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破庙有神仙>目录>

第四十章 再临云安

第四十章 再临云安

小说:破庙有神仙作者:雪满林中字数:2014更新时间:2018-01-11 07:18:32
   一路上又见着许多城池和村庄根本不是毁于洪水,而是毁于战火。被那寿侯军队抢劫焚烧……  若是以前,唐长生也许还会觉着这寿侯国用兵如此残暴,看起来似乎是并没有长期占据吴侯国土的意思?  但是现在他早就知道,那寿侯背地里居然勾结紫宸天庭的人,布下罗网,想要伏杀各方高手。  唐长生原本隐约知道,似乎最为重要的却是,紫宸天庭的高手似乎要在富阳山去找一件什么宝物,其他所做种种,其实都不过只是想要转移东华天庭这边势力的障眼法而已。  但是具体想要找什么东西,唐长生却是一无所知了。据他所知,富阳山上,似乎也并无什么值得大动干戈的法宝。要是有的话,岂不是早就落在了那位山神老爷的手中?  但是不久之前所遇到的紫宸天庭的妖人残魂,却是给他敲响了警钟。  这人居然在富阳山是为了寻找三界镜的?三界镜明明并没有在富阳山啊。  但是想起唐长生最初动用八卦镜穿越所出现之地,就是在那富阳山上。  再加上自家世界所留下的种种痕迹,东华天庭的令牌,紫宸天庭一方的法剑……  再加上自家门中的记述,很明显的,当年东华和紫宸两大天庭势力在自家那世界肯定是做过一场,而且还是规模相当庞大。以至于到了现在,还有着许多法宝流落在己方世界。  而三界镜让两方天庭的人都如此重视,显然重要性远远超出他唐长生的想象之外。  他很有着一种将三界镜再次拿出来好好研究一番的冲动,但是却又很快忍了下来。  不管这个时候有没有人在暗中查看监视,他都不能如此手贱……小心才使得万年船啊!  远远的,云安县城已经在望。即使是城池都还看不清楚的数十里之外,然而望气所见,依旧能够看出生气聚集,这就让唐长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来。  这个时候唐长生依旧走入到了云安县之中,此县看起来比当初还要破旧了不少。  但是比其他一些个城池好的太多,许多城池之中,人都死的差不多了。这云安县之中,还保持着起码的秩序,并没有受到什么大灾一般。  唐长生隐约猜到,云安县没有遭劫,很可能就是他唐法师的功劳。  隐约知道,当日寿侯攻下的许多城池,都立下那孟神君的神祠,似乎正是那黄泉幽冥大阵的关键。  然而云安县这里的孟神君神祠却是被他唐长生法师给无意间碰上破坏了,这应该也是云安县没有遭劫的最大原因。  可惜他这个功臣也不会有人知道,更不会有什么名分了!  自嘲一笑,唐长生却也根本不走正门,寻了一处低矮城墙,不过一丈多高之地,轻易的翻越而过。  这种高度,连一些身手敏捷的普通人都不一定能够挡得住,更不要说是唐长生这样的家伙了。  这城池原本落在了寿侯军队的掌控之下,此刻随着寿侯军队崩溃,寿侯被唐长生所斩杀,此城中守军也都早早退走。  而现在,控制这城池的居然还是那位知县,联合了数家大族,派出壮丁巡守城池,倒也有模有样。  唐长生原本对于那位寿侯军队一来就投降,甚至把女儿都嫁给邪神做血祭的这鄢陵知县不怎么看得上眼,如今却有些刮目相看的意思。想不到这货居然还有一点本事!  不过,这显然是那位越侯爷的事情了,和他唐长生法师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因此,这个时候,唐长生却也懒得多想这些事情,直接向着那神祠而去。  原本还有些担心,会不会随着寿侯军队的离开,这座神祠就被捣毁。  然而,很快唐长生的担心就烟消云散了。只见这神祠早已经改头换面,被本县人重新整修过,居然挂上了城隍神庙的牌匾。  “有意思,城隍神。”唐长生喃喃自语。  他自己那方世界上城隍庙多的去了,这方世界城隍庙却是极少。  在古时候,那城隍是城池的保护神,最为重要的,天下城隍都只是一个神而已。并非像是后世一般,每个城池之中,都各自有着不同的城隍。  可以说,除了神名还有继承之外,作为城隍的神职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  这方世界情况也是差不多,所谓的城隍却也是一个神,只不过显然供奉的人并不太多而已。  这些念头就在唐长生的脑海之中一晃而过,他站在神祠之外,脸上就露出了一种古怪的神色来。  他能够感觉到庙宇之中有着一股相当熟悉的力量,应该是自家派遣下来坐镇此处的阴兵。居然还在?  这庙宇废物利用保存着倒也还罢了,云安城的百姓怎么连原本神像也都留着?他们可不知道里面的孟神君,已经被他唐长生法师给干掉了啊!  却在这个时候,门微微一响。就有着一个少女,身形婀娜,已经提着一盏油灯走出。见到唐长生也并不惊慌,却是盈盈拜倒:“燕儿拜见恩公!”  “嗯,你怎么知道我要来的?”  “是神灵托梦,告诉于我,恩公会来的!”鄢燕儿低声说道。  唐长生微微暗惊,怎么也想不到,当日自家不过留下一个区区阴兵而已,想不到受了几天香火,现在看起来当真成了气候。  却不露半点神色,问道:“此处庙宇怎么没有拆掉,难道本县百姓不知道寿侯兵败身死么?”  夜风似乎有些寒冷,鄢燕儿也不过穿着极薄的有些类似睡袍的中衣,此刻在夜风之中微微有些发抖。  但是那种恭敬和柔弱,越发让人心生怜意,让人不由自主的会想到水中被风吹动的莲花。  “是小女子的父亲为了给小女子留下一个存身之地,所以才将此庙留下的,只是改了名字,省得日后麻烦……至于恩公的事情,我也和父亲说过了。”  唐长生听了,微微点头,道:“外面风大,我们还是进去再说吧!”(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