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07 权玉蓉不是女儿身了!

407 权玉蓉不是女儿身了!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759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2
    权玉蓉浑浑噩噩的走进去,佣人看到她到,“小姐,您回来了,您看看还有没有需要的,我们再去准备。”  “都去休息吧。”权玉蓉低低的说了句,仿佛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  权绍峰一直没有来找她,也不知道最近忙些什么,为什么阿珩哥哥能时时刻刻的陪在陆七身边,而她的阿峰,会这么忙?  男人忙只有两个理由,第一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第二是真的事业有成,为了生意忙得不可开交。  权绍峰,你到底是属于哪一种呢?  权玉蓉受不了这种生活上的折磨,她从小被人捧在手心,从来没有这么被人忽略冷落过,她怕自己几天不露面就彻底被这个世界遗忘了。  不行,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权绍峰不来,她可以去找他,也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问题,她是他的妻子,随时都可以见。  大半夜的,权玉蓉独自开车去了新婚公寓。  然而等她开门进去,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包括佣人姚若兰。  她真是傻,自己走了,给别的女人腾地方。  权玉蓉无处发泄心里的怒火,将客厅里再次砸了个稀巴烂。  这是趁她不在偷偷跑出去约会了么?  呵,她不会让任何一个女人得逞,抢了原本属于她的地位和荣华。  这几天权玉蓉不在,姚若兰白天也没什么事情,她去了沈家看望姚若雪。  许久不来,姚若雪又瘦了不少,看得姚若兰一阵心疼。  “姐,听说你孕吐厉害,我特意给你熬了酸梅汤,你尝尝看。”  姚若雪虚弱的躺在贵妃椅里休息,她这几天孕吐特别厉害,无论吃什么都会吐,明明很没有胃口,但为了孩子她又不得不吃,反反复复,也急坏了沈家人,特别是沈辰皓,没少给她想办法,可都没有什么效果。  医生说了,最有效的就是用药,但怀孕了用药终究是不好的,怕对孩子有影响,姚若雪坚决不用。  看到妹妹过来,姚若雪的心情稍微好了些,她拉着姚若兰的手问,“最近怎么样,忙吗?”  “不忙啊,不然我哪里有时间过来看你。”  “在权家还习惯吧,有没有人为难你?”  “没有。”姚若兰把酸梅汤倒进碗里,而后递给姐姐,“夫人待我挺好的,说实话姐,我很庆幸遇到这么好的东家,我准备就在那里做了,直到他们嫌弃我。”  听到妹妹这么说,姚若雪也为她高兴,这就说明姚若兰在权家做得挺开心的,她的脾性好,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有始有终。  “你这么好,做事又勤快,他们自然会喜欢你,若兰,别把自己想的太卑微。”  “姐,我没有觉得自己卑微啊,我只是为了生活在赚钱。”  “你能这么想就好了,若兰,你和小董分手后,他没找过你吧?”姚若雪喝了口酸梅汤,赞叹道,“嗯,味道不错呢,你呀,还是那么会做饭。”  “只要你喜欢就好,我天天都可以给你送来。”姚若兰故意忽略她的前半句。  “天天送多麻烦,你也忙。”  “为了你肚子里的小宝贝,再忙也是值得的。”  姚若雪笑了声,她现在的生活真的很幸福,个个都对她这么好,这是要把她宠上天的节奏么?  “哎,我问你话呢,故意打岔不是?”姚若雪不放过她,旧事重提。  姚若兰逃不过去,也不想瞒着姐姐,“我们没有再见过,我去了哪儿估计他也不知道。”  姚若雪一开始就对小董不满意,一个大男人,每天蹲在家里什么事都不干,指望着姚若兰养他像什么话,这样的男人别指望他有作为了。  姚若雪要感谢小董的出轨,要不然她的妹妹还是拧不清,真的到结婚可就晚了。  即便已经分手了,姚若雪还是不免担心,叮嘱道,“他若是再找你,你千万别理,男人的话不可信,可以伤害你一次就可以伤害你第二次。”  “我知道的姐,你别担心了。”  “本来我是想抽空去看看若芳那丫头的,可惜我身体一直不好,担心得很呢。”  姚若兰安慰她,“姐,你自己身体不舒服,就不要光担心别人了,好好养身体,若芳那丫头我会抽时间去看她的。”  “还是算了,去得次数多容易被发现,她才刚刚接手那里的新生活,还是不要去打搅她了。”  “嗯。”  若芳的事沈辰皓还瞒着姚若雪,最近她孕吐的厉害,也没有时间去看若芳,只是偶尔会打电话,不过若芳已经和沈辰皓通气了,每次姚若雪打电话过去询问,她都说很好。  因为今晚权绍峰有应酬,权玉蓉也不在,姚若兰不用赶回去做晚饭,她就留在姚若雪这里吃饭了。  吃完饭从沈家出来已经晚上七点,天色完全黑透,华灯初上,京都的夜永远都是热闹非凡,走在大街上,人群涌动。  姚若兰难得出来一趟,她想给自己添置点东西,当然来的地方都是些小巷子,东西便宜,一条围巾只要十几二十块的那种地方,和那些富人的生活完全没法比。  “若兰。”  嘈杂的夜市,有人在大声喊她的名字。  姚若兰夹在人群中回眸,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初恋。  这是他们分手后第一次相见,他个子高高瘦瘦,即便挤在人群中也能看到他清晰的脸。  “若兰,若兰,太巧了你也在这儿逛呢。”  姚若兰看到他淡淡的笑了下,“嗯,随便逛逛。”  “要买什么东西吗,我陪你买吧。”小董殷勤的道,态度十分友好。  “不用了,我就是没事出来走走,现在该回去了。”  既然分手了就该分得彻底,姚若兰不想和他有过多的牵扯,想转身离开,却被男孩儿拽住了手腕。  人群中,男孩儿年轻的脸上满是深情,“若兰,我有话要和你说,我们去那边吧。”  “哎,我……”  不容姚若兰反抗,小董就拖着她走去了人群少的角落。  “有什么事你快说吧,我真的要回去了。”姚若兰催促。  “你现在住在哪儿?”  “住在东家。”  “你又给人做保姆?”小董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姚若兰想起之前,她要给人做保姆,小董死活不同意,说她这个职业太丢人,说给身边的亲戚朋友听都觉得太卑微,所以,一直没让她做。  而姚若兰为了赚点外快,都是给人做的钟点工。  姚若兰听着觉得很不舒服,“给人做保姆怎么了,我们已经分手了,我做什么和你没关系。”  “不是的若兰,我是怕你太辛苦了,遇到东家脾气不好,你会受委屈的。”  “我的东家很好,你就别操这个心了,有时间还是多陪陪你的新女朋友吧。”姚若兰说完准备走。  小董却不放过她,迅速挡在她跟前,“若兰,其实我是想对你说,跟我回去吧,以前都是我不好,我年轻不懂事,不知道惜福,我保证,只要你跟着我回去,我一定好好对你,痛改前非好好做人。”  能说的好话小董全都说了,那模样只差给姚若兰发誓保证。  姚若兰没想到和姐姐说的话这么快就验证了,前男友真的来找她,还保证以后好好对她。  若是换成以前的姚若兰,可能真的就相信了,因为自从和这个男孩儿在一起,她就变得失去了自我,什么事都听他的安排,而这一年她赚的钱,几乎全部都花在了他身上。  她是指望他能飞黄腾达的,考上研究生她就熬出头了,没想到一年的付出,换来的是被抛弃的结果。  人心一旦凉了就很难焐热了。  “若兰,跟我回去吧。”见她不说话,小董再次开口催促。  他了解姚若兰,是个心软的姑娘,估计只要多说两句好话,认错态度诚恳便会接受。  姚若兰抬起头望着男孩儿,她在陈述一个事实,“我们已经分手了。”  “分手了又怎样,有几对情侣不吵架,别和我闹了。”小董试图去拉她的手,被姚若兰很好的避开。  她不想再纠缠下去,转身想走,却听见身后传来男人的辱骂声,“姚若兰,你以为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如果不是我,你估计这时候还得睡大街呢,怎么着,飞黄腾达了就忘记救命恩人了?”  小董恢复原有的本性,他拍了拍手掌,一脸痞气的看着姚若兰的背影。  这种话姚若兰是受不住的,更何况她傻傻的付出了一年多,如果说上一秒她还有留恋的话,这一刻她对这个男人真的没有任何值得怀恋了。  深吸口气,姚若兰转过身冷冷的看着他,“那你要我怎么样呢,一年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我为了你不惜做三份工作,几乎养了你一年,怎么着,这样还不够付你房租么?”  见她转身,小董以为他是心软了,即便恢复了刚才的态度,他跑过去,两手拉着姚若兰,“若兰,我知道是我错了,你别这样说好不好,我们再怎么样也有一年多的感情。”  “我保证改,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会考研,将来赚了钱都交给你。”  