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00 我愿意做孩子的粑粑

400 我愿意做孩子的粑粑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8911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1
    权玉蓉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医院的走廊,她被嫌弃了,第一次权绍峰真正的嫌弃了她!  她可是他的妻子啊,怎么能这么对她!  等权绍峰和姚若兰出来,她危险的眯起眼,走过去站在墙角边,故意偷听他们二人的谈话,等着见机行事。  这个姚若兰,真是欠揍!连她男人的主意都敢打,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因为姜淑艳的这出安排,两人都有点尴尬,良久姚若兰打破沉默,“二少,如果你不方便的话,我就不去你那儿了做事了,我会自己和夫人说,每天都在你那儿照顾你。”  “没什么不方便的,有你在我的生活确实能得到照料,还有你做的饭菜我都很喜欢。”  权绍峰的为难只是权玉蓉,不是怕玉蓉不习惯,而是怕她的脾气容忍不了别的女人,今天他连自己的秘书都敢打,明天若兰肯定会受到她的折磨,加上玉蓉最近的精神一直恍恍惚惚,不像个正常人,权绍峰就更不放心把姚若兰丢在那里了。  但他又怕姚若兰乱想,只能先答应下来,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他再想别的办法。  “可是权二太太想过二人世界,我去了可能会打扰你们。”姚若兰还是不愿意的,“二少,这样吧,如果你方便的话在你们家附近给我租一个小房间,房租我可以自己出,你需要做饭或者做卫生,我随时可以过去。”  “呵,我们结婚两个多月了,早过够了二人世界。”  权绍峰苦涩的笑了声,“没什么不方便的,这事先就这么定了。”  这是权绍峰的实话,结婚的两个多月,他真的是伤透了脑筋,他怎么忍心把母亲派来的人安排到外面住,那不是更让母亲担心么。  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权绍峰顾不得其他,当即承诺姚若兰,“若兰,我今天回去就给你安排好,等我妈出院以后你就搬过来吧。”  “那,行吧。”姚若兰也是没办法,她没地方可去,在权家做了佣人,只希望生活能平平安安的前提下挣点生活费,和很多从农村来的女孩子一样的想法。  躲在转角处的权玉蓉将扬起的手掌收回,她不能再冲动的打人,这样只会让阿峰更加讨厌她。  事情到了这一步,只能男人喜欢什么,她便做什么。  这个姚若兰,还真会博取男人的同情!不就仗着姜淑艳那个老不死的么,她偏不让她得逞。  开车送权玉蓉回去的路上,权绍峰一直阴沉着脸,抿着唇连句话也不肯说。  快到家的时候,权玉蓉低声开口问,“阿峰,妈,妈的情况还好吧?”  “其实,我想去看看她的,你也知道,她对我一直心存芥蒂,去了怕惹她生气。”  “我也不知道具体怎么样,医生说了先过了今晚再说。”权绍峰视线盯着前方,“她是太孤单了,爸最近工作忙,权家的产业扩展到新的国度,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回国。”  “我们平常回家的也不少,如果将来你爸……”权玉蓉打住,觉得这种话是不能说的。  也不是不能说,是不能对现在的阿峰说!  姜淑艳分明是在装病,她才不相信阿峰几天不回去她就思恋得病倒了。  不过是母子情分,怎么弄得更恋人似的,听着真恶心。  她没说,可权绍峰知道权玉蓉是什么意思,他朝她淡淡的扫了眼,“玉蓉,我妈就我这么一个儿子,平常也不曾分开过,她记挂我是应该的,如果你看不惯就不要插手。”  权玉蓉,“……”  他今天说话总带着刺,权玉蓉不知道是哪里惹到了他!  她是聪明的,深知在气头上的男人惹不得。  把她送到公寓,权少峰甚至没有叮嘱她一个人在家小心就掉头离开了,权玉蓉穿着单薄的站在风中,再一次被人遗弃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个爱了她十几年的男人变了心?!她一定要查清楚!  