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27 小七怀孕了

427 小七怀孕了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7753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6
    权绍峰走后,姚若兰手里的活也停了下来。  黄娅茹自从生病回家后很注意饮食,晚上她一般吃点素菜,所以晚饭也就简单,并不需要她怎么特别的准备。  做好晚饭黄娅茹还不见回来,姚若兰只好给她打电话,她明白黄阿姨的心思,是想让她和权绍峰多相处一会儿。  黄娅茹接到电话回来,她关上门没看到权绍峰,“阿峰走了吗,若兰,你怎么不把他留下吃晚饭啊。”  “他晚上还有事。”  黄娅茹在餐桌前坐下,和往常一样,晚饭都是素菜,“若兰,你要是跟着我吃不惯可以做点别的,不一定要跟着我吃。”  “我吃得惯,对吃的我没什么要求,而且经常吃素对身体好。”  “我看你在我这儿来瘦了不少,明天开始,我们还是把伙食改善一下吧,免得你回去权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虐待了你,我可不好交差。”黄娅茹笑着打趣。  “黄姨,您太见外了,我在权家不过是个佣人,再说了现在可不就流行骨感美么。”  事实上她过来的这些日子,整夜整夜的无法入眠。  姚若兰是纠结的,分开吧她又想念权绍峰,担心他有没有吃好睡好,见面吧,她又过不去那个坎儿,总会说带刺的话刺伤他。  若是一直这么下去,姚若兰明白,他们大概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黄娅茹是过来人,这丫头心里想什么她也能猜到几分,权少峰刚走,她表现得这么失落,怎么能说不在乎。  “若兰,我听小七打电话说,权家夫人身体不太好,你要不回去看看?”  “可是您……”姚若兰咬着筷子,  “我身体好得很,你没来的时候这些事情都是我自己做,没什么的。”  “哦,我还是和小七姐说一下吧。”  她来这儿快一个星期了,这些天也没问过夫人的身体怎么样,确实是她不对。  本来姜淑艳的身体就不太好,身边需要人照顾,她伺候惯了,突然离开,姜淑艳可能会不习惯,这也正常。  若是换成别人倒是没什么,可姜淑艳对她那么好,她怎么可能做到不闻不问。  “若兰,你们这个年纪情犊初开,很容易错过美好的东西,是人都会犯错,若是一味的计较别人犯的错误……”黄娅茹的话说到这里停顿了下,“等你到我的这个年纪回头想想,就会觉得自己很幼稚,严重的还会后悔。”  一味的计较别人犯的错?  是啊,她很在意权绍峰说的那些话,只要想起来,她浑身都疼得抽搐,可见权绍峰伤她有多深。  只要看到权绍峰,她会情不自禁的想到那些话,从而觉得自己太过于自卑,因为没有强大的背景,也没有多少文凭的她,只能靠着自己的双手谋生路。  姚若兰以前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情,直到那番话从权绍峰嘴里说出来,深深刺伤了她的心,以前,小董也嫌弃过她的工作,而权绍峰同样如此。  难道她做保姆真的不受人待见么?  原本她也没想过怎么样,想的也很简单,这些话说了便说了,权绍峰瞧不上她,大不了以后都不搭理她就是了,可现在算什么,就在她准备抽身离开的时候,他却三天两头的过来打扰她的生活……  姚若兰纠结了,她在想,如果现在能有一个男人不嫌弃她的身份,她肯定答应嫁了,也好过受这样的折磨。  顿了许久,姚若兰开口道,“黄姨,我不会后悔,因为是他嫌弃我的身份,我,我若是跟了他,才会后悔。”  这个男人只是愧疚吧,并没有打心眼里接受她的身份。  “你说阿峰嫌弃你?”  “嗯,他嫌弃我的身份。”  