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30 你的好,我只能说对不起

430 你的好,我只能说对不起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6666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6
    这天两人并没有回到小木屋,因为姚若芳来到市区,也就不用那么麻烦,沈辰旭明早还得去外地一趟,最快也得后天回来。  酒店的套房里免不了一场激烈的运动,即便昨晚已经用尽全力和她缠绵,今晚的沈辰旭依然像个饿狼一般的扑向姚若芳。  等到这场缠绵结束已是晚上酒店,他们还没有吃晚饭,此刻经过一番折腾,早已饿得饥肠辘辘。  姚若芳腰酸背痛的躺在大床上,她本就是娇俏型的女子,此时沈辰旭起了身,她的身子用雪白的被单包裹,她无力缩在大床中央,露出一张驼红的脸,越发显得她的玲珑小巧。  今晚的她很乖,无论他要求什么她都会照做,以往每次沈辰旭要求第二次姚若芳会本能的拒绝,可今天她没有。  沈辰旭洗完澡出来满意的勾了勾唇,他掀开被子躺进去,把浑身光溜溜的女人揽进怀里,属于男人独有气息混合着沐浴露香味刺入鼻尖,姚若芳想忽略都难。  男人抱着她在同一条被子里,声音低沉沙哑,“跟我在一起的时间久了,身体也变强了?”  他的意思是,以往她做一次都觉得累,现在做好几次都能保持清醒,可不就是身体变强了么。  可这话听在姚若芳的耳里令她全身发烫,她想将头也钻进被子里避开男人的调侃,沈辰旭一早看穿她的心思,把她从被子里面提了上来,让她的视线和他的对视。  这样的对视她怎么敢,尽管房间里的光线不是太明朗,想到刚才两人的激情缠绵,姚若芳浑身的血液仿佛都沸腾了。  她才十八岁的年纪,初步接触这方面的事情肯定是很敏感的,反观沈辰旭,定然是个情场老手。  她老是躲避他的视线,沈辰旭只好和她一起钻进被窝里,两人的呼吸顿时变得沉重起来,紧密的空间内,两人气息交缠,气氛越发暧昧了。  姚若芳受不了,她怕继续这样下去,她会被这个男人吞噬在被窝里,她将被子用手推开,一股清冷的空气袭来,缓解了那种窒息感,整个人都跟着舒畅了。  “饿了么?”男人也不逗她,柔声问。  姚若芳在他怀里点点头,她其实还好,就怕说不饿这个男人又会乱来了。  “想吃什么?”沈辰旭下床给她拿了一件睡袍,“我打电话让酒店以最快的速度送来。”  “随便什么都行,要不然就面条吧。”姚若芳不想太麻烦,这个男人那么强势,相信肯定会用自己的势力要求酒店的工作人员先做他们的晚餐,只是姚若芳并不喜欢太特殊,到时候明天从酒店出去,那些人看她的眼神肯定会很怪异,所以她想着一碗面条应该不至于太麻烦。  沈辰旭仿若能洞穿她的心思,他对着电话那头交代了几句,随后将她压在身下,手指摩挲着她鲜红的唇瓣,“这么为别人着想,一碗面条就解决了?”  “吃饭本来就是为了填饱肚子,我喜欢吃面条。”  “嗯。”他应了声,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也不知过了多久,男人从她身上翻身下来,仿佛是在叹气,“怎么办,好想明天把你一并带去。”  姚若芳顿时明白过来,他明天要出差去外地,“别开玩笑了,我怎么能跟着你去呢。”  “最近玫瑰园不忙吧?”  “忙呢。”姚若芳撒谎。  沈辰旭哪里是她能忽悠过去的,手指挑着她的下颌,“忙也不差你一个,你今天已经看你姐姐了,耽误一天没什么问题。”  “可是沈大少,你是过去办正经事的。”  男人咧嘴笑开,“你也觉得我跟你在一起会不正经?”  姚若芳,“……”  为什么所有的问题从他嘴里说出来好像都会变味。  也就在这个时候,酒店服务员送餐过来,沈辰旭用被子把女人包紧,“乖,藏在里面别动。”  沈辰旭并没有让服务员进来,而是将两碗面条还有配菜自个儿端到了房间里,而后他用脚踢上门,朝床上的人说了声,“过来吃面条。”  和沈辰旭在一起这么久,这似乎是这个男人第一次伺候她。  