呵。  姚若兰听着好笑,这么一个男人,即便将来飞黄腾达了还会记得糟糠之妻么?  这种电视剧她看得多了,也傻了一阵子,不可能再犯傻。  姚若兰依然冷冰冰的望着他,“你和别的女人搞暧昧的时候可曾想过这些,可曾考虑过家里还有一个我在为你拼命。”  “说起来我也够傻的,为了你这么个男人。”  说起这些姚若兰觉得心酸,她推开男人跑开。  小董眼疾手快的拉住她,“若兰!”  “你跟我回去,我们结婚。”  姚若兰懵了,她承认在听到他说‘结婚’的两个字,心里震撼了下。  大概每个女人都期待能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吧,那一刻她该多么幸福。  只可惜……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强有力的声音传来,“放开她!”  姚若兰猛的抬头,透过路灯,果然看到了不远处的权绍峰,他穿着黑色西装,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她嘴角扬了下,甩开小董走过去,“二少,你怎么在这儿?”  “我和几个客户谈事情正好路过,你不是去沈家了么,怎么在这儿的?”  “我来买点东西……可是……”有些话姚若兰觉得不必说得太明白,相信权绍峰也懂。  男人拍了下她的头,“放心,有我在,没事的。”  而后他将姚若兰护在了身后,这姿势,这种互动看得小董一阵嫉妒。  他走过来阴阳怪气的道,“哟,难怪不跟我走,原来是找到了有钱人。”  权绍峰抿着唇危险的眯了下眼,他现在不动他,就想听听他还能说出过分的话来。  可姚若兰承受不住,“你别胡说,这是我的东家!”  “东家?”小董笑得越发大声了,“东家和小保姆,这不是很正常么,姚若兰,你少他妈的的给我装纯洁,别忘了当初你是怎么勾引我的。”  姚若兰,“……”  她勾引了他么?  却不知这是这个男人一味的伎俩,眼看得不到,他也不想让别人称心如意,“我告诉你哥,她就是个烂货,你想要,给钱。”  姚若兰气得脸色发白,从没有人敢这么说她,她自认为这半生清清白白,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怎么就让她遇到了这么一个渣男。  她正想说什么为自己反驳,只听见砰的一声,然后小董就被揍翻在地。  这还不算,权绍峰顺势踩在他身上,表情阴冷的警告,“你再敢说一次试试?”  “你以为你能打就厉害了吗,我说的是事实,她就是个烂货,烂货……你捡我穿的破鞋!”  权绍峰二话没说,沉着一张脸将他从地上扯了起来,往他嘴上揍了好几拳,刺水的小董小董的嘴已经不能说话了,鲜血顺着权绍峰的手指间流出来,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这种状况看得姚若兰傻了眼。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权绍峰,这个男人在她眼里一直是温柔绅士的,无论是对佣人还是对员工,永远都是一副好说话的样子,可是今天,他像一头被激怒的野兽,不知疲倦的一拳一拳的砸在小董的脸上。  “别打了,别打了。”反映过来的姚若兰赶紧跑过去劝,生怕再打下去会出事。  “这种畜生就该死!”权绍峰眼眸猩红,终而松开了手掌,“我告诉你,以后看到若兰最好是绕道走,要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一次。”  离开了闹市,姚若兰跟着权绍峰上了车,她担心会出事,忍不住问男人,“他,他不会有事吧?”  权绍峰不悦的睨了她一眼,“你还关心他?”  姚若兰摇头,“不不不,我是怕她真的死了你会……”  “这还差不多。”权绍峰听她这么说心情好多了,“放心吧,即便死了我也不会有事的,这样的人渣就该下地狱,我这是为地球做贡献。”  姚若兰听着觉得很是欣慰,她不是孤单的一个人,无论权二少对她是个什么意思,她都觉得很温暖。  “你没受伤吧,手上好多血呢。”姚若兰看到权绍峰手上的血,有点担心他。  “是他的血,不碍事。”  “我帮你擦一下吧。”  权绍峰觉得手上全是血确实挺吓人的,也就没拒绝,反正回去也是他们两个,无论在哪里都不着急。  “你好像也受伤了。”姚若兰擦干了他手上的血,却看到他的手背有青青紫紫的痕迹,应该是刚才太用力的缘故。  “一点小伤,我们从小练过,不怕。”  权绍峰说得云淡风轻,可姚若兰觉得欠了他一份情。  “二少,今天谢谢你,如果不是偶遇你,我还不知道他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  她是个心灵脆弱的姑娘,不怕苦不怕累,就怕被人侮辱。  “一点小事,还跟我客气什么,一起回家吧。”  “嗯。”  从电梯里出来,两人推开门走进去,被客厅里的一幕惊呆了。  和之前的某一个天一样,客厅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就像是被抢劫了一样。  “权玉蓉!”这一次,权绍峰有的只有无尽的怒火。  权玉蓉听到吼声从卧室里出来,看到他们并肩站在一起,她心里气得要死,酸溜溜的道,“我不在了,你的日子过得挺潇洒啊。和一个佣人进进出出,阿峰,你也不怕人笑话。”  姚若兰蹲下身默默的开始清理,她没有资格管他们夫妻之间的事,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家里收拾干净。  “怎么回事,你又砸东西,这些不是钱买来的么?”  权玉蓉轻蔑的看了眼地上的玻璃渣子,“一些赝品能值多少钱,反正我不喜欢这些装饰了,明天让人换就行了。”  她心里是有气的,三天了,权绍峰没有找过她,她在权家三天也被佣人指指点点,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权绍峰不要她了。  “说得轻松,这些东西都是我精心挑选的,重要的不是钱!”权绍峰对她吼了起来,“权玉蓉,你到底懂不懂?!”  “你发什么神经啊,不就是几件物品么,我三天没回来,你可有个关心过我,问候过我?”  权绍峰无力的撑着额头,良久他纠结的道,“玉蓉,从来都是你说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权玉蓉看了眼蹲在地上捡碎片的姚若兰,激动的吼了出来,“我要你像以前一样爱我!”  天知道她这些天有多委屈,爷爷说要给陆七那个贱人一场婚礼,这不是打她的脸么,曾经的爷爷明明不接受陆七进门的,现在不仅接受了那个女人,还要给她办婚礼,她真的没有脸在权家生活下去了。  还有叶子晴,也夺了她所有的宠爱,自从她来到权家,老爷子似乎就不像以前那么疼爱她了。  是的,她想要所有人的宠爱,当她发现老爷子不再溺爱她时,她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权绍峰的身上。  可是现在,连这个男人也不爱她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冷静下来权绍峰反问,“那你呢,爱我吗?”  “我……”权玉蓉被他这个问题给问懵了,可以说她从来就没想过,一直都享受着权绍峰的被爱,“你以前不在乎我爱不爱你的,你说过的阿峰,你说无论我爱不爱你,你都只会爱我一个人。”  “是,我说过,可是你不爱我也就罢了,还不定时的刺痛我,我不知道你是故意还是无意,但我的一颗心真的被你伤透了。”  “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这样吧。”  是的,就这样过吧,他没想过怎样,权玉蓉任性,她想要的无非是权二太太的头衔,他包容,他给她就是了。  谁让他一直爱了她那么多年呢。  “就这样是什么意思,权绍峰,你给我把话说清楚,说清楚!”  捡完碎片的姚若兰看不下去,她走过来劝,“二太太,二少当然是爱你,刚才在回来的路上他还跟我说很担心你呢。”  这话一出,权绍峰的脸色阴郁了下,谁担心了?  而权玉蓉更是不识好歹的朝她吼,“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给我闭嘴。”  “玉蓉!”权绍峰接过话,“你到底知不知道好歹,若兰她是在宽慰你。”  “呵,宽慰我,我不要她的假好心。”权玉蓉冷笑声,根本不领情。  “够了,权玉蓉,你能不能让我安静几分钟,我的头都快炸了。”  “怎么了,现在嫌我烦了,当初可是你自己要娶我的。”权玉蓉大小姐脾气一上来,谁也劝不住。  权绍峰懒得和她吵,绕过她回了房间。  砰,卧室的门被男人摔得很响,终于两人的战争结束了。  姚若兰也怕自己受到牵连,悄声的回了房。  这一刻的她终于理解了权少峰的那份痛苦!  权玉蓉……  她实在不知道怎么评价那个女人,这么好的一个男人是被她糟蹋成这样的啊,若是她一直这样下去,再多的爱也会被消磨干净的。  翌日一早,叶子晴心血来潮想去郊外走走,慕昀峰和权奕珩忙着工作,叶子晴约了陆七陪同。  她大着肚子不方便,慕昀峰也不放心她一个人出来,陆七陪着是最好的人选。  