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02 我是她老公

402 我是她老公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7625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1
    权老爷子刻意在沈家吃了晚饭才回来,慕昀峰在前厅等了他一个下午,这期间叶子晴一直没有出来。  倒是慕昀峰闲着无聊,掐着时间给她发信息,没有得到回应。  已经四个多小时了,这丫头也该休息够了吧,怎么都不吭声呢。  权老爷子在老管家的搀扶下进来,慕昀峰赶紧站起身给老爷子打招呼,“权老爷子,您回来了。”  “嗯。”  老爷子淡淡的应了声,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冷冷道,“阿珩不在这儿,要找他去市区。”  “老爷子,我是来找您的。”  权老爷子朝他看了眼,“我一个老头子有什么好找的,权家的生意我都交给阿珩打理了,你们年轻人比较聊得来。”  “权老爷子,不是工作上的事情呢。”慕昀峰艰难的启声,“今天来是为了叶子的事,我知道,以前是我太混账,没有发现这段感情,是我辜负了叶子。”  “哦?”老爷子故意装傻,和他玩起了套路。  慕昀峰能出现在这儿当然是为了叶子,只不过,老爷子可没那么容易答应他,三年的婚姻让他的宝贝孙女受尽了委屈,他怎么能轻易的放过这小子。  “叶子在很多年前就喜欢我,其实我也是喜欢她的,因为年龄的关系,我一直以为对她只是哥哥对妹妹的那种感情,老爷子,我恳求您再把叶子交到我手里,这一次我绝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  “听说你曾经爱过一个女人,因为她,你伤害了叶子是么?”  而那个女人就是程卿。  对于这段往事,慕昀峰是有点为难的,他不想让老爷子知道自己的过去,那是弊端。  “怎么,不肯说实话?”  “老爷子,作为男人谁没有过一段感情,我和那个女人早就没关系了。”  老爷子却是问,“是叶子让你来说的?”  “不是。”  “不管是不是,这事我不会答应,你请回吧。”老爷子的态度异常的坚决,“我会给叶子找一个合适的人,好好对她,绝不会让她再受委屈。”  “老爷子,您找再好的人对叶子也不可能有我对她真心,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我是孩子的父亲,有权利陪着她,陪着孩子。”  老爷子闻言冷笑声,“呵,威胁我?”  “不,我是在告诉您一个事实,您也不希望自己的重孙没有爸爸疼爱吧。”  “如果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要和不要有什么区别。”  “我怎么不负责任了,您都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叶子早在好多年前就给了你机会,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  老管家怕老爷子生气,也开了口,“慕少爷,你请回吧,老爷子今天有点累,需要休息了。”  而后不容他说话,老爷子由老管家扶着去了后院。  “不管怎样,我是不会放弃的,只希望您再给我一次机会。”身后,慕昀峰坚定的声音传来。  老爷子怔了下没回头,两人穿过长廊,夜色很静,老爷子对着浩瀚的天空问,“你说,他这人怎么样?”  “老爷子,您问我,我哪儿知道啊。”  “有些人说几句话我便能看清楚,但有些人一辈子都看不透啊,嘉伟那孩子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叶子还是受了骗,所以啊,也不能全凭感觉。”  “是,最重要的是得小姐自己愿意。”  “自己的愿意?”老爷子呢喃,“她自己的意愿还能有别的么,无非就是放不下慕家的那小子,我也不是要为难他,而是他那三年对我的叶子实在太客气,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你说,叶子再次回到慕家,他们会不会依然不珍惜?”  