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06 所有人都幸福了

406 所有人都幸福了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7733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2
    搬回去?  权绍峰确实想搬回去,只是带着玉蓉一起回去,他突然觉得矛盾可能会更多,因为去了权家大院,她每天都会在姜淑艳眼前晃悠,一个是他的妻子,一个是他的母亲,她们两个不和对于权绍峰是为难的。  现在权玉蓉和他搬出来,姜淑艳对权玉蓉的态度就是眼不见为净,权绍峰也觉得这样挺好,最起码不会有矛盾了。  可现在权玉蓉要搬回去?  权玉蓉见他不说话,继续道,“阿峰,我想过了,妈的身体不好,又时常挂念着你,我们应该在她身边尽孝,你别看我平时和她走走得不怎么亲近,但她现在是我婆婆了,我自然要和你一起孝顺她。”  “玉蓉,你能想明白当然好,不过……”权绍峰想拒绝,却又找不到好的理由。  “这件事我已经和爷爷说过了,爷爷一个人在大院也很孤独,他希望我回去陪他呢。”  权绍峰闻言皱起了眉,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和老爷子说起这事了,竟然也不通知他!  姚若兰一直跟在权绍峰身后,她没有插嘴的份,站在这儿也尴尬,开口道,“二少,二太太,我先回房间了。”  权玉蓉阴冷的瞪了她一眼,随后又勾着笑继续对慕昀峰道,“权家那边已经在安排了,我们以后就住在你的院子。”  她这幅模样无疑是在告诉姚若兰,她在这个家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嗯,你先去休息吧。”权绍峰倒是体谅的说了一句,“若兰,今天谢谢你。”  权玉蓉眯了眯眼,心里涌起的妒意如同烈火般翻滚着。  可此时,她不能上前打那个女人,因为她在阿峰心里是温柔贤惠的,要不然阿峰也不会喜欢她这么多年。  等姚若兰回了房间,权玉蓉吊着男人的手臂撒娇,“阿峰,你觉得怎么样嘛。”  “这事以后再说吧,我觉得这里挺好。”来回奔波权绍峰累极了,绕过权玉蓉坐在了沙发里。  他不答应,权玉蓉便不肯罢休,也跟着坐过去娇滴滴的喊道,“阿峰!”  权绍峰看向她,眼神不再温柔,而是有点无奈,随后他从沙发里起身,“我有点累了,先去洗澡。”  权玉蓉的手紧握成拳,怎么回事啊,阿峰对她越来越冷淡了!  不过,她不会介意!反正她也不爱这个男人,只是依靠着他留在权家罢了,想要捍卫自己的权利,就不能让别的女人趁虚而入。  等权绍峰进去房间没多久,权玉蓉也换好衣服想要进去他的房间,和昨天一样,她要和他在一张床上睡,即便没有夫妻生活,也得占有这个男人。  似乎只有这样做,权玉蓉才能安心。  然而等权玉蓉换好性感的蕾丝睡裙,她却拧不动权绍峰房间的门了。  她当场愣在了原地,差点气得吐出一口黑血。  这个男人是什么意思,竟然连进都不让她进去了么?他这是真的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权玉蓉气冲冲的回到房间,估摸着权绍峰洗完澡,她便给他拨了电话过去。  “怎么了,玉蓉?”电话那头响起了男人好听的声音。  而权玉蓉听着恨不得摔了电话,怎么了他不知道么?  “权绍峰,你是什么意思?”  “嗯?”权绍峰不明白的应了声。  “我们是夫妻,你锁房门是怎么回事?”  “我平时都习惯锁了的,你要进来么?”  “不用了。”  啪!  权玉蓉愤怒的挂了电话,她即便再想和权绍峰好好的,也不会让他一而再再而三把自己不当回事。  