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19 哎呦喂,慕少想蹭我的热度么?

419 哎呦喂,慕少想蹭我的热度么?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8632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5
    姚若兰在去看姚若雪之前买了不少孕妇的营养品,姐姐胃口不好,她经常会做些家乡口味的东西给她捎过去,也不知道这几天有没有好转。  过来沈家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姚若雪和平常一样,吃过少量的水果便躺在贵妃椅上看书休息。  “姐姐。”  “若兰,你来了啊。”浅眠的姚若雪听到声音坐起身来,她把书本放到一旁起身迎了上去,在看到姚若兰手里的大包小包,呵斥道,“还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花钱。”  “要不了多少钱的,你都是沈家太太了还担心这些。”姚若兰笑着道,将买来的东西交给了佣人。  姚若雪拉着她在沙发里坐下,姐妹俩有阵子没见面了,看到妹妹姚若雪很是欣慰,赶紧吩咐佣人准备丰盛的午餐,也顺便留了若兰在这儿吃饭。  “我是担心你,你姐夫说了,等你结婚的时候给你送一套房子作为新婚礼物,怎么样,有看上的男人么?”  姚若兰的脸红了下,“姐,你说的什么啊,好像我多着急似的,房子我会自己挣的。”  以她的能力或者这一辈子都挣不到京都的房子,不过梦想总是要有的,她也有目标朝这个方向发展,将来找个人一起分担,也算是个自己一个家。  “有了房子你找对象也好找些。”  “难不成你希望我找凤凰男?”姚若兰打趣,故意把话题说的很轻松。  其实像她这种条件,即便想找凤凰男都找不到。  听她这么说,姚若雪有点心疼,“若兰……”  “姐,我知道的,你呀就先操心自个儿吧,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  姚若雪帮她把散落下来的发丝拢到耳后,也就是这一看,她看到了妹妹耳根下的一个浅浅的齿痕,应该是被人咬的。  姚若兰不知道那里留下了属于权绍峰的印记,更没注意到姐姐的神色,昨晚权绍峰吃药太过于疯狂,她的身上留下了很多抓痕和吻痕,还有激情过后的红痕,总之整个人都快被他折磨的废了,这会儿能坐在这儿陪姐姐说话,姚若兰其实是有点疲倦的。  “怎么了姐?”眼见姚若雪半天没吭声,姚若兰抬眸看向她。  姚若雪扯了扯唇,随便拨了她的头发几下,“我看你也憔悴得很,都有黑眼圈了,最近很累么?”  “我,我很憔悴么?”早知道这样,她脸上应该擦点脂粉再来的。  她的不自在和紧张姚若雪都看在眼里,她不由担心起来,“若兰,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看妹妹这个样子像是交了男朋友。  “没有啊,怎么了姐,你总是疑神疑鬼的。”  “嗯哼,你和若芳离开我太久,我都不知道你们到底想的什么,有事也不和我说。”  “真的没什么事儿,姐,我现在觉得生活特美好。”  姚若雪笑出声来,“这就美好了啊,你也太没出息了。”  “是是是,我就这么点出息,不像你现在都是沈家的太太了。”  “笑我是不是?”  姚若兰俏皮的笑了声,“哪能啊姐,我说真的,我们村啊大概就你福气最好,能找到姐夫那么好的男人。”  说到那个家,姚若雪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去过了,“也不知道爸爸妈妈怎么样了,他们一定认为我已经死了吧。”  “姐,你别担心,我和若芳每个月都有汇钱回去的,不管怎么样,父母生了我们,无论他们做了多么不仁义的事儿,他们还是我们的父母。”  这话姚若兰说的没错,因为她的身份已经死亡了,所以已经有三四年没有寄钱回去了。  之前她也听两个妹妹说过,在她假死后沈家给了父母一大笔钱,他们不但没有好好感恩,反而拿着这钱到处挥霍,被人骗,现在弟弟已经长大成人,该是娶媳妇的年纪了吧。  