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28 侮辱

428 侮辱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6829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6
    陆七怀孕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沈家人的耳朵里,这天一早,陆七准备回去黄娅茹那儿,沈老爷子和沈立轩便过来权家了。  此时权老爷子正准备吃早餐,因为陆七和权奕珩还没出来,他也不方便打扰,吩咐佣人重做两份,等他们起来就可以吃了,他必须好好安顿陆七的吃食。  佣人来喊的时候陆七刚刚从床上起来,她简单的梳洗一番和权奕珩手挽着手出去,前厅已经坐满了人。  “爷爷,爸,你们怎么来了?”陆七很是惊讶,毕竟时间还早,从沈家过来还要时间呢,爷爷和父亲得起来多早呵。  沈老爷子看到孙女异常的激动,他起身将宝贝孙女从权奕珩怀里拽了过来,了不得的开口,“哎呦喂,小七,你怀孕了怎么都不回去呢,真是担心死爷爷了。”  权老爷子一听不高兴了,他将手里的茶杯重重放在桌上,“喂喂喂,你个老头子说的什么话,这里不是小七的家啊。”  沈老爷子不悦的哼了声,“哼,你这个老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你们家都没娶小七,以为我会承认这桩婚事。”  陆七扶额:呃,又来了!  连孩子都有了,不承认这桩婚事,难不成让她做一个单亲妈妈啊,爷爷真是老糊涂了。  权奕珩更是一脸无奈的站在一边,这个时候他不方便插话,就让两个孤独的老人乐去吧,也是一种兴致。  沈立轩则站到了女儿的身侧,柔声问,“小七,你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媳妇姚若雪怀孕他是见证了辛苦的,就怕女儿也和姚若雪一样,得找个人好好照顾着啊,就怕权家没有伺候周到,一得到消息他就迫不及待的告诉了老爷子,老爷子听后比他还紧张,天没亮就让他起来,两人一块儿来到了权家看小七。  “爸,您和爷爷不用担心,我挺好的。”  老爷子听孙女这么说还是不甘心,“好什么呀好,你都没有名正言顺,将来孩子生下来……”  权老爷子不愿意听这话,“他们早在几年前就结婚了,在国外也办了婚礼,你不承认没关系,法律生效就行了,到时候我把结婚证一摆,谁都愿意为我们家抱不平。”  抱不平?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要找他干一架似的,这个权老头子死不改德行。  “哟哟哟,威胁我啊。”沈老爷子才不会这么轻易的服气,“小七是我们沈家的人,难道我还没有权利带她回去啊。”  “她是阿珩的媳妇,你当然没权利。”  “嘿嘿,你这个糟老头,谬论还真多呵。”  “我怎么是谬论了,她嫁给了阿珩,就是我们权家人,你最多只能算是她的娘家。”权老爷子越说越起劲,丝毫不觉得自己错了。  沈老爷子越听越生气,敢情他的宝贝孙女应该到他们家来?  什么玩意儿!  权奕珩听得头都炸了,眼见妻子也皱起了眉,他开口劝道,“好了好了,两位爷爷,都是一家人,别计较这些了,厨房已经在准备早餐了,一会儿吃个早餐喝点茶,消消气。”  “是啊爸,别生气了,小七怀孕了是喜事,怎么还和人家吵起来了。”沈立轩也跟着开口劝。  沈老爷子冷哼了声,“是我在计较么,你也不看看,小七是你女儿,人家都没给个像样的婚礼小七就怀孕了。”  沈立轩道,“爸,这不是好事儿么?”  他不仅有可爱的孙子,马上外孙也要出生了,不知道黄娅茹知不知道这个消息。  权奕珩也跟着开口,“爷爷放心,我会在小七生产之前给她一个满意的婚礼。”  既然沈老爷子非得要一个婚礼,他去办就好了,不需要小七操心。  其实他和小七都不是很在意这些明面上的东西,倒是他,一直都想在京都给她办一场婚礼。  