黄娅茹安抚她,她不太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过大概还是了解的,“若兰,有时候人在气头上的话不可信,若是阿峰真的嫌弃你,怎么可能专程来看你呢。”  这也是姚若兰最为难的地方,干脆他们分开了再也不联系还好些,偏偏那个男人来了。  黄娅茹怕说多了,这丫头更迷茫,笑着道,“好了,别再想了,吃饭吧。”  “嗯。”  权绍峰神色怏怏的回到家,姜淑艳第一时间问,“怎么样,若兰还好吗?”  “还好。”男人声音沙哑,气色很差。  “怎么,她还介意之前的事,给你脸色看了?”  “这倒是没有,妈,这件事本来就是我不对,她生气也是应该的。”  姜淑艳明白这些道理,可她这不是着急么,尤其是权玉蓉回来之后,她真的很害怕再出什么幺蛾子。  “阿峰,这事儿唯一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姜淑艳看着儿子的眼道。  权绍峰来了精神,“什么办法?”  “你马上告诉老爷子,说要娶若兰!”  “妈!”  权绍峰对婚姻真是怕了,他心里有阴影,即便喜欢若兰,这个时候也不肯能这么急着娶她,这是对两人的不负责。  就像小七说的,他必须给对方一点时间,想清楚未来。  “怎么,你不肯?”姜淑艳挑眉,“阿峰,你都没有拿出诚意出来,我是个女人也不会只听你的甜言蜜语啊,只要你求婚,我保证你比说什么话都有用。”  权绍峰头痛的揉了揉眉心,“妈,不是我不肯,婚姻大事岂能儿戏,你总得让我缓一缓吧,我才刚离婚多久啊。”  “离婚怎么了,离婚了马上结婚又不是什么丑事,合法的呀。”  权绍峰,“……”  好吧,他现在是想明白了,姚若兰很是适合他,可婚姻不是两人合适就行的啊,这对若兰不公平。  “阿峰,你可不能犹豫啊,没有人会在原地等你的。”  “妈,我知道,等过些时候吧,最起码等若兰消了这口气。”  姜淑艳呵斥,“你个傻小子,都没有诚意,人家怎么消这口气哦。”  “妈,您说的也没错,可这种方式我不赞成。”  误会了就用婚姻打动她,结婚以后呢,万一双方反悔了怎么办,误会越来越深怎么办?  姜淑艳觉得她该私底下见见姚若兰,好好和这丫头谈谈,毕竟是人都会犯错的。  第二天一早,姚若兰便接到了姜淑艳打来的电话,约她在附近的会所见面。  姚若兰给黄娅茹做好早餐便出门了,过来的时候姜淑艳刚到。  一个星期不见,姜淑艳憔悴了不少,看得姚若兰一阵心疼。  “夫人,您怎么不好好的照顾自己的身体呢。”  姜淑艳拉着她的手道,“你不在身边我能有多好,若兰,你以为每个佣人都像你那么负责么?”  那以前也没有她啊,姜淑艳也不是好好的。  “夫人,我,我一时半会走不开。”  姜淑艳不想和她打哑谜,事实上她是为了儿子的事情整日操心才落得这幅样子。  “若兰,你还在计较那件事吧?”事到如今,姜淑艳也不想再瞒她了,“若兰,对不起。”  姚若兰听她这么说受宠若惊,“夫人,不是您的错,怎么和我道起歉来了?”  “是我的错,就是我的错,若兰,你听我把话说完。”姜淑艳停顿了下道,“你和阿峰在一起不是意外,我都知道,我是最清楚的那个人,因为那天晚上的那碗面条我找人给阿峰下了药,门也是我吩咐人反锁的……”  这个结果太令姚若兰震惊,她以为是哪个人恶作剧故意整他们,没想到真的有人故意,可是夫人,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若兰,是我不好,阿峰后来查证了这件事是我做的,你不知道他的性子,他从小在这个家长大,最厌烦的就是明争暗斗,可我是他的妈妈,他不敢对我发脾气,所以就把气撒在了我身上,若兰,阿峰的那些话不是真心的。”  “你要怪就怪我,是我太自私了。”  姚若兰震惊的捂住嘴,她被这个事实惊得说不出话来。  怪事有用吗,事情已经发生了,况且当时她也抱着私心啊。  “若兰,你不要再怪阿峰了,他也是受害者,都是我,都是我的错。”  即便真的是她的错,姚若兰看到姜淑艳这个样子也不忍心责怪了,更何况这个女人有恩于自己。  “夫人,我想……我想弄清楚,您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才是姚若兰真正纠结的,为什么选她,就因为她性子老实好欺负,或者好操控么?  “因为你是我理想中的儿媳,若兰,难道你看不出来么,我一直想撮合你和阿峰在一起。”  姚若兰听后只有无尽的感动,难得姜淑艳看得起她,不介意她的身份,这对她是多大的殊荣。  “为什么呢,您为什么觉得我是理想中的儿媳?”  姜淑艳吸了吸鼻子,她脸色恢复正常,“不为什么,大概你看起来比较舒服,而且做事又勤快,现在像你这样的女孩子不多了,不怕告诉你若兰,我也是小门小户出生,没有人是天生尊贵的,这些都需要后天培养出来,无论你是什么样的身份,若兰,首先你不能看轻了自己,很多东西都可以去学习。”  姚若兰深吸口气,这番话,这番抬举,她该怎么报答姜淑艳。  她明白,姜淑艳从来就没有把她当成佣人看。  “若兰,跟我回家吧。”  姚若兰一脸为难,“可是夫人,我……”  “怎么,连你也怪我吗?”姜淑艳看着她的眼神带着恳求,“若兰,你不知道,这些日子我们过得有多糟心,特别是阿峰,每天下班回来都把自己锁在房里,那件事情他在和我生闷气,更好可还得罪了你,他恨我。”  “别这么说夫人,二少怎么可能会恨您呢,无论您做了什么都是为了他好。”  姜淑艳笑了出来,她就知道姚若兰最贴心了,“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若兰,阿峰他什么都听不进去啊,只有你,只有你能劝他了。”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姚若兰是一点拒绝的理由都没有,“那好吧夫人,等我忙完这两天就回去。”  “真的吗若兰,你答应了?”  “嗯。”姚若兰笑着点头,看到姜淑艳如此激动,她的心也跟着暖了下。  最起码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姐姐和妹妹,又多了一个真正关心她的人,她怎能拒绝这种温情。  *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权绍峰和姚若兰的事情很快传到了权玉蓉的耳里,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  姚若兰?!  当权玉蓉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气得几近咬碎了牙。  一个佣人也配?  到底是她太善良了,忽略了那个女人的手段?她早就觉得权绍峰和姚若兰那个贱人有问题了,是她太自负,竟然不相信权绍峰眼光会那么差,喜欢一个佣人。  权玉蓉这下彻底明白了,要不是因为姚若兰,估计阿峰也不会这么轻易的答应和她离婚吧。  “小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权玉蓉在权家这么久,多多少少也有死心塌地跟着她的佣人,那个小丫头得了权玉蓉的不少好处,这些消息她也是花钱买来的。  跟着权玉蓉多年,她比谁都希望权玉蓉能做这个家的女主人。  “还能怎么办,现在只能先忍着,我就不信了,一个佣人而已,爷爷还能答应他们的婚事。”  小丫头皱了下眉,“这件事情我们要不要给老爷子提个醒?”  “当然要提醒,阿峰的性子我最清楚不过了,软弱得很,都是被姜淑艳那个贱人惯得,相信老爷子只要稍稍强势一点,他就绷不住了,哪里还管什么若兰!”  “小姐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办好。”  “嗯。”  不多时,外面的佣人敲门提醒,“小姐,您在里面吗?老爷子让您过去用晚餐。”  权玉蓉眯了下眼,她很快收敛脸上阴沉的情绪,应了声,“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小丫头闻言笑出声来,她为权玉蓉感到高兴,“小姐,老爷子虽然嘴里说生气,心里还是最疼您的,这不,叫您过去陪他呢。”  权玉蓉挑了下眉,“那当然,爷爷一直都是我照顾,即便有那些佣人伺候可都比不上我贴心,估计今晚没人陪他了。”  “呵呵。”  权玉蓉好好的打扮了一番过去大餐厅,刚进门她便愣住了。  餐厅里除了忙碌的佣人和老爷子,权奕珩和陆七竟然也在,他们坐在老爷子的对面,正笑呵呵的说着什么,很是开心。  权玉蓉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下,她硬着头皮走过去,目光自然的落在权奕珩身上,嘴角轻轻漾开,“阿珩哥哥。”  权奕珩像是没听到一般,他搂着身旁的女人,低语道,“小七,你是先喝汤还是先吃米饭?”  “都行,我自己来吧。”陆七准备自己动手。  权奕珩抢过她手里的碗,“我来就好,你坐着吧,今天去医院受累了。”  被忽略的权玉蓉仿佛被人活生生的扇了一个耳光,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就连以前疼爱她的老爷子也没说句话,简直是尴尬死了。  而正在忙碌的佣人这个时候也朝她投来奇异的目光,好像她这会儿站在这儿是个怪物。  权玉蓉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这么点事儿她绝不会被打倒,不就是在她面前秀恩爱么,有什么了不起,她又不是没见过。  想着她便懒得关注权奕珩和陆七,反正叫她来吃完饭的是老爷子,她伺候老爷子便够了。  “爷爷,我帮您盛汤吧。”权玉蓉轻声走到老爷子身边开口。  老爷子听到她说话似乎很惊讶,他转脸看向她,“玉蓉,你怎么来了?”  权玉蓉一听这话懵了,但她反映也快,顿时便知道是被人算计了,老爷子根本没要她过来吃晚饭。  是谁!故意让她这个时候过来找难堪。  “我,我……”  权玉蓉还不算太笨,这个时候若是说是老爷子的意思,那么老爷子的面子会挂不住,毕竟刚才老爷子说的话,是个人都能听出来,他并没有叫权玉蓉过来。  “我怕爷爷您一个人吃饭孤单,所以想来伺候您。”权玉蓉只能暂且忍下这口气。  是她小看了这些人么,竟然敢算计到她头上,到底是何方妖孽!  老爷子却是冷着脸道,“我和你哥哥嫂子有话要说,你先回房去吧。”  权玉蓉伸出去的手彻底僵住,“……”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老爷子的这话一出,她分明看到对面的陆七冷笑了下,似乎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老爷子赶她走,竟然赶她走!这是权玉蓉从未得到过的待遇。  连爷爷都不待见她了。  可老爷子既然这么说了,她总不能赖在这里不走吧。  她脸色僵了下,保持着委婉的笑容,“好的爷爷,玉蓉回房去了。”  老爷子却连句话都没有,仿佛她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等她走后,老爷子迫不及待的问对面的两人,“怎么样啊今天去看医生,医生有没有什么法子?”  陆七自从回国就为了怀孕的事情整天跑医院,老爷子想着,他孙媳妇这么诚心,应该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吧,是时候赐给他们一个孩子了。  