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10 亲眼见证权玉蓉的不堪

410 亲眼见证权玉蓉的不堪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8557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3
    医院的气氛永远都令人紧张的,老爷子已经进去一个小时,也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情况。  权奕珩点了一根烟夹在指缝间,这事他酝酿了好久,但到了这一刻,他觉得还是来点直接的好。  大家都是成年人,没什么大不了的,自己的事情该要有承受能力。  “爷爷是被玉蓉气病的。”良久,他突然开口。  权绍峰眯了下眼,他没有接话,等待着哥哥给个解释。  “阿峰,她在外面的那些事你清楚吗,她平时和哪些人来往你都知道吗?”  权少峰被问得哑口无言,他确实不知道,因为忙于工作,想要给她更好的生活,他每天都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做的事,为了能让爷爷满意,他付出的努力有目共睹。  “哥,玉蓉,玉蓉她到底怎么了,你们不是和爷爷一起出去的么,怎么和玉蓉扯上关系了?”权绍峰急急问。  “阿峰,我们都知道了玉蓉的事,我希望你也有心里准备,你别被她给骗了,她没你想得那么简单,早在之前她就和好几个男人来往。”权奕珩一口气说完这些话,手里的烟也燃尽了。  话落,权绍峰的大脑嗡嗡作响,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了一般,“哥,你,你说什么?”  “即便你不喜欢玉蓉,也,也不能用这种事情污蔑她吧。”  在权绍峰眼里,无论权玉蓉怎么胡闹,怎么任性她都是权家的千金大小姐,老爷子一手调教出来的宝贝孙女,怎么可能和那些人同流合污的做那种肮脏的事情。  权绍峰有这样的反映权奕珩一点也不奇怪,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些话他也不再重复,只是沉默的看着弟弟,眼神苍凉悲切。  是的,权玉蓉做出这样的事,他作为权家的一家之主是悲切的,说到底,这件事他也有责任,再怎么说权玉蓉也是他的妹妹,而他没有尽到一个哥哥该有的责任,让她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  权奕珩许久不说话,权绍峰便知道这事是真的了,而且权奕珩做事稳重成熟,也不屑说三道四!  “这事爷爷已经知道了,还被气病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权奕珩低低说了句,验证了这话的真实性。  “哥,她是权家的千金小姐……怎么可能做出这么荒谬的事?”权绍峰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也无法接受。  他回忆起这些年在权家和权玉蓉的点点滴滴,怎么都不敢相信她会是那样的女人。  没想到爱了多年的女人竟然有一天会给他戴绿帽子,说出去多可笑!而且还不止一个男人,她是有多饥渴?  是他傻,以为她爱着大哥所以不想把清白之身给自己,却没想到她有别的打算。  难道是嫌他年纪小,床上功夫不好?  权绍峰不禁傻傻的想。  “阿峰,她去整形医院恢复了女儿身,你们之间还没有……”  听大哥这么说,权绍峰完全明白了,为何权玉蓉会和他约定一个月,原来是做了这种事。  是啊,可能说出去别人都不相信,他们结婚这么就久了,从来就没有过夫妻之实,不过后面的几次都是他借口推脱的。  难道是他有感应,完全没有想要和权玉蓉在一起的欲望!  有时候无所谓爱情,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这份情任何人都无法替代,所以权绍峰还是不太敢相信,“大哥,我还是不相信权玉蓉是这种人,你是不是弄错什么了?”  “你不是不信,大概是觉得自己太失败,从来没有了解过她。”权奕珩说话犀利,再也没有任何隐瞒。  这个弟弟就像被养在温室里的花朵,对于这些肮脏的事情一窍不通,听到之后能有这样的情绪很正常,他必须很严肃的告诉他,这些事情都是真的。  权绍峰脸色发白,他猛的退后两步,人也变得浑浑噩噩,许久,他苦笑一声,“哥,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  “嗯。”权奕珩点头。  “你是怕我受伤,所以一直不敢说?”  “我是没想好怎么和你说,阿峰,你的脾性我了解,爱了玉蓉这么多年……”  不等权奕珩说完,权绍峰已经绷不住,他不想当着任何人发疯,颤抖着声音道,“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好,我去陪爷爷,有什么事你随时给我打电话。”  权奕珩转身走了,医院右边的廊道里只留下权绍峰一人,孤寂而悲凉。  等权奕珩回来,老爷子已经送入了VIP病房休息,医生说情况还好,不过下次要注意老人家的情绪,总是这样会引发旧病,对身体很不好。  医生这么说,他们做家属的也松了口气,要不然老爷子真的有什么事,他们这伙人就是会罪人了。  陆七在病房里守着,叶子晴和慕昀峰在外面,看到权奕珩过来,叶子晴问,“二哥呢?”  “走了。”  叶子晴一听急得要死,“你怎么让他走了,会不会出事啊。”  “他已经那么大的人了,应该学会自己承受,这事我们只告诉他真相,具体想要怎么做,全看他自己。”  “是啊,我们没办法帮他做决定,一切得让他自己学会承受。”慕昀峰也宽慰叶子晴。  姜淑艳太过于溺爱阿峰,而老爷子也总是把阿峰当做孩子看,所以他的思想单纯些,即便这么大了,还是比较容易相信人。  “可现在是关键时期啊,让他一个人……哥,你还记得二哥和权玉蓉结婚的那晚么,权玉蓉不肯和他洞房,二哥也是跑出去了的,爷爷都急死了。”  “最后不也是没事么,叶子,有些事情我们该给他一点私人空间,我相信阿峰能处理好,只是需要时间。”  叶子晴纠结的皱眉,“怎么处理,左右就是和权玉蓉过还是不过,不过就离婚,过……”  “过的话,我都懒得理他了,权玉蓉那种货色也要。”  “叶子,爷爷在里面,你说话注意点。”权奕珩阻止她。  权玉蓉是老爷子一手带大的,若说真的没有感情,老爷子今天也不会气得晕倒了,可见老爷子还是很在乎权玉蓉的。  这事具体怎么处理,还得等爷爷身体好了再说。  不多时,陆七从病房里出来,“阿珩,爷爷已经醒了,他想见你。”  权奕珩皱了下眉,清楚老爷子记挂着什么,他走过去搂着娇妻,“爷爷身体怎么样?”  陆七叹了口气,“气色很不好,你说话注意点。”  “我明白了,你在外面照顾叶子,她说话做事毛毛躁躁的,让她注意点身体,慕昀峰拿她根本没辙。”权奕珩用只有两人听到的语气叮嘱。  “放心吧,我会的。”  权奕珩关上门进去,叶子晴本想跟着一起,陆七开口道,“里面药味太浓了,叶子,你还是在外面休息吧,今天也玩累了,饿了的话让慕少带你去吃点东西。”  慕昀峰拿她是真没办法,他已经说了好多次想带她去吃东西,可叶子晴一直坚持要等爷爷醒来。  她已经失去了妈妈,就剩下一个疼爱她的长辈,能不担心么,哪里还有心思吃得下饭啊。  “嫂子,爷爷怎么样?”叶子晴眼巴巴的望着里面,想要进去探视。  “挺好的,刚才医生不是说了吗,爷爷的身体还不错,就是一口气憋着了,住几天院应该就可以回去了。”  老爷子晕过去的时候可真是把叶子晴吓坏了,她那时候是后悔的,要不是她对权玉蓉的事情幸灾乐祸,催促着哥哥和爷爷说,相信爷爷也不会倒下。  她什么时候才能改改急躁的性子?  “叶子,我带你出去散一圈吧,这样老待在医院里对孩子不好。”  老爷子已经醒来,叶子晴也终而安心了,她在医院待了一个下午,此刻确实觉得胸闷,便点了点头。  此时的病房里,输氧的老爷子看到权奕珩进来,他想要起身。  “爷爷,您别动,我帮您。”权奕珩走过去扶老爷子起来。  等他舒服些,权奕珩才给他倒水。  “爷爷,您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  老爷子喝了一口水,心里只记挂着一件事,“阿珩,你之前说的都是真的吗?