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003章 泼妇上门

第003章 泼妇上门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2376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43
    S省南川市。  比起京城十二月的天寒地冻,南川市的气温倒是高了不少,平均都在零度以上,偶尔冷的时候才是零下一两度。  不过因为S省处于东南部,冬天是湿寒的冷,“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却在南方的冬天里冻成了狗。”  不过冷归冷,谭果整日里窝在家里,烤着火,倒也悠闲。只可惜这份悠闲慵懒在谭果来南川市的第三天就被打破了,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不过是个保姆,竟然就霸占我们家男人的房子!”大清早的,一道凄厉刺耳的叫骂声划破了清晨的宁静。  将院子的铁门拍的砰砰响,叫骂的是个五十来岁的中年妇女,穿着艳丽的大红色毛呢大衣,烫着小波浪的短发,板着刻薄的老脸,脸上擦了粉,白森森的,配上她上挑的细长眼睛,看起来就是一副尖酸泼辣的相貌。  “妈,你不知道现在有很多这样不要脸的贱人,说是当保姆,其实就是当鸡,哄着男人掏钱给她们花,公公肯定是老糊涂了,才被这个贱人哄着将这一大幢房子给了她。”  站在中年妇女身边是个年轻一点的女人,看起来二十七八岁,怨愤的看着院门紧锁的院子,一想到这个房子的价格,气的眼睛都红了。  那个老不死的,哪里是双腿残废了,分明是脑子残废了!这么值钱的房子不留给儿子媳妇和孙子,竟然给一个不要脸的小保姆!  身为儿媳的陈月娥越想越是恼火,看向一旁叫骂的中年妇女时,眼中也多了迁怒和怨恨。若不是这个老女人不守妇道的在外面找奸夫,将这个老残废赶了出去,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  一个残废养在家里,最多给口饭吃,养上几年,能花几个钱?到时候人一死,这房子就是自家的了,哪里轮到这个当保姆的小贱人霸占着房产。  “贱人,你给老娘滚出来!敢霸占老娘家的房产,老娘剥了你的皮!”中年妇女越骂越气,再次将院子门拍的砰砰响,恨不能将霸占房子的贱人活剥了。  连续叫骂了十多分钟。  一抹嘴角横飞的唾沫,中年妇女气的直喘气,一想到几百万的房子就这么没了,妇女梗着脖子对着湛蓝的天空尖声叫骂起来,“王明喜你这个老不死的,死了都不让人安生!老娘诅咒你下辈子投胎到畜生道!”  如果知道那个老残废有这么一套值钱的房子,蒋英无论如何也会先哄着王明喜将房子过户到自己的头上,谁知道这个老不死的竟然什么都不说,两腿一蹬人死了,竟然把价值不菲的房子留给了一个当保姆的小贱人。  “妈,我爸当初肯定是病糊涂了,脑子不清楚,他的医嘱肯定是没有法律效力的。”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穿着黑色皮衣的王涛流里流气的说了一句,不管如何,一定要将房产弄到手。  “先见到这个小贱人再说。”蒋英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王明喜那个老不死,他要是还活着,否则老娘一定生撕了他!  而此刻,作为事件的主角,谭果从温暖的被窝里探出头来,乱糟糟的长发黏在脸颊上,睡眼朦胧里听着外面的叫骂声……  谭果眼角抽了抽,打着哈欠,瞄了一眼墙壁上的老式摆锤挂钟,早上七点?  “贱人,你给老娘滚出来!”休息够了的蒋英再次发挥泼妇的特质,砰的一脚狠狠的踹在院门上,咔哒一下,靴子的鞋跟一下卡进了铁制院门的缝隙里。  蒋英也顾不得叫骂了,回头对着儿子和媳妇叫唤,“小涛、月娥,快来扶我一下,我的鞋子前天才买的,三百多块呢。”  与这幢古民居一墙之隔的另一幢老房子门口,身材魁梧健硕的顾大佑皱着眉头看着聚集在门口的蒋英几人。  那不堪入耳的叫骂声,让顾大佑面色犹豫起来,可最终却转身拎着早点进了屋,只是进门的一瞬间,还是不放心的回头看了几眼。  “怎么?想要去英雄救美?”坐在沙发上的罗非鱼听到脚步声,头也不抬的调侃了一句,依旧目不转睛的翻阅着堆积在茶几上的众多文件,“能将这样一天价值千万的房子弄到手,大佑,你以为那个小保姆会被人欺负?”  “要不是你故意放出风声,王家那些人也不会找上门来。”顾大佑嘀咕的回了一句,对上罗非鱼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顿时后背一凉。  妈的,自己为什么要怕罗非鱼这个小矮子!他大腿都没自己胳膊粗,可罗非鱼可怕的不是他的身手,而是他的脑子。  绝对会整的你哭爹喊娘、悔不当初!高大魁梧的身体后怕的瑟缩了一下,顾大佑讨好一笑的将早点放在桌子上,“有你最爱吃的小笼包。”  笑眯眯的表情很是危险,罗非鱼揉了揉熬了一夜,有些肿胀的太阳穴,见顾大佑这个傻大个害怕了,这才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  罗非鱼一手拍了拍顾大佑因为紧张而绷的像钢板一样的后背,“傻大个,先生需要绝对安静的住处,我们这里和隔壁只隔着一道围墙,如果隔壁那小保姆一不小心缠上先生……”  余下的话罗非鱼都不需要说了,以先生的脾气,绝对会将小保姆给活活弄死,而作为办事不利的自己和傻大个绝对也难逃其咎。  所以为了杜绝一切未知的危险,罗非鱼很不厚道的将隔壁古民居价值不菲的消息透露给了王家人,想必小保姆为了日后的安宁,肯定愿意将房子卖了变现钱。  用最低的价格买到一幢古民居,从经济利益而言绝对划算,眼中闪过算计的精明。罗非鱼在桌边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吃起自己最喜欢吃的小笼包。  而且买下隔壁的房子之后,可以将中间的围墙拆掉,把两幢房子变成一间,先生住到戈壁去,自己和傻大个在这里朱,对于和先生住在一起,即使是罗非鱼也感觉压力巨大。  一个小时之后。  一辆黑色的布加迪停在门外,秦豫踏着清晨的阳光走出了门,站在台阶上,看了一眼相隔不到五米远的隔壁聚集的王家一群人。  “抱歉,先生,吵到你了,我会在最快的时间里处理好这件事。”跟在秦豫身后的罗非鱼连忙开口。  自己失算了,王家这群人叫骂了一个多小时了,竟然还没有叫开门,看来隔壁的小保姆也是个能忍的性子,这样一来,自己想要用最少的钱买下古民居只怕会有些困难。  秦豫瘦削的脸庞在阳光下显得有点苍白,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微微上挑着,让整个人显得刻薄而冷漠。  “那是厚德大师当年设计的房子?”秦豫的声音格外的清冷,站在台阶上看着叫骂的王家人,“一个月里将房子拿下。”  “是,我一定办好。”罗非鱼点了点头,看来还要对王家人再加把火。  ------题外话------  欢迎亲们收藏,么么,没有上架之前,一天基本是一更,抱抱,需要大家耐心等待追文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