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13 那你就去死吧!

413 那你就去死吧!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25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3
    权绍峰和老爷子聊完出去继续打权玉蓉的电话,显示的是无法接通,他问了若兰,新婚公寓权玉蓉没有回去过。  她又在玩失踪的把戏?  权奕珩提着早餐回来,权绍峰便把这事和他说了,“哥,玉蓉不见了。”  “不见了?”权奕珩不觉得有多惊讶,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个女人都觉得脸上无光,他安抚权绍峰,“这是她常用的把戏,不用担心。”  权绍峰也不是担心,只不过答应了爷爷以后会找个人好好照顾她,现在这样子失踪,就怕她做出让爷爷更生气的事情来。  “这样吧,我派人去尽快的找到她,你去忙你的事吧,这里有你嫂子照顾。”权奕珩想了下决定这样安排。  “那行,我先走了。”  他得先回去一趟公寓洗个澡,然后去公司安排一下工作,这几天可能会很忙。  从医院出来,权绍峰狠狠松了一口气,也不知为何,明明该气愤的事情,他没想到自己一下子就缓过来了,今天有的不再是作为丈夫的愤怒,而是想尽快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  一路驱车到公寓,开门进去姚若兰正在做卫生,看到权绍峰回来,她放下手里的吸尘器,“二少,你回来了啊,我,我没有做早餐,要不然……”  权绍峰身上还是昨天的那套衣服,他脱下外衣,“不用了,我先洗个澡还得去公司。”  “老爷子怎么样了?”  “嗯,恢复得不错。”  姚若兰看着他憔悴的脸,明明才分开几个小时,还是觉得不放心,小心翼翼的问,“二少,除了老爷子的病,是不是还发生了别的事情?”  权绍峰对于她的问候不仅没生气,反而轻轻的笑了声,“没有,你不用担心,爷爷年纪大了,我和大哥不过是不想让权家的其他人知道,以免人心动荡。”  “哦,那我去帮你拿衣服。”  “嗯。”  既然没有别的事情,为何她总感觉二少心事重重,还有权玉蓉昨晚一夜未归,难道他都不想知道自己的妻子这一晚上在做什么吗?姚若兰觉得权二少太过于放纵权玉蓉,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  不过东家的事情她是没有资格过问的,但总避免不了为权绍峰担心。  权绍峰洗完澡出来,姚若兰已经做好了简单的早餐,肉丝面加荷包蛋,香味溢满整间房,让人食欲大增。  “不是说了不用的么,还这么忙。”权绍峰虽然这样说,却拉开座椅在餐桌前坐了下来,“嗯,看着就觉得不错,若兰,你真是太能干了。”  一大早就被夸,姚若兰心情大好,她不过是做了一碗面条而已,担心他一会儿忙起来不顾自己的身体。  “慢点吃,小心烫。”姚若兰叮嘱完又去厨房给他加热了牛奶。  等她把热好的牛奶端出来,权绍峰一碗面条已经吃了大半,男人嘴角上扬,接过牛奶轻抿一口,“若兰,还好有你。”  他需要的可不就是这种简单的生活么,回家了能有一口热饭吃,有个贤惠的妻子,当然,他也不一定每天都要妻子做饭,只需要在失落的时候能抚慰他,能安慰他,和他一起面对将来就好了。  “二少,你太客气了,这原本就是我应该做的,只要你不嫌弃若兰做的饭菜就好。”她没有念多少书,在工作上无法帮助他,只能在这些事情上为他减轻负担。  “今天上午你在家好好休息,中午吃完饭我带你去公司,你帮我整理下办公室。”  “好。”  权玉蓉出轨对于权绍峰并没有想象中的痛苦,他也不知道是自己看透了,还是真如权玉蓉所说,已经不爱她了,因为不爱所以无论她做了什么都不会在乎。  