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17 新的突破

417 新的突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7553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4
    姚若芳的态度令沈辰旭很不高兴,他吻她,她竟然躲开了。  男人将她的脸强行捏过来,虽然在黑暗中,姚若芳也能感受到他身上的那股子戾气。  他生气了!  “别这样!”她弱弱的开口,声音轻颤,应该是有点害怕的。  只是沈辰旭并不觉得自己过分,他只是吻吻她而已,为何她要这么躲着,害怕着。  “这我这里你以为你有说话的权利?”  沈辰旭的语气变得冷厉起来,“我告诉你,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敢这么和我说话,看来是我太宠着你了,敢给我甩脸子。”  姚若芳太清楚这个男人的阴晴不定,这个时候若是和他较真,吃亏的只有她,又是何必呢。  “别,别……我,我有点熬不住了,我们还是,还是睡吧。”  这声‘我们’倒是让他很受用,沈辰旭冷冽的态度稍稍有所缓解,一声低笑从唇中溢出,“怕了?”  “我,我是被你折腾的累了。”她这样说,特别让沈辰旭有征服感,也满足了他作为男人的自尊心。  在一起久了,姚若芳太明白他想要听什么了,为了让自己不受苦,她只能讨好他。  “呵。”沈辰旭果真笑了,心情大好,“看在你今晚让我爽的份上就先放过你,这里我会买下来的,我们以后就来这儿寻找刺激好不好?”  “随你高兴。”  男人拍了拍她的脸,虽然他知道她心有不甘,但他不在意,只要她能被自己控制就好,这样的话就难以逃脱他的手掌心了。  姚若芳哪里有心思想别的,沈辰旭想要她生孩子,她该怎么办才能把身体里的种子弄掉,特别是今天晚上,他在她的身体里存在的太久了。  因为这个想法,姚若芳一夜无法安睡,沈辰旭的睡眠也极浅,怀里的女人发出轻微的叹息声,他听得十分清楚。  午夜三点,姚若芳轻轻在他怀里翻了个身,沈辰旭转手就将她抱了回来,“干嘛去?”  “吵到你了?”黑暗中姚若芳反问。  “你睡不安稳,以为我就睡得着?”沈辰旭掀开被子坐起来,他抬手开了墙壁上的灯,姚若芳披散着头发,柔和的灯光折射过去,给她整个人涂了一层不一样的美感。  她是青涩的,也是性感的,这两者想要并存很难,可是在若芳身上却完美的体现了出来。  “怎么了,有心事?”他接着问,想要抽根烟缓解两人之间的气氛,却在掏出烟的瞬间又放下了。  从现在起,他在若芳面前是不能抽烟的,他还指望着她给自己生个机灵漂亮的小丫头。  姚若芳不知怎么回答他,有些话和这个男人说一点用都没有,她又何必说出来惹他不快。  “问你话。”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想我姐姐了,她这几天老是给我打电话,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沈辰旭搂着她的身子紧了紧,“这个简单,我可以把你送去玫瑰园几天,你们姐妹在一起好好的说说话,不过,你要记住,若是你逃了,我肯定会报复你姐姐,不会让她有安稳日子过。”  姚若芳听得心惊,“我,我知道了。”  为了姐姐的安全着想,她必须学会忍耐,这个时候是不能离开这个恶魔的,最起码也得等到姐姐生下孩子之后吧。  男人对于她的乖巧很满意,用手拍了下她的小脑袋,“乖,事情解决了就睡吧,我明天还有事要忙。”  意思是她不睡,他便睡不好。  姚若芳只能窝在他怀里睡下,无论睡不睡得着都必须躺着不动,以免打扰这个恶魔休息。  第二天一早,沈辰旭很准时的起床,姚若芳还在被窝里,不过她已经醒了。  男人穿戴整齐后凑过来,他声音带着沙哑的性感,“今天上午我会让人送你去玫瑰园,要乖乖的知道么?”  这语气如同在哄一个孩子,仿佛她是他的宝贝。  “嗯。”姚若芳懒洋洋的答,她昨晚没睡好,这会儿实在太困了。  她两手紧紧拽着被子,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大眼睛忽闪忽闪通透美丽,即便睡着都没有摧毁那份美感,男人情不自禁的深吸口气,他大手忽而扣住女孩儿的后脑勺,略凉的唇吻了下去。  姚若芳被他突如其来的吻弄得不知所措,她瞪大双眼,默默承受着。  