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26 权玉蓉,你还要不要脸?

426 权玉蓉,你还要不要脸?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7579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6
    无论老爷子说什么权玉蓉都不会把不高兴表现在脸上,事到如今,她在权家本就低人一等,最起码现在得安安分分的。  “爷爷,您是不是怕我回来破坏阿峰的幸福?”权玉蓉干脆将这番话说了出来,也好表明自己的心意。  “阿峰到了结婚的年龄,即便是二婚,玉蓉你相信吗,爷爷依然可以给他找个好姑娘,你们俩的事已经成为过去,无论是谁的错,已经离婚了就不要有过多的牵扯,明白吗?”  老爷子的话再明白不过,是在警告他不要叨扰权绍峰的生活。  “爷爷,你放心吧,我知道的,我和阿峰离婚的时候都已经说好了,彼此祝福,再说了,我是他的姐姐,说不定啊我还能给他牵线呢。”权玉蓉故作轻松的笑了下,心底却凉飕飕的。  才一个月的时间,她的身份和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怎么能接受突然的转变?  她可是权家千金小姐,老爷子心尖上的人,无论是谁见了她都要给三分颜面,可如今听老爷子的意思,她仿佛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你能这么想就好了,玉蓉,只要你乖乖的,以后听爷爷的话,爷爷保证也能给你找个好人嫁了。”  “谢谢爷爷,我现在还不想考虑这些,明年再说吧。”  老爷子满意的点头,表面上看,权玉蓉真和权绍峰说的差不多,变了不少,但事实,他还得考察一段时间。  有些话他已经说的很明白,希望这丫头能听得进去,更希望她是真的知道错了,能珍惜现在的生活。  一顿饭吃得差不多,老爷子叮嘱她,“玉蓉,你既然回来了就住以前的房间吧,这个家里的佣人也不会说长道短,再说你和阿峰离婚的事迟早会曝光,也瞒不住,你依然是我的孙女。”  “还是爷爷考虑得周全,您怎么安排怎么好,玉蓉都没问题。”权玉蓉笑道,又给老爷子夹了菜,“爷爷,您多吃点,这段时间为了玉蓉操了不少心,玉蓉真是不孝。”  “你心里明白就好了,爷爷不会怪你,但要是知错不改,可就别怪爷爷无情了。”老爷子丑话说到前面,也是给权玉蓉一个警告。  他再也没有往日的那份宠溺和纵容,仿佛在对一个外人说话。  权玉蓉脸上的肌肉忍不住抽搐了下,抬起头来时脸色依然温柔可人,声音也甜,“爷爷您放心吧,玉蓉不会再让您失望了。”  “那行,一会儿吃饭了你就去休息吧,这些日子在外面想必也受累了。”  “好。”  等吃完饭叶子晴和慕昀峰便从外面回来了,老爷子不同于刚才的严厉,笑意融融的开口,“叶子,今天又去了哪里啊?”  叶子晴和慕昀峰一进来就看到了老爷子身后的权玉蓉,她刚刚亲自给老爷子泡了茶,正准备坐下和老爷子聊聊家常,哪里想到叶子晴和慕昀峰会这个时候撞过来,打扰她和老爷子的清静。  叶子晴欢快的走过去,她手掌摸着鼓起的肚皮,嘴角的笑意很浓,“今天阿峰陪我去产检了,在医院预定了床位,现在生孩子的人多,必须提前预定。”  老爷子也盯着她的肚子看,权家最近晦气的很,是该有个新生命冲冲喜了,他就等着这个重孙子出生呢,看那个老沈还嘚瑟!  “这个你不用担心,无论多难,生孩子的人有多少,爷爷怎么着也能帮你弄到。”  “早点准备好,免得医生到时候手忙脚乱的。”慕昀峰也走过来道。  事实上是他等不及了,生怕生产的时候出状况,今天陪叶子晴去医院产检,他看到一个产妇因为没有提前预定病房而在走廊待产的,那状况不知有多惨烈。  尽管以他的身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但这种情况还是看得慕昀峰一阵后怕。  老爷子期待的点点头,“是是是,该早点准备,还有一个多月就生了吧。”  “嗯。”叶子晴点头应声,面露期待。  不知道小家伙生出来是像她多一点还是像慕昀峰多一点呢。  “太好了,过不了多久我就能看到我的小重孙了。”老爷子激动得感叹,抬手触上了叶子晴的肚子,显而易见他有多期待这个孩子。  而权玉蓉如同一个局外人站在那儿,他们把她完全当成了个空气,仿佛她在这个家是不存在的。  