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31 结局(1)

431 结局(1)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6652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6
    这种好事换了别人肯定会迫不及待的答应,但陆七知道,姚若兰不是这样的人,她应该不会愿意吧。  毕竟她跟她说过那天晚上的事,陆七猜测着,若兰应该是喜欢阿峰的。  所以陆七便想帮姚若兰说话,“爷爷,您别吓若兰了,她经不起吓。”  老爷子拧了下眉,“唉,我怎么可能是吓她啊,小七,连你也不相信么?”  “我不是不信爷爷,你看若兰……”陆七有点摸不透老爷子的意思了。  而姚若兰本人却在想,这桩婚事如果真的成了她会不会彻底和阿峰没有关系了,到时候她就能逃掉一切,再也不用面对他了?  是的,她一直在逃避,因为权绍峰对她愧疚,时时刻刻的缠着她,姚若兰很是纠结,她不想再这样下去,既然他们俩没有未来,又何必苦苦纠缠?  老爷子道,“只要若兰肯嫁,将来我们就是她的娘家,我可以给她养女的身份出嫁,这对她将来在沐家有很大的好处。”  这等殊荣是其他佣人未曾有过的,可见老爷子对姚若兰有多看重。  而这番话更让姚若兰受宠若惊,没想到老爷子能这么把她当回事,大概是看她姐姐的面子吧。  眼见姚若兰傻眼了,老爷子笑着开口,“若兰,你也别太见外,你在我们权家做事,能被沐家少爷看上是你的福气,我这么做当然有这么做的理由,不光是保护了你,也给了我们家一条路子。”  他这么说就是不想让姚若兰拒绝。  在商场上多个朋友总是好的,相信他这么说姚若兰也能明白,虽然她不是权家人,好歹在权家做事,而权老爷子牵了这条线也是有功劳的,以后沐家和权家也就是朋友了。  利益而已,不过这种利益是平等的,对大家都有好处,何乐而不为。  姚若兰心乱如麻,不知道该怎么做抉择,这件事情来得太突然,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老爷子心里跟明镜似的,阿峰那小子答应他两次会问问若兰的意思,可现在他看若兰一脸茫然的样子就知道阿峰那小子根本没有和若兰说这件事。  阿峰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果断一点?  末了,老爷子问她,“若兰,怎么样,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我,我……”姚若兰双手交错而放,她结巴的应声,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没事没事,不要害怕若兰,婚姻大事你可以和你姐姐商量,我等你的答复。”  老爷子说完就进去了,花园里只有陆七和姚若兰两个人,有些话也方便说。  姚若兰总觉得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在她身上,“小七姐,你觉得这事是真的吗?”  “爷爷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八成是真的,不过爷爷也说了,婚姻大事你自己做主,他只帮你传达信息。”  沐家大少爷陆七并没有见过,不过跟在权奕珩身边她是有所耳闻的,听说是个挺正经的男人,也没有什么花边新闻,在事业上那就不用说了,是难得的人才,这样的人明面上听着确实值得托付。  姚若兰努力回想那天的情况,良久,她叹息,“可是我连沐大少具体长什么样都忘了。”  陆七听了她这话意识到什么,问,“若兰,莫非你真的有这个想法?”  “就像老爷子说的,这是一件好事,想必京都的名门千金们都想嫁给沐大少吧。”姚若兰苦涩的勾了勾唇,她是想找个人结婚,但她生出这个想法之后老爷子就和她说了这番话,难道这是命中注定么?  “若兰,你不是……”喜欢权绍峰么?  后面的话陆七没有问出来,她觉得不合适,而是将她的手放在掌心安抚,“若兰,你回去好好想这事,千万不要儿媳懂么。”  “那小七姐,我先回去了。”  “嗯。”  陆七看她离开才回去前厅,老爷子正在悠闲的品茶。  “爷爷,您到底什么意思,不是说想把若兰和阿峰凑在一起么?”陆七可舍不得这么好个妯娌,一进来就迫不及待的质问老爷子,一脸的不高兴。  这件事她答应过权绍峰的,好好劝劝若兰。  可怜的阿峰,好不容易和权玉蓉离婚遇到姚若兰这么个好女人,竟然让自家爷爷拆台了。  老爷子神情淡定得很,他手指敲着桌面,“你呀,不懂。”  “我怎么不懂了,说说看,您考虑的是哪门子心思?”  “呵呵。”老爷子笑出声,“说实在的,我是看好若兰和阿峰两个人,可他们两人自己没这个意思,特别是阿峰,我曾经问过他喜不喜欢若兰,他半天也说不出所以然出来,我看这孩子……”  “爷爷,您是故意逼阿峰就范么?”  老爷子摇头,“不不不,我怎么可能这么做,你姜姨逼迫的事情已经做过了,没起到一点效果,反而让两个孩子生了意见,我刚刚和若兰说的话都是真心的,至于阿峰,他有他自个儿的命数,我也懒得操心了。”  “可是爷爷,您在这个时候提这件事情很不合适,就怕若兰是赌气嫁给沐少爷,也不知沐少爷为人怎么样,到时候她婚姻不幸,我怎么向她姐姐交代?”  “所以说这件事情不能着急,我不是让若兰考虑么,你有时间也可以和沈家的那位说说,看她是个什么意思,毕竟除了姚若兰她才是最有发言权的。”  “嗯,我会说的。”  陆七一刻也等不了,想着明天应该和要若需见一面,然后他们也要找人考察一下沐少爷的人品。  *  姚若兰心事重重的回去,姜淑艳已经吃晚饭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了,倒是权绍峰不见了人影。  听到动静,姜淑艳从沙发里起来,她嘴角染了笑意,“若兰,你回来了啊。”  “嗯,夫人我去收拾。”  姜淑艳朝她招手,“不用了若兰,你陪我坐会,有人收拾。”  姚若兰乖巧的点头,“那行夫人,我先给你去泡一杯茶。”  “我倒是不用,阿峰吃完饭就去书房忙了,你给他冲一杯咖啡送上去。”  姚若兰不好怎么拒绝,也只能答应下来,尽管她有千般不愿意,但是想想,她既然回到了这里,那么就该接受一切,以后可能会和权绍峰主仆的这么接触下去吧,她该好好锻炼自己。  咚咚咚。  不多时姚若兰端着咖啡敲响了书房的门,权绍峰说了声‘进来’,姚若兰才敢推门而入。  “若兰。”男人抬起头看她。  “二少爷,你的咖啡,夫人让我给您送上来。”  权绍峰应了声,手指点着对面的沙发,“坐吧。”  那个沙发,姚若兰记得很清楚,就是他们那晚缠绵的支柱,她这会儿看着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姚若兰上前帮他把咖啡放到书桌前,“二少,夫人还让我下去呢,我先去忙了。”  “我们谈谈吧若兰,是时候谈谈了。”  姚若兰想想也是,她刚回来是该好好的和他谈一谈,至少过去的事情她不想再提。  她放下咖啡后在权绍峰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权绍峰关了电脑,视线落在对面的女人身上,她依然穿着很素净的衣服,头发用橡皮圈挽着,露出姣好面盘,权家的佣人都是这种穿着和打扮,干净利落,以免头发掉下来他们嫌脏。  “二少,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回来还习惯么?”权绍峰一点准备也没有,其实该说的他们早就说了。  她能回来,权绍峰很是高兴,至少说明姚若兰已经没那么计较,相信过不了多久,她应该能释怀那件事,到时候他便想谈谈关于责任的事,总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  “嗯,挺好的。”姚若兰紧张的搓着双手,她垂着头,也不主动开口。  “好就好,以后你住到二楼来吧,这里反正也是空着。”  “二少……”  “别急着拒绝我,我是为了方便,最近工作比较忙,你若是住到二楼来可是随时照顾我的生活。”他这样说,让姚若兰没有拒绝的理由。  “但是夫人那边……”姚若兰不愿,整个二楼都是权绍峰的地盘,她住上来像什么样子,外人若是知道了指不定怎么说闲话。  “这些你不用操心,我妈晚上有张妈照顾,你下面的房间就让给张妈吧。”  姚若兰不满意这样的安排,“这样吧二少,我还是和夫人商量一下。”  “若兰,是不是连你也觉得我这个二少爷说话不作数?”  “没有没有,二少我没有这个意思。”意识到他不高兴,姚若兰赶紧解释。  “那就这样说定了。”  “我那个,那个下面还有事在等着我。”她真是一刻也不愿和他单独待下去,不知为何,每一次和他在一起,姚若兰总是紧张得不行。  明明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相处的那么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  权绍峰叹了口气,“行了,你去忙吧。”  书房的门被姚若兰轻轻关上,权绍峰双手撑在额前,末了他点了一根烟抽上。  若是不这么做,这丫头也不知道要躲他到什么时候,只有让她搬到楼上来,他才有机会和她聊聊天,偶尔开导开导她,还能培养彼此之间的感情。  姜淑艳不是想让他们在一起么,那从现在开始他们就培养培养感情,免得结婚后有各种不适应。  想来想去权绍峰也只有这个办法解决,他不想辜负若兰,但是又怕现在提出结婚太草率,不仅是对他的不负责,也是对若兰的不负责。  等姚若兰收拾好,她陪姜淑艳一起坐在客厅里聊天。  “怎么样,阿峰还在忙吗?”  “嗯,听说最近工作挺多的。”  姜淑艳点点头,“你有时间就多关心关心他,这孩子忙起来也不顾及自己的身体,我啊,有别的事要操心,难免有时候忽略了。”  “我会的夫人,您放心吧。”  姜淑艳是过来人,看姚若兰这个样子不禁问,“怎么了,看你出去一趟好像有心事。”  “没有啊。”  “若兰,你觉得有些事情能瞒住我吗?”  姚若兰想想也是,老爷子和她说的话估计总有天也会说给姜淑艳听,与其那时候和她说,倒不如这时候说出来给姜淑艳打个预防针。  “是这样的夫人,晚饭的时候老爷子跟我说了一件事。”  “什么事?”  “他说沐家的沐大少想娶我为妻。”  站在楼梯口的权绍峰听到这话怔住了,他差点忘了这事儿呢,怎么爷爷亲自和若兰说了?  男人手掌紧攥成拳,站在原地仿佛忘了该做什么。  楼下的姜淑艳听后同样的震惊,怎么这事她都没有听老爷子提起过?  沐家,那可是仅次于权家的大家族,怎么可能看上姚若兰这么个女人呢?当然,也不是她对姚若兰有成见,而是觉得意外。  “你说什么?这是真的吗?”  “我也怀疑过,也问过小七姐,应该不是假的。”姚若兰不想隐瞒,因为她真的很想找一个安定的人结婚,然后将那晚的事通通忘掉,从此和权绍峰再无纠缠。  哪怕午夜梦回再想起,她也不会这般难受。  “夫人,您应该知道沐家吧。”  “我知道。”已经下楼来的权绍峰在姚若兰身后开口,声音清冷。  姚若兰愣住,她缓缓回头看向男人,抿着唇没说话,只是痴痴看着他同样清冷的容颜。  他生气了吗?  权绍峰双手插兜,嘴角溢出的笑容讽刺,“怎么,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嫁到沐家去,这就来打听了。”  “阿峰!”姜淑艳不禁一阵头疼。  好不容易俩人的关系有所缓解,这个孩子怎么就不注意说话呢。即便若兰真的想要嫁到沐家去,那也是她的选择,姜淑艳虽然不舍,但也不能强求。  这些天她也想明白了,那件事确实是她做得不对,不该心急的把两人绑在一起,以至于现在的情况更糟糕了。  “妈,我难道说的不对么,人家早就攀了高枝,哪里还瞧得上我们,沐家大少在沐家的地位颇高,不像我只是权家的二少爷。”权绍峰用手指戳了戳胸口,眼底的怒意明显。  如果刚才姚若兰能心平气和的和他谈话还好,正因为她的态度,冷淡得如同一块冰,他无法不胡思乱想。  