返回医院,姜淑艳已经睡了,只有姚若兰一人守在她的身边。  “若兰。”男人推门轻轻喊她,朝姚若兰招手示意她出去。  姚若兰看了眼熟睡的姜淑艳,确定她没什么事之后起身出去,“怎么了二少,您怎么不在家休息啊,这里有我就行了,一会儿照顾夫人的佣人也会过来,您完全可以放心。”  “我给你带了宵夜,你折腾了大半晚肯定饿了。”权绍峰扬了扬手里的打包盒,将它们放在座椅上打开,医院的走廊,瞬间香气四溢,还真是诱人呢。  权绍峰见她傻愣着,笑了下,“过来啊,我们一起吃点东西,今晚可能要熬夜了。”  姚若兰端起其中的一份,“谢谢你二少。”  “你帮我照顾我妈,说谢谢的应该是我。”  两人默契的坐在医院走廊的沙发里,好像这样子吃饭还是第一次,权绍峰不停的给她夹菜,“多吃点,平时都是你伺候我的吃食,今天算是我请你的,不要客气。”  “呵。”姚若兰释怀的笑了声,也跟他一样大口的吃了起来。  没了权玉蓉,她和权绍峰相处才能自在。  权绍峰侧目望着女孩儿的脸,他嘴角上扬,突然觉得她的样子比宵夜还要美味。  他身在豪门,权家的规矩多,权玉蓉吃饭每次都要摆上不少餐具,如果让权玉蓉这样坐着和他一起用餐,那个女人就是死也不会愿意的,说是影响美观。  此时权绍峰看着姚若兰,觉得她身上的那种美是最接地气的。  姚若兰看过来的时候,权绍峰落在她身上的眼神躲避不及,两人的视线就这么相撞了,有点小尴尬。  “那个,我是想说,你吃饭的样子,很好看。”权绍峰低下头,没头没脑的说了句。  这话让姚若兰的脸红了,她一手挑着饭粒,思绪飘远。  她吃饭的样子该是粗俗才对,怎么在他眼里变成好看了?  姚若兰在权家这么久,是看过那些小姐夫人吃饭的,从来都是小口小口的吃着,从不发出声音,坐在餐桌上也端正,那些规矩她一个也学不来,所以每次姜淑艳让她上餐桌吃饭,她都没吃饱。  今天大概是真的饿了,权绍峰也在吃饭,姚若兰还以为他不会注意到自己。  她刚刚不会是丢了脸,让权绍峰觉得搞笑吧。  “吃啊,怎么了?”权绍峰见她愣愣的出神,又给她碗里夹了不少菜。  姚若兰哪里还坐的下去,她红着脸放下碗,“我,我吃饱了,先去照顾夫人。”  “若兰。”权绍峰叫住逃开她,却在姚若兰回眸的瞬间失神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女孩儿对他羞涩的一笑,“二少,您慢慢吃。”  她的笑容令权绍峰微愣,怎么看怎么觉得舒心,或许是和权玉蓉待久了,每天都活在黑暗里,只要稍微有那么一丝温暖,他都觉得是舒服的。  *  姚若芳消失的第三天,沈辰旭来到了唇色,当初他和若芳初遇的地方。  当时她青涩的被领班带到他面前,第一眼,第一晚,他就买下了她,她是干净的,毫无疑问。  不过更吸引沈辰旭的是姚若芳的那张脸,和姚若雪像极了,特别是她身上的穿着,就连风格都和姚若雪一样,那时候的沈辰旭是喜欢姚若雪的,所以迫不及待的要了那个女人。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除了姚若芳再也没有要过别的女人,算起来好像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了。  这天晚上,沈辰旭又去沈家找了沈辰皓。  “说吧,到底要怎么样才把若芳的藏身之地告诉我。”  沈辰皓还是那副态度,“我不知道。”  “沈辰皓!”  沈辰皓狭长的眸眯了眯,“你再愤怒也没有用,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这样吧,我把名下的几处房产给你,以前你不是喜欢京都的东区么,我在那儿的房产可以给你三处。”  那里的三处房产少说也上亿,沈辰旭这是在拼命找姚若芳啊。  以前是以前,当初他刚从国外回来和沈辰旭较劲,当然想要那个地段的房子,现在他一家幸福,哪里还在乎这些东西,即便在乎他也不会拿姚若芳的幸福开玩笑。  不过沈辰旭肯花这么大的代价找若芳,是沈辰皓所意外的。  “沈辰旭,你请回吧,我真的不知道若芳在哪儿,我老婆也在找她,如果你找到了顺便告诉我们一声。”  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的就是沈辰皓。  妈的,他都已经低三下四的来求了,态度这么好,还给了自己最值钱的东西,他竟然不识好歹!  