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23 二少和玉蓉离婚了

423 二少和玉蓉离婚了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7542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5
    权绍峰上了楼怎么都睡不着,姚若兰要走,他仿佛要失去一样很珍贵的东西,心里总是不踏实,躺在宽大柔软的床上,他脑海里回旋着那天晚上在书房和姚若兰的抵死缠绵。  别看姚若兰平时穿着朴素,人也清瘦,其实很有料,他很怀念那一晚,却又过不去那个坎。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吃亏的是若兰,她至少是清清白白的身子,就因为救他而舍弃了清白之身,这若是换成别的女人,说不定还会讹他,而若兰反而把这件事隐藏了起来,可见她是个很在意清白的女人。  因为无法入眠,权绍峰坐在床上抽了好几根烟,头脑越发清醒了,他干脆披了衣服起身,想去外面走走。  今晚的月色还不错,就是有点冷。  权绍峰刚下楼便撞到了正在拖地的姚若兰,她弯着身子,拿着拖把熟练的拖地,她背对着他,全然没有发觉身后站了一个男人。  直到她的身子撞进他的怀里,姚若兰猛然转身,在看到撞到的男人后,她身子本能的往后退,惊恐而不安的看着男人。  “二,二少……对不起,我……刚才,刚才不知道您在后面。”  她是害怕的,生怕自己碰到权绍峰以后引起这个男人的反感,还以为她是故意的。  权绍峰的手指点着眉梢,“若兰,我们谈谈吧。”  谈谈?谈什么呢,那些话她已经听得够了,心也被刺痛了。  难道他还想说什么来贬低自己么?  姚若兰深吸口气,她这几天过得很不好,特别是那一晚她几乎整夜没有合眼,以至于这些日子她清减了很多。  所以,她赶在权绍峰之前开口了,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二少,你放心,以后你的事情我不会多管的……那件事是我不好,当时我是听了你的电话,说实话我也为你感到高兴,太太回来了,你应该也就没那么烦了。”  “我告诉夫人的意思,也是为了不让她操心,没想到让你误会这么深,真的很抱歉。”  姚若兰一口气说完这些感觉轻松了很多,就是这件事压了她太多天,差点把她的神经都弄崩溃了。  这话也是事实,她当时没有想太多,就觉得权玉蓉回来是件大事,而姜淑艳平常念叨得也不少,所以就第一时间说了。  权绍峰淡定的在对面的沙发里坐了下来,看样子准备和她长谈,良久,他微微启声,“若兰,是我误会了你,有些事情你不懂,所以也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烦躁。”  他烦躁?  呵,姚若兰觉得好笑,他烦躁就要把脾气都发在她身上么,就因为她是个佣人,她就得承受一切?  明明丢了清白的是她,为什么弄得好像一切都是她的错。  事情已经发生了,姚若兰觉得没什么可就纠结的,尤其是他的那些话已经说出口,她抑郁了好几天,“没什么的,其实你说的也没有错,原本是我不应该。”  “若兰……”权绍峰看她的样子有些心塞,这个女孩明显在生气,他能清楚的感觉到。  “二少,你也别往心里去,我其实已经准备……”  权绍峰是明白她意思的,在她说完之前打断,“若兰,好好照顾我妈,我会感激你的。”  感激?  姚若兰觉得不需要。  她在这儿不过是想多挣点钱,但是挣钱的前提必须要让自己做的开心,既然已经容不下她,她也没有必要留在这儿了。  “二少您严重了,什么感激不感激,你们雇佣了我,我就应该做到让你们满意,照顾夫人是我应该做的,感激不需要,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您需要一个尽心尽力的佣人,而我需要的不过是钱。”  她已经很清楚的撇清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连同那一晚,仿佛从未发生过。  若兰,你可以走的如此潇洒么?  “若兰!”权绍峰显得很是激动,可一开口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  他心里其实是清楚的,姚若兰不是那样的人,但那几天心情不好,就什么话都说了,没想到造成了这种局面。  