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04 没有夫妻之间该有的冲动

404 没有夫妻之间该有的冲动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5599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2
    沈辰旭一路驱车抵达玫瑰园的时候还是早上。  穿过大片的花花草草,走在充满花香的小岛上,沈辰旭心情大好,不远处,一座两层高的小木屋十分惹眼,男人嘴角扬了扬,加快了脚步。  小木屋内飘起饭菜的香味,沈辰旭脱了皮手套轻轻的走进去,他眯起眼打量了眼四周,越往里,香味就越发浓郁。  这是若芳的手艺,他闻得出来。  若芳,他的若芳果然在这儿。  厨房里,几个简单的蔬菜出炉,姚若芳将炒好的剩饭盛在餐盘里,等转过身来,脸上的笑容僵住——  手里的餐盘砰的掉在地上,饭菜撒了一地,眼神惊恐的看着门口高大的男人。  “若芳!”沈辰旭黑色的眼眸在看到她以后亮了。  姚若芳摇头,她想逃,身子也跟着逼退到墙角,“别过来,你别过来。”  沈辰旭一脸激动,他几乎是跑过去将姚若芳搂了过来,抱着她喃喃道,“若芳,我终于找到你了。”  女孩儿被他禁锢在怀里无法动弹,甚至被他强大的力道抱得连喘息都成了困难。  “若芳,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了你。”  无法理解此时的沈辰旭是什么心情,他和姚若芳的情感截然相反,她惊恐万分,他激动得要命。  姚若芳闭着眼,颤抖着声音道,“你找我做什么,沈辰旭,你为什么要找来?”  “我怎么不能找来,我能找来是我的本事,怎么,你还想逃?”沈辰旭仿佛看不到她惊恐的情绪,继续吓唬她,“若芳,即便你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沈辰旭,你一定要逼我吗?”  沈辰旭紧紧的抱着她,“若芳,其实你是想我的对不对,要不然你也不会把那个手机开机,你是不是想看看我有没有找过你?”  不容姚若芳答话,沈辰旭继续道,“若芳,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找你。”  被男人戳中心事,姚若芳的脸瞬间涨红。  是的,她就想看看沈辰旭有没有找过自己,没想到真的找来了。  那么姐姐和姐夫在她身上花的心思都白费了!  “若芳,跟我回去吧,这里有什么好?”  “这里怎么不好,你以为所有的女人都喜欢城市的繁华吗?”  “如果你喜欢安逸,我可以在东区给你种植喜欢的花草,保证和这里差不了多少。”沈辰旭说出这番话简单,做出来也不难,只是他从未发觉,为了找姚若芳花了怎样的代价,还承诺给她院子里种植花草。  试问他沈辰旭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竟然为了这么个女人甘愿低头。  说的,他低头了,或许姚若芳不觉得,但对于强势霸道的沈辰旭来说,做到这一步真的很难。  “和这里差不多有什么用。”姚若芳目光涣散,真的看到了沈辰旭,她心里的恐惧大于惊喜,“我要的生活是没有你。”  “若芳!”沈辰旭危险的眯眼,他有些怒了。  这个女人能不能说几句好听的!  既然他找到了她,那么他就不会让她再逃了。  此时的沈辰皓正在公司忙碌,吴特助得到消息走进来汇报,“二少,不好了,大少带人把若芳给带走了。”  “什么?!”沈辰皓闻言激动的从大班椅上站了起来,“怎么会这样的?”  若芳一旦被沈辰旭带走了,他们就很难从他手里要回人来,若芳跟着那个男人肯定会受苦。  沈辰皓首先想到的是怀孕的姚若雪,她绝不能知道这件事。  “保守秘密,这件事绝不能让太太知道。”  他得立马去找沈辰旭,想办法把若芳给弄回来。  “二少,您还有个会议,现在离开……”吴特助试图提醒他。  “都什么时候了,先救人再说。”沈辰皓厉喝,穿了外套就往外跑。  沈辰旭带着若芳到了京都东区,这里是他的地盘,无论谁来了他都不用顾忌,包括沈老爷子。  