因为老爷子生病住院,陆七和权奕珩约好的一个星期的婚礼只好推迟,权家出了这档子事,陆七和权奕珩也没有心情去操办。  伺候完老爷子吃早餐,权奕珩要去公司一趟,医院里只能留下陆七照顾。  送权奕珩到电梯口,陆七叮嘱,“一会儿我要回去一趟沈家,爷爷昨晚打了好几个电话,今天早上又打了几个,我实在没有理由推辞了。”  “我知道的,一会儿叶子和慕昀峰会来,到时候你再回去吧。”  “嗯。”  “回去以后和沈爷爷好好说,他和我爷爷一样,性子有点固执,好不容易找到你,肯定宠得跟什么似的。”权奕珩生怕媳妇回去了沈家难以出来,很不放心她一个人过去。  他的意思是想和陆七一起回去,可沈老爷子说了,没结婚之前不要过来,等婚礼让他满意了才肯接受权奕珩这个孙女婿。  “放心吧,我会的,他不过是和小孩子一样的脾气,我哄着点便好了。”  权奕珩满意的点头,修长的身影凑过去在陆七脸上吻了下,在她耳旁低声呢喃,“老婆,记得想我。”  陆七抱了他一下,而后目送老公离开。  她和权奕珩快四年的婚姻,这个男人总是什么事都无条件的包容她,第一时间为她着想,她自然也要为他做点什么。  沈老爷子的心情她理解,不过是不想让她受委屈,可陆七觉得自从跟了权奕珩以后从未委屈过。  中午的时候陆七来了沈家大院,知道孙女要来,老爷子吩咐人做了一大桌子菜。  “你这丫头,跑出去几天都不回来,都要结婚了还待在权家,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恨嫁呢。”沈老爷子故作生气的训斥,可那声音,那语气听不出半点怒意。  他不过就是心生不满,好不容易认了个孙女,怎么就让权老头给霸占了呢。  这个立轩也真是的,活了大半辈子自己有个女儿都不知道,被权家老头子欺负那么多年,这口气他怎么咽的下去。  可偏偏他孙女喜欢权奕珩,他能怎么办,只能用这个办法给权老头子一点压力,帮孙女把面子挣回来,让京都的其他人都看看,他孙女的娘家有多雄厚,不是什么人都能惹得起的。  “爷爷,我刚回来,您不能让我好好吃顿饭么?”  从昨天到现在陆七没睡好也没吃好,为了权玉蓉的事她也跟着操心,倒不是担心权玉蓉,而是当时权爷爷的样子实在吓人,不光是她,叶子晴也被吓住了。  “做了这么多菜你随便吃啊。”老爷子说着起身给陆七布菜,这在沈家似乎只有陆七和小重孙有这等殊荣,看得旁人一阵眼红,“但是有些话爷爷还是要说的。”  陆七小口吃着饭,他要说,她便听着好了,结婚这事她想吃完饭以后和沈老爷子说。  “小七,爷爷都是为了你好,你别小看了权家的老头子,是个自私的东西,什么都会为自己的儿女打算,你呀,到现在都还没有正式公布身份,就足以说明权老头子对你不重视。”  “爷爷,没您想得那么严重。”  “怎么没我想得这么严重,你就是太好说话了才被他欺负,阿珩这小子也真是的,怎么就光听老头子的呢。”  陆七可不爱听这话,毕竟沈老爷子不知道情况,她可不能让丈夫蒙受不白之冤,“如果阿珩光听权爷爷的,我和他肯定走不到今天,而且他在国外已经给过我婚礼了,若不是为了权妈妈,我和他估计这个时候都不会回来。”  说到权妈妈陆七眼神暗了下,那么好个女人就那么走了,陆七想起了当初刚和权奕珩在一起,她可是大功臣,要不是她极力的在旁边撮合,鼓励她,陆七不会那么快接受权奕珩。  老爷子一听不高兴了,“还不回来呢,你想要爷爷到死也见不着你是不是?”  “我可没有这个意思,当初我又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好在爷爷找到了你。”沈老爷子想起当初自己做的事悔恨交加,他的老伴去世多年,他一直没找,因为念旧。  所以当初的那件事他是在气头上,后来看儿子那么痛苦,老爷子就已经后悔了,可那时候得到的消息是黄娅茹已经死了,能有什么办法,他只能给儿子挑个千金小姐结婚,总不能让他孤身一人一辈子。