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03 若芳,你真是想死我了

403 若芳,你真是想死我了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8535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1
    权玉蓉是老爷子看着长大的,从小又被老爷子捧在手心,权家无论是谁都会给权玉蓉三分颜面。  老管家多少要顾及点她的感受。  良久,老爷子的无奈化作一抹叹息,“玉蓉这丫头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说实话我不忍心,要不然也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你说得对,以后怎么样,也要看她自己的造化。”  “京都不错的男人也不少,关键是玉蓉小姐看不上。”  “她看不上又能怎么样,都是老姑娘了还这么不安分,说到底那丫头也倔,总想着阿珩将来会娶她,你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怎么就还不死心呢。”想到这些事情,老爷子的脸皱成了一团。  “就像老爷子您说的,大概是习惯吧,玉蓉小姐对二少也不是完全没有感情的。”  “一个个的到底什么时候才让我省心,叶子那丫头一样,我虽然想孩子能和亲生父亲在一起,可一想到慕家那小子曾经伤害过叶子我就生气。”  “儿孙自有儿孙福,老爷子,您操心也没用了,生活本该如此,哪里来的一帆风顺啊。”  老爷子深吸口气,像是听进了老管家的话,继续由老管家搀扶着往前走。  深夜的医院,姚若兰靠在座椅上小休,听见病床上的女人轻声喊,“若兰。”  自从姜淑艳住院,姚若兰的睡眠就很浅,稍微有点动静就会惊醒,此时听到她喊,姚若兰第一时间睁眼,“夫人,您醒了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姜淑艳虚弱的摆摆手,她沙哑着嗓音问,“阿峰呢,他在不在?”  其实姜淑艳的病也没有那么严重,就是精神不好。  “夫人您等会,我去叫他。”  正好这个时候权绍峰从外面进来,姚若兰看到他道,“二少,夫人醒了,您过来和她说说话吧。”  权绍峰关上病房的门,走过去轻声问,“妈,你感觉怎么样?”  讲述样欣慰的点头,只要看到儿子,她的心情也跟着好,“已经好多了,就是想睡,人没有力气。”  “那您就好好睡,我和若兰在这儿陪着您。”  “阿峰,你是不是耽误了工作,我听若兰说你日夜守在这儿。”  “妈,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担心这些,爷爷刚才来过了,让我好好的照顾您。”  姜淑艳看了眼站在旁边的姚若兰,嘴角扬起一丝弧度,这些天她没有再看到权玉蓉,总算把那个女人和儿子分开了!  “若兰把我照顾的很好,说实话阿峰,这次要不是若兰,我死在家里可能都没有人发觉。”  姚若兰听不得这种话,赶紧道,“夫人,您别这么说,您会长命百岁的。”  姜淑艳却是拉着权绍峰的手,叮嘱道,“阿峰,你可得好好谢谢人家。”  “妈,这个您放心吧,我会好好谢谢若兰的,等您出院以后,我就让她去我哪儿伺候。”权绍峰温柔的看向病床上的母亲,生怕她还操心,无论什么都答应下来,“妈,您这下可以安心养病了吗?”  姜淑艳轻点了下头,而后对姚若兰开口,“若兰,我有点饿了,你去帮我买点甜汤过来。”  “好,我马上就去。”  支走姚若兰,权绍峰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他知道母亲应该有什么话要和他说。  “妈,您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阿峰,若兰是个好女孩,如果不是担心你,妈真的舍不得让她去你那里伺候,你可要好好待人家。”姜淑艳脸色惨白,看得出来她连说句话都很吃力,估计是累的,“玉蓉表面上温婉善良,可内心不是这样的,阿峰,你还年轻,什么人什么性子看不透啊,妈真的很担心,若兰去了以后我怕玉蓉会和你闹,可是要没有若兰的照顾,妈又会担心你,你说该怎么办?”  