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24 若兰说出那晚的真相

424 若兰说出那晚的真相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7609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5
    这话若是之前权绍峰对姚若兰说,她肯定会很感动,只是现在她把什么都看淡了。  虽然心里也有小小的激动,但不至于为了他而改变已经决定的事情。  姚若兰手掌撑着地面站起身,视线落在男人俊美的脸上,“二少,你不用这样,我不需要这些,我早就说过了,那天晚上的事不要再提,你不提才是对我最好的尊重。”  她需要的是一个实实在在爱她的男人,若只是为了责任,她攥住这段婚姻有什么意义,同样会不幸福。  这些道理姚若兰太明白,她对爱情和婚姻不是一种认知,爱情可以有,但是婚姻不是两人相爱就能幸福的在一起的,更何况权绍峰还不爱她。  权绍峰强调,“若兰,可我答应过你的。”  这话说出来给人的感觉就是,答应过的事情必须做到,和想给她幸福的生活没有关系,这下姚若兰完全可以确定,权绍峰无非是想对她负责,并没有其他情感可言。  “你答应的不是我想要的,我当时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权绍峰激动的握着她的手放在掌心,男人双眼直直的看向她,态度很是坚决,“若兰,不管怎样,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姚若兰同样看着他,说出的话十分清晰,“二少,你刚刚离婚,觉得这个时候在众人面前提我们的事合适么,大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早就暗度陈仓了,到时候权小姐那边你要怎么交代,对老爷子怎么交代?”  他们并不知道,老爷子早就想撮合他们在一起。  这也是权绍峰的大忌,此时他只是冲动的想对姚若兰负责,并没有想到这些问题。  而这些话一出,权绍峰便愣住了,他考虑的东西实在是太少,竟然没有想到这些,他们的关系一旦曝光,对若兰有没有好处。  答案很明显,这些问题都会给若兰带来不好的影响,到时候爷爷对她的印象都不好了,他们之间就彻底没戏了。  权绍峰对若兰还没有那种深刻的爱,不过喜欢是有的,这一刻他作为一个男人是有点无助的。  “那若兰,我总得补偿你些什么吧。”  “二少,你不明白吗,我要的只有安宁。”  安宁?  姚若兰在他晃神的时候继续道,“花草差不多都帮你整理了一遍,以后你要找个细心的人打理,别看这个活轻松,是个很细心的活呢。”  意思是说整理花草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胜任的,而更重要的是,听姚若兰这意思,还是不愿留在权家?  “若兰,你还是想要离开权家吗?”  姚若兰笑了下,是很释怀的那种笑,想到自己月底就能离开,很多事情她也就不计较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二少,我总有一天是要走的。”  “若兰,我说过会对你负责的。”  权少峰一再表明自己的心态,可姚若兰一点也听不进去。  她的心已经受伤了,哪里是他几句话能愈合的。在小董那里姚若兰已经是伤痕累累,再遇到权绍峰,她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情感啊。  昨晚姚若兰想了很多,她和权绍峰即便相爱也是门不当户不对,这个男人也不会为她着想,她在小董那里早就得到了教训,即便喜欢权绍峰,但迈进婚姻这一步还是要慎重考虑的,要不然两人强行在一起,苦的不止是她,还有权绍峰,这又是何必呢。  “二少,你还是不太懂我。”姚若兰说了这么一句,想着,果然是两人的经历不一样,想的也不同,“我要去伺候夫人了,先走一步。”  “妈今晚不需要你照顾,权家来了客人,妈在爷爷那边。”  “哦,那我去收拾一下房间。”  不管怎样,她不能让自己闲着,否则就只会胡思乱想。  权绍峰也没强求,他明白,这么和姚若兰谈下去不会有结果,关键还得找人劝劝她。  他不知道要怎么办,歉也道了,该表明的也表明了,为何她还是不满意?  