姜淑艳开口道,“阿峰,你别这么说,沐家其实是不如我们家的,只不过沐少爷的父亲在政界上有一定的地位。”  “那又怎样。”  姚若兰实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嘀咕了一句,“简直莫名其妙。”  她的话让原本就炸毛的权绍峰崩溃了,男人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冷冷出声,“把话说清楚,怎么莫名其妙了,你一回来就摆着个脸给谁看,你说我错了,我道歉了,你还要我怎么样?”  “放手!”姚若兰的手腕被他拽得生疼,想要挣脱男人的力道,可她一动,那股力量只会越紧,她也只会越疼。  权绍峰的眼神更加冷厉,一再重复,“你把话说清楚。”  “你让我说什么?”  “说你是不是等着嫁到沐家去?”  姜淑艳急得要死,眼看两人都红了脸一发不可收拾,为了避免这场战争,她只能装晕。  “哎呦喂,我我不行了……你们……”话还没说完姜淑艳就倒在了沙发里。  “夫人!”  “妈!”  两人顾不得其他,赶紧上前去看姜淑艳,房子里顿时乱成一团。  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权玉蓉站在门外,她刻意过来刷存在感,没想到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  若兰要嫁给沐家的大少爷,姜淑艳被气出病来了。  呵呵,若兰那个贱人命还真是好,怎么沐家少爷的眼光差到这种地步么,竟然连若兰这种货色都看得上,也真是奇了。  “小姐,现在我们要怎么办?”跟在权玉蓉身边的小丫头低声问。  权玉蓉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呵,走着瞧吧,姚若兰这个贱人我绝不会放过她,竟然敢趁虚而入,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姜淑艳被送到了医院抢救,一路上她已经昏迷,送到医院的时候也没有清醒的迹象。  权绍峰和姚若兰愧疚得不行,他们只顾自个儿言语上痛苦,怎么没有想到姜淑艳身体不好,受不得刺激呢。  特别是姚若兰,她不是一向很能忍么,权绍峰说什么就让他说好了,为什么没有控制住?  姜淑艳被医生和护士送进了抢救室,权绍峰和姚若兰还有张妈在外面等,夜晚的医院很凉,尤其手术室外的走廊,除了他们半个人影也看不到,冷清得让人害怕。  张妈找了个理由先离开,医院的走廊外只剩下姚若兰和权绍峰两个人,安静得连彼此的呼吸声都听得见。  他们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彼此面对面的靠在墙面上等待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  “阿峰,阿峰!”  权玉蓉的到来打断了医院的宁静,女人表现得很是焦急,她不顾穿着高跟鞋,几乎是跑过来的,“阿峰,妈怎么样了?”  “大晚上的你怎么过来了?”权绍峰由于长时间没开口,一开口声音沙哑无比。  权玉蓉一脸愁容,急急的道,“我是听佣人说妈晕倒了,特意过来看看,怎么会晕倒的呢。”  “是我不好,不该说话气她。”  “医生怎么说?”  权绍峰一阵懊恼,“医生还在里面,估计要出来才有结果。”  “那我陪你在这儿等吧,不然我回去也不放心。”  听她说要留下来,不仅姚若兰觉得不可思议,就连权绍峰都异常的震惊,他缓了缓神色,余光朝对面的姚若兰看了眼,“玉蓉,你还是回去等消息吧,这儿晚上冷。”  权玉蓉摇头道,“我没事,阿峰,你不要和我客气了,不管怎么样我也是你的姐姐,以前我没有珍惜和妈的感情,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无论她接不接受我。”  “你能这么想当然好,不过这里……”权绍峰还是觉得不妥。  