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25 这辈子的最爱不会轻易放手

425 这辈子的最爱不会轻易放手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7599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6
    姚若兰因为这个理由顺利的离开了权家,走的前一天晚上,权绍峰想和她谈谈,可一直找不到机会。  姜淑艳进去姚若兰房间的时候,她正在收拾简单的行李。  姚若兰的东西不多,也就几件衣服,而且她也就过去一段时间,应该还会回来的。  “若兰,你不要过去太久了,我这里也需要你。”姜淑艳看到她收拾心里很是难受,就怕她这一走再也不回来了,和儿子之间的误会越来越深。  姚若兰放下手里的活,她扶着姜淑艳坐下,“我知道的夫人,没办法,小七姐临时找不到人,我又是受了她的恩惠,就过去一段时间吧。”  姜淑艳拉起她的手满是不舍,“我能理解,你过去几天也好,这些日子受累了。”  “夫人,您这么说就见外了。”  姜淑艳笑了起来,“若兰,只要你不离开怎么都好,若是觉得累了想出去散心几天也可以。”  “谢谢你夫人,对我这么好。”  “你要是真的想谢我,就好好留在这儿,什么都别想了。”  姚若兰动了动唇,终而什么也没说。  她能说什么呢,夫人对她真心的好,若不是因为二少她本该好好的待在这儿的,决定短暂的离开,也实在是没办法。  不多时,权绍峰也进来了,他一直找不到机会和若兰谈谈,看到她房间里的灯还亮着就自顾自的推门进来了,也没和她说一声。  他怕太有礼貌敲门,她会推脱说睡了,那么他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姜淑艳见儿子悄无声息的进来,先是一愣,随后打了个哈欠道,“若兰,我累了先去睡,你和阿峰聊聊家常话。”  “哦,夫人,要不我伺候您去休息?”这个时候的姚若兰不想和权绍峰待在一个空间内。  “不用了,张妈会伺候我的,明天都要走了,和阿峰说说话。”姜淑艳说完就走了,还顺带着给他们关上了门,动作利索,好像姚若兰会跑出来一样。  两个人的空间是有点尴尬的,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两人似乎再也无法心平气和的沟通了。  良久,权绍峰沙哑的出声,“你决定了?”  明明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更想解释那几天自己的行为,可在看到她以后权绍峰无从说起。  姚若兰还在收拾,她不敢看他的脸,“嗯,我过去照顾一些日子,若是夫人有什么事我会回来的。”  “若兰,你是不是故意在躲我?”  “二少随便你怎么说都行,我不过是个佣人,说什么做什么您完全不用在意。”这话带着酸意,是个人都能听出来,她在较劲。  也对,事后想想那些话真的挺伤人的,因人而异,若兰她虽然是保姆的身份,却有一份不可低估的自尊心。  此时的权绍峰真是恨死自己了,为什么会抽风的说出那一番话来!  权绍峰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姚若兰的话像是一把利刃刺进他的心肺,他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疼痛,就连知道权玉蓉给他带了绿帽子也没有,顶多的也只是失望而已。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喃喃的问她,“若兰,你还在计较那件事么?”  “我不是计较,而是你的话让我明白了存在的意义。”  权绍峰想辩解,可是姚若兰的这番话说得他哑口无言,原本就是他不对,无论怎么解释都难以掩盖自己的错。  姚若兰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她开始赶人,“二少,我要睡了,你也早点去休息吧。”  她这话的意思是,不想再和他谈论下去。  “行吧,你想过去就过去吧,我有时间会去看你的。”事已至此,好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姚若兰不想再和他说什么,免得两人牵扯不清,她已经要离开了,能安静几天何必给自己找不快。  良久都等不到她的声音,权绍峰不免失落,他走到门口轻轻说了句,“你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送你走。”  