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14 重惩权玉蓉

414 重惩权玉蓉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823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4
    权玉蓉傻眼了,她,她要怎么办呢,难道真的要跳下去。  她回头看了眼下面黑漆漆的人头,一点勇气也没有,这出戏完全演不下去了。  那么就装晕吧,让警察扶着她下来,也算是死里逃生了。  果然,在权玉蓉摇摇欲坠的时候,围着的几名警察上前拉住了她,将她从顶楼的边缘拉了回来,结束了这场荒唐的跳楼,也让下面的人松了口气。  权绍峰被权奕珩拉着下去,再朝楼顶看过去的时候,那抹白色的身影已经不见了,而下面的人群也渐渐开始散开了。  权玉蓉得救了。  权少峰彻底松了口气,只要权玉蓉安全了就没他什么事了,接下来他们该谈谈离婚的事情了。  “哥,还是你比较了解她。”  权奕珩也没有完全的把握,有些事情不过是在赌博,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权玉蓉舍不得死,她玩了那么多次自杀的把戏,所以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世界上的事情没有绝对,人生如同赌博,大概就是如此。  若权玉蓉今天真的跳下去,他不过能保证她不死。  “阿峰,你不是不了解,而是不敢相信她是这样的人,你心地善良,比我好骗。”  权绍峰释怀的笑了声,“是啊,我好骗,所以她就一直欺负我。”  “阿峰,说句不该说的,你和玉蓉分手我很高兴,她真的不适合你,你该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没什么不该说的,我知道哥你都是为了我好,我看得清。”  “那我们走吧,和爷爷说说这件事。”  “爷爷会受得了么?”  权奕珩点了一根烟,事情解决了,他想好好放松一下自己,只要有陆七的地方他都不敢抽烟,“权玉蓉之所以变成今天这样,都是被你们给惯的,你们啊总是怕这个受不了,那个受不了,生活没有谁为你承担,都是靠自己去走的。”  权绍峰不再说话,他相信权奕珩的能力,也亲眼见证了他办事的效率,他心生佩服。  而这边,权玉蓉被救下来之后需要家属来领取,以免再让她做出伤害的事情来。  权奕珩接到警方的电话时已经和权绍峰上了车准备去医院。  “权大少,权小姐要怎么处理,她说她要见老爷子!”  “那是沈家的酒店是么?”权奕珩淡定的问。  “出了这样的事故,是我们权家的责任,没有看好她,这样吧,把她交给沈家人,毕竟事情是在他们酒店发生的。”  “我知道了权大少。”  挂了电话,权奕珩又和沈辰皓通了电话,这片区域在他的管辖之内,需要他出面处理。  “阿珩,事情我听说了,你那个妹妹简直太能折腾了,这么一闹,以后还敢在我的餐厅吃饭,若不是看在你的情面上,我哪能这么轻易放过她。”  “不用顾忌我的情面,她不是想死么?”权奕珩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凛然,“你饿她个三天三夜,看她还敢不敢死!”  电话那头不知什么情况的沈辰皓,“……”  这倒是像阿珩做事的风格,只是没想到他会对权玉蓉这么狠,小姑娘只是顽皮了一下下,有必要饿她个三天么,到时候胃饿坏了送到医院抢救他可是要负责的。  “哥,你这么处理玉蓉,爷爷知道了怎么办?”开车的权绍峰拧眉。  “先关她一个晚上再说,那丫头你们平时太过于溺爱她了,该是时候吃点苦头了。”  权绍峰到底不是权奕珩,他做不来这种心狠的事,刚才权玉蓉跳楼事件已经吓坏了不少人,也包括玉蓉自己吧,无论是演戏还是来真的,站在那么高的地方,稍有不慎就会掉落下去,是个人都会害怕。  现在哥哥又这么处置她,他真的怕再出什么事。  “阿峰,你觉得我过分了,心疼她么?”  “不是的哥,我就是担心爷爷。”  权奕珩的手掌落在他肩头,“阿峰,你也该历练历练了,等玉蓉的这件事过去,你到我身边来,相信你历练两个月就差不多了,有些事情你该看清楚一点。”  “嗯,我知道了哥,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这就说明权奕珩是真的为他好,肯把自己所学的东西教给他,他还有什么信不过的呢。  至于权玉蓉,行事作风确实太过分了,他不过是狠不下心来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当天晚上权玉蓉被关进了酒店的一个仓库里,被关进去的时候,她疯癫的大喊,“你们谁敢这么对我,我可是权家的大小姐,老爷子知道了会扒了你们的皮的!”  然而这些负责看管她的男人个个都是僵尸脸,对她的话置若未闻,冷冷的将仓库的门上了锁。  黑暗的世界里权玉蓉恐慌的抱住身躯,她单薄的身子冻得瑟瑟发抖,手掌不停的拍打着仓库的门。  “开门,快点开门!”  “你们这样对我一定会遭到权老爷子的惩罚的,是权老爷子,你们听清楚了,京都所有人都害怕的家族!”  “开门,只要你们开门,我绝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会让爷爷对你们网开一面!”  “……”  无论她喊的声音多大,喊了多久,仓库外面就是没有别的动静。  终而,她喊得累了,手掌也拍的通红,疼痛不已,权玉蓉的身体顺着门板滑下去,她嘴里还喃喃的嘀咕着两个字,“开门,开门……”  可能今天折腾得太累,没一会儿权玉蓉就靠着门板睡了过去。  半夜她是被冻醒的,双眼睁开的时候,周围依然是黑漆漆的一片,她抬起冰冷的手揉了揉眼睛,掐了一把胳膊这才相信不是梦。  她被人关起来了,而这些人……  权玉蓉不傻,应该是权奕珩的意思,因为她是权家的大小姐,外界是没有人敢这样对她的。  而玩弄她的那四个男人完全是不知情,要不然肯定也是不敢的。  曾经权玉蓉也想用自己的身份吓唬那四个男人,让他们滚得远远的,后来一想,又怕他们四个将自己的照片曝光给权家人,然后勒索一笔钱,她这辈子一样完了。  总之从她和那四个男人发生关系开始,她算是栽进去了。  这样的环境下最容易让人想起过去,权玉蓉的记忆停留在了被权老爷子收养的那一年,老爷子抱起她的那一刻,她知道,她以后的身份会无比的尊贵。  当时的老爷子抱起她对权家其他人宣布,“以后她就是权家的孩子,我的宝贝孙女,谁也不能欺负她。”  这话权玉蓉记得清清楚楚,她还记得,等权老爷子说完这话,她在老爷子脸上吻了一下,逗得老爷子哈哈大笑。  听权家的人说,老爷子是个很严肃的人,从未对谁这般疼爱过,唯独只有她。  那时候的权玉蓉多幸福啊,每天都被老爷子抱着捧在手心里呵护着,她记得有一次佣人给她喂水烫着了她,爷爷大发雷霆,当即惩罚了那个佣人,且逼得那个佣人的一家离开了京都。  权玉蓉想到这儿泪流满面,她不相信爷爷也会那么狠心,真的不要她了。  这样的回忆持续到天亮,权玉蓉的手脚都冻得僵硬了,她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更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就清楚自己在这儿待了快一个世纪那么久,仿佛意识都开始涣散了。  不多时,她浑身开始抽搐,骨头里仿佛有千万只虫蚁在爬,又痒又难受,那种感觉太过于熟悉,是毒瘾发作的前兆。  如果再过一会儿没有她想要的东西吸食,她才真正的会死。  好在她随身带了一点白粉,因为随时随地发作,权玉蓉就专门找了一个地方藏身。  虽然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长裙,但她穿了薄透的丝袜,她把白粉藏在了脚底下的鞋面上,谁也发觉不了。  权玉蓉扯着沙哑的嗓子喊了几声,外面没有动静,她才将白色粉末拿出来吸食,没过多久,她便抽搐得没那么厉害了,情绪也逐渐安定下来。  等舒服以后,她感觉到肚子饿了,特别饿的哪一种,如果这个时候能有一块蛋糕,她肯定会狼吞虎咽的解决掉。  想到曾经被她浪费掉的那些食物,权玉蓉懊恼得要死。  终于仓库的门开了,沉重的脚步声传来,权玉蓉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她似乎饿得没了力气,抓住一个男人的裤脚恳求,“我我快饿死了,求求你们给我一口吃的吧。”  “不不不,先给我一口水喝。”  她渴了,最先要解决的是水的问题。  为首的男人蹲了下来,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响起,“权小姐,你不是想死么,大少说想让你饿死在这儿。”  权大少?  呵,她猜得没错,只有阿珩哥哥才做得出这么狠心的事情来,他想她死!  权玉蓉不明,为什么阿珩哥哥那么恨她!小时候阿珩哥哥不说有多喜欢她,至少他们一起玩过,他也保护过她啊。  长大以后什么都变了!  “不不不,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权玉蓉紧紧抓住男人的裤脚,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你们别听权奕珩胡说,他就是个魔鬼,人面兽心的家伙。”  “权小姐这是大少的命令,我们也没办法,看你能不能熬过今晚吧。”  “啊!”  权玉蓉被那群人推倒在地,生硬的地板梗得她皮肤生疼。  下午的医院多了一个权玉蓉,据说下午的时候昏倒在了仓库,还好发现得早,要不然可能有生命危险。  医生查出她的身体里有大量的毒品,是她吸食太多的后果,导致神经衰弱而引起的抽搐。  权奕珩和权绍峰赶到医院的时候她还没醒过来,两人站在医院的走廊外都没有进去。  “没想到啊,她做的事情远远不止这些,竟然和那些毒枭混在一起,哥,这几件事情我们要怎么办?”  权奕珩已经想好了对策,“当然是报警,如果放过了那些毒枭,会牵连更多的人受害,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哥,这次权玉蓉带给我的不仅仅是震撼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她,你说,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不仅不自重,还游走在法律的边缘!你说,爷爷小时候没教好她么?”权绍峰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心里的女神竟然这么的不堪,他果然是瞎了眼。  “很多事情都是她自己作的,阿峰,我早就说了权玉蓉没你想象得那么简单。”  “是啊,我没有听。”  “也不怪你,她会作也喜欢装,你看不见的。”  权绍峰叹了口气,“她这样了该怎么办?”  “这个容易,她吸毒当然要送到戒毒所去,那四个男人很有可能和毒枭有联系,我们先不要行动,配合警方吧。”  权绍峰抿唇没发表任何意见,他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十足的傻子,有什么权利和权奕珩争辩呢。  深夜回到家,姚若兰坐在餐桌前等他,男人换好鞋开了灯,姚若兰这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怎么还没睡。”权绍峰看着这样的她不由心疼了下。  这个女孩儿总是习惯的为他着想,他无论忙到多晚回来都会看到她的身影。  “我在等你。”姚若兰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二少,我准备了晚饭,要不给你去热一下?”  男人一贴近她,姚若兰便闻到了很淡的酒香味。  他喝酒了。  “我在外面吃过了。”  “哦,那我去给你泡杯热茶。”  权绍峰脱了身上的外衣,姚若兰帮挂到了衣架上,男人拉开座椅,“若兰,别忙了,陪我说会话吧。”  姚若兰朝他笑了下,迅速的给他泡了一杯热茶,而后在男人对面坐了下来。  “二少,我看你这两天憔悴不少,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医院那边有人照顾,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否则我没有办法和夫人交代的。”  “我知道的,若兰,谢谢你这么为我着想。”