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435 结局(5)

435 结局(5)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8774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27
    慕家这几天很热闹,天天都会有人来看小少爷。  这天晚上,佟嘉伟带着橙橙来了,叶子晴换了件衣服下楼,慕昀峰抱着儿子在客厅里来回走。  “宝宝乖,爸爸抱着舒服吧,睡得可真香呢。”慕昀峰的声音很大,像是故意在佟嘉伟面前炫耀什么。  佟嘉伟他不理他,知道这男人的德行,他把带来的东西交给叶子晴,“叶子,恭喜你,这是给孩子的礼物,也算是一点心意。”  “谢谢你。”叶子晴客气的收下。  橙橙拉了拉叶子晴的手,“阿姨,我能看下小弟弟吗?”  叶子晴摸了下他的头,“当然可以啊。”  橙橙兴奋的去找慕昀峰了,“叔叔,小弟弟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等等就长大了。”慕昀峰弯下身来,特意让橙橙看儿子。  “哇,小弟弟真可爱,好小哦,那长大了他能和我玩儿么?”  “当然可以了。”  “……”  这边,叶子晴和佟嘉伟面对面的坐了下来,许久不见,自然是要问候的,“你最近还好么,我看橙橙挺粘你的。”  提到儿子,佟嘉伟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他身上,他已经没了当初的那份抗拒,“我挺好的,其实橙橙这孩子一开始和我接触是很怕我的,但也不知为何,他又怕我又粘我,大概是父子的天性吧。”  “他会吵着要妈妈么?”  “怎么不会,到底也只是一个孩子,这些年一直在他妈身边长大。”  叶子晴想想都觉得心酸,其实她还是挺喜欢橙橙这孩子的,“嘉伟,你有没有为孩子考虑过,他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他的错,你们不应该这么对他。”  “我会照顾好他的,既然他来到这个世界上,那就说明和我是有缘分的。”  “嘉伟,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她问的是他和佟倩倩真的没可能了么,橙橙那么可爱,他现在还小,等他长大了知道真相,对他是一种伤害。  佟嘉伟自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叶子,你别劝我了,我不会为了孩子开始自己的一段婚姻,假如这段婚姻不幸福,带给孩子的还是伤害。”  这话叶子晴同意,一段合适的婚姻不是因为孩子促成的,这事儿吧最主要还是佟嘉伟,他如果对佟倩倩真的没有感觉,那么强求也是没用的。  叶子晴想到之前和佟倩倩见面,那个女人满身伤痕,她于心不忍,还是将事实说了出来,“佟倩倩在国外并不幸福,她的老公好像经常对她实施家暴。”  佟嘉伟闻言当即变了脸,“你怎么知道?”  “我之前和她见过面。”叶子晴喝了口水继续,“嘉伟,她求我不要告诉你,也来找过我,说不会破坏你和我……她真的是个不错的女人,但我也不能强求你什么。”  “叶子,你说的都是真的?”  不管有没有别的情分,佟倩倩毕竟是他的姐姐,怎么能让别人这么欺负?  那个男人,敢这么欺负她?好歹她也是佟家大小姐,虽然是养女,从小也是被佟家二老捧在手心里的。  佟嘉伟一刻都不能忍!  “当然是真的,我是女人,太了解一个女人的爱,她这么做都是为了你。”  佟嘉伟激动吼了出来,“我不需要她这么为我,自作聪明的女人!”  经过这一吼叶子晴相信,佟嘉伟对佟倩倩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吧,要不然哪能这么愤怒。  “叶子,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慕昀峰听到吼声把儿子递给月嫂,他走过来妻子身边坐下,“他发什么神经啊,是在吼你么?”  叶子晴摇头,“当然不是。”  “以后还是不要和佟嘉伟接触了,他那个人阴晴不定的。”  叶子晴好不容易可以不用躺在床上,她想在下面多坐会,“他人挺好的,人家是真心来看我和孩子。”  “可我不喜欢他。”  “你是心里容不下他吧。”  慕昀峰被戳中心事,想到之前叶子晴差点嫁给那个男人,语气酸酸,“总之,别和他有过多的来往了,有我照顾你和孩子还不好么?”  叶子晴才不吃他这一套,“阿峰,无论我将来怎么样,总得有自己的交际圈子吧,你管不着我。”  慕昀峰被叶子晴的这番话堵得哑口无言,心口闷得慌。  他从月嫂手里接过儿子,浑身的神经都紧绷了。  怎么,叶子还不愿意答应和他复婚么?  为了这事儿,慕昀峰这几天一直在主动求和。  慕夫人从厨房里钻出来,看到慕昀峰怀里的孩子大惊,“哎呦阿峰,你快把孩子给月嫂,不是这样抱的,别弄疼了他。”  “妈,别大惊小怪的,我会抱。”  “会抱什么呀,快快快,给月嫂。”  慕昀峰有些无语,“妈,他是我儿子,我还不能抱啊。”  “你别带着情绪去抱,小心弄疼他。”  “他是我心肝宝贝,我怎么舍得弄疼他呢。”  慕夫人看向叶子晴,“叶子,你看你和阿峰孩子都有了,该给孩子一个好的名分吧。”  叶子晴笑了笑,“妈,你就放心吧。”  “你这是答应了?”  “嗯,我想通了,等孩子百天后就和阿峰去复婚。”  这个结果慕昀峰一点也不满意,“还要等百天,过两天不行么?”  他恨不得现在就去呢,尤其刚刚受了刺激,佟嘉伟那小子估计还没死心。  “你就知足吧,要不然再过个两年?”叶子晴调侃他。  慕昀峰瞪了她一眼。  慕夫人也怕夜长梦多,说了句,“要不然这样吧,等烨烨满月,那时候也快到年关了,你们去办了吧。”  反正准备和好,叶子晴这么说也不过是图个嘴乐呵,既然慕夫人都开了口,她也不好再不答应。  “那行,妈,就听您的。”  慕昀峰把她搂了过来,信誓旦旦的保证,“叶子,你放心,我肯定会对你和儿子好的。”  嗯,她相信以后的生活都会幸福的!  *  沈辰旭这些天工作比较忙,算起来已经有四五天没去小木屋了。  他是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平时也很少给若芳打电话,除非真有什么事。  这天好不容易五点就忙完了公司的事,沈辰旭想去小木屋看看若芳,这么多天没碰女人,今儿晚上一定得好好和若芳过过二人世界,光是想想沈辰旭都觉得激动。  穿好外套,沈立明突然打电话过来。  “今晚和沐小姐的约会没忘吧?”  “我还真忘了。”沈辰旭手指敲着桌面,显得漫不经心,他压根就不打算赴约,而之前说的他也没放在心上。  沈立明嘴角抽了抽,“我不管你真忘了还是假忘了,总之我现在提醒你了,你就得准时到场。”  “抱歉,我有约了。”  嘟嘟嘟,沈辰旭挂断了电话,而这边的沈立明气得想把手机给砸了。  不用想他都知道,儿子是去找了谁。  这些日子,他特意给儿子安排了不少工作,让他没有时间去和姚若芳约会,也好让那个女人离开,只是今晚,他们和沐家那边说好了,安排两个孩子吃饭。  沈辰旭在京都的名声不好,不过沐老爷子看重和沈老爷子的情意,也清楚沈辰旭的个性,不是那种贪图美色的男人,变成这样都是因为十年前的一件事,他们也为之可惜,正因为这样,沐老爷子才觉得沈辰旭有情有义,想让两个孩子先处着。  对于沈立明来说这是个好机会,促成了这门婚事,沈立轩一家可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可沈辰旭对于这门婚事却一千个不愿意,甚至还在老爷子面前拒绝,要不是他当时拦得快,这门婚事就黄了。  这要想到这些,沈立明就焦心不已。  沈辰旭到小木屋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这里车是开不进去的,通常沈辰旭过来还要走一段小路。  小木屋里没有灯,沈辰旭拧了下眉,莫不是这么早若芳就睡了?  想到这儿男人加快了脚步,他有种迫不及待想把若芳按在怀里的冲动,天气冷,怀里抱着一个人,还是他喜欢的人得多舒服。  沈辰旭被自己的这种想法怔住了,喜欢?  他喜欢若芳吗?  他自嘲的扬了扬唇,喜欢了又怎样,喜欢就留在身边呗。  只是当他进去小木屋,里面再也没有等待他的若芳了,而卧室的衣柜里也洗劫一空。  沈辰旭当即发觉不对,叫来了玫瑰园周围的人,特别是平时和若芳走得近的那名小丫头。  “住在这里的人呢?”  “沈少您不知道吗,今天下午若芳小姐被人接走了。”  沈辰旭一听脸色猛然一变,激动的咆哮,“被谁接走了?”  小丫头吓得大气也不敢出,良久才摇头道,“我,我不知道。”  