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15 继续作死就只有死

415 继续作死就只有死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33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4
    权老爷子出院的这天,姚若兰一个人做了一大桌菜。  权奕珩和陆七都在后院照顾老爷子,等到晚饭做好,老爷子坚持和大家一起在前厅用餐。  因为老爷子生病住院没通知其他人,所以晚饭时间来人并不多,姜淑艳是知道这件事的,听说老爷子回来第一时间过来探望,也顺便留在这儿吃晚饭。  “若兰,今天辛苦你了,做这么多菜累吧?”开饭之前,姜淑艳去了厨房,姚若兰还在炒最后一个菜。  她熟练的翻炒,笑着摇头,“一点也不累,最近几天就是太闲了,二少的房子都快被我擦破皮了,是我自告奋勇过来的,只希望你们不嫌弃就好。”  “你呀就是太谦虚了,其实一个人做一桌饭挺累的,你怎么不让几个阿嫂帮忙呢。”  “她们都有事呢,老爷子刚回来,都忙。”  姜淑艳冷笑了声,“呵,忙?我看都想在老爷子面前邀功吧,谁喜欢做默默无闻的事儿,除了你若兰,只有你这么实在。”  姚若兰从来不在意这些,她过来的时候厨房里根本没人,以前权家都是有专门的厨子,自从叶子晴怀孕,老爷子就不要这些厨子了,因为孙女的口味随时变换,他吃的菜也简单,每天就让几个阿嫂准备饭菜,倒也过得清闲。  “夫人,您大病初愈站在这儿累吧,要不去餐厅坐,我马上把最后一出菜端上来。”  “我让阿嫂帮你,别一个人忙活。”  “没事的夫人,这些事情我从小做惯了。”  事实上这些事情算轻的,小的时候每天放学回来,她还要去地里做很多农活,有时候忙到夜里饭都没得吃,只能喝一碗粥。  姜淑艳听得心疼,这孩子果然是受过苦的,要不然怎么会这么懂事。  老爷子由陆七和权奕珩搀扶着出来,他坐在了主座上,对着众人道,“都坐下吃吧,一家人不用拘谨。”  晚饭也没有其他人,除了权奕珩和陆七,就是姜淑艳和权绍峰,叶子晴和慕昀峰去了郊外散心,今晚不回来,早上出院的时候来看过老爷子。  “爸,这些天在医院挺闷的吧,我本来想去看你,但阿珩他们说你不想让人知道,就没敢去。”  老爷子点点头,“也不是什么大病,人老了医生就爱吓唬你们。”  这话他们做子女儿孙的都听腻了,老爷子不相信医生的话他们也很无奈,权绍峰亲自伺候老爷子吃饭,“爷爷,医生的话也是有根据的,您别老是这样。”  “你们啊,平时不见人影,真的到了我生病的时候都来说,有用么?”  权奕珩朝身旁的娇妻看了眼,开口道,“好了好了,爷爷我们知错,以后我们轮流陪您好不好?”  “这个主意不错,总之不能让我再一个人吃饭了。”  “行,就这么决定了。”  他们也是该想个办法轮流照顾老爷子了,老人家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他们是时候尽尽孝心了,权家人多,轮流陪老爷子,一个星期每户也就两次。  老爷子终于满意了,“这还差不多,爷爷啊算是没白疼你们。”  “今天的菜看着普通,吃起来口感挺不错的。”老爷子赞叹道,口味也变得好了起来。  “爷爷您喜欢就好,这些都是若兰做的。”权绍峰解释。  老爷子眯起眼,“哦?那丫头做菜也这么好吃,淑艳,还是你福气最好。”  别有深意的一句话,姜淑艳听得明白,老爷子有意撮合若兰和阿峰,不过因为阿峰的媳妇是权玉蓉,老爷子的意思是让若兰做小,给权家生个孩子。  姜淑艳不这么想,她对若兰满意,一直想把她许配给儿子,就盼着权玉蓉和儿子离婚呢。  她是不知道权玉蓉丑事的,这会儿的老爷子已经没了让若兰做小的心思,只要阿峰愿意,他这个老头子也就没什么意见了。  姚若兰把最后一个菜端上来,权绍峰拉开身旁的座椅开口道,“若兰,你辛苦一天了,过来坐下一起吃吧。”  “不不不,二少,这哪成呢。”这点姚若兰还是清楚的,是在老爷子面前,她不能像跟在权绍峰身边那样随意。  陆七是认识她的,姚若雪推荐的妹妹,她推荐给了权绍峰,这个女孩儿和姚若雪一样淳朴,很讨人喜欢。  “坐下吧,你姐姐是沈家的媳妇,也就是我亲戚,都是一家人。”  “这……”姚若兰还是放不开。  姜淑艳也启声道,“若兰,小七都开口了,她是这个家最有发言权的女主人。”  “是啊若兰,坐下吧,给老爷子我一个面子。”老爷子见姚若兰拘谨的站着,破天荒的发了言,他从来没有这么纵容一个佣人,也是若兰的福气。  姜淑艳和老爷子都这么说了,姚若兰就是想不坐都难。  她只能小步移到权绍峰那边,在男人身边坐下。  权绍峰给她拿了一套餐具,生怕她客气,还亲自给她布了菜。  “谢谢。”她小声说着,权绍峰瞧着她脸上的笑意很浓。  老爷子发话,“你自己做的菜随便吃,不要拘谨,我们家没你想得那么严肃。”  “是。”姚若兰应声,紧张得手心都在冒汗。  原谅她没有见过大世面,这一家人如此对她,倒是让她受宠若惊了。  这是老爷子这些年以来吃得最舒心的一顿饭,权家许久没有一家人这么吃饭了,虽然人没到齐,可气氛是活跃的,就连不怎么爱说话的阿珩也时常说些好听的哄老爷子开心,老爷子这才感觉到作为一个老人的快乐。  晚饭结束,伺候完老爷子睡觉,大家伙都得分道扬镳了。  陆七得回去沈家,沈老爷子这两天身体不太舒服,医生说是着凉了,早早晚上没人照顾,其他人老爷子不放心,为了能让姚若雪安心,只能她来照顾小家伙。  回去沈家的车上,陆七和权奕珩聊到某件事,“阿珩,你有没有觉得阿峰对若兰很好?”  “我只关心你,其他的人没注意。”  切。  不过这话倒是听得很舒心,权奕珩不爱管闲事这性子她是清楚的。  “你不是很心疼这个弟弟么,怎么这种事情不关心了呢,你还盼着他和权玉蓉分手呢。”  权奕珩尴尬的咳嗽了声,这话听起来怎么好像他是一个坏人,一心盼着人家分手?  “不是不关心,而是稍微明白的人都能看得出来,阿峰对若兰很特别,我们现在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喜欢,毕竟他爱了权玉蓉那么多年,对若兰应该是依赖吧,我听阿峰说,自从姚若兰去了他那里照顾,他心情好了许多。”  “若兰懂事,和若雪的性子差不多,如果真的能和阿峰走在一起倒也不错。”  权奕珩不忍陆七为这些事情操心,她身体小时候受到过摧残,留下了病根,这是权奕珩的心病,“这事我们不要管了,要看姜淑艳自己的意思,愿不愿意把儿子交给她。”  “你姜姨肯定是赞同这件事的,要不然哪能这么撮合。”  权奕珩笑笑没说话,他弟弟权绍峰是个老好人,也该找个好女孩儿过日子了,关键是难得老爷子也喜欢若兰。  “阿珩,前两天我去了一趟医院,医生说我身体恢复得还不错。”陆七突然提起这事。  权奕珩腾出一只手握住她的,“你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别想其他。”  他说的是孩子的事情,为了这事陆七没少跑医院,药都吃腻了,他看着心疼啊。  其实这事权奕珩是想得开的,当然了作为一个男人他也希望有自己的孩子,命里若是没有他也不强求,他这辈子看重的只有身边的这个女人,什么孩子不孩子的,以后是他们俩人白头到老,孩子会有他们自己的生活,只有在一起的人才是最真实的。  所以他不想陆七因为孩子而折磨自己的身体,到处做治疗。  “我知道你追求顺其自然,可是阿珩,我也希望有个自己的孩子,这不是家长们给我的压力,我也快三十岁的人了,特别是看到像我这么大的女人牵着孩子,你知道我什么心情吗?”  权奕珩捏着她的手不断的收紧,他何尝不明白那种心情,他也想啊,只不过孩子和她之间,他还是看重她的。  “小七,孩子我们会有的,可能没到时间,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很好么,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以后有了孩子,你得顾忌他,不一定有时间出去了。”权奕珩安抚她。  陆七哪里能不明白他的心思,这个男人总是什么都为她着想,无非是怕她折腾了身体。  医生建议她做试管婴儿,这种案例成功几率很大,她可以试试,不过做试管婴儿女人的身体是要受苦的。  “阿珩,你这几天有时间吗,陪我去一趟医院吧。”  “小七!”  “阿珩,不管怎么样,以后无论有没有孩子,我们都该努力是不是?”陆七固执起来权奕珩也是没办法的。  在孩子的事情上,权奕珩一切以她为重,正因为这样陆七才不想让这个男人抱有遗憾。  “阿珩,我想要一个孩子,这是我的愿望,你不能答应我吗?”  权奕珩听着她近乎恳求的口气,想起小时候的那件事,心一抽一抽的疼。  都怪他,若不是他当时没有能力,陆七也不会受这样的苦。  眼见男人半天不说话,小七撒娇起来,“阿珩,就算你欠我的好不好?”  “小七不要这样说。”权奕珩的声音沙哑,故意把话说得很轻松,“我这辈子都欠你的,随你处置。”  听男人这么说,陆七笑了出来,“那我们就这样说好了哦,不许反悔,三天后你陪我一起去医院做检查,如果可以的话,等医生确定下来,差不多过两个月就可以受孕了。”  试管婴儿权奕珩是了解过的,他就怕小七的身体承受不住,如今看她这么迫切的要孩子,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此时的医院,权玉蓉已经清醒了过来,不过她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她从病床上下来,打开门便被门外的两个穿着警服的人吓住。  这不是权家的人,她知道!  “你们……”权玉蓉懵了,完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  “权小姐,你涉嫌毒品走私案,请跟我们走一趟。”两名警察快速压住她,冷冷的话语听得权玉蓉心惊胆战。  毒品走私案?  她,她不就是没节操的和几个男人发生关系么,那些吸食的毒品完全不知道是怎么来的。  这件事权老爷子打过招呼,警方需要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过得顾忌着点权家的面子,这件事不能对外张扬,得给权玉蓉一点教训。  警方其实已经查清楚,这桩案件和权玉蓉没有关系,她也是受害者,不过老爷子说了给她一点苦头吃吃,便在权玉蓉醒来的第一时间带去了公安局。  权玉蓉在里面关了两天,怕真的牵扯到这桩案件,她对自己所做的事情一字不漏的描述下来,事实确定她排除了嫌疑,第三天早上释放了她。  京都的天气越来也冷,特别是早上,权玉蓉穿着单薄的衣服从看守所出来,她望着延绵不断的山路,不知道该往哪儿走。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她堂堂的权家大小姐,尊贵的权小姐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她不傻,关在里面的两天权家没有一个人过来探望,包括她的丈夫权绍峰,好像整个世界都遗忘了她,权玉蓉明白,权家人已经放弃了自己。  那么出来以后她该去哪儿呢,她又能去哪儿,身无分文的她走到这一步真的不如死了。  权绍峰没有再见过权玉蓉,那天晚上他已经决定,权玉蓉的事情都交给大哥权奕珩处理,如果再见面,他想着也应该是谈离婚的事情了。  既然和权玉蓉决定离婚了,权绍峰就打算搬回权家大院住,偶尔还能陪陪爷爷和母亲,他自个儿在外面工作也放心些,所以姚若兰自从那天晚上回去后便没有再跟着权绍峰回到新婚公寓。  这天傍晚下班,权绍峰去新婚公寓拿东西,他准备今天晚上就搬回权家大院住,在打开门后,抬手开灯看到沙发里坐了一个人。  