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儿子对这件事一直不能释怀,心里想的念的都是黄娅茹,这样的深情也不知随了谁。  吃了一小半碗饭陆七有了饱腹感,她轻轻擦了下嘴道,“爷爷,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你说。”  “我和阿珩的婚礼不是在下个星期么,但我们想推迟。”  “推迟?”老爷子不干,“请柬都发出去了怎么推迟,小七,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阿珩那小子不肯娶你,或者是权老头的鬼主意?”  “不是不是,爷爷您别误会,实在是这些日子都不方便。”陆七轻咳了两声,这事吧她也得自己拿主意,来点儿硬的,“爷爷,反正我和阿珩已经商量好了,婚礼推迟了一个月。”  “一个月?”老爷子差点气得吐出一口老血,在心里暗骂权老头是个老狐狸,这么算计他的孙女,“你这丫头,婚礼推迟怎么都不和我商量呢,就任权家的人欺负。”  一个月的时间足以处理好权家的乱事,她和阿珩才有心情办婚礼,要不然一个星期太忙了,到时候婚礼也会很仓促,也没什么意义了。  陆七实在不知道该和老爷子如何解释,只是一个劲的重复,“爷爷……不是这样的,权家是真的有事,您和权爷爷也是好朋友,相信也能相互理解的吧。”  “嗯哼,就因为我们是多年的朋友,我才了解他,权老头是只老狐狸,小七,你不要太善良了。”  “爷爷,我知道您是为我好,不过我和阿珩本来就是老夫老妻了,其实这场婚礼办不办无所谓的。”  “又是这话,小七你这种思想可不行,人善被人欺,你懂不?”老爷子舍不得孙女受苦,这场婚礼势在必得,“婚礼推迟,便宜了阿珩那小子他以后会不珍惜你的。”  陆七实在不明白,只是推迟婚礼怎么就让权奕珩捡找便宜了,要说也是她找了个好老公,沈老爷子该为她高兴才是啊。  老人家的心思她到底不懂,也不知如何才能说到他的心坎儿里。  “爷爷,阿珩他很珍惜我。”  “那是因为你还年轻,鬼知道以后怎么样,我得让他知道我孙女不是那么容易弄到手的。”  陆七扶额,怎么解释都不行,事实上您孙女早就被他弄到手了啊,这会儿子再计较这些会不会太晚了?  婚礼推迟这件事沈老爷子态度坚决,还要去找权老爷子说理,也不让孙女再去权家了。  没办法,陆七只能将老爷子生病住院的事告知。  “怎么突然就病了,前天还一起吃饭来着,小心他骗你。”  “爷爷,这是真的,谁没事装病啊。”  真的病了么?  不管怎样,沈老爷子和权老爷子也是这么多年的铁哥们儿了,两人争争吵吵惯了,从不计较对方的错失,这会儿听说老铁病了,沈老爷子还是有点担心的,当然了,婚礼推迟的事他也就没那么计较了,他不可能不近人情吧。  “行了行了,你都这么说了,爷爷还有不答应的理啊,改天你把阿珩叫来,我们一起吃个饭。”  陆七一听大喜,也彻底松了口气,自从她被沈家人回来,沈老爷子就一直反对她和权奕珩来往,更别说见他了。  这会儿让阿珩来吃饭,应该是接受了。  “谢谢爷爷,不过他最近大概是没时间了,等权爷爷出院吧。”  沈老爷子挑了下眉,心里不太高兴。  这丫头就会替夫家打算,也不想想自个儿的处境!  “姑姑,姑姑。”  一道软萌的声音打断祖孙二人的谈话,早早背着书包跑了进来,一头扎进陆七的怀里。  陆七眼角溢出温柔的笑意,她弯下身一把将小侄子抱了起来,“今天怎么这么早放学啊。”  “明天是周末。”  小家伙看向老爷子,“太爷爷,我今天可不可以回去啊,好久没看到妈咪了,早早想她。”  “你妈咪身体不舒服,怎么,难道和太爷爷在一起不开心?”  这孩子,怎么养都养不亲,天天记挂着姚若雪呢。只是为了另外一个孙子,他只能自己累点,把这个重孙养在身边,听说姚若雪孕吐严重的很,吃什么吐什么,关键时刻他怎能让人去打扰,让她操心呢。  “早早和太爷爷在一起开心,就是想妈妈了,这是两码事。”  呦呵,这么点大就知道和他说道理了。  