伤她自尊是吧?  呵,那行啊,我们就玩玩,看最后谁缴械投降!  这一夜,权玉蓉烦躁得要命,连续喝了好几杯酒却依然毫无睡意,直到第二天一早才迷迷糊糊的睡着,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半。  而姚若兰已经将整间房子里的卫生打扫干净,等权玉蓉弄完从卧室出来差不多已经中午了。  姚若兰不禁奇怪,为什么两人不是从一个房间里出来?  有了昨天的教训,不管有多晚,姚若兰也不敢把做好的早餐清理掉了,“二太太,您起来了,早餐我做好了,您需要什么我给您去热一下。”  权玉蓉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她轻蔑的朝系着围裙的姚若兰看了眼,又觉得自信满满。  呵,这样的女人,她就不相信权绍峰能看得上。  “不用了,我出去吃。”  一大早的,权玉蓉不想和这个女人生气,她要出去和闺蜜们喝茶聊天,问问他们该怎么办。  等权玉蓉走后,姚若兰又立马去厨房准备午饭,她已经切好菜,十一点半就开始炒,差不多十二点二少就回来吃饭了,而权玉蓉这个时候出去,夫妻两人又错失了见面的机会。  姚若兰终而明白权绍峰的无奈,权玉蓉虽然长得漂亮,可一点也没有做到作为妻子的本分。  中午,权绍峰很准时的回来了,男人看到简单的几样菜,疲惫的心得到舒缓。  好像现在的生活对于权绍峰来说,无所谓权玉蓉在不在家,有一个人等着,给他做饭就够了。  这一天权玉蓉都没有回来,姚若兰做了三个人的饭菜,而等到晚上七点,不光权玉蓉没着家,就连权绍峰都没见人影。  难道他们约好了在外面吃了?  姚若兰单手拖着头,这个想法一出,她的一颗心沉到谷底。  她虽然是一个佣人,但不回来吃饭好歹告诉她一声吧,想要自己吃,她又不敢。  八点半,他们还是没有回来,姚若兰终而控制不住,给权绍峰打去了电话。  无论他们有没有在一起,她该确定权绍峰回不回来吃饭,她好把凉了的菜作安排。  电话接通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姚若兰的眸暗了下去,在她要挂断的时候,那头传来男人醉醺醺的声音,“若兰,是你吗?”  “是我,二少,我做好了饭,你回来吃吗?”姚若兰显得有些激动。  权绍峰那边很吵,不像是和权玉蓉在一起,那么他就是一个人在外面了?  “吃,不过要很晚才能回来,在外面有应酬。”  姚若兰望着已经凉透的菜,“哦,那我等你回来,小心开车。”  只要他没事,她就放心了,无所谓回不回来吃饭。  不过他刚才好像说的吃。  姚若兰像瞬间恢复了活力,她打开电视机,坐在沙发里看电视等权绍峰。  晚上九点半,权绍峰摇摇晃晃的回来了,姚若兰扶着他进来,男人在看到她的那一刻笑了。  “怎么喝这么多酒啊?”  “没办法。”权绍峰的脑子还是很清醒的,“男人一旦从了商,这些就避免不了。”  不过权绍峰很好有这些应酬,因为这次合作的对象是以前的同学,所以才会给面子去的。  他是权二少,从来只有人家巴结他的,哪里有要他亲自作陪的道理。  “若兰,你等很久了吧?”  “没有啊,反正也没什么事。”  姚若兰把他扶到沙发里,然后给他倒了一杯热水,“先喝口水吧二少。”  权绍峰接过水杯喝下,他望着跟前伺候的女人,从来没有觉得喝了这么多酒会如此舒服的。  “我饿了。”一杯水见底,他这么说。  “我马上去热菜,你等会。”  “好。”  姚若兰将热好的菜端上餐桌,去客厅叫权绍峰,男人却在窝在沙发里睡着了。  权绍峰睡得很沉,有轻微的鼾声,即便这种姿势也抵挡不了他该有的帅气。  是,这是一个很帅气的男人,最起码他是姚若兰心里的男神。  “二少,我扶你到床上去睡吧。”姚若兰想要扶起他,“睡到这里会感冒的。”  