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16 身强体壮就能生孩子

416 身强体壮就能生孩子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856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4
    慕昀峰在气头上,刚才的话宛如一把刀割着他的心,如果他的儿子真的有什么,他真的会杀了这个女人。  男人迟迟没有动静,权玉蓉显得越发嚣张了,她冷笑了声,“怎么,不敢打我了吗,你慕少爷不是在京都横行霸道惯了,看来也不过如此,和权家比起来,你们慕家……”  眼见慕昀峰已经隐忍到了极致,手掌也紧握成拳,叶子晴生怕他真的会出手,适时的挡在男人身前厉声呵斥,“权玉蓉,你如果不想变丑的话最好给我闭嘴,我不会笨到杀了你,但可以让你要死不活!”  “叶子,这种女人就该死!”慕昀峰唯有往死里揍她才能解气,特别是那张嘴,就该好好的打,一直打到她不能说话为止。  她以为她自个儿是个什么东西,老爷子都声明不再见她了,她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嚣张跋扈。  慕昀峰从未见过这么不知所谓的女人,让人生厌到骨子里。  “你打死了她对我们没好处,我们进去吧,别和这个疯子一般见识。”叶子晴劝他。  “可是她……”慕昀峰气不过,想要给她点教训,最起码也得让她说话留点口德吧。  “走吧,我的话你都不听了是不是?”叶子晴摆着脸,明显不高兴了。  慕昀峰没办法,只能跟着她进去。  “哟,这就进去了,怎么,不敢和我抗衡么,你们怕爷爷怪罪于你们是不是?”权玉蓉却不放过,等他们转身嘲讽般的开口。  “进去!”叶子晴朝慕昀峰吼出两个字,眸子几近喷出火来。  她是怕慕昀峰控制不住真的去揍那个女人,到时候闹起来可不好,所以只能先让慕昀峰离开,而权玉蓉得交给她亲自来处理,好歹她拍戏的时候也是学过拳脚功夫的。  “叶子!”慕昀峰看得出来叶子晴也隐忍到了极限,就怕她动气伤到孩子,其实这样的事情该交给他来处理的。  “我让你进去!”叶子晴再三强调。  “好好好,你别生气,我,我这就进去。”慕昀峰瞪了幸灾乐祸的权玉蓉一眼,先一步进去了。  叶子晴握着拳头,她隔着一段距离开口道,“权玉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想让我上当,门儿都没有。”  说完,她转身进了大院。  嗯,她是该改改暴躁的脾气,俗话说冲动是魔鬼!  选择了忍,心里就憋着一口气,叶子晴进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吓坏了慕昀峰。  “叶子,叶子!”慕昀峰吓得跑过去扶着她,紧张的大喊。  “没事,你不用紧张。”她不过是一口气没缓过来。  叶子晴是直来直去的性子,从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像憋着一口气还是头一次,加上她怀孕,本就有点缺氧,这会儿脸都紫了。  “叶子!”  “不要喊,一会儿惊动了其他人就不好了。”  “那我带你去医院。”  叶子晴在他怀里摇头,“不用大惊小怪,扶我进去休息就行了。”  慕昀峰不敢不听,扶着叶子晴一路去了后院,好在前厅没人,要不然老爷子看到肯定该担心了。  把她送到房间的贵妃椅上休息,慕昀峰让伺候的人都出去,他亲自照顾叶子晴。  叶子晴的脸色比刚才好了很多,她身体好得很,不会被这么点儿事打到,就是一口怒气没地儿发泄。  “叶子,喝点温水。”慕昀峰把水杯凑到叶子晴嘴边,喂她喝下。  “你别担心,我已经好多了。”叶子晴喝了一杯水,脸色恢复正常。  慕昀峰这才松口气,刚才的事情他一直不太明白,“叶子,她这么说你,你怎么忍得了?”  “你傻啊,你不了解她我了解啊,她是打定主意闹起来,然后想让爷爷出来,故意的。”  慕昀峰,“你是说她故意跟我们吵,把事情闹大引起老爷子的注意?”  “嗯。”  原来是这么回事,这女人为了能见老爷子一面真是无所不用啊。  “阿峰,刚才的事我们就当做没发生过,千万别告诉爷爷,她以为做错了事情跪两下就没事了么。”  叶子晴说到这儿笑了出来,“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想这样引起爷爷的注意?我偏不让你得逞。”  “你呀,鬼主意真多,以后儿子肯定也随你。”  “我这是智商高,哪像你啊。”  被嫌弃的慕昀峰,“……”  权玉蓉又被关在了权家门外,她已经没了耐心跪下去了,她从小到大从未受过这样的折磨,这几天就好像重生了一般,把人生苦果都尝尽了。  既然爷爷不见她,那么她明天再来吧,这里晚上这么冷,她哪里能受得了,跪疼了膝盖,明天什么也做不了。  关键是叶子晴那个暴脾气不上当,如果刚刚她和他们真的闹起来,可能会惊动老爷子,那么她也就能见到爷爷了,相信爷爷见到了她这幅样子肯定会不忍心的。  权家大院夜深人静,老爷子站在书房的落地窗前一点睡意也没有,自从医院回来,他身体健朗了不少,这几天都是阿珩他们轮流陪着他,老爷子活了一辈子从未觉得如此温馨过。  孩子们还是有孝心的。  只是每当夜晚的这个时候,他们离去以后,老爷子就会想起当年那个承欢膝下的小女孩来,这些年,若不是有她在身边陪伴,他肯定是一个孤独的老人。  “老爷子,时间不早了,我服侍您休息吧。”老管家推门进来提醒。  一般这个时候老爷子已经睡了,自从医院里回来,老爷子延迟了休息的时间,这样下去他很是担心老爷子的身体。  老爷子视线未变,而是问,“她还在外面跪着么?”  老管家知道他是说的权玉蓉,“我没去看,要不……”  “不用了,她的性子应该没有这么沉静,跪累了会自己走的。”  老管家不知道老爷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是想惩罚权玉蓉,还是玩真的,这些事儿老爷子不说他们做佣人的也就不敢问,只能自个儿瞎琢磨。  末了,老爷子叹了口气,到底放心不下,“算了,你还是去看看她走了没有,若是还跪在那儿就劝她走吧。”  这件事他无法原谅,可又忍不住心疼,只能眼不见为净,以后怎么样全看权玉蓉自己的造化。  他把她养了这么大也尽到了责任,对得起他们家的列祖列宗吧。  不过以后老爷子还是希望她能安全的活着,荣华富贵就得她自己去创造了。  “那我先去看看,老爷子您坐着等下吧。”  “嗯。”  不多时老管家从外面进来,如实汇报,“老爷子,大院外已经没了人影,估计小姐已经下山走了。”  走了?走了好,走了好啊,免得他挂念。  老爷子彻底放心下来,他是那么了解那丫头,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哪里吃得了这种苦,跪了一个下午已经到了极限了,更何况这几天她还在看守所待了两天,也算是给了她一点教训了。  老爷子只希望以后她能吸取教训,好好做人。  权玉蓉回到新婚公寓已经到了凌晨,她身无分文是走着回来的。  她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如果爷爷真的不原谅她,那么她连吃饭都成了奢望。  于是她开始满屋的寻找值钱的东西,明天好拿去变卖,应该能让她过上一阵了,还有这栋房子,当初结婚的时候爷爷已经转到她名下了,若是现在出手卖出去,应该也能卖个好价钱吧。  她不必为了钱着急,她生出来就该是享福的命,怎么可能为了钱发愁呢。  结婚时老爷子和权家其他亲戚送了权玉蓉不少金银珠宝,她以前不屑一顾,现在到起到了大作用,也不知道放在哪儿了。  这一晚权玉蓉在家清理财产,天亮的时候她整理出的珠宝首饰能用大的背包装,这都是她平时不太用,每年生日权家人送给她的礼物,即便靠着这个她也能生活一辈子了,又何必自讨苦吃的去求老爷子,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她权玉蓉照顾了权老爷子那么多年,她不过是做了一件错事,权家所有人都翻脸不认了,竟然让她跪在那儿大半宿也不理。  等着吧,她一定会翻身回来的,权家是么?她就不相信没有人能治得了那个家族。  *  陆七昨天晚上是留在黄娅茹这里睡的,母亲常年一个人在这儿,陆七很不放心,想找个保姆照顾,黄娅茹又说不自在,再说了她一个人什么事也没做,一日三餐还是能自理的。  早上起来,陆七做好了丰盛的早餐,她陪母亲吃完还得回沈家去照顾老爷子。  黄娅茹不忍女儿来回奔波,“你有事就去忙吧,这些我自己都能做。”  陆七把热好的牛奶端给黄娅茹,“我没有什么事,就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儿,妈,即便你不想和爸爸在一起,也该给自己找个伴儿了,你还年轻。”  她想试探黄娅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为何爸爸追求了这么久都没有结果。  “你这丫头瞎说什么啊,都一把年纪了还找什么,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再说了我心脏不好,无论找谁都是给人增加负担。”  陆七把面前的荷包蛋分给她,“您这思想我可不赞成,没试谁知道啊,而且人老了有个病啊痛的很正常。”  “你就别说了,说出去让人笑话。”黄娅茹难为情的道。  “妈,您就是太保守了,其实我爸那个人……”  “再说我可就生气了啊。”听到女儿又要提沈立轩,黄娅茹激动的制止。  陆七想为父亲说句好话都不成,看样子她母亲的心结难解啊。  也就在这个时候,陆七收到姚若雪发来的微信,说沈辰皓会过来帮忙劝黄娅茹,她看完之后放下餐具,“妈,我临时有点事先走了,晚上再来看你。”  “怎么就要走啊,你早餐还没吃完呢。”  “来不及了。”  陆七匆忙的拿起外衣换了鞋,那样子像是真是有什么急事。  黄娅茹也没了吃饭的心思,嘀咕道,“什么事这么急啊,一顿饭都不让吃完的,你这么不听话我一会儿肯定告诉阿珩。”  “哎呦妈,您还知道告状呢。”陆七笑着离开了,她得在沈辰皓过来之前碰个面,交代他一些事情,免得乱说话越发让黄娅茹放不开。  为了父母这档子事,他们这些做子女的也是操碎了心啊。  等黄娅茹收拾完门铃声便响了,她以为是陆七去而复返,开了门脸上的笑意僵住,“你,你怎么来我这儿了?”  “黄姨,我可以进来坐坐吗?”沈辰皓礼貌的道,那张脸依然美得惊人。  “可以可以,进来吧。”黄娅茹让开身请沈辰皓进来,“随便坐,我去给你倒茶去。”  “不用忙了,我来是有事想和您说。”  黄娅茹一边倒茶一边问,“有什么事你就说吧,不用客气。”  “您坐下吧,坐下我们慢慢谈,不用紧张。”  话落,黄娅茹忐忑的坐下,沈辰皓突然过来她一点心里准备也没有,莫不是最近沈立轩经常来找她,他的儿子生气了?  其实生气黄娅茹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沈夫人刚刚过世,有哪个做儿子的希望母亲刚刚死父亲就开始追求另外一个女人,那不是太悲哀了么。  于是黄娅茹先开了口,“那个,我我已经和你爸说了,让他不要来找我,你放心,如果他再来的话,我会搬家的,尽量远离你们。”  “黄姨,我知道您是一个不错的人,您和我爸的事我也听说了,说实话,我一开始确实不接受您,也有点恨您,毕竟我妈深爱着我爸,那种爱您无法明白,这些年我妈忍受了多少寂寞,相信没有一个女人能有她的度量。”  说到沈夫人,沈辰皓的脸上溢出难言的悲伤,母亲已经去世两三个月了,他没有一天不想念,特别是他和若雪现在住的那栋房子,充满了他童年的记忆。  小时候,母亲就在那栋房子里养育了他,一个女人,没有丈夫的关爱,亦没有亲戚的支撑,还要管理公司,以免让整个公司落到狼人之手,她付出了多少心血?  “我妈这辈子就我爸这一个男人,我爸从来没有爱过她,可我妈一直坚守着这份情,期间有人劝她离婚,她死活不同意,总相信有一天我爸会回心转意的爱上她,可惜她到死都没有等到这一天。”  黄娅茹难受的吞了口唾沫,沙哑的声音道,“你妈是个好女人,是你爸太过于执着了。”  沈辰皓说得动情,他狭长的凤眸里闪着晶莹的泪花,“黄姨,你相信吗,我其实早就不怪我爸了,他的苦我明白,因为我也经历过同样的事,大概才能感同身受吧,我妈的爱大公无私,即便到死去的那一刻都放不下我爸,她害怕,害怕她走了以后我爸会很孤独。”  