沈老爷子朝权奕珩看了眼,态度明显缓和下来,“这还像句人话。”  权老爷子不同意,“都怀孕了还办什么婚礼,也不怕瞎折腾出事儿来,小七啊,你好好养胎,想要什么跟爷爷说,什么婚礼不婚礼的,爷爷开个新婚发布会就行了。”  权老爷子其实也没别的意思,在他心里孕妇就该好好的养胎,婚礼多折腾人啊,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即便什么事都交给阿珩,到时候婚礼现场那么多人,他是怕出乱子。  沈老爷子再次炸毛了,“我说权老头,你到底什么意思,你孙子说的话是不是放屁?”  “反正我不同意。”权老爷子态度坚决,又怕陆七乱想低声解释道,“小七啊,爷爷也没有别的意思,先把孩子生下来,你们愿意怎么办都行。”  “我说你这个老头子,孩子生下来了办有什么意义,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孙女是未婚先孕呢。”  “只要你不说,没人敢!”权老爷子白了他一眼。  陆七听得一阵头痛,她几次三番的想出声劝,可两位老爷子根本不给她机会,还是权奕珩比较机灵,适时的插话,“两位爷爷,你们别吵了行么,小七怀孕了需要休息,你们说话这么冲,不怕她操心啊。”  说到小七,两位老爷子真的停了下来。  沈老爷子低低哼了声,“看在小七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  权老爷子咳嗽两声,在心里骂道,谁要和你个老头子计较,明明就是你来找茬的。  沈老爷子有阵子没见小七,这会儿孙女又怀孕自然有很多话需要嘱咐,他拉着小七坐下,“小七啊,身体怎么样,还扛得住么,我听说之前你的身体不太好,天天跑医院,就是为了这小子传宗接代,你呀,真是傻透了。”  想到这一点,沈老爷子就异常的生气。  权奕珩这小子把他宝贝孙女拐走也就罢了,还强行生孩子,不知道她身体不好么?这也是他的错,要是他能早点找到小七,恐怕小七和她妈就不会受这么多苦了。  陆七不想让老爷子误会权奕珩,一开口就帮他说话,“爷爷,是我拉着阿珩去医院的,我都这么大了,结婚三四年没有好消息,我自己也挺想要个孩子的。”  沈老爷子一个字也不信,“嗯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还不是为了这个小子着想。”  “爷爷,我会好好对小七的,您可以时时刻刻盯着,若是我对小七不好,我接受您的所有惩罚。”权奕珩为了安抚好沈老爷子花了不少心思,这老头子的脾气比自家老爷子还大呢,不过他也可以理解,毕竟是失散多年的孙女,找到的时候已经是他的人了,他作为长辈没有见证那一刻,应该是遗憾的吧。  所以他对沈老爷子一直毕恭毕敬。  沈老爷子翻了个白眼没说话,但心里对权奕珩这小子的话很满意,这小子,比权老头好多了。  听了孙子这番话的权老爷子在心里叹息,权奕珩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对小七太死心塌地,什么都依着她,这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关键这个沈老头子花样太多了。  “阿珩,我今天来是想和你们商量,小七怀孕了需要人照顾,你们准备把她安顿到哪里养胎。”沈立轩说到正题。  权奕珩明白沈立轩的意思,若是他们没有好的地方安顿小七,他们沈家人可就要为小七做主了,到时候两家又要闹小矛盾,虽然没什么大事,可听起来实在头疼。  “爸,我和小七商量过了,妈一个人住在颐景园养病也不是个事,小七呢也不放心,她怀孕了也需要一个地方静养,我和小七准备搬过去住。”  沈老爷子皱起眉,不太赞成这个决定,“小七,那个地方有点偏远,你确定要去那里养胎?”  “没事爷爷,您放心,那个地方偏僻才好呢,我喜欢安静。”  “权老头,你也赞成?”沈老爷子看向了权老爷子。  权老爷子冷冷睨他一眼,“我不赞成有用么,小七现在最大,只要她自个儿觉得舒心就好了。”  