权绍峰喝了酒,一睡下去很难叫醒,但他有意识,听到姚若兰喊他便伸出了手。  姚若兰扶着他的身体去了卧室,因为男人太沉,压得她肩膀都酸了,所以等她扶着男人去了卧室,把他费力的扔到床上,姚若兰的身体也随着惯性跟着到了下去。  两人此时的动作抱在了一起,姚若兰的心在碰到男人的那一刻震撼了,他的身体没有其他男人的那么硬,反而很柔软,特别的热,应该是喝了酒的缘故。  反映过来的姚若兰想起身,却被权绍峰紧紧的抱住,“若兰,别走。”  男人没有醒,只是呢喃这这句话。  姚若兰懵了,没想到喝醉后的权绍峰这么清醒,叫的是她的名字。  “二少,你先放开我。”  “不放!”  姚若兰的话不仅没让男人松开手,反而把她抱得越发紧了。  “二少!二太太回来了!”  一句话让权绍峰的神经猛然清醒,他睁开眼,在看清女人的面容后,松开手抱歉的道,“我,我想睡了。”  他想道歉来着,不知怎么,就这么说了,然后睡在了床上。  姚若兰的身体得到自由,她叹了一口气,等身体得到放松开始给权绍峰脱外衣。  没想到这个时候,卧房的门被推开了,权玉蓉火大的走了进来。  “你在做什么!”一声暴喝令姚若兰的身体一抖,她转过身来,看到权玉蓉狞狰的面孔,十分吓人。  “二太太我……”  不等姚若兰说完——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姚若兰的脸上。  “我就知道你个贱人不安分,怎么了,想趁我不在谋权篡位啊?”权玉蓉用葱白的手指点着她,“我告诉你,别以为权二太太的位子那么好坐,就凭你,也配?”  姚若兰捂着发热的脸,“二太太,二少喝醉了,我只是帮他脱衣服和鞋子。”  “你个粗俗的手也配碰他,他喝醉了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我看你分明就是对阿峰有非分之想。”说完,权玉蓉扬起手掌,试图再给她一巴掌。  “做什么?!”被吵醒的权绍峰厉喝,从床上艰难的竖了起来。  在姚若兰开口之前,权玉蓉过去指正道,“阿峰,阿峰,这个女人想趁你不注意非礼你,我们告她。”  姚若兰脸色惨白,被权玉蓉的这句话吓懵了。  告她?  权绍峰揉了揉突跳不止的太阳穴,他只听到两人的吵闹声,并不知道姚若兰挨了权玉蓉一巴掌,加上灯光效果,姚若兰脸上的红肿根本看不出来。  “你能不能安分点,我不过就是喝醉了酒,人家若兰好心给我脱鞋子,端茶倒水,你告她什么?”  权玉蓉的情绪很是激动,“不是的阿峰,我分明看她……”  男人却反问她,“玉蓉,我喝醉的时候,你可曾照顾过我?”  “家里不是有佣人么,还需要我照顾。”权玉蓉不以为意,甚至因为权绍峰的这话感到生气,“权绍峰,你搞清楚,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佣人。”  权绍峰眯了下眼,原本温柔的脸立马变得难看起来,“那你就不要废话,这里让若兰照顾就可以了。”  “阿峰!”  权绍峰闭着眼懒得回话,明显是不想再和权玉蓉争论下去。  没得到权绍峰的袒护,权玉蓉气的要命,而她也只有把这口气撒在姚若兰身上,“你给我小心点,这事我会告诉爷爷的。”  权绍峰听后想为姚若兰说点什么,在睁开眼后,房间里已经没了权玉蓉的身影。  “若兰,对不起,她就是这个脾气。”  姚若兰被打的脸此时火辣辣的疼,但她不敢告诉权少峰,以免两人闹得更厉害。  好像自从她来了以后,权玉蓉和权绍峰就没有和谐过,这一刻的姚若兰不禁在想,是不是真的是因为她?  “我知道的二少,其实二太太就是脾气暴了点,人还不错。”  权绍峰说到这事就生气,“你还替她说话,这么晚回来也就算了,还大吵大闹!”  “二少,你早些休息吧,我也回房去了。”  “那行吧。”