这些问题权绍峰也早就想过了,“妈,您放心,我肯定不会让若兰受委屈的。”  “你当然不会,关键玉蓉肯吗?”姜淑艳攥紧儿子的手,无助的看着他,“阿峰,我真的很担心。”  姜淑艳不喜欢权玉蓉他是知道的,可不能为了一点事他就抛弃玉蓉吧,只能先让若兰住进去,若是真的有什么矛盾,他到时候再处理。  权绍峰安抚她,“玉蓉现在性子改了许多,妈,您放心吧。”  姜淑艳见儿子依然如此执着,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哎,这个傻小子,怎么还相信人会变呢,就权玉蓉那样的,即便到了黄河心都不会死啊,要不然她也不会对儿子这样了。  说了会话姜淑艳便沉沉睡了过去,权绍峰出来正好碰见买甜汤回来的姚若兰。  男人朝她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她在外面的沙发上坐下休息,里面暂时不需要她照顾了。  “夫人睡了?”等权绍峰坐过来时,姚若兰问了句。  “嗯,说会话就觉得累,这个时候睡应该要到明早才醒了。”  “那这汤……”姚若兰觉得浪费了。  权绍峰见她揣在怀里,生怕冷了似的,心里一阵感动,“你喝吧,这些天你照顾我妈辛苦了,也该好好补补。”  “我晚饭吃饱了,一点也不饿,二少,这些日子你照顾夫人也挺累的,你喝吧。”姚若兰将打包好的汤捧着递过去。  “那我们俩喝吧。”权绍峰将她手里的汤接了过来,打开后,他用勺子搅动了下,而后用勺子送到姚若兰嘴边,“你先喝。”  姚若兰没想到两人喝是以这种方式喝,她以为权绍峰会用东西分开装,然后各喝各的,现在他喂她算怎麽回事。  她受宠若惊的望着男人,迟迟没有动作。  这,这不是间接接吻么?  她可不敢。  “怎么了,喝啊。”  姚若兰战战兢兢的道,“那个,我,我不喜欢吃甜的,你喝吧。”  权绍峰闻言不免有些失落,草草喝了几口便扔掉了。  漫漫长夜只有两人守在医院的走廊里,已经记不得有几个晚上这样了,在这样孤寂的夜里,似乎都是这个女人在陪着他。  权绍峰想起之前老爷子交代的事,开口问,“若兰,你现在有结婚的打算么?”  “二少,这件事情我上次就和您说了,我暂时只想安安心心的工作,存点钱到时候好当嫁妆。”  “你倒是很为自己打算。”  这么努力的女孩是最有资格得到幸福的。  说到这个,姚若兰的眸子暗下去,她有点小苦恼,“可能我的钱做嫁妆只是杯水车薪,不过是我自己挣的,也不至于去了婆家身无分文被人看不起,二少,你不懂我们这些普通人的心思,为了将来要怎么样打拼,只有努力再努力。”  “我懂,我怎么会不懂呢。”权绍峰看向充满干劲的小脸,那种对她的好感又涌现出来,“若兰,你会厌烦这种生活么?”  姚若兰连想都没想摇头,“这样的生活比我小时候好多了,我很知足,我只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有一个爱我的男人,我们每天朝九晚五,一起回家,一起看电视,一起逛街,一起淘便宜货,一起算计生活……”  话说到这里,姚若兰发现权绍峰一直盯着她看,她脸上微微一红,尴尬的道,“二少,我是不是说得太多了?”  “没有,你说的都是很现实的东西。”  权绍峰哪里舍得这么好的女孩去沐家受苦呢,她有自己的梦想,有自己对未来的期待,嫁去沐家并不是一个好选择,那个沐大少一看就不是会疼老婆的人,他要的不是妻子,而是一个保姆!  良久,权绍峰又问,“若兰,假如让你嫁去豪门,你愿意么?”  姚若兰不傻,他突然这么问肯定有原因,而是看着男人反问,“二少,你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问问,像你这么好的姑娘,肯定会有优秀的男人喜欢的,而所谓的豪门,也有不少人喜欢你这样的,因为你懂事,也温柔贤惠,比那些只知道攀比的千金大小姐强多了。”  “豪门又能怎么样,最重要的是两个人要互相尊重,假如我嫁过去他对我不好,豪门对我也是没有意义的。”在这方面姚若兰倒是看得很透。  她最羡慕的人是姐姐姚若雪,嫁去豪门,能有一个疼她爱她的丈夫,虽然两人错过了三年受了不少苦,可到底是熬过来了。  听了她的话,权绍峰不禁松了口气,“那你就是不愿意了?”  “我……”  愿不愿意,姚若兰并没有确切的说明。  