姚若芳掀开被子便看到男人背对着她在整理什么,房间里面条的香味四溢,很是诱人。  这一次沈辰旭很配合她,主食真的只有面条,姚若芳开心的笑了出来,迅速讨好睡袍下床。  他们的这种相处方式令她彷徨,本来就不舍的他,这会儿看到男人忙碌的身影越发不由得眼眶发酸。  头一次,姚若芳主动从身后抱住了他,沈辰旭已经整理好茶几上的吃食,他感受到女人柔软的身子伏在他的后背不由一愣,好像在梦中似的,他久久才回神。  “若芳。”他沙哑着声音喊她的名字,双手腕握住她放在小腹上的手,也不知是不是在开玩笑,“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你爱上了我。”  姚若芳松开手转过身来,“美得你,也不看看我才多大。”  “十八岁,谈恋爱是合法的。”  “吃面吧。”姚若芳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  她也没想到自己会那么大胆,竟然就这样抱住了他,好在他没有多问什么,否则她真怕被这个男人逼问出来什么。  两人面对面坐着,沈辰旭没有饿的感觉,他双手合十放在桌面,瞧着她小口吃面的样子仿佛都是一种享受。  “好吃吗?”  “嗯,挺好的。”姚若芳抬起头这才发现男人的视线都在她身上,“你,你看着我干嘛,吃啊。”  “我刚才吃饱了。”男人别有深意笑了声,看她的眼神带着狼性。  明明他们才刚刚做过,为何她总能轻易挑起他的欲望?!  姚若芳触及到男人的眼神,不再想羞涩的躲开,而是怔愣的望着他,仿佛在做着某种邀请。  这顿饭吃到一半又吃到了床上,结束的时候沈辰旭把她抱到了浴缸里清洗身子。  男人抱着她满足的叹息,“若芳,什么时候这么乖了,还是一个星期没见我,真的想我了?”  “嗯,大概是吧。”她跟着附和,想着即将要离开,心里一阵涩然。  她竟然会舍不得。  沈辰旭从水里将她捞起来,两人鼻尖相抵,他暗哑的声线说出一句不可思议的话,“我们的身体如此契合,若芳,我们在一起吧。”  在一起吧!  他说。  这个意义不同于他们现在的在一起,而是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姚若芳是懂的。  姚若芳愣住,心脏紧抽的瞬间很快反映过来,打着哈哈,“我们现在不就是在一起么?”  男人拧了下眉,对于她的敷衍有点不高兴,他知道这个女人是明白自己的意思的。  “我说在一起。”他只是强调。  “不好,我们不合适,沈辰旭,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她小声的道,眸光也变得晦暗。  “合不合适你刚才没试过,若芳,如果我们能一直好下去……”沈辰旭不是一个冲动的人,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是极限了。  他对婚姻有恐惧症,对女人亦是如此,可是有些东西他原本不想当回事,可内心却做不到。  姚若芳也不想听他说下去,好在男人没有往下说这个敏感的话题。  似乎今晚的他也很不正常,怎么脑抽的想要和一个女人就这样好下去,万一有一天他犯了腻了呢?  他不喜欢有束缚的交易,一向自在惯了,从不会被女人牵绊。  “衣服穿好,先出去。”很快,沈辰旭恢复了往日的冷冽。  姚若芳不敢怠慢,披上浴袍便去了卧室,原本以为两人该消停了,谁知男人从浴室出来后便扔给她一身衣服。  “换上。”简短的两个字说明他的情绪极度不耐。  姚若芳艰难的吞了口唾沫,顺便问,“去哪儿?”  “闭嘴!”  姚若芳,“……”  这人还真是阴晴不定。  穿好衣服跟着沈辰旭出去,京都的冬天很冷,即便姚若芳穿了羽绒服还是感觉到了寒意,出了酒店她冻得瑟瑟发抖,走在前面的男人见她迟迟没跟上来,而是缩着脖子艰难的迈步,他到底看不过去,又退了两步将她拽了过来。  “蠢是不是,不知道牵着我的手?”  男人紧紧握着她的手,大步往前走,姚若芳靠在他身边随着男人的步子走着,她皱着眉,明显是跟不上。  