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99 做真正的夫妻

399 做真正的夫妻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7594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0
    权玉蓉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公寓的,折腾了一个上午,她因为忍受不了身体的折磨再一次吸毒了。  她又被四个男人给侮辱了,而且中间还出现了严重的幻觉,仿佛在伏在她身上的男人是权奕珩,一遍一遍的喊着他的名字。  窝在公寓的沙发里,权玉蓉点了一根烟吸了起来,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的,总之这个时候的她就是想抽了,脑海里不断的回旋刚才被四个男人糟蹋的一幕。  她想着,跑到洗手间里吐了。  被男人们糟蹋的一幕实在令她恶心,权玉蓉想强迫自己不想那些事情,可她脑子里除了那些还是那些,所以,她自残了,割了手腕。  权绍峰这几天中午都会回来,经过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后他放不下权玉蓉,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陪在她的身边。  当他开门,看见的就是一个女人翘着二郎腿,心事重重的抽着烟,就连他进来似乎都没有发觉。  最显眼的是她的手腕,用白色纱布包裹起来,而白色地砖上的血迹还未完全干。  “玉蓉!”权绍峰生气的吼了声,第一时间跑过去夺过她手里的烟。  权玉蓉像是刚刚才缓过神来,看向他,“回来了?”  “玉蓉,你看看你现在都变成什么样子了。”  “什么样子?我变成这样你嫌弃我了么?”权玉蓉云淡风轻的说了句,仿佛对什么都不关心了。  权绍峰被气得胃疼,他实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对权玉蓉,这一刻的他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陌生感。  他不喜欢抽烟的女人,总觉得那种女人太轻浮,总之抽烟不是女人该做的事。  当然了,更让他可气的是,这个女人竟然自残了。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阿峰,你嫌弃我了是不是?”权玉蓉并不觉得有多疼,毒瘾发作的时候比这种疼难受百倍,她也一样受了,对她来说还有什么是受不了的呢。  权绍峰被她的话逼得无路可退,好像从他们结婚开始,这个女人就用一切来逼问他,其实他们之间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他更没有说过伤害她的话,为什么她一定要这么想。  这么想就算了,还不顾一切的自我堕落,到底是谁伤害了她?  看到滴落在地砖上的血,权绍峰彻底怒了!他不喜欢权玉蓉这个样子,仿佛一个精神病患者,即便他没有精神病都要被她给逼疯了。  “是,我嫌弃你,嫌弃你这个样子!”权绍峰忍不住怒吼,头一次,他和权玉蓉红了脸。  权玉蓉闻言,仿佛身体内的氧气全数都被剥夺了,连呼吸都成了困难,她就那么呆泄的望着眼前的男人,无论她做声说什么都对她温润如玉的男人,这一刻,他终于嫌弃了自己不是么!  呵。  权玉蓉讥讽的笑了声,因为吸毒,她的脸色有点黄,加上被四个男人折腾了一个上午,看上去更像一个风韵性的少妇。  权绍峰总觉得权玉蓉身上的气质变了,没了那份他喜欢的青涩!  “终于嫌弃我了,你终于说出了心里话,其实从来没有爱过我是不是,你喜欢的只是我的外表,只要我有一天老去,没了漂亮的外表,你就不再喜欢我了。”  “玉蓉,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该做的我也做了,如果你一味的这个样子,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我想,是个男人都会忍受不了的,我愧疚于你,那天晚上确实是我不对,我已经解释很多次了,玉蓉,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你到底要我怎么做呢,我这么爱你,生怕你受到一点伤害,这几天中午都忙着跑回来,你也不想想,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还不是因为担心你么?”  