他拧着眉轻轻的走过去,即使看不清女人的脸也能感觉到是谁。  女人的头发遮住了脸,黑发凌乱,走近权绍峰闻到了她身上隐约带着的臭味。  “阿峰,阿峰你回来了啊,我,我等了你好久。”权玉蓉赤着脚走过去,她长腿外露,只可惜没了往日细腻的肌肤,就连她一向注重的脸上都是黑漆漆的,这样看上去和捡破烂的没两样。  “玉蓉?”权绍峰不敢相信只是两天没见,她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三天前的晚上她要跳楼,虽然那时候她穿的单薄,头发也乱,但也没成这样啊。  “你,你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权玉蓉看到他越发委屈了,她一个劲的哭,“阿峰,我知道以前都是我的错,我错了……呜呜。”  这一次权玉蓉是真的知道错了,没有权家的头衔她在京都一天都熬不下去,甚至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没人接济她的话会饿死在街头。  泪水冲刷着她脏兮兮的小脸,权玉蓉抬手一擦,那张脸显得更狼狈了。  “阿峰,你别这样对我好不好,警察都说了我是受害者……我是被骗的啊。”  权绍峰抿着唇,看着怀里哭得一塌糊涂的女人不知如何是好。  他到底不是权奕珩,无法做到狠心。  “玉蓉,事情变成这样我们都很替你可惜,不过玉蓉,一个人犯了错就该受到惩罚,你先在这儿好好休息吧,等养好了身体去找爷爷。”  “阿峰,阿峰!”权玉蓉万万没想到权绍峰会这么狠心,什么事都要她去找老爷子,那么也就是说,她的事情他不想再插手了。  “玉蓉,爷爷也说得很明白,他以后不想见你了。”权绍峰走之前将真相残忍的告诉她。  权奕珩说得对,他们就是太过于溺爱权玉蓉了,让她养成了这种不知所谓的性子。  “不,不,你骗我的,阿峰……你一定是骗我的是不是?”  权玉蓉疯了般的摇头,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权绍峰的话。  “是不是真的,你自己去大院看看就知道了。”  权绍峰拿了东西就离开了,权玉蓉也跟着他出去,因为除了他,她不知道再找谁。  “玉蓉,你跟着我做什么?”  权玉蓉用一张泪眼朦胧的脸看他,“阿峰,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知道你的心地是最善良的,你怎么忍心看到我这个样子,最起码你也该带我去见爷爷啊。”  “玉蓉,说句不好听的,爷爷这次住院都是你气病的,你这个时候过去只会惹他更生气,爷爷为你做的也够多了,你以为不是爷爷,你能这么快出来么?”  权玉蓉闻言愣愣的退后两步,她苦涩的笑了声,“原来你们都知道我被抓走了,你们是故意不管我的死活。”  她对人对事永远都是这幅样子,仿佛所有人都欠她一样,看来这件事给她的教训还不够,权绍峰不知道该和她谈什么,自顾自的走进电梯离开了。  夜晚的权家很安静,老爷子睡得很早,权绍峰过去的时候,老管家说老爷子今天被姚若兰伺候的很好,已经睡了,他便去了隔壁看母亲。  姜淑艳晚上喜欢看电视打发时间,姚若兰则陪着她,两人坐在沙发里宛如一对亲密的母女,权绍峰瞧着心情大好,姚若兰已经不像刚来的时候那边拘谨,和这里的人慢慢的融洽起来。  “二少,您回来了,我去帮您把菜热一下。”姚若兰眼见的看到他,起身就要去忙活。  权绍峰制止,“不用了若兰,我在外面吃过了。”  姜淑艳没好气的道,“外面的东西多不卫生啊,以后还是回家来吃吧。”  她就希望若兰和儿子能多处处,培养出感情来才好呢。  “我这不是有应酬么,要不然我也不愿意在外面吃啊。”  姚若兰主动的退开身,一般这个时候她都不方便打扰母子俩相处,去了厨房给权绍峰泡茶。  没有了外人,有些话姜淑艳也方便问出口,“阿峰,你老实告诉妈妈,权玉蓉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没有啊,您这是听谁说的啊。”