她今晚被他折腾了好几次,哪里有力气走这么快,每迈出一步就仿佛在刀尖上行走似的,特别是大腿,那种痛感简直无法表达。  “疼?”沈辰旭终于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低声询问。  “没有,就是有点困。”姚若芳不敢说实话,特别是男人还阴沉着脸,她完全不懂他的心思,还是小心点好。  其实这么对她也好,免得她留恋他的柔情舍不得。  男人不再说话,虽然他冷着一张脸可却放慢了脚步,没一会儿两人就到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餐厅。  里面的服务员好像都认识他,沈辰旭一进去就有不少人和他礼貌的打招呼,两人坐的位置也是整个餐厅最好的。  姚若芳不奇怪男人把她带到这儿来,刚才的面条他一口没吃,而且又连着做了几次运动,不饿才怪。  这一次男人没问她想吃什么,而是自己做了决定,等菜上来姚若芳很欣慰,都是她平时爱吃的。  “不是饿了么,多吃点。”沈辰旭开口,语气已经没那么冷了。  好好的一碗面条被他搅和了,总得补偿她吧。  姚若芳点头,“你也吃啊,饿坏了吧?”  “嗯,是该多吃点,等下晚上才有力气,刚才你把我榨干了。”  姚若芳,“……”  这不是他自找的吗?听起来好像变成了她的错呢。  吃完饭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到酒店,沈辰旭带着她去了东街商城,那里是在他的管辖内,所以想要一个好的店面是不成问题的,而这些天他已经找人办好了,靠近商场附近有两间店面,地理位置一流,里面还没有来得及装修,不过地方够大,最重要的是能放置各种花草。  “这个地段怎么样,店面喜欢吗?”  姚若芳参观了许久,满意的很,听到男人问,她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喜欢,就是,会不会太好了点。”  这种繁华地段的租金肯定很贵吧,她怕自己经营不善,毕竟她年纪还小,经验不足,就怕……  男人无谓的笑笑,“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位置,后面的可就要靠你自己了。”  对于沈辰旭来说,生意好不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她开心。  姚若芳的心狠狠收缩了下,这么好的地段,如此心意,她不想辜负,只是沈辰旭,我还是只能说对不起了。  或许她的命该如此。  沈辰旭把钥匙交到她手里,“以后这里就是你的了,至于装修,你可以自己查查看喜欢什么风格,然后告诉我,我会让人去办的。”  姚若芳握着钥匙宛如有千斤重,但她这个时候只能点头说,“谢谢。”  “不用跟我客气,只要你乖乖的,我什么都能满足你。”  什么都能满足她么,她想要一个安稳的生活,能不能给?  呵。  “若芳,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沈辰旭突然问,手指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女人和他对视。  姚若芳心虚的摇头,脸部烧红,“没,没有啊,沈大少你怎么这么问?”  沈辰旭眯眼,将她的反映看在眼里,这么个小丫头而已,他如果看不出来她的心思,那他就是白活了这么多年了。  他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女人定然是有事情瞒着他的。  “没有就好。”沈辰旭拍了下她的头,似是一种安抚,语气却仿佛一种警告,“你知道的若芳,我不喜欢人家骗我,尤其是你,懂吗?”  姚若芳胆颤的点点头,紧张得嘴唇都白了。  沈辰旭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冷笑了声,他没再多话,而是把她带出了繁华地段。  女人呵,果然不可信!  *  姚若兰回到权家的这一天,晚饭是她准备的,姜淑艳说好久不曾吃她做的饭很是想念。  