个男人肯定想,这天上午权绍峰刚走没一会儿,权玉蓉便接到了那群人的电话。  她本想着今天去找个靠谱的医院做处女膜手术,没想到事情还没办,那些人就来骚扰她的来了。  “这几天不行,给我几天时间。”权玉蓉直接拒绝,毕竟她和他们抓的那些女人不同,她能给那些男人好处。  权玉蓉大概觉得这是自己做的最窝囊的一件事,不仅白白被人玩弄,还要倒给那些男人钱!  可是她能怎么办呢,一旦这种事情曝光出去,她在这座城市就再也没有脸面活下去了。  男人倒也没发火,而是阴阳怪气的道,“行啊,只要你受得了我们就等几天,小美人儿,我们都是为你着想,怕你太想我们兄弟几个,你等不了的。”  权玉蓉恨恨的闭上眼,“先这样吧,只要你们这几天不骚扰我,事后我会给你们补偿的。”  “你都这么说了,哥几个还能不给面子么,三天,我们等你三天,三天之后老地方见,好好的喂喂哥几个。”  权玉蓉猛的将电话挂断了,该死的男人,怎么就这么不要脸!明明一百万已经给他们了,没想到他们还留着备份,她是彻底栽在狼窝里了,又没有半点办法,只能任由他们摆弄。  权玉蓉准备起身喝口水定定心神,不知怎的,手突然不听话的抖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身体开始抽搐,她头痛欲裂,浑身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咬她的肉,不是很痛,却是一种钻心入骨的折磨!  她这是怎么了?  叮。  手机来了一条信息,权玉蓉抱着头受不了的大叫一声,她浑身都是汗,衣服早就被湿透了,她浑浑噩噩的走过去,拿起手机一看,彻底傻了。  ‘小美人儿,为了你能更好的伺候的哥几个,那天晚上给你注射了毒品,如果控制不住,随时来找哥四个解决!’  啊!  权玉蓉控制不住的把手机摔了个粉碎,她这是染上毒品了,毒瘾发作了么?  为何她这几天都没有反映,到现在才发作!  天哪,一旦染上毒品,这辈子就完了!  这几天人为什么如此丧尽天良?  她颤抖着手拨出了几个数字键,拨打了那个号码,语不成句,“我,我不行了,你们,你们在……”  权玉蓉无法去老地方和那几个男人私会,因为距离太远她等不到,只能选择就近的场合,她记得在小区的不远处有一家不显眼的旅馆,他们完全可以在哪里完成交易。  接到电话的几个男人笑得异常猥琐,“小妖精,哥几个就知道你受不住,怎么了,寂寞了,想要哥哥几个来伺候你?”  “放心吧,哥几个马上就来,保管把你弄得舒舒服服的!”  权玉蓉已经没了说话的力气,因为她要留着力气出去和这几个男人私会,先得到解药再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