她不是担心年迈的父母,而是担心身体不好的弟弟。  “若兰,你和若芳都不容易,自己赚的钱自己存着吧,以后老家的汇款都交给我。”  “姐姐你为那个家付出了那么多年,我和若芳也该担待一点,你有钱那是你的,我们的心意也该尽到了,无论多少,总是我们的心意,如果妈妈嫌少那是她的事儿,我们也不可能多给她钱,她那个人,从来不心疼女儿,你给的再多也不会感激,只会一味的索取。”  姚若雪觉得妹妹真的长大了,当年她这个年纪正是受到姚母剥削的时候,“若兰,你比姐姐有头脑,当年我就是太软弱了,要不然也不会那么辛苦。”  “姐,你是太善良了。”姚若兰就是从自己姐姐身上看到了这样的例子,所以给老家的汇款才不会那么放纵,“不过姐,你总算是熬过来了,如果不是爸妈,你也不会走出那个小山村。”  “是啊,我是感谢他们的。”  姐妹俩聊着很快到了午饭时间,佣人做的都是农家菜,怕姚若雪念家,沈辰皓特意聘请的几个新阿姨来做饭伺候她的饮食。  刚在餐桌前坐下,姚若兰的手机便响了,她看了眼,神色微变,随后将电话给挂了。  姚若雪将佣人盛好的饭递给她,顺便问,“谁啊,怎么都不接电话?”  “没谁,应该是打错电话了。”  而此刻被姚若兰挂断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姚若雪道,“打错电话一直打啊,这也太执着了,你接吧,还有什么不方便的么。”  “没有,那个打错电话不是很正常么,我不接,他就一直打。”姚若兰拿了手机起身,“姐,我去上个洗手间。”  姚若雪望着走去洗手间的妹妹,秀眉皱了起来。  看这情形,姚若兰是真有情况啊,她在权家做事,那么这事儿只能问问小七了?  姚若兰一进去洗手间就回拨了刚才的那通电话,她也不是多紧张,而是怕权家有什么事情需要她回去。  “二少,你打我电话有事吗?”  权绍峰好听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若兰,我在沈家附近,你出来和我说一声。”  “不是叫你别来么。”姚若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的态度已经说得那么明显了,昨晚的事情完全是她自愿的,也是一个意外。  “没事,你好好玩,我在附近等你。”  他只是在表明自己的态度和诚心,无论若兰怎么认为,他都必须这样做。  “可是我……”  “若兰,无论你心里怎么想的,我们都该谈一谈,我是个男人,不会这么不负责任。”  “但我不需要你负什么责任,二少……”  “先这样吧,我会一直等到你出来。”  权绍峰固执的将电话给挂断了,他太了解姚若兰,要是一直在电话里说,她肯定会推脱的,倒不如表明自己的决心。  接到这通电话的姚若兰哪里还有心思吃饭,从洗手间出来,她借口权家有事便离开了。  姚若雪把她送到门口,“什么事儿这么急啊,饭也不吃就走了。”  “老爷子身体不好,这几天我也帮忙照顾,本来我就只有一上午的假期,下次我再来看你哈姐。”  “行吧,路上注意点。”  “嗯,再见姐。”  走出沈家老远之后姚若兰才敢给权绍峰打电话,权绍峰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出来了,看样子自己在她心中很重要嘛。  男人想着扬了扬唇,车身绕过几道弯便看到了站在路边等候的姚若兰,她穿着朴素的浅蓝色外套,头发披散下来,与那些千金大小姐不同,有着清纯而简单的青春气息。  姚若兰在上车之前特意看了眼周身,发现没有异样才上去的。  权绍峰将她的小心看在眼里,“你这样小心翼翼做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做坏事呢。”  “我姐怀疑我了。”  “怀疑你什么?”  姚若兰双手放在胸口,那里跳得厉害,她不知怎么解释权绍峰的话。  是啊,她姐姐怀疑什么呢,在权绍峰面前说出来会不会很尴尬?  “你姐姐怀疑你什么?”权绍峰追着问。  “她怀疑我找了男朋友。”姚若兰又接着解释,“不过没事,我每次来姐姐家她都会问,以为我找了新男朋友。”  