她堂堂的权家千金,什么时候连叶子晴那个贱人都不如了,还有他们这些人,真的以为她没有了老爷子的宠爱么?  等着吧,总有一天她会重拾自己的身份,让人人都畏惧她,尊重她。  既然有了叶子晴老爷子就不待见她了,权玉蓉也不会傻傻的站在这儿受气,趁几个人说话悄悄的走了出去。  她回来首先得找存在感,要不然在这个家里没地位,估计佣人都要欺负她。  等她离开,叶子晴噘着嘴问,“爷爷,您怎么让权玉蓉回来了,不怕她再兴风作浪啊。”  老爷子笑了笑,“人总是会犯错的,她和阿峰已经离婚了,无处可去,爷爷也是看她可怜。”  “可怜也得看什么人吧,权玉蓉哪里可怜了,我看她就是被您给宠坏了。”  好不容易过了两天安静日子,竟然以后又要和权玉蓉同在一个屋檐下,叶子晴想想都觉得不痛快。  “爷爷知道,但是叶子,她爷爷临终前有嘱托,我总不能真的不管她吧,将来也没办法给她爷爷交差啊,左右不过是个人,多口饭吃罢了。”  叶子晴还是觉得不妥,尤其是那天和慕昀峰在外面遇见权玉蓉,她说的那些话简直不要太过分,“若是她能安分倒也没什么,关键这个女人……”  慕昀峰见老爷子一脸为难,开口道,“叶子,你今天累了吧,我陪你进去休息吧。”  叶子晴也不是傻子,爷爷估计也有为难之处,而且权玉蓉那个女人已经过来了,一时半会是不可能赶出去的。  “好。”  只是到了后院,叶子晴的这口气还是无处发泄,只能朝慕昀峰大吼,“你干嘛不让我把话说完啊。”  慕昀峰的脾气自从爱上了叶子晴就变了很多,无论她怎么发脾气他都会包容,此时面对她的怒吼,他也只是柔声劝着,“叶子,爷爷留权玉蓉在这儿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既然已经决定了的事情我们何必再去纠结,我知道权玉蓉是个什么样的货色,不光是你,我对她也恨之入骨。”  那天权玉蓉诅咒他儿子的事慕昀峰可一直都记着呢,说不定在权家,这个女人会再栽跟头,他到时候推波助澜,那个女人不死也得死。  呵。  得罪他也就罢了,还敢得罪他儿子,简直是活腻了!  叶子晴不满的‘切’了声,“你恨她怎么不揍她啊,真实的,我就是看不惯她那样,影响我心情。”  “我明白,可是叶子,想要敌人死我们还得从长计议。”  “算了算了,就知道你婆婆妈妈。”  慕昀峰,“……”  他婆婆妈妈?他是稳重好么!  其实权玉蓉回来也碍不着她什么,但叶子晴就是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叶子晴那样的女人就该死!她就是不喜欢!  权玉蓉回来的消息很快传到权家其他人的耳里,包括姜淑艳。  得知这个消息后,姜淑艳第一时间去找了老爷子,想问清楚老爷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她虽然不知道儿子和权玉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老爷子之前对权玉蓉避而不见她就知道,权玉蓉肯定是做了什么错事,况且她和儿子离了婚,这中间……  姜淑艳想不明白,儿子怎么会突然开窍了,这里面肯定有别的原因,只是她问了多次,儿子就是不肯告诉她。  这个傻小子!姜淑艳忍不住在心里骂道。  “淑艳,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不过有些事情你也别太在意了,权玉蓉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个孩子。”  是个孩子?  呵,别小看了孩子好么,根本就是个心机婊,这个家也就老爷子愿意纵容那个贱人。  “爸,那阿峰……”  “阿峰你不用担心,相信经历这段婚姻他也成长了不少。”  “爸,其实阿峰已经和若兰在一起了,这事儿我一直没和您说。”  老爷子闻言一愣,“你说什么?他和若兰在一起了?”  “嗯,这事儿也是我一手撮合的,但现在和两孩子在闹别扭呢,也怪阿峰。”  “你说的我都糊涂了,到底怎么回事,在一起了两个孩子怎么可能闹别扭呢?”  老爷子也很满意姚若兰,他现在算是想明白了,身份尊不尊贵不重要,特别是阿峰那样的孩子,适合接地气的女孩子,而若兰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姜淑艳尴尬的抿了下唇才道,“爸,这事儿也怪我,那段时间阿峰情绪不好,若兰负责照顾他,我看俩孩子挺好的,明明都有情就是没有迈开那一步,我跟着着急,所以某天晚上我在阿峰的饮食里下了药,撮合他们在一起……”  越往后说,姜淑艳的声音越小。  