权绍峰艰难的开口,“其实是这样的,我爷爷托我问你……”  权绍峰的话说到这儿便说不下去了,他心里乱的很,不知道是为了若兰还是因为权玉蓉太令他失望。  “怎么了二少,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  “是这样的,爷爷说你到了结婚的年龄,也觉得你人还不错,如果你想要嫁的话,愿意嫁过去豪门吗,爷爷会为你做主的。”  姚若兰信以为真,她觉得不可思议,“老爷子怎么突然想起我的事情来了?莫不是你们觉得若兰伺候的不够好,想把若兰辞退了?”  “不不,若兰你误会了,爷爷就是那么说说而已,他觉得你是个好姑娘,所以就想为你谋件婚事。”  “上次不是说了吗,我不愿意嫁去豪门,如果是老爷子真的有这个心,等若兰到了二十七岁找个门当户的老实人嫁了吧。”  二十七岁?  听了姚若兰的话权绍峰的嘴角扬了扬,现在的若兰才二十三,可以说是个小丫头,还有四年的时间呢。  “嗯,我会把你的想法告诉爷爷的,你就安心的留在这儿做事吧,以后我不会问了。”  权绍峰打定了主意要留下若兰,老爷子那边他会想办法明说。  原本老爷子今天该出院了,可权奕珩说什么都不同意,医生也劝他,老爷子只能在医院里再过个几天。  事实上,是权玉蓉的一些事情权奕珩难以启齿告诉老爷子,怕他气血攻心,伤害身体。  不管怎样,他们得等老爷子恢复了才能说权玉蓉的事。  这天晚上下班,权绍峰带着晚饭来到医院,看到老爷子正和护士说着什么。  “爷爷,爷爷您怎么出来了?”  老爷子脸色很不好,冷哼了声,“你们不让我出院,我自己出院。”  “爷爷,我和哥都是为了您好,你这身体还没恢复呢,回去了谁照顾您啊,那些个佣人只能照顾您的饮食起居,一旦发生意外他们……”  “少给我来这套,说吧,你和你哥到底在密谋什么?”  “爷爷,您先吃晚饭吧,这都是若兰做的,很清淡的菜,您边吃我陪您边聊好不好。”权绍峰耐心的把老爷子扶进去病房,又帮他把晚饭分好放到床上的小餐桌上,“爷爷,您尝尝若兰的手艺,也顺便帮她提点意见,以后她还想开个饭馆呢。”  说到姚若兰,老爷子眼角溢出笑意,“小丫头头脑倒是有,人也机灵,就是人太老实了。”  “把这些拿开,我起来吃,稍微活动一下。”老爷子没见他们把权玉蓉带来,哪里有心思吃饭,“玉蓉呢,两天了,我已经整整两天没见她了,阿珩承诺我今天会把她带来的。”  “爷爷,您先吃饭,不是说了边吃边和您解释的么。”  老爷子横了他一眼,“跟着你大哥久了,也开始学他的那一套了,阳奉阴违。”  “爷爷!”  “行了,别跟我个老头卖关子了,到底怎么了?”  权绍峰是和医生交流过的,老爷子的身体已经差不多好了,他才有胆子说,“前天她闹自杀,被大哥识破,最后因为毒瘾发作,现在还在医院住院。”  “她闹自杀?”老爷子一听气打不一处来,更何况不止自杀,还吸毒。  这个真相老爷子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他一手带大的孙女怎么就是个低级恶俗的人呢,和毒贩在一起,说出去不光他没脸,他们权家人的脸都要丢光了。  “她,她没事吧。”  即便再怎么生气,老爷子也还关心权玉蓉的安危。  “放心吧爷爷,人没事,就是现在毒瘾发作了,我和大哥不知道该怎么办。”  “哼,能怎么办,难不成还让我养个毒贩?”  老爷子一生气将桌上的饭菜全部掀翻在地,权绍峰无力的叹了口气,爷爷的性子他实在没辙,得找个人过来哄哄。  不多时,权奕珩带着陆七进来了,老爷子气得没吃饭,陆七一看这症状就不对,走过去道,“爷爷,叶子和慕昀峰去做了产检,给你的小重孙拍了一张胎照,可爱得不得了呢,一看啊就知道是个小子。”  老爷子绷着的脸舒缓,整个人都亮了,“哦,是吗,那照片呢,给我看看。”  “照片在叶子手里呢,今天做了一天的检查,叶子有点累了,所以就没来医院看您。”  “是该好好休息,叶子那丫头怀个孕我真是提心吊胆,她性子活泼,总是闲不住,还有两个月就该生了吧。”  “嗯,医生说孩子很健康,所以爷爷,您也要养好身体,将来好抱重孙啊。”说到这儿陆七朝权奕珩眨了下眼,示意他把带来的晚饭拿过来,权奕珩明了,走过去接着道,“爷爷,这些都是小七亲自做的,您多少吃点吧,叶子和慕少爷明天就会来看您的。”  老爷子哪能不明白,“你们啊,是变着法让我吃东西,行吧,看在你们努力的份上,我多少吃点吧。”  