玉蓉,玉蓉她真的那么不堪,和,和几个男人都有来往?”  “爷爷,您要坚强些,不过是一点小事。”  老爷子气得两手垂着床,“怎么能说是小事呢,阿珩,你不会明白爷爷的这种感受的。”  权奕珩生怕他情绪太激动气得背过去,赶紧用手帮他顺气,“我明白,怎么可能不明白,爷爷,您心疼玉蓉,在她身上花了不少心思,不指望她能飞黄腾达,但至少别丢您的脸。”  “可偏偏我捧在手心里的孩子,就是这么不争气,阿珩,爷爷是不是做错了?”老爷子眼神痛苦,看得出来这个真相给他的打击很大。  如果不是权玉蓉,是别的女人这么对阿峰,老爷子大概早就出手了。  “这世界上没有对错,路都是靠人自己的走的,玉蓉变成这样是她自己的错,也可能是命数。”  “阿珩,这事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有些日子了,但我没有确切的证据,一直不敢告诉您。”权奕珩小心翼翼的说话,他仔细观察着老爷子的脸色,生怕他出事。  老爷子无力的摇了摇头,“你这个一家之主不称职,明知道她犯了错,为什么不劝劝她,好让她回头?”  “爷爷,我找过玉蓉谈过,她不承认,我也没办法劝她,其实我已经暗示过她了。”  老爷子深吸口气,“阿珩,我对不起玉蓉,也对不起玉蓉的爷爷,她做出这样的事,你说让我以后用什么脸面去见她爷爷?”  “阿珩,你马上让玉蓉来见我,这事我要亲自问问她!”  “爷爷!”权奕珩不同意。  权玉蓉的性子他太清楚了,大概不会顾忌老爷子的死活,到时候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有可能把老爷子活生生的气死。  老爷子双手放在起伏不定的胸口,“放心吧,我没事,我只想听听玉蓉的解释,她是自愿的还是被人所迫。”  权奕珩抿了下唇没说话,听老爷子的语气应该不相信权玉蓉是自愿的,亦或者无论是不是她自愿,老爷子都想秘密处决这件事,免得让权家的颜面丧失。  医生给老爷子开的药里面有安眠的成分,不多时老爷子就睡着了,权奕珩轻声从病房出去,叶子晴和慕昀峰已经吃完东西回来了,还顺便给他和陆七打了包。  “哥,爷爷怎么样了。”叶子晴一直想进去看看,慕昀峰原本是想让她回去休息的,奈何她死活不肯。  权奕珩神色松懈,“没事,应该是一口气没缓过来,多休息休息就好了。”  “都怪我太冲动了,早知道这样就不该把权玉蓉的丑事曝光出来。”对于这件事,叶子晴内心是愧疚的。  “别太自责了,假如这事让爷爷自己发觉,可能那时候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了,更不好收场,爷爷只会更生气。”  陆七走过来劝她,“叶子,你在这儿守了大半天了,回去休息吧。”  “不要,我想看看爷爷。”  “老爷子这会儿大概谁也不想见,他心里难过,这一关是要他自己挺过来的。”权奕珩像是在对他们交代,“谁也不要进去打扰他,让爷爷好好睡一觉吧。”  接着他又哄叶子晴,“放心吧,爷爷经历了那么多,不会有事的,这里有我和你嫂子,您明早让司机送你过来。”  权奕珩都开口了叶子晴不敢不听,她也确实累了,“那好吧,我就在附近开个房间休息,如果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  到了酒店的房间,叶子晴直接脱了鞋踩在地毯上,虽然怀孕后她都是穿平底鞋,可今天走的路太多,加上她的脚有点种,这会儿都等不到进去后再放松了。  慕昀峰跟在身后帮她把鞋子放好,关上门后去洗手间接了一盆热水,而后他端到叶子晴跟前,“叶子,把脚放在里面泡一下会舒服很多。”  叶子晴愣了下,她从未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不过她也没客气,把脚放在了热水盆子里,水温正好,让她整个人都轻松不少。  慕昀峰的双手也放进热水盆里,想要给她洗脚,叶子晴见状在心里惊呼了声,很不习惯他这般体贴温柔。  “慕哥哥,我自己来。”  “没事,我来吧。”慕昀峰早看穿了她的心思,双手抓住她的脚不放,随后蹲着身子给她洗脚,孕妇不能按摩,所以他只能用这种方式给她缓解疲惫。  “脚有点肿,今天累着了吧。”  看着她微肿的脚,慕昀峰一阵心疼,也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可以消除这种肿痛。  叶子晴被他伺候得很舒服,没想到堂堂的慕少爷有一天会给她洗脚,想想都觉得爽啊,别说此刻双脚被他握在手心,仿佛她是他最珍贵的宝贝。  这种感情,叶子晴记不清等了多少年,真的到了这一刻,即便她之前想要放弃,但现在她被慕昀峰捧在手心里宠着,她还是无法不震撼,不激动。  不过一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叶子晴还是心有余悸,“我是被吓着了,说实话,我当时肚子都在痛。”  “什么?那你怎么不告诉我?”慕昀峰听得心惊,一盆热水差点弄翻在地。  “其实我是不知道哪里痛,整个人都不舒服,也被自己吓着了,所以在来医院的路上我都没怎么说话,在调解自己的心情。”  慕昀峰顺势拿了干毛巾给她擦脚,“叶子,以后这种事情你还是别插手了,也不顾着自己的身体,迟早会把我吓疯的。”  这一次叶子晴很乖巧的接受,看到慕昀峰激动的脸,她心情大好。  他很关心她,这些日子的接触,他的改变,他对她的好,叶子晴看得清清楚楚。  她想,她的宝宝是幸福的,不管她和慕昀峰将来怎样,至少在她怀孕的时候他做到了一个父亲该有的责任。  洗完脚,叶子晴窝在沙发里打了一个哈欠,“慕哥哥,我想睡了,你也回去吧。”  “我今天在这儿陪你。”  “不用陪我,你回去休息吧。”  “叶子,我就睡在沙发里,别赶我走。”慕昀峰恳求她,“你现在月份大了,不能一个人单独待在外面,让我照顾你和孩子。”  他这么诚心,那模样只差给她跪下了,叶子晴哪里还忍心赶他走,况且,今天他也跟着她奔波了一天,前前后后的伺候,肯定也累了,来回奔波她也不放心。  “行吧,你愿意睡沙发就睡沙发。”  叶子晴从沙发里起身,她从衣柜里找出新的浴袍去了浴室,她要洗个澡,然后轻松的谁上一觉。  洗完澡叶子晴便躺在大床上自顾自的睡了,没一会儿男人便听到了她匀称的呼吸声,偌大的房间里只留下一盏昏黄的壁灯,把她的脸衬得越发柔和。  虽然她身怀六甲,可身体依然轻盈,特别是那张脸,或许是年轻的缘故,即便素颜朝天也能美美的。  他能找到这么个青春靓丽的老婆,确实是他赚到了,怎么一开始就不知道珍惜呢?  男人坐在床边,轻轻伸手触摸着她的脸,假装睡着的叶子晴屏住呼吸,心跳加速。  这个慕昀峰,说好了只在沙发上休息的,怎么趁她睡着揩油呢。  叶子晴想起几年前,她追着慕昀峰跑,特别是在她喝醉的时候,总会在他身上乱摸,胡乱揩油。  难道这个都有报应?  因为光线暗,慕昀峰根本没看到叶子晴乱颤的睫毛,他以为女孩儿已经睡了,俯身下去准备吻她,却在这个时候,叶子晴打了个喷嚏,口水喷了慕昀峰一脸。  “咳咳,你,你做什么?”做完坏事的叶子晴假装迷迷糊糊睁眼,看到面前的慕昀峰,宛如一只受伤的小白兔。  呃!  慕昀峰顿时就尴尬了,他不过就是想偷偷吻下她的脸睡觉,就遭到了这样的报应。  既然被当场逮到,他也没打算躲,“你太美了,我没克制住。”  叶子晴冷哼,“果然变态,对孕妇也有兴趣。”  男人顺势将她抱住,“叶子,沙发上好冷,让我睡在你旁边吧,我保证不动你。”  事实上也动不了,她都那么大个肚子了。  不过叶子晴不同意,“如果嫌弃沙发就滚出去,你慕少爷有的是钱,可以另外开个房间睡。”  慕昀峰,“……”  这两个选择,他当然愿意睡沙发,算了,慢慢来吧,至少他现在能待在她身边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叶子晴就会重新接受他了。  半夜,叶子晴起来方便,看到慕昀峰缩在沙发里睡了,浑身上下连个毛毯都没有,她下床就着昏暗的灯光给他找了一床被单盖上,也同时惊醒了他。  “叶子,你还是关心我的是不是。”慕昀峰从沙发里起来,激动的抓住叶子晴的手。  叶子晴白了他一眼,“我是怕你感冒了,妈到时候责怪我。”  “嗯哼,她更心疼你,在你面前反而我这个儿子是外人。”  “谁让你老是让她操心,我比较贴心,她当然喜欢我多一点。”  