等男人吻够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脸颊泛起自然的驼红,很是迷人。  “怎么办呢小妖精,去玫瑰园三天,我会想你的。”  这个称呼让姚若芳觉得难为情,想要钻进被窝,却被沈辰旭看穿心思提了出来。  “想躲到哪里去?”男人抚摸着她的脸,眼神充满狼性。  “我,我有点冷。”  “要不我陪你睡?”  姚若芳吓坏了,这个男人……  “你不是要去上班么,大家都等着你呢。”  “我是老板,谁还能限制我?”沈辰旭一边说一边脱衣服,在姚若芳惊恐的眼神中,三下五除二就钻进了暖烘烘的被窝。  哪有这样的人,早知道她该热情的回应他的吻,让他安心的去办公的。  男人抱着她就是一阵狂吻,“三天不见,若芳,你得给我一点补偿。”  他所谓的补偿不过就是缠绵悱恻,她昨晚没有撒谎,是真的被他折腾累了,这个男人也不知道哪里有这么好的体力,无论多久都能保持体力的充沛。  早上的光阴被他们消磨在一场激烈的缠绵里,等两人彻底停歇下来,已经是晌午九点,早过了例会的时间。  也在这个时候,沈辰旭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男人看了眼屏幕上的名字,淡定的接起电话。  那头,沈立明的咆哮声连姚若芳都听得清清楚楚,“赶紧给我滚过来,老爷子亲自来公司巡查了,你竟然敢迟到。”  啪。  沈辰旭原本想说点什么,但余光瞄到姚若芳苍白的脸后,他将电话直接给挂了。  而他在挂断几秒之后沈立明又打了过来,明显是很生气的。  沈辰旭懒得理,而是问若芳,“是不是饿了,我让酒店给你送早餐过来。”  “不,不饿。”  男人扬了扬眉,手指轻轻捏住她的下颌,笑道,“不饿?看来是我不够卖力!”  “不不是,我是那个……”姚若芳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早知道她就该吃早餐的。  事实上她早就饿了,就是不好意思说而已,也怕这个男人接了电话心情不好,这点小事怎么好劳烦他。  “好了,不逗你了,我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会让人给你准备早餐,这样吧,你用了早餐后再走。”沈辰旭一刻也耽误不得,可他即便再着急也不忘带给姚若芳一个吻,叮嘱道,“晚上在玫瑰园等我。”  姚若芳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望着男人。  原本以为三天的时间她能安安静静的待在玫瑰园,没想到这个男人晚上要过去。  他们明明刚刚才做过,难道他就这么等不及么?  “怎么,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连堂堂的沈大少都愿意陪着你去那个破地方?”沈辰旭故意要这么说,嘴角扬起的弧度很深。  在别人的印象中,他是个鲜少带笑脸的人,自从和姚若芳在一起以后,他突然觉得自己变年轻了。  沈辰旭心里却比任何人都清楚,姚若芳不想看到他,他这么说不过是在自娱自乐罢了,不过他晚上真的决定过去,谁让若芳这么让他放不下,能给他舒适的生活呢。  “只要你乖乖的,以后沈大少就属于你了。”  姚若芳,“……”  呃!这话说得!  中午十分姚若芳到了玫瑰园,小木屋里有两个女孩儿在打扫,看到她,热情的打招呼,“姑娘,您终于回来了啊。”  “嗯。”姚若芳把简单的行李拿进去,朝她们笑了下。  “姑娘,你走后这里一直没人住,都给你留着呢。”  姚若芳打量了下简单的房屋,赶紧整洁,窗子全都敞开着,很通风,虽然简陋了点,但姚若芳觉得很舒适,她就喜欢这样的田园生活,简简单单的接地气。  原来沈辰旭把一切都打点好了,知道她有一天会回来这里。  姚若芳又问两个年轻的女孩儿,“你们这几天工作忙吗?”  “不忙。”女孩儿回答,“很多花都已经培育好了,要等下个月培育新的,已经让老板拿去卖了。”  “那有人来找过我么?”  “我们没听说有人找您,别人我就不清楚了。”  “哦,谢谢你们,有事你们就先去忙吧,我自己来就好。”  “嗯,那我们就先走了,有事联系我们。”  姚若芳点头,“好。”  她没离开多少日子,每天这里都有人打扫,干干净净的,也确实没什么东西要忙。  沈辰旭说了晚上要过来,她得多准备一点菜,免得那个男人口味挑剔,嫌这嫌那的,她不是在讨好他,而是不想和他吵架。  