吃完饭,老爷子让陆七下去买东西,病房里留下权绍峰和权奕珩陪着。  “阿珩你告诉爷爷,玉蓉到底怎么样了?有没有伤着哪里。”  兄弟二人闻言相互看了眼,看来爷爷还是放不下权玉蓉,她即便犯下了滔天大错都选择原谅。  其实这样对权玉蓉是不好的,要不是老爷子过分的溺爱,权玉蓉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权奕珩开口道,“爷爷,她什么性子您是最清楚的,其实她舍不得死,您不必着急,现在啊您就该养好自个儿的身体,儿孙自有儿孙福,您操心操不完的。”  “阿珩,还是你看得最透,不过有时候人一辈子不必活得太明白。”  “该明白的时候我们不能犯糊涂,权玉蓉糊涂了半辈子,下半辈子她若是想安分的过,就该明白了。”  “阿珩!”老爷子不太赞同他的这种做法,他无非是想继续溺爱权玉蓉。  人老了心就会变软,这个老人只不过是想让儿孙都陪着,好好的安度晚年,权奕珩可以理解他的心情,但不能纵容他的这种决断,这对于权家,对玉蓉都不是好事。  “爷爷,您不能再纵容她了,发生了这么羞耻的事情她还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您要是再包庇她就是害了她啊。”老爷子很无奈,“阿珩,你不明白爷爷,我这心里痛啊。”  权绍峰同样听得纠结,不过他是站在大哥这边的,“爷爷,玉蓉发生那种事情我们一样的心痛,我们作为她的家人没有好好辅助她,是我们的错。”  “爷爷,我和阿峰都是同一个意思,以后的路还很长,您必须要她自己学会走。”  “那你要爷爷怎么办,从小到大是我太过于纵容了她了,我也有错。”  权奕珩怕老爷子动气,只能安慰,“您别这么说爷爷,不是您的错,是她自己不争气。”  “她的事是不是还涉及了案件?”  “现在还不能确定,但她和毒贩有往来是事实,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权奕珩清楚的陈述。  “警方都介入了?”老爷子声音轻颤,“这丫头真是令我太失望了。”  “罢了罢了,阿珩,这件事你去办吧,不要损害权家的名誉,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爷爷以后不见她了。”老爷子痛心疾首的说出这番话。  权奕珩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看样子老爷子是想过的,只不过一直没有人帮他下定决心,他一直都相信爷爷的决策,从未让他失望过,即便一把年纪了也有当初的处事风范。  “爷爷,您决定了?”  “给她安顿一个好的去处养着,剥夺她权家大小姐的名号,不要她跟着姓权了。”老爷子说完这些闭上了双眼,心痛得无以复加。  这个惩罚够重,相信权玉蓉知道后一定疯的。  也就是说她再也不能因为是权家的大小姐而作威作福。  这件事只要老爷子发话了,他们就可以不顾着谁,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  姚若芳来这里已经半个月了还从未出去过,偶尔沈辰皓会打电话来,问问她好不好,她都是说的很好。  沈辰皓是想把她救出去的,但现在姐姐怀孕,沈辰旭那个恶魔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姚若芳不想连累姐姐姐夫,所以就说自愿住在这儿。  别墅里有四五个佣人伺候,做饭的两个,专门服侍她的一个,还有一个打杂,沈辰旭安排得很好。  只是她天生不是享福的命,只要一闲下来就会乱想。  姚若芳住在这儿沈辰旭每天晚上都回来得很早,除非有时候有应酬晚归,基本上晚上六点就能到家。  这天傍晚,沈辰旭和以往一样回来,他来来回回找了一圈没看到姚若芳不禁急了,对着几个佣人大发雷霆。  “大少,找到了,若芳小姐在后院玩呢。”找了一圈的佣人跑过来汇报。  沈辰旭一听赶紧跑着去了后院,果然看到一个女孩儿蹲在土地上在念着什么,院子里种满了各种花草,她是在和花草说话么?  他不敢惊扰她,又或许喜欢这样安静的她,就这样默默的看着,嘴角上扬。  