慕昀峰搂着她,“她这么心疼你,要不你就……”  “打住。”叶子晴知道他想说什么,“我要睡了,你自个儿照顾自个儿,免得感冒了我不好交差。”  慕昀峰只好乖乖闭嘴,每次说到复合的事叶子晴就逃避,可能还没有到时机吧,眼看她肚子一天天长大,他必须要在孩子出生之前和叶子晴复合,免得到时候孩子出生了他连照顾的权利都没有。  *  权绍峰不记得是怎么回到家的,跌跌撞撞的打开门,新房里只有姚若兰在准备晚饭,而权玉蓉不在。  他的声音很轻,在厨房里翻炒的姚若兰并不知道权绍峰回来了。  等她端着做好的菜放在餐桌上,抬头的瞬间才看见沙发里的权绍峰。  “二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权绍峰呆泄的坐在原地,他手指间夹着一根烟并没有回答姚若兰,而是吸了一口,很快呛了出来。  “咳咳……”这是他第一次吸烟,不怎么会,呛着也在情理之中。  他这幅样子一看就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姚若兰顿时就慌了,跑过去问,“二少,你怎么了,你别吓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权绍峰眼神不变,只是无头无脑的说了句,“你说人怎么会变得这么快呢。”  “二少,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爷爷病了。”他说,再无其他。  这种事情他怎么好意思开口和别人说!他权二少有一天竟然会被戴绿帽子,而且那个女人还是他爱了多年的。  姚若兰因为着急而喘着粗气,她颤抖着握着权绍峰冰冷的手,试图安慰男人,可一开口声音就抖得不像样子,“老爷子病了,那,那您是不是要去医院,严重吗?”  她和权绍峰认识这么久,从未见过这样秃废的他,若是因为老爷子倒好办,老人家嘛,有个病痛很正常,也不该是权绍峰的这种表情,就怕是因为别的事情。  权玉蓉今天一天都不在家,也不知道在外面忙什么,姚若兰不清楚,他们昨晚是不是又吵架了。  “二少,我去给你倒杯水来。”  “若兰,爷爷的病挺严重的,我心里……心里难受。”权绍峰拉住她,单手痛苦的插进发丝里,“都是因为我爷爷才会病得这么严重,若兰……你无法体会我这种心情,我在京都的脸全被她丢光了,以后走出去……”  说到这儿,权绍峰疯癫的大笑起来!  姚若兰听得云里雾里,也不知道他说的是老爷子,还是别人。  但既然是老爷子病了,她也只能安慰他,“二少,人老了都会有个病痛的,您也别折磨自个儿啊。”  “你不懂,若兰,你不会懂的。”  权绍峰又浑浑噩噩的从沙发里起来,他要去找玉蓉,要找她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只是玉蓉她在哪儿,这么晚不回来是不是又和那群男人去鬼混了。  “二少,晚饭已经做好了,你要去哪儿?”见他要出去,姚若兰朝他背影喊,想要留住男人。  “我,我去医院。”  姚若兰哪里放心得下这样的权绍峰,她追出去的时候权绍峰的车已经开出去了,她追不上他的脚步,情急之下只好给姜淑艳打电话。  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情况,姜淑艳便打电话了解了下老爷子情况,确定老爷子在医院住院后,她让司机也把她送去了医院。  然而,等她来到医院,儿子并没有到这儿,姚若兰也在同一时间打车过来,和姜淑艳打了个照面。  “阿珩,阿峰没来这儿么?”医院里除了陆七和权奕珩再无其他人,负责照顾老爷子的老管家都不在,可见老爷子生病的这件事是保密的。  权奕珩刚刚和权绍峰通过电话,这个时候并不是把事情曝光的最好时机,他只能瞒着,“来过,已经回去了。”  “回去了,这么快?”姜淑艳拧眉,在电话里她听姚若兰的口气很焦急,也弄不清楚是个什么情况,只能问权奕珩,“阿珩,老爷子怎么了,突然住院也没个人通知,发生什么事了?”  “就是血压偏高,我和小七怕大家担心,保密也是爷爷自己的意思。”  “这样啊,那阿峰他……”  “阿峰是我通知的他,毕竟爷爷就我和他两个孙子,无论爷爷怎么样,在生病的时候是希望看到他的。”  