姑嫂两人到附近的面馆吃了早餐,漫无目的的走在小巷子里,看到小玩意儿就买个,日子安逸而愉悦。  “嫂子,你看,那不是权玉蓉么,怎么鬼鬼祟祟的?”  陆七闻言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对面街道一个带着口罩的女子低着头迅速的走进一家整形医院。  叶子晴从小就认识权玉蓉,所以无论那个女人什么装扮她都能认出来,陆七看了半天才确定,不过她很好奇,“还真是她耶,她去这种医院做什么?”  叶子晴来了兴致,“嫂子,反正我们没事,要不我们去看看。”  “你个孕妇,还是不要去那种地方了,说不定她来看病人,有朋友来做整形。”  “我看不像,她那样子分明是怕被人发觉。”叶子晴已经迫不及待了,“嫂子,你就陪我去嘛,我最喜欢偷窥人家的隐私了,要不我们也装扮装扮,最好别让她发现了。”  陆七拗不过她,只好随这丫头去了。  两人随意装扮了下,叶子晴戴了口罩,因为她是公众人物,又是孕妇,整张脸只露出一双水灵的大眼。  进了医院大厅,很快有人过来迎接他们,不过叶子晴的肚子明显,所以客服小姐只着重陆七。  “小姐,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我们这儿有专业的团队,您是对自己哪里不满意呢。”  叶子晴不屑的冷哼声,“我嫂子这么漂亮,怎么可能整容啊。”  “那您是想……”  陆七是多聪明的人,当即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她故意羞涩的道,“还有别的项目么,我那个……”  “小姐,您是不是谈了男朋友,准备结婚了?”  叶子晴和陆七相互看了眼,随后点头。  “我会给您找个好医生的,手术时间不长,三十分钟让您重拾少女的自信,保证婚后您老公对你疼爱有加。”  陆七算是明白了,这丫的还以为她来修补处女膜手术的。  “对了小姐我想问您,刚才进来的那个女人我瞧着长得挺漂亮的,她是来整容的吗?”  “不好意思小姐,这个是客人的隐私。”  客人的隐私,那么也就是说,权玉蓉不是来看朋友的,而是自己来整容的?  她怎么会有想整容的想法。  陆七和叶子晴都感到很奇怪。  “小姐,您需要手术么,需要的话我这边会帮您预约。”  “哦,好啊,不过我要找医生当面谈一谈。”  陆七觉得必须上去一趟找到权玉蓉,看她到底来这儿做什么。  “没问题,我给您通报一声,您先上去吧。”客服小姐把他们送到电梯口,“上三楼左拐,这个医生做了上千例的修复手术,您放心好了。”  “嗯。”  陆七笑着答应,和叶子晴一起走了进去。  电梯停在三楼,两人牵着手出去,想着这么大的医院该怎么找权玉蓉,却在左拐的瞬间,看到对面医生办公室的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女人坐在凳子上在和医生做着什么样的交流,分明是权玉蓉。  这层楼是专门做处女膜手术的,权玉蓉来这儿……  叶子晴捂着嘴夸张的喊,“天哪,她的处女膜没了。”  不知为何,她怎么就那么高兴呢,更觉得好笑,若不是怀孕的话,她指不定要蹦起来,“哎呦喂,这个消息是在是太震撼了。”  “她已经和阿峰结婚了,不是处女很正常啊,为什么会做处女膜手术?”  “我也想知道呢,嫂子,我有事情做了,呵呵。”叶子晴拉着陆七往前走,想要看清楚权玉蓉到底在做什么,然而这个时候医生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彻底隔绝了她们。  不过权玉蓉来这里肯定不是为别的。  陆七摇头笑道,“你呀就喜欢八卦这些东西。”  叶子晴耸耸肩,“没办法,谁让我怀孕闲着无聊呢。”  两人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等,大约半个小时以后权玉蓉从医生办公室出来了,陆七和叶子晴等了会才进去。  她故意装作想做处女膜手术,和医生闲聊了起来,也顺便了解到权玉蓉是几天前来做的手术,医生说恢复得不错,半个月就能同房了。  咨询完,陆七和叶子晴假装预约时间离开。  “我的天,她真的做了处女膜手术呢。”叶子晴真的不敢相信权玉蓉做了这个手术。  “没道理啊!”  “怎么没道理,结婚的那天她没有和二哥同房,说不定早就不是女儿身了。”  陆七感叹道,“其实是不是女儿身也没什么,如今这个社会还有几个女人啊,关键是她这种做法太可气了,又骗阿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