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21 权二少发现真相

421 权二少发现真相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7620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5
    这天的沈家很是热闹,三姐妹聚齐,就连沈辰皓也闲赋在家陪在妻子身边。  姚若芳一大早就过来了,还给姚若雪带了不少在玫瑰园采摘的新鲜蔬菜和鲜花。  “若芳,你来一趟不容易,以后别带东西过来了,我这儿什么都有。”姚若雪是心疼妹妹,从玫瑰园过来要坐很久的车,拿这些东西很费力的。  姚若芳不觉得有什么,事实上这些东西她和沈辰旭昨天就采摘了,今天她是坐出租车过来拿给姚若雪的。  “姐,我可没那么脆弱,忘了我们都是山里长大的孩子么?”姚若芳将带来的花用花瓶插好,在玫瑰园里学来的插花技术现在到可以用上了。  姚若雪瞧着她不亦乐乎的样子,嘴角跟着上扬,她走过去拉起若芳的手问,“最近在那里怎么样,还习惯么?”  “挺好的啊,每天和花草为伴,空气也新鲜。”  “不会觉得无聊吧。”姚若雪最担心的就是年轻人在那样安静的地方待不住,“若芳,你怪我吗?”  “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怪你呢,如果不是你,我哪有这么安逸的生活。”  这些日子她也确实待在玫瑰园学习,因为和沈辰旭商量好了,等来年找块空地给她种植花草,然后在市区给姚若芳开个花店,她才觉得生活是那么美好,所以看起来气色不错。  不多时姚若兰也来了,姐妹仨凑在一起在院子里聊天,品着咖啡饮料茶点,沈辰皓负责在家准备午餐,最近他在网上学了不少新的菜色,一直没时间给妻子做来尝尝,今天有客正好也是个机会。  有两个妹妹陪着,姚若雪的心情好了不少,说话期间她吃了一小块蛋糕,没两三分钟就想吐了。  姚若芳起身进去给她倒酸梅汤,这是姚若雪每日的必备。  院子里艳阳高照,天气和人的心情一样明朗,只是姚若兰从来到现在似乎都没怎么舒畅过,她心里一直记挂着一件事,权玉蓉回来了,那么二少和她应该会复合吧。  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她以后是不是应该更要远离权绍峰?  “若兰,我看你好像有心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姚若雪忧心的问。  姚若兰扯了扯唇,“没有啊姐,我是觉得我们姐妹好久不见了,很难得。”  “是啊,虽然我们都在同一个城市,平时想要聚在一起却很难。尤其是若芳,她现在不方便曝光,我真担心呢,一会儿吃完午饭后我就要你姐夫把她送回去。”  话题说到若芳,姚若兰自然要跟着往下说,免得姐姐老是问她,“姐,你总是疑神疑鬼,我瞧若芳挺好的,小丫头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我看她是逃脱了恶魔的手掌心才会这么自在,只要沈辰旭没找她,我就放心了。”  须臾,沈辰皓单手插兜的走过来,太阳光落在男人脸上显得越发耀眼,他轻声问姚若雪,“坐久了会不会觉得累?”  “不累,好久没出来晒太阳了,很舒服。”  男人手掌落在妻子肩头,“我去给你拿个软垫,免得坐久了屁股疼。”  “好。”  姚若兰把这一切尽收眼底,是个女人大概都会羡慕,如此优秀的男人是她的姐夫,姐姐福气真好。  “姐,姐夫真疼你。”  姚若雪挑眉,“嗯哼,他若是不疼我,我就不生了。”  “呵呵,你是有资本这么说。”  姚若雪将妹妹的手握在掌心,那个齿龈始终落在她心头,总觉得妹妹有什么事瞒着她,“若兰,你也会有这么一个人疼你的,千万别看轻了自己知道么,无论男方是什么样的身份,你只要做好你自己,也不要为谁改变什么。”  一旦为男人改变,变得失去自我,只会被男人嫌弃。  “我知道的姐,我就是这个样子,喜欢我的人无论我怎样都会喜欢我,不喜欢我的人,无论我怎么改变也不会喜欢我。”  姚若雪的手落在她脸上,她的妹妹长得也不错,只是不善于打扮才没有那些千金小姐吸引人的眼球,她若不是怀孕行动不便,定然会好好的装扮两个妹妹,只希望他们能找个好人家。  “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姐姐希望你幸福,如果有合适的人,你带来给我见见,如果觉得不方便,我们约在外面见面也行。”  姚若兰故作轻松的笑道,“姐,你怎么比我还着急。”  “哎,女孩子家的总归是要嫁人的,若兰你也知道,在我们老家像你这么大的丫头已经婚配了,有的连孩子都有了呢。”  “还是晚点结婚吧,我不着急。”  “急是不急,但也不要错过了好男人,你在权家做事,平时接触的人少,要不姐姐给你介绍几个认识认识?”  姚若兰被噎住了,“千万别,姐,你和姐夫认识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和我不合适。”  “谁说不合适,就你姐夫公司也有基层的男人,刚才不是说了吗,无论和是谈恋爱都不要看低了自己。”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姐,我还是想找个门当户对的,这样的话我也不会累。”  很多时候姚若兰都在想,她该找个老实的男人结婚,无论对方是什么工作,只要有上进心,能心疼她,和她一起守住一个家,她就觉得满足了。  可前些日子她和权绍峰发生了那样的事,她想的再也不是这些普通的生活……  她控制不住的去想他,想要和他在一起,而真的和那个男人接触,她又会忍不住紧张。  若兰觉得自己很可耻,这种事情她怎么好意思和姐姐说呢?权绍峰是有老婆的人,她这么横插一杠子就是人人痛恨的第三者啊。  所以这件事情她只能吃个哑巴亏,烂在肚子里谁也不说。  “对了若兰,我上次听小七说你去照顾权家二少了,他那个人怎么样,还好接触么?”  听到姐姐提起权绍峰,只要说到那个男人的名字,姚若兰的脸就忍不住红了。  “他,他挺好的,我们之前本来就认识,在……在权家公司的时候。”  姚若雪将妹妹的反映看在眼里,她狐疑的拧眉,难不成事情出在这个二少身上,说起他,姚若兰的表情分明很不自在。  “嗯,我也听说过他这人挺不错的,无论是对下属还是自家的佣人都很亲和,你能跟在他身边做事我倒是很放心。”  “姐姐,你就别操心了,一会儿姐夫又该说你了。”  “呵呵。”姚若雪笑,只要有人提到沈辰皓她嘴角总会情不自禁的上扬。  三年来所承受的苦和累终于有了一个结果,姚若雪从来没想过,她有一天会被自己爱的男人捧在手心里。  在沈家吃完午饭姚若兰和姚若芳便离开了,免得打扰姐姐和姐夫的二人世界。  两人一起从沈家出来,谁也没记着打车先走,而是顺着大路边走边聊天。  “二姐,我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我听大姐说你和小董分手了,怎样,先走有没有找新男朋友。”  姚若兰毕竟是和若芳一起长大的,而他们此时生长的环境也差不多,有些话她有欲望和若芳倾诉。  “若芳,你不会懂的。”  姚若芳切了声,“别小看我,你说了我肯定懂啊。”  这件事姚若兰藏了太久,前几天发生的那件事也搁在她心里很是纠结,她需要一个人倾诉,“若芳,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但是我和他的身份不配,永远都不会有好结果的。”  姚若芳并没有觉得很惊讶,若兰已经到了成家的年纪,她和姚若雪都觉得若兰该找个更好的男人,“没努力的事情你怎么知道,喜欢就去追啊。”  姚若兰只是笑了两声,没了下文。  “姐,是谁啊,你喜欢的人是……”  “别太好奇,还有这事儿不许告诉大姐,她现在怀孕本就为我们俩人操心,别让她担心了。”  “我知道的,不过姐,你这次眼睛要睁大点啊,像小董那样的男人……”  姚若兰开口制止她,“放心吧,不会是那样的男人。”  “那你总得告诉我是谁吧,说不定我可以帮你撮合撮合呢。”  姚若兰才不信,而且她也不希望这件事被人知道,“你就别好奇了,管好自己,我下午还有事,先回去了。”  姚若芳本想追着过去问个究竟,这时候却接到了恶魔沈辰旭的电话,她也顾不了那么多,只能乖乖的先去赴约。  下午回到权家,姜淑艳也在院子里晒太阳,和张妈不知道说着什么,看到若兰回来,她招手示意让若兰过来。  “夫人,您吃午饭了吗?”姚若兰站在她身边,张妈主动退了出去。  “嗯,吃了,你姐姐怎么样,还好么?”姜淑艳顺势问起,据说姐妹仨感情很好,想必姚若雪身体不适,若兰也担心吧。  “好多了,有姐夫陪着,姐姐心情好。”  “怀孕这事儿啊也是个心情,你姐夫和你姐姐感情倒是不错。”  “嗯,我姐夫很疼我姐姐。”