这还像句人话,确实,怀孕的是小七,小七满意才是最重要的。  “最辛苦的是阿珩,我住的地方离他的公司有点远,估计每天来回要两个小时的车程。”陆七心疼权奕珩,住在那个地方还是有点犹豫的。  昨晚她睡觉之前想过了,可以选在权奕珩公司附近,但黄娅茹又不太想和他们住在一起,这事儿吧有点纠结。  权奕珩弯下身将她抱住,当着众人的面在爱妻耳旁低语,“没事的小七,这都是小事情。”  “他一个大男人吃点苦算什么,你怀这个孩子才是苦呢。”沈老爷子不满小七这么心疼权奕珩。  这个傻丫头光知道心疼别人,自个儿就没想过。  权奕珩把这话当成了个一个笑话,也缓解了当时紧张的气氛,“是是是,爷爷说得对,你才是最辛苦的那一个。”  无论沈老爷子说什么权奕珩都能放低姿态,一切以他的宝贝孙女为重,把孙女交给这样的男人,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嗯,无非就是一口气,想为小七争一口气,为小七抱不平。  话说到这个份上,权老爷子觉得有些问题也该说清楚,“好了好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怀孕了就别折腾,小七好不容易才有这个孩子,婚事呢就先不办了,我会对外公布,以后把权家交给她。”  “哼。”沈老爷子虽然不服气,可眼下也没别的办法。  “两位爷爷,一大早的就生气小心气坏了身子,来,喝口茶。”权奕珩亲自给两位老太爷奉茶,这个举动倒是让沈老爷子很满意。  权奕珩是什么人,那是对自个儿爷爷都十分冷淡的人啊,在京都鲜少有人能得到他的青睐,他能对孙女好,也是陆七的福气,这些其实沈老爷子都懂,但就是眼不下这口气啊。  “爷爷,您呢别担心我了,我和阿珩好得很呢。”陆七怕沈老爷子再找茬,先用这话搪塞了过去。  沈老爷子故作不悦的道,“你呀,太好欺负了,也不知道阿珩这小子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当然是真心,他对我真心爷爷。”  老爷子被陆七堵得无话可说,他也看出来了,权奕珩对陆七真是好的没话说,他发牢骚也不过是不满意陆七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嫁了,好歹她也是沈家的千金小姐啊。  本来沈老爷子就觉得亏欠了她,权家连婚礼都没办,一直是他的心结。  大厅里的这一幕成功落入到站在门外的权玉蓉眼里,里面的谈话声不大,但能让她听得清清楚楚。  这个陆七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是沈家的千金,京都两个最有权力的老爷子都这么向着她,她还有翻身的机会么?  “站在这儿偷听什么?”叶子晴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权玉蓉身后,沉声开口。  权玉蓉阴沉着脸转过身来,只要看到叶子晴的大肚子她就恨得要死,为什么人人都可以怀孕,偏偏她不可以,如果她能给阿峰生个孩子就不至于沦落到离婚的下场。  她咬着唇,“别乱说话,谁偷听了,我只不过是不方便现身。”  “不方便现身?”叶子晴拖着大肚子冷笑声,“你以为你是谁?”  “叶子晴,你说话给我注意点。”  “我需要注意什么呢,权小姐,别以为你变了一张脸我二哥就能喜欢你了。”  权玉蓉挑了下眉,这件事是她最自豪的,“他本来就爱我。”  即便到了现在,权玉蓉都觉得权绍峰是爱她的,只不过她做的那件事权绍峰无法跨过去那个坎儿,男人有属于男人的尊严。  既然权家其他人不知道,她也没必要像蝼蚁般的苟延残喘。  “哎呦喂,我现在真想量量你的脸皮,有多厚。”叶子晴觉得好笑极了,这个权玉蓉不仅嚣张跋扈,还脑残,也不知道那个时候爷爷是怎么想的,竟然想让她做权家的女主人。  “权玉蓉,你是不是觉得爱你的人会一辈子爱你,无论你做了什么?”  