权绍峰否认,视线盯着电视屏幕。  “哼,别骗我了,你从小就不善于撒谎,在我面前你还想演戏么。”  “真的没有,您为什么会这么想?”  姜淑艳挑了下眉,“别以为我不知道,老爷子突然生病,也太奇怪了吧,我派人暗地里调查了,老爷子是被权玉蓉那个贱人气病的,她到底做了什么事,把老爷子都气病了?”  权绍峰被问得烦不胜烦,“妈,您没事能不能别这么八卦啊,爷爷本来就老了,有个病痛很正常。”  “臭小子,妈还不是关心你么,这么和我说话。”  “没事的话我先上去休息了,您也早点睡吧。”  姜淑艳还不放过儿子,她一把拉住意欲走的权绍峰,“阿峰,你搬回来住了,玉蓉怎么办,她不会找你闹么?”  明显儿子和权玉蓉那个贱人有事,可具体有什么事情她是一点头绪也没有,也找人查过了却什么都查不出来。  越是查不出来的东西越有鬼,她也试探过姚若兰,那丫头嘴紧得很,什么都不说。  “她也会回来的,不过要过个几天。”为了能让自己有个清静的环境休息,权绍峰只能先撒个谎,至于到时候怎么样再说。  姜淑艳这才肯放过他,等权绍峰上楼,姚若兰才敢出来,她感觉到二少的心情不好,这两天也不敢在他面前晃悠。  其实她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和夫人猜测的一样,肯定是和权玉蓉有关的。  “若兰,过来陪我坐会吧。”  “哦。”姚若兰放下泡好的茶过去。  “你去伺候二少的这几天有没有发现二少和二少奶奶哪里不对劲啊?”姜淑艳试探的问她。  姚若兰手指紧了紧,摇头,“没有啊。”  又是这句话,姜淑艳听着不太高兴,“若兰,你可是我的人,如果有什么隐瞒我,我可是不高兴了。”  姚若兰哪里敢说实话,她依然坚持自己的态度,“夫人,我真的不知道,您也知道我是个佣人,二少不会什么都告诉我的,即便他们有时候不开心,若兰也只是躲得远远的。”  姜淑艳也觉得自己的语气过重了,赶紧道,“是我不好,不该这么说你的,若兰啊,你不要有心理压力,以后就好好的留在这儿,伺候二少爷。”  “我会的夫人,您别担心。”  这个权玉蓉,怎么都不见人影呢,不行,她明白必须亲自去见见这个女人。  叶子晴和慕昀峰去郊外散心第二天才回来,此时老爷子由老管家陪着在院子里晒太阳。  “爷爷,爷爷!”叶子晴大着肚子走过去,“您还好吗?”  老爷子看到孙女,嘴角自然的溢出笑意,“回来了啊,玩的开心吗?”  叶子晴缓缓蹲下身点头,“开心,就是不放心您提前回来了。”  “我有人照顾。”  慕昀峰也跟着走过来,喊了一声,“爷爷。”  老爷子没像以往那样排斥他,朝他轻点了下头,而后他把孙女的手和慕昀峰的手放在一起,“你们两个闹也闹够了,该是时候好好过日子了。”  叶子晴闻言将手从慕昀峰掌心中抽回,“爷爷,您还是操心自己吧。”  慕昀峰脸上的欣喜一闪而逝,随即又演变成了失落。  这么多天过去了,叶子晴还是没能完完全全的接受他。  “爷爷都老了,有什么可操心的。”老爷子是担心重孙子生下来没有父亲的疼爱,想想怪可怜的,而且他这些天观察慕家这小子表现还不错,相信那三年他只是不知道爱叶子罢了。  人孰能无过,既然他知道醒悟,看在孩子的份上就算了吧,他现在就盼望着子子孙孙能幸福下去。  “还说不操心呢,您那天可把我们给吓坏了。”叶子晴顺便扯开了话题,“对了,权玉蓉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二哥打算怎么办?”  “到底是我养大的孩子,她犯了这样的错我心里是最难受的,你二哥性子再怎么温柔,也无法容忍妻子给他戴绿帽子,这是奇耻大辱,不说你二哥,就是我也不会同意了。”  “那权玉蓉呢,她的意思……”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事曝光后会怎么样,关键看老爷子的意思。  