而权绍峰迫不及待的告诉她,“若兰,豪门生活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安逸,你嫁过去会受苦的。”  姚若兰神色怪异的望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为什么她觉得权二少说话怪怪的,她从来没有想过把自己嫁去豪门啊,这事还是二少自个儿提的,怎么听着感觉他的语气有点激动呢,仿佛她真的要嫁到豪门似的。  “二少,你……”她虽然奇怪,却不知道怎么表达。  权绍峰也惊觉自己的问话方式太过于明显了,尴尬的咳了声,解释道,“我,我就是跟你聊天,怕你上当受骗。”  “二少,在我经历过和小董的感情之后很多事情都看淡了,我不会再那么傻。”  “若兰。”听她这么说,再联想到她之前经历的一些事,权少峰的内心涌起一丝心疼。  这个女孩明明那么好,为什么老天爷要让她经受那些?  “二少,我也是人,也会伤心的,他背叛了我,当时你不知道我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离开那个家的。”姚若兰想到和小董在一起的那段时间,眼眶逐渐泛红,没有一个人在认真对待过的感情面前可以做到洒脱,“我不懂,为何好端端的一个人说变心就变心了,明明认识我的时候,他那么善良,那么心疼我……你不知道,我刚来这座城市,能有一个人关心我是什么样的心情,我那时候没有地方住,是他好心的收留了我,我感觉自己就好像重获新生一样,以后的日子里我都在努力的工作,即便他每天在家无所事事,我也从未埋怨过,因为我始终记得他给我的那份恩情。”  姚若兰双手捧着脸,记忆越深刻,她的心就越痛,也就说不下去了。  权绍峰听得也很难受,可想而知她刚开始来到这座城市承受了怎样的压力,男人搂着她颤抖的双肩,沙哑的呢喃道,“我懂,我都懂。”  只怪那时候,他没有认识她。  “若兰,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想了,人确实会变的,等过那么久才发现,其实我们都不是当初的样子,而那个人也不再是我们想要的那个人。”  姚若兰不再说什么,两人相拥坐在医院的走廊里,都没注意到以两人的身份这样的姿势有什么不妥。  半夜里姚若兰是在权绍峰的怀里醒来的,她宛如一只乖巧的猫儿,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姚若兰自己都不知道。  醒来后,她是窘迫的,垂着头连连道歉,“对不起二少,我不是故意的。”  “傻丫头。”男人说了这么一句,根本不在意。  姚若兰从未被人这么称呼过,原本是很普通的一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带了一种宠溺的味道,她脸色烧红,“我,我……”  权绍峰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他再次将别扭的姚若兰搂了过来,“唔,我去泡点茶,你去帮我看看妈怎么样了。”  “嗯。”姚若兰如获大赦,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呼。  推开病房的门,姚若兰狠狠输出一口气,刚才镇定太紧张了,她真是该死,怎么就在二少怀里睡着了呢,万一被人看见了,指不定又要说什么闲话呢。  好在下半夜姚若兰一直在病房陪着姜淑艳,而权绍峰则安安静静的守在外面,像是两人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第二天一早,姜淑艳很早就醒了,她看到眼角乌青的姑娘,喊了声,“若兰。”  “夫人,您醒了啊。”姚若兰试图扶她起来。  姜淑艳却对她摆摆手,自己从床上起来了,并且还穿好了鞋。  “夫人!”  姜淑艳无谓的笑笑,“再住下去真的就要病重了,我决定今天出院回家休养,你今天就跟着二少回去吧。”  “夫人,这怎么行呢,您的病……”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心里清楚,你放心吧,这事我会亲自和阿峰说的。”  不多时权绍峰给姜淑艳买早餐过来,听到母亲要出院,他的脸冷了下来,如同训斥一个孩子的口吻道,“妈,您怎么这么不听话,病都还没好回什么家啊。”  “家里也有医生,我在这儿心情反而阴郁,会加重病情的,你这孩子就是不懂。”