权奕珩单手捏着下巴,故作为难的启声,“唔,这个……爷爷,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和您说。”  老爷子听得心上心下,呵斥道,“臭小子,有什么不好说的,医生怎么说你就怎么说呗。”  陆七怕老爷子着急上火,拍了下权奕珩,“阿珩,你就别卖关子了,还不快告诉爷爷。”  老爷子眯了下眼,不知为何有点激动,看他们这个样子,莫非是……  “小七怀孕了。”男人的语气听起来波澜不惊,不过仔细听还是能感觉到他说这话时的轻颤。  权奕珩原本以为这辈子能找到小七就是他最大的幸福,当医生告诉他陆七怀孕的消息,也许是一种本能,他第一时间就朝她平坦的小腹看去,怎么都不敢相信那里面已经孕育一个孩子。  就连陆七本人也很震惊,因为医生说过,她的身体想要自然受孕很难,建议他们试试试管婴儿。  或许真是老天都看不下去了,想给他们这份幸福吧。  孩子现在还只是个胚胎,那么小,权奕珩却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存在。  生命也只有体验了才觉得神奇。  老爷子好半天没缓过神来,他喃喃吐出三个字,生怕这种喜悦没了,“真的吗?”  陆七点头,“真的爷爷,我从国外回来就一直跑医院,没有功劳总有苦劳吧。”  “哈哈……”老爷子大笑起来,那样子比陆七本人还激动,太好了小七,你得好好养着,对了,这些菜你吃得惯吗,有没有觉得恶心,还是想吃什么别的?”  “只要你说,爷爷我马上让人给你去做。”  老爷子说完这些又想起别的什么,“家里的家具我马上让人包起来,免得你碰到。”  “别急爷爷,我没那么娇贵。”陆七笑着道,不过她很享受这种被人呵护的感觉。  老爷子一听冷下脸,“怎么不娇贵,你肚子里的这个可是我宝贝中的宝贝。”  话刚落,叶子晴和慕昀峰一前一后的进来,叶子晴故作不高兴的道,“爷爷,您偏心,你说我的儿子只是你的宝贝,怎么,嫂子的孩子就是你宝贝中的宝贝了?”  老爷子依然在笑,“呵呵,你嫂子怀这个孩子太不容易,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喜欢。”  叶子晴哪能真介意,她比谁都盼望着哥哥和嫂子能有个孩子,而陆七为了这个孩子的到来也吃了不少苦,光是吃的那些药就不是常人能受的。  慕昀峰也为他们感到高兴,权奕珩虽然嘴上说着不在乎有没有孩子,可作为男人他是懂的,谁不想有个自己的孩子。  叶子晴坐到陆七身边,她仰不住激动问,“嫂子,真的吗,确定了?”  陆七手掌放在小腹,她嘴角藏不住笑意,“嗯,本来我和你哥是去医院检查身体的,今天约好准备做试管婴儿,没想到已经怀孕了,自个儿还不知道。”  老爷子听得心惊肉跳,“小七,你真是太粗心了,怀孕了都不知道,前段时间那么劳累,哎呦,幸好没出什么事儿。”  “就是就是,你这么细心的人,怎么怀孕了都不晓得呢。”叶子晴也跟着担心。  而这番话也同样落入了躲在转角处的权玉蓉耳里,她怎么都没想到陆七怀孕了,不是说没有生育的么,怎么可能会怀孕的,为什么那个贱人的运气这么好?  权玉蓉想到之前的那场车祸剥夺了她做母亲的权利,她嘴唇被牙齿咬破了皮也没发觉。  她太恨,太恨啊。  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幸福了,她要过的这么糟糕,好不容易回到了权家,还要看佣人的脸色过日子!  不,绝不,她不会让这些人得逞的,抢走属于她的一切。  餐厅里,一伙人还沉浸在陆七怀孕的喜悦中。  “爷爷,嫂子怀孕了还是找个地方养胎吧,大院里人多嘴杂不方便。”  这个问题老爷子刚才想过了,家里多了一个权玉蓉,那丫头他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相信,碰上小七怀孕,老爷子觉得这里确实不是一个好地方,而且阿珩工作忙,小七若是长期住在这里,来回跑肯定是不方便的。  