老管家想了下道,“老爷子,我看不会,慕少爷最近的情况我们也找人观察过了,安分得很,身边也没有什么花边新闻,至于他以前的那个女朋友程卿已经去了国外,据说是在国内混不下去了,这些都是慕少自己做的,可见他对小姐……”  “他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这样替他说话?”  话落,老管家吓出了一身冷汗,“老爷子,冤枉啊,我,我只是凭着事情分析!”  “我开玩笑的,别太认真。”老爷子接着问,“阿峰和玉蓉最近怎么样,好久都没看他们回来了。”  “夫人在医院住院,估计他们都在医院吧。”  老爷子叹气,“淑艳就是太心急了,这么逼阿峰,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老爷子,您也别太操心了,这么多事儿呢,您操心不过来的。”  “也对,都让他们自个儿弄去吧,总有一天我什么都管不了。”老爷子像是看透了什么,“阿珩那边你明天去告知一下,他若是愿意用八抬大轿去把小七接回来,我们权家没有意见,都让他自己做主。”  “好嘞。”  老爷子这是想开了,终于不再和沈老爷子较劲了。  今个儿在沈家吃晚饭的时候二老还因为这事起了争执了,权老爷子死也不松口,而沈老爷子也爱孙心切,同样的不答应,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可把两家人给急坏了。  特别是陆七,那样子只差没哭出来。  她和权奕珩已经分开快一个星期了,再这样下去,估计就叫做分居了。  *  医院,今天是姜淑艳住院的第四天,这些日子都是权绍峰亲自陪在医院。  昨晚陪了一晚上,现在姜淑艳已经睡着了,姚若兰怕他身体熬不住,劝道,“二少,您回去休息会吧,夫人已经好很多了,这里有我,您不用担心。”  权绍峰摇头,“没事的,我以前不觉得,现在结婚离家了,特别是母亲生病以后,我觉得自己太混账了,竟然为了自己的逍遥快活不顾母亲的身体。”  “二少,别说这种话,你已经很孝顺了,是夫人没有离开过您,可能是不习惯吧,牵挂您也是正常的。”  “可惜玉蓉不懂这些。”权绍峰叹了口气,“若兰你相信吗,我现在有点后悔和她结婚了。”  权绍峰也不知道为什么和姚若兰说这番话,在权家的任何人面前,包括权奕珩,问了他那么多次,他也没有透露出这样的心境。  是的,他后悔了,想着和玉蓉婚姻生活该是多么美好,原本以为会和其他人一样,结婚后的她会相夫教子,没想到有的只有无尽的烦恼,她带给他的从来都是痛苦,结婚短短的几个月,权绍峰白了不少黑发,都是婚姻生活的压力所致。  而这些,权玉蓉从来都看不到,无论他做什么,怎样为她好,她也从来不识好歹,甚至还怀疑自己对她的感情。  想到这些,权绍峰苦涩的笑了下,或许期望太美好,所以才会这般失望吧。  姚若兰是知道他和权玉蓉之间的这段情的,她在权家的这些日子,听不少人说起过,怎么都不相信是权绍峰后悔了,毕竟他们从小一一起长大啊。  “二少,你可能是最近太烦躁了,你和她青梅竹马,彼此那么了解……”  “青梅竹马又怎样,我根本就没了解过她。”  姚若兰不忍心他这么悲伤,弄得她心里也难受,“你和她到底怎么了?”  “发生了很多事情,让我看清了很多东西,若兰,你说人是不是会变,还是我从来没有看清过?”  “人会变,但也许是你没有看清,也有可能是你自己变了。”  权绍峰深吸口气,觉得姚若兰分析得很到位,无论什么事情都不是绝对的。  “我也不知道,反正结婚后我才知道她已经不是我想要的那个人,我有时候在想,是不是我太傻,这些年从未看清她的真面目,到底是她变了,还是我变了,我这么说是不是太坏了?”  “不是的二少,人往往都是这样,把未来和想要的人想得太美好,一旦真的得到,并非自己想象的那样,会很失望。”  “你说的对,我现在对玉蓉很失望,从未有过的失望,除了那张脸,她身上的一切我都是陌生的。”  事到如今,姚若兰能做的也只有安抚他,“别想了二少,一切等夫人出院再说吧。”  “嗯,对了,我昨天和玉蓉说了你过去住的事情,她答应了。”  “是么,那就好,我就希望你们两人不要因为我而起冲突,那样就太不值得了。”  一个星期后就是一个月,权少峰原本还对这件事情抱期望,以为会很美好,而他现在只想逃,全然没了想要和权玉蓉做真正夫妻的欲望。  两人聊了会权奕珩抱着一束花来了,权少峰一个人站在走廊外,里面姚若兰在伺候。  “阿峰,姜姨怎么样了?”  “已经好多了。”  权奕珩把手里的鲜花给他,“我就不进去看她了,免得姜姨看到我生气。”  这倒是事实,姜淑艳和权奕珩关系一直不怎么好,权绍峰也不敢让哥哥进去,他自己能这么说,权绍峰也能松一口气。  “谢谢你哥,还能来看我妈。”  “别客气,虽然我和你妈的关系不怎么好,但她把爸照顾得好是事实,我理应感谢她。”  权绍峰扬了下唇,“你能这么想就好了。”  “怎么样啊最近,还好么?”  “还行吧。”  “阿峰,你瘦了不少。”  “你也看出来了?”  权奕珩垂下眼眸,开口道,“阿峰,其实玉蓉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好,我觉得你值得很好的女人。”  “哥,你也知道她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  “我是一早就看出来了,你决定要娶她的时候,权家的哪个人是真心祝福这段婚姻的呢?”权奕珩干脆实话实说,他今天来,说这番话不就是想试探权绍峰!  有些事情他必须先听听权绍峰的意思,否则曝光出去,不光是权家的名誉受到影响,阿峰也会疯的。  “是啊,都怪我自己。”权绍峰感叹,“当初我不该不听你们的劝,但是听了你们的劝又能怎样,我会死心吗,不会,哥,得不到的东西永远都是美好的。”  “对于你或许是的,对于我不是,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也知道,只不过你得到之后权玉蓉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还是你了解我。”  权奕珩朝他看了眼,“阿峰,听你的口气是想明白了?”  “是想明白了,但是我没办法对玉蓉狠心的说出口,即便想明白也是没有用的,我不可能抛弃她,要不然以她现在的状况肯定会疯。”  “阿峰我问你,假如玉蓉有一天被人欺负了,或者被人……”权奕珩没说下去,他知道权绍峰应该懂自己的意思。  权绍峰连想也没想到道,“我肯定会拼命的保护她。”  “阿峰,你有时候傻的可爱。”  权奕珩别有深意的留下一句话便走了,阿峰什么性子他最清楚,怕是即便知道了权玉蓉被人糟蹋了也不会生气,因为他看得出来,阿峰对权玉蓉不是爱情,而是一种年少时的梦,正是因为这样的模糊情感,才会让他痛苦。  怎么帮他走出来,权奕珩还得和老爷子聊聊,他是姜淑艳的儿子,要不然这事权奕珩就自己决定了。  权玉蓉已经两天没有见过权绍峰,医院她不敢去,怕权绍峰心烦意乱的再次把她从那里赶出来,而且那种晦气的地方她也不想去。  她给了那四个男人五十万,让他们给自己准备了一点毒品,还有近一个月不要再找她的条件。  等权奕珩走后,权绍峰回了一趟家,权玉蓉已经整整三天没有见过他。  “阿峰,你回来了啊。”见他回来,坐在沙发里看时尚杂志的权玉蓉欢快的朝他扑过去。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动作,权绍峰微微愣了下,而后将她轻轻推开,“嗯,回来拿点东西,你吃饭了么?”  男人神色疲惫,权玉蓉清楚,这个时候的男人需要的是关心,一旦她想要认真对待一个男人,就会摸清他所有的喜好,就像现在,她已经无路可退,只有权绍峰一个男人可以依靠,那么,她就会用所有的心思来讨好他。  权绍峰此时最在乎的是姜淑艳,那么她就该和姜淑艳搞好关系,权玉蓉吊着男人的手臂,轻声在他耳旁道,“你下午是要去医院么,我想和你一起去看看妈妈。”  “还是别了,你和我妈的关系太恶劣,如今她已经这样了,你就别去了。”  权玉蓉听他拒绝,心里一阵失落,她也知道权绍峰是为了姜淑艳的病着想,可她也是好心啊,她一直被权绍峰捧在手心呵护着,从未被这样对待过。  所以,她是很委屈的,当即噘了小嘴,“阿峰,你这是在怪我吗?”  “没有。”  “你分明就有。”  权绍峰烦躁不已,他实在没有心情哄她,本来熬了几个晚上就累,公司还有一大堆的工作瞪着他,要不是若兰顾忌着他的身体,让他回来休息下,他现在就在公司。  而权玉蓉,他的妻子,除了和她闹脾气还会什么?  “玉蓉,有时候有些话不必说的那么明显,这样对大家都好,我还得回医院,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阿峰!”  “对了,我这几天会住在公司,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权玉蓉想追出去,而巨大的摔门声让她怔住了,她没了勇气。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的,她明明想和他一起好好培养感情的,还提出要去看姜淑艳之类的话,怎么就得不到他的爱了呢?  