姚若兰没有拒绝,送送而已,没有什么。  权绍峰从姚若兰的房里出来第一时间给陆七打电话,得知她和大哥今晚留宿在大院,立马赶了过去。  他要确保一些事情心里才能安定下来。  权绍峰明白,这一切都是陆七安排的,虽然也说过是为了他们好,可眼睁睁的看着若兰走,他心里没底,也有害怕,怕她就这么不回来了。  “嫂子,这样真的有用吗?”他问出这话的时候没有底气。  陆七帮他分析,“我觉得目前来说你们分开比较好,若兰对你的误会很深,再说了阿峰,这件事确实是你的错,如果我是一个女人,肯定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你了。”  “嫂子,真有这么严重么?”  “当然有这么严重,阿峰,这是对人侮辱,你瞧不起她。”  “我没有!”权绍峰受不了这样的言辞,他明白陆七说的是什么,无非是他说了若兰不过是个保姆,当时他在气头上,真的是无心的。  陆七的眼神犀利,让他无可辩驳,她在强调,“可是在我听来你就有。”  权绍峰无助的叹气,“看来还挺严重的。”  “事态不严重我也不会这么安排,不过阿峰,若兰应该是对你有情,要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在意。”陆七安抚他,“阿峰,再等等吧,时间是治愈伤口的良药,时间长了她就慢慢忘却了。”  或许不会忘却,但可以保证的是应该没这么在意了。  当然了,前提条件是阿峰必须是真心对她的,这样才能慢慢的融化她的心。  权奕珩对这些事情不太关心,尤其现在有陆七当家,家事他操心得就更少了,而且兄弟姐妹这些人的爱恨情仇,他们也只能提个建议,怎么做还得看他们自己。  “哥,你倒是说句话啊。”许久不曾听到权奕珩发表意见,权绍峰急了。  权奕珩一向是最有主意的人,怎么今个儿沉默了,他从进来到现在,只看到他一味的盯着报纸看。  难道报纸上的新闻有他重要?  权奕珩这才抬起头睨了他一眼,“阿峰,我早就说过了,任何事情都不能操之过急,你这么毛毛躁躁,觉得能办成什么?”  权绍峰,“……”  “行了行了,你赶紧回房睡觉去,我再和阿峰说说。”陆七催促权奕珩。  这男人说话也不注意点儿,没看到阿峰都快急死了么,总得安慰几句吧,又不是开批斗大会。  权奕珩就吃这一套,他不顾有人在场,抱着娇妻亲了一下,温柔的在他耳旁开口,“我在里面等你,你快点过来。”  权绍峰被活生生塞了一把狗粮,够呛。  都结婚好几年了,有必要这么腻着么?简直是虐狗!  “阿峰,嫂子问你一句实话。”陆七倒是恢复的很快,一脸正色的问他。  “什么话嫂子你直接问吧。”  “你喜欢若兰吗,如果是喜欢,是一种怎样的喜欢呢。”  权绍峰被问得呆了,两个问题他想过一个,但从来没有深刻的想过,后面一个是从未考虑过的。  “我不知道。”  陆七朝他看了眼,这个男人是被妈妈和大哥呵护长大的,有些事情没有亲身经历过自然看不透,她倒是可以理解,可人家未必就能包容了。  而且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一定得包容谁,他需要长大,思想亦是需要成熟。  “阿峰,你要是不知道,就先别再去招惹她,既然你不喜欢她,干嘛还要在意她的想法呢。”  权绍峰喃喃道,“我……我是觉得她吃亏了。”  陆七觉得他这个思想是幼稚的,而且也是对人家的不负责,“你这样就不是让她吃亏了么,如果你为了责任娶她,以后遇到了一个自己爱的人呢,是不是准备离婚?”  “我不会离婚的。若兰是个好女人,我想,即便我和她在一起没有多爱,但肯定是会幸福下去的。”  呵。  陆七有些哭笑不得,“不离婚,那你心灵出轨,折磨两个人么?”  权绍峰,“……”  “阿峰,好好想想自己的感情,这样嫂子才能帮你。”陆七继续道,“两个人若是连最基本的喜欢都没有,谈什么幸福?阿峰,你要确定自己对她的感情。”  话落,权绍峰想了下道,“我明白了嫂子,如果我不是因为爱若兰而娶她,同样不能给她幸福。”  “嗯,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是啊,如果他不是爱若兰,这样追逐又有什么意思,这件事嫂子做得很对,在他们未曾想清楚自己的感情之前,还是分开一段时间的好。  那么就暂且分开一段时间吧,或许过一段时间若兰的心情好些,他再去解释会有不一样的效果。  *  姚若芳最近长住在玫瑰园,沈辰旭许诺了,等到明年开春之前给她弄一块空地种植花草,花店的位置交给了沈辰旭,说是最近几天能办下来。  