沈辰旭只觉得一口气没缓过来,他后退了两步,两手无助的垂下,脑海里没有一丝头绪。  若芳这个时候不在,定然不是跑出去玩的,更何况属于她的衣服都带走了。  一时间,沈辰旭觉得这个房子里属于姚若芳的气息也要一并消散了,他努力的想抓住什么,却无能为力。  若芳会去哪儿?难道又是沈辰皓?  沈辰旭一刻也等不得,立马驱车去找了沈辰皓。  这一次他即便再心急也没有大打出手的进去,来得路上他已经想好了,不能和沈辰皓闹僵,否则若芳的去处就得花很长的时间才能找到。  沈辰旭刚送姚若雪上去休息,下来时就听见保镖汇报说沈辰旭过来了,在沈家门口等他。  沈辰皓皱了下眉,他奇怪的是以那个男人的脾气不是应该直接冲进来么?  “沈大少深夜造访有什么事么?”沈辰皓嘲讽的开口。  沈辰旭的那出算计让他和若雪错过了整整三年,这件事一直记在沈辰皓心里,要不是老爷子拦着,他这会儿绝不会和沈辰旭站在这里心平气和的说话。  “若芳有没有在这儿?”  沈辰皓闻言拧起了眉,他这两天没有和若芳联系,怎么,若芳不见了么?  “她不是在你那儿么?”  “不在!”  沈辰皓一拳挥过去,然后揪着他的衣领狠狠的问,“沈辰旭,你对她做了什么?”  沈辰旭也快急疯了,听说不在这儿,他的心仿佛被无数的针扎着,“我什么也没做,信不信由你。”  “别他妈的给我来这套,沈辰旭,你是什么人我最清楚不过。”  “清楚吗?”沈辰旭冷笑了声,“自以为是。”  沈辰皓松开他,他最担心的是若雪,而为了若雪的身体和情绪着想,他也只能帮忙隐瞒这件事,“这件事别让若雪知道,我会帮你找的。”  “当真?”沈辰旭眯眼,点了根烟。  他言语简洁不愿多说一句废话,就想看看沈辰旭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  “不相信的话我现在就打电话。”  看沈辰皓的样子不像是装的,和上次若芳失踪不同,沈辰皓所流露出来的紧张和不安太过于逼真。  沈辰旭虽然和这个堂弟关系不好,但对他也有所了解,为人正直,他已经能基本确定,姚若芳的失踪和他没有关系。  沈辰旭唯一的期望破灭了!  他多希望这一次和上次一样,不过是沈辰皓他们使的手段,那样至少还能知道若芳是安全的。  “有消息就告诉我,我先走了。”  沈辰旭掐灭了手里的烟,大步离去,他必须发动所有的人寻找若芳。  回到车里,沈辰旭头抵着方向盘,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整理了下。  小木屋里若芳带走了所有的衣服,那么也就是说,这件事情早在若芳的计划之中,她是自愿离开的,不是被人绑架!  只是沈辰旭不懂,若芳为什么要走,他尤记得那天晚上,他带着她去还未装修的店面,她脸上喜悦和向往那么明显,她怎么可能离开他。  明明说好了,她明年好好的经营一家花店,这不是她一直想要的安宁生活么?  他都这么努力了,为何她还是不满意。  末了,沈辰旭拿出手机继续拨打姚若芳的电话,那头显示的还是关机。  他知道,无论打多少遍都是这个结果,可他该死的就是不死心。  姚若芳就这样失踪了,毫无头绪,而这个女人离开之前,什么都没给他留下。  沈辰旭怎么都没想到那次他们在一起是最后一次。  呵,想逃是么?  沈辰旭猛然抬起头,眸光倏然变得冷冽。  他就说嘛,女人是不能惯的,你越是对她好,她越是不识抬举!  黑色轿车疾驰在山道上,沈辰旭视线盯着挡风玻璃外,他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吩咐,“无论花多大的代价也要给我把人找出来!”  他不会放过背叛他的人,多年的往事如同倒带般涌出来,沈辰旭将油门一脚踩到底,也不管路人骂他疯子。  是,他本来就是疯子!  终于,在凌晨一点,经过沈辰旭多番查找,在A国国际机场堵住了拉着行李的姚若芳。  姚若芳今早在本国国土出发,为了不让沈辰旭找到,她中途转了几趟航班,要不然今天下午就能到达目的地。  因为旅途辛苦,姚若芳这会儿脑袋还是懵的,她拉着行李箱随着人群走出去,这个陌生的国度令她本能的抗拒,她一个人出来并没有告诉姚若雪,走的时候也只给若兰发了一条短信,让他们不要担心。  看到堵在出口的男人,姚若芳懵了,眼里露出难以置信,“你,你……”  她眼花了吧,沈辰旭怎么会在这里,她都那么小心了,这个男人未免也太神通广大了。  