权绍峰闻言沉默了,他是没资格发话的,因为他现在还是已婚身份,听到姚若兰这么说他心里很是沉郁。  一段失败的婚姻过后,说实话他是没考虑好第二段婚姻的,可是他又和若兰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不负责吧良心过意不去。  汽车驶过繁华路段,权绍峰选了一家比较隐蔽的咖啡厅,两人在一间小包房里坐了下来。  “二少,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姚若兰是拘束的,特别是经过昨晚的事情以后,她有点不敢面对权绍峰。  “若兰你跟我不必这么约束的,你说昨晚的事不要提,我答应你,不过我们还是朋友对不对,你有什么困难也可以告诉我的。”权绍峰看着她的眼道。  “我没有什么困难,二少,既然你答应了,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都当做没发生过吧。”  说是这样说没错,可明明是发生过的事情为何要当做没发生呢,昨晚的一切那么清晰,他只要一想到就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往上涌,那种作为男人的欲望怎么都控制不住。  如果不是昨晚,权绍峰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龌龊,此时姚若兰在身旁,他想的都是那些污秽的画面,当然了,更想再和她来一次。  好吧,他就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二少,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我只有半天的假期,半天的时间已经过了。”姚若兰木讷的说着这些,其实内心有点小失望。  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这么无私的奉献,她是不计较名分,但昨晚的事确实的存在过,她也不求别的,只是觉得自己太不够格,就好比现在,权绍峰带她来的地方偏僻,大概也是觉得这事还不能宣扬出去吧。  女人呵,就是个纠结的物种,明明一切都是自己的意思,男人按照她的意思办了,她还是不太满意,说起话来也冷冷的,怪怪的。  权绍峰也感觉到她的态度变化,但这个时候的他也不好说什么,他没办法给她保证什么,就不能信口开河。  “这里离权家大院比较远,我送你走吧。  姚若兰拒绝,“不了二少,我自己打车走很方便的,免得我们一起回去被人看见。”  “若兰,你其实没必要这么小心,以前我们不是经常在一起出现么?”  “以前是以前,现在做了心虚的事儿,大概是人的一种本能吧。”  姚若兰说完这话就开门出去了,服务员给她泡的咖啡也冷却了,权绍峰无力的坐在沙发里,他端起若兰的那杯咖啡一饮而尽,没有咖啡的苦味,反而很甜。  原来若兰喜欢这种口味,是啊,女孩子似乎都喝不来苦的东西。  晚上回去,权绍峰特意去了一趟零食专卖店,他不知道姚若兰具体喜欢什么,就买了一些甜点和巧克力。  然而等他提着这些东西进门,却没看到忙碌的姚若兰,只有姜淑艳在客厅看电视。  权绍峰眼眸一紧,急急问,“妈,若兰呢,她没回来么?”  “在后院给花浇水,瞧你急的。”姜淑艳嘴角带着笑意,那笑意看得权绍峰浑身发寒。  刚才没控制住暴露了情绪,姜淑艳应该不会怀疑什么吧。  “不是,她昨天跟我说要一点东西,我就给她顺便带回来了,那行,我去后院找她。”  姜淑艳应了声继续看电视,等儿子走后她开始吩咐佣人准备晚饭。  她是过来人,看儿子这样子分明是等不及了,这个傻小子还说不喜欢若兰呢。  *  这天叶子晴来商场采购,孩子快出生了,很多东西都得开始准备。  现在的叶子晴无论在哪儿身后都有慕昀峰跟着,两人一起进去母婴店,叶子晴为了方便戴着口罩和墨镜,以免被粉丝认出,她拍摄的那部剧正在热播,最近的热度蹭蹭的往上涨,不过她本人没有露面任何活动,就连电视剧的宣传活动都没参加,很多粉丝都很好奇,叶子晴到底是何方神圣,有什么后台。  