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20 权玉蓉脱胎换骨

420 权玉蓉脱胎换骨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7593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5
    姜淑艳听陆七这么说故作轻松的笑道,“这丫头做事还不错,我啊,平时比较看重,我没有女儿,你爸又不在家一个人难免孤独,和若兰倒是能说得上两句话,陪伴久了也就习惯了。”  陆七点头道,“姜姨,我刚刚在厨房和若兰聊过了,她说爷爷喜欢吃她做的菜,所以才过来的。”  “哦。”姜淑艳知道姚若兰在这儿,只不过不想让她这么累,“小七啊,你多给她找几个人帮忙,这丫头性子闷,什么事都喜欢自己担着不说出口,时间长了我怕她身体熬不住。”  姜淑艳还指望姚若兰给她一个大胖孙子呢,哪能让她这么劳累,万一这会儿肚子里真的有了,那可是千万要注意的。  “放心吧,我正准备去找人帮她呢。她这人和若雪一样,勤快踏实,吃亏了从不愿意挂在嘴边。”  “对对对,小七,你是带着她过来的,比较好说一点,帮帮忙啊。”  “嗯嗯。”  姜淑艳对姚若兰的这态度和对儿媳妇没什么区别,好得真是没话说,不过就是来给老爷子做一顿饭,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么,当然了她也看不过去这事儿,不过姜淑艳是从来不管这些的,可见对姚若兰有多重视了。  大概真是被她猜对了,姜淑艳有意撮合若兰和权绍峰?  这样的话倒也不错,陆七是赞成的。  若兰是个好姑娘,性子和姚若雪差不多,都是温婉的人,权家就是缺少这样的女人,要是真能和权二少在一起,她以后处理妯娌间的关系也不难了。  姜淑艳交代完便回去了自个儿的宅院,权绍峰坐在客厅里等,那样子似是有点坐立难安。  看到姜淑艳进来,权绍峰急急走过去问,“妈,若兰还是不肯回来么?”  事实上姚若兰是在躲他,这几天权绍峰天天都有给姚若兰买东西,那丫头不仅不高兴,反而还有点抑郁,什么都不愿和他说了,现在倒好,为了躲避他故意跑去伺候老爷子。  权绍峰想不通为什么,难道女孩子不喜欢那些小玩意儿么?  姜淑艳瞧着儿子一脸焦急,顺着问,“阿峰,你和妈说实话,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你私下里和若兰……”  “没有没有,妈,我们什么都没做。”权绍峰连连否认,却有种此处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什么都没做你这么紧张干嘛。”  “我没紧张啊,我,我就是不放心。”  “不放心你不会自己去看看,这是你的家,怎么,还拘束了啊。”姜淑艳也不和他较劲,免得太过于急躁好事变成坏事,她只能装聋作哑,“我也没看到若兰的人,听说在厨房忙碌。”  权绍峰耸耸肩,“谁知道她想些什么,女孩子家的心思我猜不透。”  “猜不透?你是没去猜。”  “我干嘛要去猜,她爱回来不回来。”权绍峰蓦然间变了脸,转身进了屋。  “你这孩子……”姜淑艳叹气,也不好说什么。  俩人闹成这个样子她也着急,到底怎么回事呢,她又不能问,可真是急死她了。  不过以她过来人的身份,问题应该出在若兰身上,她瞧着自己的儿子每天都在想方设法的讨好若兰呢,只要一回来就去找若兰了,倒是若兰显得有些小家子气,生怕被人知道似的。  姜淑艳也能理解,毕竟儿子现在还是已婚身份,若兰小心也是应该的。  哎。  为了这事儿姜淑艳连晚饭都没吃,而权绍峰自从进去后就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越是待在这里面他心情越发沉闷,几天前的一个晚上,他在这里要了若兰不知道多少次,现在想想,那种感觉仿佛一直伴随着他,他想要再次尝尝那种甜头,可是又无法对善良的若兰下手,毕竟他现在不能给她名分,就这么一直纠结着。  张妈过来得时候给姜淑艳端了一碗鲜汤,“夫人,喝点汤吧,这是若兰吩咐人给您送来的。”  姜淑艳闻言接过那碗汤尝了口,“她还真尽心,难得在那边忙着还想着我。”  张妈跟在姜淑艳身边多年很了解她的性子,这么说估计是对若兰不满了,那丫头也真是,无论对二少满不满意也不能闹脾气忘了自个儿的身份啊。  