姜淑艳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精神也好了不少。  “可是你又让若兰跟着我走了,回家了谁照顾你。”  “说什么傻话啊,你妈妈我在权家大半辈子了,伺候我的人多了去了。”姜淑艳笑笑。  这些倒是真的,以前的那些佣人权绍峰也是放心的。  只是,就这么回去权绍峰还是心有余悸,刚才他和医生探过来,姜淑艳的病是慢性病,得好好调养,在医院一时半会也调养不出什么,关键是平时得多注意她的心情。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能时常回家去看看她。  “妈!”权绍峰有些无奈。  姜淑艳拍了拍儿子的肩,“放心吧阿峰,以前我是操心你,现在你有若兰照顾,我也就放心了,在家里我就养养花种种草,做你以前喜欢做的事,算是打发时间吧。”  她这么坚持,权绍峰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答应下来。  把姜淑艳送回家,权绍峰便将姚若兰带去了新婚公寓。  开了门进去,这一刻的姚若兰是忐忑的,她正想着该怎么和权玉蓉打招呼,然而权绍峰叫了半天也没看到人影。  “玉蓉玉蓉!”  姚若兰跟在权绍峰身后,她打量着这间屋子,都是粉色的装饰,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喜欢的。  权二少有多爱权玉蓉,从这间房子的装修就可以看出来,应该都是按照权玉蓉的喜好装修的吧。  权绍峰没找到人,末了转过身来对姚若兰道,“估计是出去逛街了,我带你去房间。”  “嗯,好。”  姚若兰拿着行李跟上去,书房旁边有一个客房,推开门进去,里面摆放着一张浅绿色小床,床单已经铺好,里面打扫的很干净,应该是权少峰让人收拾过的。  “怎么样,喜欢吗,会不会觉得小了?”  “喜欢,喜欢。”  姚若兰怎么都没想到,她一个佣人能有这么好的房间,在权家即便姜淑艳再怎么疼她,她睡觉的环境也没有这么好。  权少峰领着她进去,将她的行李放在小型的衣柜里,“若兰,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谢谢你二少。”  “不要和我这么客气。”  安顿好她,两人出了客房,姚若兰眼见已经快到晚饭时间,她卷起袖子问,“二少,你今天去公司么?”  “今天不去了。”  “那我去准备晚饭。”  权绍峰生怕她太辛苦,“不了,今晚我们出去吃,你这几天在医院照顾我妈已经够辛苦的,今晚好好休息。”  “可是夫人说……”  “你在我这儿我妈看不到,而且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清楚,就别太拘谨了,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  “哦。”  晚上七点,权玉蓉提着大包小包回来,她昨天做了处女膜手术,医生说了要好好躺在家休息两天,但实在是太无聊,就出去做了个美容养生。  此时的权绍峰在书房里办公,姚若兰给他冲了一杯咖啡。  “二少,已经七点多了,要不然我给你去煮一碗鸡蛋面?”  七点多还没有吃晚饭,她倒是没关系,就是怕权绍峰熬不住。  权绍峰这才想起答应过带姚若兰出去吃饭的事,他关了电脑起身,“走吧,我们出去吃饭,饿了吧?”  “一个佣人而已,饿了不会自己动手么?”权玉蓉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书房门口,看到并排站的两人,眼里喷出一股妒火。  好你个权绍峰,她才离开家多久,就把小贱人带到家里来了。  权玉蓉调查得很清楚,权绍峰除了姚若兰身边并没有别的女人,那么问题应是出在这小贱人身上么?  她以为一个佣人而已,以权绍峰的身份根本不会多看一眼,如今看来,是她料错了。  “你去哪儿了?”权绍峰问她。  “去逛街做指甲了。”权玉蓉将做好的指甲摊开晃在权绍峰眼前,娇滴滴的问,“阿峰,好看么?”  她细白的手指很长,淡红色的花涂在指甲上很是高贵,确实好看。  但权绍峰没有心思欣赏,质问她,“妈今天出院,你都不知道去看一眼么?”  