慕昀峰一路牵着她的手,两人挑选小宝贝的衣服,还有生活用品。  服务员认识慕昀峰,就是好奇身边的这个女人是谁,几乎个个都在猜测。  “叶子!”突然的一声令叶子晴和慕昀峰回眸,男人搂紧了叶子晴的腰身,生怕她会受到攻击,而后他对服务员道,“对不起,我们一会儿来看。”  这种场合慕昀峰可不想叶子晴被人认出来,却没想到,在出去的瞬间撞见了佟嘉伟和橙橙。  “叶子,真的是你。”佟嘉伟讶异之余更多的是欣喜。  他已经很久没见过叶子晴了,虽然她全副武装,但那双眼他是认得出来的,加上她和慕昀峰在一起,又挺着大肚,八九不离十。  “橙橙,快叫人。”  小家伙站在佟嘉伟身边,甜甜的喊了声,“叶阿姨好。”  叶子晴艰难的弯下身拍了下小家伙的脸,“你好啊橙橙,最近身体好吗?”  “叶阿姨,我已经好了哦,你怎么好久都不来看我?”  “阿姨最近比较忙,等有空了就带你去玩。”  “好哦,橙橙等着呢。”  “叶子,橙橙经常念叨着你,看样子他还挺喜欢你的。”  “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他现在喜欢我,长大后……”叶子晴没有说下去。  佟嘉伟也聪明的转移话题,和她聊了一些家务事。  佟嘉伟一来慕昀峰就遭到冷落了,男人的脸色很臭,赌气的走到另一边去抽烟。  没一会儿商场的保安过来阻止他,“先生,我们这儿是不能抽烟的,不按规定罚款一百。”  这意思是他要被罚款了。  慕昀峰虽然很多人都认识,特别是女人,但也不是个个人都认识他,听到这话,慕昀峰脸色更黑了。  妈的,竟然有人要罚他钱?  他不是给不起,而是觉得叶子晴面前丢脸了,特别还是情敌面前。  本就心情不好的他先是灭了手里的烟,嘴角勾出一个森然的弧度,“要一百块?”  “罚款一百……以示警告。”男人的眼神太过于锋利,吓得保安的脸霎时惨白。  这男人一看都来头不小,他是不是找错对象了。  “呵。”慕昀峰依然在笑,可那笑却没达眼底,“我就怕你没命花这钱。”  叶子晴听到争吵声过去劝慕昀峰,“干嘛啊,我们走了。”  慕昀峰像是没听到一般,挥手给了保安一拳,还怒声警告,“你去问问看,这家商场是谁的,你就明白今天这一拳有没有白挨。”  叶子晴用双手捧住脸,此时周围已经围满了人,包括佟嘉伟,但是他不好参与这种事情,免得慕昀峰和叶子晴一会儿闹矛盾,他只能让橙橙去和叶子晴告辞。  那个慕昀峰会不会太幼稚了一点,他不过和叶子晴说了几句话,他就醋意大发乱咬人。  叶子晴见慕昀峰来真的,她也懒得管,气冲冲的走了。  她走了慕昀峰也不敢在这儿多停留,冲出人群追了上去。  “叶子,叶子!”地下停车场慕昀峰才敢喊她的名字。  叶子晴因为怀孕走的比较慢,三下五除二就被慕昀峰给追到了。  “厉害啊慕少。”叶子晴言语带着讽刺,“不是想打架么,怎么不去打啊。”  慕昀峰尴尬的摸了摸鼻尖,承认自己吃醋了,“谁让你和佟嘉伟那孙子走得那么近,我心里不痛快。”  “不痛快就要打人啊,那位保安真是倒霉呢,这家商场是你的又怎样,人家那是恪尽职守,你是领导带头犯事儿啊,你让下面的人怎么服你?”  “是是是,老婆说得都对。”  “谁是你老婆!”叶子晴彻底怒了。  慕昀峰拽着她的手讨好道,“好了好了,我们上车,别一会儿记者来了发现你的身份就不好了。”  听他这么说叶子晴也不再纠结,刚刚慕昀峰和保安大打出手,还真怕记者跟来,到时候她被曝出内幕和前夫在一起,估计又是靠慕昀峰蹭热度了。  不过有些事情叶子晴觉得是该和慕昀峰解释一下,无论他们以后会怎样,这个男人太神经了。  慕昀峰听完叶子晴的解释惊讶不已,“你说佟嘉伟的小外甥是他的儿子?”  “这事儿你别声张,他是有苦衷的。”  “狗屁!”慕昀峰骂了句,“叶子,他欺骗了你,他竟然敢欺骗你,若不是你发现,他妈的,那小子就是让你嫁过去给人当后妈。”  当初他就觉得佟嘉伟那小子有鬼,那段时间叶子晴和他在一起总是闷闷不乐,也折磨着他。  原来那小子欺骗了叶子晴!  慕昀峰发誓,如果佟嘉伟此时在这儿,他肯定会暴揍那个男人一场。  叶子也真是的,刚刚还和那个小屁孩儿那么亲密,难道她都不生气么?  他不懂的是,没有爱过的人欺骗了自己是不在意的,只是无法接受那个事实而已,而一旦自己爱的人,无论多大点事,一旦欺骗了就会很在意。  