可沈辰旭又能怎么样呢,沈辰皓和他的地位一样,还有老爷子袒护,一旦这事暴露在老爷子那里,他和若芳恐怕这辈子都难以相见了。  所以我们的沈大少只能憋着这口气,再去发疯的继续找。  晌午的郊外,大片的花海被金光笼罩着,站在小木楼上看,仿佛自己都和天地万物融合在一起了。  姚若芳睡了个懒觉,醒来已经是上午九点半。  自从来了这里,她每天都能睡到这个时间,吃过早餐后去花地里忙碌,过上了真正的远离繁华的隐居生活。  她对姐姐保证过,从此以后绝不会和沈辰旭有瓜葛,就在这里发展自己的事业。  本就在农村出身的她,对付这些花花草草是小菜一碟,这个庄园是沈辰皓的一个远房亲戚扩张的,专门用来培植各种名贵的花草。  姚若芳才来几天就已经适应了这里的工作,成了这片庄园的主要看护人。  姚若雪提着大包东西过来的时候,姚若芳刚刚吃完早餐,“姐,你怎么来了?”  “我不放心,来看看你。”姚若雪把东西放下,她打量了这间小木屋,地方不大,但被姚若芳收拾得很干净,“怎么样,最近还好么?”  姚若芳让开身让姐姐坐下,“还行。”  “你不愿意出国,也不愿意再去学校,姐姐只能用这种办法,沈辰旭他身在豪门,怎么都想不到你在这样的地方。”姚若雪喝了一口水,“若芳,我是和你姐夫觉得这里的环境还不错,整天和这些花草在一起,人也精神。”  “姐,还是你想得周到。”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姚若雪多少还是担心的,眼见妹妹气色还不错,她也能放心下来,不过有些话她也想对妹妹说,“若芳,你不要怪姐姐,我之前问过沈辰旭,他根本就没有娶你的意思,你说你这么年轻,我怎么舍得你被他玩弄。”  当时的姚若雪坚持送妹妹出国,但姚若芳说什么也不肯,哭着喊着,她是和沈辰皓商量后才想了这么一个办法。  “姐,我怎么会怪你呢,你都是为我好,为我操碎了心。就像你说的,即便沈辰旭愿意娶我,将来我也是不幸福的,他那个人恶劣得很,我跟了他……”  姚若芳说着这些话,脑海里闪现的都是沈辰旭对她的好和无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能偶尔温柔,每天都想要赖在她那里不走。  其实如果他们能那样相处下去也是不错的,只可惜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她和他注定没有结果,而他的性子也是张狂的,作为一个女人,还是希望丈夫安安分分的吧,沈辰旭那样的人就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她压根控制不了他!  这里的环境清静,姚若雪怕妹妹太孤单,提议道,“若芳,如果你觉得孤独的话,我可要给你找几个工人,陪着你。”  “不用了姐,我每天忙着呢,多来了两个人,你让我在这儿吃闲饭啊。”  来的时候姚若雪就听这里的人说了,她不愿和外界接触,每天把自己封闭在这里,有时候蹲在花房一天都不出来,姚若雪很担心,这么做到底是好是坏。  把妹妹送到这里来之前,姚若雪有征求过若芳的意见,她自己也是同意的,说不管做什么安排,总比远走他乡的好。  或许她和妹妹的年龄差太大,很多事情她不愿意和自己说,姚若雪想着,过几天让若兰来看看,毕竟她和若芳接触得比较多,相对也了解些。  末了,姚若雪起身,“那行,你自己注意点身体,我会托人来看你的,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她不方便来这儿,以免被沈辰旭的人发觉,只能请周边的人帮忙照看妹妹。  “姐,你以后不要来这儿了,路途遥远,你还怀着孕呢,注意点身子。”  “知道了。”姚若雪笑了笑,轻轻的摸了下妹妹的头。  不管把姚若芳安排在这里是好是坏,他们都相信时间能改变一切,沈辰旭本就是个花心的人,他只是一时的新鲜,说不定过些日子就忘了若芳,等这阵子过去,沈辰旭真的有了自己的家室,她和沈辰皓再把若芳接回来,到时候也该给若芳找个好夫婿嫁了。  下午回到沈家,姚若雪听保镖说沈辰旭上午来过,她紧张的在大厅里徘徊,不知如何是好。  她没想到沈辰旭这么阴魂不散,沈辰皓从公司回来,看到妻子彷徨不安,担心的问,“怎么了,看你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可得小心着点身子。”  “我今天去看若芳了。”