权玉蓉不给他拒绝的机会,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阿峰,连你也不给我机会么?还是你不相信我能改正?”  “我知道以前都是我不好,是我太任性了,才会让妈妈伤心,她不相信我,不喜欢我,我都可以理解的,只是阿峰,我的人品你还不相信么,还是那件事在你心里依然有抵触,你不愿再把我当成你的亲人?”  话说到这个份上,相信谁也不忍心拒绝,就连作为外人的姚若兰听了都要被打动了,若不是她见证了权玉蓉的嚣张跋扈,恐怕也会相信她说的。  权绍峰当即解释,“玉蓉,我不是这个意思。”  “阿峰,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的性子你清楚的很,除了有些骄纵,其他……”  权绍峰听着不免觉得烦躁,“好了玉蓉,你愿意留下来便留下来吧。”  “嗯。”权玉蓉笑着应了声。  她和权绍峰一起在家属区的沙发里坐下,且不动声色的瞪了对面的姚若兰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看吧,即便我和他离婚了,他也舍不得我受罪,也无法拒绝我的请求。  三人的世界本就是尴尬的,权玉蓉不断找话题试图让权绍峰放松,还出言安慰他,让他别担心了。  姚若兰觉得自己站在这儿就是个多余,权玉蓉在这儿她不愿意和她发生口角,特意躲到了一边。  等到姜淑艳被医生从病房里推出来,权玉蓉和权绍峰第一时间围上去,包括伺候她张妈,根本就没有姚若兰站的地方。  医生说姜淑艳的情况很危险,不过送来的及时,加上他们的抢救,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就是要住院调养几天。  听了这番话姚若兰彻底放心下来,她本想留下来照顾姜淑艳,可对面权玉蓉一直缠着权绍峰。  “阿峰,刚才医生说妈需要静养,人多了反而不好,要不然让他们回去吧,我们留下来照顾就行。”  权绍峰抿着唇没说话,而是和医生一起进去了病房,他想知道姜淑艳到底是什么病,这么点惊吓都受不了,将来他可得仔细着。  他进去,权玉蓉当然也是要跟着进去的,姜淑艳还未清醒过来,她就得趁着这个时候把某些事情做主办了。  再不济她也是权家大小姐,说话还是作数的。  所以在权绍峰进去的第一时间,她便让姚若兰回去了,说是夫人受了惊吓,醒来只能喝汤汤水水,让姚若兰先回去熬汤。  姚若兰杵在这儿也确实不自在,权玉蓉这么说,她便先回去了,反正夫人也脱离了危险,她完全不用担心,况且张妈还在这儿照顾呢。  这一晚姚若兰根本没办法入睡,她回到权家已经是凌晨三点,想到姜淑艳很有可能早上就醒过来,她必须从现在开始熬汤,明早煲好才能送到医院去。  或许是姚若兰太累,等把汤的材料加入电锅,她便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睡着了,早晨她是被一阵响动惊醒的,一起身便看到了权绍峰阴沉的脸。  “二少,你,你回来了?”她诺诺的问,仿佛做了什么心虚的事,事实上,是因为经历了昨天的事,姚若兰害怕了。  权绍峰看着她眸色一沉,这个女人,竟然还有心情在这儿睡觉,昨晚在医院安顿好姜淑艳,他一转身就没看到她的人影了。  “你的心可真够狠的,都没去看我妈一眼,怎么要嫁到沐家去真面目就显露出来了。”他话里讽刺意味十足,听得姚若兰心脏一紧。  不过姚若兰觉得有些事该解释的还是要解释,“二少,无论你怎么想,我是回来给夫人熬汤的。”  权绍峰冷笑了声,脸色并未有丁点缓和,“我承受不起,医院有张妈照顾,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可不敢耽误你的大事。”  ------题外话------  月票活动已经正式起航,亲爱的们,表吝啬你们手里的票子哦,你们的鼓励就是清清的动力,本文已经靠近结局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