老爷子叹了一口气,“她无论是什么意思也没有发言权了,我已经把她从权家除名,以后在外面别说她是权家的大小姐。”  从权家除名?  叶子晴和慕昀峰都很震惊,只因他们并不知道权玉蓉除了修补处女膜还犯了别的事儿。  “爷爷,这……”  老爷子明白她的顾虑,如果只是这一点他当然不会这么惩罚权玉蓉,但是那些错已经无法挽回了,关键是那丫头不知道悔悟,他也实在是没办法。  “叶子,你好好养胎吧,这件事情还有很多内幕,你不知道好些。”  叶子晴来了兴致,不过在老爷子面前她有所收敛,也就不再问了,以免惹老爷子伤心。  “因为这件事,你哥和你嫂子的婚礼都推迟了,沈家的那位啊,还以为我不想给两个孩子办婚礼装病呢。”老爷子继续道,“我得再选个黄道吉日给你嫂子和你哥办婚礼,忙着呢,你呀就和阿峰好好玩儿,有他照顾你我放心。”  老爷子说完由老管家搀扶着进去了,叶子晴和慕昀峰呆呆的站在原地,总觉得今天的老爷子有些不对劲。  “为什么我觉得爷爷变了,我才离开了一天啊。”  慕昀峰搂着她粗了一圈的腰身,“可能在某一件事情上看透了一些东西吧。”  老爷子今天的话对于慕昀峰也很震惊,因为三年前的事情,权老爷子死活都不同意他和叶子复合,是他每天死皮赖脸的待在这儿照顾叶子晴的,没想到老爷子今天竟然让叶子和他在一起,对于慕昀峰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收获。  “爷爷说还有内幕,你说权玉蓉是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啊,要不然爷爷不会这么对她的。”  “你呀就别操心别人了,多关心关心肚子里的那个就好了。”  叶子晴坐到了摇椅上,她抚摸着圆滚滚的肚皮,“你是不知道我怀孕以后有多无聊,每天就在这个院子里转啊转的,我这么不安分的人哪里受得了。”  慕昀峰为了能配合她的身高蹲了下去,他手掌将她的手放在手心,经历了一段婚姻,他的性子也沉稳了很多,“我知道,等小霸王出生的时候,你看到他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呵呵,弄得你好像生过一样,感觉都知道。”  他没生过,但体会到了做父亲的幸福与迫切,孩子还没生出来,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想要给他最好的一切,相信叶子晴也是这样的吧,只是她的性子天生活泼好动,即便有什么也不会告诉他。  权玉蓉一个人在新婚公寓待了一天一夜,第二天醒来已经到了中午,她昨晚就想好了,今天回去权家找爷爷,就不相信爷爷真的不见她。  收拾打扮好已经到了下午,坐出租车过去权家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车程,等到达权家大院,权玉蓉又没有勇气了。  在门外站了很久,直到双腿麻木,就在她准备敲门进去的时候,院子的大门开了,老管家领着两个佣人走了出来。  看到权玉蓉,老管家还一如既往的客气,“小姐,您怎么站在外面啊。”  “管家大叔,爷爷这几天还好么?”  “挺好的,小姐,需要我进去通报么?”  老爷子已经对权家所有人宣布,以后若是权玉蓉回来,直接拒绝,可这会儿权玉蓉真的站在外面,老管家却犯难了。  他们不知道权玉蓉所做的事,以为老爷子只是在气头上,毕竟这位小姐曾经是老爷子的心头肉啊,他们谁也不敢得罪,若是真的来了,老管家觉得还是得问问老爷子的意思,免得到时候他们吃苦头。  权玉蓉一听,紧绷的脸稍稍舒缓了些许,她就说嘛,爷爷怎么可能真的不见她,瞧瞧,老管家不是还对她客客气气的么。  “要,要的,麻烦您了管家大叔。”经历这件事以后,权玉蓉再也不敢心高气傲了,言语间带了些许尊重的意思。  老管家请她稍等,自己进去了。  没多久他便脸色尴尬的出来,“不好意思小姐,老爷子说了,您以后不再是这里的人了,让您好自为之。”  