权绍峰深知这个时候她在他房里也不方便,免得那女人在爷爷面前乱告状。  大半夜的,权玉蓉真的来到了权家大院,不过老爷子已经睡了。  “小姐,老爷子最近身体不太好,有什么事还是明天再说吧。”老管家劝权玉蓉。  “我有急事要告诉爷爷,你快去喊他。”  “小姐,老爷子说过了,除非是天塌了才能喊他。”  “你!”权玉蓉气得要死。  怎么了,如今她没在权家住了,这些个佣人都不把她放在眼里了么?以前无论什么时候他想见老爷子都是没有问题的。  “小姐您还是回去休息吧,等老爷子明天起来,我会告诉他您来过。”  权玉蓉深吸口气,她今个儿算是栽了,又怕这么冲进去惹老爷子生气,算了,明天就明天吧,她今晚就在后院住下,明天好第一时间见到老爷子。  那个姚若兰不过是佣人,她就不信了,她权玉蓉一个千金大小姐还不如一个佣人!  *  陆七这些天除了在沈家大院就是陪着黄娅茹,和权奕珩彻底成了分居夫妻。  这天下午,陆七陪黄娅茹去了一趟超市,回来的时候遇见了等候多时的沈立轩。  陆七挽着黄娅茹的手松开,走过去笑着道,“爸,你什么时候来的啊,怎么也不打电话?”  沈立轩的目光落在黄娅茹身上,她气色好了不少,虽然没有年轻时的美,可高贵的气质依旧在。  “我没来多久,你们这是去超市了?”  黄娅茹只是看了沈立轩一眼,随即道,“小七,我先上去了。”  “妈!”陆七懊恼的跺脚。  黄娅茹一声不吭的走了,也没和沈立轩打招呼,沈立轩尴尬的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小七,你也陪着你妈上去吧,好好劝劝她,我在这里等。”  “嗯。”  陆七跟着黄娅茹上去,一进门她便为父亲说话,“妈,你别这样,其实爸没有其他意思,就是想来看看你。”  “我一个老太婆有什么好看的。”黄娅茹心里是生气的,这孩子和沈家相认也不给她通气。  如今沈立轩时常过来打扰她的生活,是她心烦才对吧。  “妈!”  “小七,你如今翅膀硬了,什么事都不跟我商量了,就这样和沈家相认了。”  陆七知道这件事是自己做的太突然了,后来黄娅茹知道,还责怪了她,她也能理解母亲的心情,不过她这不是心疼爸爸么?  “妈,其实沈家老爷子也没有你想得那么坏,当年的事我也不能释怀,可……”  “小七,你就是心太软。”  “妈,你也不是心硬的人,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就是在还怕,怕别人说你,其实妈……”  黄娅茹知道女儿想说什么,厉声打断,“小七,你胡说些什么。”  陆七噘嘴,“我哪里胡说了,本来就是嘛,其实现在像你和爸这种年纪的人谈恋爱很多啊,老了找个伴有什么不对。”  黄娅茹逛了会超市觉得累,她躺在贵妃椅上休息,喃喃道,“我和你爸不一样,小七,你不会懂的。”  她刚做过心脏手术,陆七怕说太多母亲会生气,心里郁结,也不敢多说什么。  她不愿便不愿吧,他们做子女的也不能强求,只不过妈妈这样子,陆七也不放心,而父亲整日操劳,她同样的担心啊。  只有把他们撮合在一起才是正确生活打开的方式。  该怎么办呢。  “妈,那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  “嗯。”黄娅茹喝了口水,不再看她。  母女俩心里都明白,小区的楼下还站着个沈立轩,这丫头怕是心疼她的爸爸了。  黄娅茹也心疼啊,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没办法接受那个男人。  从小区楼上下来,陆七果然看到沈立轩还站在原地。  她跑过去,不知道该对执着痴情的父亲说点啥,她的妈妈实在是太固执了。  “你妈还是不让我进去?”沈立轩倒是不意外,他来了多次,每次都是这个结果。  