把东西收拾好,姚若芳便和几个花匠一起去了玫瑰园忙碌,有事情做一天过得很快,大概五点的时候天就开始暗了,大家都收工准备回家,只有姚若雪在菜园子里摘菜。  做完这些天色渐渐的黑了,一直到晚上姚若芳都没有等到姚若雪,也没有等到姐姐的电话,但是她不能太主动的要姐姐过来,这样做就显得太明显了,三天的时间,她总不可能三天都不和姐姐联系,明早姚若雪肯定会打电话过来问她好不好,到时候她就顺带着说两句,让姐姐过来看看也好放心。  这件事情解决了,她心里的石头也算落地了。  姚若芳做饭的速度很快,乡下没有大鱼大肉,所有的菜都是从菜园子里采摘的,新鲜又营养,她倒是很喜欢,就怕沈辰旭吃不惯。  但在这样的地方她也顾不了那么多,若是那个男人嫌弃,她就不给他吃。  做好饭已经是晚上七点,晚饭时间已经过了,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姚若芳站在小木屋的门外,一眼望去,透过景光灯,她看不起那片花海的尽头,所以也看不到沈辰旭是否过来了。  等到九点,还是没有一点影子,姚若芳的肚子饿得咕咕叫,炒的菜也凉了,索性没有肉类,还能勉强吃。  她本想给沈辰旭打电话,却又想到自己的身份,是没有资格管他的事情的,他不来也好,最起码能让她安安静静的睡个好觉了。  只是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姚若芳心里还是很不舒服,为何她一定要听他的话,她不等不行么?  三菜一汤,姚若芳吃得不亦乐乎,她被沈辰旭找回去快一个月,每天都是好吃好喝的被伺候着,偶尔吃一顿这样的饭,她觉得很满足。  还是自己种的菜好吃。  姚若芳做了两个人分量的饭菜,等自个儿吃完还剩大半,也不知道是不是赌气,头一次她把剩余的菜荒和饭都倒了。  收拾完厨房到了晚上十点半,姚若芳懒懒的打了个哈欠,睡意袭来,她去了卧房,熄了灯准备上床睡觉。  砰。  小木屋的大门被一道大力踢开,姚若芳立刻开了灯,从卧房出去时和前来的男人撞了个正着。  “不是让你等我么,怎么就熄灯了?”沈辰旭满脸的疲惫,眼睛带着血丝,应该是很累了。  早上听他打电话,例会迟到应该是受了惩罚吧,不过工作上的事情这个男人从来不和她说,而她也不懂。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准备睡。”  “饿死了,有饭吃么?”  姚若芳想起刚刚被她倒掉的饭菜一阵懊恼,低低道,“只有面条了,你要吃么。”  “也行,我得去洗个澡,你帮我去做,记得加个鸡蛋,光是青菜,我又不是和尚。”  这男人妥妥的肉食动物啊,吃一天素都不行。  “知道了。”  她的不耐烦沈辰旭都看在眼里,他不仅不觉得生气,反而觉得小女人有几分可爱。  要那么小气么,不过就是给他做一碗面条,仿佛抢了她钱似的。  洗澡之前男人拍了下她的头,“乖,今天如果做得好吃,明天奖励你。”  “别。”姚若芳本能的推辞,“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不要奖励。”  什么破奖励,无非就是在床上狠狠的满足她,这种奖励能是奖励么,是奖励他自个儿的还差不多。  “呵呵。”沈辰旭轻笑声,转身去了浴室。  还好她之前留了几个鸡蛋,可以给他弄一碗鸡蛋面。  等沈辰旭洗完澡出来,一碗香喷喷的面条已经端上桌了,姚若芳给他打了两个鸡蛋,还放了一点青菜,里面的面条并不多。  沈辰旭大概是真的饿了,拉了把椅子坐下就吃了起来,吃了几口他蓦然问姚若芳,“你吃了么?”  “吃过了,我去铺床,你慢慢吃。”  她才不要待在这里和他一起,保不准什么时候这个男人兽性大发,在餐桌上要了她。  吃饱喝醉,沈辰旭便进去卧房躺到了姚若芳的身边,男人一上去小木床就发出吱吱的声音,很是尴尬。  沈辰旭翻身,这声音就更大了,他抱住姚若芳,“这床明天换了,不结实。”  “沈辰旭,你能答应我一个请求么?”姚若芳到不计较床的事情,她一个人睡的话,这床足够了。  “嗯,你说。”  “你就说你答不答应吧。”  “你不说我怎么答应。”  万一她的条件是要离开他呢,他总不可能胡乱的应声吧。  这小丫头还想和他玩套路呵!  “在这里的三天,你能不能安分点?”  她说的安分是,不要做那种事情。  男人不满的哼了声,“我这么乖,哪有不安分?”  呃,好吧,他确实没碰她,可谁知道明早这个男人会不会禽兽大发,花匠们工作又早,若是被人撞见她房里有男人,她真的不要活了。  