东区的富人区,沈辰旭在这里有两栋别墅,他挑了最里面的一栋,是想给姚若芳一个安静的环境休养。  在回来以前,沈辰旭已经安排人打扫,空旷的别墅里全部是白色系的装饰,很是单调,一如他的人,那么冷淡。  “若芳,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  她的家?  姚若芳愣愣的打量着这里的一切,冷冷冰冰,空间虽然大,可她一点也不喜欢。  她还是喜欢姐姐给她的去处,有花草相伴,也有大自然的气息,来到这里她就会觉得自己是沈辰旭包养的情人。  姚若芳一句话没说,提着行李箱上了楼。  既然来了这里,沈辰旭应该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她。  “若芳。”男人叫住她,“如果你敢不听话,我一定会让你姐姐和姐夫倒霉。”  沈辰旭在过来之前接到了下属的电话,说是沈辰皓已经找到了这里,他是害怕的,生怕这个女人跟着沈辰皓走了。  沈辰旭怎么都想不到有一天,为了一个女人他会害怕沈辰皓。  可这话听在姚若芳耳里却成了一种威胁,她愣愣的站在原地没动,只是苦涩的扬了下唇。  这个男人真是死性不改,还记挂着她的姐姐姐夫,不说现在姐姐怀孕了,即便没有,她也不能让他们再因为自己受到任何伤害,上次早早的事已经让姚若芳很愧疚了。  “我知道了。”她背对着男人淡淡的说了句,拿着行李箱上了楼。  不多时沈辰皓带着人过来了,沈辰旭不好阻拦,要不然闹开了,老爷子知道后也不好收拾,他只能让沈辰皓进来见姚若芳,相信在自己的威胁之下,这个女人也不敢再离开他。  “若芳,你还好么?”见到姚若芳的第一眼,沈辰皓便关心的问。  “挺好的姐夫,你和姐姐不用担心。”为了让他放心,姚若芳笑着开口,“沈大少怕我太闷,故意给我找了间大房子住下。”  “可是若芳……”你愿意么?  话还没说完就被姚若芳打断,“姐夫,你走吧,我没事,只要我乖乖听话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若芳,你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  “我,我……”姚若芳其实是无法解释的。  要不是她开了手机,相信沈辰旭也不会那么容易找到她,说到底都是她自己作的。  她想承认错误,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沈辰皓见她一脸为难也是不忍心的,这丫头和姚若雪的性子一样,喜欢什么都藏在心里,他这样逼问,只会让她的心情更糟。  “罢了,你自己小心点,我想想回去怎么去和你姐姐说。”  “谢谢你姐夫。”姚若芳最担心的就是姐姐,怕她因为自己的事情操心。  临走之前沈辰皓交代,“若芳,有什么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会帮你的。”  “好。”姚若芳重重点头。  他会每天都打姚若芳的电话询问情况,最起码不会让她有意外。  沈辰皓走了没多久,沈辰旭便上楼来了,男人换了一身休闲装,比起平时的盛气凌人,多了一丝帅气阳光,这样看去倒是很舒畅,只不过那双眸子依然很冷,看得姚若芳心里发寒。  “这下能放心了?”沈辰旭点了一根烟。  姚若芳将手里的杂志丢到一边,问他,“沈辰旭,你究竟要怎样?”  闻言,男人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他走过去一把将沙发里的女人扯了起来按在怀里,手指划过她劲脖上的肌肤,凝视着她依然青涩的容颜,“不怎样,就是想你了,想和你在一起做。”  她的味道实在太好,以至于让他念念不忘,都这么多天了,他身体里仿佛燃烧了一把火,就等着她来扑灭。  “你脑子里除了这个还有其他事么?”  比如是真的想她,不是光记挂着和她上床。  只可惜,她的问话换来的是男人一记冷眼,接着她的身子便被他抱上了床,男人眼里的迫切十分明显。  果然,他对她只会做着种事情,再无其他。  激烈的运动过后,两人身上都大汗淋漓。  沈辰旭搂着她的小身板,灼热的唇贴着她的鼻尖,似是一种快感后的感叹,“若芳,还是只有你能让我舒服。”  