晚上姜淑艳从老爷子那里吃完饭回来,看到儿子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如同傻子一般。  她拧眉走过去问,“阿峰,你怎么坐在这儿啊,老爷子刚刚还找你呢。”  “有什么可找的,那么多人也不缺我一个,爷爷哪有心思顾及到我。”  姜淑艳在儿子旁边坐了下来,她心里明白得很,这小子大概为姚若兰的事情烦恼,“你爷爷啊还是挺疼你的,那么多人又怎样,只有你和阿珩才是他嫡亲的孙子,他比较看重。”  “你现在倒是明白了,爷爷也看重我,当初非得让我和阿珩争。”  姜淑艳咂咂嘴,差点骂出口,“你这小子,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啊,谁让你没有阿珩的本事,我也就看淡了,只要你以后健健康康的,找个合适的女孩子结婚,妈这辈子就心满意足了。”  权绍峰没心思和她扯这些,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妈,若兰还是要走,你有时间多劝劝她吧。”  “你就为这事儿烦恼啊。”  权绍峰深吸口气,似乎很难受的样子,“我没想到她对那些话会这么在意,原本也是我不应该。”  现在他后悔好像都没有用了!权绍峰想到那个晚上自个儿回来,姚若兰原本是做好饭的在等他的,他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说了那些伤人的话,明明他清楚她的为人,不会是那种攻于心计的女孩子。  可说了就是说了,那些话收不回来,对姚若兰的伤害已经造成,他现在就想找机会弥补。  这事儿姜淑艳也很头疼,“阿峰,我也劝过若兰,明里暗里都有暗示过,若不是我今天早上搪塞了她,估计她月底已经决定要走了。”  权绍峰从兜里摸了根烟,此时此刻觉得心烦意乱。  姜淑艳看不过去,将他的烟抢了过来,“什么时候学会的坏习惯啊,还抽起烟来了。”  “偶尔抽一下没事。”  “阿峰,你对若兰到底是什么感情?”  权绍峰反问,“妈,你觉得应该是什么样的感情?”  姜淑艳愣了下道,“这要看你自己啊,我怎么知道,当然了,我是希望你们能走到一起的,要是你不喜欢若兰,妈也不可能强求你。”  她算是想明白了,无论给儿子什么样的女人,首先要儿子自己愿意,要不然两人强行绑在一起,今后还是不幸福啊。  如果阿峰真的不愿意和姚若兰在一起,姜淑艳只好忍痛割爱,给姚若兰谋个好去处,也算对她的弥补吧。  当然了,这是最坏的打算,她总不能亏待了一个好姑娘。  权绍峰神色怏怏的点头,“嗯,妈,我先上楼了。”  “这就上楼睡了啊,老爷子还在找你呢,估计有话要和你说。”  “那行,我去找爷爷。”  此时老爷子这边,晚饭已经结束,陆七在餐厅忙碌的指挥佣人收拾,顺便安排佣人照顾前来的三姑六婆,都是她一个人拿主意安排,又要做到让大家伙满意,看似容易的事情,其实有时候很为难,若是分配不好,有人告状会说你偏心,或者能力不足,这些权绍峰懂。  不过他相信,以陆七的能力肯定能处理好这些小事。  权绍峰站在门口愣神,他不禁感叹,他的哥哥真是慧眼识珠,找了这么个好女人。  陆七吩咐完这些事情转身,瞬间便看到了愣在门口的权绍峰,她走过去道,“阿峰,你怎么没来吃饭啊,爷爷刚刚还念叨你呢。”  “我在外面吃过了,刚才有点事。”  “哦。”陆七应了声,随即道,“对了阿峰,我看若兰最近好像情绪不太好,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权绍峰突然想起一件事,若兰是嫂子荐举给他的,那么嫂子的话应该比他妈的话更有说服力吧。  既然嫂子提起来了,那么他是不是应该顺便找她帮帮忙?  “嗯,是发生了一点事情。”  “怎么了?”陆七闻言眉头皱在了一起。  权绍峰艰难的抿了下唇,“嫂子,这事是我不好,因为权玉蓉的事我前些日子的脾气太暴躁,这两天对若兰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我现在挺后悔的。”  陆七一听这话就知道他和若兰有问题,“你心情不好可以理解,若兰也不是这么不懂事的丫头,二少,你能跟嫂子说句实话,你们究竟怎么了吗?”  “嫂子,这事,这事儿我以后再和你解释,现在有一件事还希望嫂子帮帮我。”权绍峰开口道,“若兰她要走,就在这个月底,我妈和我怎么劝都没有用。”  “要走,为什么?”  这里面总有原因吧。  权绍峰有些难以启齿,姚若兰说过,不能把他们那晚的事情告诉别人,没有她的允许,他还怎么敢说,万一她又生气了怎么好?  