他好像冤枉了一个好女人,也失去了一个朋友,以前的若兰根本不会这么和他说话,似乎在有意和他保持距离。  姚若兰已经不想再谈下去,“就这样吧,二少,我今天有点累先去睡了。”  话落,姚若兰将拖地的工具收拾去了仓库。  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只要他一句话就牵动了她的心,不能自已,姚若兰害怕再和权绍峰谈下去会改变主意,舍不得走了,她是个软心人,知道自己的软肋。  权绍峰这晚在沙发里坐了很久才上楼,他不知道自己刚才的道歉姚若兰会不会接受,明天她会改变主意不走么?毕竟她在这儿,姜淑艳对她也是不错的!  第二天一早,姚若兰和往常一样做好了早餐。  “若兰,帮我盛一碗稀饭。”  姚若兰点头,而后进去厨房。  没一会儿她便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稀饭出来了,小心翼翼的放到权绍峰的面前。  权绍峰突兀的拽住了她的手,“若兰,坐下一起吃吧。”  姚若兰躲避不及,她被他拽着,想挣脱开,可男人的力气很大,她根本无法动弹。  “坐下一起吃。”男人强调。  姚若兰拧了下眉,权绍峰瞧着她的模样不禁松了松手,而姚若兰也就这样挣脱开了,她恭敬的道,“不了,我还得去拖地,二少你慢慢吃吧。”  这个男人,一旦不高兴了就视他如草芥,高兴了就让她一起吃,原谅她做不到。  她虽然是个佣人,但也是有尊严的,既然保持了距离,那么就永远的保持下去吧。  姚若兰跑开了,权绍峰觉得早餐食之无味,匆匆吃了几口准备去公司,这时候梳洗完毕的姜淑艳坐到了餐桌前,张妈去厨房给她拿了餐具。  “妈,你起来挺早的啊。”  “嗯。”也不知道姜淑艳是不是故意,看到丰盛的早餐夸赞,“若兰可真能干,做这么多花样,肯定很早就起来了吧。”  姚若兰也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她觉得是时候和姜淑艳说说了,昨晚张妈一直推脱,姚若兰也是没办法。  她走过去站在姜淑艳身边,低声道,“夫人,我有话要和您说。”  “嗯,说吧。”姜淑艳小口的喝着粥,“若兰,坐下来一起吃吧,有什么话边吃边说。”  姚若兰连连摇头,她径直道,“夫人,我那个,我,我姐姐需要人照顾,我,我想坐满这个月不做了。”  “什么,你不做了?”姜淑艳转过脸来看她。  权绍峰拿着勺子的手跟着一顿,他以为昨晚两人谈过之后姚若兰会心里舒服些,不会提这件事,没想到她心里还是没过去这个坎。  “夫人,实在对不起,姐姐那里需要我,她想要吃我做的乡下菜,没办法,我和她是亲姐妹,不忍心看到她受苦,再说了,我和若芳这些年都是受了姐姐的恩惠,这份情相信夫人您也懂。”姚若兰昨晚想了很久才想到这个理由。  姜淑艳听后朝她摆摆手,“这事儿好办,你姐姐怀孕辛苦我也知道,你可以过去伺候一阵子,至于辞职嘛就别想了,我也需要你啊。”  “可是夫人……”姚若兰没想到结局会是这样。  “若兰,你这是不想让我好好的吃早餐了?”  姜淑艳这么说,姚若兰确实无法再往下说什么了,而权绍峰见事情有了缓解的余地,僵硬的身体松了下来。  为何听到姚若兰要走,他会这么紧张,难不成自己真的喜欢她?  这顿早餐因为姚若兰的这个决定母子吃得异常的抑郁,等吃完早餐,姜淑艳把儿子送到门口,也方便母子俩人的谈话。  “阿峰,你也看到了,若兰要走,估计她会再找理由和我说的,哎,这孩子……”姜淑艳为难的叹气。  权绍峰也感到很惭愧,“妈,我知道是我前两天说话伤害了她,今天我会好好和她谈的。”  听到儿子这么说,姜淑艳彻底放心下来,只要儿子有行动就不怕,姚若兰不是狠心的姑娘,相信在他们的劝导下会改变主意的。  “嗯,你能这么想就好。”  这一天姚若兰都没在姜淑艳面前晃悠,后院里的花需要打理,她一直在那儿待着,而姜淑艳身边又张妈照顾着,她完全放心。  晴好的天气适合在外面喝茶聊天,姜淑艳和张妈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玻璃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糕点。  姜淑艳闭着眼享受沐浴阳光,“还是你比较了解若兰,她今个儿早上说不想做了,你说这孩子咋就这么固执呢,一点气都受不了。”  “夫人,这是可以理解的,别人说她或者没什么,关键是二少在嫌弃她,她在这儿站不住脚啊。”  “我明白,但是我一直都有在给她做思想工作啊。”  张妈帮她分析,“这女孩家的心思啊,夫人你大概不怎么懂,若兰喜欢二少爷,所以才会在意他说的话。”  这事儿吧确实是她儿子的错,不过若兰突然说要走,姜淑艳还是接受不了,不说她能不能做自己的儿媳,即便留在身边伺候也是个很好的人选,至少若兰的人品可以保证。  “阿峰这孩子也真是的,我真不懂他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以前和佣人的关系处理得很好的,从来不会说一句重话,别人也就罢了,偏偏是若兰。”  “夫人,您也别操心了,时间长了就会好的,眼下先让二少和小姐先离婚,其他的事情也就好办了。”  “你说的对,得先让他们离婚。”  姜淑艳在绞尽脑汁的想该怎么让权玉蓉松口,这边,权玉蓉和权绍峰已经到了民政局门口,两人手里握着结婚证。  仅仅三个月,这段婚姻维持了三个月终于要画上句号了。  权玉蓉比权绍峰先一步到民政局,她穿着长款白色羽绒服,很衬她的身材和肤色,站在那里很是亮眼。  “阿峰,这边!”  看到权绍峰从车里下来,权玉蓉朝他招手。  权绍峰嘴角扬了扬,朝她走过去。  “你什么时候来的?”他问,眼见她鼻尖冻得通红,想必在这儿站得很久了。  没办法,这个时间点路上堵车,他迟到了快半个小时才过来。  权玉蓉冷得跺了跺脚,双手插进了兜里,“没来多久,早上空气好,站一会儿没事。”  若是换成以前的权玉蓉,肯定是第一时间埋怨他,而现在,她已经成了一个善解人意的姑娘。  “那行,我们进去吧。”  “阿峰,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进去之前,权玉蓉突然问他。  权绍峰懵了下,否认,“没有啊,玉蓉,你怎么会这么问。”  “呵呵,随便问问而已,看你紧张的。”  “我,我没紧张啊。”  权玉蓉只是笑,但那笑意在垂眸的瞬间变得十分阴冷,“阿峰,以后哪个女人跟了你肯定很幸福,你那么善良,那么为女人着想……”  这些话权绍峰不想听,他已经让若兰伤心了,不配好男人。  “那是你的认为,我们进去吧,我已经和里面的人打过招呼了,这个时候就我们一对,不会有人知道的。”  为了离婚他都事先打过招呼了,看来权绍峰对她是没有丁点留恋了,原本权玉蓉今早还报了一丝希望,想着,权绍峰会不会看在她脱胎换骨的份上舍不得这段婚姻,毕竟这些年,她是他一直在追求的人,那么深刻的感情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即便她已经不干净了,可他们的情分还是没变的吧。  但是他既然这么说了,权玉蓉也不能再强求,否则她的计划只会功亏一篑。  只要双方同意,财产分割清楚,离婚倒也不麻烦,也就是半个小时的事,填表格,照单人照,然后等待发证,更何况权绍峰还是打过招呼的。  上午十点,两人拿了离婚证双双从民政局出来,权玉蓉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唔,终于恢复了单身,阿峰,也祝贺你恢复单身。”  权绍峰做不到她这么潇洒,无所谓他爱不爱权玉蓉,只是觉得这段婚姻太过于苍凉,若是说出去,网友们还不知道怎么评价呢。  这里难得打到车,权绍峰主动开口,“我送你回去吧玉蓉。”  权玉蓉确实准备走出去打车,但权绍峰开了这个口,她还是客气的问,“这样好么,会不会耽误你的时间?”  “不碍事,也就路过。”  “那行,我也不跟你客气了。”  两人一起上了车,汽车驶入快速车道,权玉蓉问他,“阿峰,你心目中的女朋友是什么样子?你离了婚,估计妈这会儿给你找了不少千金小姐吧,这下妈也可以放心了,她对我一直不满意……哎,也是我自己的错,没能处理好婆媳关系。”  “你也别自责,很多家庭的婆媳关系都不好。”权绍峰安慰她,“这件事妈还不知道,我只告诉她我们会离婚,玉蓉,你放心吧,这次的事情只有爷爷,阿珩哥哥和我知道,你完全不用担心权家人会说什么。”  这个真相权玉蓉倒是没料到,看来老爷子还是挺心疼她的,把这件事包得这么紧,不就是能让她有个安稳的生活吗。  权玉蓉无谓的耸耸肩,“别人说什么我认了,阿峰,这件事本来就是我的错,我该承担这些闲言碎语。”  “放心吧玉蓉,这事儿都给你兜着呢,只要你以后好好的。”  权玉蓉不再言语,无论说得再多权绍峰这个时候也不可能原谅她,她只能先改变自己,顺利的进入权家再做打算。  *  夜晚的权家很是热闹,因为明天是周末,所以大部分人都来看望老爷子,陆七和叶子晴都在,权家大部分的佣人都在厨房忙碌,老爷子说了,今晚要用大圆桌吃饭。  权家很少有这样的饭局,即便大家伙过来也不会凑这么齐,老爷子的几个女儿和女婿也回来了,前厅里站了不少人,亲戚聚在一起最关心的就是晚辈们的婚事和子嗣。  陆七是沈家千金这事儿权老爷子说过,所以大家伙也都知道了,三姑六婆对陆七的态度也改变了不少,热情得很。  “阿珩,你和小七在一起也有好几年了,怎么还没有动静呢?”  问到子嗣问题,权奕珩亲密的搂着娇妻的腰身,不需要她出面解释,而是道,“我和小七还年轻,她刚刚被沈家认回,沈老爷子说不想把孙女这么早嫁给我,我这是捡到便宜了,哪里舍得让她这么年轻就生孩子。”  一句话道出了他对陆七的宠溺,她是他的妻,不是繁殖后代的工具,孩子的事情权奕珩一直都是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态。  权奕珩都这么说了,大家伙也不好再说什么,你一言我一句的附和道,“呵呵,还是我们阿珩福气好,娶到的老婆竟然是沈家千金,你看,门当户对的,难怪小七一开始来我就喜欢呢。”  “对对对,我也有这种感觉呢,还是老爷子眼光好,当初让小七进了门。”  “老爷子是什么人,肯定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小七绝非常人。”  “……”  面对众人的夸赞,陆七只是笑,淡淡的附和。  这些人是权奕珩的亲戚,也是他们的长辈,她即便再不喜欢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想当初他刚到这个家来,除了权昊然没有一个人是支持她的,还有人甚至直言她配不上权奕珩,劝权奕珩和她离婚。  当然了她不需要人的支持,只希望他们不为难就好,但他们并没有很安分,想方设法的拆散她和权奕珩。  这口气,陆七是咽不下去的,她从来不是一个好人!  如今得知她是沈家千金,个个都跑来巴结,这些人啊,说得好听点是亲戚,其实有时候连狐朋狗友都不如,她面子上过去也就算了。  “小七啊,你家老爷子身体还好吧?”有人和她套近乎。  陆七淡淡应了声,而后看向一旁同样被人围着的叶子晴,出声问,“叶子,你累不累,要不然我扶你进去休息吧?”  叶子晴是多灵光的人,她看得出陆七很厌烦,挺着大肚子点头,“嗯,是有点累,嫂子,你陪我进去休息吧。”  陆七终于找了个理由撇开这些人,和叶子晴远离了大厅三姑六婆的闲言碎语。  到了后院,叶子晴看她松口气的模样不由笑开,“嫂子,是不是觉得很累?”  陆七摇头,“累倒是不累,就是不喜欢那些人的嘴脸。”  “我也不喜欢,可是没办法,有些时候我们必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让你是权家的长媳呢,爷爷现在把很多事情都交给了你,你以后啊就是这家的女主人,那些人不巴结你才怪。”  “其实我不在意爷爷把权家交给谁,那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攥在手里反而累。”  “可你才是最适合的人选啊,有一句话他们算是说对了,爷爷眼光还是不错的。”  “呵呵。”陆七嘴角上扬,她现在很担心叶子晴这丫头肚子都这么大了,还要和慕昀峰较劲么?  “叶子,你和慕昀峰每天在一起,怎么,就没有想过复合的事情么?”  叶子晴不以为意,“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免得复合了又生矛盾,到时候再离婚可怎么办,我那不就离了两次婚了?嫂子,我已经是二婚了,玩不起啊。”  陆七拧眉训斥她,“看你说的,你就不能往好的方面想啊,我看慕昀峰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陪着你,你还不知足啊,而且他还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呢,能这么真心的对你,叶子,这可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做到的。”  “我怀疑他应该知道了什么,虽然吧,自从离婚后慕昀峰一直对我很好,不过每次提到孩子他就会很兴奋,那张感觉说不出来,好像这个孩子就是他的。”  陆七捂唇笑道,“这个孩子本来就是他的啊。”  “可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甚至他问起来还否认过的。”  “那就说明他真的爱你。”  “男人有时候看不透,或许他现在觉得后悔,时间长了也就没那种意识了,我再等等吧。”  陆七都替慕昀峰感到委屈,“叶子,你这是要把他折磨疯了。”  叶子晴耸耸肩,“我可没有,是他自个儿一天到晚围在我身边的,他完全可以下班了去泡妞,我又没管他。”  以前的慕昀峰可不是一下班就去泡妞了么,现在恨不得连上班的时间都围着叶子晴,哪里还有工夫去想那些。  陆七知道这丫头不过是在较劲,要说给慕昀峰教训,也该够了吧,总不能剥夺了人家做父亲的权利啊。  不过这些事儿陆七也管不着,作为叶子晴的嫂子,她多数只能在跟前提点,具体怎么样还得看叶子晴自己。  权绍峰和姜淑艳过来的时候大多数人已经到齐,权绍峰也是权家的孩子,和权玉蓉成婚后一直没有什么消息,这会儿也成了众位长辈询问的对象。  “阿峰,你和玉蓉的关系怎么样啊,今个儿怎么都没看到玉蓉过来?”  “她不知道你们来了,在家呢。”  “不知道你怎么也不带着她过来啊,真实的,我们聚在一起多难得啊。”  权绍峰一个人回到这里,是个人都能想到他和权玉蓉之间肯定有问题,大家伙见他一个人的时候就已经怀疑了。  “三姑,等明天,明天我一定把她带来好吧!”  “还明天,明天你三姑我要回去了,这次春节都不会回来,你少忽悠我了。”  面对这些亲戚,权绍峰往往都很无奈,“那您说怎么办?”  “等我们吃完饭去你那里看看,你几个姑姑都很想念玉蓉那丫头呢。”  “这可不行,我们那个家太小容不下你们。”权绍峰直接拒绝。  他和权玉蓉都已经离婚了,那个家也不再是他的家。  “哟,就这么拒绝了啊,阿峰,你不会是有事儿瞒着我们吧。”  姜淑艳也讨厌这些三姑六婆,平时老爷子生病见不着人影儿,平时也不怎么关心这些孩子,一来就问东问西的。  她走过来道,“二姐三姐,我们家阿峰的新婚房子小,你们都过去怕是没地儿招待,你们想见玉蓉,我打个电话让她过来就是了,何必这么麻烦。”  一句话解决了问题,姜淑艳这么一说,即便他们有怀疑也不敢多问了。  话说完,姜淑艳将儿子从人群中拽了出来,“你呀,得多和你哥哥学学,说话犀利又不得罪人。”  “妈,这都是自家亲戚,有什么啊。”  姜淑艳冷哼一声,“狗屁亲戚,比旁人还不如,你若是真有什么事儿,他们只会看热闹。”  “我知道,我这不是直接拒绝了么。”  “直接拒绝多得罪人啊,你这孩子就是不开窍。”  权绍峰没心里理会这些,而是问,“妈,若兰呢,我刚去了厨房没找到她,她没来帮忙吗?”  “在后院呢,那些花花草草她弄了一天了,就是不肯出来。”  “我去找她。”  听说儿子要去找姚若兰,姜淑艳紧张得很,拉住儿子叮嘱道,“好好说话,别气着她了,估计她心里挺难受的。”  “我知道妈,您放心吧。”  热闹的权家只有这片土地最安静,姜淑艳的后院种植了各种各样的花草,姚若兰在这里忙碌了一整天,一些花花草草多余的枝叶剪了不少,整片花园看上去给人的视野更加舒适。  权绍峰过来的时候姚若兰还在忙碌,男人走过去蹲在她身边,“若兰,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早在权绍峰过来的时候姚若兰已经看到了他,她依然埋头继续整理花草,“夫人说这些花草必须护理好,现在天气冷,怕它们太脆弱。”  “需要做什么,我来帮你吧。”  姚若兰一听他要过来,激动的拒绝,“别,二少,你别过来,小心身上染上泥土。”  “那有什么,以前都是我自己打理这些宝贝。”  “那也不行,一会儿夫人会怪我的,二少,若是你不放心就去那边坐着吧,我不会弄乱你的宝贝。”  这话带着酸意,权绍峰自然听得出来。  “若兰,我们一定要这样说话么?”权绍峰继续道,“我今天和玉蓉离婚了。”  姚若兰拿着工具的手顿了下,随后喃喃的应了声,“哦。”  权绍峰突然抓住她的手信誓旦旦的保证,“若兰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会做到的,之前我说过,等我离婚就对你负责,等下当着众人的面我会告诉爷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