陆七点点头,劝道,“爸,你以后别来了,免得受苦。”  沈立轩笑了下,“不苦不苦,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担心你妈的身体。”  “爸,你最近怎么样,还好么?”  她瞧着沈立轩眼睛都熬红了,肯定是晚上没怎么睡好。  “我没事,最近工作有点忙。”  “已经快要吃晚饭了,爸,我们好久没一起聊聊了,要一起吗。”  “当然好。”  沈立轩自然愿意和女儿一起,其实工作只是一个幌子,他就是担心黄娅茹,每天都在挂念,可这个女人连见都不愿意见他,要怎么办呢。  如果黄娅茹能释怀当年的事,他们一家三口出去吃饭是最好的,只可惜这些东西对于他现在都是妄想。  晚饭的时间还早,沈立轩先带女儿喝咖啡,父女俩坐在靠窗的位置聊天。  陆七安慰父亲,“爸,你也别太心急了,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我妈死里逃生才生的我,她有多真心,有多后怕,可能不是旁人能理解的。”  “我理解,我怎么会不理解呢。”一说起这个沈立轩就激动不已,他心里愧疚啊,“小七,你不知道爸爸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日子,当知道你妈还在这个世界上,我的死去的心都跟着复活了,仿佛我这一生就是为她而生的。”  陆七听着这些话心也跟着酸了,她明白父母的这段感情,但是无法感同身受。  “我们那时候不比现在,很多人都有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你妈是个不错的女人,我也知道她这些年为了你吃了不少苦。”  “所以小七,越是这样我越不能让你妈在往后的日子里受苦了,你明白吗?”  陆七比任何人都希望自己的父母能在一起,她的妈妈无非就是怕人说闲话,还有当年的事情无非跨越过去,试问谁能那么容易的原谅一个要自己命的人呢。  那个人是沈老爷子,是沈立轩的父亲,若是妈妈真的和父亲在一起,就得接受沈老爷子。  这些陆七都理解,但是人生一世,如果顾虑太多的话,将来肯定会留有遗憾的。  “小七,你妈的性子我也知道,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放弃的,这辈子我余下的时间一定要和你妈在一起。”  陆七为有这样的父亲感到高兴,她也喜欢妈妈有个愉快的晚年。  这一生黄娅茹太苦,有时候她的事情太多,也不可能每天二十四小时的陪着妈妈,唯有父亲能做到这些。  “爸,对于我妈这种女人,只有死缠烂打。”  沈立轩,“……”  “听我的没错,我妈心里是有你的,就是放不开。”  “还有,你不要和她说当年的事,这样会让你们的心情都很沉重,就当做是重新认识的吧,你重新追求她,也不要送她喜欢的鲜花,送最艳丽的玫瑰,这才是情人之间该有的情调啊。”  沈立轩闻言暗淡多日的眸子亮了,他女儿说得没错,他们不能停留在过去,毕竟他们拥有的是未来。  既然黄娅茹不能接受,他就当做他们是重新认识的吧。  和沈立轩吃完饭,陆七和权奕珩见了一面。  两人坐在飘窗上背靠背的聊天,“小七,我爷爷已经同意了这档子事,我会尽快的准备,到时候你就等着我迎娶你,我要告诉全世界,你是我权奕珩的老婆。”  “阿珩,其实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  “有必要,在国外的那场婚礼太简单了,怎么配得上我这么好的权太太。”权奕珩转过身,他将女人抱进怀里。  他们分开了太久,这个家都没有生气了,得尽快办这场婚礼,好让陆七真真正正的嫁给他,这样他也会安心。  