姚若雪皱着眉,“沈辰旭今天又来了,你说他对若芳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若雪,你还是这么放不下她么,你这样只会害了她,沈辰旭在到处找她,你小心暴露行踪。”沈辰皓扶着他坐下,“我想,沈辰旭对若芳多少有点感情吧,昨天他甚至不惜把他最爱的房产给我,为的就是换取若芳的下落。”  “对了,你去的时候没人跟踪吧,有没有注意?”  姚若雪点头,“放心吧,我是确定没有人跟着才去的,也不是直接从沈家出发,约了小七去喝茶聊天,然后我从后门打车走的。”  “这样也不安全啊,沈辰旭很精明的,你如果多次用这种办法,很容易被他看出破绽。”  “阿皓,我刚刚想了下,爷爷上次不是跟我们说过么,他想给沈辰旭找个门当户对的好女人结婚,希望有个女人管住他玩世不恭的性子,要不我们向老爷子推几个人选,兴许沈辰旭结了婚就忘了若芳呢。”  沈辰皓单手撑着下颌,他思虑了下妻子的话,“这种事老爷子也做过,只要沈辰旭不愿意,谁都拿他没办法。”  林允熏的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此时的林家,已经面临破产的危机,据说都是沈立明在背后搞的鬼!  林家这次是很难翻身了,林父几乎踏破了沈家的门槛也无济于事。  林允熏那个蠢女人,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竟然真的做出有损沈家声誉的事,她在媒体面前公布,说沈家人忘恩负义,欺骗了她三年的感情。  “这次不一样啊,毕竟之前林允熏和你有过一段。”说起这段往事,姚若雪心里涌起一丝不快,话里带着酸意,“你用过的女人,你觉得沈辰旭能接受么?”  “天地良心,老婆,我没用过她。”沈辰皓生怕被老婆误会,举着双手发誓。  姚若雪瞧着他的样子噗嗤的笑了出来。  这话她是相信的,她和沈辰皓的第一次都是在迷迷糊糊中度过,后来两人在一起也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即便那几次在她家,他也不会太过分,一直扮演着正人君子。  就是不知道她走的那三年,他有没有按耐不住和林允熏翻云覆雨。  看这样子,应该是没有的,要不然林允熏哪里会那么容易放弃沈辰皓。  这个男人是正直的,毕竟他们已经在一起,他完全没有必要拿这样的话骗她。  现在姚若雪担心的只有若芳,她年纪小,要不然她一定会找个合适的人选把若芳给嫁了。  此时的林家,闹得是鸡飞狗跳。  林家面临破产,负债累累,一家三口只好躲到远离市区的偏远地区租房子住。  一间五十平米的房间里,只有一个容得下一人的洗手间,还有两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卧室,其他的空间是厨房餐厅,就连客厅都没有,而且环境还比较破旧。  住在这里的几天林允熏都快疯了,她的房间不仅小孩潮湿,特别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她总能听见老鼠蹿动的声音。  这天晚上,林夫人做好简单的午餐端上桌,林允熏望着两个炒的黑漆漆的两个菜,恨不得掀翻了桌。  餐桌上只有一盘青菜和一盘土豆,三碗米饭是他们中午吃剩下的,和以前的生活简直是天差地别。  没想到才短短的几天,她就过上了地狱般的日子。  她可是林家的千金小姐,怎么能吃这种东西。  林允熏掀翻了碗对对面的林夫人大吼,“你每天除了会做这两样菜还会做什么,我爸娶到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连个饭都不会做,难怪我们家这么晦气。”  一番话说的林夫人差点气得吐出血来,这是她养的好女儿!  “阿熏,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妈妈!”林父冷脸呵斥。  “怎么不能说?难道不是事实么?”  啪。  林父一巴掌落在女儿脸上,“你还有脸说,我们家要不是你怎么会落到今天的地步,都是你个不争气的东西,害了自己还不够,还要连累我和你妈,怎么着,你是不是连这样的房子也不想住,不想住就给我滚到大街上去。”  林允熏捂着被打的脸,她真的受够了,“滚就滚,你们以为我稀罕这里?!”  话落,她拿起包包摔门而出。  