因为担心权玉蓉,忙于工作的权绍峰甚至没时间去吃一顿午饭,这几天下午都是饿着肚子在做事,而他的妻子不仅不理解,还一味的责难他,找他发脾气,他也是个人,也需要人关心的。  权玉蓉压根听不进他的话,甚至激动的站起身,“不要和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得到了不珍惜。”  “什么叫我们男人,你这辈子有几个男人,你说这种话,玉蓉,我真的觉得你很轻浮!”就好像她看多了男人,用情场高手的眼光来评判他。  这种话说得很不好听。  权玉蓉立马就慌了,她说漏了嘴,还是权绍峰发现了什么?  她立马就软了语气,“我,我只是一时感慨,即便我没有尝过男人的味道,我也看的多啊,我又不是傻子。”  “阿峰,你对我真的没有以前那么好了,你早就厌弃我了。”权玉蓉说着把左半边脸的疤痕显露出来,“看看吧,我不再美丽了,成了这个鬼样子……呜呜。”  权玉蓉情绪极度失控,又当着权绍峰的面哭了起来。  权绍峰听得烦,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厌烦了这样的生活,明明他是个脾性很好的人啊。  偌大的客厅里只有女人的哭泣声,男人背对着她而站,只要看到权玉蓉脸上的疤痕,权绍峰就会忍不住愧疚。  他能说什么,他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只是一味的自以为是!之前权绍峰想给她找个心理医生聊聊,可一直没找到机会,看样子这事势在必行了。  都到了自残的地步,权玉蓉要是有什么事,他怎么担得起这个责任?  “玉蓉,我带你去医院看看手上的伤。”良久,他转身看着她,诚意十足。  说到底他再生气还是担心她的,生怕伤及到她的身体。  “已经没事了,我不过是觉得心痛,想要流点血。”  权绍峰叹了口气,“你心痛什么?”  为了权奕珩么,她还是一直放不开!  “时间不早了,你去上班吧。”  “以后不要抽烟,更不要做伤害自己的事,玉蓉,这是我的极限,你怎么闹都可以,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两人再无话,权绍峰转身离开了公寓,公司还有一大堆的事情再等着他,他也确实没有时间耽搁。  而权玉蓉没想到,权绍峰真的丢下受伤的她走了。  如果换成是以前,他还不得心疼死啊,可今天她看到男人眼中只有疲惫!  难道真的是她做的太过分了?  无论是什么,有一个事实权玉蓉可以肯定,那就是权绍峰对她已经不复从前。  整个下午权绍峰都是在忙碌中度过,工作让他忘掉了中午和权玉蓉的不愉快,这一忙也忘了时间,到了夜晚七点,整个城市被灯火点亮。  权绍峰的秘书做好了会议记录,顺便还泡了杯咖啡给他送去,“总经理,这是您要的会议记录。”  “嗯。”权绍峰应了声,轻抿了口咖啡准备继续工作。  “总经理,您早点回去休息吧,这些资料我可以明天帮您整理。”女秘书留着干练的短发,穿着职业短裙,浑身上下都透着职场女性的魅力,是个很吸引异性的女人。  “不用了,你先走吧,已经很晚了。”  “那行,再见总经理。”  女秘书拉开门出去,还没给权绍峰带上门,突然——  啪。  一个清脆响亮的耳光响起。  女秘书被硬生生的扇了一个耳光,而这道声音也惊扰了在里面办公的权绍峰。  他放下笔出来,看到的是权玉蓉狞狰的模样。  “我就知道,肯定是有别的女人缠住了你,要不然你中午回去怎么可能对我说出那么一番话来。”权玉蓉望着出来的权绍峰,“也不会丢下受伤的我不管。”  女秘书认识权玉蓉,她跟在权绍峰身边许久,是了解这个男人的生活的,这便是京都权老爷子的心尖宠,权家小姐兼权二太太。  她无缘无故被打了,却因为这个女人的身份无法还击。  权绍峰听得头痛,他中午问过权玉蓉需不需要去医院,可她没有回答,他也耽搁不起时间,怎么就变成丢下她不管了?  但现在,她无缘无故的大人,更让权绍峰愤怒,所以男人开口便是训斥,“玉蓉,你做什么,她是我的秘书,是来给我报告工作的,你怎么可以打人!”  权玉蓉冷笑了声,她眼里没有丝毫的愧意,“我怎么不能打她了,什么工作要这个时候报告,你也不看看她穿成什么样子,分明是在勾引你,你们刚才在办公室做什么?”  “即便你们没有什么,那也是她这个做秘书的失职,这么晚了还让你一个总经理加班。”  