权玉蓉立即委屈的道,“阿峰,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妈不喜欢我,我也很想在她身边尽孝啊,可是那天晚上,她……”  “玉蓉,你和我妈一早就认识,她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刀子嘴豆腐心,怎么可能真的嫌弃你呢,即便她有这样的心思,你也该去医院看一眼吧。”  姜淑艳住院的这些日子,权玉蓉除了头一天晚上去过,以后再也没有踏足过医院。  权少峰不知道,这样的老婆找来做什么。  不能在一起过夫妻生活,每天不停的给他找麻烦,他最敬爱的母亲生病了也不去探望,他真是头痛得很啊。  “我不也是不想惹妈妈不开心么,阿峰,如果有下次我一定改。”权玉蓉认错态度良好,权绍峰也不好怎么说她,事实上,他是不忍心责怪她。  毕竟从小一起长大,他习惯了疼爱她,无论她做了什么,他最多也就是生生闷气。  “吃饭了吗?”男人的语气软了下来。  姚若兰在一旁看着,突然很心疼这样的权少峰,这个男人对权玉蓉大概是无可奈何吧。  “还没有呢。”权玉蓉其实已经吃过了,但是为了博得男人的怜悯,故意这么说。  “那就一块去吃吧。”  “嗯。”  这一刻的姚若兰仿佛一个外人存在着,她局促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权玉蓉说得对,她不过是个佣人,肚子饿了自己做就是了,难不成还要东家来伺候她不成。  到底是她痴心妄想了。  “若兰,走啊。”和权玉蓉走在前面的权绍峰没见身后的人更上来,转头看她。  姚若兰这才回神,“我,那个……二少,我有点不舒服,想睡了,你和二少奶奶去吧。”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权绍峰闻言紧张的问,他松开权玉蓉的手就要过去。  权玉蓉眼疾手快的拉住他,“阿峰,我肚子好饿,今天逛了一个下午,我还给你买了衣服呢,人家都累死了。”  姚若兰也在这个时候开口,“二少我没什么事,可能是这些日子有点累,现在想睡了,你们去吧。”  “那我给你打包回来。”  “嗯。”  “阿峰,我们走吧。”权玉蓉撒娇,用狠毒的眼神睨着姚若兰。  这个小贱人,竟然学她在阿峰面前装可怜。  阿峰的性子权玉蓉是最清楚的,喜欢楚楚可怜的女人,而姚若兰也是这种类型的女人,她绝不能让这个小贱人得逞了。  很快,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姚若兰一人,她苦涩的笑了声,往前走。  她不会那么傻,跟着他们一起去吃饭做电灯泡,到时候只会更尴尬。  静下来,姚若兰觉得这房子实在太空了,一个人待在里面有些害怕,她开了灯走进厨房,里面被收拾的很干净,不过东西的摆放不是很整齐,她闲来无事准备先做厨房里的卫生,这样一来也能消磨时间。  她就是个闲不住的人!  等到权绍峰和权玉蓉回来,客厅里已然没了姚若兰的身影,男人手里还拿着打包盒。  那丫头果然是睡了。  权玉蓉噘嘴道,“这个人真不懂规矩,我们都没回来呢,她倒好,真的睡了。”  “你少说两句行不行,她照顾我妈已经很不容易了。”  权玉蓉就见不得他袒护别的女人,“她照顾你妈是应该的,阿峰,你别忘了,我们是付给她工资的,这就跟你上班一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付酬劳。”  权少峰懒得和她说这些,拧着食盒准备送去姚若兰的房间。  权玉蓉制止,“站住,你一个大男人晚上去女人的房间像什么话,还是我给她送去吧。”  “嗯。”权少峰想想也是,加上这是在自己的家,他多少得顾及点权玉蓉的感受。  姚若兰或许是真的累了,等她收拾完厨房已经晚上九点多,她以为他们不光是出去吃饭那么简单。  权玉蓉推门进去,姚若兰闭着的眼睁开,打开灯,权玉蓉狞狰的脸暴露在明亮的光线里。  “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我和阿峰没回来,你竟然在这里睡觉?”  “不好意思二太太,我,我今天有点不舒服。”姚若兰从床上起来,权玉蓉把带来的饭扔到了垃圾桶,“不舒服,那应该就没有胃口吃饭,你好好休息吧。”  而后,权玉蓉扭头走了。  一个佣人而已,还让她来给她送饭,有病吧!  还好姚若兰不饿,她确实病了,感觉头有点痛,要不然也不会不等二少和二少奶奶回来。  