权玉蓉的身子瘫软在沙发里,怎么都想不明白。  权绍峰从电梯下到地下停车库,他上了车却不知道去哪里休息,只能像个傻子一样的待在车里。  他早知道不能回来,权玉蓉带给他的永远只有无尽的压抑,好像和她在一起之后,他的未来变得越发堪忧了。  权绍峰就这样在车里睡了一个下午,等傍晚过去医院的时候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姚若兰给姜淑艳擦完身子出来正好听到了喷嚏声,她担心的道,“二少,你是不是感冒了,要不然找个医生来看看吧。”  “没事,就是鼻子有点不舒服,我身体好得很,怎么可能感冒呢。”权绍峰揉了揉发红的鼻子,无谓的笑了笑。  “哦,没事就好,夫人睡着了您现在还是不要进去打扰她。”  “那我去准备晚饭,一会儿我们在这儿吃?”  “不用了二少,一会儿权家人会送晚饭过来的,我跟着吃一点就好了。”  她不想浪费钱,明明权家都有准备她的饭,她没必要每顿饭都让权绍峰去买,她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你跟我客气什么,反正我自己也是要吃饭的,你在这里等着,我出去会就来。”  权绍峰又不是不知道,佣人给姚若兰送来的晚饭都是些什么,根本没营养嘛,而毕竟她是佣人,这也是权家的规矩,对于她们,当然是能吃饱就行了。  可权绍峰不这么想,姚若兰尽心尽力的帮他照顾母亲,最起码在生活上他不能亏待了她。  二十分钟后,权绍峰将打包好的晚餐放到旁边的休息室里。  这么多菜还有汤,姚若兰觉得两个人吃太浪费了,“二少,买这么多我们根本吃不完,要不然我打包起来,明天吃吧。”  “明天吃对身体不好,吃不完就每一道菜都尝一点,没规定说每样都要吃完的。”  姚若兰还是觉得太奢侈了,两个人七八个菜简直刷新她的价值观。  她想了下,“唔,你等等我。”  而后,她用空塑料盒每样菜夹了一点,把自己的米饭分一点进去,做完这些就跑出了休息室。  权绍峰也跟着她出去,便看到她进了姜淑艳隔壁的一间病房,里面住着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杵着拐杖,应该是在适当的运动。  “老爷爷,您媳妇又没来啊,那您吃这个吧,这是我,我……”姚若兰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权绍峰。  正好这个时候男人走进来,他自然的搂着姚若兰,笑着对老人家道,“我是她老公,老爷爷,您尽管放心吃,我妈妈也在隔壁住院,刚才晚饭买多了,给您送点过来。”  老人家这才接过饭,脸上的皱纹加深,“谢谢,谢谢你们。”  姚若兰见他接下,也会心的笑了,“不客气,如果您有什么需要,随时告诉我,我可要帮您下去买。”  “好好好,小姑娘,你老公真帅,对你也好,你真是个有福气的人。”  话落,权绍峰和姚若兰相视一笑。  两人送了饭离开去了休息室,而权绍峰一直搂着她没松手,两人倒也没怎么觉得不妥,姚若兰开口解释,“这个老爷爷儿媳工作忙,每次都要到晚上九十点钟才有人过来看他,老人家迷糊得很,都丢过几次了,他一个人挺可怜的,有时候我会把佣人带来的饭给他吃。”  “那你吃什么?”幸好他这几天都有给姚若兰买宵夜过来,要不然这丫头岂不是要傻傻的饿肚子。  “我中午吃饱了不饿,刚才估计老爷爷是不认你。”  权绍峰耸耸肩,想到刚才自己的称呼,耳根子发热,他已经许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姚若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二少,或许你不会理解,但是在我们那个山区,有很多像这样的老人,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儿媳不孝,他们饿死病死已经不是稀奇事。”  “这种人畜生不如!”  “我们那里的条件有限,他们自己练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自然就不会顾及太多了。”  “这样就有理由虐的自己的父母么?”  “是啊,如果是我,肯定不会这样做。”  权绍峰听着她的这些话有些心疼,“若兰,你小时候吃过很多苦吧。”  “也不是,没有饿着。”