权绍峰拍了下秘书的肩,出言安抚,“好了,你先回去,今天的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权玉蓉一听却炸毛了,指着权绍峰的鼻子吼道,“交代,你要给她什么交代,是不是也要给我一个巴掌给她报仇?”  女秘书怕自己继续待下去事态会更严重,她捂着脸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和这种女人,她没有权利去争夺什么,只希望权二少眼睛能放亮点,别找神经病的女人做老婆。  等女秘书离开,权绍峰一把抓住权玉蓉的手,眼眸的温度退下去,“玉蓉,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你简直不可理喻!”说着,男人抓起她的手进了办公室,指着桌上面堆积如山的文件道,“你看看清楚,刚才我和秘书在做什么,别以为我一天到晚在公司是在玩儿,玉蓉,你不知道我们男人的压力,特别是我这种不喜欢经商的,要学习这些东西简直是要我的命!”  他是为了权玉蓉才答应父母进公司的,而且这个女人也喜欢奢侈的东西,权绍峰真的怕自己以后养不起她,所以不得不从商,只有在这里帮哥哥打理公司,爷爷才承诺他,给他留下一笔不菲的财产。  权绍峰知道这样做不光明,他是个男人,应该凭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的女人,可是他真的没办法。  他只是害怕,并不是对自己没信心!  权玉蓉听后不由软下了态度,她另一只手腕受了伤,故意凑到男人跟前,低低道,“阿峰,我,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刚才,刚才不是故意的,你不要喜欢别人好不好,我,我会改的,会改的。”  她仿若疯癫的说着这些话,听在人耳里只会让人怜惜。  权绍峰到底还是心软了,尤其是在看到她手腕的伤后,最终的愤怒也转变成了问候,“玉蓉,你怎么会突然过来的?”  “你每天都说在公司加班,我不信,我不信!”权玉蓉主动抱住男人,“我没有信心了阿峰,我这么丑,对自己对你都没信心了,既然你说不嫌弃我——”  权玉蓉停顿了下,她抬起头望着男人,“我改变主意了,我们今天就做真正的夫妻好不好?”  “你说什么?”权绍峰不可置信的看着怀里的女人。  “我说我们做真正的夫妻,我把自己给你。”  “玉蓉,你在害怕什么呢?”  不知为何,权绍峰突然没了那种欲望想要她了。  他对她有的只有作为家人的怜惜,或许这一刻的他对权玉蓉是什么感情分不清,可心里却很清楚,他没有想要她的欲望,不是嫌弃,而是她不是想要的那个人了。  “我,我,我是想通了,反正我们是要过一辈子的,早给晚给都要给,我也想明白了阿峰。”  她没了女人的那层膜,但在来之前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一定会让权绍峰误以为她是第一次的。  原本该高兴疯了的事情,权绍峰只是拍着她的头道,“我还有点工作要处理,这样吧,你先去车里等我。”  权玉蓉不愿意,“我就在这儿坐一会儿等你,你放心,我保证不吵你。”  “傻瓜,你坐在那里我还能安心办公么,乖,去车里等我。”他哄着她,就是想单独待一会儿。  “那好吧。”权玉蓉答应下来,只能先离开办公室。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权绍峰忍不住松了口气。  就像秘书说的,他这些工作明天做也是可以的,可他就是不愿意回家,不愿意面对权玉蓉,想去大院,又怕姜淑艳操心,突然间,他觉得自己无家可归了。  现在权玉蓉找来,权绍峰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和权玉蓉在一起。  她说,她想明白了,想要把自己给他。  明明是他想要的一切,可如今,他却没有一点欣喜,反而有那么一丝愁绪。  权绍峰打开抽屉,嚼了一颗口香糖,他不抽烟,只能用这种方式掩下心里的烦躁感。  可到底熬不过时间,两个小时后,权玉蓉从车里醒来,此时已经晚上十点多,她还是忍不住给权绍峰打了个电话。  “阿峰,你还有多久?”  “今天的工作有点多,要不这样吧,我带回家去做。”  回到那个家,他是不是也可以用工作的理由搪塞她?  “嗯,那我等你。”权玉蓉不是傻子,她看得出来,权绍峰对她确实没了当初的爱意。  她都说了今晚会和他在一起做夫妻该做的事情,他却没有半分的激动,如果是以前的权绍峰,还不得立马抱着她?  