傍晚时分,姜淑艳过来厨房和忙碌的姚若兰聊天。  “若兰,你能回来真好,以后我也不至于无聊了,你是不知道啊,那些人都没你机灵。”  “夫人您见外了,只要您不嫌弃若兰就好。”姚若兰把切好的菜放进锅里翻炒,她估算着时间,每次的这个点,权绍峰差不多就回来了。  她明白姜淑艳的意思,无非是想要找个机会让她和权绍峰和好。  只是他们的身份差距那么大,即便姜淑艳不反对,老爷子,以至于整个权家的人会同意她和权绍峰么?更何况那个男人根本就不爱她,这是姚若兰想都不敢想的。  “我怎么会嫌弃你呢,若兰啊,以后不要随便离开了,习惯了你伺候,别人伺候我是一点也不舒畅。”  “夫人,若兰有个请求。”姚若兰细想趁权绍峰回来之前和姜淑艳把话说明白,免得到时候弄得大家都尴尬,她会觉得无地自容。  “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别拘束。”  “我希望夫人您不要提那晚的事,也别和二少私底下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  姜淑艳犹豫了下,随即答应下来,“你放心若兰,我一定不会提的,你也不要往心里去。”  “谢谢夫人。”  姜淑艳不再说什么,她总觉得这丫头回来也没放开,看样子还需要一段时间。  不过好在她终于回来了,就怕时间长了,这丫头和儿子真的生出矛盾来,就再也回不去了。  不多时权绍峰拿着公文包回来,姜淑艳帮他拿了公文包,给他使了个眼色,权绍峰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餐厅里,姚若兰正在拨弄碗筷,难怪他一回来就闻到了熟悉的饭菜香味。  男人的唇在看到她的那一刻扬起,他绕过姜淑艳走过去,“若兰,你回来了?”  姚若兰听到声音顿了下,在转过身来时已经收敛了脸上的情绪,她恭敬的道,“嗯,今天刚回来的,二少,洗洗手吃饭吧。”  “哦,好。”  权昊然不在家,通常就是权绍峰陪着姜淑艳吃饭,眼下餐桌前只有他们母子确实很冷清。  “还是若兰做的菜比较合口味。”姜淑艳喜滋滋的道,“若兰,坐下来一起吃吧。”  “不了夫人,我还是站着伺候你们。”她眼神坚决,怎么都不肯坐着和主人一起吃饭。  母子俩相互看了眼顿时明白了姚若兰的心思,大概还没有做到完全释怀。  权绍峰听她这么说再好的菜都没了胃口,他把她当自己人,哪有自己人看着自己人吃饭的。  “坐下吧若兰,要不然我……”权绍峰意有所指。  可姚若兰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我明白,那我去外面看看,你和夫人慢慢吃。”  权绍峰扶额,看着她跑出去的身影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姜淑艳安抚他,“你也别太心急了,她能回来已经算是天大的好事,给她一点时间吧。”  毕竟她前两天才把真相告诉若兰,那丫头怎么着也得需要时间消化吧。  “可是妈,我已经道过歉了。”  如果还纠结那件事,是不是太矫情了?  权绍峰从小就接触过权玉蓉一个女人,所以女人的心思他不是特别懂,也不是很明白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了,并不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解决的。  “道过歉了又怎样,你以为人家一定要接受么?”  “那我要怎么办?我就差给她下跪了啊。”  姜淑艳一听吓坏了,“哎呦喂,你胡说什么啊,赶紧的吃饭。”  姚若兰从餐厅跑出来顺着院子的石子路走,不知不觉走到了老爷子的前厅,里面传来的说话声让她顿住脚步。  “来,小七喝点这个,我让人特意炖的,炖了一个下午呢。”  “谢谢爷爷。”  “哎,这么客气做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老爷子笑呵呵的道,“不知道这个孩子是像阿珩还是像你,无论像谁都好,你们啊智商在线。”  