姚若兰抿了下唇,回忆起小时候的往事,笑了,“我们没有责怪父母的权利,他们只负责把我们带到这个世界上,以后的路,都是要靠自己走的。”  “若兰,没想到你年纪不大,思想这么成熟。”  “不是我成熟,而是我们生活的圈子不一样,从小知道生活不容易,想要得到的东西就必须自己努力。”  权绍峰眯起眼看他的,嘴角上扬,他喜欢这样的她,好像带动了他身上凝结的血液,也有了干劲。  两人吃完饭便在走廊里聊天,姜淑艳吃了某重药特别能睡,也不需要人一天到晚的陪在病房里。  夜晚酒店,权老爷子由老管家带着来了,权绍峰和姚若兰起身,“爷爷,大晚上的您怎么来了?”  “怎么我来打扰了你们?”老爷子笑眯眯的看向他们。  姚若兰脸上涌起一阵不自然的红,也有点紧张,生怕老爷子误会什么。  权绍峰道,“不不不,我不是担心您的身体么?”  “呵呵,我来一会儿了,看你们聊得不错,站在一旁没有打扰。”  姚若兰觉得自己必须说一句话,“老爷子,您误会了,我,我和二少在说夫人的病情呢。”  老爷子满脸笑意的看向姚若兰,“你呀,来权家虽然日子不多,但做事认真勤快,权家已经很多年没找到像你这么负责的人了。”  “老爷子,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老爷子点点头,“你去看夫人醒了没有,我和阿峰聊聊。”  “好。”  终于有理由离开,姚若兰哪有不走的道理,话说这权家的人也没有那么可怕嘛,为何佣人老是说他们挑剔呢,其实她接触的几个人都还是不错的,无论是二少爷还是夫人姜淑艳,再到老爷子,姚若兰都觉得他们挺好相处的!  等姚若兰走后,权绍峰扶着老爷子坐在外面的走廊里,“爷爷来是有事和我说吗?”  “你觉得若兰这丫头怎么样?”  “挺好的啊。”  “哪里好?”  权绍峰虽然在这种事情上不太开窍,但也听出了老爷子似乎在试探他,“爷爷您什么意思?”  “阿峰,好女人从来都是被优秀的男人看重的,前几天沐家的人来是若兰伺候的,沐家的大少见若兰心灵手巧,还特意问了我,我看他是有这个意思。”  权绍峰一听傻了,心慌的笑了下,又觉得老爷子的话不可信,“爷爷,您别开玩笑了,若兰的身份不可能嫁到沐家的,更何况沐家的情况复杂,若兰那么单纯……”  老爷子打断他,“那不过是你的想法,爷爷今天来就是想问问若兰,她自个儿是什么意思,无论沐家是个什么样的情况,我总得帮人把话带到不是?”  “爷爷,使不得!”权绍峰激动的阻止。  “怎么使不得,阿峰,我看你和若兰的感情还不错,有这样的好人家愿意要她,你该为她感到高兴才是啊。”  “爷爷,沐家真的不适合若兰,我和她认识并非两天了,清楚她是什么样的为人,沐家大少爷不是和陈家小姐有婚约么,怎么突然又要娶若兰的。”  老爷子看了他一眼,不急不缓的解释,“婚约这个事儿,其实都是我们做父母的在瞎搀和,任何沐家大少根本不承认和陈家小姐的婚事,就是喜欢上若兰了,说她温柔贤惠,希望有个这样的女人为他照顾家。”  “这个沐大少还真是会想,他是找老婆还是找保姆?”权绍峰听得心烦,但又不能阻止爷爷,只能道,“爷爷,这样吧,我帮您问问若兰,这丫头性子你们不太清楚,还是我来说吧,免得她多想。”  老爷子点点头,“也好,那爷爷就等着你回话。”  “你妈还好么?”  “已经恢复了,医生说还住个两三天就可以出院了。”  “嗯,那爷爷就先走了,可别忘了这事。”老爷子说完手掌落在他肩头拍了拍。  “好的爷爷,您慢走,小心照顾自个儿的身子。”  从医院出来,老管家忍不住笑,“老爷子,您刚刚看到了吧,二少急得哟。”  “这孩子其实就是和玉蓉在一起惯了,以为是爱情,其实啊,他只是习惯了。”  阿峰和玉蓉还没有个进展,他这心里着急啊,玉蓉那种性子的人他们家阿峰只有被欺负的份,他怎么忍心?都是他的孩子,当然了,人都是自私的,在这两个人当中,老爷子自然只会为阿峰着想。  “要说这二少性子也好,能包容玉蓉小姐的人,在京都怕是找不出几个来。”  “哎,说到底也是我的错,当初就不应该这么惯着她,到头来害了自己的孙子。”  “老爷子,您不是也心存愧疚么,对玉蓉小姐好那是应该的,以后怎么样也要看她自个儿啊。”  老爷子咳嗽了两声,天气越来越凉,到了晚上他就会忍不住咳嗽,“是啊,我再怎么疼她,命运最终还是要自己掌握的,如果她不是那么对阿峰,估计阿峰也不会失望,更不会爱上别人了。”  “老爷子,二少估计是有点喜欢若兰那丫头的,关键是玉蓉小姐那边,我们该怎么对她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