孩子说得可怜,陆七瞧着也心疼,开口道,“早早乖,一会儿吃完饭姑姑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好哦。”小家伙张开手抱住陆七,还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还是姑姑对早早好。”  沈老爷子一听冷下脸来,冷哼道,“怎么,太爷爷对你不好?”  早早也是个嘴甜的,最会看人脸色,眼见太爷爷生气了,他从陆七怀里出来,一头扎进老爷子怀里,“太爷爷最好。”  “呵呵。”老爷子笑了出来。  不多时早早就随着佣人去院子里玩儿了,老爷子叹了口气道,“还是你有办法,这小子整天念着若雪,我啊,都快没办法了,若是以前周末,他非要缠着我闹几个时辰。”  “早早是若雪一手带大的,三年的单亲妈妈生活很不容易,孩子黏她也正常,爷爷其实您……”  不等陆七把话说完,老爷子便开口打断,“我是怕若雪那丫头身体不好,心力交瘁,听说她生早早的时候伤了身体,能怀孕都是奇迹了,为了她更好的养胎我只能把早早带在身边,其他人带我又不放心,你以为我想操这个心。”  陆七笑了笑,也不戳穿老爷子。  人老了就是这样,心态跟小孩子似的,明明就是一个人太寂寞了,有了重孙又舍不得,恨不得天天养在身边带着,给他最好的疼爱和关怀。  陪老爷子坐了会陆七便带小家伙出来了,老爷子说了只能出来两个小时,正好可以跑沈家的一来一回。  孩子既然想见若雪,她就带他去见,无论若雪有多不舒服,看到儿子心情总会好的。  到了沈家,早早如同一个精灵般的钻进去,很快不见了身影,只听见萌萌的声音,“妈咪,妈咪,早早来看你了!”  即使陆七还未进去都能听见姚若雪激动的声音,“早早,早早,我的乖宝宝,你可算是来了。”  “妈咪,早早想死你了,你为什么都不来看我?”  “妈咪身体不好,医生说了不能随便乱动。”  “小弟弟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啊,我想和妈咪一起住。”  那时候要去太爷爷那里住,早早本来是不肯的,是沈辰皓说妈妈有了小弟弟,怕小弟弟受伤,所以才让他寄养在太爷爷家。  这会子他比谁都盼望着小弟弟出来。  姚若雪捧着儿子的脸,瞧着是瘦了一点,有点心疼,“怎么了,在太爷爷那里不好么?”  “好,太爷爷对早早很好,不过早早想妈咪。”  “孩子想你很正常,这么大了让他独立也好,总不能时刻黏着你啊。”陆七走了进来,姚若雪已经从贵妃椅上起来,“我说早早怎么来了,原来是小七你,还是你最有办法,我最近身体不好,没有去大院看他,大院的人也不送来,害得我老是担心。”  “你呀就是想太多,爷爷把早早照顾得很好,这可是我们沈家的命根子能不好么。”  “呵呵。”  说是这样说没错,这是母子情分不是光说说就行的,她长期见不到儿子总是不能安心,更何况她自己带了三年,突然分开肯定不适应。  姚若雪还是觉得把儿子带在身边好,“小七,要不然你和爷爷说说,让早早搬来和我们一起住吧,家里佣人多,不会累着我的。”  “哎,这事我和爷爷说过了,他死活不同意,大概是人老了,想要一个支撑吧,他看到早早就好像看到了沈家的未来,你说他怎么肯放手。”  姚若雪也赞同陆七的看法,“我和阿皓也是这么想的,老爷子就是太孤独了,想把早早留在身边有个念想。”  陆七不愿和她再谈论这件事,以免姚若雪越发的抑郁,“爸呢,我来了好一会儿了也没看到他。”  沈立轩如今很少管公司的事情,通常都会在家,今天的沈家格外的安静,显得很是冷清。  “最近忙着呢,我听阿皓说爸爸每天都去花店买玫瑰。”  买玫瑰?  陆七这才想起有好多天没回去看黄娅茹了,也不知道父母进展如何!  她也该是时候去看看了。  “若雪,有些话我不方便问阿皓,我父母这事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意思,有没有意见。”  