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12 丑事曝光,无路可逃

412 丑事曝光,无路可逃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54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3
    已经远离了夏天,京都晚上的风有点冷,权绍峰双手紧握成拳,他若是脾气暴躁,说不定会跑过去扇权玉蓉两个耳光。  这口气,这个事实,无论脾气多好的男人都容忍不了吧!  当然,他从小教育良好,是做不出这种事情来的。  权玉蓉穿好衣服准备往外走,她之前还会注意会不会有熟人发觉,但时间长了,她也就懒得观望了,像她这种身份的人,社交圈子都是名流贵族,鬼才来这种地方消费。  穿好衣服,权玉蓉从旅馆走出去,她得立马打车回去,也不知道权绍峰有什么事。  “玉蓉!”  一阵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权玉蓉愣了下,反映过来这声音是谁的时候,她浑身的血液仿佛停止了流动。  不可能,她一定是产生幻觉了。  但是她不敢回头看,生怕这是真的。  停顿良久,身后迟迟没有动静,她不禁松了口气,或许是她真的做贼心虚,所以产生幻觉了吧。  “跑这么快做什么,难道哥几个还不够卖力,竟然还能让你健步如飞。”四个男人突然从旅馆旁边的巷子里窜出来,拦住了意欲打车的权玉蓉。  她头发披散下来,整张脸都是红的,那是因为刚才的运动太激烈,权玉蓉还没有缓过来。  “呵呵,要不我们再来几次,嗯?”  四个男人分别在她身上胡乱的掐着,权玉蓉身心疲惫的开口,“别了,今天我有事,改天约。”  “行,下次就下次,哥几个下次给你带更好的货尝尝,小东西,你忍不了多久的。”  “哈哈……”  放荡的笑声在黑夜里回旋,只听见砰的一声——  这些话刺得黑暗中的权绍峰耳膜发疼,实在难以控制住心里的怒意,他跑上来就和四个男人打成一团。  权玉蓉被突发状况弄得懵了,等她看清是谁的时候,整个人都僵了,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是阿峰!他怎么会来这儿的,那么刚才她不是幻觉,真的听到阿峰在叫她!  权玉蓉懊恼不已,她本来想跑,和这群男人撇清关系,可又想到刚才和那些男人在一起时说的话,她觉得越跑只怕越解释不清。  四个男人打权绍峰,很快,权绍峰就落了下风,不多时,从街对面跑来几个健硕的黑衣男人,这才将那四个男人赶走。  “二少,你没事吧?”为首的黑衣男人扶着受伤的权绍峰问。  权绍峰不想这事被人知晓,他被打得弯下了身,肚子疼得不得了,可再怎么疼也难以控制心里的疼。  “我没事,你们走吧。”  而后,他捂着肚子跌跌撞撞走进宛如雕塑般的权玉蓉,阴冷的口气道,“上车。”  权玉蓉艰难的吞了口唾沫,这一刻的她忘了反映,甚至都没反应过来权绍峰受伤了,她该关心的问一句。  浑浑噩噩跟着权绍峰上了车,权玉蓉脸色发白的开口,“阿峰,你……你怎么在这儿?”  权绍峰的脸被挨了几拳,尽管他从小练过,可四个人一起上还是有点困难的,要不是权奕珩派人暗中保护支援他,他今儿个可能要吃点亏。  只是此刻他并不觉得痛,身体仿佛已经麻木了。  权玉蓉的身体控制不住的在颤抖,眼见男人脸色阴沉,她再次喃喃出声,“阿峰……”  权绍峰连看也没看她,“你每次这么晚回来,是不是都在这儿鬼混?”  事实上,是他不想看到这样的她,刚才的那一幕,他宁愿是自己瞎了。  他心心念念的女孩儿,从十岁开始就喜欢的女孩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堪了?  权玉蓉慌张辩解,“不,不是的阿峰……你听我解释,不是你看到的这样,其实我和他们,和他们根本不认识,我,我只不过是hi长得漂亮,他们,他们已经跟着我很久了。”  权玉蓉胡乱的编着这些谎话,完全没料到男人脸上是的温度已经降到冰点。  “不认识?”权绍峰讽刺的笑了声,“不认识你们约下次?”  “玉蓉,你把我当三岁小孩么,是不是你现在又要告诉我来这儿不过是见一个朋友,或者心情不好故意找几个男人演戏给我看?”他权绍峰犀利的把她的说辞全部堵死了,让权玉蓉哑口无言。  权玉蓉不清楚,权绍峰到底知道了多少,不会认为她和那四个男人有什么吧,还是只是单纯的认为她被人调戏了?  想到此她定了下心神,等着权少峰自己开口,免得他不知道的自己给笨的说了出来。  “说吧,和那四个男人在一起多久了?”  “阿峰!”权玉蓉惊愕的瞪大眼,没想到权绍峰把话说得这么直接,那么也就是说,他什么都知道了么?  权玉蓉不信,她做的那么保密,怎么可能被人发现,而且每次约的地方都是他们这些贵族少爷不屑踏入的地方!  “你别骗我了玉蓉,我就希望你能给我一句实话,今天我能出现在这儿,肯定是已经查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权玉蓉艰难的喘着粗气,“……”  她该说什么,又能说什么!  事到如今,权玉蓉深知什么都瞒不住了,刚才那四个男人说的那些话相信权绍峰听得一清二楚,要不然他也不会愤怒的和那几个粗俗的人干架。  都知道了吗,那她……  权玉蓉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事被权绍峰发现了以后会怎么办,真的到了这一刻,她完全没了主意。  她努力的想,拼命的考虑权绍峰致命的弱点。  末了,权玉蓉委屈的看着他,泪水瞬间逼出眼眶,“阿峰,我被人勒索了,我和他们没有什么……就是被勒索了。”  “不信你可以去查我的账户,我被坑了快两百万,阿峰……我是不得已啊,你以为我想和他们这些人来往么,我的为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看得上这么粗俗的人,我……”  她哭得撕心裂肺,那样子恨不得悔恨的去死。  权绍峰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他冷笑了声,阴鸷的眼神落在她楚楚可怜的脸上,“他们是勒索你的钱,还是你的身体?”  权玉蓉,“……”  “都这个时候了,玉蓉,你还想骗我么?刚才我为什么要和他们较劲,不过因为你是权家千金小姐,也是为了告诉你,他们这些人不配你,也为了爷爷。”  权玉蓉震惊的瞪大双眼,爷爷?  爷爷知道了这件事情吗?  她疯狂的摇头,直愣愣的望着权绍峰,希望他给个解释。  然而事实是残忍的,“爷爷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你自己想好怎么给他老人家一个解释吧,为了你的事,他气出病来在医院住院。”  “爷爷怎么会知道的,你怎么可以告诉爷爷,明知道他受不得刺激!”  “玉蓉,这个时候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的脸皮究竟有多厚。”权绍峰睨了她一眼,那眼神仿若一把利剑,刺得权玉蓉心里一疼。  即便权玉蓉脸皮再厚,听了权绍峰带着讽刺的话还是红了脸。  这件事大概是闹得人尽皆知了吧,权家其他人是不是也都知道了,那么她还有什么脸面再活下去?  对了,死,她去死好了,相信只要死了这些人才肯放过她。  只是这么美好的生活,如此风光的身份她又怎么舍得死,而且他们家的人都死光了,就留下她一个人,难不成要家族永远没落,连个继承人都不留下?  所以,她不能死,只能演戏吓吓他们。  黑色汽车疾驰的在公路上行驶,权玉蓉问开车的男人,“阿峰,你要带我去哪儿?”  “去医院。”  “不,我不要去医院,阿峰,你赶快停车,我有话要和你说!”  “玉蓉,有些事情必须自己面对,到了这一步谁也帮不了你,你给权家丢的脸,难道不应该和爷爷说清楚么?”  丢脸?  是啊,她真是够丢脸的,明明是权家的千金大小姐,走出去所有人都会对她点头哈腰,尊重得不得了,偏偏一时的疏忽和那群地痞流氓认识了,从此她的生活便坠入了黑暗。  