他到底是怎么了,刚才的那个女秘书,权玉蓉也能看出来,她和阿峰没有私情,只不过她心里不快,想找个人发泄而已,显然,那个女秘书成了她的宣泄口。  不过分只要他回家了,权玉蓉就有办法,她一个女人伺候过那么多的男人,难道还把另外一个男人弄不上床?  回到家,权绍峰本来要直接去书房的,权玉蓉却从身后抱住他,她的手很柔很温暖,指尖很长,从他的脸滑到锁骨,夏天的衣服穿的少,两人这么抱着,无疑是在男人身上点火,更何况权绍峰还是一个年轻气盛的小子。  “阿峰,都这么晚了,我们休息吧。”权玉蓉说着,她的唇便主动贴向了男人的耳垂,也没有别的动作,只是轻轻呵着气,痒痒的很是难受。  “玉蓉!”  “阿峰,别工作了,我困。”她的声音带着一种极致的魅惑,“我们去我的房间,以后那就是我们的房间好不好?”  她这么说的意思是,她从今天开始已经接受了权绍峰,准备和他过夫妻生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故意的,这个时候权绍峰的手机响了,权玉蓉眯了下眼,眼看已经要得手了,她一把将男人推到沙发里,想要顺势压上去,忽略那讨厌而烦躁的手机铃声。  第一遍权绍峰确实没有接,他完全被权玉蓉的主动给蛊惑了。  毕竟是喜欢了那么多年的女人,她稍微使点手段,他便上钩了。  只是当权玉蓉的唇贴上他的时候,权绍峰的手机再次响起了,权玉蓉在心里谩骂了声,想顺势给他关了手机,可这次的铃声却让权绍峰心慌。  他比权玉蓉快一步拿到手机,按了接听键。  是若兰。  “二少,你在哪儿,夫人突然晕倒在医院,你赶快过来一趟吧。”  权绍峰闻言立马从沙发上竖起来,他推开权玉蓉,“在哪家医院,我马上过来。”  “在二院,我们已经到了,医生可能要家属签字。”  “好好好。”权绍峰颤抖着连说了三个‘好’,惊慌的开始穿鞋。  “阿峰!”  权绍峰没时间和她说什么,“我妈病了被送进医院住院,我必须赶过去,你自己先睡吧。”  他没有要她一起去,她是权家的儿媳妇啊,怎么不让她陪着呢。  其实权绍峰也没有想那么多,毕竟每次回权家都是他一个人,他已经习惯了权玉蓉不把姜淑艳当回事,在权绍峰的潜意识里,权玉蓉应该不会跟着他去医院。  权玉蓉在男人走后的几分钟,她迅速穿好衣服出去,姜淑艳生病住院,是那个新来的佣人在照顾么?  那个女人,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实则一个狐狸精的样,无时无刻都在勾引阿峰!  她不会让这样的女人得逞!  *  二十分钟以后,权绍峰来到医院,姜淑艳已经被推进了抢救室。  他脸色急得发白,抓住姚若兰疯狂的问,“若兰,若兰,怎么样了。”  “二少别慌,夫人已经送进去了,医生说是血压偏高引起的,以后要注意。”  权绍峰缓了几口气,“怎么样,有没有生命危险?”  “没有没有,二少您别着急。”  权绍峰听她这么说终而松懈下来,他看了眼同样被吓到的若兰,“若兰,辛苦你了,我妈有你照顾我才放心啊。”  “我不敢想象若兰,如果这一次没有你照顾,我妈会怎么样。”  “没什么辛苦的,只希望夫人身体健康。”有些话其实作为一个佣人姚若兰不该说,可她也顾不得了,反正这里也没有其他人,“二少,其实夫人很孤独,老爷出国办事有一段时间了,她每天就念叨着你能回来,特别是今天,她本来想要去看你的,但头有点昏,睡了大半个上午。”  权绍峰自责不已,当初他就不该听权玉蓉的,结婚以后搬出去住,连自己的母亲都不能照顾,他真是不孝啊。  “她身体不舒服怎么也不找医生看呢。”  “二少,这事夫人没告诉我,是我听伺候她多年的老妈妈说的,我以为她是困了才睡的,也怪我。  权绍峰觉得是自己太激动了,”不不不若兰,不怪你,我还得谢谢你呢,能这么照顾我妈。“  ”二少,你以后要是有时间就回来多陪陪夫人吧,夫人真的很不容易。“  ”我们回去的也不少了,总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陪着她吧。“  不等权绍峰回答,走廊里突兀的多出一道女音,很快,前来的人和权绍峰站在一起,并且亲密的挽起了他的手臂。  是权玉蓉。  姚若兰尴尬了下,礼貌的喊了声,”权二太太。“  权玉蓉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而是娇滴滴的责怪权绍峰,”阿峰,你可真不够意思,一个人跑了。“  ”我不是有事么,妈住院了,还在里面抢救呢。“权绍峰看向她,”你怎么也来了?