叶子晴听得心烦,“我让你小点声你听不到是不是?”  “我这不是为你抱不平么?”  “那你去揍他啊,在这儿吵算怎么回事。”  “行,我特么的就去揍他。”慕昀峰迅速的调转车头,一点都不像在说假话。  叶子晴醉醉了,这男人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幼稚,打架能解决问题么?  “你去吧,你敢去的话我报警,把你们俩都抓进去,到时候报纸上会写,慕少为了前妻争风吃醋大打出手,慕少喂,你特么就出名了。”  慕昀峰可不在意这些,他从来都不是吓大的,“呵,爷本来就出名,还要什么报社记者,网友就是最好的证明。”  “吹吧你,就想跟我蹭热度。”叶子晴不屑的切了声。  感觉到气氛不对,慕昀峰很快转过弯来,语气也变得柔软起来,“好好,是我跟你蹭热度好吧,只要你高兴,随便怎么说都行。”  高兴?现在这样她高兴么,每天和慕昀峰在一起也不提复合的事儿,眼看肚子一天天长大,预产期将近,叶子晴纠结着要不要告诉慕昀峰真相。  “叶子,你和佟嘉伟私下里还有联系么?”  “当然有了,我们是好朋友。”  慕昀峰一听顿时就炸毛了,“这种人你还和他做朋友?”  叶子晴白了他一眼,“什么这种人,人家是有苦衷的,那个孩子不是他想要的好不好。”  “哎呦喂,这种事情还有得想不想啊,他不和女人那个啥能生孩子。”慕昀峰阴阳怪气的道。  “说话少带点刺儿,人家还真没和别的女人怎么着,清清白白的。”  “我靠,清清白白的能生出儿子?”  叶子晴不说话了,佟嘉伟的事情没有对外界曝光,她该尊重他,毕竟那个男人没有什么错,错的是他父母的决定,回  “你不要告诉我,他那儿子是找人代孕的,试管?”  叶子晴哼了声,懒得理。  “哎哎哎,这人可真会玩儿啊,是没有生育能力还是没有男人的能力?叶子,你还好没跟他,要不然……”  叶子晴眯了眯眼,垂在身侧的两手攥得咯咯作响,这丫的真是欠揍,听起来怎么有点幸灾乐祸呢。  “有没有生育能力你要去试试么,他或许对女人不敢兴趣,对男人还真说不好咧。”  慕昀峰嘴角一抽,光是想想都觉得恶心。  “叶子,不管怎样这也是个教训,这说明他没对你说实话,隐瞒你真相就是不对。”  “你还不一样,比他更可恶。”叶子晴旧事重提。  事实上她也就是这个坎儿过不去,三年的时间,她没有被当成妻子对待,也不知道在慕昀峰身边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慕昀峰尴尬的咳嗽两声,“我,我那不是……那不是没想那么多么,其实我那个啥,觉得自个儿还年轻,想和你过过二人世界。”  “只要慕少你愿意,到老都是可以过二人世界的,想和你上床的你女人大把。”  “那不一样,难那些女人怎么能和你比呢。”  叶子晴叹了口气,想到之前的那几年她后悔不已,“是啊,怎么能和我比呢,只有我才这么傻,追着你个狼心狗肺的跑那么多年。”  “好了好了,你怎么骂我都成,别生气。”  气着了儿子可怎么好,还有两个多月就要生了,孩子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他要时刻小心呢。  现在的叶子晴就是想找他吵架也吵不起来,因为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这个男人都会谦让她,时刻都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罢了,她也不能生气,为了孩子得好好的照顾自己。  “中午想吃什么,我让家里的佣人做?”  “我回大院吃。”  “回大院干嘛啊,爷爷身体不好,你就让他多休息几天,这些天你就交给我照顾吧。”  “我这么大个人了还不会照顾自己么,想吃什么就买呗,用不着你操心。”  大概作为女人都是如此,即便每天好的不得了也想找个理由吵吵架,只有这样才觉得不无聊,只是现在,大家伙都宠着她,即便她想要找个人吵吵,发泄发泄情绪也找不到人了。  “你不要我操心我还是控制不住的操心,叶子,这辈子我就操心你。”  