事情的严重性已经完全超出了权玉蓉的想象,她临时想不出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也就在这个时候,权绍峰的手机响了,男人过了许久才接听,“喂!”  “二少,你总算接电话了,你在哪儿?”  是姚若兰,她已经找了好几条大街都没有发现权绍峰的身影,打电话过去又是无法接通,可真是急死她了。  不知情的权绍峰道,“我在去医院的路上,怎么了?”  “哦,没事,我和太太也刚刚去过医院,老爷子还好,你别担心了。”  “嗯。”  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心乱如麻也不忘叮嘱电话那头的女人,“我今晚可能要在医院守着爷爷,你早点睡,别等我。”  坐在副驾驶的权玉蓉听着他用这么温柔的口气和别的女人说话气得脸色发紫。  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难道不是权绍峰的错么,若不是他那么的冷落自己,她也就不会闲着无聊去酒吧找乐子,上了几个男人的当,权绍峰,你怎么可以把错全部归结到我一个人身上?  等他打完电话,权玉蓉像是冷静下来,她视线落在挡风玻璃外,京都的夜很是繁华,折射过来的霓虹灯折射进来,把男人的侧面轮廓照耀的很清晰。  其实他和阿珩哥哥是有点像的,尤其是生气的时候,同样的霸气凛然,只是她从未正眼看过他,所以不曾发觉。  “阿峰,你什么时候开始不爱我的?”  权绍峰闻言愣了愣,似是没想到她会平静的问出这种话。  不爱她?  什么时候不爱的呢,权绍峰并没有反映过来,在他的潜意识里他这辈子就爱过权玉蓉一个女人。  那么应该是,“刚才吧。”  “刚才?”权玉蓉听着想笑,“你其实早就不爱我了,只是你自己没发觉而已,要不然我们结婚后为什么只有争吵,阿峰,你总是是借着爱我的名义对我好,却从来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在我和你母亲之间,你选择的永远只有你母亲,我对你而言无所谓。”  “我没有!”权绍峰反驳。  事实上他确实没有,为了能和权玉蓉在一起,他和母亲姜淑艳闹了多大的脾气?这些权玉蓉都不知道,要不是因为爱,她以为母亲会同意他们这门婚事么?  “没有?呵,阿峰,你不了解你自己,你是个自私的人,打着爱我的名号总是在伤害我。”  “什么,我伤害你?”权绍峰无语到了极点,这个女人还能再扯一点么?“玉蓉,难道你从来不想想自己的原因么,婚姻是一个家庭,我需要的妻子是温柔贤惠的,我当初喜欢你也是你身上有这种大家闺秀的气质。”  “那我嫁给你之前你应该就知道,我不懂事,大小姐脾气,那时候你怎么不说呢?”权玉蓉极力的和他争辩,“阿峰,你真的好残忍,比阿珩哥哥还残忍,最起码他不爱我,从一开始就拒绝了,可是你,明明不爱还要娶,这不是伤害我么?”  权绍峰听着这些话觉得可笑极了!当初他是想娶她没错,可是她也是想嫁的,谁也没有逼迫谁,怎么现在成了他一个人的责任了?  他不爱权玉蓉么,那他疯了的不顾众人的反对娶她做什么?  “玉蓉,你也别和我说这些有的没的,问题是你婚内出轨了,给我戴了绿帽子,你说,我是不是该掐死你?”  权玉蓉一点也不怕,反而将劲脖露了出来,“那你掐死我啊,反正我也不想活了,阿峰,你没到我这个地步是不会懂的。”  不会懂?他该怎么懂呢,事到如今,她还是不承认是自己错了,权绍峰觉得说什么都没用,无论他说什么,她总是有理由反驳,反而还成了他的不是。  难道婚内出轨还有理由,更何况她还被四个男人玩弄了。  权绍峰并不是肤浅的人,他没有嫌弃权玉蓉的意思,只是觉得她太不知所谓,即便到了这一步也不肯服软,更不肯承认是自己错了。  到了医院,权绍峰把车停好,“你自个儿和爷爷去说吧。”  “不,我不要去,我不要去见爷爷!”权玉蓉比他先一步下车,想逃。  权绍峰连车门都来不及锁追上去,而后将她拉住,“爷爷说了,今晚无论如何都要见你。”  