权玉蓉眯眼,“我什么都没做,和阿峰离婚不过是你们逼的。”  我的天,叶子晴简直没办法和这个女人沟通下去了,还说他们逼了她离婚,真是好笑。  “死开,别的挡着道。”叶子晴不想在和她演戏,冷声道,“还有,我警告你,别妄想对嫂子的孩子下手,否则,不管是爷爷还是阿珩哥哥,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即便是死了,也不会让你投胎。”  “你少威胁我,哼,谁稀罕动她的孩子。”  而权玉蓉确实是想到一个办法想把陆七的孩子弄没了,还没具体决定怎么做,她的心思就被叶子晴这个贱人看穿了,如今想要下手就更难了。  不行,她绝不能这么坐以待毙,得找个合适的机会。  叶子晴进去大厅时沈家的人已经让权奕珩给送走了,大厅里只有陆七和老爷子两人。  “我回来了!”叶子晴兴奋的喊。  “一大早的去哪儿了,怎么就坐不住呢,都快生了,你可得小心着点儿。”老爷子担心死这丫头了,性子大大咧咧,即便怀孕了偶尔还蹦蹦跳跳。  就像现在,说是出去锻炼。  怀孕了还锻炼什么啊。  “没事的爷爷,医生说要适当的锻炼,到时候生孩子才快,不会那么疼。”  老爷子是男人,哪里知道这些,他就觉得怀孕的女人天天都得待在家里养胎,“谬论,蹦蹦跳跳的,小心孩子被你生在路上。”  叶子晴,“……”  她不就在外面散了一下心嘛,怎么就要把孩子生在路上呢。  陆七听着不免觉得好笑,老爷子这是担心过了头,她开口道,“爷爷,这是医生说的,生产前要适当的运动,到时候孩子会好生一些。”  陆七的话比较靠谱,老爷子这才问,“真是这样?”  “嗯。”  “哎呦,运动是可以的,但你看看这丫头,也太过了吧,大着个肚子跑出去,我敢保证,慕昀峰看她这样都得吓着。”  叶子晴不觉得有什么,可能因为她长期适量的运动,最近怀孕心情也不错,她怀孕了和没怀孕差不多,相信这个孩子也能顺利的出来,医生都说了,她的身体状况一切正常,可以顺产。  “爷爷,瞧您说得那么夸张,我是习惯了。”  “习惯了也得注意啊。”老爷子年纪大了经不起吓,每天都为叶子晴的事儿操心,“对了,你和阿峰到底准备怎么样,两人天天都混在一起又不复婚,到底怎么想的啊。”  “这事儿我自己有主意。”叶子晴转移话题,“爷爷,我饿了,还有没有早饭吃啊。”  果然老爷子一听这话便不再啰嗦别的了,让人给叶子晴端来早餐。  无论怎么样,老爷子最心疼的还是只有她的身体,无论叶子晴和慕昀峰怎么样都没关系,他只是不舍得宝贝孙女一直这么耗着。  *  姚若芳有一个星期没见过沈辰旭了,这是他们在一起最长时间的没见面,她一个人待在玫瑰园,连做事都是病怏怏的。  本想主动联系沈辰旭,姚若芳又怕打扰到他工作,而且他不来不是合她心意么,为什么她会觉得有点堵心?  跟在姚若芳身边做事的小丫头见她神色怏怏,“小芳姐,你怎么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我没事,昨天睡得晚了所以精神不好。”  “这样的话就更该去休息了,反正现在也不忙,小芳姐你去休息吧。”  冬天相对来说花的品种会少些,加上快过年了,很多花要年后才会培养,确实也没什么事。  姚若芳从泥土里埋起脸,“那行,我进去休息会,若是忙不过来再给我打电话。”  她不知道沈辰旭这段时间在忙些什么,即便她这里离市区有点远,以那个男人的性子不会隔一个星期才来。  说句不好听的,他床上功夫那么强,一个星期不睡女人不难受么?  想到这里姚若芳心惊了,唯一的可能就是,他这么久不来找自己应该是有新欢了。  姚若芳回到小木屋,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心口的位置砰砰直跳,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为什么她会这么的不安?  她双手撑在桌前,想着刚才自己的猜测,试图让自己狂跳不止的心平静下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是不是该庆幸,那个男人终于不再绑着她了?