陆七见他一脸为难,也不逼他,“我等下忙完去找若兰谈谈,你先别着急。”  这样来看,权绍峰应该是喜欢若兰的吧。  “谢谢你嫂子,有什么问题,或者她有什么要求你第一时间告诉我。”  话说到这个地步,陆七有事也想问他,“阿峰,我听说玉蓉回来了是吗?”  权绍峰一心记挂姚若兰的事,也就没顾忌太多,“我今天和她离婚了。”  离婚了?  这个结果让陆七很惊讶,权绍峰和权玉蓉虽然不被大家看好,可这么快离婚是她没有想到的。  离婚了也好,他们本来就不合适,强行的在一起反而耽误了彼此,陆七原本还担心权玉蓉不肯,没想到也这么快松口了,总觉得事情不该是这么简单的。  “嫂子,我去和爷爷聊聊,你有时间就去劝劝她。”  “嗯,好的,你放心吧,我一会儿就去找若兰。”  老爷子每天吃完晚饭都习惯来书房练字,而通常陪着他的都是老管家,见权绍峰进来,老管家便自觉的出去了。  “爷爷,您找我?”  “坐。”老爷子放下笔,抬手点了点对面的沙发。  权绍峰坐了好一会儿也没出声,老爷子拧起眉看向他,“阿峰,你有心事?”  “没有啊爷爷。”权绍峰否认,事实上他是不知道怎么和老爷子说,又该说些什么。  老爷子不满意的哼了下,“你们这些人呐,自以为道行高的很,想瞒过可没那么容易。”  权绍峰尴尬的摸了摸鼻尖,“其实也没什么,爷爷,今天上午我和玉蓉离婚了。”  “她这么快就松口了?”  老爷子记得很清楚,当时要求权玉蓉和阿峰离婚,那丫头死活不愿意,怎么现在才半个月的时间就想得如此通透了。  “嗯,她变了很多,也懂事了不少。”  老爷子喝了口茶,“那就好,她懂事了就好。”  “爷爷,您这下可以放心了吧。”  “我是放心了,可是阿峰,我怎么瞧着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会是舍不得和玉蓉离婚吧,还是因为别的事?”  权绍峰解释,“爷爷,我无论和玉蓉的结果怎么样,毕竟这段婚姻太短暂,你说我这个年龄已经经历了一段婚姻,爷爷,我心里有点堵。”  “这个我理解,不过阿峰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他和权玉蓉结婚的时候老爷子就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他的这个孙子哟,肯定是个二婚的命。  “爷爷,我现在不急,才刚刚和玉蓉离婚,我想好好的安静一些日子。”  “若是现在要你结婚的话,阿峰,你心里有合适的人选么?”老爷子问。  “爷爷,其实……”权绍峰不知道怎么往下说,这个问题分明是在为难他。  老爷子来了兴趣,追着问,“其实什么?”  权绍峰不自在的咳嗽两声,“我,我还没有考虑这么多,我妈身体不怎么好,爸爸又不在家,我这个做儿子该多陪陪她。”  “你妈有人照顾,你现在住在大院里多的是时间陪她,该好好考虑自己的事情了。”老爷子朝他看了眼又提起一件事,“对了阿峰,爷爷上次要你问的事情怎么样了,若兰她还是不愿意吗,这对她可是一次机会,说不定能改变她的人生,想想沐家是什么家庭,沐大少又是长子,能看上她,是她的福气,她这辈子都不用漂泊了。”  这个事儿不是老爷子任意捏造的,沐大少曾经来过权家做客,确实玩笑过想找姚若兰这么能干的女人做妻子,不过这也就是闲聊,若是权老爷子肯撮合,这事儿估计也能成。  权绍峰一听脸色当即变得难看下来,“扯淡,爷爷,我早就说过了,若兰不适合。”  “你怎么就知道不合适呢。”老爷子怕把他逼急了,摆手道,“罢了罢了,今天也不早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明天他会亲自问若兰这件事情,他这个老头子可不能那么自私,想把若兰留给自己的孙子不错,可也得两个孩子愿意啊,他也想听听若兰的心声。  *  姚若兰忙完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陆七这个时候来找她,姚若兰觉得很是惊讶。  “小七姐,这么晚你怎么来了?”  陆七在她的小房间里随便找个地坐了下来,权家的规矩,大部分的佣人都是住在西面的房子里,不过若兰因为讨姜淑艳的喜欢,就直接住进了这座宅院一楼的某个房间,以前这间房是书房,后来权绍峰独立,权昊然的书房搬到了二楼,这间房就空了下来,也方便若兰住下夜里照顾姜淑艳。  房间虽然不大,但被姚若兰收拾得很干净,看上去十分书房。  