权玉蓉吓坏了,或许到了这一刻她才感到真正的害怕,她泪流满面的恳求男人,“阿峰,不要,求你不要这么对我,我现在不想见老爷子,我这个样子……呜呜,爷爷看到了会生气的,阿峰,你让我先缓一缓吧,哪怕让我回去换一件衣服也好啊……”  权绍峰已经不吃她这一套,“这个样子怎么了,你其实就是这个样子,是我眼拙,没能将你的真面目看清楚。”  “不,阿峰……你不能这样,不能啊,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妹妹,曾经爱过的女人,你不忍心这样对我的是不是?”权玉蓉使出杀手锏,一番话说得动情。  权绍峰确实怕自己心软,权玉蓉很会抓人的弱点,她没有说他们是夫妻,而是说她是他的妹妹,就冲着这份情意他也会不忍心的。  这种事情他觉得只能先交给权奕珩处理,等到说到夫妻的问题他再站出来。  已经到医院来了,权绍峰给权奕珩发了一条短信,请他过来一趟。  不多时,权奕珩便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地下停车场,权玉蓉和权绍峰还在纠结。  权奕珩单手插兜的走过去,他眼神只是在权玉蓉身上略微停留了一下,冷冷道,“爷爷在等着你们,走吧。”  求助权绍峰无果,权玉蓉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权奕珩身上,除了爷爷,这个男人在权家是最有权威的男人。  “不不不,阿珩哥哥,我,我不能跟你们走,爷爷会生气的,他看到我会生气的,到时候加重他的病情怎么办呢。”权玉蓉双手抱头,痛苦的不行。  她绝不能和他们一起去看爷爷,必须想好怎么样和老爷子解释。  “他不看到你才会加重病情,走吧。”  “阿珩哥哥!”  权奕珩懒得和她废话,沉着脸道,“你再敢废话我明天就把你的丑事登报。”  果然,这话一出权玉蓉闭了嘴。  她眼里露出难以置信,到了这一步所有的人都在嫌弃她吧。看阿珩哥哥的眼神,应该也是知道了她的丑事!  权玉蓉觉得无地自容,她没有脸去争辩,双手捂着脸跟着他们往前走。  进去电梯之前,权奕珩给她通了个气,“爷爷不过是想怎么解决这件事,你过去之后好好和他说,别惹他生气,我们也会藏好这件事,至于权家其他人,包括小七,他们都不知道你的丑事,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陆七和叶子晴只知道她去做处女膜手术,并不知道她真正的丑事,所以知道整件事情的人还不多,权玉蓉只要态度好完全有翻盘的机会,就看她自己怎么把握了。  权奕珩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具体怎么样,也要看她自己的造化和心态。  一路畅通无阻,权玉蓉大脑是混乱的,她仿佛木偶般的跟着权奕珩的脚步,也不知过了多久,权奕珩停下来,她也跟着停下来,然后抬头看到了她深爱的阿珩哥哥和陆七说着什么,两人贴的很近,声音很轻,她根本听不清说了什么。  他们宛如一对深爱多年的夫妻,无论说着什么,陆七脸上露出的幸福永远都是她触摸不到的。  随后她看到陆七朝她这边看了过来,眼神带着悲切和同情。  权玉蓉抿了抿干涸的唇,低下了头。  这个时候她不宜和陆七较劲,等这件事情解决了,她绝不会放过那个贱人,竟然敢在她面前卖弄。  她不怕,相信爷爷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病房的门在这个时候被权奕珩推开了,在权玉蓉进去之前,他面无表情的警告,“爷爷的身体很弱,你说话若是不注意,我和阿峰都不会放过你。”  权玉蓉什么性子权奕珩太清楚,就怕她到时候乱来,故意将老爷子气出病来。  权玉蓉吸了吸鼻子,她这个时候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希望尽快的找老爷子解决这件事。  关上门进去,老爷子半躺在病床上,权玉蓉过去轻轻喊了声,“爷爷,您,您怎么样了?”  