老爷子也大概明白了,“哎,淑艳啊,我就知道你什么事儿都心急。”  “爸,阿峰的性子你也知道,不温不火,如果不是我在背后推波助澜,你说他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一个可靠的女孩子结婚?”  “那你也不能这样啊,说出去多不好听。”  “我也知道错了,这件事后来被阿峰知道,把责任怪到了若兰的头上,两人就僵着了。”  老爷子突然想起来,“若兰呢,我怎么好些日子没见到她了。”  “她去照顾小七的妈妈了。”  “照顾她?”  “嗯,说是这样说,其实是有意把他们分开,好让他们都冷静一下。”  老爷子无言了。  既然若兰和自家孙子发生了关系,他自然就把若兰当做孙媳妇般疼爱,当然,最重要的是,老爷子还指着若兰给权家多生两个孩子呢。  姜淑艳这事儿虽然做得急躁,但是也一直是他操心的事,既然两人已经在一起了,就得赶快把若兰扶正。  只是阿峰到底刚刚才和玉蓉离婚,要是这个时候又和若兰在一起,外界难免会说若兰。  罢了,还是等若兰怀孕了之后再结婚吧,不过想要抱重孙,总得两人经常在一起吧。  “放心吧淑艳,这事我会和若兰谈的,阿峰那边,你一会儿让他下班后来找我。”  他必须两边做思想工作,也顺着问问两个孩子的意思,这样才好办事。  “谢谢爸,您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  权玉蓉回到权家以后存在感极低,大多数的时候她都把自己关在房里,听说是在学习珠宝设计。  老爷子听后很是欣慰,以为她真的懂事上进了,还扬言只要权玉蓉愿意就送她出国深造。  权玉蓉不过是做做样子博取老爷子和众人的好感,哪有真的出国深造的心思,一旦她离开,回到这个家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后的事情,到时候……  她不敢想象,多年后的自己离开了权家的照佛会混成什么样子。  外面的世界不好混,她清楚的很!所以,她有条件为什么要出去混,出去吃苦,老老实实待在权家做小姐,做太太不好么?  这天傍晚,她合上书本在院子里散步,想着许久不见姜淑艳,是时候去看看了,而这个时候通常权绍峰也就下班回来了,她还可以和阿峰攀谈几句,好在不知不觉中拉近距离。  姜淑艳确实在吩咐佣人准备晚饭,若兰不在,这些事情本来都是张妈操心的,可她就是不放心,偏偏要自己亲自安排。  权玉蓉还未进门就听到姜淑艳对着佣人吩咐,“阿峰不喜欢吃辣,这道菜不要放太多辣椒。”  “还有这个汤,得多炖一会儿才有味。”  权玉蓉感叹,难怪阿峰不成器,原来都是因为这个妈,也太娇惯了吧。  末了,她笑意融融的走进去,亲切的喊,“妈!”  正在忙碌的姜淑艳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在看到前来的女人时脸色当即一沉。  权玉蓉虽然脸上有变化,可那走路的模样,还有身材是不会变的,加上声音,姜淑艳不用抬头都知道是谁。  这个小贱人还来找她了?!  “妈,好久不见。身体怎么样,还好吗?”  姜淑艳毫不留情的道,“谁是你妈,别乱说话。”  权玉蓉也不生气,而是如同女主人般的在沙发里坐了下来,“我虽然和阿峰离婚了,可我一直是爸爸的女儿,爷爷的孙女,您自然就是我妈,无论你认不认我。”  姜淑艳气得脸都白了,她怒声指控,“权玉蓉,你到底要不要脸,这么多年你从未叫过我一声妈,怎么,现在来巴结我了?”  “随您怎么说,我啊听着就是了。”权玉蓉笑,那笑刺得姜淑艳一阵生疼,恨不得将她的伪面具给撕下来。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以为变了一张脸就是好人了么?  真是可笑!她姜淑艳才不会吃她那一套。  “张妈,扶我进去休息,免得一会儿晚饭都吃不下去。”  话落,饶是权玉蓉伪装得再好也变了脸。  姜淑艳这个贱人,竟然这么说她,她有那么恶心么?  她不喜欢她是吧,她便想办法天天在她面前晃悠,气出病来,说不定就一命呜呼了,免得在权绍峰面前嚼舌根,给他出骚主意。  姜淑艳是回房去了,可权玉蓉却没有要回去的意思,姜淑艳越是不喜欢她,她越要留在这儿惹她生气。  