姚若芳起身的时候便第一眼看到了男人,她脸上的笑意瞬间冷了下来,“大少爷,你怎么来这儿了?”  她语气略带讽刺,手里还拿着小铲子,是给花草松了土壤。  “若芳,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不是说了有人做这些事情的么?”沈辰旭不在乎她的语气,只是心疼她的手,沾满了泥灰。  姚若芳放下小铲子,她走到前面的水管下冲着沾满泥土的双手,简单的答了句,“闲来无事。”  “在这儿住得还习惯吗?”  “每天有吃有喝,饿不死还有什么不习惯的。”  男人几次问话遭到冷落,心生不快,“若芳,你一定要和我这么说话吗?”  姚若芳从地上站了起来,目光和他的平时,经过多天的相处她已经不再害怕这个男人,只是想彻底的远离,他根本就是个魔鬼,特别是晚上,她的身体遭到他无尽的摧残,让她觉得羞愧。  “那我应该怎样和你说话,沈辰旭,你从来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我说什么你反正不在意,又何必在乎我的态度。”  男人掐住她的脸,危险的眯眼和她对视,“别一天到晚跟个死人似的,跟我在一起怎么了,别忘了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在唇色卖,要不是我,你还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呢。”  一生气,沈辰旭也开始口不择言起来,其实他们心里都清楚,姚若芳是不陪睡的,她去那个地方完全是想打听姚若雪的下落。  “是啊,我应该感谢你,我把我最珍贵的东西都给了你,你还要我怎么样呢?”  沈辰旭的脸冰冷得没有丝毫的温度,明明之前他们相处得很好,为何把她从玫瑰园接来之后一切都变了呢。  他不喜欢这样的若芳,却又无法放下她,只能威胁,“你最好给我好好听话,如若不然,我不介意在你姐姐和姐夫身上下手。”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你应该了解我,只要惹怒了我,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沈辰旭,你混蛋。”  男人阴冷的笑了声,“是,我他妈就是一个混蛋,你不就是这样认为的吗,无论我是混蛋还是身世,或者还是劳改犯,若芳,你这辈子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你个小丫头我还是有这个本事收拾的。”  姚若芳心里明白得很,沈辰旭说到做到,她没有资格和他较劲。  那么就认输吧,别和他吵了。  良久,姚若芳忍下心里的那口气,平静的道,“你爸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了,他明天会来找我谈话。”  沈辰旭闻言眉头皱了起来,沉声问,“他来过电话了?”  “嗯,今天上午来过电话,没说两句就挂了。”  难怪她脾气这么不好,原来是接到了父亲的电话,沈辰旭把她搂进怀里抱着,“放心,我不会让他找到你的。”  听他这么说,姚若芳越发火大,“沈辰旭,你永远都只会把我藏起来是不是?”  沈辰旭舌尖点着唇,他忽而笑了出来,“若芳,你想和我结婚?”  “不,我只是想过正常人的生活。”姚若芳否定。  她才不会和这种恶魔结婚,她要的是正常的生活,她现在还小,想不到这上面去。  沈辰旭倒是不生气,他瞧着怀里的小女孩儿,手指轻轻滑过她细嫩的脸,“正常人?我怎么你了么,正常人不做夫妻的事儿?”  “可我们不是夫妻。”  “现在这个年头,做夫妻的事儿不是夫妻的人多了去了,就跟吃饭似的。”  姚若芳被他三言两语挑逗得羞红了脸,她推开男人,“那个,我,我去看看晚饭好了没有。”  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再聊下去也只会让自己生气,又是何必呢。  可沈辰旭偏偏不让,将她抱得更紧了哦,“晚饭有佣人准备,若芳,我不是来找你做家务的。”  姚若芳苦涩的笑了声,“我知道,你想让我每天晚上伺候你睡觉,但是沈辰旭,我是一个人,也有自己的思想,只有做些事情才能证明自己活着。”  