只是为什么她心里会这么难受。  也就这个时候,姚若芳的手机响了,一般的时候除了两个姐姐就是沈辰旭打给她的电话最多,她第一时间掏出手机,看到上面的陌生号码迫不及待的接听,沈辰旭有好几个号码,她不是全部都知道,姚若芳的第一感觉就是,应该是沈辰旭。  “若芳小姐。”男人在电话那头礼貌的开口。  姚若芳愣了下,随即反映过来应该是沈辰旭身边的人,她刚准备说话,那头的男人再次开口了,“若芳小姐,沈先生有请,一会儿我会来玫瑰园接您。”  姚若芳深吸口气,也不知怎的,她已经完全能确定这个人是沈辰旭派来的,“大概什么时候。”  “一个小时以后我会到。”  两个小时以后,姚若芳被接到了某个会所,这是沈辰旭喜欢来的地方。  只是当两个保镖把她带到包房,姚若芳的脸色当即一变,里面的那个男人……  不是沈辰旭,而是一个看上去约为四十岁的成熟男人,外形和沈辰旭有点相似。  “你是?”姚若芳艰难的出声。  沈立明双手负于身后,听到动静,男人往前走了几步,表情比沈辰旭的还要冷,他轻蔑的眼神从姚若芳脸上扫过,“是不是很失望不是阿旭,像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得多了。”  姚若芳哪里受得了这些话,她还算淡定,“我不知道这位先生什么意思。”  沈立明的眼神越来越凌厉,“什么意思,你还想和我装蒜么?我们家阿旭在外面养了一个女人,我可是费了心思才将你骗来的。”  “你是沈大少的父亲?”  其实早在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姚若芳就怀疑了,只是没有切确的证据她不敢乱说。  沈立明点了点身旁的位置,“还算有眼力,坐吧姚小姐,我们是时候谈谈了。”  既然已经来了,姚若芳知道这个男人不会轻易的让她这么走,也好,她也想听听这个那人到底想做什么。  她和沈辰旭在一起这么久,从来都是不见光的身份,东躲西藏还是被他父亲给找到了,沈辰旭,你害怕吗?  “不知道伯父找我来有何吩咐?”姚若芳先一步出声。  她原本是个胆子很小的女人,不过这些日子在沈辰旭身边倒是学会了不少东西,镇定,除了在沈辰旭面前学不会,在其他人面前还是能把握得住的。  “也没什么,就是希望你以后别缠着我儿子。”沈立明开门见山,“姚小姐应该知道我们沈家在京都的地位,阿旭以后的妻子不说是和我们家一样的背景,怎么也是名门闺秀。”  “我明白。”姚若芳两手平放在大腿处,很懂规矩。  这些话不中听,可也是事实。  沈辰旭也曾经说过,他的妻子肯定不是他爱的,却是最合适的。  那个男人有足够的野心,需要一个背景强大的妻子,而她,永远只是他的情妇。  姚若芳不止一次想过,希望沈辰旭快点找个合适的人结婚,那样的话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离开他了。  “你明白?”沈立明眯眼,“你明白怎么还和他鬼混在一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小心思,年纪轻轻就做这些事情,学你姐姐那一套!”  这话成功引起了姚若芳的怒意,这个男人说她什么都没关系,可为什么要侮辱她姐姐?  ------题外话------  推荐好友荷子文《庄爷掳妻蜜爱》正PK,多多收藏哦。  简介:女人脸色驼红从包间冲出来撞到男人怀里,小手抓着他的衣襟,“救我。”  庄惟仁低头睨向突然扑到怀里的女人,身上不正常的体温显示她被人下了药。  “想让我睡你?”男人清凉的气息喷在女人身上,很舒服。  女人眼色迷离的看着眼前这个半生不熟的男人,与其找一个不熟的男人睡,不如找个半熟的。  小脑袋点了点。  男人淡淡的扯唇,“做我的床伴。”一副不答应随时走人的架势。  女人头越来越晕,最终歪在了男人怀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