作为男人,一辈子也希望娶到一个心仪的女人,而陆七就是他以后生活的全部。  陆七握着他的手笑道,“都一把年纪了,结婚也这么多年了,再举行婚礼……”  “什么一把年纪了,我的权太太肯定是最美的新娘。”  陆七笑了出来,他们婚姻生活幸福美满,如果能多个孩子就更好了。  什么时候她才能给权奕珩生个宝贝呢。  第二天,陆七约了叶子晴一起吃午饭,她现在住在沈家大院,有些日子没见小姑子了。  两人一见面,陆七开口便问,“你和慕昀峰复合了?”  “才没有呢,只是偶尔一起吃吃饭。”  “那你是什么意思呢。”  “没什么意思,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没有压力的在一起。”  陆七瞧着她红润的小脸笑道,“你还是承认你们在一起了?”  “哎呀,嫂子你就别逗我了。”叶子晴懊恼的不知说什么才好,“也不是在一起,就是偶尔会在一起吃饭。”  最近她和慕昀峰相处得挺不错的,叶子晴觉得这样子很好,她没说会和他复合,而慕昀峰也没再给她压力的提这件事。  如果合适,他们就会复合,不合适还会是朋友,毕竟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  “呵呵。”陆七轻抿了口咖啡,笑而不语。  她看得出来,叶子晴是高兴的,果然,真爱只有一次,即便慕昀峰做了伤害她的事,在他温柔的攻击下,叶子晴还是不会计较。  不过就这么和好,是不是太便宜慕昀峰了,以后他不会再欺负叶子晴吧。  陆七盯着她凸起的小腹,眼里满是羡慕,“六个月了吧,怎么样,累吗?”  说到孩子,叶子晴娇俏的脸上洋溢出一丝温暖的笑意,“嗯,刚好六个月,过年之前就会生产,那时候会很冷。”  “怕什么,自然会有人照顾,你呀,就安安心心的做个漂亮的辣妈。”  “呵呵。”叶子晴也很期待那一刻,不知道孩子出生是什么样子,会像她多一点,还是像慕昀峰多一点,或者两者兼得。  不管像谁,叶子晴都很有自信,自家孩子肯定是个漂亮的奶娃娃。  “嫂子,我今天都听哥说了,真好,你总算能堂堂正正踏进权家的门了,看以后谁还敢欺负你。”她说的是,权奕珩准备和陆七举办婚礼的事。  今天权家已经在准备请柬了,说是这个月底就会办婚礼。  “这事你这么快就知道了?”  “开玩笑,我可是权奕珩的妹妹。”  “呵呵。”  到了这一刻,陆七感谢颜子默,如果不是他成就了她,她也不会让自己变得这么强大,和权奕珩并肩携手。  这天晚上,陆七和权奕珩,还有慕昀峰和叶子晴都回到了权家,说是商量婚事。  权玉蓉这两天都待在权家,等着权绍峰来给她赔礼道歉,可是两天过去了,那个男人没有丝毫的动静,她有些坐不住了,想去找爷爷,却看到前厅里灯火通明,热闹非凡,根本就没有她插足的份。  她听佣人说了,老爷子要给陆七和阿珩哥哥举办婚礼。  权玉蓉的这个位置正好能看陆七的侧颜,那个女人依偎在权奕珩怀里,笑得异常灿烂,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围着她转。  权玉蓉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在在一起,嫉妒的想死。  好像所有人都幸福了,唯独只有她,仿佛被全世界遗弃了一样。  权玉蓉忍着心酸,跑去了权绍峰的院子,里面三个佣人在等着她,已经把整栋别院收拾得干干净净。  她前几天和权少峰说过会回来住,就等着权绍峰回来,他们住进这栋小院,可是那个男人为什么不来找她?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票票和支持,爱你们,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