不多时权绍峰回来,权玉蓉病怏怏的迎上去,“阿峰,你回来了?”  “玉蓉,你怎么会在这儿?”权绍峰将手里的公文包交给佣人,很讶异她会出现在这里。  权玉蓉一脸为难,“都怪我不好,我知道妈妈不喜欢我,就想来给她认错,没想到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很反感我,阿峰,我已经告诉妈妈了,我们离婚了,我来只是想尽自己的孝道。”  权绍峰安抚她,“我妈就是那个性子,你也别往心里去。”  “阿峰回来了,赶紧过来吃饭吧。”姜淑艳一早就听到汽笛声,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但当她看到权玉蓉还在,并且还和儿子站在一起时,姜淑艳的肺都快气炸了。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怎么还不走?  “妈,您好些了吗?”权玉蓉喃喃开口,仿佛犯了天大的错误。  姜淑艳实在看不惯她的嘴脸,忍不住骂出来,“权玉蓉,你给老娘滚!”  “妈,您这是做什么?”权绍峰听不下去。  虽然他对权玉蓉已经没了爱情,可到底两人是一起长大的,更何况权玉蓉已经变了很多,他们没必要这么说她吧。  “妈,我,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会好好孝敬您的。”权玉蓉眼眶发红,信誓旦旦的保证,丝毫不觉得自己委屈。  姜淑艳冷笑一声,“有你的孝敬,我可能死得更快。”  权绍峰眼见姜淑艳脸色不对,他只能对权玉蓉开口道,“玉蓉,你还是改天再来吧,我妈身体不好。”  权玉蓉垂着头狠狠的咬牙,她没想到权绍峰会让自己走,明明她的态度很谦和了啊。  但为了以后的日子,她只能乖巧的点头应声,“阿峰,你帮忙劝劝妈妈,我先走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嗯。”  权玉蓉走了,姜淑艳的脸色才逐渐好转。  张妈吓坏了,赶紧去倒了热水给姜淑艳喝下,权绍峰差点叫医生了。  “妈,您就不能改改急躁的性子么?”等姜淑艳缓过来,权绍峰无奈的按了按眉心。  “阿峰,你要相信妈妈,权玉蓉这个女人,你绝对不能和她来往了。”  “妈,我和她已经离婚了!”权绍峰强调。  姜淑艳疲惫的摇头,仿佛连说句话都成了困难,“你不懂,阿峰……你不会懂得,女人狠心起来,缠起来要人命,以她的性子绝不会善罢甘休。”  “妈,您想多了吧,其实玉蓉不爱我,离婚对她对我都好,她何必缠着我呢。”  姜淑艳叹了口气,这个傻小子!  权玉蓉那个贱人不爱他没错,可是她爱权家的财产,不愿意离开权家,为了能留下来,不惜拐走了她的宝贝儿子,这段婚姻让两人受尽了折磨,难道这不是一个教训吗?  她的儿子就是太单纯了,总以为权玉蓉只是不爱他,殊不知那个女人想要的是整个权家!  但是这会儿,姜淑艳知道,无论她说什么儿子都是听不进去的。  罢了,有些事情她还可以撑着,还可以为他拿主意,成长这个东西,她现在明白了,必须自己一步步来。  深夜姜淑艳的卧室,只有张妈一个人陪在她身边。  本来权绍峰不放心,是想留在这儿打地铺的,姜淑艳死活不肯,说已经好多了,并且留下了张妈,权绍峰这才放心的去了二楼卧室。  姜淑艳没有丁点睡意,她视线盯着黑漆漆的窗外,“你说老爷子是怎么回事啊,竟然同意让权玉蓉那个贱人回来。”  没看到权玉蓉还好,当她看到权玉蓉那副嘴脸,姜淑艳恨不得撕掉那个贱人的皮肉。  如果不是他,她的儿子怎么可能二婚?  好好的一个男人,被她糟蹋成什么模样了!  “小姐到底是老爷子养大的,老爷子真心疼她,大概不忍心小姐在外面受苦。”张妈帮她分析。  姜淑艳冷笑连连,“呵,她受苦,她受苦还能有钱在外面做整容,真是……”  “夫人,您也别为这些事情生气,免得气坏了身子不值得,少爷已经和她离婚了,左右她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这些年你不了解她吗,她是个什么样的货色我清楚的很,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烦恼了。”姜淑艳只要想到权玉蓉的所作所为就生气,“你刚才又不是没看到,她当着我是什么面目,和阿峰在一起又是什么样子!”  “可是夫人,您烦恼也没有用啊。”  