这个时候张妈宽慰姜淑艳的心,“夫人,若兰出生不好,在他们那个地方把清白看得很重,估计心里有点难受。”  “有什么可难受的,也不看看我们家阿峰什么身份。”姜淑艳一着急也生起气来,“她能和我们家阿峰在一起,那是她的福气。”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是夫人,关键少爷现在还没离婚,若兰大概是怕事情被人知晓说闲话,倒也理解。”  “我明白,这事儿她是委屈了,若兰处于被动,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该勇敢的面对啊,躲着算怎么回事,我瞧着我们家阿峰每天哄着她,我是心疼儿子的。”  “夫人,您也别着急,这事儿等少爷离婚了再说吧,少爷年轻气盛,相信是喜欢若兰的。”  “若兰都不和他在一起,我就怕儿子忍得辛苦。”  这事儿吧还真是一个问题,他们撮合了第一次,总不能每次都在少爷碗里下药吧,再者对身体也不好啊。  看来得再找机会让他们在一起,说不定两人就没那么别扭了。  当然了,这事儿姜淑艳也不会真怪若兰,她只是为儿子抱不平,每天看到他不知如何是好,她就跟着着急,“要说若兰这丫头啊也真是傻,这事若是换了其他人,早就借此机会上位了,她倒好,还躲了起来。”  但能怎么办呢,她喜欢的可不就是这种听话懂事的儿媳妇,虽然在有些事情上姜淑艳看不太顺眼,只能真的等到那一天,她和阿峰正式的在一起后慢慢的教,想当年她也是小门小户出生,能嫁给权昊然是多大的福气哟,她有多珍惜没人能知道。  这些年因为身份,她在权家本本分分,从来都是小心行事,生怕被人抓住小辫子毁了幸福。  “夫人,您放心,若兰一会儿收拾完就该回来了。”  “随便她吧,和阿峰分开几天也好,这孩子也得给他点压力,自己的媳妇儿该自己去追。”  这一晚,姚若兰忙到很晚才回到姜淑艳这边,而姜淑艳一直客厅等她。  “夫人,您怎么还没睡?”  “少爷一回来就找你,你躲着他做什么?”姜淑艳径直问了这么一句,就想听听这丫头怎么说。  “少爷他找过我么?”姚若兰故意装傻,“我不知道啊,他都没有跟我打电话。”  “若兰,你最近和少爷走得挺近的。”  姚若兰脸色变了变,喃喃的解释,“不是夫人您让我好好照顾少爷的么,所以,您看着就走得近了点,其实之前少爷没回来的时候,我俩也经常一起回来看您啊。”  姜淑艳却笑了,“我是想让你一辈子照顾少爷,若兰,有些事情顺其自然,你别太在意自个儿的身份。”  别有深意的说完姜淑艳便起身,“唔,我累了,先去休息。如果你有心就给少爷弄点宵夜,他最近工作忙,连晚饭都没吃。”  “哦,我马上去做。”  只要是关系到权绍峰的事儿她都会做得很好,这一点姜淑艳倒很放心。  姚若兰做饭的速度飞快,每次她给权绍峰都是做的面条,今天换了点心,不过因为时间的关系,她只是做了一点简单的点心。  做好后她第一时间上楼,因为有上次的教训,这几次给权绍峰送宵夜姚若兰都不敢关门,更不敢做过多的停留。  她敲了门,“二少,是我若兰,我来给您送宵夜了。”  权绍峰闻言眸光闪了闪,终于等到了这一刻,他还以为若兰把自己给忘了,连宵夜都不给他做了呢。  男人灭了手里的烟,故作镇定的说了两个字,“进来。”  “二少,夫人说你没吃晚饭,我随便给你弄了点点心和水果,你吃点吧。”  “端过来。”他说,并没有抬头,好像真的很忙的样子。  姚若兰端着餐盘过去,将带来的东西放到办公桌上,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正眼看过权绍峰。  她害怕,亦是不敢,自从那晚过后她就有意在躲避他,但又很期待见到他,这种感觉折磨她几近疯魔。  权绍峰抬眼的瞬间将她一把拉了过来,书房里的门没关,姚若兰就这样坐在了他的大腿上,整个人被男人拥在了怀里。  这个动作太过于迅速,弄得姚若兰心惊肉跳,等她反映过来,已经在权绍峰怀里挣脱不开了。  “二少,别,别这样,会被人看见的。”姚若兰惊恐的望着门外,一般的这个时候这里确实少有人来,可就怕万一,到时候她无论说什么都没理了。  权绍峰双臂紧紧锁着瘦弱的娇躯,倒是显得很淡定,“看见就看见了呗,反正我都准备离婚了。”  “您也说的是准备离婚,并没有离啊。”  “若兰,你是不是嫌弃我结过婚?”  姚若兰听后脸色大变,她没想到自己刻意的躲避会让权绍峰这么想,连连摇头,“不是的二少,不是……”  “那是什么,你躲着我算什么?”  “我如果躲着您,就不会现在出现了,我,我是在给自己找事情做,你也知道我这个人闲不住。”  权绍峰一手抱着她,一手握着她冰凉而通红的小手,放在掌心轻轻抚着,粗糙得很,他接触过的女人都是纤纤玉指,只有姚若兰的手摸上去令人心疼。  是的,他心疼,觉得一个女孩子不该有这样一双手。  姚若兰被他抱得浑身不自在,她离他这么静,静得连彼此的呼吸都听得那么清楚,姚若兰大气也不敢出,紧张的要命。  “这双手要好好保养,冬天到了,冷水尽量不要碰。”  “没关系的,我都习惯了。”  权绍峰不悦的哼了声,“这个习惯不好,以后不要再做粗活了,我明天会给你送一套护肤品,你要好好保养。”  “不用了,我有那些东西。”  “不许拒绝。”权绍峰难得这么霸道,他清楚的很,这个女人平时用的什么,那些根本不能称之为护肤品。  姚若兰在他怀里动了动,“二少,我,我今天有点累,我想先去睡。”  “再陪我一会儿,总得让我吃完你做的点心才能走吧。”  “那你先放开我。”  “又没人,怕什么,让我抱你一会儿。”  他还从未以这样的姿势抱过一个女人,就连权玉蓉都没有,此时,他能清晰的闻到来自女人身上自然的体香,不同于香水魅惑迷人,令人神清气爽,很是舒服。  权绍峰没吃晚饭确实有点饿,他拿了块点心先让姚若兰咬了一口才送进自己嘴里,“若兰,你想过以后的生活吗?”  “当然想过。”  “那你以后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姚若兰垂着头,“我,我要的生活很简单,但很多时候往往追求越简单的越是难以做到,所以,我现在都是走一步算一步。”  “怎么能走一步算一步呢,这样吧若兰,我给你到市区买一套房子,你在那儿先住着……”  姚若兰一听吓得脸色都白了,她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为什么这个男人想方设法的给她这给她那的,她真的不图什么啊。  “二少,别这样,我们不过是萍水相逢,我若是不做事会疯的,如果你真的为我着想就让我留在这儿好好的照顾夫人吧。”  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她没有说,那就是每天都可以在这里见到他,关注他,照顾他,这样她就满足了,至于其他的姚若兰真的没奢望过。  “若兰……”权少峰是想补偿她的,每天看到她那么操劳,心里总归是不好受的。  “我,我有点累,先去睡了,二少你慢慢忙。”姚若兰说完从男人怀里挣脱出来跑掉了。  这丫头怎么最近见到他仿佛见到妖魔鬼怪一样,他想多和她说会儿都不行。  安静的夜里,权绍峰秃废的窝在双人沙发里,那晚的美好随着时间的推移并没有变淡,反而越发清晰了,此时他身体紧绷得很不舒服,需要冲个凉水澡来缓解体内的火热。  或许他单身太久,又或许他这么大没有和一个女人那个啥过,才会这般迫不及待吧,刚才若不是姚若兰逃开,他今晚是不想让她走的,但那些话又难以启齿。  这天一早,姚若兰接到了姐姐的电话,让她过去一趟沈家,说是若芳来了。  她们姐妹三个已经很久没见面,姚若兰和姜淑艳说了下情况,便准备走了,出来的时候和要去上班的权绍峰撞了个正着。  “若兰,这么早你要去哪儿?”通常的这个时候姚若兰是在准备早餐的。  本来权绍峰也是在家吃了早餐后才会去公司,不过碍于姚若兰,他最近几天想要和她保持距离,以免吓着了她。  可看她一个人出来,他还是忍不住关心。  “我要去看姐姐,中午之前回来。”姚若兰实话实话。  “正好我要路过沈家,一起吧,我送你过去。”  什么路过,姚若兰太清楚了,如果要去沈家必须要绕过一段路,是很麻烦的。  “不用了二少,我……”  “你若是拒绝我就生气了。”他这样说,逼得姚若兰无处可逃。  上了车,权绍峰亲自帮她系好安全带,一路无话。  快到沈家的时候权绍峰才寻找一个话题,这也是他憋了多日想问的话,“若兰,如果我们俩的事被我妈知道了,你有没有把握她会同意?”  “二少你想干什么,千万别吓我,我们,我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  权绍峰原本是个很正经的人,也不知道为何,自从和姚若兰做过那事以后他就偶尔想要逗逗她。  看她这么紧张,心里还是很在意那晚的事情吧。  “这里只有我们俩个人,说那些好听的做什么,明明那晚我们很合适,也很激情是不是?”权绍峰嘴角勾着不正经的笑,“若兰,我没想到你也能承受住。”  