有了事情做,姚若芳觉得时间过得飞快,也很充实,人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不像被沈辰旭关起来的那段时间,总是抑郁得很。  正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姚若芳接到了沈辰旭的电话,男人声线不像以往那样冷冽,带着少许的温柔,“若芳。”  尤其是这两个字从他的嘴里喊出来,姚若芳觉得甚是好听。  她停了手里的活,站起身,嘴角的笑意很浓,“阿旭,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有事吗?”  “一会儿我让你来接你,你陪我去参加一个晚宴。”  “我?”姚若芳不可思议的问。  “嗯,下午三点我让人过来接你,你准备一下。”’  “可是……”姚若芳望着自己满是泥土的衣服有点为难。  沈辰旭接触的人都是些有头有脸的,带她过去合适吗,万一遇到姐姐怎么办?  这个决定是姚若芳没想到的,她有点不适应,“我去不方便吧,那个,你不是有舞伴么?”  “就这么决定了。”  男人不听她啰嗦半句,直接下达命令。  姚若芳望着被挂断的电话摇头,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能尊重一下她啊?  因为这通电话,姚若芳只好撤离玫瑰园,先回到小木屋把自己洗干净,至少来接她的时候她是干净的。  沈辰旭的人办事很准时,下午三点,一辆黑色的高档轿车停在了玫瑰园之外,前来的两个男人对她毕恭毕敬,请她上车。  到了京都沈辰旭常去的一家会所,男人已经在里面等候一会儿了。  看到若芳,他从沙发内起身,俊朗的脸上染上难得的笑意,嘴角却淡淡的,“来了?”  “嗯。”  房间里瞬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沈辰旭迫不及待的走过去将她搂进怀里,玫瑰园比较远,他工作忙,并不能天天都和她在一起,算起来他们也有两三日没在一起了,这会儿再次看到她,男人的一双眸子仿佛要喷出火来。  他怀里的温度太烫人,姚若芳被男人抱得太紧,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小脸红红的很是迷人。  “那个,你不是说要带我参加宴会么?”她仰起小脸问他,也在提醒这个男人有正经事要做,别一天到晚想床上的那些事。  “还早,我们做点更重要的事。”  他说完抱着她往前走了两步,随即,姚若芳觉得后背一软,整个人被男人压在了大床上,免不了一场激烈的大战。  这才是最重要的事,参加宴会是假,想和她那个啥才是真吧。  一个小时后,羞人的低语声终于停歇,仿佛整间房子都安静下来,刚才的沈辰旭宛如一个只猛虎,用地动山摇形容也不为过。  姚若芳累瘫在床上,连动弹一下都觉得浑身抽筋。  这种事情实在是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喜欢。  沈辰旭每次和她做完都会第一时间去冲澡,男人出来的时候身上只有一条浴巾,看得姚若芳一阵脸红,即便两人已经有了那么多次,可在光明下坦诚相待,她还是无所适从。  她把脑袋蒙进被子里,还是沈辰旭将她揪了出来,“不动?是还想来一次么?”  姚若芳一听吓坏了,她也是聪明的,赶紧问,“我们去什么宴会?”  “一个生日宴会,是我的一个世伯。”  听沈辰旭的语气好像很尊重这位世伯,她去合适吗,那么他的家人呢,也会跟着去吗?  姚若芳想着不免有点紧张。  “别紧张,我爸妈不会去,这位是世伯是我在国外认识的,他的儿女都在国外,人很好,我平时没事的时候也会去看看他。”  “哦。”  经过男人这么一解释,姚若芳不禁放松下来。  “怎么,你很怕见到我的家人?”  “嗯。”  “有什么好怕的,这会儿带你历练历练,等你真的有一天要嫁人了,一样得见公婆。”  这是个很敏感的话题,她会嫁人,但那个人绝对不会是沈辰旭,而姚若芳也没有妄想过嫁给他那样的男人,即便是嫁了,她永远也只有受欺负的份儿。  末了,她深吸口气,笑颜如花的对着他,“是啊,趁着现在历练历练。”  男人瞧着她如花的笑颜,心底一刺,她仿佛很期待那一刻的到来,他偏不让她得逞。  他还没腻,她就想逃了吗?  男人的手掌从被子里伸进去,精准无误的拍到她的大腿,这个举动让姚若芳惊了下,她想躲,偏偏躲不了。  “若芳,你想找男朋友了?”他问,语气看似平淡,可那张脸分明是不高兴。  “我,我没有啊。”  沈辰旭似乎不想听什么解释,只是在她耳旁轻轻吹气,“记住了,现在我就是你男朋友,一会儿去世伯那里,记得靠在我怀里。”  “哦,我我知道了。”  “乖。”  乖?  呵,每一次都是这句话,一开始听着姚若芳觉得自己宛如一个小女人被他宠着,可次数多了,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她心里憋着一口气他也这么说,她便感觉自己就是他的宠物,他高兴了她的生活才能如意,不高兴了她便要堕入地狱般折磨。  这种生活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哪怕她对花店有很大的期待,但姚若芳更希望能自己做主。  “半个小时后会有专业的造型师和化妆师过来,他们会打造出一个全新的你。”  “哦。”在沈辰旭面前,她永远只有乖乖的份。  “唔,你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话说么?”沈辰旭似乎不满她这么听话了,明明她也是个不安分的性子。  十八岁的年纪,多好的年华,有野心,有思想,有抱负,最重要的是一个叛逆期,这样年纪的孩子是很难驯服的,可若芳为何会这么乖?  “你想听什么呢?”她反问。  这话让沈辰旭懵了下,是啊,他想听什么呢。  若是想听那些阿谀奉承的话,他随便找个女人都能听到,可是他心里清楚的很,并不想要这些。  男人捏了把她的脸,“我想听你说话,无论说什么。”  是的,只要听她说话,这么抱着她,仿佛他的心才能安定下来。  沈辰旭搞不清楚,他对若芳究竟喜欢到什么程度,总之,他对这个女人和比对外人想比确实很不一样。  *  姚若兰走了三天,权绍峰一直没有去探望,他只能从陆七哪里得知她的消息。  她是个勤快踏实的姑娘,无论走到哪里权绍峰相信她都是讨人喜欢的。  这天下午,权绍峰去找了权奕珩,兄弟俩许久没单独在一起说话了,姚若兰这事是权绍峰的心病,除了找哥哥,他找不到合适的人诉说。  权奕珩很忙,不断的有电话接进来,权绍峰来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空和弟弟闲聊,等到他忙完手里的事情,兄弟俩去了附近的咖啡厅。  终于闲下来,权奕珩戒了咖啡,点的是牛奶。  “哥,你喝牛奶?”权绍峰难以置信。  以前的大哥可是早上就要喝咖啡的,让他戒咖啡就跟戒毒一样。  权奕珩理所当然的解释,“嗯,你嫂子不让喝咖啡了,说是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原来是嫂子,只有嫂子才有这样的魄力,让他哥做什么就做什么。  权绍峰挺羡慕的。  “哥,你以前是怎么追到嫂子的?”  权奕珩朝他看了眼,他手指戳着心口的位置,“用心追。”  “用心追?”  “嗯,只要心里时时刻刻想着她,把她放在第一位,她自然也会把你放在第一位了,阿峰,爱情都是互惠的,我和你嫂子在一起的这些年,我和她除了在某些事情上过不去,从未红过脸,当然了,这一切都要你爱她,愿意包容她才能做得到。”  比如说当年的那件事,陆七也是过了好久才选择原谅他的,如果不是他们感情基础稳定,说不定两人这会儿已经桥归桥路归了。  可是权奕珩不许,他的小七,他这辈子的最爱,怎么可能放手?  权绍峰沉默了,因为三天的时间他还是不能确定自己爱不爱若兰,但喜欢肯定是有的,毕竟他曾经那么深刻的爱着权玉蓉,不会一下子将这份爱转移到别的女人身上。  就像陆七说的,他不能不负责的再和若兰接触,最起码要等他自己冷静下来,考虑好了未来再说。  “阿峰,你是不是对玉蓉还是没有完全放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权奕珩说出这样一句话。  “我,我没有,其实哥,我早就对玉蓉失望了,结婚以后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后悔过,为何玉蓉会变成那样……我知道我不该把责任推到她一个人身上,我也有错,是我不懂得怎么去经营一段婚姻。”  权奕珩眯起眼默默想着他刚才的话,还有他的神情,似乎对于权玉蓉出轨他没有一个丈夫该有的愤怒,反而还能心平气和的安慰她,那么他们之间就不是爱吧。  “既然这样,你还纠结什么,若兰那姑娘我听你嫂子说过,人品是没得怀疑的,若是你们结婚了,她肯定能把你的饮食起居照顾的很好。”权奕珩接着道,“所以阿峰,你要想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对未来的妻子有什么要求,如果你需要一个似锦的前程,若兰不适合,她没有强大的背景无法在事业上帮助你……”  权绍峰打断,“哥,你知道的,我对权家的东西不感兴趣,也许是我太没上进心了吧。”  “人各有志,阿峰你别这么说,我还是很看好你的。”  这个弟弟潜力不错,只是他的心思不在这上面,表面上就显得幼稚一些。  “你看好我没用啊哥,我妈,如果不是我妈逼着我去公司,玉蓉天天念叨,我可能到现在都在弄那些花花草草,一无所成。”  “阿峰!”  “哥,其实我真的挺羡慕你的,你虽然从小没有妈妈,但爷爷一直亲自把你带在身边培养,从小和我的教育就不一样,所以我们的性格才会天差地别,你做事雷厉风行,手段也利落,而我总是婆婆妈妈,什么也做不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养尊处优的权二少开始自暴自弃了。  他找不到优势感,尤其是在这个人人都称赞的大哥面前。  权奕珩仿佛能看穿他想什么,开口道,“阿峰,每个人都是有潜力的,你也一样,在我心里,你同样的优秀。”  “哥,你说我和若兰合适吗?”  “我刚才说了,这个要看你自己,感情的事别人只能给你提个建议,怎么去做,怎么去走都是你自己决定。”话说到这儿,权奕珩突然问,“想去看看若兰吗?”  权绍峰闻言那双眼猛然亮了起来,“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给你嫂子打个电话,让若兰准备晚饭,我们一起过去。”  “还是不要了哥。”权绍峰眼神晦暗,“我不想让若兰太忙了,你说我们俩个过去肯定要多做菜吧,这么冷的天,光是洗菜就够忙的。”  权奕珩笑了笑没说话,这小子分明是对若兰有情的,光是这一点他就考虑得很周到。  他们过去,若兰要忙是毫无疑问的,他这就心疼了?  同一时间权家。  老爷子禁不住权玉蓉再三的劝说,终于答应让她回来住。  晚上权玉蓉陪着老爷子一起用餐,除了她再无旁人,老爷子也想和她说点知心话,特意将其他人都支开了,餐桌前就剩下祖孙二人。  “玉蓉,你的脸做过了?”老爷子虽然久居大院,但外面那些风气他也是知道的,现在的年轻人,尤其是名媛小姐,为了自身的美丽,有几个没有小动过?  “嗯,我为了方便,把脸稍稍做了一下,没有动刀。”  “不动刀好,免得以后落下病根。”说到底老爷子还是担心她的身体。  “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不动,爷爷,我也是怕人认出我来,毕竟……那是一段丑事,玉蓉不想被人知道。”提到这件事,权玉蓉眼眶微红,羞涩不已。  这种事情她本不该在长辈面前提的,可既然回来了,就得和爷爷说清楚,表明自己的心态。  “算了,以后都不要再提了,玉蓉,你这件事没有人知道,阿峰和阿珩都是稳重的孩子,不会对外说。”  权玉蓉听后心里放松下来,她给老爷子夹了不少菜放在碗里,“谢谢爷爷还肯这么护着我,其实玉蓉是没脸再见您的,可是爷爷,我不知道去哪里……这些日子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我是您养大的,您有恩于我,以后我不求能在权过锦衣玉食的生活,有千金小姐的身份,只求您不要嫌弃我就好。”  老爷子没想过恢复她的千金身份,本来嘛,这事儿他也就没说开,只是对权家的几个人说了,以后不要让权玉蓉进门,大家伙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完全可以理解为是老爷子的气消了,权玉蓉出去散了几天心再回来的。  “玉蓉,你是不是从来没有爱过阿峰?”老爷子问起了这话。  他现在最担心的是阿峰,这个孩子从小被姜淑艳宠到大,很多事情都看不透啊。  “我……”  “你和他已经离婚了,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权玉蓉是在思考老爷子这话的意思,他想要答案做什么呢,难道这么快就给阿峰找了另外一个女人?  “爷爷,我对阿峰肯定不会没有一点感情,以前我爱阿珩哥哥没错,可和阿峰结婚后他什么都包容我,爷爷,是个女人都会感动吧,何况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呢。”  “既然这样,你还嫌他?”  “爷爷,我没有嫌他啊……”权玉蓉百口莫辩。  老爷子的话太犀利,让她无从招架。  以前爷爷可是从来不会这么对她说话的,就因为发生的那件事情,爷爷虽然让她回来,可依然没有把她当做权家人么?  ------题外话------  呜嗷,很多亲担心月底完结不了,表担心,月底一定会顺利完结的哈…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