姜淑艳抬手按在额前,“这个若兰怎么就去照顾小七的妈妈了呢,这不是给权玉蓉给那个小婊砸机会么。”  “夫人,我看若兰没在这儿是好事。”  “怎么说?”  “你想啊,二少既然能和小姐离婚肯定是下定了决心的,我们怕的就是小姐会对少爷死缠烂打。”  姜淑艳想想也对,这个时候若兰在,说不定还不安全,“谁说不是呢,权玉蓉这个女人真是不要脸!”  “好了好了夫人,您也要注意自个儿的身子,气坏了倒是让权玉蓉称心如意了。”  “是是是,还是你说得对,我不能生气,不能让那个女人如意。”  张妈力度合适的按着她的肩,“这就对了夫人,您呐,好好休息什么也别想,改明儿找个理由让若兰过来一趟,让她和二少见个面。”  “嗯,若兰已经过去四五天了,也不知道在那边好不好。”  “这个您放心,大少奶奶办事您还不相信么。她就是想个办法缓解两人的尴尬,哪能真的分开她和二少啊。”  说到这个事姜淑艳又忍不住操心起来,“小七办事我是不担心的,我担心的是他们两人这么耗着,就怕权玉蓉那个婊砸趁虚而入。”  “这个……夫人,我这几天找人时刻注意小姐,看她到底想做什么。”  “注意是肯定的,无论做什么都不要打草惊蛇。”  “我明白夫人。”  *  姚若兰离开的第六天,权绍峰终而承受不住,买了大包小包过去看她了。  黄娅茹是知道情况的,陆七已经和她说得明明白白,看到权绍峰过来,寒暄了几句便说要出去散散步,瞬间,偌大的房子里就剩下姚若兰和权绍峰。  此时已经快到晚饭时间,姚若兰不想和他坐着尴尬,给权绍峰泡了一杯茶后她就去了厨房忙碌。  权少峰感觉到她对自己的疏离,他放下茶杯,也跟着去了厨房,在女人身后问,“若兰,你在这儿怎么样,还好吗?”  “挺好的,黄阿姨很心疼我,很多事情都亲力亲为,事实上我在这儿没有存在的价值。”  她和他说话态度好了许多,至少没有浑身带刺了。  这个方法果然好。  权绍峰听着不由松了口气,“那就好,如果你觉得在这儿开心就多留些日子,其实黄阿姨就是一个人太孤独了,嫂子是想找个人来给她作伴。”  “嗯,我懂的。”和他说话的时候,姚若兰并没有回头,好像连看他一眼都成了奢望了。  而后很长一段时间两人都沉默着,厨房里只有哗哗的流水声,姚若兰在洗菜。  “对了,我刚带来的那些东西都是买来给你补身子的,你那么瘦,应该多补补。”  做好这些,姚若兰将湿漉漉的手擦拭干净,她终于转过神来,表情很淡,“谢谢你二少,以后别买这些东西了,浪费钱,我身体好得很,不需要补。”  面对她如此冷淡的眼神,权绍峰噎了下,他有自尊心,于是鬼使神差的道,“是我妈叮嘱我买的,我个大男人想不到这些。”  “帮我谢谢夫人。”  权绍峰,“……”  他们之间没有别的话题了吗,以往他即使不说话,姚若兰也会和他随便聊聊的,可现在,只要他不说话,若兰绝不会主动和他开口。  停顿了许久,权绍峰终而问,“若兰,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我没有生气啊,二少你的身份是东家,无论说我什么,我都得受着。”  “若兰!”  就光是这一句话权绍峰便知道了她的心思,她在生气,而且非常生气!  怎么可能不生气,她姚若兰虽然没有尊贵的身份,也没有强大的背景,可也是有尊严的,被人那么说,她是脑抽了不知道生气?  “二少,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很珍惜现在的生活。”  这样谈下去两人又会发生不愉快,权绍峰只能撤离,“若兰,我晚上还有事,改天再来看你。”  “嗯。”她依然很淡的硬着声,仿佛他对她已经不重要了。  权绍峰喉间哽咽了下,带着满身的失望打开门,甚至连走的时候都不敢看她一眼。  因为他害怕她的眼神,冷淡的眼神,会刺伤他!干脆就装作不知道吧。  而姚若兰也没有送他出去,就让权绍峰一个人离开了。  对若兰权绍峰一直搞不清楚是什么样的情感,可今天,他清楚得感觉到心里空落落的,仿佛丢了很珍贵的东西。  他喜欢若兰,这是毫无疑问的,若是两人结婚,应该也不错。  最起码和若兰在一起,他没有压力,因为她不是那种攀比的女人,一个劲的要求他有多优秀,他们只顾自己开心怎么好。  权绍峰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他的母亲姜淑艳最了解他,知道他适合什么样的女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