夜深人静,他们破天荒的聊起了人生,“若芳,你很喜欢这个地方吗?”  姚若芳被沈车旭紧紧的搂在怀里,因为床小,男人压根不敢乱动,生怕会掉下去,“嗯,很安静,我喜欢。”  “其实像你这样的年纪,大多数人是喜欢城市的繁华,你真是太不同了。”男人性感的声音砸在她的耳旁,听得姚若芳浑身酥麻。  即使他们不做那种事,他也会在无形中激起她内心的涟漪,也不知道这算什么,难不成她喜欢这个男人么?  姚若芳是不相信的,她这样的年纪,喜欢的应该是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小帅哥吧,沈辰旭的年纪都可以做她的叔叔了,虽然是个帅气的大叔,可他们的年龄之差还是很大的。  “城市有什么好,有汽车也不一定开得进去,倒不如乡村自在。”  姚若芳说完有点尴尬了,人家沈辰旭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喜欢这种小乡村呢,“呃,这可能只是我的想法,你觉得很好笑吧。”  “你若是觉得喜欢,我可以给你一块地,我们也建个小木屋,你来种花养草,然后在京都开个花店。”  姚若芳来了兴趣,她觉得这主意很不错。  “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你就是花店的老板娘。”  姚若芳忍不住激动,她双手失控的抱着男人,“谢谢你沈大少,如果你能允许就太好了。”  黑暗中,男人虽然看不清她的神色,却能从她的声音中感受到她的那份惊喜,他的神经仿佛也被她的情绪牵引了,很是高兴,他声音温柔的不像话,“傻瓜,我怎么可能不允许,我会支持你的。”  因为这件事,姚若芳紧紧吧抱住了他,她不愿每天被他关在家里当做宠物一般的养着,能有个事情做,她才能证明自己是个有用的人,无论什么事都好,否则再被他圈养下去,人肯定会变傻。  *  这天下午权绍峰下班后回了新婚公寓,距离权玉蓉的事件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如今老爷子也出院了,他觉得是时候和权玉蓉谈谈离婚的事情了。  当然了他也不会做的太绝,当初老爷子说了,结婚时给他们的两套房子,他一套都不要,全部给权玉蓉,也算是给她以后生活的保障,经过这件事,若是她能安安分分做人,两套房子应该还能维持她的下半辈子。  新婚公寓空无一人,权绍峰只能打权玉蓉的电话,显示的是无法接通。  她会去哪里呢,除了这里她根本没地方可去。  权绍峰一直等她到晚上七点,权玉蓉还是没有出现,电话和之前一样打不通。  爷爷昨晚也交代过他,偶尔帮忙照看一下权玉蓉,以免她饿死街头,可见爷爷虽然发了狠话,可心里还是放不下这个孙女的。  没找到权玉蓉,回去以后权绍峰不知道该怎么交差,事实上他心里也难受,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作为男人是失败的。  晚上八点,权绍峰悻悻然的回到了权家大院,姚若兰一个人坐在餐厅,看到他进来,女人的眼睛亮了起来,“二少,你回来了!”  姚若兰起身帮他接过手里的衣服,权绍峰神色怏怏,只答了一个字,“嗯。”  而后他再也无话,准备上楼。  姚若兰在他身后道,“二少,我去把菜热一下马上就吃饭了,吃饭了再去忙吧。”  “我不吃了,你陪我妈吃吧,我,我在外面吃过了。”  “哦。”姚若兰不免有些失望。  她做了一大桌子菜,都是权绍峰喜欢吃的,姜淑艳也说了,这些天权绍峰太辛苦,想要好好的给他补补身体,没想到他回来后看都不看一眼就上楼了。  姜淑艳去了老爷子哪里还没回来,姚若兰估摸着时间把菜热了,做好之后姜淑艳恰好进来。  看到她一个人在忙碌,姜淑艳拧眉,“二少还没回来么?”  “说是在外面吃过了,在楼上呢。”  “在外面吃过了?怎么这些日子光在外面吃了,以前不是不喜欢外面的食物么,我得去看看。”姜淑艳叮嘱姚若兰,“若兰,你也别忙活了,菜热的次数多了不好吃,你先吃吧。”  “没事,我等你们一起。”  东家都没有吃,她一个佣人吃什么饭,再说看到权二少病怏怏的样子她也怪担心的,哪里还吃得下。  权绍峰一回来就直接扎进了书房,公司又忙不完的事儿,特别是最近,为了权玉蓉的事情他落下很多工作,这几天晚上他都有回来加班。  姜淑艳推门进去看到儿子实现呢盯着电脑屏幕,不由叹气,“怎么回来了还工作啊,你身体还要不要了?”  