姚若兰也觉得很欣慰,不管怎么说,姐姐算是找到自己的幸福了,她和若芳还小也不着急,都得慢慢来。  “你姐姐能有今天也是她自个儿坚强,能熬过这三年不是常人能做到的,若兰,你要向你姐姐学习。”姜淑艳看向她,一句话说得别有深意。  姚若兰也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意思,有件事她突然想起来,觉得该和姜淑艳通个气,“夫人,我今天听二少打电话说,好像太太找到了。”  “你说什么?”姜淑艳冷下脸。  权玉蓉找到了!  “我也不太清楚,就是听二少打电话这么说的。”  姜淑艳冷哼声,“找到了就好,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她把婚给离了。”  离婚?!  这是姚若兰没想到的,她只知道权绍峰在找权玉蓉,小两口应该是发生摩擦了,但是离婚这么大的事情……没那么好办吧。  姜淑艳得到权玉蓉回来的消息一刻也等不得,立马去找了老爷子,希望他能做主把这个事情给办了,儿子的终身大事耽误不起啊。  这天下午,权绍峰从公司回来后直接去找了老爷子。  权绍峰今天的心情很郁闷,他查出来那天晚上和若兰在一起是有人故意而为之,而那个在他是物理下药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尊重的母亲,而这件事若兰应该也是有份的。  但作为儿子的他能怎么办,只能憋下这口气认了。  他就想不明白为何母亲要这么做,难不成若兰正是她心目中理想的儿媳么?  此时老爷子在前厅由老管家陪着下棋,权绍峰掩下阴霾的心情,走过去喊,“爷爷。”  老爷子抬起头看他,“阿峰啊,你来了?”  “二少,您陪着老爷子,我去看看晚饭准备得怎么样了。”老管家找个理由撤了,这个时候老爷子应该是想和自家孙子单独在一起聊天的。  “好。”权绍峰朝他点头,在老爷子身旁坐了下来,看样子准备长谈。  老爷子问他,“最近公司情况怎么样,还能应付的过来么?”  “挺好的爷爷,您别担心,我来是有事情和您说。”  “嗯,料到了。”  “爷爷,玉蓉回来了。”  老爷子闻言放下手里的棋子,平静的问,“什么时候的事?”  权绍峰也显得很淡定,这些天他担心的事终于有了着落,“就在今天,下午我和她见了面,她现在变了很多,相信也意识到自己错了。”  “是么?”老爷子听他这么说倒是觉得很欣慰。  不过这个时候他还不能见权玉蓉,得给那个丫头一点教训,让她知道所拥有的一切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  “是,从我和她谈话的口气中可以听出来,还有她的态度也转变了不少。”  老爷子点点头,“有些人总要经历一些事情才能长大,玉蓉这事虽然做得不够光彩,但好歹也是被逼的,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爷爷,您真的不打算见玉蓉了吗?”  “那得看她以后怎么样,若是一味的任性,我就当过没有养过她。”老爷子的态度很明显,只要权玉蓉真心知道错了,以前的事情就会一笔勾销。  “那爷爷您现在可以放心了,别一天到晚的担心她。”权绍峰也担心老爷子的身体,所以才会迫不及待的告诉老爷子这件事。  至于其他人,他和权玉蓉约好了不会告诉别人她的下落,他打死也不会说。  “阿峰,你和玉蓉准备怎么办?”老爷子的话问到了点子上。  下午姜淑艳来说了这件事,他想先问问阿峰的意思。  “她答应了离婚,问我什么时候有空。”  “阿峰,我问的是你的意思,不是玉蓉的,你还想和玉蓉离婚吗?”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个男人都不能容忍吧,无论权玉蓉是被逼的还是自愿的。  “离婚是我提出来的,当然得办。”  “嗯,那你们就这么办吧,你们离了婚也好,爷爷也可以接着孙女的身份把她接回来,到时候给她找个可靠的男人嫁了。”  “爷爷您放心,这事我和大哥都商量好了,一定会给她找个可靠地男人。”  老爷子满意的点头,“嗯,这样最好不过。”  和老爷子聊完权绍峰回到姜淑艳那儿已经天黑了,姚若兰刚准备好晚饭,她见权绍峰回来没有像以往那样迎上去,而是闷头去厨房拿了餐具。  倒是姜淑艳,一看到儿子就问,“阿峰,听说玉蓉找到了是不是,她现在在哪儿?”  姜淑艳的态度很不好,一副要和权玉蓉打架的样子。  “妈,您怎么知道玉蓉回来了?”  