如果这事沈辰皓有意见,估计她妈妈更不会和父亲来往了,她是最怕人说闲话的。  “你放心吧,阿皓已经看开了,爸爸为了黄姨的事情日渐消瘦,其实我和阿皓也挺着急的,小七,你有时间也要做做黄姨的工作,别让爸再等了,他这辈子也不容易,我和阿皓都希望他晚年能幸福。”  “我何尝不是这样想,你也知道我妈那个人,固执的很,我说什么她都不听。”  姚若雪拧了下眉,“要不这样吧,我做做阿皓的思想工作,让他去劝黄姨,或者他去比谁都有用。”  陆七一听眼睛一亮,“如果能这样的最好不过了,我妈也就是放不开,怕你们不接受她。”  “好,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  有了沈辰皓的支持,相信她的父母不久以后也能幸福的在一起了。  寻找了一天,权玉蓉没有任何踪迹,权绍峰下班回到医院,老爷子已经能起床活动了。  看到孙子,老爷子眼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阿峰,你来了啊。”  “爷爷,您今天精神挺好的,怎么样,身体还好么?”  “看我精神就知道啊,当然是好多了,我和医生商量了,等后天就回家去休养,这里的药水味实在是难闻。”  “爷爷,您就是这样倔,有病咱们就得在医院里治疗,这里什么都有也方便。”  “我呀是一口气没缓过来,现在好了自然也就没事了,别听医生说得那么吓人。”老爷子说什么都不听,他现在就想权绍峰能把婚姻给解决了,“对了,你今天见到玉蓉没,她在做什么,去了哪里?”  权绍峰怕老爷子担心,宽慰道,“爷爷,发生这样的事她心情肯定不好,我是见着她了,但是没说两句话她就说想一个人静一静,给她一点时间吧。”  老爷子听着他舒缓的口气,点了点头,随后又道,“阿峰,我瞧着你好像释怀了很多,你不爱玉蓉了吧。”  这话一出,权绍峰尴尬了,“我……”  他该怎么解释这件事?  为什么老爷子也这么说,难不成他真的不爱权玉蓉?  “阿峰,有些东西旁观者清,你对玉蓉不过是多年的习惯,她是你心里存在的一个梦,即便不发生这件事情,你们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的,梦是美好的,而人是有缺陷的,只要玉蓉有稍微不如意的地方,你就会觉得很失望,到时候你们相处的越久缝隙就会越大,到最后说不定还会反目成仇。”老爷子将早已酝酿的一番话说了出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小孙子这么说话,因为这个孩子不需要他操心,他是有妈妈的人,而权奕珩不一样,他将来要干一番大事业,所以他才会亲自把阿珩带在身边。  也正因为这样,权家的人都以为他过于偏袒权奕珩,事实上都是他的孙子,他每个都疼。  “有这么严重么?”权绍峰无法消化老爷子的话,有一天他和玉蓉会反目成仇。  老爷子朝他看了眼,感叹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对了,若兰下午来过了,那丫头能干,你要好好的对人家。”  “她下午来过?”  “嗯。”  “是妈要她过来伺候您的么?”权绍峰感到很诧异,因为下午他带着姚若兰一起去了公司,随后他就开了三个小时的会议,大概是这三个小时她过来的医院吧。  “她说是你要她来的,但你爷爷不是笨蛋,知道这不是你的意思。”说到若兰,老爷子欣慰的笑了笑,“她是个好孩子,阿峰,我上次让你办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权绍峰知道是什么事,不过他没有努力去办,只是试探了下姚若兰的口风,良久才道,“她,她不愿意嫁去豪门,反正在哪儿都是做保姆,去了沐家反而拘束。”  “是么?”老爷子才不信他的鬼话,“好好的一门亲事,你让我怎么和沐大少交代,这样吧,改天她来了我自己问。”  “爷爷!”