对于她的这种认知,沈辰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若说不是,他把一个女孩子关在这里干什么,疯了么,他又不是有囚禁人的嗜好。  应该是若芳身上一直有他想要的那种感觉,别的女人给不了。  第二天去了公司,沈辰旭害怕父亲直接去找姚若芳,便去了董事长办公室,把自己和姚若芳的事情和父亲说了。  沈立明脸色气得青紫,“畜生!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她是谁你知道么?”  沈立明咆哮,声音惊到了外面的几个员工。  “她是姚若芳。”沈辰旭把玩着手里的扳指,神色淡定。  沈立明扶额,“在我面前还想装是不是,你知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不说她的身份不配你,她是姚若雪的妹妹,一个穷山沟里来的女人,以后在事业上对你没有半点帮助,沈辰皓娶了那么一个女人就是个弊端,只要你找个身份匹配的千金小姐结婚,阿皓以后肯定斗不过你。”  沈辰旭点了一根烟,“我可没说要娶她。”  “你的意思只是玩玩?”  沈辰旭没说话,那样子又不像默认。  “玩玩更不行,她是姚若雪的妹妹,现在姚若雪怀孕了,老爷子宠着,只要她说一句话你就等着挨骂吧,到时候老爷子一生气把你送到非洲去,我可救不了你。”  沈辰旭闻言掐灭了手里的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爸,您太不了解爷爷了,他再怎么生气,我也是他的孙子,不会的,除非他这辈子是想让我们家断子绝孙。”  “呵,到底是你不了解还是我不了解,年轻的时候,你以为我没爱过,你爷爷有多狠心,你是没见识到,现在不过是老了,脾气有所收敛,你最好相信我的话。”沈立明白了儿子一眼接着道,“姚若雪已经为沈家生了一个孩子,说不定以后是继承人,你以为老爷子还稀罕你?”  “马上和那个若芳断绝往来,否则不等老爷子出手,我也不会放过她。”  沈辰旭耸耸肩,仿佛一点儿也不在意,“我说了和她不过是玩玩。”  “什么女人不好玩儿,你要玩她!”  “这是我的事。”沈辰旭冷冷的表明态度。  “什么你的事?”沈立明严厉的看向他,“你要多少女人都没事,一夜玩几个也没事,但不能是她。”  “阿旭,爸爸都是为了你好,将来你和阿皓是对手,你们之间还有很长的仗要打明白么,你还年轻,该找个千金小姐结婚,以后也给沈家生一个大胖小子,到时候老爷子就会平等的对待你们了。”  这才是沈立明的如意算盘,从来没有为他考虑过什么,也没问过他愿不愿意要这些!  话落,沈辰旭只是坐着喝咖啡,仿佛没有听见沈立明的一番话。  沈立明只差给儿子跪下了,“我和你说话你听见没有?”  “听见了。”  “听见了你不应声?”  “那您要我说什么?”沈辰旭无谓的看向父亲,“我想要做的您不满意,您安排的我不想做,您是要我对你阳奉阴违?”  “你!”  “部门还有事需要我处理,先走了。”  “我跟你说的话你最好听着,否则我一定会让那个女人好看,我做事的……”  沈立明后面的话被沈辰旭的关门声隔绝了,面对员工们探究的眼神,他依然气定神闲的走了出去。  不过是一点小事,他玩女人这么多年,谁也轮不着说他什么!  他花了那么大的代价才找到若芳,这些日子他空虚的心被填满,怎么可能再忍受失去她一次。无论是谁,都休想抢走他的若芳!  ------题外话------  推荐情非缘浅/步步逼婚:军少宠妻入骨  沐歌第一次遇到枭墨轩,她对他竖起中指!  枭墨轩第一次见到沐歌,他对她有了反应!  《初遇》  趴门缝的沐歌,本以为会看到一场激情四射的大片,可没想到这男人中看不中用。  于是,她踹开房门怒斥了句,“我说,身为男人的你有病得治啊,她都脱成这样了你还能无动于衷,姐瞧不起你!”  枭墨轩看着她竖起的中指,冷峻的面容升起一抹怒色,“你找死!”  沐歌正想开溜,可惜衣服被扯住,只听刺啦一声,“靠,自己不行,还想占人便宜?”  不近女色的枭墨轩,毫不客气的将人带走,美其名曰,她妨碍公务!  我擦!  我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