陆七随便将一个抱枕抱在怀里,“我来看看你啊,今天前厅比较忙,都没看到你。”  “哦,我今天在后院帮二少打理花草,就没有去前厅帮忙。”  “最近怎么样,在这儿感觉还好么,你姐姐很担心你。”  “我挺好的,小七姐你让姐姐不要担心,自己都那样了哪里还有心思操心别人。”  陆七扔了抱枕起身,她看得出来这丫头确实有心事,而且每次和她说话眼神都在闪躲,“我当然会劝你姐姐,不过若兰,你姐姐要的是你真的在这儿过得不错,我瞧着你这两日受了不少。”  “小七姐,我没事,最近减肥呢。”姚若兰胡乱编了个理由。  陆七清楚这样问下去什么也问不到,干脆直说,“我听阿峰说你这个月底做完就不想做了是吗?”  姚若兰顿了下,点头道,“嗯,是有这个打算,我,那个姐姐身体不好,我想去照顾她。”  “若兰,是不是我们家让你做得不开心。”  姚若兰听后连连否认,“没有没有,小七姐,就是因为你们对我太好了。”  “太好了还想走,你这话不老实。”陆七故意摆起脸,显得很不高兴,“若兰,我和你姐姐那么好,怎么,你连我都不相信么?有什么话,有什么难处你可以告诉我啊。”  “还是有人欺负了你,或者你有别的什么难言之隐,你都这么大了,该不会是交男朋友了吧?”  “不是的小七姐,我,我每天都在大院里,怎么可能交男朋友呢。”姚若兰被陆七的这番话给吓坏了,若不是有所顾忌,她真的会把实情告诉陆七,免得她这么胡乱的猜测。  “那你为什么要走?”陆七的话很有攻击性,姚若兰想搪塞过去都找不到理由,“还是真的被我猜中了?”  姚若兰急得脸都红了,她低低道,“小七姐,真的不是你们对我不好,而是我自身的问题。”  “什么问题,你说出来我才好给你解决啊。”陆七拉起她的手放在掌心,宛如一个好心的大姐姐。  以她过来人的身份早就猜到,这丫头大概和权绍峰发生什么吧,要不然她这么沉静的性子,怎么会突然要走呢。  姚若兰埋着头,她声音小得宛如蚊虫,“解决不了的小七姐,我,我……我说出来你不要告诉我姐姐,她身体不好,免得她操心。”  怕陆七猜测更离谱的事情,姚若兰不得不决定把实情告诉她。  “这个自然,你完全可以相信我。”  陆七她是可以相信的,有些话她也找不到人诉说,而陆七是姐姐找的人,姚若兰除了她,似乎再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诉说这几天的苦。  说出来也好,多了一个可以给她出主意的人。  姚若兰雪白的贝齿咬着唇肉,良久才开口,“我不想留在这里完全是因为权二少,小七姐,我和他之间不再是朋友那么单纯了。”  陆七不傻,当即听出了她这话的意思。  不是朋友之间那么单纯,那么也就是发生了夫妻之间该有的亲昵,她倒是很意外两人这么快就走到了这一步,权玉蓉离开才半个多月啊,即便权绍峰喜欢姚若兰也不会有这么快的动作,应该是有人在身后推波助澜吧。  “我和他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小七姐,其实事后我很后悔……”姚若兰说着哭了起来,这些日子她憋得太难受,一直找不到宣泄口,连个想诉苦的人都找不到。  “小七姐,我是个有心机的女人,我……我没脸再见二少爷了。”  “你先别哭啊,到底怎么回事?”陆七拿了纸巾给她擦掉脸上的泪水,安抚她,“若兰,没事的,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帮你解决。”  “那天晚上我给权二少做了一碗面条端上去,二少吃了以后就全身发热,小七姐,二少是被人下药了,我听人说过,如果下了药不解决的话很有可能会死,还有一个办法可以送医院,但当时我们房间的门被反锁了,敲门根本无济于事。”姚若兰说到这儿嘴角苦涩的勾了下,“是我,是我罪有应得,权二少其实是想出去的,他打过电话求助,但手机没电了,但是小七姐,我兜里有手机啊,我完全可以打电话求救,可是我没有!”  “小七姐,我没有打电话把他送到医院去。”  意思是,她顺势将迷糊的权绍峰给那个啥了!  当时的姚若兰只知道门被反锁了,那时候她还没有发觉权绍峰中了药,她纯粹的是想和权绍峰多呆一会,两人聊聊天,后来因为药性,两人就在一起了。  其实她完全有办法把权绍峰送到医院去,可是她没有这么做,而这件事只有她自己清楚,今天对着陆七说出来,她沉重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陆七听后也愣了好半天,不是因为他们俩在一起了,而是权绍峰是在那种情况下和姚若兰发生关系的,那么下药的人是谁呢?