这番话说得姜淑艳很舒服,这就证明老爷子也很重视他们家阿峰。  “老爷子现在怎么样,能进去看看他么?”  “刚刚睡着,这件事情老爷子说保密,您即便知道了也装作不知道的好。”  “哦。”姜淑艳也觉得权奕珩说得有道理,而且她还要急着去找儿子,“那行,我就不打扰老爷子休息了,辛苦你们了。”  “嗯。”  姚若兰陪姜淑艳从医院出来,两人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去找。  “若兰,你觉得阿峰会去哪儿?”姜淑艳一个妇道人家完全没有主意,本想找权奕珩帮忙,又拉不下这个脸,老爷子有病着,除了权家的几个佣人,她找不到别的人去找儿子。  更何况刚才权奕珩说儿子已经回去了,不过听姚若兰的口气,阿峰应该不会这么快回家。  “我不知道,他回来的时候抽烟,情绪很不好。”  “抽烟?”  “是的。”姚若兰不敢隐瞒,“太太,我从来没有见过二少那个样子,应该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他是怎么和你说的?”  “他说老爷子病了。”  老爷子病了?  老爷子病了儿子也不可能这么秃废啊,肯定还有别的事。  而同一时间,权绍峰开着车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转悠,他给权奕珩打了电话,问了权玉蓉经常去的地方。  果然,只要问权奕珩,所有的事情都能得到结果,他得知权玉蓉每次和那几个男人都是在一家旅馆,以免被人发觉她的身份。  权绍峰是没有勇气去见证真相的,可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不看的真相又怎能死心?  罢了,去看看吧,或许没有他想得那么糟糕。  等他的车停到那家旅馆对面,他故意给权玉蓉打电话,那头没有接听。  权绍峰深吸口,这一刻的他仿佛呼吸都是痛的,他被一个女人这么耍着玩,看来他是真傻啊。  不多时,权玉蓉给他回了一个电话。  “阿,阿峰,你刚才给我打电话了吗?”权玉蓉正在旅馆和四个男人翻云覆雨,听到电话的时候,她并没有时间去接听。  只是她现在给男人回过去事,声音还是不太正常,紧张的同时还有点难以克制的激动。  “你在哪儿?”他冷冷的问,再也没有往日的柔情,更没有一个称呼,仿若一个陌生人。  “我,我在外面,和几个朋友喝茶聊天呢,谁让你……谁让你老是惹我生气,怎么,现在想起我来了啊。”权玉蓉故意这样说,把罪责都推到权绍峰身上。  “我有话要和你说,回来。”  啪,说完男人便挂了电话,权玉蓉郁闷不已,总觉得他今天有点儿不对劲,以往他们即便争吵,权绍峰也不曾用这种口吻和她说话,心里隐约涌起一阵不安。  权绍峰实在难以忍受这种折磨,他推开车门下去,径直走进了旅馆。  旅馆原本还有两个人拦着他,权绍峰打了一个电话,两个人吓得连连后退。  他是个惹不起的人物,除非是不想混的人才敢拦。  这样找也不是办法,权绍峰问了老板,有没有四男一女来开房,老板碍于他的身份不敢隐瞒,连连点头。  权绍峰深吸口气,这一刻他是犹豫的,到底要不要进去看看现场?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权玉蓉一边穿外套一边出来了,因为旅馆的光线暗,她没发现隐藏在暗处的男人,而是对旅馆的老板道,“老板,下次一起结账。”  权绍峰打电话让她回去,本来权玉蓉可以闹闹脾气不去,但也不知为什么,今个儿她就是不安,还是回去一趟的好。  而每次来这儿开房的钱都是那四个男人逼着她出的,虽然没有多少,可权玉蓉等不及要回去了。  权玉蓉下来的第一时间权绍峰就看到了她,她头发凌乱,脸颊通红,这么冷的天大长腿外露,即便他是个大男孩也知道她这个样子是被人疼爱过的。  她此时的模样,权绍峰只能用一个称呼来形容,和外面那些卖的女人没什么区别!  呵。  权绍峰崩溃了,他心心念念的女孩儿,他的梦,在这一刻彻底碎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