姚若芳瘫软在男人怀里,她目光呆泄,没有半丝情欲过后的魅色。  是啊,她让他舒服了,可是他从来不顾及她的感觉,有没有问过她愿不愿意,这个男人对她从来就只是做!  男人手掌从她的腰肢滑向小腹,“饿了吗,我让人给你做点吃的。”  “不用了,睡吧,我累。”  沈辰旭改成两手抱着她,将头窝在女人颈间,“那好,我们一起睡。”  “大白天的你不做事么?”姚若芳感到很惊奇,堂堂的沈大公子竟然这么闲。  “乖,睡吧。”  他没有解释,只是默默的抱着她,仿佛他们之间真的是那种情侣关系。  仿佛只有抱着她在怀里他才能安心的入眠,可沈辰旭并不承认这种感情,他觉得女人就是善变的动物,包括姚若芳,明明和他身体那么契合,却依然想要逃离他的怀抱。  呵,他不会那么容易让这个女人得逞,这一次,一定不会让她再不听话的逃了。  *  这天上午,姚若兰刚做完客厅的卫生权玉蓉就穿着蕾丝睡裙从权绍峰的房间出来了。  在这个家姚若兰并不知道他们是分开睡的。  “二太太早。”姚若兰看到她礼貌的打招呼。  权玉蓉不屑的瞟了她一眼,“早餐做好了么?”  “还没,我去帮您弄,您想吃中式的还是西式的?”  权玉蓉一听顿时就火了,“什么,还要重新做?我肚子早就饿了,你做事怎么这么不知轻重,都什么时辰了,用脚趾头都想得到我饿了,应该早就准备啊。”  “对不起二太太,我马上去弄,我以为您……”  权玉蓉不耐烦的打断,“行了,别说了,赶紧的去做!”  姚若兰也不敢多说什么,转身便想去厨房忙碌,却没想到权玉蓉依然不肯放过她,对着她的背影刻意道,“真是的,也不知道姜淑艳什么眼光,还说你机灵,我看笨拙得和猪没什么区别。”  姚若兰闻言身体僵了僵,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  她是佣人没错,可也是个人,只负责伺候东家的饮食起居,没有必要承受这些吧。  想了下,最终还是没能忍受这种侮辱,她转身,冷眼看向权玉蓉,“二太太,请您说话放尊重一点,您没起床,我怎么给您准备早餐,我也不是偷懒不给您准备,您这么说话,不觉得太过分了么?”  “呵,脾气挺大的,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在东家做事就得承受责骂么,你做的事不满意,难道我这个花钱的连句话也说不得啊。”权玉蓉双手环胸冷笑了声,“不要以为你是夫人推荐的我就不敢说你,你伺候夫人是尽心尽力,可是对我,你没有做到一个佣人该有的责任,这事我说到哪里你都是没理的。”  “如果你觉得不服气,要不然我们找人来评评理?”  她的一番话让姚若兰想起了自己的身份,无论她有没有理都是没有用的。  还能怎么办,逞了一时口快就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二太太,我去做早餐,你稍稍坐会。”  “今天是我起来迟了,以后你早上八点半帮我把早餐准备好。”权玉蓉也懒得和她计较刚才的事,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哎,今天要怪就怪阿峰,怕我昨晚累着了,偏偏不让我早起,我也是没办法,你呀就多担待些。”  姚若兰忍着气听着她的这些话,抿唇不语。  是啊,她不过是个佣人,是哪里来的骨气和这个女人较劲的,人家身份尊贵得很,不光是老爷子的心尖宠,还是权二少的心头肉!  权绍峰和姚若兰说过,她在这儿,他会每天中午回来吃饭,等权玉蓉吃完早餐收拾好,已经是上午十点半,她得准备午饭了,而权玉蓉吃完饭以后就出去了。  中午十二点,权绍峰准时回家,姚若兰已经做好了四菜一汤,他一个人吃足够了。  这是权绍峰第一次回到这个地方能有一口热饭吃,他望着几个简单的菜色,心里涌起一阵暖意。  “若兰,怎么样,在这儿还习惯吗?”  “嗯,挺好的。”  姚若兰在厨房收拾,等权绍峰回来以后她直接去了厨房,以免和他有过多的接触。  她似乎在故意躲着他!  “那……”  “二少,午饭已经准备好了,您去餐厅坐吧,这里油烟味重,我去帮您拿餐具。”  权绍峰似乎没意识到权玉蓉不在,只觉得若兰对他的态度有点冷。  