毕竟他是吃了药的,肯定很猛,若是女人体力不支,很容易让他给折腾到废,而姚若兰除了有点累,其他什么事儿都没有,这丫头别看她那么瘦,身体倒挺好。  姚若兰不懂他的意思,一双清澈的眼愣愣的望着男人,“……”  权绍峰突然凑过去在她耳旁暧昧的低语,“我说你很厉害!”  姚若兰反映过来他说的是什么的时候,羞涩的低下了头。  这个男人,平时看着挺正经的,没想到这么坏,明显是在调戏她。  到了沈家附近,姚若兰要求下车,以免被姐姐看到怀疑,而就在下车之前,权绍峰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  “二少,玉蓉小姐找到了。”  权绍峰眯了下眼,说不出什么心情,“你说什么,玉蓉找到了?”  “……”  “好,我一会儿就过去和她见面。”  姚若兰本来想和他说句谢谢,现在看来似乎不必了,只要权玉蓉在,她在权绍峰眼里自动就变成了透明的。  她解开安全带下车,嘴角漾开一抹涩然的弧度。  太太找到了,应该更没有她什么事了,她该和权绍峰保持距离,以免被权玉蓉发现。  *  权玉蓉这些日子去了另外一座城市,而那座城市最出名的就是整形。  权绍峰见到她的时候第一眼并没有认出她来,虽然没怎么动刀子,可她的穿着,还有五官,很多地方都小动过,整体上看上去还是变了不少。  看起来她比以前更加靓丽了,她本就是美人胚子,加上稍微的修饰就更加吸引人的眼球了。  两人约在了远离市区的会所见面。  “玉蓉?”权绍峰不确定的喊她的名字,毕竟无论她怎么变,那双眼变不了。  她是玉蓉没错。  半个多月没见,她比以往更纤瘦了,在看到男人的那一刻,女人露出的是迷人而性感的笑意。  “阿峰。”女人在看到他吼红唇轻轻动了动,亲热的喊权绍峰的名字,似乎那桩丑闻不曾发生过。  是的,她这半个月受尽了折磨,去了那座城市所改变的不止是容貌,还有性格,她戒了毒,过程艰辛,差点连命都没了。  每一次想放弃的时候她就会告诉自己,一旦放弃她权玉蓉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她挺过来了,买了身上所有的珠宝首饰改变了自己,做一个全新的她。  现在的她不再是老爷子手心里的宝贝,只是她自己。  她想要和权绍峰在一起,好好的过完下半辈子。  本来有满腔怒火,满腔怨气的权绍峰,在看到她安安全全的站在自己身边,便什么气都没了。  “玉蓉,你可算是回来了,我们大家伙都很担心你。”这倒是实话,尤其实话老爷子,整天因为这事儿吃不好睡不好。  “你们还愿意担心我么?”她问,没有像以往那样哭了,而是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那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很是找招人喜欢,似乎真的长大不少。  “当然,你是我妹妹啊。”  妹妹?  权玉蓉好看的眉拧着,不满意权绍峰这个称呼,只是妹妹这样么,他们明明是夫妻啊。  她不离婚,以为权绍峰也在气头上,自己一气之下离开也算是给这些人一点时间忘却她无法启齿的过去,没想到过去了这么久,权绍峰的态度还是如此。  她不能离开权家,绝对不能!  这半个多月已经足够她受的了,她无法再去承受生活带给自己的折磨,她本该是权家最受人尊敬的二太太啊。  “玉蓉,你,你的脸……”  权玉蓉嫣然一笑,风情万种尽显,“不一样了是不是?我怕那几个人再找到我,所以我把脸改变了一下,只是稍稍改变了一下,不碍事的,我还是那个我,不过阿峰,我这些日子想明白很多事情,以前都是我不对,我不懂事,我被爷爷宠坏了,希望你们能原谅我,不要生玉蓉的气。”  听她这么说,有这么懂事,权绍峰是欣慰的。  “相信爷爷看到现在的你也很高兴,玉蓉,我会找个时间让你见爷爷的。”  “谢谢你阿峰,其实我能见到你就很满足了,一开始我也没有信心,我以为你都恨死我了,也嫌弃我了,是不肯见我的。”  这大概是权绍峰认识权玉蓉一来听得最为动听的一番话,这个女孩儿真的长大了。  权绍峰嘴角扬了扬,“我刚才说了,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妹妹,以后我和阿珩哥哥会照顾你的。”  这也是爷爷的遗愿,将来给权玉蓉找个好男人嫁了,希望经历了这件事她能真正的长大吧。  “阿峰,谢谢你能宽恕我,你不知道玉蓉这些日子有多纠结,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她一边说一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仿佛真的已经痛改前非了。  “你知错了就好。”权绍峰安慰她,事后他也找权奕珩查了,那四个男人确实逼迫了权玉蓉,只不过这事儿吧权玉蓉如果够决断,也不会被四个男人玷污那么久,也就是说权玉蓉还是不够坚强。  “阿峰……”  “玉蓉,你放心,即便我们离婚了我也会照顾你的。”权绍峰态度坚决,离婚这事势在必得。  权玉蓉抿了下唇,她在心里盘旋了几下,并没有冲动的给出一个话。  权绍峰的性子她也是了解的,比较单纯,相信出了那样的事情一时半会过不去那个坎,既然这样,倒不如她先答应了他,先进去权家的门再说,以后多的是机会出手。  权玉蓉吸了吸鼻子,红着眼开口,“阿峰,我知道你不能原谅我了,没关系,你想离婚就离婚,我不会耽误你的幸福的。”  “玉蓉,你说真的吗,你想明白了?”权绍峰感到很惊讶,原本以为这个婚要费点劲才能离,没想到权玉蓉一回来就松口了,看这样子她是真的意识到自己错了,也能理解别人了。  权玉蓉这般懂事,他真的替她高兴,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她也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真的啊阿峰,我想明白了,我自己那么脏,怎么配得上那么好的你,是我不好,我辜负了你的爱,我不配。”她卑微的说着这些话,听得权绍峰很不是滋味。  “不是的玉蓉,你千万不要这样想,也许是我们没有缘分。”  权玉蓉仰头看向他,她在澄清一个事实,“阿峰,无论我们以后怎么样,你要相信我,那件事情我真的是被逼的,我现在……我,我当时是难以启齿啊。”  “我明白,我都明白。”  是的,他明白,也懂那种被人胁迫的感受,只是无法接受那件事,所以他和权玉蓉的结局也只有离婚了。  原谅他思想古板,他接受不了自己爱过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占有过。  那么就做姐弟吧,他们之间本就是这种情意,权玉蓉比他大一岁,他该叫她姐姐的,不过平时他们都是称呼名字,倒也觉得亲切。  “阿峰,我现在住在我们结婚的公寓,我没脸再见爷爷,我知道爷爷也不会见我,我……我不知道……”  权绍峰开口打断,“玉蓉你放心,这事我会和爷爷说的,爷爷对你怎么样相信你自己最清楚,只要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爷爷肯定会原谅你。”  其实老爷子早就原谅权玉蓉了,只是碍于脸面没法再见她,心里还是很担心她的。  权玉蓉无力的摇头,“爷爷剥夺了我的姓氏,也不承认我是权家的女儿了。”  “这些都是爷爷在气头上的决定,你别往心里去。”  “是么?”权玉蓉眼睛亮了下。  “嗯。”  得到答复,权玉蓉懂事的开口,“那好,我就不耽误你工作了,今天我们见面的事你也不要告诉别人,我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他们。”  “好。”  权绍峰的手刚触到门把,权玉蓉特意开口提醒,“阿峰,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去办离婚。”  “我什么时候都行。”  “好,我等你电话。”  “嗯。”权绍峰松了口气,他只要离婚了,若兰应该就没有理由再逃了吧。  权绍峰不知道的是,在他出门的瞬间,权玉蓉脸上的笑意僵住,脸色当即冷了下来。  离婚,呵,那不过是她的权宜之计,她若是不服软哪里有机会进去权家的门,继续承欢在老爷子膝下受宠?  只要进了权家,她就有机会重新得到权二太太的位子,相信权绍峰也只是在气头上,时间长了那件事情自然会忘记,更何况她刚才看权绍峰,还是很心疼她的。  毕竟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不是任何人能比的。  她不会那么傻的将属于自己的位子拱手让人,这次的脱胎换骨她要给自己一个安稳而富足的未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