黄娅茹的心一阵涩然,“你爸该好好珍惜你妈的。”  “黄姨,我妈走的时候有个遗愿。”  沈辰皓看着她的眼道,“她希望您和我爸走在一起再续前缘,这些年,您也不容易,您的事我都听说了,当初的误会既然已经解除了,您也不要有什么心里负担,毕竟人生短暂,你和我爸再相遇肯定是上天的意思,您又何必纠结其他。”  黄娅茹抿唇,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她没想到沈辰皓也同意这件事情,可即便这样,她还是觉得很难为情,都一把年纪了,什么再续前缘,瞎扯淡。  而且当年的那件事她无法原谅沈老爷子,差点让她和小七命丧黄泉,最起码她是没勇气面对沈老爷子的。  末了她启声,眼神坚决,“阿皓,我和你爸的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我对他早没了当初的感情,你把这番话转告给他吧,相信他会死了这条心的。”  “黄姨,您……您真的不想和我爸在一起么?”沈辰皓皱眉,想说什么却又觉得不合适。  黄娅茹一口回绝,“不想不想,我现在一个人挺好的,你回去就和他这么说吧。”  “那行吧,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有什么事您可以给我打电话。”  “嗯。”  沈辰皓下楼来,陆七在树下等着,看到他出来陆七跑过去问,“怎么样,我妈的态度……”  男人双手插兜无力的摇头,“你妈怎么就这么倔呢。”  “什么这么倔,之前还不是你说话伤害了她,害得她远走他乡,差点命丧黄泉了,说起这事我现在都胆战心惊的。”  “好了,这事是我不对,我不知道事情会这么严重。”沈辰皓现在最担心的是父亲,为了黄娅茹的事情操碎了心,“回去我还不知道怎么和爸说这件事。”  “你就当没有来过,别和他说。”  “你妈说对爸没了当初的感情,让他死了这条心。”  陆七扶额,“……”  怎么连沈辰皓出马都没有用,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她妈的心结到底是什么。  “这样吧,你若是不介意,以后就多来几次,我妈这人耳根子软,说几次就好了。”  “为了爸爸,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撮合他们,不过若是你妈真的没这个意思我们也不要强求了。”  陆七觉得也是,要是她妈真的想一个人,反而会增加她的心里压力,对她的病也不好。  这事他们还得从长计议。  “最近若雪怎么样,身体还好么?”  “孕吐稍微有所缓解,就是吃东西还不行。”  陆七也为她着急,“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会熬不住的。”  沈辰皓何尝不着急,他没想到怀孕会这么辛苦,早知道这样他就不要她生了,反正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儿子。  “你有事就去忙吧,我去看看她。”  “嗯。”沈辰皓连连点头。  他最近公司的事情比较忙,每次回去已经是晚上了,而姚若雪每天都要饱受孕吐的折磨,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沈辰皓是愧疚的,他曾经想过陪姚若雪度过整个孕期,可被她回绝了,说怀孕没什么大不了,不需要他们这样照顾,反而会让她觉得紧张,而且老爷子那边也不好交差。  然而真的到了这一步,沈辰皓却后悔当初的决定了,早知道怀孕这么辛苦,他当时就该扔下手里的事陪着她。  陆七过去之前给姚若雪买了不少补品,都是帮助孕妇开胃的,希望她能多少吃点,对孩子也有好处。  姚若雪比前两天更消瘦了,就连陆七看了都觉得心疼,更何况是沈辰皓。  难怪刚才提起姚若雪的时候那个男人神情满是懊恼,原来姚若雪这么难受。  “怎么回事啊,又瘦了,难道医生都没办法吗?”陆七坐在姚若雪旁边,握着她的手问。  “办法是有,要用药,我怕对孩子不好,所以就没用药,怀孕都是这样的,正常。”姚若雪不觉得有什么,说得云淡风轻。  “可你这也太严重了吧,叶子晴怀孕的时候我也没见她吐得这么厉害。”  “人的体质不一样,反映也就不一样,没事的,当初我怀早早一样吐得厉害。”  “瞎说。”陆七才不信,“当初你怀早早我是在身边的,也没见你这样憔悴过,现在还这么多人伺候着都这样,怎么得了。”  “真的没事小七,忍忍就过去了,大概到了下个月食欲就会好转。”  “希望如此吧。”  每个做母亲的都在为孩子打算,即便是让自己吐死也不愿服用一点药。  “对了小七,我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你直接说呗,跟我还客气什么。”  姚若雪有些日子没见着姚若芳了,每次打电话她都说好,可姚若雪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若不是这些日子孕吐厉害,她就亲自去看看了。  “我有两个妹妹你是知道的,若兰呢我倒是不担心,她性子宁静和我差不多,想什么我也能知道些,上次她跟我说了,在权家过得还不错,大家也对她挺好,加上有你在哪儿,我也放心。”  这话一出陆七就知道她是担心家人了,“你呀就是个操心的命,儿子也担心,妹妹也担心,老公也需要你照顾,你到底累不累啊,身体能养好才怪。”  “若兰在我们家确实很好,我都没想到爷爷也能喜欢她呢,说不定啊……”陆七说到这儿别有深意的笑了出来,但没有发生的事情她也不敢乱说。  姚若雪一心想着若芳的安危,并没有深想陆七这话的意思,“我只是太担心他们了,若芳的性子我其实是看不透的,很多时候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毕竟我和她有年龄差,小七,你如果有时间的话帮我去一趟玫瑰园,帮若芳带点东西过去。”  “好好好,只要你能好好吃饭,和肚子里的小侄女健健康康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明天,明天我去一趟玫瑰园看她好不好?”  姚若雪这才放心下来,“谢谢你小七。”  “有跟我客气了不是,一点小事。”  *  此时的若芳被沈辰旭压在玻璃窗前,男人从身后抱住她,两人身上裹着同一条毛毯,温暖着各自的身体。  刚才,一个小时的时间,她被这个男人在这里折腾了几近一个小时,这会儿腿都已经软了,却倔强着没喊一声疼和累。  激烈的运动过后,两人又维持着这个姿势看夜景。  沈辰旭说每天都在同一个地方做不刺激,今天特意将她从别墅接到了酒店的总统套房,两人如同偷情般的感受着身体带来的刺激。  即便已经停了几十分钟,姚若芳依然能感受到男人落在她耳畔的喘息声。  在她的记忆里,沈辰旭已经很久没有这般卖力了,今天晚上他应该是满足的。  “若芳,你的身体才是最诚实的,早已经适应了我是不是。”男人咬着她的耳垂,在恢复平静后说出这句话,两人这样的姿势就像是一对热恋的情侣。  姚若芳隔着玻璃望着外面黑沉沉的天色,她的身体已经麻木了,能勾起欲望大概也只是本能吧。  她突然很想念那段时间,他们在那个小小的公寓里,偶尔她会给他做饭,两人就像一对恩爱的恋人。  只可惜,他们是没办法在一起结婚的,而以她的年纪,这个时候也不该考虑这些。  她想要一个似锦前程,然而在该努力的年纪她和一个男人每天躺在床上,做着夫妻该有的房事,怎么说都是不合适的。  如果让小乡村里的人知道了这事,她父母会被人戳穿脊梁骨的。  “若芳,怎么样,今天爽吗?”男人见她不说话,强行将她的脸搬了过来。  姚若芳被迫看向沈辰旭,“你爽不就好了吗?”  什么时候这个男人顾忌过她的感受?  沈辰旭闻言脸上的情欲褪去,显得有些无奈和挫败,他那么卖力,试着做了那么多种姿势,为何这个女人还是这个样子,难道她都不觉得舒服么?  他接触的女人里,哪一个不是千方百计的想要讨好他,唯独只有姚若芳,沈辰旭觉得是他在讨好她。  “我问的是你的感觉,告诉我,爽不爽?”  这种露骨的话从沈辰旭嘴里说出来令姚若芳本就驼红的脸涌起一阵烧热感,他总能把这种事情挂在嘴边,一点也不害臊。  当然了,她认识沈辰旭的时候这个男人就没有害臊过。  “我有没有你有什么好在意的,我不过是你的床伴而已。”姚若芳在陈述一个事实。  