姚若兰站在海棠花树下,能清楚的看到前厅里的一幕,老爷子的关怀,还有陆七的满足和幸福令人很是羡慕。  苦尽甘来。  她用这四个字形容陆七此时的状况。  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等到这一天。  “若兰,若兰,进来啊。”陆七眼尖的发现了她,起身朝这边走来。  姚若兰这才从海棠花树下现身,她不好意思的挠头,“呃,小七姐,我,我就是随便转转,夫人和二少应该已经用完晚饭了,我还得回去收拾。”  陆七来这儿一天了,一整天都陪着老爷子,这会儿找到她哪能放过,就想找个人好好唠叨唠叨呢。  “急什么,那里的佣人又不是只有你一个,虽然你在这个家里做事,可我们见面的机会并不多。”  姚若兰问她,“小七姐,你的胃口还好吧。”  “现在还没什么反映,什么都能吃。”  “那就好,我听说每个人的体制不一样,有的人不会害喜。”  老爷子也从前厅走了出来,插话道,“我们家小七身体情况还行,估计不会有多难受的。”  “呵呵,希望如此。”陆七嘴角漾开,她手掌放在平坦的小腹上,医生说预产期是明年的六月份,可这些人比她还着急呢,似乎巴不得明天就到预产期。  姚若兰礼貌的称呼,“老爷子。”  老爷子朝她点了下头,“对了若兰,我有件事要和你说。”  “嗯,老爷子我听着呢。”  “沐家的大少爷你还记得吗,大概一个多月前他曾经来权家做客,是你伺候的。”  姚若兰当然有印象,因为招待的人身份显赫,她还特意问了其他佣人,沐家是什么来头。  沐家在京都的势力仅次于权家,同样是权贵。  这样的人家,还有过来的人,她还多少有点印象。  “老爷子有何吩咐?”姚若兰还以为那些人要过来做客,老爷子想要她招待。  老爷子朝她看了眼,“沐大少爷看上你了,想让你做他的妻子。”  姚若兰,“……”  陆七见姚若兰脸色苍白,明显是吓着了,她适时的开口,“爷爷,您能不能把话说明白点儿啊,看把若兰吓得,有你这么牵红线的么?”  什么叫看上,这话说得不中听。  老爷子摆摆手,“都是自家人,我拐弯抹角说那么多做什么,这是沐家少爷私下里和我说的。”  姚若兰确实吓得不轻,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还会被哪个权贵看上,就她这幅样子,大街上一抓一大把,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啊。  所以,她不太相信,以为老爷子是闲着没事无聊说得玩笑话,“老爷子您真爱开玩笑,沐家少爷怎么会看上我呢。”  “怎么,你觉得我权老爷子是个很不靠谱的人么,会拿这种事儿开玩笑?”老爷子不悦的冷哼。  姚若兰尴尬的笑了下,“不不,老爷子您别生气,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就是觉得太突然了,而且以沐少爷的身份怎么都不可能选我做妻子。”  “怎么不可能,别小看了自己啊若兰。”  老爷子解释道,“沐家大少性子沉稳,不像其他富家子弟,在家中的地位颇高,他能看上你自然有他的道理,若兰,你很能干,对于沐大少来说应该是个好妻子。”  好妻子?  可能吧,她如此听话懂事,对人对事从来都是不争不抢的态度,那些富家子弟可能会偶尔喜欢她们这种,可时间长了,一旦对比起来就会嫌弃她们的出生。  只是这种婚姻能幸福么?  姚若兰曾经想,如果想要摆脱权绍峰,想要彻底死心,大概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合适的人结婚了,但她没想到这个人会是一个权贵,他们的身份根本不合适啊。  ------题外话------  最近更新确实不多,不过清清要说的是,本文这个月31号结局,清清在存结局,到时候写结局不会请假的,所以大家多多包涵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