老爷子朝她看了眼,“死不了。”  “爷爷,您别听他们胡说,玉蓉没有做不堪的事,我是被逼的啊……我遇上了坏人。”权玉蓉弯下身,她眼睛红红的,“爷爷,您先养好身体,这件事玉蓉再慢慢和你解释好不好?”  老爷子才不听她的这些话,而是问,“遇上了坏人你怎么不找爷爷?”  “我没脸找您爷爷,真的没脸,玉蓉没脸,刚才如果不是有阿峰在,我真的想死。”  “好了好了,别哭了,都这么大的人了,哭着像什么样子。”老爷子到底是个心软的人,更何况眼前的女孩儿是他一手带大的,他习惯了宠溺她,“到底是我的错,从小就过于溺爱你,让你养成了娇惯的性子。”  权玉蓉胡乱的擦了把泪,“爷爷,请你别这样说,玉蓉……无地自容了。”  “玉蓉,你不爱阿峰对不对,嫁给他不过是权宜之计,你想留在权家,想要爷爷的宠爱。”  老爷子不容她插话,又道,“爷爷也对不起你,当初许诺你的东西一样也没兑现,要不是这样,爷爷哪能让你和阿峰结婚呢,不过是在弥补你,让你继续做权家的儿媳妇,其实这样一来也挺好,你能陪伴在爷爷身边,都是自家人也好相处,可是玉蓉,爷爷真的没想到啊,你竟然会做出如此荒谬的事情来,到底是为什么?”  “你知不知道这样做有多伤爷爷的心?难怪你结婚那天不肯和阿峰同房,原来是有另外的打算,你说,你做出这样的事阿峰要怎么想,想死的应该是他啊。”  “爷爷,不,爷爷,您别误会……您听我解释啊。”权玉蓉听老爷子这样说慌乱不已,她想不到说辞,只是一个劲的证实,“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爷爷,您是听谁说的,不能全听一面之词。”  “好,不听一面之词,那爷爷问你,你是不是和四个男人发生了关系?”  作为长辈是不该这么直接的问晚辈这种话的,说出来他做家长的都觉得羞愧,可有什么办法,这件事情不弄清楚他就不会安心。  “爷爷,我都说了我是被逼的。”权玉蓉开始打感情牌,“爷爷,我从小被您一手带大,当初我爷爷死的时候我还那么小,你根本无法体会我当时的心情,恐怕连死这个含义都不是很清楚,可我知道,我被送到了不是自己的家里,和一堆不认识的人生活,天天看人脸色,爷爷,我那时候有多惶恐,有多害怕啊。”  “还好有你啊爷爷,要不然我肯定长不了这么大……我一直很珍惜和您的感情,这些年我早就忘记了自己真正的身份,我就是您的孙女啊爷爷,要不然我也不会每日留在大院陪着您。”  “玉蓉,爷爷对你好吧,可以说对你比对自家的孙子还好是不是,我们祖孙的情意没的说,爷爷也知道你对爷爷也好,只是玉蓉,有些事情你确实做得太过分了。”  权玉蓉点点头,“我知道爷爷,我知道的,如果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玉蓉,可是爷爷,我心里难受啊,您也知道我喜欢的人是阿珩哥哥,早在多年前您就把我许配给了他,您不知道这件事对我的打击有多大,因为这件事,权家的很多人对我都不一样了。  “后来我嫁给阿峰,婆婆又不喜欢我,几乎天天挑我的刺,如果我不和阿峰搬出去住,恐怕每天都会和婆婆有争执,爷爷,我的生活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美好,而这些话,爷爷我从来不对您说,我知道我已经长大了,不能什么事情都依赖你。”  老爷子叹了口气,他太了解这个孙女,从小被他捧在手心长大,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玉蓉,是你自己抱怨太多,要求太多,无论给你什么你都不会满足,而养成你这样的性子也是我的错。你不要再说这些理由了,你是我一手养大的,这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也会秘密帮你把那几个男人处理掉,不过你要答应爷爷一个条件。”  话说到这个份上,权玉蓉也不再说其他,只是问,“什么条件?”  “和阿峰离婚,不要再伤害他了。”  “爷爷!”