市区到处是权家的房产,找个地方倒是不难,他是想给孙媳妇一个好地方养胎,那就得好好选选了。  陆七却是道,“不用麻烦了,我去我妈那儿住,她一个人也挺孤单的,我正好可以陪陪她。”  “你妈那里有点偏!”老爷子指出来。  “爷爷,现在交通方便,而且我妈妈那里环境好,适合养身体,挺好的,我喜欢安静。”陆七道。  孙媳妇都这么说了,老爷子哪能不答应,只要她心情好比什么都好,“行行行,这个办法好,不过小七,你有时间也要回来看看爷爷。”  “放心吧爷爷,我会的。”  老爷子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不行不行,你怀孕了不方便,有时间还是爷爷去看你吧。”  “阿珩,你每天别一天到晚的忙工作了,多陪陪小七,她心情好了,我的小重孙心情才会好。”  老爷子这幅样子逗乐了众人,都说他是在和沈家老爷子较劲呢,想要急切的抱重孙。  权奕珩自然不会马虎这件事,“我知道的爷爷,我打算近期把工作安排一下,可能后几个月都陪着小七到生产。”  “对对对,我一会儿给你爸打电话,让他回来先接手你的工作,那边的事情应该也忙得差不多了。”  陆七完全插不上话,这两人简直把她当国宝了。  不就是怀孕么,干嘛弄得这么隆重!  老爷子又道,“小七,你说说你什么都不要,这样吧,你说想要什么,爷爷肯定帮你办到。”  本来他是想送孙媳妇房子的,没想到她要住在黄娅茹那里,只能作罢。  “爷爷,我只要孩子健健康康的就好了,其他的都是身外之物。”  老爷子点头,“行行行,等我想起来有什么好东西,一定给你送去。”  “呵呵。”  老爷子看了眼餐桌上的菜,“小七啊,我让人给你准备清淡一点的菜,这些你不要吃了。”  权奕珩觉得不妥,“今天在医院做各种检查,都没有吃什么东西,还是让她先吃点吧。”  “天哪,怎么没吃东西呢,快快,小苏,给少奶奶盛一碗汤来。”老爷子一听吓坏了,好像已经饿着了小重孙,赶紧吩咐人照顾陆七,“先喝点汤填填肚子,我已经让人去厨房准备了。”  叶子晴看了眼餐桌上的汤,“这汤太油了,孕妇闻到这种味道就恶心。”  “那就吃点点心。”  陆七被他们说得晕头转向,她确实有点饿,胃口挺好的,“我没事儿,现在反映还不大,什么都能吃,爷爷,别太麻烦了。”  老爷子一听紧张得要死,“那怎么行呢,孕妇就得单独准备食物。”  “先让小七吃点吧,她这会儿肯定饿坏了。”权奕珩还是担心老婆,孩子嘛,才那么点大,能知道什么。  老爷子也怕她饿着,终而松口,“吃吧吃吧,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马上打电话多找几个营养师过来。”  陆七汗颜,多找几个营养师?  有那么夸张么,她才刚刚知道怀孕,说不定过些日子胃口会很不好,这么急着找营养师做什么。  说着,老爷子把陆七餐盘里布满了菜,招呼她,“小七,先过来吃点填肚子,厨房已经在做你的菜了。”  陆七扶额,“……”  其实真的不需要这样吧,弄得她很有压力耶。  ------题外话------  推荐军婚文《军魂燃燃:特种小娇妻》/圆呼小肉包  她原是地下市场的奴隶,没有记忆,活的不如一条狗。  那个男人从天而降,高价买下她。  于是,她从一个低贱奴隶,转眼成为男人的掌中宝。  人说:她长的像他死去的初恋情人,所以才会被他荣宠至极。  她自己也觉得,她是个被‘假宠’的替身。  可事实上……那个军人,以她为命!  *  男人问:“她总觉得我心有所属,该怎么让她知道我喜欢她?”  小兵答:“好办!烧了初恋的照片!”  男人答:“不行。”初恋就是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