算了,等明天再说吧,能不能留下来也是二少奶奶的一句话。  权绍峰进了自己的卧房,等他洗澡出来,看到权玉蓉躺在他的床上,男人擦拭头发的手一顿。  “玉蓉,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权绍峰故意这么问,就是想让权玉蓉知难而退。  权玉蓉掀开被子走过去,她从身后抱住男人,“阿峰,你这是想赶我走么,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和你在一起的。”  “所以,我想对你负责。”权绍峰将她放在小腹上的手拿开,“玉蓉,等你想清楚了再说吧,我们一个月的约定不是还有几天么,我想要你心甘情愿的。”  “我现在就是心甘情愿的。”权玉蓉昨天做了处女摸手术,她今天只不过是试探这个男人。  果然,他不像以前那样对自己热情了。  “我现在有点累玉蓉,这几天在医院没怎么睡,等两天吧。”  “那我抱着你睡总可以吧。”不管怎样,她就是不肯放手。  “嗯,好,我们睡吧。”  权绍峰不禁松了口气,只要她不要求夫妻生活就好。  男人想到此嘲讽的勾了下唇,他这是怎么了,原本那么想要权玉蓉,现在竟然对她没有一点欲望了。  *  姚若芳已经来了玫瑰园两个星期,她不知道这两个星期沈辰旭有没有再找她。  今天她起来的很早,天刚刚亮,她站在小木楼的阳台上,想着和沈辰旭在一起的这段时光。  他们相处在一起半年多,其实总体来说沈辰旭对她还是不错的,唯一不给能的就是身份,他们无法结婚,她不能名正言顺的成为他的妻子,若是偷偷摸摸的在一起,她会一辈子受到谴责的。  虽然这样想着,她还是想知道沈辰旭这些日子有没有找过自己,她想问姐姐,又怕姐姐有所隐瞒,毕竟他们都希望她和沈辰旭断个干干净净。  姐姐和姐夫都是为了她好,姚若芳明白。  姚若芳闭着眼打开了关机了两个星期的手机,没一会儿,弹跳出来多条短信,全部都是沈辰旭打过来的电话,还有短信,她没有来得及看。  最近的一通电话是昨天晚上,连续打了两次……  沈辰旭还是不肯放过她么,都这么久了,还在找她。  沈辰旭真的在找她,这么久从未放弃过。  呼!  姚若芳的内心是纠结的,她既希望沈辰旭找她,有希望不找。  人啊,总是这么纠结!  姚若芳不敢多想,甚至连未读短信都来不及看想要关了手机,然而,这个时候沈辰旭的电话再次接了过来,姚若芳顿时就慌了,手足无措的不知如何是好。  而这边,沈辰旭在打通姚若芳的电话后第一时间从床上竖了起来,他仿佛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每天早上只要睁眼就会第一时间拨打姚若芳的电话,无论那头是什么回应,他从未放弃过。  “若芳!”沈辰旭激动的喊了声,只可惜电话再接通后的几秒再次被切断了。  他再迫不及待的打过去,那头显示的是不在服务区。  沈辰旭一刻也不敢耽误,穿好衣服就往楼下跑,仿佛一头被刺激的野兽。  沈大夫人已经吩咐佣人做好了早餐,看到儿子急急往外跑,拉住他问,“阿旭,这么急匆匆的你要去哪儿?”  “我有点急事,妈,今晚不要等我回来吃饭了。”  “又不回来?阿旭,你听妈一句劝,最近你爸心情不好,不要再和他对着干了,公司的事情也多,晚上回来吧,别老是去那种场合,对你的名声也不好。”  沈辰旭一句话没回,自顾自的走了,沈大夫人瞧着他远走的背影叹气。  这孩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找个正经的姑娘结婚啊!  一个上午的时间,通过打通的电话沈辰旭终于查到了姚若芳的藏身之地。  “大少,我们查到姚小姐在郊外的玫瑰园。”  沈辰旭眯了眯眼,他扔了手里的烟,“确定了么?”  “确定。”  “好。”  挂了电话,沈辰旭将油门一踩到底,往郊外的玫瑰园而去。  好样的,难怪他把京都翻过来都找不到,原来是被他们藏到玫瑰园了。  沈辰旭倒是听说过,玫瑰园种植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是沈辰皓的远房亲戚种植经营的,倒是很适合姚若芳的性子。  若芳,你真是想死我了。  找到了你,看我怎么教训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