权玉蓉没想到老爷子来的这么直接,让她和阿峰离婚。  意思就是让她从权家离开么?  不行,事情绝对不能这么解决,一旦她和阿峰离婚就什么都没有了。  “阿峰好歹是权家的二少爷,他从未对一个女孩子如此认真过,除了你,玉蓉,这次你伤他很深,放过他吧。”  “呵。”权玉蓉闻言疯癫的笑了出来。  原来她不过是个外人,就连老爷子都在嫌弃她。  那么她还有什么理由留在权家!只是不留在权家她又能去哪儿?  “爷爷,您嫌弃玉蓉没有关系,但我和阿峰的婚姻是我们自己的事,我要问问他,只要他没说离婚,我死也不会和他离婚的。”  权玉蓉不信,权绍峰都还没有得到她就想离婚。  “玉蓉!”  “爷爷,为了您的身体着想,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您。”  她不能待在这儿,一会儿毒瘾犯了会更加难堪的。  到了这一刻权玉蓉才看清一件事情,无论是谁都是靠不住的,她必须要自己强大起来,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权玉蓉从病房里冲了出来,走廊里,权奕珩和权绍峰都在,看到权玉蓉出来,权绍峰还没开口她就跑了。  权绍峰追了过去,电梯口他将女人拉了回来,“你去哪儿?”  “我去哪儿你在乎么?”权玉蓉声音沙哑,眼眶湿润的望着他,好像在对他摇尾乞怜。  “玉蓉,我想,我们是时候谈一谈了。”  “谈什么,你什么意思不早就和爷爷说了么,怎么还想赶我第二遍?”  既然离婚都被老爷子说出来了,权玉蓉也是到这一刻才明白,应该是权绍峰的意思,他自己不好说,所以让爷爷来说么?  “玉蓉,你为什么会这种态度,做错事情的明明是你,为什么好像弄得全世界都欠你的一样。”  听了这话权玉蓉蓦然变得心高气傲起来,“你们权家人本来就欠我的,如果不是我爷爷,不是我的族人,你以为你们能有这么好么,怎么,把我的族人利用完了,留下我孤苦无依,你们就变着法欺负我?”  一番话说得权绍峰哑口无言,他觉得和她聊不下去了。  算了,既然她这么想他就直接说吧。  “放心吧玉蓉,事情我和阿珩都会帮你圆过去,只要你不再和那些人来往,以后还可以找个好人嫁了。”  找个好人家嫁了?呵呵,她总算明白了他的意思,是想和她离婚。  权玉蓉苦涩的笑了声,“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这么为我着想呢?”  “玉蓉,那你要我怎样?”  “我不要你怎样,事实上你也不会怎样!阿峰,这辈子我算是栽在你手里了。”  权绍峰,“……”  权玉蓉按了电梯走了进去,权绍峰也没有追,而是回到了病房外。  陆七去了隔壁休息,医院的走廊里只剩下兄弟二人,有些话也就好说了。  “想好怎么办了么?”权奕珩点了一根烟问他。  权绍峰已经平静下来了,其实他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生气,只是不能接受而已,毕竟他和权玉蓉认识那么多年了,在他心里,权玉蓉一直都是纯净的,就好像他做的一个美好的梦碎了,怎么可能不伤心?  “还能怎么办,她都这样了,我肯定是和她过不下去的。”权绍峰也找权奕珩要了一根烟点上,“哥,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残忍,就这样不要她了。”  “这事本来就是她不对,你还要他我才觉得你脑子有问题,如果是她被逼的还差不多,关键这事是她自己愿意的。”  权绍峰在意的也是这个,他之前就想过了,只要权玉蓉是被逼的,他不仅不会嫌弃,反而会更加的心疼她,只是她给他的到底太失望。  和权奕珩这么说,无非就是想自己的心里多一点安慰吧。  “阿峰,眼下最重要的是爷爷,权玉蓉是他一手带大的,也不知道刚才祖孙俩聊了些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是发生冲突了的。”刚才权玉蓉从病房里跑出来,权奕珩就知道,祖孙俩人聊得并不开心。  