男人一袭黑色大衣,个头足足压住姚若芳的娇俏,他摘掉墨镜,眯眼浅笑,“想去哪儿?”  只是那笑太过于寒颤,看得姚若芳直哆嗦。  “我,我想来这儿学习。”  沈辰旭已经通过关系疏通了这边的人群,他将女人一把提到怀里,声音算得上是温柔,“呵,之前你不是说想要开花店么?”  姚若芳在男人怀里挣扎两下,“我那是骗你的,沈辰旭……我受够你了,谁要开花店了!”  “我还这么小你就要绑住我,你还算是人吗?”  “骗我?”沈辰旭眸色暗沉下来,一把掐住她的下颌,眼里勃发的怒意一涌而出,“姚若芳,你敢骗我,是还不是以为我对你好,你就可以伤害我?”  “你放开我!”  沈辰旭冷笑,“如若我不放呢?”  “你这个混蛋!我要报警!”  这是A国,沈辰旭应该不可以乱来吧,可她到底小看了沈家的势力,沈辰旭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这儿,定然是有关系的。  “我混蛋是吗,那就让你见识见识真真的混蛋。”男人笑,将她搂进怀里包裹住,不顾路人异样的眼光带着她走出来机场。  果真是她自己要逃的,他对她那么好,甚至为了她放弃了和沐家的联姻,这个女人就是这么报答他的么?  机场附近的酒店内,沈辰旭刷卡进去,然后他将怀里的女人狠狠一推,姚若芳躲避不及,被摔倒了地上。  她拧起眉痛得闷哼一声,想爬起来,这个时候男人却将她提了起来,粗鲁的拽到跟前,“怎么,觉得痛?”  “沈辰旭,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就想问你,明明说好的事情,为什么要变卦,为什么要偷偷跑掉?”  姚若芳受不了他这种盛气凌人的架势,凭什么她的生活要被人摆布?这个男人只会给她带来痛苦和惶恐!  “你还好意思问为什么,沈辰旭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了,我才多大,你觉得我会喜欢你这种老男人么?”  沈辰旭只觉得喉间涌起一股腥甜,他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手上的力道也不断紧缩,似是不肯相信这话是从这个美好的女子嘴里说出来的。  “你再说一遍?”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沈辰旭我有我自己的理想,你也有你的生活,我们之间从来都是你在强求,我在逃!”  “你就那么不愿和我在一起?”沈辰旭的言语不像刚才那般强势,真是有种难言的酸楚。  “是,我不愿和你在一起,都是你强求我的。”  男人深吸口气,一把将她拽到床上,他脱了黑色大衣压上去,两手禁锢着她不安分的身子,“那就一辈子强求吧,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沈辰旭,你滚开,别碰我,你每次碰我……我都恶心!”姚若芳用尽全力嘶吼着,她想用这样的话伤这个男人的自尊心。  可沈辰旭听后只有片刻的怔愣,恶心?  这还是头一个女人对他说这样的话,尽管他在外界的名声不好,每次和他过夜的女人都弄得伤痕累累,可在京都还是会有那些不怕死的女人千方百计的接近他,讨好他!  只有姚若芳,她当真是与众不同啊。  男人的怒火全部发泄在她身上,这一夜注定是疯狂的,而对于姚若芳来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痛苦,夜里,她即便昏睡沈辰旭也不放过她,继续在她身上发泄着。  以至于第二天到了中午姚若芳都还没有醒来。  到了下午,她是被皮肤上的痛感惊醒的,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男人正在她脖子上啃咬。  姚若芳吓坏了,昨晚她已经得到了致命的教训,再也不敢嘴硬和这个男人公开开战。  “别别……”  经历了昨晚的事,姚若芳本能的抗拒着男人的接触,身子想往后缩,可她浑身都没有力气。  昨晚的她真的很害怕,就那么睡过去再也醒不来了!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沈辰旭,她算是见识到了他的残忍。  “疼么?”男人将脸抬起来,手指掐着她的脸,目光寒得吓人,“起来,我们六点出发回国。”  回国?  姚若芳心里打颤,她才刚到这个国度一个晚上就要回去么?  