权绍峰朝她看了眼,“我这不是忙么,当初您希望我接受公司的事儿,不求能继承权家的全部财产,至少能分得一杯羹,让您有个幸福的晚年。”  姜淑艳关上门,笑道,“傻孩子,你的幸福就是说妈的幸福,我当初那么说不过是让你发点狠,和你大哥学学,即便你整天在家,以我们家现在的经济条件,也能保证你富足的生活。”  “既然如此,妈,您还烦恼什么呢,我都已经听您的了。”权绍峰一脸的疲惫,“爷爷也跟您说了吧,虽然我在公司的成绩比不上大哥,但也不错了。”  经商这东西他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当初答应回公司,完全是为了让母亲安心。  姜淑艳在他对面坐了下来,“阿峰,你跟妈说句心里话,和玉蓉到底怎么回事?”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权绍峰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也没什么事,我要和玉蓉离婚,她不同意,现在连人都不见了。”  “什么,离婚?”  “妈,您这么惊讶做什么,您不是一直不喜欢她么。”  姜淑艳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欣慰,“我惊讶的是,这么大的事你之前怎么都没吭声呢,我早就觉得你们俩有问题,反复问你几次,你都说没事,你这孩子……”  权绍峰也懒得和她解释太多,免得母亲担心,“妈,我想明白了,我和玉蓉确实不合适,与其以后的日子里痛苦,倒不如现在快刀斩乱麻。”  “想明白就好,你和玉蓉就不该结这个婚,你们一个是千金大小姐,一个是大少爷,两个人都是养尊处优的身份,按理说也是门当户对,可是玉蓉的那个性子,老爷子太过于娇惯了,时间长了你根本吃不消。”  “是啊,仔细来想想,结婚的这段时间,我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只有争吵,通常都是我在让着她。”  没想到他的这些谦让并没有换来权玉蓉的感激,反而还责怪他,最后倒好,跟了别的男人。  这件事权绍峰没法和母亲启齿说,以姜淑艳的性子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还不直接给权玉蓉两个巴掌,到时候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他只能息事宁人,吃这个哑巴亏。  试问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怎么能做到心平气和的过日子,再怎么样也得先找到权玉蓉。  姜淑艳想了下问,“这事老爷子是不是知道了?”  “嗯,爷爷也同意了。”  “那就好,这事儿啊只要老爷子同意了,也就八九不离十了,话说权玉蓉是什么态度,她同意离婚吧?”  权绍峰心烦意乱,“不知道,暂时还没找到人。”  “什么?”姜淑艳一听瞬间变脸,“关键时刻她玩失踪,完了完了,这事拖下去可不好,那个女人的心思我太清楚了,她若是不想离婚,肯定就会一直拖的,到时候拖都要拖死你啊。”  “妈,没你想得那么严重,她身上没钱,还能去哪儿。”  姜淑艳激动不已,“不行,这事一定要老爷子出面,要不然你这辈子的幸福非得毁在她手上不可。”  “您先坐下别着急,我已经派人去找了,大哥也派了人,相信很快就能有结果。”  “希望如此吧。”姜淑艳突然想起,“对了,下去吃点东西吧,整天在外面混,哪有家里做的菜实在,都是若兰亲手做的。”  “我这还有工作要做,也吃过了,您下去吃吧。”  姜淑艳也不勉强,眼看儿子烦的不行,“那行,我先下去,等下我让若兰给你送杯咖啡上来。”  “夫人,二少还是不吃饭么?”姚若兰见姜淑艳一个人下来,问道。  “随便他吧,他最近比较忙。”  “哦。”  姜淑艳见姚若兰神色不佳,知道她是有点失落的,她应该是喜欢儿子的吧。  哎,这样下去也不知道两孩子有什么结果,不行,她得想想办法,让两个孩子有个突破。  “若兰,我们先吃吧,一会儿啊,你给二少煮一碗面端上去。”  “哦,好的。”姚若兰嘴角上扬,心情好了点,只要权二少吃点东西,她就没那么担心了。  姜淑艳越看越喜欢,她眼眸一转,想到了一个法子,一会儿一定让两个孩子在一起,她不能再等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