她才不要过这样的日子,这种日子还不如死了算了。  林母见女儿出去,多少是心疼的,“阿熏,阿熏……”  “她那么说你,你还护着她。”林父骂妻子,觉得她是自作自受。  这种女儿养来有什么用,要不是她冲动的对媒体说那番话,他们家也不会被沈家人报复,拖成这个样子。  林家的产业是他一辈子的心血啊,好不容易有今天的位置,指望着女儿能把家族发扬得更加光大,没想到养了这么个没用的东西。  *  叶子晴这两天一直往慕家跑,慕夫人虽然身体好得差不多了,可慕家的两个男人忙得很,很少有时间陪她,叶子晴看不过去,每日来回奔波。  权老爷子也心疼孙女,生怕她来回跑过于劳累,这天吃过早饭后,老爷子说什么也不准她再去了。  “叶子,今天爷爷有朋友要过来,我还没有带你见过他们呢。”  叶子晴昨天和慕夫人说好了,今天会带着她出去转转,“爷爷我说过我最近忙,有事情的。”  “你能有什么事情,还不是去慕家。”老爷子不满的哼了声。  “爷爷!慕夫人待我如亲生女儿,即便我和慕哥哥没有那层关系,我也得照顾她。”  那倒是,若不是慕夫人对自家孙女好,老爷子也不会放任叶子晴天天去。  “一天不过去不碍事,他们家那么多佣人伺候呢,明天过去。”老爷子态度坚决,“别多说了,要不然爷爷可就要生气了。”  叶子晴头痛的叹了口气,她回想了下最近的生活,两点一线,每天就是权家和慕家,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了。  隔着一天不去,应该也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她也好久没有陪伴老爷子了,今天就陪陪他吧。  眼见孙女还没松口,老爷子不满的叹息,“你呀,现在都还没和那小子复合就这么向着他们家,真的复合了,我岂不是每天都见不到你的人影了?”  “哎,果然啊,儿孙都是靠不住的。”  叶子晴朝他看了眼,耐心的解释,“爷爷,您说这话我可就不高兴了,这不是特殊情况么,您是不知道那天慕夫人的情况有多危险,要不是家里有人,说不定就……。”  “总之爷爷,做人不能忘恩负义,她待我好,我自然也要待她好是不是?”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老爷子觉得自家孙女太好骗了,谁没有个病痛的,用得着他的宝贝孙女每天都过去么。  “爷爷,我今天在家陪您还不行么,您就别再说这些话故意来刺激我了。”  老爷子看向她凸起的小腹,“五个多月了吧,差不多冬天就生了,你呀,好好待在这里养胎,要不然一天到晚到处跑,到时候生出来的孩子都顽皮,跟个猴子似的上蹿下跳。”  都没生出来呢,怎么就知道她的孩子顽皮。  不过最近几天胎动的次数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明显了,凭着感觉都能知道是个顽皮的孩子呢。  下午的时候,叶子晴接到了慕昀峰打来的电话。  “叶子,我妈今天怎么样,心情还好么?”  叶子晴抿了下唇,她没去慕家,也忘了和慕昀峰说了,接到这通电话她心里涌起一阵愧疚。  其实她是不敢给慕夫人打电话,因为慕夫人总有各种理由要她过去,她没办法拒绝啊。  “那个我今天有点急事没过去你们家,你问佣人吧。”  “这样啊。”  “嗯。”  “你呢,身体怎么样?”  这丫头不会是最近来回奔波太累了,故意不告诉他吧。  “我挺好的,你别担心我,忙完赶紧回去吧。”  和叶子晴通完话,慕昀峰先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确定慕夫人没问题后这才开车去找叶子晴。  晚上八点半,叶子晴收到了一条短信,来自慕昀峰。  ‘我在你家门外,你出来一下。’  叶子晴披了一件外套出去,这几天天气有点凉,京都的夏天比较短,很快入秋了。  一辆黑色汽车停在权家左边的大树下,叶子晴拉开车门坐上去,男人看到她笑了下,将手里的保温盒递过去,“这是我让人熬的汤,对孕妇特别好,你趁热喝了吧。”  “谁熬的啊,大老远的送来都凉了,以后别做这种事情了,这里什么都有。”叶子晴说归说还是打开了保温盒。  “这里什么都有不是我送来的,我尝过,味道还不错,看在我大老远跑来的份上,喝点吧。”  “谢谢。”  叶子晴晚上要吃一次宵夜才会睡,偶尔半夜里饿了也会起来吃水果,在慕家的几天,慕昀峰几乎把她的生活习惯摸透了,知道她这个时候快吃宵夜,所以来的时候特意订了汤,就是为给她送过来尝尝鲜。  “这几天你就在家休息吧,我会找人照顾好妈的,你这些日子也辛苦了。”  “还行,其实多跑跑路对孕妇也好,适量的运动嘛。”  “其实我妈是心病,一时半会好不了,她放心不下我……”  叶子晴生怕他往下说道自己,打断,“我知道,所以慕哥哥,下次妈让你去相亲,你就好好对待吧,我相信妈的眼光,一定能给你找个好女人。”  “那你呢?”慕昀峰反问她,“你就没想过给孩子找个父亲么?”  这话一落,叶子晴觉得汤的味道有点苦了,她看了眼身边的男人,镇定道,“我一个人有能力养活孩子。”  “有能力养活不错,可孩子缺一个爸爸,他将来的成长没有父亲童年是不完整的,叶子,你不想孩子心理上有阴影吧。”  “这个容易,我会在孩子懂事之前给他找一个父亲,陪伴他的童年。”  “男人的心思你看不懂,叶子,你还年轻,佟嘉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还是我们俩相互了解,我愿意做孩子的父亲。”慕昀峰不愿在和她打哑谜,一股脑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他想照顾她的整个孕期,也想每时每刻知道孩子的情况,更想和她一起分享孩子一切。  慕昀峰是一刻都等不了!  “汤喝完了,你可以滚了。”  叶子晴把保温盒丢给他,推开车门走了。  很快,她的身影消失在男人的眼眸,慕昀峰嘴角扬了扬,势在必得。  叶子晴虽然没答应,可态度好了许多,相信不假时日,她就能彻底重新接受自己。  什么叫做愿意做孩子的父亲,妈的,他慕昀峰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明明知道是自己的儿子,还要装聋作哑,为的就是不给叶子晴增加负担。  “什么事这么开心啊,说来给爷爷听听。”前厅里,老爷子见孙女偷偷的在傻笑,突然在她身后出声。  叶子晴转过身,惊愕道,“爷爷,您不是已经睡了么?”  “怎么,爷爷不睡你是不是准备更晚回来?”  “爷爷,慕哥哥是来给我送东西的,我又没有和他出去。”  “我知道是那小子来了,光看你的表情都知道。”  表情,她表现出什么了么?  “叶子,你就是太执着了,其实这世间还是有很多好男儿的,以你的身份爷爷一定可以……”  这话叶子晴不爱听,“爷爷,您也说了以我的身份,那么也就是说,那些男人看重的只是我的身份,佟嘉伟他是真心的对我好么,我想这里面必定也掺杂了其他因素吧。”  “没了佟嘉伟,也还有别人,叶子,你不要把每个人都想得那么恶劣,慕昀峰那么伤害你,你可要想清楚啊,爷爷怎么忍心让你再往火坑里跳?”  叶子晴当然知道老爷子是在担心她,可她真的无法相信其他男人了。  慕昀峰虽然曾经伤害过她,但有一句话算是说对了,他们彼此了解,什么情况,都了如指掌,她也不怕他骗自己。  三年的婚姻,要说伤害,其实也是她自己自作自受,明知道那个男人不爱她,她还义无反顾的嫁了。  不爱的人,你怎么努力都无法让他多看你一样,爱你的人,你什么都不用做,他无时无刻都在注意你的一举一动,现在的慕昀峰是后者,叶子晴也很矛盾,因为三年的婚姻于她是一场噩梦。  她也不是想和慕昀峰就此复合,只是觉得随着孩子一天天在肚子里长大,本能的想要和他分享孩子的一切,叶子晴也就觉得孕期的生活没有那么枯燥了。  ------题外话------  亲们,清清最近的事情真的很多,起先是奶奶病重逝世,后来爷爷又因为心脏病住院,现在姨妈癌细胞扩散从大医院里回来了,她怕自己死在外面,要死要活的恳求回来,可是回来只有等死,我们这里的医疗条件有限,她全身都是癌,每次看到她,都忍不住红了眼,关键我外婆还在,她现在住在我家,知道姨妈病重回来每天都以泪洗面,也吃不下东西,不知道她的身体能支持多久。  想到这些事情清清真的很心痛,姨妈在我们家附近,从小就对我很好,看到她回来的那副模样,任何人都会心痛,何况是至亲的我们。  今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希望来年一切都好吧,所以有时候更新少了也请亲爱的们理解,我不会因为这些事情放弃你们,只要有你们在,我就会好好的写。  爱你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