他们心里清楚的很,他们的关系无非就是建立在这种关系上,可说的这般直白还是让沈辰旭觉得很不舒服。  “若芳……”男人喃喃的喊她。  若是别的女人这么说,给他脸色看,他肯定会死命的折磨,或者摔门而出,可对若芳他做不出来。  要真是把她当做一个床伴,他干嘛要这么的费心思,想要博她一笑。  “喜欢这里吗若芳?”沈辰旭聪明的转移话题,双手将她抱得更紧了。  他喜欢这种感觉,把她掌控在自己的手中,抱着她一起看城市的繁华,就好像整个世界只属于他们。  “嗯,挺不错的。”姚若芳是喜欢这里的,能一览城市的夜景,她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好看的夜景,仿佛所有的美景都在她眼里,她一出手便可得。  她也喜欢这种感觉,只是不太习惯被他这样抱着,若是身边是个爱她的男人就更好了。  “喜欢我就把这家酒店收购,以后你想住哪儿都行,这间房为你留着。”  姚若芳一听吓坏了,有钱人都是这个德行么,只要喜欢就要收购人家的酒店。  “不不不,我不要住在这儿。”她做不出把别人的痛苦建立在自己的快乐之上的事,连连否决。  “你刚才不是说喜欢么?”  “沈辰旭,你永远都是这么自私么,喜欢的就一定要得到是不是?”姚若芳突然冷下脸。  沈辰旭冷笑了声,看到她阴沉的脸色,他也心生不快,他想要博她欢心来着,没想到无论做什么她都开心不起来,还和他较劲了。  “喜欢的不得到有什么用,无论你适不适应我的做事手段,总之这是我的风格,只要喜欢就会得到,得不到我会毁了。”  “你!”  沈辰旭一把掐住她的脸,“我明天就把这家酒店收购,偶尔我们可以在这里度度假,挺好的。”  “我不喜欢这里,你不要这样做了。”  “若芳,你不要骗我了,我知道你喜欢,刚才你可是很……”他邪肆的勾了勾唇,意有所指。  “你不要再说了。”姚若芳难为情的捂住脸,羞涩得要命。  是的,就如沈辰旭所说,她的身体已经适应了他,刚才的他们……  姚若芳只要稍微想到刚才的情景都会心跳加速,更别说下一次他们还这样了。  这个沈辰旭真是太可恶了!  夜晚十二点,两人平躺在大床上,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姚若芳的腰身被男人搂在怀里。  “若芳,如果有一天你怀孕了会怎么样,会和你姐姐一样生下来么?”  姚若芳想了下道,“那也得看看我怀的是谁的孩子,若是我丈夫的,我当然会生下来。”  她的意思是,要是他的孩子,她肯定不会考虑生下来!  呵,这可由不得她,即便是每天绑着她,他也得让她把孩子生下来。  他每天都这么卖力,也不知道这个月她能不能怀孕。  “沈辰旭,你问这个做什么?”姚若芳突然反应过来,觉得像沈辰旭这样的男人不会没头没脑的问这些。  她想起这些天他们在一起,好像没有做什么安全措施。  男人只是搂着她,没有答话。  “沈辰旭,你不会想让我给你生孩子吧?”  “有什么不可以么?”  “沈辰旭,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才多大啊,你就要我生孩子。”姚若芳真是要疯了。  她之前以为沈辰旭不过是说着玩玩的,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样,要不然这几次他怎么都不避孕。  他是真的动了要她给他生孩子的心思,然而她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啊,哪里来的能力养育一个小生命。  “生孩子这活只要男人身强体壮,女人有生育能力,我愿意要谁生就要谁生,谁让若芳你长得乖巧可人,我也想要一个像你一样乖巧的女儿。”沈辰旭说完翻身而上,灼热的气息散在女人脸上。  本来作为沈家的大少爷,生男孩才是最好的,也不知为什么,沈辰旭却想要一个女儿,他说的是实话,女儿能像若芳一样乖巧可爱,那么他肯会定高兴得疯掉的。  “那么多的女人,沈辰旭,你身边多的是女人愿意为你生孩子,你去找她们!”姚若芳把脸瞥向一边,故意不去回应他落下的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