当然还有肚子里的小宝贝,只是苦了他这个粑粑的什么都不能说,一切都是他自己酿成的恶果,要不然他现在和叶子晴得多幸福。  叶子晴视线盯着车窗外,天色阴沉,好像快要下雨了,不过她再也感觉得不到阴雨天的郁闷,只要心里是晴天便永远都是晴天。  回到大院叶子晴才敢把口罩拿开,现在出一趟门真是太不容易了,要将自己包裹得紧紧的。  老爷子去了沈家,午饭没有人准备,叶子晴逛了一上午早就饿了,慕昀峰又立马出去给她买吃的。  佣人怕饿着叶子晴,给她切了点水果。  “小姐,以后您要回来吃饭就提前打个电话,我们中午吃的都是昨天的剩菜。”  “没事儿,我也是心血来潮。”  最近她都是在慕家用餐,也不能怪佣人们事先没准备,这不是还有个人可以给她去买么,以前她没有享受到做妻子的安逸,这会儿怀孕了就该好好的使唤他!  “小姐,要不我打个电话让老爷子回来吧,您不在的这几天,老爷子天天念叨呢。”  叶子晴摆手,“不了,爷爷好不容易出去一趟,别扫了他的兴,今晚我留在这人陪爷爷吃晚饭,你们多准备点菜。”  “好的小姐,我去给您榨果汁。”  叶子晴坐在躺椅上浅眯着眼,她有点累,就这样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半,叶子晴的肚子上多了一条毛毯,旁边还有一些熟食和买来的外卖,应该是慕昀峰带来的,而客厅里有个熟悉的人在打扫。  叶子晴揉了揉眼睛,不确定的喊出口,“若兰?”  “小姐,你醒了?”姚若兰闻言转过身来。  “嗯,你怎么在这儿啊,不是说伺候二哥哥的么?”  “夫人那里没什么事情做,我来这儿给老爷子准备晚饭,不是说您回来了么,今晚要多准备几个菜。”  叶子晴伸了个懒腰,打趣道,“别,你还是去照顾二哥哥吧,不然一会把你累着了我会挨骂的。”  这话一出,姚若兰窘迫的低下了头,心脏吓得咚咚咚的跳。  她和权绍峰那一晚的事情被人知道了么,为何她感觉很多人都不一样了,她平时见叶子晴不多,为何她也这么说?  好像她真的和权绍峰有什么似的。  “呵呵,你还害羞了呢,我是逗你的,不过我二哥哥是个好人哦,如果你没男朋友可以考虑一下他。”  姚若兰松了口气,低着头道,“小姐您说笑了,我,我只不过是个佣人,我是伺候你们的。”  “佣人怎么了,佣人也是人,只要人品好就没有问题。”叶子晴拍了下她的肩,“我先进去了,你慢慢忙,你做的菜啊我还是很爱的。”  姚若兰洗好了要用的菜准备切,陆七和权奕珩回来,看到她,权奕珩去了后院,陆七进去厨房和姚若兰唠嗑。  “若兰,今天怎么又是你在做饭,爷爷叫你来的么?”  姚若兰切菜的动作未停,“不是,是,是我自愿来的,老爷子上次说喜欢我做的饭,夫人那边也没什么事要忙,我闲着也是闲着便来准备了。”  “你呀就是太勤快了,让其他佣人养成了懒惰的性子,该歇息的时候就歇息,别太卖力了。”  除了她,其他佣人都在做别的,做饭这个功夫原本安排的是三个人,若兰来了以后,只要她肯做饭,其他的人都不插手。  这丫头是不是太能干了?  姚若兰不甚在意的笑了笑,“没事的,我就是个劳累命,不做事不舒服。”  “你和你姐姐一样,一刻也闲不住。”陆七还是很心疼这个丫头的,“若兰,来到这儿不用拘谨的,如果有人欺负你可以告诉我,我肯定为你做主。”  “谢谢你小七姐姐。”  “客气了,我去找几个人来帮你,这么多菜你一个人弄,天气又冷,别把手冻坏了。”  “小七姐,我没有那么娇贵,放心吧,一桌子菜难不倒我。”  “那也不行啊,你一个人把活干了,倒是显得他们无用。”陆七笑着道。  “好吧,您怎么安排怎么好。”  陆七出去厨房和姜淑艳打了个照面,姜淑艳看到她,没等陆七打招呼就把她拉了出来,神神秘秘的样子。  “姜姨,你来找爷爷么?”  “我来找若兰,这丫头……”  陆七拧眉,“她怎么了吗?”  姜淑艳当然不好明说,“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可能想家了吧,我哪里没什么事做,她就跑到这里来找事,我是怕她累着身子。”  陆七笑得别有深意,“姜姨,您对若兰可真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