在权家有谁敢给权二少下药?  这件事肯定不是佣人做的,那么……  小七的思绪有点乱了,她一时半会想不到这个下药的人。  此时姚若兰哭得一塌糊涂,她内心是崩溃的,也后悔不已,如果不是那天晚上的事,她和权绍峰大概不会走到这一步,见了面也不会尴尬吧。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那么自私,当时不知道打电话呢。  “小七姐,你能理解我吗……我实在无法留在这里了。”  “这件事阿峰怎么说?”陆七给她抽了几张纸巾,“若兰,阿峰是不是想娶你?”  姚若兰摇头,“我不知道,即便他真的有那种想法我也不会同意的,小七姐,我和他的身份相差太远,我们不合适。”  “再说了小七姐,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的。”姚若兰胡乱的擦了把泪,“因为这件事,二少爷对我好像很嫌弃了。”  “怎么可能呢。”这个陆七可以保证,“我看阿峰挺在乎你的,若兰,你自己太在意了,即便你有手机,但你打出去了还得需要人来救你们,而权绍峰或许等不到那个时候呢,于情于理,你是救了他啊,为何要觉得自责?”  听了陆七的分析,姚若兰通红的眼眸亮了下,“是这样吗小七姐,真的是这样,我救了他?”  “当然是这样,你一个女孩子,宁愿放弃自身最珍贵的东西去救他,这份情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办到的,若兰啊,你就是太为人家着想了。”  这个傻丫头,她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原来一直在纠结自己。  既然两人都有了这一层关系,为何不好好的接触一下呢。  “即便是这样,小七姐,我也是要走的。”  “为何?”  姚若兰吸了吸鼻子,“因为我不想打扰二少的生活,他虽然和权玉蓉离了婚,但也是权家尊贵的二少爷,以后肯定是要找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结婚,我留在这里只会给自己增添烦恼。”  这丫头倒是很明智,知道为自己打算,不过她是来劝人的,怎么能把人给劝走呢。  有些事情在糊涂的情况下做决定很容易后悔,小七觉得姚若兰和权绍峰还缺少思考,最起码他们要弄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尤其是权绍峰,刚刚结束一段婚姻,还能这么快进入下一段婚姻么?  “若兰,你是个好姑娘,不要把自己想得那么差,千金小姐又怎样,权玉蓉也是千金小姐,可阿峰对她……也是失望的吧,我觉得两人在一起,第一要相互喜欢,第二要相互理解,多为对方着想。”陆七继续道,“若兰,我瞧着阿峰还是很在意你的,今天他连晚饭都没吃,估计是为了你的事吧。”  一说到权绍峰没吃晚饭,姚若兰到底还是担心了,“什么,他没吃晚饭?”  “嗯,反正我在爷爷那里没有看到他,而且之前看到他也憔悴了不少,大概是因为你要走吧。”  是这样吗?姚若兰在心里问自己,可一想到权绍峰那天的话,姚若兰还是不信他会在意自己的去留,只是他大男人的思想在作祟,总觉得该补偿她点什么。  “可是我……小七姐,之前二少说过我,我只不过是个佣人……”  陆七皱起眉,“他这么说了你?”  “可能那天只是他心情不好,但小七姐我还是很难受,我是个佣人没错,但我也有自己的尊严。”  陆七扶额,这个阿峰怎么回事啊,怎么能这么说若兰呢,难怪这丫头这么伤心呢,换成是谁都受不吧。  估计想要这丫头释怀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儿,陆七帮她把散落下来的头发拨到耳后,“若兰,不管怎么样,你现在离开权家也是不合适的,你姐姐疑心病那么重,你真的去照顾她,你以为她会猜不到你发生两个什么事么?”  “那该怎么办小七姐?”  陆七扶着她坐下,“你先在这儿做着吧,要不然我安排你去我哪儿住几天?”陆七又怕这丫头拘束,解释道,“我妈,对了我妈需要一个人照顾,这几天老是找不到人,你要不过去陪她几天?”  “太好了小七姐,我愿意过去。”  只要不面对权绍峰,让她做什么都好,特别是最近几天,她真的快要被磨疯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