权奕珩了解老爷子的脾气,这个时候应该想一个人静一静,他也悄悄推门看过,老爷子一个人坐在那儿深思,大概是想起了以前的事,他进去反而打扰了。  “嗯,我知道的哥,先等爷爷的病情稳定吧,我和玉蓉的事先放一放。”  “也不用怎么放,爷爷这边有我照顾,阿峰你完全可以放心,爷爷就是担心你,只要你的事情解决了,他的病也就好了大半。”  “我明白了哥。”  没一会儿姚若兰来了,带了宵夜,权奕珩主动让贤,去了陆七的房间,把走廊留给了他们。  “二少,你晚饭都没吃,肯定饿了吧,不管发生什么事千万不要饿肚子,对身体不好。”  权绍峰一点胃口都没有,不过他觉得很温暖,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人记挂着他的身体。  “你吃吧,今天为了我奔波了一圈,肯定也饿坏了。”  “我还好,做的饭都吃了,你多少吃一点吧,要不然该浪费了,你不知道,在我们的家乡有很多人吃不到这样的一顿饭呢。”  听她这么说权绍峰不忍心拒绝,他丢了手里的烟,将姚若兰打开的食盒端在手里,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站在一旁秘密关注的姜淑艳看到这一幕总算是放心了,她就知道,只有姚若兰最适合她的儿子。  虽然不知道儿子因为什么事而抑郁,不过她可以肯定这事和权玉蓉那个贱人脱不了关系。  既然有了姚若兰,儿子也吃饭了,她自然回去休息,把这里交给他们两人就好了。  权绍峰吃了一小半碗饭,他叮嘱姚若兰,“若兰,你回去休息吧,我在这儿守着就好了。”  “没事,反正我也睡不着,就让我陪着你吧二少。”  “行吧,如果你困了我再找房间让你休息。”  “嗯。”  两人坐在走廊的沙发里,偶尔聊上两句,就像是相爱多年的恩爱夫妻。  第二天一早,权绍峰让姚若兰回去休息,他要去找权玉蓉好好的谈一谈。  打权玉蓉的电话没人接,权绍峰原本想自己去找,却听权奕珩说老爷子找他。  权绍峰挂了电话走进病房,爷爷倒下以后他还没有和爷爷聊过呢。  “爷爷,今天感觉怎么样,身体还舒服么?”权绍峰柔声问躺着的老爷子。  老爷子轻轻点头,将手伸了过来和孙子的手握在一起,“阿峰,玉蓉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爷爷您希望怎么处理呢?”  “昨晚爷爷和玉蓉聊过了,她无论做错了什么,但是有一句话是说对了,婚姻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以后怎么样还得看你的态度。”  “谢谢爷爷理解我。”权绍峰感到很欣慰,能有人这么支持他,那么他也就没必要隐瞒心里的真实想法了,“爷爷,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肯定容忍不了,我不要求我的妻子有多能干有多漂亮,最起码要恪守本分,我,我没办法接受玉蓉了,我知道爷爷您宠爱玉蓉,舍不得她受苦受委屈,可是爷爷,阿峰真的做不到。”  老爷子欣慰的笑了下,“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爷爷怎么可能不理解,玉蓉和那么多男人好过,如果换成爷爷当年的脾气,很有可能直接把她掐死了,阿峰,你是个不错的孩子,以后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的,爷爷也是怕你心里过不去,一直不敢太直接的和你说这些话,懂吗?”  “爷爷!”权绍峰感动的无以复加,他总以为爷爷喜欢的是大哥,没想到也会这么关心自己。  “你能放开自然是好,不过爷爷希望你和玉蓉心平气和的解决这件事,以后她还是我们家的女儿,到时候你和你大哥给她找个好人嫁了吧,这辈子我也就尽到责任了。”  权绍峰连连点头,“爷爷放心,这事绝不会让您失望的。”  “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