权绍峰本能的制止,“您这是不相信我么,我都问过了,您再问还以为我们家嫌弃她了呢。”  “你这么紧张做什么,不过是个佣人,到时候我再给你找个能干的不就好了。”  “爷爷,您还是操心自个儿吧,那么多人需要您操心,现在还操心一个佣人,您不嫌累啊。”权绍峰搀扶着老爷子坐在床上,他扯开话题,“我今儿做了一个单子,爷爷,要不然您给我指点一二。”  老爷子心里跟明镜似的,这小子明明就是喜欢人家,就是不肯承认。  唔,他该逼逼才行,可不能让他再错过好姑娘了。  没一会儿老爷子在药物的控制下睡着了,也在这个时候权绍峰接到一个神秘电话,说权玉蓉在某个酒店的顶层跳楼。  他来不及通知谁,一个人先过去了。  这家酒店是沈家的企业,餐厅的楼层并不高,楼下不少服务员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安全准备,若是权玉蓉从上面跳下来,他们会全力的用软垫接住她。  权少峰的黑眸透过人群看上去,权玉蓉穿着一条长款的白色裙子,这么大的风,她白皙的长腿外露,风吹乱了她的发丝,她安然无恙的坐在顶层的边缘,只要稍微一不注意就会掉下来,看得人惊心动魄。  权绍峰本想喊她,又怕这一喊她更激动,所以只能忍着。  这栋楼已经被警方包围,所有的人都在听指挥行事,权绍峰冲进人群,和为首的警察交流了下,而后进去了餐厅一路跑了上去。  顶楼也有不少警察,他们不敢过去,只要稍有动作权玉蓉就会表现得很激动。  就像现在,权绍峰已经用极轻的脚步过去,还是惊扰了吹风的权玉蓉。  她蓦然转过身,那双溢满忧伤的眼带着犀利,“不要过来,你们都不要靠近我,否则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玉蓉,你下来,赶紧的下来,危险!”权绍峰朝她喊,手心溢满汗水。  权玉蓉不仅没有听,反而站了起来,她单薄的身躯站在风中,头发被风吹得凌乱不已,遮住了她那张过分美丽的脸,站在这儿她的视野很广阔,嘴角上扬,讥讽的看着那群抬着软垫的人们,这是迫不及待的等她跳下去么?  “玉蓉,我们有话好好说,你别这样,爷爷今天还念叨了你,他说对不起你。”这个时候权绍峰即便再怎么生气也不能和她计较了,人命关天,他赌不起。  权玉蓉冷笑了声,她双眸直视着不远处的权绍峰,“你们已经嫌弃我了,又何必来劝我,我死了你们不是更省心了么?”  “你先别动!想想自己想要什么,我什么都答应你。”权绍峰经不起吓,眼看她的身子站在那里摇摇欲坠,只能用这个先稳住她。  “要什么?”权玉蓉的神色变了变,“我不要和你离婚,你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要的无非是继续留在权家,和以前一样,老爷子宠着她,权绍峰爱着她,她还是那个被人尊重的权小姐,权二太太。  她只要生活回到过去,那么她就不死了。  “阿峰,你做得到吗?”  权绍峰从来不屑于撒谎,他无法原谅权玉蓉做的事,怎么可能还和她在一起。  若是不答应,她跳下去了他怎么和爷爷交代,恐怕爷爷也会一病不起了。  思来想去,他觉得只有权奕珩能处理这件事。  权绍峰和几个民警嘀咕了几句,而后又给权奕珩打电话。  “哥这件事情千万别让爷爷知道,你赶紧带几个身手好的人,把权玉蓉给救过来。”  “嗯,我马上过来。”  这个权玉蓉,又开始作了,若是她真的想死,应该是背着所有人,怎么会闹得人尽皆知呢,答案是,她根本不想死,只不过是想用这种吓人的方式让众人服软。  在过来之前权奕珩就打过电话,他去了之后直接和警察沟通就带人上去了,权绍峰站在楼顶急得跟什么似的,权玉蓉敏感的很,他这边一有动静她就能第一时间发觉,他们便不敢轻举妄动了。  “阿峰,我只要你回答我,怎么,这个问题很难么?”权玉蓉看到了权奕珩,她知道那个男人主意多,一旦插手了,有些事情恐怕就没那么好办了。  所有人都不赞成她和阿峰在一起,包括权奕珩。  “玉蓉,我……我昨天和你不是说得很清楚吗,这件事情会帮你瞒着,你以后依然是权家的小姐。”  “我不要这些!”权玉蓉激动得吼,“我要你的爱!”  权绍峰意欲说点什么,权奕珩眯了下眼拦住弟弟,他单手插兜走了两步,继而不屑的扬了下唇,“玉蓉,怎么,你闲着无聊又想玩自杀的把戏么?”  权玉蓉原本以为权奕珩带人来是劝她,给她说好话哄着的,没想到一开口就无情的吐出了这番话,让她无所适从。  她,她玩得证明真,怎么是把戏呢。  她的阿珩哥哥不会是巴不得她死吧,好歹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多少有点情分吧,为什么会这么狠心。  权玉蓉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她冻得身子瑟瑟发抖,眼神却直直停留在权奕珩身上,那是她爱了多年的男人,“阿珩哥哥,我是真的想死,或许在你心里玉蓉是个很做作的人,又或许你从不曾把玉蓉放在眼里,但我还是想告诉你,我爱你,一直都很爱,只不过我的爱和阿峰的一样,一直抱着一个梦,很久以前这个梦就已经碎了,可我不愿意醒来……阿珩哥哥,是你查出了我所做的事,你对我很不屑吧,也许你从来就没有瞧得起我过。”  权绍峰听着她的这些话,早已麻木,他现在没有丁点感觉,就希望能把她平安的带到老爷子身边。  权奕珩没有一丝好脸色,“这些话都是你自己想象出来的而已,你不是我,你根本不知道我想的是什么,权玉蓉,如果你想跳就跳吧,我们会替你收尸的,到时候就说权家千金得了精神病,抑郁得跳了楼。”  “哥,你疯了!”  权奕珩瞪了权绍峰一眼,继续道,“玉蓉,你是幸福的,即便死了也是权家的千金小姐,权家的二少奶奶,到时候阿峰会在墓碑上刻上爱妻两个字,不过对于死人,这些都是好听的东西,没什么用处,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是啊,没什么用处,一旦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她才不会做这么蠢的事。  “你们……”权玉蓉身体抖得厉害,她的阿珩哥哥真的希望她死啊,她绝望的望着他们,“你们,别逼我。”  权玉蓉被逼到这个份上是真的想跳下去的,只是身后再次响起了权奕珩阴冷的声音,顺着风而来。  “如果这么跳下去没死可就惨了,残废是肯定的,你那张脸,啧啧,到时候血肉模糊,即便整容都挽救不了,下半辈子就做个丑女人吧。”  丑女人?  权玉蓉的手本能的捂上自己的脸,她最在乎的就是这幅皮囊,这是她勾引男人的武器,怎么能毁了呢,万一跳下去不死,难不成她又要玩这种把戏?  不不不,她不能死,更不能残废变得丑陋。  “那,那你们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我便下来。”  “你说。”权奕珩很是镇定,仿佛一个局外人般存在着。  “永远替我瞒着这件事,还有,阿峰不能跟我离婚。”  “哥,要不然先答应她吧。”权绍峰没经历过什么事,被吓得不轻。  权奕珩邪恶了笑了下,他悄声在权绍峰耳旁道,“你答应了她,以后想甩可就甩不掉了,爷爷又不忍心伤害她,你会痛苦的,放心吧,这事交给我,我保证她舍不得死。”  “可是哥……”  权奕珩不容他答话,继续开口道,“这两个条件有点难,你还是提别的要求吧。”  “我不,我只要你们答应我这两个条件。”  “行啊,那你就跳下去吧,我会让他们接住你的,你就等着这辈子残废!”权奕珩说完冷漠的转身,连同着权绍峰,他也一并将他给拉走了。  围在一旁的民警惊掉了下巴,这到底是劝人还是害人?要是真跳下去了,他们怎么交差?  ------题外话------  呜嗷,权玉蓉真是作死咧,还想威胁权大少,权大少肿么可能上当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