“  ”婆婆生病住院,你觉得我不该来?“  权绍峰闻言抽出手臂,”你来了就安分些,我妈生病,我心里烦得很,如果有什么话中伤你,我可没有时间去哄你。“  这话说出来,不仅权绍峰自己感到惊讶,就连一旁的姚若兰也被怔住了。  她经常听姜淑艳说,权绍峰爱惨了权玉蓉,恨不得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给她,就连看她的眼神都是温柔的,今天……  当然了,这种惊讶也来自权玉蓉自己。  当着别的女人的面,权绍峰竟然和她说这些,一点也不顾及她的面子,难道真的和自己想的一样,他对她已经没了往日的爱意?  在这个家,她能仰仗的就只有阿峰了,绝不能让这一层关系给断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医生从抢救室走了出来,喊道,”谁是绍峰和若兰,病人一直叫你们的名字。“  权绍峰和姚若兰一刻也不敢耽搁,随着医生一起进去了抢救室,走廊里只留下权玉蓉一个人,仿佛她是一个外人的存在,婆婆生病竟然没有喊她的名字,把她当什么了?!  她气得在原地跺脚,恨不得把医院的地砖踏出一个洞来。  抢救室里,姜淑艳插着氧气管躺在病床上,人已经清醒过来。  医生说情况暂时稳定了,但要保养好,千万别让她受刺激。  权绍峰弯下身看着姜淑艳,一阵心疼,他就连说话都不敢提高嗓音,”妈,您还好么,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头昏。“姜淑艳实话实说。  ”头昏就别说话,好好躺着休息。“  ”阿峰,你有好几天没来大院了,瞧着好像瘦了些。“  ”妈,我都这么大了,您怎么老操心我,我不是孩子了。“  ”你长到六十岁也是妈的儿子,怎么可能不担心。“姜淑艳话说到这儿看了眼身旁的姚若兰,”玉蓉不会照顾人,这样吧,我让若兰跟在你身边伺候,免得你一天到晚三餐不定,会饿出病来的。“  权绍峰当即拒绝,”不行,若兰是留着照顾你的,我怎么能要去呢,有她在我也放心啊。“  姚若兰咬着唇,这个决定她怎么不知道?  姜淑艳喘着粗气,”可是妈不放心你,看,我都操心成这样了,你还要违背我么?“  ”妈,主要是我现在和玉蓉……“  姜淑艳艰难的打断,”别给我提她,阿峰,妈看你结婚后一点也不幸福,你不幸福我怎么能安心,你和玉蓉住着那么大的房子,给若兰一间房还是没问题的吧,再说了,你平常  “夫人……”若兰是不愿的,可她拿了人家的钱,有什么权利拒绝。  她在那个家应该是尴尬的吧,因为权玉蓉不喜欢她,指不定私下里怎么折磨她呢。  但夫人已经这么安排了,她还有选择的权利么。  姜淑艳抖着手拉住她,惨白的唇溢出一丝弧度,“若兰,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不过我一个老太婆也不需要年轻人伺候,你呢,就去二少那里吧,一定要把他给我照顾好了。”  说到这儿,姜淑艳把儿子的手拉了过来,和姚若兰的放在了一起,就好像在撮合他们,两个人不免有点尴尬。  而也在此刻,权玉蓉推门进来,她阴狠的眯了下眼,装作不在意的走过去,而后若无其事的打着男人的肩,对病床上的女人开口道,“妈,我会照顾好阿峰,我们早就说好了,不请佣人。”  “谁让你进来的?”姜淑艳看到她情绪激动。  权绍峰生怕母亲被刺激,他转过身对权玉蓉道,“玉蓉你出去,我妈情绪不太好,你别再这儿刺激她。”  权玉蓉没想到自己成了被嫌弃的那个人,“我怎么刺激她了,我刚才说的不是实话么,我们之前明明说好了过二人世界的。”  “够了玉蓉,你想要做什么也得看看情况吧,没看到我妈气色那么差么,你在外面等着。”  不等权玉蓉反驳,权绍峰便把她强行的推了出去。  姜淑艳不动声色的挑了下眉,她朝姚若兰看了眼,示意她主动些。  姚若兰知道她是故意装病,但不知道姜淑艳存了这样的心思,想要她去伺候二少。  等权绍峰回来,姜淑艳有些吃力的握着姚若兰的手,说是头昏。  权绍峰知道是母亲受了刺激,他恨不得跪在姜淑艳面前认错,“妈,您别动气,玉蓉不懂事,被爷爷宠坏了,您就当没听到她的话。”  “你的意思是同意了?”姜淑艳故意把话引到刚才的事情上。  看到母亲这样,权少峰即使再为难也会答应下来,“您怎么安排怎么好,我会给若兰安排一个房间住下。”  姜淑艳激动得点点头,将他们的手再次握在一起,“这就好,这就好,阿峰,把你交给若兰,妈以后也放心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