乖乖在餐桌前坐下,姚若兰已经帮他把饭盛好了,他立即拉着女人的手问,“若兰,是不是在这儿拘谨,我瞧你脸色不好?”  姚若兰被他这个动作吓坏了,如果被权玉蓉看见还不知道闹出什么风波呢,她尴尬的抽回手,装作若无其事的回答,“没有啊,可能是昨晚没怎么睡好,认床吧。”  “你还有这种习惯,刚去权家大院呢,有没有这种感觉?”  姚若兰拨了下散落下来的发丝,“都有两天的适应期,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  “坐下来一起吃吧,反正我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  “二少,我现在不饿,早餐吃得晚。”  权绍峰一听拧了下眉,“以后可不许这样了,一日三餐都必须按时吃,这样身体才好。”  “嗯。”  吃了几口饭,权绍峰才发觉房子里少了一个人,“对了,玉蓉呢,出去了么?”  “说是约了人一起去逛街。”  “也好,也好。”  权绍峰有的不再是失望,反而有种松口气的感觉。  他和权玉蓉几个月的夫妻,放过过了大半的时光,因为这种夫妻生活真的过得很腻,现在她出去,他也能安静的吃顿饭,免得她突然发脾气,弄得他也跟着心情不好。  或许是姚若兰的手艺不错,也或许是他真的饿了,一碗饭见底,权绍峰又让姚若兰给他盛了一碗。  姚若兰紧绷的脸因为他的这个动作而松懈下来,无论是谁,一旦劳动成果得到肯定都是会感到欣慰的。  看样子权二少是真的喜欢吃她做的饭。  “若兰,下午跟我去公司吧,等我下班以后我们一起回家看妈妈。”  姜淑艳昨天出院权绍峰就没有去看过她,现在若兰又跟着他来了这里,他始终是不放心的。  权绍峰这样的语气,仿佛姚若兰才是他的妻子,他们一起下班,然后一起回家,这样子很容易让人引起误会。  “不了二少,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姚若兰也想去看看姜淑艳,但在经历过上午的事件以后,她必须要克制自己,“你帮我给夫人带句话,就说我在这儿很好,请她放心。”  权绍峰想起他们在医院的那段时间,两人的关系没有这般生疏,相处起来十分融洽,现在的若兰对他虽然也好,可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了。  “若兰,是不是玉蓉说了你什么?”思来想去,权绍峰只能想到这个原因。  “不是的二少,我既然来了这儿就该安安静静的在这里工作,不想再东跑西跑,一会儿二太太回来也要吃饭的。”  权绍峰放下手里的碗,他已经吃得很饱,这才像一个家该有的样子,他很感激若兰给了他这些,所以,他不能亏待了这个女人。  “若兰,要是玉蓉说了你什么,或者欺负了你,你一定要告诉我。”  “二少放心吧,二太太人很好。”  她越是这么说,权绍峰越发觉得这里面有猫腻。  姚若兰的性子他太清楚了,即便受了委屈也不会和他说的,他只能自己去发觉,然后和权玉蓉谈谈。  但是今天晚上,他必须带着姚若兰一起回去,想必姜淑艳也想见见她,他必须要让妈妈放心。  “那吃完饭以后跟我去公司,这是命令。”权绍峰头一次用这么严厉的口吻和她说话。  姚若兰叹了口气,想说的话卡在喉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都说是命令了,她一个佣人还敢有异议么?  等姚若兰吃完饭收拾完,恰好权玉蓉回来了。  她看到权绍峰,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直接朝男人扑过去,“阿峰,什么时候回来的啊,也不给我打电话。”  男人不适的将她推开,“我怕打电话打扰了你逛街的兴致。”  “逛街哪有你重要啊。”  权玉蓉说这话的时候特意朝收拾餐桌的姚若兰看了眼。  这个贱女人是故意的么,阿峰回来竟然都不和她说,难不成她真的对阿峰有非分之想?  越想,权玉蓉越气,现在的阿峰连碰都不碰她了,昨晚他们真的就相拥而眠,原本夫妻该做的一样也没做,虽然她什么也不能做,可这个男人对她没有冲动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