这话一出,不光是权玉蓉,就连其他两个佣人听了都觉得很诧异,不懂老爷子怎么一下子转变得这么快,对这个宠爱有加的孙女这般无情,连面都不见了,还要把她赶出权家。  “不,不会的,管家大叔您会不会是听错了啊。”权玉蓉抱着颤抖的身躯,满脸的绝望。  爷爷也不要她么,她不信,不信呐!  “小姐,您还是走吧,老爷子的性子您也清楚,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其实这话老爷子在两天前就说过了,是我们不信。”老管家解释,瞧着此时的权玉蓉,他觉得这丫头有点可怜。  权玉蓉的眼眶当即泛红,那么多年的情意,老爷子也不顾念了,她该何去何从。  “小姐,到了晚上这里会很冷,您还是趁着这时候走吧。”  “我不走,我一定要见着爷爷。”权玉蓉说完便跪在了大门前,无论如何她也要见老爷子一面,只有见面了有些话才好说。  众人见她如此执着也没有办法,毕竟老爷子没说不许她待在大门口,只能由着她去了。  大院的门被关上,权玉蓉被彻底隔绝在外,她无法想象将来的自己会是什么模样,会不会没了爷爷和权家人的庇护冻死饿死?到那个时候,爷爷,您还会心疼玉蓉吗?  天色越来越晚,寒意袭来,权玉蓉冻得浑身发抖,膝盖已经疼得麻木了。  她想要站起身来,却被身后的一道讥讽声怔住,“哟,这是谁啊。”  “这不是权大小姐么,跪在这儿做什么?”  “怎么,做处女膜的事被人发现了,自己都觉得无地自容?”  是叶子晴,她和慕昀峰也不知道从哪里疯了回来。  权玉蓉挺直脊背,她才不要被这个贱人羞辱,撑着地面站起身来,冷冷的看着她,“你管我做什么,做处女膜怎么了,难道在医院做处女膜的人都该死么?”  叶子晴没想到这个女人脸皮这么厚,都到了这一步还觉得自己有理。  “我当初在爷爷身边的时候你在哪儿?这些年,你们这些人哪一个有我贴心,爷爷的饮食起居都是我亲自照料,试问你们权家的人做得到吗?”  “那时候我不知道我有个爷爷,如果知道,我肯定做得比你好,权玉蓉,你能这么乖巧的在老爷子身边长大,看重的不过是身份。”  权玉蓉扬眉,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她跟了别的男人没错,可是没有对不起老爷子,“随你怎么说,反正我只想见爷爷,你们这些人别有事没事来挖苦我。”  “爷爷不会见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叶子晴,你给我记住,总有天我会弄死你的!”权玉蓉实在气不过,说了句狠话。  慕昀峰当即冷下脸,预备说什么的时候,叶子晴拦住他,这是女人之间的事情,她不希望慕昀峰插手,那样不是显得她太没用了么?  叶子晴挺着大肚子冷冷凝视着她,“权玉蓉,你最好搞搞清楚,到最后到底是谁弄死谁,你现在这个样子,我都懒得看你一眼。”  “懒得看我一眼不是正好,你以为我愿意看到你么?”权玉蓉也不甘示弱,“叶子晴,你最好祈祷你生的儿子健健康康的,要不然……哈哈……”  权玉蓉说到最后阴森的笑了出来。  她在诅咒叶子晴的儿子。  慕昀峰作为男人从来不打女人,可这样的话,侮辱他女人和儿子的话他哪里受得了,他不打女人,可没有说过不整女人,暗色的光线下,男人的脸如同鬼魅般吓人,他抬脚出去,权玉蓉便摔了个狗吃屎。  瞬间,惨叫声划破长空,“啊……”  “权玉蓉,你再敢说一次试试,别以为我不敢揍你!”慕昀峰将叶子晴护到身后警告。  权玉蓉忍着痛爬起来,她将脸凑过去,疯癫的笑道,“来啊,你打啊,打死我算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文文和编辑商量了下,要到这个月底完结哦…。故事是一样的,也到了尾声,就是清清之前更新不太给力,所以延长了时间…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