回去了呢,时时刻刻被沈立明纠缠,让她滚,还要被沈辰旭这个恶魔折磨么?  不,她不要回去!  “我不回去。”  沈辰旭咒骂了声,手掌在她脸上拍了拍,“昨晚的教训不够,还想再来一次是不是?”  还来一次?还来一次她可能连命都没有了吧。  “我,我跟你回去。”  “哼!”沈辰旭将衣服扔给她,“时间宝贵,快点。”  姚若芳不敢怠慢,她浑身被这个男人折腾得伤痕累累,哪里还有力气反抗?  回到京都已经是凌晨,姚若芳这两天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她脑子浑浑噩噩,甚至连男人叫了几声都没听见,下飞机的时候还是沈辰旭将她从机舱里拽了出去。  “这么不愿回来,怎么,不想看看你亲爱的姐姐么?”  说到姚若雪,姚若芳嘴唇动了动,却喊不出声来,只是恨恨的瞪着眼前的男人。  沈辰旭恶趣味的摸了把她的脸,凑到她耳旁道,“我有没有说过,只要你不听话,你姐姐就会跟着你倒霉?”  “沈辰旭……你别动我姐姐!”只要一开口说话,她的嗓子就疼得不行,是昨晚被折磨的结果。  男人瞧着她激动的样子笑了,“呵,这都是你自找的。”  姚若芳被沈辰旭带到一个简单的公寓里,不像她之前住的地方豪华,反而有点像之前姐姐送给她的那套房子,格局和装修都差不多。  “从今以后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这儿,如果再让我发现你有逃跑的心思,我可就不会去找了,你就等着你姐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为你的任性买单吧。”  姚若芳听得心惊,她太清楚这个男人的个性,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相信这一次她真的惹怒了他。  在这里的几天沈辰旭每天都会过来狠狠折腾她一番,姚若芳宛如一个囚犯一样,没有自由,没有思想,也不能有情绪,只要她稍微说句不顺心的话,这个男人就会用姐姐威胁她。  这种悲哀的日子里,她某天接到了沈立明的电话,那头的男人不容她解释就是一阵大骂,“姚若芳,你这个狐狸精,不是说会自己走么?看来是我小看了你,别以为你这样我就拿你没辙了,等着吧,我会让你尝到背叛我的代价!”  姚若芳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她径直挂断了电话,推开卧室的玻璃门走了出去,外面的寒风很强,她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家居服,头发披散着,脖子上的咬痕清晰可见,都是沈辰旭这些日子的成就。  她活着天天被人威胁,原本年轻的生命,属于她的应该是对未来充满幻想的,可却被一个男人的霸道活生生的逼成了这样。  个个都来威胁她!  姚若芳想,是不是只有她没了,沈辰旭才会放手?她的姐姐才能平安的生下孩子。  这个世界弱小永远斗不过强者,她从一开始就输了,沈辰旭那样的男人一旦招惹了,你是躲不过去的。  姚若芳深吸口气,她站立的阳台比较宽,撑着座椅上去,她坐到了护栏上。  一旦下定决心,她就不怕了!  除了两个姐姐,这个世界上没有值得让她任何留恋的东西,但是沈辰旭那边,她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的,这种黑锅她不愿意背,免得死后,他把所有的怒气归结到姐姐身上。  很快,姚若芳看到楼下集聚了不少黑影,那是人群的脑袋,个个都在对她指指点点。  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姚若芳将手机从兜里掏出来,拨通了熟悉的电话号码。  “沈辰旭!”  沈辰旭今天异常的烦躁,他没想过姚若芳会给自己打电话,其实他内心是激动的,语气却又忍不住恶劣,“怎么,打电话有事吗?给你三分钟的时间,把事情说清楚。”  呵。  他总是这么霸道。  “沈辰旭,我要走了。”她说,“请你不要发怒,听我把话说完。”  沈辰旭猛然从办公桌前站起身,他隐约感觉到发生什么事,超期外套就往外跑。  “你在胡说什么!”  到了这一刻,沈辰旭是想不到她会走这么极端的方式的。  他每天都把她反锁在家里,外面还有两个大男人看护,应该是不会出任何问题的,她怎么可能要走呢。  “沈辰旭,你总是说只要你不放手,我就没有自由身,要陪你玩到你厌烦的那一天,可是沈辰旭,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人啊,我不是你的宠物,我有我自己的思想,我还这么小,你怎么忍心这么对我?前阵子你爸威胁我,说你和沐家小姐准备结婚了,逼着我从这个城市消失,沈辰旭,你说我要怎么办呢,我永远都是被威胁的那个人,我走,你不高兴,我留,你父亲不高兴,都想方设法的想弄死我。”  “其实沈辰旭,你不知道,我之前是想过嫁给你的,但我们身份不合适,你将来的妻子必定是千金小姐,而我不过是个毫无背景的普通女人,我们注定是没有结果的,我甚至拿着个提醒过你,你却说就这么着吧,敷衍着我。但你有没有想过,对于我是多大的伤害,我想要上学你不许,想要离开你,你不许……”  “沈辰旭,我的这种痛苦你是不会懂的,我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或许我们都不会再纠结了。”  沈辰旭拿着手机的手发抖,他听着她的这些话,不知为何,明明想解释的,可是到了这一刻他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说,她想过要嫁给他的,只是当时他搪塞了她。  原来他的罪孽如此深重,逼得她走投无路了。  找到她的那天,他只顾发泄身上的怒火,却忘了查证她要离开的原因,都是被逼的。  “沈辰旭,我们不要再见了,我死后唯一的愿望,你放过我姐姐。”  死?  沈辰旭被这个词给惊到了,他一口气没缓过来,他就听到了‘砰咚’一声,电话被姚若芳摔碎在地,而她的人也随着风落下!  “若芳!”男人咆哮着她的名字,可惜回应他的只有无尽的嘈杂声。  很快有别的电话接进来,是负责看守姚若芳的保镖。  “大少不好了,若芳小姐跳楼自杀了!”  沈辰旭的心漏跳了一拍,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能正常的说话,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吼道,“赶紧把人送进医院抢救,无论花多大的代价也要救活!”  楼下围观的人群早在若芳准备跳楼的那一刻就做好了准备,所以她落下来的时候掉进了大家准备的软垫上,但由于楼层较高,她还是昏迷了过去。  这天沈辰皓带着姚若雪来大院吃午饭,许久不见儿子,加上姚若雪的身体有所好转,她想和老爷子说说,把早早弄到自己身边带,为了让老爷子能松口,陆七也在。  饭桌上,这件事沈辰皓还没来得及对老爷子说就接到了下属打来的电话。  “你说什么?”沈辰皓脸色突变,看得在座的人也跟着心慌。  “二少,若芳小姐跳楼自尽了。”  沈辰皓喉间轻滚,他视线落在旁边的姚若雪身上,久久说不出话。  而这时陆七也接到了权奕珩的电话,告诉了她这件事,以及若芳被送到的医院。  陆七和沈辰皓相互看了眼,慌乱的神色如出一辙。  姚若雪急坏了,她急急开口问,“怎么了,你们俩是不是接了同一个电话,发生什么事了吗?”  老爷子也看出了端倪,“怎么回事啊?”  “爷爷,我有点事需要去处理一下。”这件事沈辰皓自然不能告诉姚若雪。  陆七也拿起外套准备走了,“我也要出去,若雪你好好陪爷爷吃饭。”  “你们给我站住!”姚若雪发了火,“欺负我这个孕妇是不是,准备瞒着我吗?”  他们一定是有事瞒着她,一定!至于是什么事她不敢想,因为这几天老是心慌,晚上也睡不着,好像有预兆一般。  果然是出事情了么?  “你们俩个啊,有什么事说出来,就这样走算怎么回事?”老爷子也不高兴了,好好的一顿饭怎么会变成这样?  陆七和沈辰皓深知这件事情瞒不住,电话里的人说姚若芳的伤势不轻,一时半会……总有一天姚若雪是要知道的。  只是他们不敢担这个风险。  ------题外话------  亲爱的们,明天文文就大结局了,下午会上传大结局哦。  清清又来啰嗦了,新文《隐婚蜜爱:老公V587》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收藏的亲点进去看一下,要不然光收藏不点开也是没有用的,动动你们乖巧可爱的小指头…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