姜淑艳当然不会那么傻,说是姚若兰说的,而姚若兰只是听见了权绍峰的电话,回来就告诉了姜淑艳,也没有别的意思。  “那个我不是听说的嘛。”姜淑艳尴尬的咳了两声。  这话一听就不可信,权绍峰眯了下眼,目光落在在餐厅忙碌的若兰身上,他清楚的记得,当时接到那个电话若兰是在场的,这么快就让姜淑艳知道了,那么和若兰脱不了关系。  权绍峰想到这儿冷下脸,他是有点生气的,不由分说的走过去,厉声问忙碌的姚若兰,“若兰,玉蓉回来的事是你告诉妈的?”  姚若兰的心在他的话落下的瞬间跳得七零八落,这样的语气,如此的质问,她顿时就慌了手脚,脸也涨得通红,“我,我就是想让夫人放心。”  本来就是她做的事情,她没法不承认。  “呵,我当真是小看了你。”权绍峰冷笑了声,说出的话带着讽刺。  他本就对姜淑艳的作为不满,如今又发现姚若兰和姜淑艳告密,越发觉得他们是一丘之貉,合起来算计他。  以权绍峰的性子,即便他真的有点喜欢若兰在这一刻那份喜欢也化为灰烬了。  他虽然身在权家可从小就厌烦那些明里暗里的争斗,他喜欢不受拘束的生活,希望以后有个女人能和他携手一起去周游世界,而这个女人必须在心灵上是干净的。  姚若兰对他而言是有点失望的,所以他的脾气才会这么暴,大概是接受不了吧。  而他的这话宛如一把利剑深深刺入姚若兰的胸口,让她疼得直不起腰来。  什么叫做‘当真是小看了你’?难不成他以为她是故意的吗?  姚若兰脸色泛白的站在原地,她想辩解,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为什么突然间二少对她的态度就变了,那眼神似乎很讨厌她,很嫌弃她。  “阿峰,你说的什么话,若兰不过是跟我聊天的时候提了下,她这是关心你。”姜淑艳跑过来为姚若兰说话。  这两人真是让她操碎了心呵!  权绍峰不以为意,在他心里这两个女人就是一起算计了他,尤其是姚若兰事后还要装作很无辜的样子,和以前的权玉蓉有什么区别?他讨厌被人算计,也讨厌做作的女人!  “我也没说她什么啊,妈,您这么宠一个佣人,知不知道权家上下有多少人在说闲话,我现在处在风尖浪口,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没离婚就劈腿呢。”  事实上他已经劈腿了,只是没有明说而已,自从和姚若兰发生了那一夜,权绍峰就感觉很迷茫。  他需要一个懂事听话的妻子,但姚若兰还不是他心目中的人选,但他对若兰做了那样的事又不得不负责,这些都是姜淑艳在逼着他负责任。  话说到这个份上,姜淑艳气得脸色发白,她激动的吼,“你把话给我说清楚,是谁在乱嚼舌根,你说,你说啊。”  “这还用说吗,你就没想过自己做过的事情?”  姜淑艳是聪明人,当即明白了儿子的意思。  他这是知道了那晚的事儿,在责怪她么?  她这个做妈的都是为了他好啊,这个傻儿子什么时候才会看透!  眼看姜淑艳脸色不对,沉默许久的姚若兰艰难的开口,“二少,您别说了,夫人身体不好,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乱说的,以后我会注意的。”  权绍峰冷眼看着这一切,“别在演戏了姚若兰,你和我妈做过的事情别以我不知道。”  说完男人冷漠的转身上了楼,不愿参与两个女人的战争。  姜淑艳傻了,而姚若兰却一脸懵逼。  她做了什么事让二少不满意了吗,为什么他会这么说?  她想要权绍峰回来把话说清楚,可这一刻的姚若兰却感觉脸张口的力气都没了。  姚若兰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和权绍峰闹成这个样子,她在他心里会是一个攻于心计的人。  仔细想想也对,她干嘛要管不住自己的嘴,把权玉蓉回来的事提前告诉姜淑艳呢,虽然他们是母子,但也不是什么话都能放开说的。  这事怪她,真的怪她,只是她不是故意的啊!  姚若兰眼眸通红,她深吸口气强忍着眼眶里的晶莹不让落下,她不能哭,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她哭就证明自己在乎他。  姜淑艳怕姚若兰乱想,出声安慰她,“若兰,你别听阿峰胡说,他脑子进水了。”  “夫人,二少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啊,我,我真的没做什么事啊,如果是因为我告诉了你太太回来的事,我甘愿受罚,是我不好,不该乱说的。”  “不是的,不是的若兰,不是你的错,是我。”姜淑艳见她这样子也心疼,原本是她一手撮合的,现在倒好,好心办坏事了,儿子认为这事姚若兰也有份,该怎么澄清呢。  这件事情出了之后,姚若兰一连几天都没有再见过权绍峰,他们之间的误会也无从说起,因为这事,姚若兰好几天都没有睡好,她想着该找个机会和权绍峰谈一谈,可又觉得这样子他会不会认为她是故意在为自己辩驳呢?  姜淑艳为了这两人快急出病来了,这天下午刻意到公司找到了儿子。  “妈,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有什么事能晚上说吗?”权绍峰显得很不耐烦。  “晚上你有晚上的事情,怎么,都不愿意回家了,还是这几天又和权玉蓉鬼混在一起。”姜淑艳的语气同样不好,无论她做了什么也是他妈,这小子真是不孝,还给她甩脸子。  天知道为了他的终身大事她操了多少心呵。  这话很不中听,“妈,即便我和玉蓉在一起也是应该的,我们是合法夫妻,而您做的事未免太……”  “我做的事怎么了,你这意思还是想和权玉蓉那个贱人在一起?”姜淑艳瞬间变了脸色。  权绍峰无语的摸了下鼻尖,“妈,我真的有很多工作要做。”  “那你给我保证,今晚回去!”姜淑艳不肯放过这个机会,她必须要让若兰和儿子单独相处一下,把话说清楚。  “行行行,我回去。”  得到答复的姜淑艳这才肯罢手,“我在家等你,今晚给你做好吃的,早点回来。”  听说权绍峰今晚会回来吃饭,姚若兰准备了不少菜,然而两人等到晚上八点还不见权绍峰的人影,姜淑艳打了儿子的电话,竟然是无法接通,她生气的摔了手机,骂道,“这小子竟然连我也敢骗!”  姚若兰心里也不好受,不过事情已经这样了,她最在乎的是姜淑艳的身体,出言安抚,“夫人,二少可能是太忙了,如果您饿了就先吃吧。”  “若兰,你说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从来好坏不分的呀!”  姚若兰并不知道自己被姜淑艳设计的事,还以为是因为权玉蓉的事被自己告密而让权绍峰生气了,只能劝她,“夫人,您别这么想,您生病的时候二少可是一直都陪着您呢。”  “你少为他说话,那天他那么说你,你怎么就不生气。”  这若兰性子也太好了吧,她虽然满意姚若兰时时刻刻都为儿子着想,但也希望偶尔若兰能有点自己的脾气,要不然权绍峰非得爬到她头上去,她也是个女人,到底还是心疼若兰的。  “我,我没什么可生气的,夫人,我只不过是个佣人,理应做好的事情就够了,可我多管闲事了,这在我们这行中是大忌,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话是这样说没错,若是换了别人,姜淑艳也不会这么放纵了,可姚若兰是她理想的儿媳妇人选啊,根本不用顾忌的。  “若兰,你就是太老实了。”  “妈!”说话间权绍峰回来了。  姜淑艳冷哼声,“你还知道回来,若兰做的菜都冷了。”  姚若兰赶紧起身道,“我去把菜热一下。”  再次看到姚若兰,权绍峰有点尴尬,那天他不过是在气头上说了那样的话,事后不仅没有安慰姚若兰,反而逃避了这么多天。  而他心里的魔障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变淡,他对若兰始终有误会,想着便觉得自己没有错了。  “若兰,你别忙,一起坐下吃吧。”姜淑艳招呼,“我让别人去热菜,你也忙了一个下午了,快坐到我身边来。”  姚若兰正想拒绝,权绍峰却抢在了她之前开口,“妈,她本来就是个佣人,就该有佣人的样子,怎么能和我们一起吃饭呢,传出去像什么话。”  “你个臭小子说什么呢,吃炸药了啊!干嘛要这么说若兰,她是佣人没错,可我就是喜欢她怎么了。”姜淑艳骂儿子。  姚若兰手足无措的站在那儿,觉得无地自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她是佣人没错,可用得着他这样提醒么,就好像她在攀附他什么一样。  姚若兰不明白,权绍峰到底是怎么了,他们之间哪里出了问题!  “若兰,不要听他胡说,快坐下来一起吃。”  事情都闹到了这个地步,姚若兰哪里还敢坐下,她本想一走了之,但碍于自己的身份只好道,“夫人,您和二少先吃吧,我,我需要去外面打个电话,您有什么事就叫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